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叶笙 齐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最新章节

小说: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叶笙

角色:叶笙 齐力

简介:“我本是在尼姑庵里人人可欺的孤女,怎承得起你一世情深?”奈何某男穷追猛打,竟更加无耻、死皮赖脸地说:“今日下了早朝,本王顺道去钦天监让国师帮忙看了一下今年的黄历,这个月、下个月都适合大婚
阿笙,你打算何时嫁我?”

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

《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雷雨梦魇

临近黄昏,落日的余晖洒进护城河里,矮矮的落日和河水交相辉映,竟成了暖人的橘黄色。

和往日一般,今日的护城河水静静流淌。而这护城河平静的外表下,不知葬了多少尸体,融了多少冤魂。经年累月的冲刷

,带沙的河水浑浊不堪,却也陡生出股磅礴之气。

朝陵的历代历朝,护城河通往金陵城的这条道,向来是不允许闲杂人等经过的。是以,经过护城河的这段路,也静得可怕。

突然。

“踏,踏…”一阵马蹄声纷沓而来!

只见一容貌清秀,着婢女衣裳的女子,手里拿着马鞭,驱着一辆外表普通的马车,似是着急地往金陵城的方向赶,“驾…

驾!”

驾车的空隙,女子抬起头,看到天上的黑云越积越多,这明显是倾盆大雨的趋势!

她皱起双眉,复扬起手中的马鞭,利落地打在马背上,“驾!”。

少倾,从马车里传来了动静。

“海棠,离城门还有多远?”这声音,软软糯糯的,却又带着山间清泉般的清脆。悦耳,动听。显然,是在问马车外驱车

的婢女。

“回小姐,不远了,再有十里便到城门。”海棠利索地回答。

而后又来一个反转,撅起嘴不住地对叶笙抱怨:“小姐,咱们可真倒霉,偏遇上这鬼天气,硬是把咱们往这条‘鬼道’上

逼…”

“鬼道”,便是人们对护城河这条路的别称,叶笙勾唇一笑,倒也觉得名副其实。

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会海棠的嘀咕,懒懒地靠在软榻上,继续闭目养神。

这护城河多危险她不是不知道,若不是眼瞧着快下大雨了,她确实犯不着让海棠抄近路,从护城河这儿过!

很快,过了这片胶林,就是城门外五里了。

海棠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远远地便看到几个黑影在快速地移动,冷兵器相碰撞发出的铿锵声,不绝于耳。

“小姐,前面有人在打斗!咱们要不要绕路?”海棠询问道,随即放慢了驱车的速度,等着叶笙拿主意。

毫无起伏的声音传出来,“无碍,直接过去。”

敢在这“鬼道”上打斗的人,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是什么善茬儿,不是非富即贵之人,就是亡命之徒。不管是这两种中的

哪一种,叶笙都不想招惹。

“是!”婢女海棠显然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应了一声后,便目不斜视地以更快的速度往前方赶,而冷兵器相撞碰发出的

铿锵声也越来越清晰。

很快便靠近了打斗现场,叶笙用手在软枕上支着头,另一只手稍微掀起车帘的一个小角,眯着眼朝外粗略地扫了几眼,大

概明白这是场蓄意已久的追杀。

那十几个黑衣人齐力在围攻三个黑衣人,而且个个武功不俗,嗯,典型的以多欺少。

不过…那十几个黑衣人好像不是同一方势力,叶笙吧唧嘴,啧啧,这仨儿人是惹了多少人啊!

只见那两个随从模样的男子死命地护着中间的男子,看来那中间的男子是主子。这两人武功高强却也皆负重伤,尤其是中

间那主子还昏迷不醒,却未见落了下风。

转眼间,那左侧的随从被长枪刺中了左肩,却是愈战愈勇,身上的戾气也越来越重,他眼眸冰冷、嗜血。

这两个随从长剑如虹,以伤体迎战,剑芒锋利,边战边拖着主子往后退。

单从气势上,已经分出高低!

