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疯狂农民工》赵红 王有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疯狂农民工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赵红

角色:赵红 王有财

简介:夏建,被村里人戏称下贱
先是和村里的寡妇赵红闹了点绯闻,后因高中女同学和社会青年打群架而被学校开除,从此他流的是汗,燃烧的是情
请看他一个小小农民工是如何脚扫险恶,游戏官场,一路红颜的
本书男女老少皆宜,戳进来吧!绝对不一样的精彩!

疯狂农民工

《疯狂农民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04章 柔情

火红的太阳,毒辣辣的炙考着大地,渭河平原一处郁郁葱葱的玉米地边,爬着四五个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他们全都敞开着衣襟,不停的拭擦着脸上的汗水。

“哎!三少,你说这个下溅真会和你堂嫂赵红在玉米地干哪事啊?可我们这儿离的太远,看不着啊!要不往前靠靠”一个身材略显瘦弱的年青人,眨巴着小眼睛,小声的对爬在他身边的矮胖子的说道。

被叫做三少的胖子,冷哼了一声骂道:“陈贵,你她妈的,就……就是个色,色狼。我爸说了,捉奸捉双,这次一定要抓个,抓个现行。离,离近了,打草惊蛇,这个你,你不懂啊?”嘿!这小子原来还是个结巴,他的一番说词,逗乐了他的几个同伴,但大家想笑又不敢笑,只好硬憋着,哪场面好玩极了。

就在这时,玉米地中间的一片玉米杆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爬在地上的陈贵,激动的五指朝地里狠狠一抓,嘴里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胖子再也爬不住了,他一挥手,轻声喝道:“上”一阵沙沙声传过,胖子带着陈贵他们几个,如狼似虎般的窜了过去,眼前的一幕,彻底让他们惊呆了。

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小伙子,**着上身,晒的发红的强健肌肉上,一颗颗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他光着铁板似的两只大脚丫,如铁耙一样,在地面上刨出一排排深陷的脚印,沾满泥土的裤子,挽在了膝盖以上。

小伙子一米七几的个头,说不上帅,但也有点小英俊,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看人时仿佛两道闪电,他双手紧握着一根削尖了头的木棍,木棍上沾满了鲜血,在几株零乱的玉米杆下,躺着几只刚从地洞里爬出来的地老鼠。

就在老鼠洞的另一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少妇,她面容姣好,肤色白晰,一点都不像农村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尤其是她成熟的身材,前挺后翘,还有她哪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看一眼都会让人心存遐想。

“王有财!你们怎么像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心我揍你!“小伙子一抡手里的木棒,原本英俊的脸上,燃烧起了一团怒火。他双目怒睁,高挺的鼻梁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两下,肥厚的嘴唇里,呼呼的喘着粗气。

胖子吓的慌忙往后连退了两步,他原来就是西坪村村长的三儿子王有财,凭借着老爸的势力,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在村里横行霸道,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三少,这个陈贵便是他的跟屁虫。

“下溅,你可别……别牛。老子今天看,看在赵红嫂子的面上,放你一……一马“王有财吃力的说完,用衣襟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正中午的玉米地,简直就是个大蒸笼。

小伙子嘴角一翘,冷哼一声说:“你她妈的咬字准确点,我叫夏建,而不是下溅,你说放我一马,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还要你放我一马?“夏建的眼神里飘过了一丝不屑的神色,他在整个西坪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王家三兄弟,仗着老子是村长,老大王有发,在夏建上初中时,就到外地经商去了。

老二王有道,从小和夏建一起长大,为人聪明奸滑,不过学习上进,始终比夏建高一级,这是老村长王德贵的政治资本,他的目标就是一定要让王有道将来做官。而这个老三王有财,是最不争气的,初中辍学后,在村里偷鸡摸狗,坏事做尽。现在二十初头的他,还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孤……孤男,寡女,大中午不睡觉,跑……跑玉米地,你敢说你们没干什么,见……见不得人的事”王有财说着,色迷迷的眼睛在赵红高挺的胸脯上狠狠的挖了两眼。

