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人皇纪》小说最新章节,王冲 汪洋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人皇纪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王冲

角色:王冲 汪洋

简介:“我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我所鄙视的人!”所以,王冲踩着枯骨血海,踏上人皇宝座,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成就了一段无上的传说!

人皇纪

《人皇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再世为人

王冲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宿命!

“夷狄之有君,未若诸夏之亡”,这是伦语上的句子。王冲从没有想过,在这个遥远的宇宙时空,“诸夏”居然真的会“灭亡”!

而自己就是这一幕的最后见证者!

天空在燃烧,大地在颤抖,茫茫的死尸成山成海,流出的鲜血汇成江河。王冲甚至能看到大地处处,那升腾而起的浓浓死气,那是数以千万计的诸夏子民的匍匐的尸体!

而四面八方,无数的异族铁骑茫茫如海,正缓缓的包围而来。

没有人知道这些异域铁骑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停的毁灭这个世界,只知道十年前,这些浑身充斥着浓烈死亡气息的异域铁骑凭空出现。并且在短短几年内,摧枯拉朽,毁灭了所有的帝国!

而整片大地,也随着这些异域铁骑的出现,空间动荡,大地也随之崩塌,毁灭!成千上万的生灵化为枯骨!

而如今,王冲带领的就是这个世界最后的武力!

在这片“汪洋”的**,王冲带领着中土神洲的最后一只大军,就像浮萍一样等待着自己最终的命运。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磨励,王冲以为自己的心已经磨炼的足够坚强。但是当这注定的一刻来临,王冲心中依旧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悲伤、痛苦和绝望涌上心来,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身边的兄弟,还有这片和自己血脉相连的神洲大地的最终命运!

“将军,请恕属下先走一步了!”

“走到这一步,不是你的错!将军,你已经尽力了!”

“不必悲伤!兄弟们早有这种觉悟了。我们没有丢大唐的脸!今生能和将军做伴,这一辈子,值了!”

“将军,让我们再生再会吧!”

“异族的崽子们,来吧!让我们再战一场!哈哈哈……”

……

当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从身边冲过,发出最后爽朗的大笑,如同飞蛾扑火般毅然而绝然的冲入对面的异族汪洋大军。

“别了,我最亲爱的兄弟们。我很快就会来和你们相聚的!”

看着那一道道身影如同午夜的昙花般不断消息,王冲的眼中终于被泪水冲垮,虎目泪如雨下。

王冲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事实上,如果没有意外,他应该还在另一个时空中享受着阳光和雨露,度完他的大学生活后,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

然而三十年前,一颗神秘的流星突然出现,把他带入这个和中国历史上的中土大唐有些类似,却又截然不同的世界,成为了一名十五岁的将门之子。

刚刚到达这里的他,曾经叛逆,也曾经彷徨,感觉和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认为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然而一场涛天浩劫席卷天下,那些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一一死去,王冲才猛然醒悟,产生了奋进之心!

只可惜,一切已经迟了。

在这个世界,王冲经过了许多许多。十多年的颠沛流离,使他失去了人生最好的修炼机会,只是最后因缘际会,因为他前世玩战略游戏积累出来的军事指挥才能,才引起了几名帝国的前辈看中他。

并尽将自己的元气灌注给他,使得他成为了浩劫中,帝国最后一位兵马大元帅,肩负中土最后的希望。

只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他已经错过太多太多的东西。虽然倾尽全力,但还是失败了!

王冲缓缓的闭上眼睛,心中悲伤无比。

他并不害怕死亡,只是他还不能死,他还在等待。有一个人,如果不杀掉他,就算是死亡,也不能让他安息!

他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帝国绝不至于积弱到如此地步!

王冲恨!

只有鲜血,才能洗涮他心中无穷的恨意!

只是对方太狡猾了,从来不轻易露头,也轻易不给王冲机会。只是这一次,当自己以身作饵出现在这片山谷绝地的时候,王冲知道他是一定会忍不住出现的。

他已经躲藏了三十多年,但这一次,在彻底胜利的时候,他绝不会再躲藏起来!