心里有了底儿后,叶笙恹恹地放下车帘,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复又靠在软榻上,整个人散发着疲惫的气息。

海棠驱车到现场时,一个黑衣人的尸体被抛到马车正前方,海棠心里骂了声娘,紧握手中的马鞭。

“驾!”骏马受了鞭笞,伴着嘶吼声抬起双蹄,迅速地跨过了地上的尸体,带着马车碾过尸体,颠簸过后一瞬也不停地往

前奔跑。

很快,那些打斗的黑衣人被抛在了车后,兵器相撞的铿锵声也越来越小。海棠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马放慢了驱车速

度。

心有余悸地询问叶笙:“小姐,没颠着你吧?”

叶笙没有回答,默默摇了摇头。刚刚马车辗过尸体的时候,她确实被颠着了,不过没有大碍,她现在担心的是,虽然出了

护城河这条道,但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结束。

果然!只听见车外海棠吸了一口气,惊诧地对叶笙说:“小姐,他们在前面…被围攻的那三个人…他们在前面!”

这是条直道,除了两侧的杂草,再无旁的路!这三个人显然是在等着她们!看来这一关,是必不可免了!

马车还未停下,便见一随从扶着那主子,而先前被刺中左肩的随从则‘咚’的一声跪下!大声朝她们喊道:“求姑娘救救

我家主子!”

“吁!”海棠没办法,只得让马车停下。瞥见那中间的主子浑身是血,随时一副要失血过多而亡的样子。

“小姐,怎么办?”

“不救。”叶笙毫不迟疑地说。

这趟雪山之行,本是师傅忌日,回去祭拜师父师娘的,所以她不想多生事端。加之赶足了这七天的马车,她现在整个人疲

惫不堪,心情也很差。

而且这三个人,明显是比那些黑衣人更危险的存在!能不招惹便不招惹!

海棠听了叶笙的话后,扬起马鞭就要打在马背上,那扶着主子的随从立马一记剑气过来,击中了海棠的手腕,逼的海棠放

下了鞭子。

“阁下这是何意!”海棠强忍着怒气发问。

“在下本无恶意,只求姑娘救救我家主子!”

“我们又不是大夫!”

那随从立马答:“我兄弟二人身负重伤,已无力带我家主子回城求医,求姑娘把我家主子带到城里,救我主子一命!”

海棠冷笑一声:“哼!这才是你们真正的目的吧!”

这两个随从不顾自己身上的伤,齐齐跪下,齐声道“求姑娘!”

要么救,要么杀!

叶笙稍微想了一下,在轿内问:“救你家主子有何好处?”

那两个随从惊喜地对视,他们知道,海棠只是个婢女,只有这个软糯声音的主人发话,自家主子才能得救!

于是立马在身上摸索。“这是我们全部的银两,望小姐施予援手!”

叶笙没有出声,那两个随从便再接再厉地说:“若我家主子今日能得救,定会帮小姐完成一件事!”

“哦?”叶笙感兴趣回了一声,这两随从果然是聪明人,知道如何引起人的兴趣。

“这两块是我兄弟二人的家传玉佩,小姐日后可持着玉佩去寻我家主子,定能得到我家主子的鼎力相助!”那两随从信誓

旦旦答道。

呸,叶笙心里暗骂了一声,谁要你那破玉佩!

显然这主子不是简单的人物,连随从都能这么信誓旦旦地保证,身份看来是和王侯将相挂钩了,这玉佩如何能要!

