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顾思薇 朱蔓《人间多妩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人间多妩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顾思薇

角色:顾思薇 朱蔓

简介:上海滩,好像一座孤岛一样,跟如今全国的战乱隔绝开,其他地方战火纷飞,只剩下上海,还到处都是一片靡靡之音…… 地下到处都是衣服,床上相拥而眠的那两个人,好像一个耳光一样,狠狠地打在了顾思薇的脸上……

人间多妩媚

《人间多妩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大嫂

上海滩,好像一座孤岛一样,跟如今全国的战乱隔绝开,其他地方战火纷飞,只剩下上海,还到处都是一片靡靡之音。

暖风一吹,金嗓子周璇软绵绵的歌声一起吹来,吹得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然而此刻,顾思薇站在满地狼藉的房间当中,只觉得浑身上下不住地发冷。

她的骨头是软的,但却是被气得站不稳。

地下到处都是衣服,床上相拥而眠的那两个人,好像一个耳光一样,狠狠地打在了顾思薇的脸上。

法国进口的小羊皮软底高跟鞋踩在印度地摊上,顾思薇整个人都仿佛如坠云端一般。

走不动,站不稳。

顾思薇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饭店的印度保安,走上前去,指着那个已经坐起身来的男人,怒道,“霍彦辰,你也算是对得起我!”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居然,你居然……”顾思薇一转头,再也说不下去了。

旁边的女人缓缓睁开眼睛,可不就是以前一直跟在霍彦辰身边的大上海台柱子,朱蔓朱小姐吗?

顾思薇闹这一番,已经引来不少人围在酒店门口看热闹,但碍于霍三少的威名,不敢进来,于是只能站在门口,小小地看一眼,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但眼角眉梢,都是止不住的八卦模样。

顾思薇瞥了一眼旁边的朱蔓,越发觉得那张平日里烟视媚行的脸可恶。她抬起手,狠狠地一个巴掌就朝朱蔓脸上扇过去,“贱人!”

勾引人家未婚夫,可不就是贱人吗?

朱蔓猝不及防,被她打得一偏,然而顾思薇还不解气,又抬起手,再往她脸上扇去,谁知道,这一次,她的手腕,狠狠地被霍彦辰给握住了。

“滚!”

那双薄唇简简单单地吐出一个字,让原本等着他解释的顾思薇瞬间打破了对霍彦辰的幻想。

“滚?你让我滚?”顾思薇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问道,“霍彦辰,你也算对得起我?”

她点点头,怒极反笑,眼底隐隐有泪光闪动。

“你今天叫我滚了,往后可别再想我回到你身边!”顾思薇说完,拎着包包,转身就走。

以前他总是告诉自己,朱蔓是帮他做事情的。

生意场上,黑白两道那些东西,复杂得很,顾思薇根本不想理会,霍彦辰说朱蔓是他的帮手,那就是他的帮手,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

可刚才的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顾思薇,她就是个傻子!

顾思薇死死地拽住领口,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冷风从她胸口灌进来。

如果他喜欢朱蔓大可以告诉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也不是那种死皮白赖不要脸非要他不可的人。

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流了满脸,顾思薇强行让自己站起来,随手招了辆黄包车,打算回家。

然而她才刚刚坐上去,只听耳畔传来“刺啦”一声,一辆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了黄包车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车窗摇下,里面露出一张清隽俊朗的脸,正是霍彦辰。

见到他,顾思薇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膛。

难不成,这次霍彦辰还以为这种情况下,他跟自己道个歉就完了吗?

不,绝不!

顾思薇还没有让黄包车车夫离开,霍彦辰就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气势骇人,一般人见了他,还真的有些腿软。

“哐当”一声,那个黄包车车夫竟然猛地放下车子把手,为了不跟霍彦辰起正面冲突,连车子都不要,忙不迭地离开了。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顾思薇抿住唇,只觉得浑身上下,突然间好像失去了协动性,面对霍彦辰,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离开?

好像是落荒而逃。

对上?

可是她自觉自己现在跟霍彦辰没有什么话好说。

还没有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顾思薇的下巴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抬了起来。

霍彦辰强迫她看向自己,夜色中,身后的霓虹灯打在他的身上,往常一片靡靡的上海滩,此刻好像都被霍彦辰身上那股冷淡的气质给改变了。

“你刚才,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

他还有什么好失望的?