赵红原本有点粉红的脸色,经王有财这么一说,瞬间变的通红,她杏眼一竖,厉声喝道:“闭上你的臭嘴!我忍你好久了王有财,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清楚,别在这里乱泼脏水,我找个人帮忙除掉这地里的地老鼠,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别仗着自己老爸是村长,就什么事都管”

赵红由于太激动,说话时弄得胸脯上下颤动,惹得陈贵几个,差点流下了口水。

“哈!哈!赵……赵红,堂哥走了才一年多,你就胡来了,竟然敢和这小子勾搭“王有财一脸淫笑的说道。

这小子真是不学好,二十初头的年纪,已是一肚子的坏水,事实明明摆在脸前,他却要颠倒黑白,硬生生的把这盆脏水往人家头上泼。

赵红一听,气得差点哭了出来,她一把夺过夏建手中的木棍,带着哭腔吼道:“混蛋东西,我打死你”女人拼起命来,确实也有点可怕。

一阵乱打,赵红身边的几株玉米,被赵红手中的木棍,打得东倒西歪。王有财见状,怕吃眼前亏,他大喝一声,带着陈贵及几个同伴,迅速的朝玉米地外面跑去,他一边跑,一边还喊道:“捉……捉奸,赵红和夏建在玉米地里乱……乱搞”

这喊声,如刀一般,剌在了赵红的心里,她有点绝望的往地上一坐,不由自主的失声痛哭了起来。她命可真苦,二十三岁的她由邻村嫁到了西坪村王家,夫妻倒是恩爱,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就是两人一直没有孩子。谁知一年前,赵红的丈夫忽然得了一个猛病,两腿一蹬,便一个人到极乐世界去了。结婚三年,便没有了丈夫,这叫一个年轻的女子,如何能承受得了如此大的打击。

自古寡妇门前事非多,更何况她是西坪村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一到晚上,爬墙头,敲她窗户的人可不在少数,其中就有这个王有财。还好,她有一个好邻居夏建,自从她丈夫走了以后,都是他处处护着她,让她曾新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一个是熟透了的少妇,而另一个则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两人在一起相处久了,难免会生情愫,也会被人说些闲话,可她们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从未越雷池半步。

夏建看赵红哭成那样,真是心痛死了,她可是他心里的第一个女人。记得赵红结婚时,夏建正在上初中,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赵红,当时他心里就默默发誓,他这辈子一定要娶上这样的老婆。可世事难料,赵红的老公英年早逝,给了他和赵红颇多的接触机会,他无形中倒成了赵红的一种依靠。

听着赵红撕心裂肺的哭声,夏建气得青筋暴跳,他恨不得追上去,一脚踢死这个王有财,可他还是忍了下来,他不想让他心仪的女人为他担惊受怕。夏建轻轻的从玉米杆上拿过自己的上衣穿好了,然后悄悄的溜出了玉米地,他要为他心爱的女人报仇。

西坪村,地处渭河冲击平原的一个角落里,有五百多户人,是一个两千多口人的大村。村里由王,夏,陈三大姓组成,自夏建记事起,村长一直都是由王德贵担任,所以在西坪村,姓王的人家说话都比较牛,因为有村长给他们撑腰。

村长王德贵家,就在村子的正中央。他家的大门口处,正是村里的一个十字路口,路口长了几棵大柳树,于是这里便成了村里人乘凉的好地方。农村人一般不睡午觉,一吃过午饭,便跑到这地方来坐一坐。老年人谈古论今,年轻人打牌下棋。而一些不甘寂寞的妇女们,则坐在远处,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嬉闹调笑。

“这小子真是白读书了,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一个高中生,一个小寡妇,被人堵在玉米地里,你说这是什么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摇着头,忿忿不平的说道。