“海棠,去给他主子检查,顺便把银子取来,就当医药费。”叶笙思索后对海棠吩咐道,就当一桩买卖也不亏。

海棠听了吩咐后下了马车,走到他们面前,抬起手就要检查那主子的伤势。那两个随立马齐齐紧张地拔剑,护着主子不让

海棠靠近半分。

海棠无奈,“我就是大夫,只是想给你家主子看看伤势,没有恶意的。”随后摆摆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们

只能选择相信我家小姐。”

那两随从看她的模样不似作假,而且此情此景,确实容不得他们多做选择!便比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又死死盯着海

棠检查的双手,似是怕海棠伤害自家主子。

海棠撇撇嘴,这主子模样的男子带着一个獠牙面具,她想看一眼真容都不行。而且这两个随从带着黑色面罩,海棠心想,

这定是做什么不正当的勾当才不敢露出脸的!

一检查,心叹道,啧啧,这血流得可真多,且是有毒的血。看来若不是碰上自家小姐,想要活命可难了。

不一会儿,海棠取了两袋沉甸甸的银子后,便回到马车旁,轻声对叶笙道:“小姐,是断肠。”

断肠之毒,毒至场子变黑粘连,腹痛至死!

那两个随从惊讶地盯着海棠!

“叮”,丹药出瓶的清脆声。叶笙从车内伸出一双苍白细长的手,手里放着三粒丹药,道:

“让他们服下立马走,咱们没这么多时间耗。”

这天看着立马就下大雨,她前段日子才被接回护国将军府,若不能在天黑前赶回去,怕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而且这批人,还是早早撇清关系的好!

海棠自叶笙手里拿过丹药,手一抬,带着内劲把丹药抛向那两个随从,趁着那两个随从分心去接丹药的空挡,“驾!”的

一声,扬起马鞭快速地越过这两个随从。

风中只留下解释的话语:“那三粒是解毒丹,对伤势恢复也有作用,愿后会无期!”

这两随从接到丹药后,见海棠检查一番便能确定主子所中的毒,不疑有他,立马着手给主子喂丹药。

叶笙和海棠这对主仆继续往城门方向赶去。那浑身是血的主子和身负重伤的两随从,随着越变越暗的天色,以及越积越多

的黑云,很快便被抛在了马车后。

华灯初上,马车很快就进了护国将军府的侧门。

“唰……”,大雨伴之而来,随风四溢。

朝陵十六年。

入夜。

一道道闪电迎空劈下。瞬间,萧瑟庭院里那棵双人才能合抱起的大槐树被劈成了两半。

接着,劲风夹杂着大雨有力地吹开了一扇不大结实的窗户。

床上的女子眉头紧锁,脸色苍白,睡得极不安稳。

“阿笙,你不是说为了我,你可以去死吗?那你现在就去死啊!”男子举着一把消音枪,面露狠色,癫狂地对对面不远处

的女子说。

女子全身血液倒流,艰难地抬起头,透过雨幕望向男子,语调哀凉地问:“为什么?为什么!”

“这个问题,你留着下地狱问阎王爷吧!哈哈哈!”

“嘭!”子弹出膛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炸开。

“啊!”一道尖锐的叫声撕破黑夜。

叶笙又梦魇了!

“小姐,不怕不怕那是梦,海棠在这儿不怕。”

海棠提着灯笼,披着里衣,连头发也没有来得及打理,便慌慌忙忙地跑了进来。放下灯笼坐到床头旁,然后轻拥着被噩梦

惊醒的叶笙,轻轻拍打,轻声安慰着:

“小姐不怕不怕,海棠在这儿,那都是梦不是真的。不怕海棠在这儿陪着你。”

近身伺候小姐的婢女都知道,一到雷雨夜,小姐便会梦魇。

近半年来小姐梦魇的次数明显少了。只是今夜的雨电来势汹汹,仿佛要把这个夏季余下的雨和电在今夜一下子释放。

可只有叶笙才知道,她梦里,满满都是向子书!

是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他带领着王家几千号手下封了她所有的退路!亲手用一把消音枪把她送到这个异世界!

人心呐!

过了一会儿,叶笙才终于慢慢平静下来,苍白的小脸儿上全是冷汗。

海棠心疼地开口问:“小姐,今夜雷雨交加,要不海棠就在软榻上陪着你?”

