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谋妃当道》陆如裳 凝香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谋妃当道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陆如裳

角色:陆如裳 凝香

简介:后宫,盘踞着名为女人的猛兽
在这些猛兽中,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必须权倾天下
陆如裳身着龙凤红裙,发戴金饰,一步步走向名为皇位的宝座
在通向那宝座的路上,堆满了尸骸
公元418年1月,天耀国第一代女帝登基
陆如裳缓缓地停在金鸾宝座前,轻轻抚过盘龙扶手
历代以来,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至高…

谋妃当道

《谋妃当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钉子

慈宁宫内。

杨美清正吮吸着大烟,她转眼望着外面凄凉的夜色,叹息着:”夜深人静时分,最易感伤。”

“报–“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慈宁宫前院传来,很快,一个探子打扮的男人小跑进来,跪在杨美清面前,回禀道:”参见太后,拦截到陆贵妃送出宫的家书。”

“都写了什么,读给哀家听听。”杨美清不缓不慢地说着,全神贯注地陶醉于吸大烟,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女儿一切安好,望父亲注意身子。”探子念着家书上的内容,最后一句是:”替我问候莫宇文。”

“莫宇文?莫宇文是何人?”杨美清欠了欠身子,坐直起来。

“奴才不知,兴许是什么家眷吧?但听说陆贵妃入宫之前曾有一门娃娃亲,不知信中的莫宇文会不会是……”探子猜测,却没有接着往下说。

“陆如裳的胆子也够大,也不怕这封信落在有心人手里,故做文章。”杨美清冷笑一声,随即命探子将信拿出外面焚毁。

探子退下后,韩绍恒迈入了慈宁宫。

“参见太后!”韩绍桓行了个礼。

“你不好好陪着你母妃,到我这来做什么?”白烟从那个并未老态龙钟的女人口中吐出,白烟弥漫,显得她的红唇更艳。

“我在追风马身上找到了这个。”韩绍桓将一枚长钉放在桌上,那枚长钉是从追风马的马蹄铁里**的,也就是说,有人在马蹄铁上动了手脚。而这个人,不可能是皇上,”赛马的时候,姬芜歌挑唆皇上让陆如裳御马,而追风暴走,想必和姬芜歌有关。”

“姬芜歌心狠手辣,为了东宫之主的位置,早晚会对陆如裳下手。倒是皇上,对此事毫不过问,怕是打算由着姬芜歌除掉陆如裳。”杨美清吐了一口烟雾,缓缓说道:”这可不行,陆家这颗钉子要是拔得太快,可是很容易扎回自己身上的。”

“韩绍恒,本宫知道你向来与世无争,但你既然站在了本宫这边,有些事情,你就得替本宫盯着。”杨美清不缓不慢地说着,又吮吸了一口大烟,她缓缓抬起妖冶的凤眸,说:”你那距离梧桐苑不远,有事没事多去那里走走,适当的时候出手帮一下,可别让陆如裳刚入宫就死了。”

“对了,苏羽今天来过。”杨美清抬眸,停了停叩手指的动作,”你也别光顾着母妃而冷落了皇妃。”

韩绍桓沉默了片刻,回道:”知道了。”

杨美清放下烟斗,看着韩绍恒离去的背影,长长的护甲在炕桌上轻轻地叩着,若有所思。

慈宁宫外,蓝鹃正好掌着宫灯从走廊处经过,她看见有一名太监鬼鬼祟祟蹲在角落处,像在焚烧什么东西。太监点着火之后便离开了,蓝鹃碎步走上去,将烧了一半的信笺捡起来,扑灭上面的火。

是陆如裳写给家里人的信笺。

蓝鹃见四下无人,偷偷的藏进袖口里,朝着西厢苑的方向走去。

西厢苑内。

“皇上,你真偏心,昨夜都没来臣妾这。”姬芜歌坐在韩宇缚的腿上,纤瘦的手臂缠着他的颈。他们桌前有不少菜肴美酒,但韩宇缚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殿内挥舞水袖的舞姬身上。

“朕得雨露均沾。”韩宇缚端起酒壶饮了起来,虽已有些醉意,却还是大肆的饮着。

“皇上定是为了那个叫陆如裳的女人抛弃臣妾了。”姬芜歌发嗲地撅着小嘴,摆出一副男人看了不由爱怜的模样。

“朕怎么会抛弃你呢?朕收陆如裳入宫是为了羞辱陆将军。等朕拔掉了陆博霖这颗钉子,稳固了皇位,陆如裳那个女人,要不要也罢。”韩宇缚饮了一口酒,转头含住姬芜歌的唇,将烈酒渡过去。