“王冲,放弃吧。我已经和大王说过了。只要你肯投降,就饶你不死!”

突然,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就在茫茫的异域铁骑后,一道胖胖的,颤巍巍的身影小心翼翼的露出半个头来,他的目光得意洋洋,却又透着忌惮和畏惧。

他绝不是什么胆小的人,但是天知道对面那个家伙为什么这么厉害,他虽然手头兵马不多,但却总能杀伤十倍、十余倍的对手。

他虽然执掌中土的兵马不过短短几年,但死在他手上的异域勇士却是前面几十年的总和!

要不是因为害怕这个家伙,他也不会躲了这么久。

“叛徒!”

王冲看着那道身影,眼中射出仇恨的火光。如果不是有人指点,和他们狼狈为奸,这些异域铁骑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征服这么多的地方!

而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嘿嘿,王冲,你还真不愧是中土的兵法之神!一个王家混吃等死的二世祖能够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还真是不可思议!如果那些老头子早三十年挑中你,把你选做他们的继承人。或者当年的王家并没有倒,说不定中土还真有机会!不过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

那身影得意洋洋:

“王冲,我劝你一句话,你是个有才能的人!大王已经说了,只要你能够投靠过来,可以饶你不死!并且将你转化成他们的一员!怎么样,好好考虑考虑?”

然而王冲根本听若未闻。

“康轧荦山!”

王冲一言叫出了他的本名,目中喷射出仇恨的怒火。经历了这么久,他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这个卑鄙的家伙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头了:

“跟我一起,为大唐陪葬吧!”

大地轰鸣声,隆隆的声音中,一道道磅礴的光环从王冲枪体内迸射而出,刹那间,天地间仿佛多了一轮耀眼的太阳,剌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

“后退,后退!”

……

狂风浩浩,看到王冲出现,成千上万的异域铁骑爆发出一股恐慌的情绪,如同潮水般往后退去。

“保护神使大人!”

一些异域强者反应过来,纷纷聚集到康轧荦山身边,爆发出惊天的光环和黑焰,但是已经迟了。

轰隆,一道令天地为之变色的炽目光芒仿佛陨星一般从天空堕下,瞬息间笼罩了数以百计的异域强者和他们中间的身影。

“你!”

只听一声剌耳但却短促的凄厉惨叫,那胖胖的脸庞在涛天的光焰中恐怕的扭曲着,迅速的灰飞烟灭。

他到死了都没有想到,都已经穷途末路,到了这种时候,王冲居然还会拼尽全力向他出手!

怨恨,挣扎,但却都敌不过那无敌的一枪!

“终于成功了!”

这一刻,王冲有着难言的快慰!

父亲,母亲,还有神洲大地无数的生灵,你们可以安息了!……

死亡扑面而来,王冲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释然的看着无数的长枪带着光焰向着自己捅剌过来。

轰隆,最后一刹那,王冲彻底的引爆了丹田,带着周围数以千计的异域铁骑一起沉沦……

听说人死亡前的一刻会拉得无比的漫长,想不到是真的!

王冲惨然了笑了笑,心中却无比的平静。

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解脱了。只是内心深处,却又有一种深深的痛苦。电光石火间,王冲突然又想起爷爷、三叔公、父母、大哥、二哥和堂姐他们……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么任性该多好啊!

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及时醒悟,挺身而出,用自己兵法天赋保护这个家族,保卫这片土地该多好啊!

如今一切都迟了!

所有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全部都离开了!

所有这些自己曾经深爱,并且深爱着自己人全部都离开了。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他绝对不会再那么做。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从此以后,中华大地将成为异族铁骑的猎场,千年之后,没有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民族叫做炎黄,有一片大地叫大唐?

王冲心中悔恨、沮丧、还有不甘。

“不该是这样的啊!–”

王冲眼角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能够弥补那些遗憾,自己愿意付出所有,所有!

轰隆!