“不用了,你下去吧。”叶笙兀自理了理披下的长发,平复情绪后,平静地说道。

有些事情,无关信任,只是说一次,伤痕便增一道!

海棠听话地用温水**帕子,再轻轻地给叶笙擦拭了冷汗。打算下去时又担心地回头叮嘱:

“小姐,今夜的雨大了点儿。奴婢一会儿不熟睡,您有事儿就喊奴婢。”

“嗯。”叶笙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懒懒地倚在床头。

今夜应是无眠。

呵呵,叶笙冷笑!

或许是连阎王爷也回答不了她的问题,所以阎王爷让她从二十一世纪,魂穿到了这个在历史长河中无迹可寻的异世界。

不理会无眠的人儿,夜,很快过去。

天一白,就开始放晴了,风轻云淡的。这三伏天的大风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若不是庭院里的萧瑟,人们都快忘了昨夜的疾风骤雨。

而那棵双人才能合抱起的大槐树,已然被劈成两半,像是在提醒着叶笙,她昨晚又回想起前世的事实!

用了早饭后,叶笙让海棠在另一棵槐花树底下,寻了个阴凉之地,再搬出了藤椅,然后躺在藤椅上闭目。

一条瑕白的手绢儿就这么盖着眼睛,遮住细碎洒下来的光。手里执着一把蒲扇,摇啊摇啊摇的。

海棠拿了扫帚,慢慢地扫理着昨夜被疾风骤雨打落的满地槐花。

雨后空气清新,还混着泥土的芳香,令人心旷神怡。这一对主仆悠然悠哉的一幕,直接落在了来人眼里。

出乎意料,这来人居然是大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春娇!

春娇后面还跟着几个小丫鬟,手里各捧着几匹颜色鲜亮的布,以及时下小女儿喜爱的一些小玩意儿。

海棠怕扰了主子休息,放下扫帚便迎了上去,开口轻声问:“春娇姐姐今日得空前来,莫不是大夫人有何吩咐?”

要知道,叶笙所住的这个院子,可是没人愿意住,又旧又偏的!平日里不说人,连鬼影儿都见不到几个。

春娇扬眉一笑,也轻轻地开口:“是啊,这昨夜不是下了大雨嘛,大夫人今儿个一早呀,就念着表小姐刚回府,定是有诸

多不适。这不,就派我来给表小姐送些小玩意儿。”

不愧是大夫人身边能主事的丫鬟,话里话外都带着大夫人的丫鬟的傲气,细听之下却又不让人反感。

若不是海棠在来护国将军府之前做过调查,了解了这护国将军府上下的为人,怕是要被春娇这副佯装出来的良善嘴脸,以

及这些小恩小惠给欺骗了。

大夫人代氏,绝对不是个善主!这回只怕是不知道又要弄些幺蛾子了。

海棠心里在冷笑,面上却还是挂着微笑,微微俯身,不卑不亢地回:“那海棠就先替我家小姐谢大夫人惦念了。”

春娇心里冷笑,一个寄人篱下的表小姐,身边伺候的丫鬟居然也如此没有眼力。她春娇在大夫人身边主事儿,谁见了不使

劲儿巴结?

不过想起大夫人的叮嘱,于是斜眼往叶笙躺的方向看了几眼,试探性地问道:“表小姐看起来很累的样子,莫不是昨夜未

休息好?”

听了这话,海棠算是明白这春娇的来意了,来送礼是顺便,主要还是亲自来看看小姐是何时回府的!这是怕小姐跑了?