难不成他被自己捉奸在床,自己还不能骂人不能打人了吗?难道说,自己要像那些贵妇人一样,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彩旗飘飘,也要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霍彦辰,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顾思薇一把将自己的下巴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那你要我怎么样?难不成为你们拍手叫好?”

霍彦辰顿了顿,说道,“你不应该打她的。”

“我不打她,那我打你行不行?”顾思薇冷笑道,“霍彦辰,你别忘了,今天晚上是你对不住我!凭什么你现在跑到我面前来指责我?我没有说你,你反而来说我?”

霍彦辰脸上的神色越发不虞了,抿唇干巴巴说道“反正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你做错了。”

他说着,一把拉住顾思薇,“走。”

“去哪儿?”顾思薇想也不想地,就扣住了黄包车的把手。

霍彦辰头也不回,“去跟朱蔓道歉。”

“道歉?”

霍彦辰他疯了吧?

他凭什么要让自己去跟朱蔓道歉?

“不,我不去!”顾思薇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去。就是不去。”

她转过头来冲霍彦辰冷笑道,“要我去给她道歉,她凭什么呀?她配吗?”

霍彦辰听到她如是说,反倒松开了扣住她手腕的手,脸上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你当真不去?”

顾思薇昂首说道,“不去,她不配!”

“那好。那我就把刚才你打她那一巴掌后果,报在你家族身上。”

霍彦辰话音刚落,顾思薇不可置信抬头。

“你为了朱蔓,对付我的家人?霍彦辰,你忘了你小时候生病发烧,是谁日夜照顾你的?是我妈!你忘了你小时候被别人是负,是谁带人打上门去替你讨回公道?是我爸!你现在为了一个下三滥的女人要对付我爸妈?”

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笑说道,“既然这样,这个婚我也不结了,你爱跟谁结就跟谁结吧,我不伺候了!”

顾思薇说完,转身就要离开,然而她的手臂却被霍彦辰一把拉住了。他将顾思薇拉到自己面前,刚才还是一脸淡然的俊脸,此刻阴沉得好像六月天上海的天气。

只听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般地问道,“你不跟我结婚,你想跟谁结?请柬都做好了,婚纱也都买了,你还想跟谁结?”

“爱跟谁结,就跟谁结。”顾思薇丝毫不怕他,冷笑道,“我不信,霍彦辰你还能把我的未婚夫给杀了。”

“你如果不怕,大可以试试看。”霍彦辰猛地放开顾思薇,理了理并不凌乱的衣衫,“你看看,这上海滩,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顾思薇被他气势所摄,一时之间除了生气,竟不知道作何反应。

她愣了好半天,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随即慢慢地笑了起来,“是啊,整个上海滩,恐怕没人敢动你霍三少的人。即便这个女人你再不放在眼中,也是如此。”

她偏头一笑,“那如果这个人,是你的大哥范仲奇呢?”

霍彦辰猛地一顿。

见他浑身顿住,顾思薇就知道自己说的这个人说对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大哥他好像对我也很有意思。霍彦辰,你说,我嫁给他好不好?”

上海滩如果还有谁敢动霍彦辰的人,那也就只能是范仲奇了。

他是霍彦辰的结义大哥,这么多年来,兄弟几个一直风风雨雨地走过。

霍彦辰就是再嚣张,面对范仲奇,也舍不得下重手。

“你敢!”他一把揪住了顾思薇的衣领,少见的粗鲁,“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大哥,你别拿婚姻大事当儿戏!”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儿戏?还是说,只要我不是跟你结婚,你就觉得我是在儿戏?”顾思薇冷笑一声,“霍三少,你未免把自己看得也太重了。”

她眼睛里渐渐流露出几分湿意,“霍彦辰,我现在才明白,爱一个人比起被爱来,实在是太辛苦了。与其那么辛苦还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倒不如从一开始就被别人爱着,起码这样比较轻松。”

她将霍彦辰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扳开,“比起爱你,我更愿意被范仲奇爱。”

咖啡馆

不知道是不是咖啡味道太苦,顾思薇越喝越觉得心里嘴里苦得慌,苦得她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顾思薇正想要找纸巾擦眼泪,面前却多了一只握着绣花手帕的手。