当王冲脑海中掠过这道念头,苍穹深处,突然有雷霆滚滚。当生命最后湮灭的一刻,于黑暗深处,王冲突然看到蓬勃的流星。

这……不是当初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流星吗?

【宿主觉醒,启动命运能量!–】

冥冥中,一个机械的声音,不含有丝毫的感情在王冲耳边响起。

“命运之子!他是命运之子!快阻止他!–”

黑暗中突然传来无数异域铁骑惊恐的声音,这些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异域生灵第一次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和敬畏!

但是这一切王冲却并不知道,眼前一黑,王冲便彻底的陷入沉沦!

……

“为什么要叫你穿越者?”

仿佛一刹那,又好似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王冲突然被耳中一个好奇的声音惊醒。那声音若远若近,清脆若银铃,带着一股纯真和稚嫩的味道。

就像一颗石子坠入湖面,刹那间王冲的意识荡开了无数的涟漪。

是谁?这是谁的声音?

不是说人死如灯灭吗?为什么自己还可以听到声音?难道……是幻觉吗?

“哼!”

就在王冲思考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不悦的冷哼,王冲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戳了一下。

是手指!

王冲立即就反应了过来。

不对!人死了,哪里来的身体?

难道说自己还没有死!

嗡,这个念头掠过脑海,王冲心中突然掀起一阵万丈波澜。努力的,王冲睁开眼来。很快,一阵透亮的光芒喷薄射入。

迎着光芒,眼前的一切由暗变亮。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王冲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呶着嘴,正一脸不满的看着自己。

“叫你不理我!”

小女孩又拿细细的手指戮了王冲一下。

“小妹?!”

王冲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那小女孩弯弯的眉毛月牙一般,明亮的眼睛,白里透红的皮肤,配着下面一件银红的小皮裤,看起来粉雕玉啄一般。

只是头顶两个冲天炮仗般的羊角辫泄露了她的顽皮的本性。这不是自己那个年纪最小的妹妹又是谁?

但是小妹不是已经……

王冲怔怔的看着眼前,脑子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自己明明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分明记得,最后一刻,为了剌杀康轧荦山,他毅然冲进了茫茫的异族铁骑之中,怎么又会在这里看到小妹?

而且小妹好小啊,这分明是她十岁的样子。自己只比小妹大五岁,如果小妹是十岁,那自己岂不是……

王冲将手臂抬起来,很快,王冲就看到了一双瘦小、白嫩的手臂,这是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截然不同。

一刹那,王冲说不出话来了。难道……自己重生了吗?

王冲心中惊喜、忐忑,还有更多的患得患失。

“小妹,掐我一下。”

王冲突然道。

话音刚落,王冲就看到一只柔嫩雪白的小手伸了过来,小手周围,荡起了一圈淡淡的白色涟漪。

这淡淡的涟漪凝而不散,如钢似铁一般,给人一种极其厉害的感觉。

“元气九阶!”

王冲心中猛的抽搐了一下。这层淡淡的白色涟漪是元气九阶高手的象征。自己怎么就忘了,小妹从小天赋过人,是个神力无双的“大力士”.

自己让她来掐醒自己,那不是自找苦吃啊!

“小妹,别……”

王冲脸色一变,想要阻止,但已经迟了。咔嚓,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王冲就感觉自己的桡骨好像断了。

“哎哟,小妹快松手!”

听到王冲的惨叫,小女孩一脸的讪讪,吐了吐头,不好意思的收回手指。

“小哥,可不能怪我。这可是你让我干的。”

小女孩一边吐着舌头,一边道,半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

王冲苦笑。果然不愧是记忆中的那个小妹啊,那天赋异禀,拔山扛鼎,摧枯拉朽的力量根本不是“等闲人”可以承受的。

不过,揉着疼痛的手腕,王冲心中却是喜悦无比。有疼痛,有感知,能看到……,这就说明不是幻觉。

自己真的还活着!

“难道冥冥中,真的是上苍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吗?”