下棋的张二,瞪了一眼这位老者,不屑的说道:“狗也知道发情,更何况是年轻貌美的小寡妇,再说了,人家偷情,你着急啥!”这个张二三十多岁,属于游手好闲之人,他的话顿时引来了一阵哄笑。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来这事村里人已经都知道了。

夏建用蔑视的眼神看了一眼这些爱说闲话的人,一步跨进了王德贵家的大门,忽然一条毛皮光亮的大黑狗,直朝他扑来了过来。这时的夏建就像个炸药包,一点就燃烧。只听见黑狗一声尖叫,接着便飞出了大门外。

大黑狗摔在门外的青石地板上,痛苦的连叫了几声,蹬了蹬脚,便一动也不动了。喜欢看热闹的人瞬间围了上来。张二把手里的棋子往口袋里一装,伸手在大黑狗的鼻子上一探,失声叫道:“哟!死了,一点气息都没有了,这可是村长家的大门神,谁有这个胆,能把它弄死“

一个穿的花里胡梢的中年妇女,朝站在大门内的夏建努了努嘴,小声的说:“是他一脚踢出来的,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有点不敢相信这小子脚上有真功夫“

原来这夏建从小就有一个臭毛病,一发脾气就喜欢用双脚踢东西,逮着什么,就踢什么,十几年下来,踢破的鞋子都不知有多少双,破了鞋子,但练了一脚的硬功夫,据听说,有一次他喝醉了酒,一脚还踢断了一块砖头。所以夏建脚上有功夫的事,在西坪村早都传开了,今天只不过是一次印证而已。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这要是踢到人身上,还不把人给踢死。一个是村长,一个是这小子,这俩人我们谁都惹不起,还是快溜吧!“张二直起腰,正准备开溜时。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建忙回头一看,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个子高大,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腰板挺的笔直,一点都不像劳动过的人。他就是西坪村的村长王德贵,此人很有手段。西坪村在平阳镇是第一大行政村,可他一任村长就是二十多年,每年村里的什么乡统筹,提留款,还有令人头痛的计划生育,可在他的领导下,每年在镇里都是第一个完成。

镇里有名望,村里有威望,王德贵这个村长便变成了名符其实的土皇帝,在村里没人敢和他对着干,即使他有诸多的不对,大家对他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对他的所作所为,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他变得就更加霸道了,村里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看热闹的人一看村长出来了,想躲也躲不开了,便纷纷退在了两边。王德贵走到大黑狗身边,刚一伸手,便从他的身后窜出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来,她看起来四十多岁,其实她早都五十开外了,由于长期不下地劳动,所以才保养的这么好。她便是王德贵的老婆陈月琴,别看她长的好看,其实她就是一个泼妇,仗着老公的权势,她撒起泼来,村里的任何人都得让着她。

“还摸个屁,一看就死了。是哪个挨千刀的弄死了我家的门神,老娘要跟你拼命“陈月琴瞪着两只大眼睛,胸脯一挺一挺的叫骂着,直把她胸前的两只大布袋,弄得摇来晃去。惹得几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目光跟着来回晃动。

夏建踢出哪一脚时,知道自己的祸可闯大了,但是为了赵红,他今天一切都豁出去了,他不但要让王有财知道,赵红是他的女人,而且还要让全村哪些对赵红心怀不轨的男人们知道,谁敢动赵红的歪心思,他就跟谁拼命。

“别嚎了!你家的门神,是我踢死的”夏建双手叉着腰,大声的喊道。

王德贵和陈月琴慌忙一回头,这才看清,自己家的大门内原来还站着一个人,刚才急着为了看自家的狗,还真忽略了夏建的存在。

陈月琴先是一怔,继而反映了过来,她一步窜上了台阶,用手指指着夏建的鼻梁,大声骂道:“你这个夏家的杂种,不是和小骚货在玉米地里正做好事吗?怎么又看上我家的门神了,你可搞清楚了,我家的门神它可是一只公狗“不亏是泼妇,骂人骂得可真狠,她的骂声,惹得看热闹的人一阵大笑。