那只手雪白又修长,袖口处还有贝壳做的袖扣,十分精致,一看便知道对方来历不凡。

她抬起头,顺着手的方向看去,却不由得愣住了。

对方见到她,脸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隔着橱窗老远就看见有个美人儿在掉金豆子,没想到居然是你。”

那人言笑晏晏,一派温柔,然而顾思薇看到他,就跟见鬼了一样。

无他,顾思薇现在还记得,前几天她当着霍彦辰说的气话,当时她说她要找范仲奇结婚,那本来就是她随口胡说,谁知今天就看到了他本人。

顾思薇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来,谁知道一不小心,带翻了桌边的热咖啡。

“啊——”咖啡刚刚沏上来,正是滚烫的时候,这下一整杯咖啡就直接倒在了她的衣服上,透过贴身的丝质旗袍,烫得她小腹生疼。

她手忙脚乱地擦了一阵,范仲奇想要帮忙,可是她受伤的地方太敏感了,他一脸为难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

眼见顾思薇脸都痛白了,范仲奇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公司就在附近,顾小姐你跟我一起过去,我让秘书给你买套新的换上。顺便,你这伤,也需要处理。眼下这么炎热,发炎了就不好了。”

顾思薇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他这提议没有什么不好,于是点了点头,讷讷说道,“多谢你了。”

范仲奇的公司就在这附近,可能是因为他经常要处理公事,所以办公室里面就是休息室,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一应俱全。

大夫过来给顾思薇看了一下,上了药,说是她伤口有些严重,现在不能让衣料粘上,免得发炎,如今炎症可大可小,即便是范仲奇霍彦辰这样的人,在前线战事吃紧的情况下,想要一两支消炎药也非常费劲儿。

为了避免伤口感染,顾思薇在医生的嘱咐下,换好了宽大的衬衣。

衬衣是范仲奇的,穿在她身上,竟然异样的合身,范仲奇看的心上一慌,喉结上下滚了滚,忙别开眼不许自己再看下去。

衣服只是临时将就,她定然不可能就这么穿着范仲奇的衣服回家,等医生上好药之后,她就安安静静地呆在范仲奇的休息室里,等着他的秘书给自己把衣服买回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的关系,她吃了之后便觉得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就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是一阵熟悉的人声将她惊醒了。

她听到霍彦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哥,这些日子,你看到思薇了吗?”

“顾小姐?”范仲奇确认了一下,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霍彦辰声音淡淡的,“只是随口问一句罢了。”

门外的范仲奇好像沉默了一下,只听他说道,“老三,你为什么这么问我,我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你们两个最近吵了架,还没有和好吧?”

“不瞒你说,我对顾小姐的确是真心的。我想,如果不是让你先碰到她,我一定会让她喜欢上我的。但有的时候,差一点儿,差的就是一辈子,我跟她没有缘分,就此错过一生……也不能不说是遗憾了。”

“以前我还想着,和你公平竞争一下,但是现在,我知道我是没有机会了。我到如今三十多岁,还是孑然一身。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想要携手一生的女子,谁知她却跟你早有婚约……世事不定,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门外的谈话声隐约传进出,顾思薇放在把手上的手紧了又紧,最终没有推门出去。

直没有说话,她很想知道,霍彦辰会说什么。

是告诉范仲奇,大胆地去追求自己,还是告诉他,他们两个吵架的真实原因?

仿佛是听到了她内心在说什么一样,霍彦辰总算是开口了,“大哥,顾思薇那天说——”

听到这里,顾思薇再也忍不住,猛地推开了门。

如果让霍彦辰继续说下去,范仲奇就该知道自己那天背着他胡说八道的那些话了。

她猛地推门出来,惊扰了原本正在谈话的两个人,霍彦辰看到她,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视线最终落在了她的那件白衬衫上,如果他没有看错,顾思薇的白衬衫下面,什么都没有穿!