这一刻,王冲心中五味阵杂,感慨不已。

“三哥,不是我说你。以后少和马周那混蛋往来,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居然害得三哥被爹爹教训,被外面说强抢民女。我三哥用得着强抢民女吗?这混蛋!下次让我遇到,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一次,见一次打一次。”

对面,小女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拧着眉毛,怒气冲冲的样子,两只恐怖的小手再次捏得咔嚓咔嚓作响,显然怨恨不小。

“小妹……”

听到小妹发出至诚的声音,王冲鼻子一酸,抱着妹妹王瑶儿,心中感动无比。

这就是自己那个小妹,那个对自己这个哥哥爱护有加的小妹。可惜,当初的自己太过混蛋,感觉不出来,直到失去了,才感到追悔莫及。

这一世,即然上天再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小妹再遭遇到那些事情的。

“小妹,谢谢你。不过不用了,马周那个混蛋,我会亲自自己对付的。”

王冲轻声道。

王瑶儿怔了怔,从王冲怀里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倒映着王冲的虚眼,眼中满是惊奇。自己这个三哥,今天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啊。

看他平常吊儿郎当的,结交一群狐朋狗友,怎么也不像会说出这翻话的人。

“对了,三哥,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是穿越者?穿越者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王瑶儿想起了一件事,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王冲,里面两个大大的问号。说来说去,自己最关心的事情还没说呢。

对王冲这点,王瑶儿可是相当不满。

“这–”

饶是王冲脸皮厚,听到自家小妹这句话,也不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一脸的讪讪。

关于“穿越者”的这个梗,还是自己第一次从另一个宇宙穿越到这个世界带来时候,那时候自己心中充满怨气,对一切都不适应,谁都不认识,只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匆匆的过客,就像一个虚幻的泡影。

正好见到自己这个扎着羊角辫,牛气冲冲,很好玩的小妹跑来找自己,叫自己“三哥”,一时童心大发,就逗她,让她叫自己“穿越者”。

不过自己的玩笑话,小妹却当真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自己,什么是“穿越者”。仔细回想起来,应该就是这次了。

一想起这个梗,王冲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这个穿越者啊,就是帅哥的意思。”

“帅哥?”小妹睁大了眼睛,更加迷惑了。

“就是帅气的小哥啊!”

王冲哈哈大笑。

“小哥,你骗我!”

小妹顿时勃然大怒。她虽然年纪小,但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小妹,我突然想起来了,父亲恐怕快要回来了。你还是赶快回去,要不被发现了,那可就麻烦了!”

王冲心中冷汗,连忙转移话题。小妹心思单纯,虽然对自己极为相信,但如果让她发现自己骗她,以她惊人的力量,发起飙来,恐怕自己就有得苦头吃。

“哼!!”

小妹两颊气鼓鼓,怒气难消。她年纪是小,可没那么好骗。小哥明显没说实话。

王冲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她给骗走了。不过走的时候,却是怒气冲冲,显然很是不满:

“爹爹一会儿就回来了,娘亲让我来叫你,让你一会儿记得去大堂吃饭!”

“轰隆!”

听到这句话,轰隆隆仿佛一道雷霆掠过脑海,王冲心中突然一片凛然。

小妹说着,怒气冲冲的走出了门外。

王冲摸了摸额头,感觉是一手的冷汗。还真以为她偷偷闯进的,敢情骗过了父亲,根本逃不过母亲的法眼!

不过,一点也不意外啊。以小妹的能耐,怎么可能逃得过佛祖的五指山呢?

