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皇图霸业(叶清臣郭纶)最新热门小说_(皇图霸业)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皇图霸业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七月初三

角色:叶清臣郭纶

热门网文大神“七月初三”的新书《皇图霸业》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出得宁武关便踏上了大燕的地界,向南行四百里就是宁州城,城内有大燕的十万大军严阵以待,而且郭纶早已派人向宁州城送信,让北宁行营总管宁州将军柳东楼再派一营骑兵前来护卫殿下。所以行走在白茫茫大雪覆盖的原野上,姬轻尘和叶清臣、郭纶心里不由得轻松了很多。这时他们才发现连日奔波的疲惫在这一刻尽然袭上了心头。姬轻尘看了一眼前方空旷的原野,向身边一脸疲惫的郭纶询问,自己一行到了什么位置。郭纶开始翻看随身的地图仔细查看了少卿,这才恭敬的回答说已经到了宁川,只要再向前行三百里,大概就到了宁州的治所宁州城……

评论专区

元末新世界:末世挣扎感不足,精锐养成(骑兵)过快有不真实感,但是写元末出彩的不多,相比王八光环的其他历史小说,本书已经较为合理了,四星鼓励

超凡大卫:标准套路的小白文,剧情和人物塑造都只能说是平均水平,包括金手指在内都没什么亮点,几种常见金手指的综合而已,总体中规中矩小毒点也不少,书荒可以不带脑子打发一下时间。

极品小农场:这书水的连地球都装不下了,卖萌卖得都蛋痛了

皇图霸业

《皇图霸业》在线阅读

第六章 北戎骑兵

出得宁武关便踏上了大燕的地界,向南行四百里就是宁州城,城内有大燕的十万大军严阵以待,而且郭纶早已派人向宁州城送信,让北宁行营总管宁州将军柳东楼再派一营骑兵前来护卫殿下。所以行走在白茫茫大雪覆盖的原野上,姬轻尘和叶清臣、郭纶心里不由得轻松了很多。这时他们才发现连日奔波的疲惫在这一刻尽然袭上了心头。

姬轻尘看了一眼前方空旷的原野,向身边一脸疲惫的郭纶询问,自己一行到了什么位置。

郭纶开始翻看随身的地图仔细查看了少卿,这才恭敬的回答说已经到了宁川,只要再向前行三百里,大概就到了宁州的治所宁州城。

姬轻尘轻轻嘘了一口气,既然宁州城遥遥在望,就等于已经到了大燕的腹地,自己一行人也没必要再急行军了吧!再看了一眼早已累的人困马乏羽林骑,他就命令郭纶就地宿营休息,待到天明之后再行行军。

郭纶领命,大步离去!

夜晚,冷风呼啸!

姬轻尘在自己的大帐内睡的迷迷糊糊之际,似乎听到有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猛然间他被惊醒,刚要询问外面的守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郭纶全副武装的冲进了他的大帐,语气急促的说道,“殿下,有敌袭!”

姬轻尘一愣,“这都不已经到宁州了吗?怎么还会有敌人?难道是附近的马匪?”

郭纶没有开口回答,只是帐内的烛光照耀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显得很狰狞!

姬轻尘看到郭纶的表情,一下子似乎就明白了什么,语气冷冷的说道,“大燕的腹地,尽然有人敢不将羽林骑放在眼里而公然袭营,他们的胆子倒是不小啊!备马,待我前去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说着便匆匆穿上了衣衫,佩上了狼锋刀,大步走出了大帐。

郭纶一愣,没想到平日里看似柔弱的九殿下会有这么强硬的一面,他本想拒绝,可是看到九殿下一脸的萧杀,眼中尽是淡淡杀机,犹豫了一下,到嘴边的话没有说出,跟着姬轻尘出了大帐。

刚一出大帐,姬轻尘就发现自己的舅舅叶清臣也已经冲到了账前,而整个营地早已点起了篝火,通红的火光下一百羽林骑早已整装待戈。

“难道你们早就知道会有人来袭营吗?”姬轻尘突然回头目光凛冽盯着郭纶问道。

“殿下,请你快上马,只要郭纶跟羽林骑还有一个人活着,就一定会保护殿下安全的突围,殿下的问题等到了宁州,郭纶要是还活着的话,再给殿下一个解释吧!”郭纶看到远处一条长长的火龙涌向了营地,便没有回答姬轻尘的问题而是急切的说道。

“敌情不明,你想怎么突围?”姬轻尘冷冷说道,不理会一旁脸色有点煞白的郭纶,径自骑上了战马息影。

他已经从郭纶刚才的表情以及这数日跟叶清臣在马车中的对话内容之中猜出了这支偷袭自己的骑兵的幕后主使的谁,肯定是君临城中想阻止自己回燕的人。

所以他也不曾有丝毫的畏惧!