夏建的脸上如同火烧过一般,他握紧双拳,正准备给这个泼妇一招冲天炮时,王德贵非常迅速的窜到了他老婆面前,他阴沉着脸,低声对陈月琴喝道:“回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别给我当众出丑“

可能是陈月琴发现了夏建对她的不利,这个狡猾的女人,眼珠子一转,厉声说道:“我家的门神,就算是他夏成泽赔一头牛,我也不干。这事你如果处理不好,我就跟你没完“陈月琴说完,扭着圆乎乎的大屁股进屋去了。

王德贵毕竟是一村之长,多少有点修养。他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夏建说道:“你小子怎么如此狠心,我家的门神,可是有功之臣,它为我们老王家看门守院已有十多年之久,没想到它竟然被你一脚给送了命,你说吧!这事怎么办?”

姜果然是老的辣,王德贵首先不问夏建为什么要踢死他家的狗,而是直接问夏建这事他要怎么办。

看热闹的人,低声私语,大家都为夏建捏着一把汗。要说这只大黑狗,死的还是有点晚了。狗仗人势,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王德贵家住在村子中间,如果这只狗不拴上,不光是他家门口,就连大路上,都被这只大黑狗给霸占了,谁想经过,必遭王德贵家门神的攻击。村里人早都恨死这只狗了,还好王德贵有自知之名,大白天这狗经常是拴起来的,可今天为什么这狗没有被拴?

原来三少王有财从玉米地里回来后,回想起自己今天所做的事还真有点不地道,他怕夏建找上门来,所以就偷偷的解开了拴着门神的铁链。

夏建从王德贵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愤怒。出生牛犊不怕虎,夏建就是这样的主,他眉头一扬说:“你家的狗想咬死我,我踢它一脚怎么了?难道我的命还不如你家狗的命?“

年轻人说话,一点都不给王德贵面子,整个西坪村,敢对他这样说话的人,还真没有几个,王德贵强压住内心的不悦,提高了声音问道:“我家的狗咬你,哪你跑我家院子里干什么?

“你家开了个大门,必然是给人走的。我来肯定有事,如果没有事,你请我,我也未必来”夏建的声音也很大,门外看热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一些胆小的,不由得暗暗为夏建担起心来。这小子有点太放肆了,他竟然敢对村长如此讲话,看来是他不想在西坪村混了。

王德贵脸上的肌肉,随着愤怒,连连抽动了几下,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问道:“那你来我家有什么事?”

“找你儿子王有财算账!他就是一个畜生,满口喷粪……”夏建一着急,便把刚才在玉米地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他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占理了。没想到,夏建的话刚一落下,看热闹的人里面,有几个年长的,便开始小声的数落起夏建来,说什么他败坏村风,一个高中生,竟然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寡妇每天混在一起,不出事那就怪了。

这些人的议论,王德贵自然听在耳朵里,他看了一眼众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这样做是不是觉得很光采,要不要我在大喇叭上表扬表扬你。一个二十出头的高中生,每天和一个小寡妇混在一起,你说你们之间没事,有谁能信”王德贵的话一落下,看热闹的人便炸开了祸,农村人对这种事最感兴趣了,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人替夏建说一句好话。

“我们之间有没有事,关你们屁事,她目前没有老公,我没有老婆,我们在一起怎么了?犯什么法了?“夏建心中的怒火,被这些人又一次激发了出来,他大声的怒吼道。

就在这时,王有财手里拖着一根木棍,从院子里面悄悄的朝夏建摸了过来,这小子心黑手辣,村里人都知道,他这是要暗算夏建啊!这一棍子打下去,夏建非躺个十天半个月不可。

村里人虽然对夏建和夏红搞在一起的事有点不能接受,但大家又没生死大仇,看见王有财要偷袭夏建,便有人大声的喊开了:“王有财不是出来了吗?夏建有本事就和他当面对质,看这事是不是真冤枉你了“说这话的人,还朝夏建使了个眼色。世上还是好人多,看来这话真不假。