等到小妹离开,王冲阖上大门,背靠着墙壁,头颅微微仰起,盯着高高的屋顶,神色微冷,脸色也慢慢的冷静下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诡异了,他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

临死前的一幕幕再次浮诸心头,最后看到的那颗流星也慢慢变得清晰。一些遥远的记忆仿佛已经被淡忘了,但这个时候却变得清清楚楚。

王冲记得清清楚楚,在公元2022年的另一个时空的地球,那个炎炎的夏日,自己就是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被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砸中,然后便被带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当初穿越到这里的时候,以为会有什么“穿越者的福利”,但事实上平平凡凡,就算到“死”的那一刻为止,除了一个将军之子的身份外,他看起来也和别的正常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那颗流星,神秘的流星,除了将他带到这个陌生的,远离自己宇宙的世界,其他什么神迹都没有显现出来。

没想到,等到自己死亡的一刻,却又突然显现了出来。

“是怨念吗?还是最后的不甘?”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

不管怎么样,他真的又重来了。他真的回到了三十年前!这一年,他十五岁,小妹十岁!

中土神洲正迎来它有史以来最富庶、强大的时候!

不论是秦朝,还是大汉,从没有一朝像本朝一样将版图扩展到像本朝一样庞大。东起东海,西到葱岭,南起交趾,北到阴山,全部都是帝国的势力范围。

凭借着六十万大军,大唐定鼎神洲,镇压住了边陲所有的胡夷诸国。军中更是将星璀璨,号称有百将同辉,就连胡人也臣服于这个庞大的帝国。

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帝国的版图不断扩展,终于达到现在的地步。

这里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

这是中土最强大的时代。

而宫中的那位,也因此在中土神洲被尊称为圣皇。在这个中土神洲,人人因此而自满自得,到处充斥着一股骄傲的情绪。

但是除了王冲之外,没有人知道,在极其强大的外表下,帝国正在由盛而衰,走向它衰落的道路。

在盛世的幻像下,马废弓驰,已经蕴含了无数的危机。

大唐的西侧高原上,乌斯藏正在强势崛起,迅速的步入他最强大的时候。而更西侧,白衣大食轰然倒下,取而代之的是阿拉伯帝国历史上最强大的黑衣大食时代。

东北,渊盖苏文秣兵厉马,而南方的洱海也是暗流涌动。

所有危机,一触即发。

然而中土大唐,所有人还沉浸在这盛世的幻像中,对这些潜伏的危机还一无所知。甚至在夷狄们秣兵厉马,对中土虎视眈眈的时候,儒家还在朝野内外酝酿一股新思潮,试图让朝廷罢黜军队,退还版图,推行仁义,以礼仪教化来感化夷狄,换取中土神洲与夷狄之间长久的和平。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自废武功:

老虎废掉了爪子,狼拔掉了利齿!

四年之后,当夷狄如虎狼吞噬而来,当另一场毁天灭地的更大的灾难席卷而来,整个中土即再无抵抗之力。

当四年之后,这些危机一起爆发出来,便是一场天塌东南,地陷西北的大祸!这个庞大、辉煌的帝国彻底的衰落了。

而自己深爱的家族,也同样在这四年里由盛转衰,分崩离析,彻底的没落,由高高在上的将相世家,打落到了泥泞中挣扎。

上一世,他浑浑噩噩,直到一切无法挽回了才幡然醒然,但是这一世,带着整个一生的记忆和经验,他绝不会再让这一切再次重演!

这个庞大的帝国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分皙离析成这样子,当年他曾经思考了无数遍。如果能够按照他在“三十年后”思考出来的计划实施,那这一切还来得及。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先阻止这个家里即将要发生的另一件重大的事情。小妹、大哥、父亲、母亲,还有整个王家……,所有人都受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正是在这件事情之后,整个王家一步步的陷入了衰落之中,积重难返。

他所爱的那些人和爱他的人,便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又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才慢慢的“离他而去。”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不久的时候。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懵懂无知。但这一世,他绝不会放弃!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如果不能拯救这个家庭的命运,他又拿什么去拯救这个世界?

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阻止!

心中这般想着,王冲推开大门,很快走了出去。门外鳞次栉比,看着那些熟悉的景像,王冲心知肚明接下来的事情对自己极其重要。

秋风飒飒!