郭纶倒是一时语塞,涨红的脸咽下了想说的话,只能翻身上马紧紧的跟在姬轻尘身侧。

姬轻尘骑马,冲到羽林骑的前面,便看到远处一条火红已经涌向了自己方向,顷刻间一支大概五百人的骑兵冲到了他的眼前。

敌人似乎也没有料到羽林骑早已严阵以待,他们见营中的一百羽林骑没有因为刚才骤然的突袭而显得混乱不堪,而是早已整装待戈,便很自信的没有发动冲锋,而是在距离羽林骑一百步时勒住了战马。

双方相距二百步!漆黑中微弱的火光下,彼此之间都能看见对方主将的面容!

姬轻尘远望,发现对面敌骑大概有五百之众,尽是全都是北戎的铁骑。

姬轻尘的脸色一变。

刚才他还在想,朝中有人既然不想自己回燕,这次自己回君临的路肯定不会平坦。可是没想到自己刚踏上大燕的土地,遇到的刺杀尽然一支五百人的北戎精骑。

大燕腹地出现了北戎骑兵,难道朝中有人已经跟北戎勾结了吗?为了杀死自己,再将罪名归咎到宁王身上,他们胆子大到尽然会容许北戎骑兵通过雁门关,踏上宁州的土地?姬轻尘身体一身冰凉,这时他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回到君临要面对的敌人有多大的强大,自己的处境会有多么的艰难。

姬轻尘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他立即收回了心神,发现北戎骑兵中的一员年近三十多岁的将领也正在静静的注视着他。

北戎骑兵中的主将姬轻尘将目光移向了他,他便大声吼道,“前方马上可否就是大燕国九皇子姬轻尘?”

“你们就是北戎八旗精兵,镶黄旗中的铁骑?”姬轻尘不答反问道。

“殿下果然好眼力啊!这等漆黑的眼里还能一眼就认出我们是北戎汗王帐下的亲卫骑兵!不错,我就是汗王帐下大将拓跋尼,镶黄旗副都统。”北戎骑兵的主将傲慢的回道。

“镶黄旗副都统拓跋尼?名字倒是不错。可是你们胆子也不小啊!敢在大燕腹地截杀大燕皇的皇子,难道拓跋将军以为大燕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以为有这区区数百精骑就敢在这里撒野?”姬轻尘看到北戎主将的傲慢的神情,冷声怒斥道。

“殿下说笑了,又不是没杀过,殿下又何必吓唬拓跋尼呢?”拓跋尼狂笑道,“当年大燕太子姬承乾不是被誉为中原第一槊吗?还不在雁门一战中被我拓跋尼一刀割下了头颅。说实话,今天我来这里就是冲着殿下你的,想再割一个大燕皇子的首级回去跟大汗请功。”

“大胆!”

“混账——”

郭纶和姬轻尘一起吼道。

郭纶的脸上已经怒火尽然,十年前的雁门一战,大燕十万精兵尽丧北戎三万铁骑之手,大燕储君太子姬承乾战死,这已经成了大燕的耻辱,成了大燕军人的耻辱,现在仇人就在眼前,他又怎么不恼怒呢?

姬轻尘更多的是吃惊,当年雁门一战时他只有七岁,只记得自己的大哥战死雁门,没有想尽然是被眼前这个看似不怎么英武的北蛮将军给砍了头颅。

“怎么?殿下怒了?可惜啊,光怒气有什么用,大燕的战刀又不用怒气挥动的。不过殿下生气拓跋尼也不会怪你,今晚你注定要死在这里,我又何必跟一个死人计较呢?”拓跋尼大声笑道。

羽林骑们已经义愤填胸,眼中充满了暴戾之气,就等待着姬轻尘一声令下,便要冲上上前。

郭纶也是紧紧的握住枪长,他被气得握枪的手已经在嘎嘎直响。

可是姬轻尘却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前方的敌骑,他心里非常清楚北戎八旗的战斗力有多强悍,当年雁门一战,十万大燕精锐尽桑三万北戎八旗铁骑之手,就足以说明了这支蛮族骑兵的强悍。

北戎八旗素来就有八旗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

现在,自己只有一百羽林骑,对方有五百精骑。再感觉到这五百精骑身上散发出的一股可怕的萧杀之气,尽然丝毫不逊于离国的虎豹骑。

姬轻尘就知道单凭自己身边的一百羽林骑,今晚一战,想要生还还还真没有胜算!

难怪拓跋尼敢这样口出狂言!他确实是有这个能力!

“郭将军,我们的斥候已经派出多久了?”姬轻尘低声问道。

“殿下,恐怕等不到援军了!”郭纶叹息一声说道。

姬轻尘微微一愣,突然间就明白了郭纶话中的含义。

徒然间,一股悲凉的气息袭上了他的心头。

自己在离国为质十年,苦练槊法,刀法,骑术,箭术,苦学兵法韬略,琴棋书画,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能够再回燕国,争夺储君之位,让自己变得更大强,不再寄人篱下。

今日,好不容易回到久别的故里。难道自己这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吗?