夏建不是傻瓜,他迅速的一回头,王有财手里的棍子,已经朝他腿上扫了过来。好你个王有财,你这是想废了我,夏建心中的怒火嘭的一声就窜了起来。他一个前跃,紧接着左脚横空踢出,这一脚正好踢在王有财的胸口,这小子一声闷哼,当场倒在地上,一时竟然背过气去了。

看热闹的人一时傻了眼,王德贵的几个本家侄子,一见夏建打伤了王有财,这还了得,夏建这是不但眼中没有这个村长,更重要的是不把他们王姓人放在眼里。他们不等王得贵招呼,有几个年轻小子,便操起王德贵院子边上的干活家当,朝夏建扑了过来。

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三十六计走为上,夏建一步刚窜出大门,他身后便有几个人就追了上来。

夜色中的西坪村,没有了往日的宁静,整个村子里,仿佛弥漫着一种可怕的气息。几个不怕事的老娘们,站在自家院门口的路灯下,津津乐道的谈论着今天中午发生的事。

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狗叫,从空巷子里传了过来。嚼舌头的老娘们立马停止了谈笑,神色慌张的各自回家去了。

领头的正是王有财,他手里握着一截木棒,身后跟着十多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同样的,每人手里都拿着打人的家当。这伙人一声不吭,迅速的朝村东头奔去。看来这个三少,身子骨还算皮实,夏建的一脚,一般人三两天动不了,他可不到半天时间就基本恢复了,看来做地痞流氓也是需要资本的。

村子的最东边,泥土围成的小院里,亮着昏暗的灯光。三间土木接合的瓦房里,坐满了男女老少。大炕的边上,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停的吸着手里的大烟斗。高大的身材,花白的头发,久经风霜的脸膛上,布满了岁月的沧桑,他便是夏建的父亲夏泽成,一位忠厚的老实农民。

“老夏啊!你光抽烟有什么用,大伙儿都等着你的一句话,难道你真想不管此事?不过我先把话说在前面,如果咱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一位极其普通的中年妇女,朝夏泽成大声的哭泣道,看的出,她就是夏建的母亲。

屋内虽然坐了好多的人,但大家都轻易不敢说话,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涉及到了王夏两个大家族,弄不好,两大家族会因此事发生武斗,如果真是这样,西坪村真的要变天了。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轻了轻嗓子,他朗声的说道:“泽成,你家夏建这孩子确实不像话,弄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如果我们夏氏家族为他出这样的面,难免会被人笑话。但这次的事情,王德贵是不会轻易放过你家的,老仇新恨,他会一起算的”说这话的,是夏氏家族辈分最高的夏三爷。

“怕他个屁,他们王家不就出了个村长吗?我们早都看这家伙不顺眼了,干脆借这次机会,我们夏家和他们王家决出个雌雄来,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一个西坪村,就他王家说了算”一个虎头虎脑的年轻小伙子站了起来,经他这么一鼓动,屋内又有七八个年轻人站了起来,跟着他一起摩拳擦掌,场面顿时有点失控。

一直坐着没有吭声的夏泽成,这时再也坐不住了,他狠狠的吸了一口大烟斗,大声的说道:“犬子不孝,给大家惹麻烦了。二牛,三虎你们几个的心意叔领了,我知道,你们和夏建是好兄弟,但这事我们不能乱来,现在是法制社会,谁胡来,谁肯定倒霉。王德贵是村长,他比我们更懂这里面的厉害,所以……”

夏泽成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咣当一声,虚掩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了开来,王有财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屋内的人,顿时紧张的站了起来。二牛和三虎几个,在屋内随便操了件打人的家当,率先挡在了王有财他们的面前。

“滚……滚一边去,让夏泽成出来说……说话”王有财一扬手里的木棒,结巴着喊道。

夏泽成见状,铁青着脸色,从屋内走了出来。真是太欺负人了,这么大年纪了,被一个毛头小子直呼其名,这在西坪村还是第一次。农村人生活虽然贫困,但孔孟之道还是有的,尤其是这礼数方面,看的是极其重要。