离大堂越近,王冲心中便越是紧张,大抵越是失去过的人,才越知道珍贵。

前一世的自己,浑浑噩噩,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很难想像,仅仅只是前去吃个饭,居然就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这应该就是近乡情怯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抬起头,两扇狮首的大门屹立,前面就是家里吃饭的大堂了。

王家并不是什么王侯大家,没有那么森严的法度,但却也是将相之家,娘亲虽然没有立下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大家族的规则还是有的。

家中子女众多,不论是谁,包括父亲在内,只要还在京城,每周就必须有一次聚餐。所有人聚在一起,围着一张大桌子,开开心心的吃饭。

这是王冲禁足之后的最后一天,也是七天以来,也是家里的第一次聚餐。不过王冲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时候,父亲已经从外面回来了。父亲因为官职的原因,每天早出晚归,就算是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是想见他,就能立即见到的。

而等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父亲很快会离开京城,返回军营驻地。以后恐怕至少半年多的时间自己都见不到他。

如果想要阻止那件事情,改变家族的命运,这次家里的聚餐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不过,父亲会相信自己吗?

王冲想起自己,顿时沉默了。

种花得花,种豆得豆,前一世,他自认是所谓的穿越者,玩世不恭,游戏人生,做了太多的荒唐事。

在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想着在这个世界游侠任性,在外面天天夜宿,结交了大量的狐朋狗友。

小妹说的那个“马周”就是其中的一个。

前一世的王冲,性格直来直去,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总想着大家是朋友,坦承相交。哪里想得到,这些和自己一样的二世祖心思那么深,表面上和你称兄道弟,背后**一刀。

这些家伙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甚至最后闹出了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的事情。

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强抢民女”实在是太过份。连领兵在外,对自己一向很少管束的父亲都看不下去了,知道这件事情后勃然大怒,连夜从驻地赶来回来。

王冲也因此被关了七天的禁闭。

在这件事情上,父亲对自己是彻底的失望了。当初自己穿越之后,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叛逆反常,净干出些出格的行径,但还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

但是强抢民女……

这已经挑战到了父亲的底限,从此以后,父亲对自己也就彻底的放弃了,不再理会。

王冲也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很久才知道了。被马周那些混蛋打着自己的旗号阴了一把,王冲也是郁闷的不行。

但是这些事情没法去说,如果不是自己识人不明,又怎么可能被人阴上一把。以父亲、母亲此时此刻的心情,无论自己说什么,恐怕都是不会去听的话。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又能干出什么,说出什么正经的东西呢?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苦涩无比,自己种下的苦果还得自己吞下啊!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么混蛋下去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改变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印象。”

王冲心知肚明,要想改变父母心中的成见,这次的家族聚餐就是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要慢慢赢回他们对自己这个孩儿的信心。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少爷!”

狮首的大门紧闭,看到王冲走过来,大门口的两名健硕的劲装护卫立即躬下腰身,低头行礼。

这两人虎背熊背,站在那里仿佛门神铁塔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战场上的劲卒。

“辛苦你们了。”

王冲在两人身旁停了一下,诚恳道。

他认得这两名护卫,他们是父亲王严从军营里面挑选出来,留在府邸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前一世的时候,王冲根本就没关心过这些护卫叫什么。直到家中发生大变,所有的护卫、家丁都散了,只有这两名护卫,带着其他几名家丁不离不弃,一直紧紧相随。

直到那一场大乱潮来临,这两名护卫也像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死在了里面,临死都在尽忠职守。

那个时候,王冲才深深的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一个叫做申海,一个叫孟隆,是府中最忠实的护卫。

“少爷?”

两名护卫盯着王冲,眼中大为惊异。这位少爷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是眼高与顶,桀骜不驯,根本不与他们这些护卫说话。

这次居然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这还是生平头一次啊!

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王冲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了笑,也没有解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己以往的形象太差了,想要一朝一夕之间改变是很难的。

不过,迈出了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确实变了。

两只手按在狮首门环上,王冲大力一推,走了进去。大门吱哑声,在大堂房间里非常的响亮。

“好香!”