而且,他记性非常好,这件衬衫,他的大哥范仲奇曾经穿过。

霍彦辰脸色倏然沉了下来,一双阴晴不定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

一时间气氛十分凝重。

霍彦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范仲奇,冷笑一声,最终只丢下一句,“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然后“哐当”一声,一把关上了范仲奇的办公室的门。

顾思薇觉得她的心好像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摔得粉碎。

身边所有的嘈杂都像潮水一样从她面前退去,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岸上,浑身湿遍,上去不得,也下来不得。

耳畔一团嘈杂,只能听到范仲奇的声音,“顾小姐,老三肯定是误会了。我没说你在我这儿,就是不想让他误会,谁知道……要不然,我去跟他解释一下吧?”

“不用了。”顾思薇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来自天外。

既然从来不信任,那么再多的解释又有什么作用呢?

……

“小姐,霍先生来了。”

仆妇的一声叫唤,将顾思薇的深思从远处拉了回来。

她猛地抬起头,梳妆台的镜子里面映出一张苍白狼狈的脸。

他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他还来干什么?!

许久都没有听到她回答,仆妇在外面不由得有些着急,“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顾思薇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直起腰来,声音带着几分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寒气,“你让他在外面等着。”

事到如今,她倒要看看,霍彦辰究竟还打算干什么?他居然还有脸来找自己!

顾思薇穿好衣服,从浴室里走了出去,客厅当中,霍彦辰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短短片刻时间,烟灰缸里就堆满了烟头。

客厅里满满当当的,都被大大小小的盒子挤满了,顾思薇走到他面前,冷笑道,“你来干什么?”

是来跟她道歉的吗?

可笑,他难道还认为,在他做出那些事情之后,自己会如此轻易地原谅他吗?做梦!

他不解释他和朱蔓的关系就算了,还误会自己和范仲奇的关系,又岂是几个礼物就能把顾思薇心中的愤懑给抹平的?

霍彦辰目光清湛,“我来,是代人送样东西过来。”

他指着客厅里的大包小包,说道,“我大哥给你的彩礼,你点一下。”

彩礼?

什么彩礼?

顾思薇抬头看向他,“范仲奇让你送来的?”

霍彦辰眸色冷淡,“我大哥喜欢你,可是碍于种种,他不好开口,于是我主动一把,代替他送彩礼给你,还请顾小姐收下。”

换而言之就是,这是霍彦辰自作主张了?

因为范仲奇喜欢她,所以问也不问一声,就直接把彩礼抬到她家里来放着?因为范仲奇喜欢她,所以霍彦辰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做梦!”顾思薇冲着霍彦辰怒道,“你让我嫁给他我就要嫁给他?我答应了吗?你又是我什么人?霍三少,现在是民国了,大清亡了许久了!还有强娶强嫁,你们莫不是生活在前朝?!”

“你们明明就在一起了,结婚难道不是正常的吗?”霍彦辰看着她,“何况我大哥,他那么喜欢你。”

“他喜欢我,我就要嫁给他?你们兄弟情深,只要他想,你就可以双手奉上?”顾思薇偏头看向霍彦辰,眼中带泪,“霍彦辰,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想我嫁给他?”

霍彦辰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我说了,大哥他对我恩重如山——”

“啪”!

他话音未落,顾思薇就一巴掌,狠狠地甩到了他脸上。

顾思薇那一巴掌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打得霍彦辰脸一偏。

她目眦欲裂,死死地盯着霍彦辰,恨不得他身上的肉一片一片撕下来,“你,就因为,他对你,有恩,所以,就要把我,送、出、去?”

说到最后三个字,她几乎是一字一顿,连舌尖都要破了。

字字泣血,字字锥心。

霍彦辰抬起头来看向她,那张白皙的脸上,有四个分明的手指印。刚才那一巴掌打得他口中生血,连嘴唇都破了。

他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坚持把之前那句话说完,“大哥他待我恩重如山,他想要的,我都会帮他达成。”

顾思薇忍无可忍,反手又是一巴掌,要往霍彦辰脸上打去。然而,这次他却像是早就猜到了一样,顾思薇才刚刚动作,手腕就被他死死地握住了。

她手被钳制,动不得,只能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霍彦辰。

只见那个男人一把将她往自己身前拉近了,不等霍彦辰说话,顾思薇就再也忍不住,哭着质问道,“他对你恩重如山,那我呢?我们都要结婚了!”

他们都要结婚了,可是霍彦辰还是为了所谓的兄弟情谊,把自己亲手送给了范仲奇!