“叔,这事你就别管了,对待这种没有教养的人,打就是最好的办法“夏三虎怒目圆睁,样子确实有点可怕。跟在王有财身边的陈贵,不由自主的往后面退了一步。这个夏三虎,不但脾气暴躁,更重要的是他有一身好力气,一看他那魁梧的身材,就会让人望而却步。

夏泽成微微一笑,对王有财说道:“孩子,我家夏建虽然说闯了你家的大祸,这事不是还有我们大人在吗?你这又是何必呢?“

“老……老东西,别扯没……没用的,我的事跟家里没……没关系,我只想揍夏建一顿,报……报一脚之仇,你让他出来“王有财气焰嚣张,说着便想往屋里冲。

再老实的人,也有点脾气,夏泽成被王有财的蛮横霸道,气得混身打颤,他哆嗦着身子,大声的吼道:“既然你这么说,这事就跟我们家里没有任何的关系,是死是活,就看夏建他自己的造化了,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因为夏建他不在家里“

“老不死的,你说不……不在就不在,给我搜“这个王有财确实有点太过分了,他一扬手中的木棒,带着人就硬往堂屋里冲。

夏三虎和二牛几个年轻人,早就忍不住了,他们呼啦一下,全涌了上去,两伙人一照面,就开始动起了拳脚。刹时间,不大的小院内,打斗成了一片,几个年长的老人,在旁边大声的喊叫着,可是打在气头上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肯住手,眼看着一场惨重的悲剧就要上演。

“王有财,有种冲我来,大爷我在这儿”忽然大门外传来了一声喊叫,如同晴天劈雳,大家不约而同的停住了打斗,朝大门外望去。

透过有点昏暗的小院灯光,就见夏建手里提着一根木棒,敞开着上衣,威风凛凛的站在夜色中。王有财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大喊一声,率先提着木棒冲了出去,他的几个随从,不敢落后,相继冲出了小院。一阵你追我赶的脚步声,由近到远,一直由村东头,传向了村子中间。

奔跑中的夏建,越跑越气,他现在竟成了什么了,如同丧家之犬一样。中午时分,他被王德贵的几个本家侄子,追赶到了村外,他一直不敢回家。等到天色已晚时,他实在忍受不了肚子的饥饿,就悄悄的潜回了村子,没想到,这个王有财竟然没事,还领人在他家闹事,当众欺负他老爸,他最见不惯别人欺负他的家人。

没跑多远,夏建就觉得脚下无力,他实在有点跑不动了。饥饿加愤怒,仇恨再次在夏建的心里燃烧起来了。男子大丈夫,敢作敢为,为什么自己做的事要牵扯到家人,这个王有财实在可恨,今晚要让他知道,我夏建并不是怕事的主。

急赶一步,在巷子转弯处,夏建猛的一个转身,手里的棍子朝后一扫,只听一声惨叫,紧追在他身后的王有财应声而倒。

“啊!不好了,三少的头被夏建打烂了”是陈贵的惊叫声。顿时,寂静的巷子里一片混乱。躲在黑暗中的夏建这才意识到,这次的祸看来是真闯大了,他这一劫真是没法躲过去了,如果王德贵报警的话,他都有可能进去。

在村子里绕了一个大圈子,夏建才回了家,一推开房门,就见父亲夏泽成依然坐在炕边抽着他的大烟斗,母亲则是泪脸婆娑的坐在父亲身边。屋内原来的哪些夏姓的本家人,几乎都走完了,只剩下了夏三爷,还有夏三虎和二牛几个夏建的铁杆兄弟。