便直接回她:“我家小姐昨晚连夜赶回来,恰逢雷雨,确实没休息好。”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春娇大手一挥,便让跟在后面的两个小丫鬟把东西放下,不打招呼直接就往回走。

海棠看着春娇往回走,也不阻止,冷笑了一声,跺了跺脚就去给叶笙汇报。

“小姐,是来探口风的。你说代氏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叶笙手里执着蒲扇,摇啊摇啊摇的,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漫不经心地说:“先去把东西入库吧。”

“哦。”不情不愿地回道。

其实海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家小姐到底想干嘛。放着好好的雪山不住,偏回这乌烟瘴气的将军府!

不过扭回头再看一眼自家小姐那一副悠然的样子,心里无奈,却也只能往库房的方向走。

又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她撇撇嘴。

布匹虽精贵,但花样却明显老式,没用!

时下小女儿喜爱的小玩意儿?呵呵,自家小姐虽然才十五岁,可那一手完美的切尸刀艺,你敢把她当成寻常人家十五岁的

小女孩儿来看待?呵呵哒…

海棠把东西拿到库房里存后,叶笙依旧躺在躺椅上,一条瑕白手绢儿依旧盖着眼睛,遮住细碎洒下来的阳光。

她的思绪,是飘来飘去的。

来到这个异世界已经将近两年了,此时感受着这三伏天的日头正盛,叶笙心里真的凉了半截儿。

没有凉凉的夏季,没有电扇、没有空调、也没有冰箱;也没有暖冬,没有热腾腾的火锅,也不会有沁人的暖气…这种日子

何时是个头啊!

前世,向子书在这物质上从未亏待过她,无论吃穿住行,那都是万里挑一、精挑细选过的。久而久之,便养成了她娇气精

贵的生活习惯。虽说在雪山的日子让他多是适应了一点,但是如果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要亏待自己?

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

向子书还是背叛了她!用一把消音抢,结束了她的生命。

叶笙心里冷笑,可能是她这种冤魂,阎王爷也不敢收吧!

她并未真正死去,准确地说,是魂魄并未散去,而是偶然间来到了这个异世界,并且在这具身子的主人死后,附在其身上。

原主天祈人氏,姓叶名笙。

巧的是,前世向子书也阿笙阿笙地这般喊她,只是无姓罢了。她虽贵为王家养女,却是不屑冠以这王家姓的。

而原主叶笙,乃将军府表小姐,实际就是寄宿在朝陵国护国将军府罢了,左不过一个寄人篱下。

其父叶斌,乃是天祈国骁勇善战的大将,奈何英雄气短!在叶笙未满周岁时便重病去世。其母原为朝陵的世家小姐,据说

是金陵城红极一时的才女,一手琴艺满金陵,为人也极为清高,名唤寒衣。

美貌异常,盛名远扬。叶斌来使朝陵见到后倾心不已,硬是把人给“抢”回了天祈,为其终生不纳妾,至此独宠一人!

虽说背井离乡,随叶斌从朝陵来到天祈。可婚后生活也美满幸福,家庭和睦,受丈夫尊重,从此荣宠无限。在叶笙看来,

对于古时候的女子,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可惜的是,叶斌早逝,王寒衣命也不好。在叶斌去世后,伤心过度亏了身子,也跟着去了,独留了原主一个。

按理说,原主亲爹亲娘都去世了,本该是受尽怜惜的。

可王寒衣本为朝陵人氏,和叶斌到天祈的那些年,时常想起远在朝陵唯一的亲人,自家亲弟弟,乃是朝陵的护国大将军—

—王坛。

因顾及姐弟之情,觉得亏欠了这个弟弟。遂,临终前留下遗愿,希望原主代其回到朝陵,照顾舅舅,聊表思念之情,待及

筓后再回天祈。

可以说这是一个转折点,至此,原主便开启了苦逼的寄宿生涯。

想到这儿,叶笙心里忍不住骂娘了!对于王坛来说,哪里会有什么姐弟之情?若真有,岂会对原主不管不顾,任其在尼姑

庵里自生自灭?

继续阅读《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叶笙 齐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锦绣凰途:帝心独宠纨绔妃》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