“难道你不喜欢他吗?那那天我在他办公室里看到的又是什么?”霍彦辰咬牙说道,“事到如今,你何必来骗我?”

“刚才那一巴掌,就算是了断了我们两个之前的感情。从今往后,你我再无关系。如果真的要算,那你也只能是我大嫂。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他说完,猛地将顾思薇给一把推开了。

顾思薇先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想要从那张冷淡到了极点的脸上看出什么破绽来,然而最终她还是失望了。

霍彦辰在她的目光下,一直都是不动如山的。想要从那张清隽的脸上看到伤心或是失望,根本就不可能!

好像她伤心与否,霍彦辰根本就不在乎,她再伤心,对面那个男人也不会有任何的动容。

正如他所言,他们两个,是陌生人。

顾思薇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从今往后,再无其他……从今往后,再无其他……再无其他……再无其他……哈哈哈哈。”

她像是从来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一样,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霍彦辰,你说,从今往后,我们再也没有其他关系了。数载爱恋,到你这里,就成了再无其他了。哈哈哈,何其讽刺啊!”

顾思薇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一巴掌,换我一生幸福。好好好,难怪人家都说你霍三少是个商业奇才,果真如此啊。这种生意,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

“是,我是喜欢范仲奇,我是对他情根深种,谁让范仲奇比你钱多,比你地位高呢?何况人家还那么喜欢我,我为什么不喜欢他?看来我和他结婚,还少不了霍三少你一杯谢媒酒。真谢谢你啊。”

顾思薇点头说道,“你既然希望我们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关系,那行,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大嫂!范仲奇这个彩礼,我收下了!”

她死死地咬住后槽牙,咬牙切齿地说道,“从今往后,我和他都会感谢你的。霍、三、少!”

“顾小姐,你这套婚纱可是范先生专程从法国买的,瞧瞧这绣花,这真丝,真是一等一的好东西,穿出去不知道要羡慕多少人。”

旁边给顾思薇梳头的女人目光艳羡地在她身上的婚纱上打转,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顾思薇的婚纱。

她看了,只想冷笑。

是啊,婚纱是法国货,婚宴的地点定在和平饭店,连钻戒都是鸽子蛋一样大小。这样盛大的婚礼,换成任何女人都会动心不已吧?可是谁能想到得到,这纯洁的婚纱背后,会如此的肮脏不堪呢?

镜子中映出一张女人的容颜,乌发如檀,肌肤雪白,华服加持下,果然是一张绝代佳人的脸,难怪会让名震上海滩的范仲奇对她神魂颠倒。

可是……谁来问过她,想不想要这所谓的“神魂颠倒”呢?

人人羡慕她,可却没有人问问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顾思薇脸上闪过一丝戾气,旁边的女人见了,连忙犹豫地叫住她,“顾小姐……哦不,范太太,你……你怎么了?”

她连忙将顾思薇手中的剪刀夺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刚才范太太好像恨不得把镜子里的那张脸给刺破。

那可是她自己的脸啊,怎么能这样呢?更何况,今天是她和范先生大喜的日子,哪儿能见血?

给顾思薇梳头的女人唯恐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连忙扶着她站起身来,“范太太,已经好了,我们出去吧,别让范先生等久了。”

顾思薇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任由旁边的人扶着她,慢慢地走下了楼梯。楼梯下面,范仲奇一身白色礼服,早就在那儿等着她了。

范仲奇在见到顾思薇时,神色有片刻的怔忪,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将手臂递了出去,任由顾思薇挽住了他的手臂。

他是上海滩的名人,今天过来参加他们婚礼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顾思薇一路看过去,宾客席中,有法租界的法国人,英租界的总捕,还有跟范仲奇生意上来往过密的伙伴……她的目光在看到那个黑色身影的时候,瞳孔猛地往后一缩——

是霍彦辰。

他也来了吗?

他来干什么?

是终于发现舍不得自己,所以打算跑来抢亲吗?

他总算是发现舍不得了自己了对吗?

顾思薇的心狂跳起来,她连忙捂住胸口,不让那颗心跳出来,不知不觉间,目光已经湿润了。

任由范仲奇将她带到神父面前,在那个白胡子老头问她是不是愿意不管贫穷与富贵都跟范仲奇相伴一生的时候,顾思薇侧头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霍彦辰。

不!

她不愿意!