不甘啊!不甘心啊!姬轻尘叹息一声,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就在这一刻,看到对面的北戎骑兵已经准备要发动了冲锋!拓跋尼正在给五百镶黄旗骑兵下达命令。

看到虎狼一般即将要冲向自己的北戎骑兵。

姬轻尘身体一震,脑海中突然间浮上了老师李青衣当年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骑兵之间的对决,狭路相逢勇者胜!战场上,即便是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作为一名主将,都要有敢于拔剑一战的勇气。

暮然间!姬轻尘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自己的心中尽然涌上了一股滔天的战意!

骤然间,他拔出了自己的战刀,大声吼道,“大燕的将士们,十年前雁门一战,十万精兵尽丧北戎之手,大燕储君又被斩杀,这是我们燕国男人刀耻辱,是我们燕国军人的耻辱,现在我们的敌人就在眼前,你们怕不怕?你们敢不敢战?”

“不怕——战!战!战!”一百羽林骑战刀出鞘,眼中尽是熊熊战火,大声吼道。

“巍巍大燕,永世不倒!血流不尽,死战不休!”郭纶喊出了大燕的战歌。

“血流不尽,死战不休!”姬轻尘大吼道。

“血流不尽,死战不休!”一百羽林骑大声吼道。

这时北戎骑兵已经发起了冲锋。

“杀!”姬轻尘举起了狼锋战刀,而后猛地指向前方。

那柄震慑人心的利器在夜风中啸鸣起来。吼声冲天而起。他身后郭纶和羽林骑们扬起了战刀,追随着他杀向了对面的北戎骑兵。

二百步…

一百步…

五十步…

随着北戎骑兵的逼近,风扑面而来,有如刀刃在脸上割划。

身穿镶黄色铁甲的骑兵不愧是北戎最可怕的雄兵,冲锋时没有人发出一丝声音,满耳都是马蹄敲击地面的轰响。

突然“砰——”的一下,双方骑兵狠狠的撞在一起。

面对如狼似虎的北戎骑兵,姬轻尘带动战马迎上一个北戎骑兵,长刀狠狠地斩向他的面目,猩红的血随着刀拔出而喷涌,溅了他一身。

这酣畅淋漓的一刀让他狂吼了一声,满脸鲜血提着战刀,继续杀向了下一个敌人。

郭纶和一百羽林骑紧紧的跟随在他的身后,杀向了北戎骑兵。

北戎铁骑绝非一般的精骑可比,他们冲杀时全然不需要依赖火把,在黑暗中快速地带马闪过,敏捷有力地以刀柄撞击羽林骑的头盔,或是以刀背下击马腿。

只是片刻间的事情,强悍的羽林骑就已经溃不成军。

因为是深夜,双方早已陷入了混战的场面,放眼所及无不是挥刀砍杀之声和战马嘶鸣,骑士的惨叫之声。

姬轻尘身后的郭纶和北戎骑兵也被冲散,就剩下了他一个孤身陷入了北戎骑兵中苦战。

姬轻尘很清楚今晚一战,自己和一百羽林骑对上北戎五百精骑,想要取胜几乎没有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举斩杀了对方的主将,

他便催马不断的砍杀身边的北戎骑兵,目光开始在战场上搜寻拓跋尼的身影。

这一看,倒是让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他发现不过顷刻之间,羽林骑已经陷入了北戎骑兵的包围之中,不断有羽林骑被北戎骑兵斩下马背。

他有点着急,要是再这么下去,自己就要死定了!

突然就在这时,他的身后有马蹄声急速逼近,他本能的战刀转成反手,返身斜刺出去。觉得手中猛地传来震动,自己的一刀竟然被架住了。金属的刮擦声刺耳,表示对手的刀还缘着自己的刀刃反切上来。

姬轻尘一震,他老师是李青衣的刀术是离国战神李药师用一生的征战在沙场上积累而成的,刀法怪异。

而姬轻尘又在刀术上尽得李青衣的真传,他这一刀“背棘”还从不曾在战场上失过手。

可在这一刻,尽然被人架住了?