夏泽成一看见有点狼狈的夏建,从炕边上跳了下来,手里的大烟斗,狠狠的敲在了夏建的脑门上,夏建躲也没躲,只是痛的咧了一下嘴。

“你这个畜生,还敢回来。为了一个小寡妇,你竟然敢和王德贵家弄成这样,看来西坪村我们家是呆不下去了”夏泽成怒骂着,抬起手,又要打夏建。

夏建的母亲一把把儿子拉在了身后,看着夏建头上鼓起的圆包,她可心痛死了。父亲如此生气,看来他打烂王有财脑袋的事,家里人已经知道了。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责怪孩子还有什么用。今天这事,王德贵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赶紧给孩子收拾点东西,让他出去躲躲再说”夏三爷脸色沉重的说道。

夏三虎眼睛一瞪说:“要我看,还躲个屁,反正就这么一回事,随便他王德贵了,再说了,还有几天的时间,夏建就要开学了,这高三的课程可不能耽误”

“住嘴!你觉得夏建这学还能上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王德贵已经给派出所挂了电话,就这事,凭他和镇里的关系,他们会轻饶了夏建吗!“夏三爷厉声的喝斥道。

就在这时,村西头传来了警笛声,大半夜的,这声音非常的剌耳,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漆黑的夜色中,夏建背着母亲给他收拾好的一个小包,从猪圈的后门钻了出来,朝村子后面的一个小山上快步摸去。

身后的村子里,狗叫声响成了一片,离他家近的几家村民家,纷纷亮起了灯光,夏建心里清楚,这是派出所的人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谦意感顿时袭上了心头,看来是他连累了村民。

这次出来,他本来是想到市内去谋条生路,想着自己这么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时,夏建的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他忽然想到了赵红,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今天的一切,可都是因她而起,他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夏建坐在小山顶上,一直看着村里的灯光全灭了,狗也不叫了时,他这才朝村里返了回去。赵红家和他家中间只隔了一块菜地,而且分为前后两个院,前院住着赵红的公公和婆婆,而后院则是赵红一个人住。这里对于夏建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们是邻居,夏建会经常找点借口,帮赵红干点家里的重活。

前院的院墙虽然有点矮,但夏建不敢贸易行事,毕竟自己干的这事不太光明正大,万一被人发现,那可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夏建摸到赵红家的后院外,攀上了一棵大槐树,利用伸到院墙内的枝条,三两下便顺利的到了赵红的房门前。第一次深更半夜的往女人房门前摸,这对于夏建来说,还是人生第一次,他难免有点紧张。虽然他在学校里,常听城里哪些同学吹自己如何去勾搭女人,可真到了自己,他心里还是有点怕怕。

“谁?“屋内忽然传来了赵红轻柔的声音。

夏建不由得一惊,自己这么小心,还是被赵红听到了,看来这个女人也是一直未睡,否则她是听不到房门前的响动的。夏建的心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从来没有过的兴奋与剌激,他长吸了一口气,小声的说:“是我“

房门轻轻的开了,赵红一把把夏建拉了进去,然后又轻轻的关上了房门,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这间房子对于夏建来说,并不陌生,可是在柔和的灯光下,屋子里的一切,都让夏建感到兴奋不已。花色的单子,白里红面的被子,还有炕角处,堆放着的女人……

“怎么了夏建?还不快坐下“赵红柔声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如梦初醒般的“哦“了一声,便屁股一扭,坐在了炕边上,这时他才看清,穿着薄薄睡衣的赵红,是那么的性感迷人。尤其是她裸露在短裤下的两条雪白大腿,看的夏建心跳加速,面红耳热,他如喝醉了酒一般。

夏建都有点不敢相信,农村人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这大太阳,怎么就晒不黑赵红?