只要那个人不是霍彦辰,她都不愿意!

说啊,只要他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顾思薇也愿意跟着他一起,远走高飞。

她悲哀地发现,时至今日,即便是她亲口答应了范仲奇的求婚,只要霍彦辰一句话,她还是愿意飞蛾扑火,即便是伤害一个温厚无辜的范仲奇,也在所不惜。

顾思薇目光哀哀地看向霍彦辰,像是乞求一样。仿佛是接收到了她目光里的含义,霍彦辰从人群中站了起来。

顾思薇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然后,她就看到霍彦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婚礼现场。

他走了!

他把自己,一个人丢在了婚礼现场!

什么远走高飞,什么跟着他一起离开,那都不过是顾思薇一厢情愿而已!

她猛地转过头,看向神父,大声说道,“我、愿、意!”

她愿意,她为什么不愿意?这世上又不是霍彦辰一个男人,范仲奇既然给了她这么盛大的婚礼,她为什么不愿意?!

白天那场婚礼,不知道又要被人传多久。范仲奇给了顾思薇一个女人都想要的盛大婚礼,然而她作为女主角,却实在没有多少心思。

左右都不是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婚礼盛大还是寒酸,于她而言又有什么关系?

已经夜深了,顾思薇卸了妆洗了澡,端了杯红酒静静地坐在窗前,听着不远处外厅中传来的人声。范仲奇地位非凡,今天晚上必然有好一番闹的。

也好。

她低下头来看了一眼窗边那朵不停摇曳的白花。范仲奇今天晚上被人灌醉也挺好的,这样自己也就不用面对他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咔嚓”一声,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一样,顾思薇才刚刚将杯中的酒喝了一小口,便听到卧房的门被人打开了。

她转头一看,发现是范仲奇被霍彦辰扶着,走了进来。

他身上的白色礼服早已经褶皱不堪,隔了老远都能闻到浑身酒气,脸颊绯红,还在不住地说胡话。霍彦辰把他扶到床上躺下,走出来对顾思薇说道,“你们今天结婚,大哥很开心,多喝了点儿酒,你……多照顾一下。”

顾思薇霍然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霍彦辰面前,仰头看向他,“那你呢?”

看到我和他结婚,你又是什么感受呢?

霍彦辰盯着她,那双墨玉般的瞳仁里清晰地映出顾思薇的面容,只听他无比笃定地说道,“当然也高兴了。”

高兴?哈哈哈,顾思薇无声地笑起来,霍彦辰说他很高兴?

哈哈哈,原来他对自己嫁给别人很高兴啊,那自己这些年来的感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顾思薇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怒火来,她一把揪住了霍彦辰的衣领,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两人都打算结婚了,为什么要把我推给你大哥?”

什么救命之恩,她不信!

即便是被她这么揪住衣领,霍彦辰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半分变化,他声音低沉,“大哥他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他!”顾思薇仰起头,眼泪从她眼角顺着流下来,“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霍彦辰抿住唇,沉默不语,就在顾思薇以为他不会说话了的时候,他却突然开了口,“大哥他,曾经救过我。如果不是他,我早已经在这个世界上不复存在了。我曾经答应过他,但凡是他想要的,我都会想尽办法给他。”

“所以,也包括我吗?”顾思薇唇边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哈哈哈,我万万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会被我的未婚夫当成货物一样,随意扔给其他男人!”

“慎言。”霍彦辰冷漠着一张脸说道,“你现在是我大哥的妻子,以前种种,都不要再提了。而且,”他看了一眼正醉得人事不知的范仲奇,“大哥他对你那么好,你更应该一心一意地对他,回报他的感情。”

“而且,明明就是你自己答应他的求婚的。”

说完,他猛地拉下顾思薇揪住他领口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一走,顾思薇就好像失去了支撑点一样,缓缓地跌坐在了地上。

大嫂……他叫自己“大嫂”,哈哈哈……大嫂,大嫂……还有什么,比这个称呼,更讽刺的吗?

是,是她自己答应了范仲奇的求婚,可是,她后悔了不行吗?

谁让霍彦辰问也不问一句,就直接把自己推给了范仲奇呢?

那些话,从头到都是气话啊!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继续阅读《人间多妩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顾思薇 朱蔓《人间多妩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