“那皇上到时候,把她打入冷宫吧。”姬芜歌的身体贴着韩宇缚,感受着他穿入他裙摆游走的手,一脸**的表情。

“皇上,酒来了。”这时,一个添酒的宫女端着玉壶上前,小心翼翼地斟酌。

韩宇缚抬眸,瞥见她生得不错,便推开了怀里的姬芜歌,一把将那个女人揽入怀里。

“这是新来的宫女吧?长得挺标致的,今晚就来伺候朕就寝吧。”说罢,韩宇缚将那宫女抱起来,朝着自己寝殿的方向走了。

姬芜歌坐倒在地,看着韩宇缚抱着自己的婢女走远,眉心渐渐浮现愤怒的沟壑。

“娘娘,您没事吧?”端着酒食从走廊过来的蓝鹃忙上前搀扶。

站起的姬芜歌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泄怒,怒骂:”贱婢!”

蓝鹃挨了一巴掌,忙跪下:”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去准备一杯美酒给我,一会儿翠儿回来了,我好和她好好聊聊。”姬芜歌阴冷地笑了笑,吩咐蓝鹃去准备”美酒”。

“娘娘,我刚才路过慈宁宫外时,捡到了这个。”蓝鹃颤颤巍巍地将烧了一半的信笺递上。姬芜歌看了一眼,唇角扬起一丝高深莫测的弧度……

次日。

陆如裳和两名婢女仍是步行去慈宁宫请安,而他们在路上遇到了几个人。

他们扛着一具盖了白布的女尸经过,一个面色苍白的宫女跟着他们,和陆如裳几人擦肩而过,行色匆匆。

陆如裳记得那个宫女,是姬芜歌身边的宫女,似乎叫蓝鹃。

“昨夜宫里死人了吗?”陆如裳看着他们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问身旁的雪儿。

“听说是西厢苑那边死了个婢女,说是忽然病死的。”凝香抢在雪儿前面解释了来龙去脉,却不知更前面发的事情。

“走吧。”陆如裳对闲杂人等的事情不感兴趣,继续前往慈宁宫。

请安后,陆如裳移步至荷花池边散步。

远方,荷花盛开,阳光落在荷花池上,碧波荡漾。

陆如裳站在水桥上,凝视着池中的游动的锦鲤,荷花与叶在风中摇曳,将花香吹入鼻间。

端着端盘走过的蓝鹃低着头,走得很急,就在凝香和雪儿不留神之际,蓝鹃故意一个崴脚,将陆如裳撞落荷花池里。

落水声响起,凝香和雪儿惊呼起来,而蓝鹃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脸惊慌失措。

“啊,娘娘!”凝香和雪儿冲着池子里起起伏伏的陆如裳大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娘娘掉水里了,救命啊!”

水桥上乱成一片,而站在远处回廊的姬芜歌饶有趣味地看着,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救命!救命!”陆如裳在水里扑腾着,她并不懂水性,眼看自己沉入了池底。

彻骨的冰水侵入五脏六腑,红色的锦鲤从她身边游过,窒息感袭来。

就在陆如裳以为自己会这样死去时,探入水中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她。

像被什么力量包裹,她随着那个跳入池中的人一起浮出水面。

“娘娘!”凝香和雪儿顾不及看是谁救了陆如裳,忙朝着水桥下跑去。

韩绍恒扶着陆如裳上了岸,将她交给凝香和雪儿。

两人扶过陆如裳之后,认出了救人的是谁,忙跪下行礼:”参见二皇子!”

惊魂未卜的陆如裳看了看眼前俊朗的男子,也行了个礼:”见过二皇子。”

“送你们的娘娘回去休息吧,四月天虽已不那么冷,却也还是会受凉的。”韩绍恒点点头,转身走向他处。

“二皇子真是个好人。”雪儿的声音打断了陆如裳的思绪,她感叹着,仍望着韩绍恒离去的方向。

“刚才推我下去的人是谁?”陆如裳回过神来,看着站在水桥上往她们看过来的蓝鹃。

视线对上时,蓝鹃浑身一颤。

“把她带回梧桐苑审问。”陆如裳微微皱眉,这几日她想了许多事情,她既是将军之女,又是贵妃娘娘,凭什么被这些低贱的女人欺压?她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否则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话刚落音,凝香和雪儿便朝着蓝鹃的方向跑去,将她擒住。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蓝鹃挣扎着,被凝香和雪儿被押回了梧桐苑。

继续阅读《谋妃当道》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谋妃当道》陆如裳 凝香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