姬轻尘有点难以置信,他猛喝一声,长刀一震猛地把对手的刀劲卸开。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又在战马上不及转身,只能自己一拧腰,硬生生在马背上翻转过来,长刀带着旋转的腰劲砍杀出去,这是破血十式中最威猛的一式“逆风刀”,当用刀的人缠颈旋转发出这一刀的时候,可以不借助战马的冲力而使刀上的力量雄沛可怖。

长刀带着凄厉的啸声平挥,这样的角度和速度,完全超出了对手的预料。

两刀再次相遇,没有一般金铁交击的巨响,只有低低的“嚓”一声,对手的佩刀分为两段。

偷袭者一声惊呼,姬轻尘才看清楚对方竟然是北戎铁骑的主将拓跋尼。

姬轻尘正在找拓跋尼,没想到拓跋尼自己送上了们,他一震窃喜,战刀再次举起,蓄劲劈下。

之前两军对视,拓跋尼在马背上看到有点柔弱的姬轻尘时,以为这个大燕国的九皇子是一个不堪一击的二流武将。便有点轻视,没有将姬轻尘放在心上。刚才在战场上厮杀,他有见姬轻尘又非常骁勇,才猛然发现自己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就收住了之前的轻视之心,再看姬轻尘连斩数名北戎骑兵,他就放弃了正面交锋想法,想采用背后偷袭的办法。

可不曾想到姬轻尘刀法会这么厉害,不但躲过了自己的偷袭,还借机给了自己致命的一击,将自己逼入了死角,情急只能用全力防守。

可没想到对方战刀也是利器,尽然一下子就削断了自己的弯刀!

一时之间,拓跋尼愣住了!

这时姬轻尘的狼锋刀已经劈下,突然间拓跋尼感觉到了一股嗜血的气息袭向了自己,他猛一回神,就见一片刀光划向了他的咽喉,不及细想,本能的伸出了左臂。就见姬轻尘的刀光落下,拓跋尼的胳膊横飞出去在空中带着血花划出一条令人惊艳的弧线,落在纷乱的马阵中被践踏。

“啊——”拓跋尼一声凄凉的惨叫,便立即马开始疾驰。

姬轻尘催马追上,可比几名闻讯赶来的北戎骑兵拦住。待姬轻尘解决了这几名北戎骑兵时拓跋尼已经被他的部下护卫在了中间,正目光阴冷的注视着自己。

远处的郭纶也听到拓跋尼的惨叫,举目便看到了姬轻尘,他猛催马冲向了姬轻尘。

这时的拓跋尼左臂已经被砍断,鲜血正在向外喷涌,他知道要是再不及时诊治,自己就是斩杀了姬轻尘,自己的命也会丢在这里。

他很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已经快被屠杀干净的羽林骑和越战越勇的姬轻尘、郭纶,微微叹息了一声,下达了退兵的命令!

北戎骑兵见主将下达了退兵的命令,就不再跟羽林骑厮杀,纷纷退出了战场。

“姬轻尘,今日断臂之仇,拓跋尼永世不忘!他日必在战场上取回。”待北戎骑兵全部退到拓跋尼的身后,拓跋尼忍着疼痛,向姬轻尘冷冷说道。

“记住,这就是你踏入大燕的代价。他日战场上,姬轻尘必将取你首级为大哥报仇!”姬轻尘冷冷回应道。

“哼!走!”拓跋尼一声冷吼,匆忙率领北戎骑兵像潮水一般的退去。

姬轻尘看到远去的北戎骑兵,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表情。

及至马蹄声渐行渐远,黑夜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他才向身边的郭纶问道,“伤亡多少?我们还剩下多少人?”

“回殿下,羽林骑一百人战死八十人,伤十三人,只有七人还有一战之力。”郭纶低头说道,不敢正视年轻的九皇子。回答完问题,他就猛然间翻身下马,跪在了姬轻尘面前,“,“刚才要不是殿下刀法精湛,只用了一刀就斩了北戎主将的一条手臂,恐怕今晚一战,羽林骑已经全军覆没了!郭纶保护殿下不周,请殿下治罪!”

“扑通——”剩下的羽林骑们也集体翻身下了马背,跪在姬轻尘面前,“羽林骑保护殿下不周,请殿下治罪!”

“殿下,宁州腹地尽然出现了北戎铁骑,微臣认为此事必有蹊跷,不能怪郭校尉和羽林骑,当务之急就是要连夜赶回宁州城,还请殿下以大局为重!”不知何时,叶清臣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是文官,刚才羽林骑跟北戎骑兵厮杀时,他被吓的一直躲在马车下面。

姬轻尘也知道今晚的事情不能怪郭纶和羽林骑,郭纶和羽林骑是想到有敌袭,可谁有曾想到袭击的敌人尽然是北戎骑兵呢?

“不能骑马的人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宁州,再让守军来了处理伤员和阵亡将士们的尸体,能骑马的立即包扎一下伤口,我们现在就回宁州城。我倒是想要问问柳东楼,作为宁州将军,今晚的事情他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待,他要给死去的将士们一个什么样的交待!”姬轻尘想了想,立即下达了命令。

“诺!”郭纶一愣,立即领命。

须臾,十多骑羽林骑连夜向宁州城方向疾驰而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皇图霸业(叶清臣郭纶)最新热门小说_(皇图霸业)完结版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