赵红似乎觉察到了夏建的异样,她条件反射般的双手往胸前一抱,屋内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两个人谁都不愿先开口说话。最后倒是赵红成熟点,她轻轻的抬头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夏建,轻声的说:“夏建,你为了我这样做不值……“

“别说了,都是我自愿的,为了你,别说是打人,就算是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夏建打断了赵红的话,情绪非常激动的说。

被感动了的赵红,红着眼圈说:“夏建你太小了,对感情方面的事知道的太少,你应该好好学习,等将来上了大学,好女人多的是……“

“不,我就喜欢你一个人,这辈子,我非你不娶“夏建又一次打断了赵红的话,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说出这样让人脸红的话,他虽然喜欢赵红,而且经常多次和赵红单独相处,可是涉及这样敏感的话题,他还是第一次说。

赵红听了夏建的直白,假装生气的把脸别到了一边,她低声说道:“别傻了,你这样做将来会后悔的,难道今天的付出还不够惨重?”

赵红的执着,让夏建有点生气,他猛的抬起头,正准备好好反驳赵红两句时,夏建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赵红,圆圆的美臀,还有两条白的发亮的**,不但粗细均匀,而且修长。关

热血在体内迅速的奔腾了起来,血气方刚的夏建,不停的咽着口水,眼前美丽诱人的赵红,让他几乎临近于疯狂。他没有想到,每天下地干活的赵红,竟然要比城里哪些女人还要漂亮。

当赵红发觉情况不对时,已经晚了,满脸通红的夏建,猛的扑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赵红,女人柔软的身体,激发了男人的原始**,他的一只手,哆嗦着朝赵红的胸前狠狠抓了上去。

被弄痛了的赵红,厉声喝斥道:“夏建,我们不可以这样……”

被**烧晕头了的夏建,根本听不进去赵红说什么。他只知道,爷也是人,是人就有**。

女人神秘的福地,是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向往,正当夏建的手,正准备朝哪儿探索时,忽然,寂静的夜空中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要死!”夏建怒骂了一句,耐着性子,竖起耳朵一听,不好,这声音好像是从赵红家的前院传过来的,难道……一种不祥的预兆顿时袭上了心头。刚才的激情,在夏建身上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红翻身而起,动作非常迅速的穿好了炕角处的衣裤,并把弄皱了的单子拉了开来。她眼睛在房内一扫,轻声的说:“快到墙角的空面柜里去,我会从外面上锁,你放心,绝对安全”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夏建也无话可说,他抓起自己的背包,跳进了墙角处的面柜,刚一进去,他听到了赵红上锁的声音。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一个女人边敲门边喊道:“红红,快开开门,派出所来人了,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敲门的女人五十多岁,慈眉善目,她就是赵红的婆婆,非常不错的一个母亲。

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王德贵领着两位**走了进去,他看了一眼面带怒容的赵红,轻轻笑道:“不好意思了侄媳妇,打扰你睡觉了”

赵红没有吭声,把脸转到了一边。两位**在屋子里看了看,对王德贵说:“王村长,什么也没有,哪有人啊?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说完有点不耐烦的朝屋外走去。赵红的婆婆叹了一口气,跟着也走了出去。

王德贵有点不甘心的看了看墙角处的面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王村长,请留步!”就在王德贵即将跨出屋外时,赵红忽然朝他喊道。

王德贵只好退了回来,阴沉着脸问道:“什么事?要不明天再说”

“不行,现在就说。我劝你放过夏建这一次,他还是个学生,王有财的医药费我来掏,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王有财跑我这儿的事,公布给村里的所有人,而且还要上告,我看你这个村长还怎么往下当”赵红的话,让坐在面柜里的夏建,大吃了一惊,这个女人真疯了,竟敢拿自己的清白来威胁村长。

王德贵冷笑一声说:“空口无凭,你吓唬谁?法律讲的是证据,就算你能迷倒全村的光棍汉,可对我家三儿没用,因为你是个扫把星,谁沾你,谁倒霉,难道不是吗?”

“哼!如果没有证据,我也懒得跟你费这种嘴舌,这事你自己掂量,这件东西你应该认识吧!“赵红不知拿出了什么东西,面柜里的夏建怎么也看不着,他一动身子,没想到顶到了面柜的盖子,只听咣当一声。

“谁!“王德贵吃惊的喊道,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继续阅读《疯狂农民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疯狂农民工》赵红 王有财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