王冲走进去,还没看清楚,鼻中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香味。巨大的房子里,一张可供十几个人吃的大桌子摆着,上面摆满了二十多个丰盛的菜肴。

“好久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被这股香味一勾,王冲也感到腹中饥饿了。仔细回响,自己禁闭七天,饭菜可是一直清淡的很,哪里有这么丰盛。

不过,虽然菜肴丰盛,但大堂里的气氛却不是很对。

王冲心中微惊,抬头扫了一眼,立即看到那张大大的长桌子旁边,坐着的父亲、母亲,两个人面沉如水,谁也没看自己。

饭桌上虽然香气盈动,但两个人谁也没有动。只有旁边的大胃王小妹,埋头在桌边,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端着碗,张开嘴巴使劲狂吃,只看到那两只冲天羊角辫在桌子旁边颤动,只见辫子不见人。

王家小妹生平两大嗜好,一个是好吃,一个是贪玩。

王冲第一次见到她吃饭,也差点被她吓死。这哪里还是一个小女孩,分明是一头饥饿的巨兽。

不过想想她的惊人力气,王冲后来也就释然了。

在家族里,只有小妹一个人是可以不按饭点吃饭的。不过,以往小妹吃饭的时候,饭碗都是吃得叮叮铛铛作响,但这一次,只看到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分明是知道气氛不对。

整个大堂里,死一般的沉寂。

“你!死!定!了!”

小妹端着饭碗,一边得意洋洋的狂吃海吃,一边远远的丢过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她已经可以看到到自家小哥悲惨的命运了。

小女孩虽然单纯,但却也因此特别记仇,她可没忘记自家小哥之前骗她的事!

王冲没空理会自家惹得人牙痒痒的小妹。他心知肚明,父亲、母亲虽然放了自己出来,但这件事情还根本没有过去。

“爹,娘!”

王冲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声不吭坐到餐桌旁,直接像驼鸟一样埋头吃馁,而是绕了个圈,绕过吃饭的桌子,在自己父亲、母亲身侧停了下来。

一旁的小妹看着王冲的举动,嘴巴都张大了。

自己这小哥这是在干什么?不知道爹爹、娘亲正在怒火上吗?这个时候走过去,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更令王家小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次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就会和以前的那些人一刀两断,不会再和他们往来了。”

王冲低着头道。

“啪哒!”

王家小妹举着筷子,看着自家一脸认真的小哥,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家小哥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她没听错吧?

赶紧擦了擦眼睛,王家小妹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听错。

大堂里,压抑、沉重、凝固的像石头一样的气氛突然松动了一下。餐桌上的主位上,一个穿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罗衫,梳着云鬓,看起来端庄、典雅的中年美妇人脸上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惊诧到极点的神色。

这孩子,居然会主动认错了?

赵淑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这些事,她已经说过他多少遍了,但是他却完全听不进去,关禁闭,杖打也完全不在乎。

有时候,赵淑华都觉得自己这个母亲的极其失败,这让私底下她感觉非常的沮丧,只是在子女面前从不表现而已。

但是这一次,他居然会主动道歉认错了。难道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一刹那,赵淑华心中有些失态了。

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变了,但又怕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毕竟,他以前的表现实在太差了。

“你这个逆子!你还知道错了吗?”

一声冰冷的声音,却是王冲的父亲王严在旁边说话了。王冲的父亲面相威严,目光如炬,端坐那里,有如枪扎一样,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礼记》中说“父慈子孝”,但王冲却感觉到相当大的压力。而王冲心知肚明,这其实还是父亲收敛了一身气息的结果。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冲儿就不能浪子回头吗?你不是也听到他认错了吗?”

赵淑华本来还担心王冲是哄自己开心的,但听到王父的话,立即就不乐意了。妇人不得干政,这是朝廷的规矩,赵淑华从来不干涉王父在政治、军事上的事。

不过,王父经常领军在外,这个家里,四个孩子,还有佑大的府邸基本都是王夫人在操持。在教育几个孩子方面,王夫人赵美人拥有绝对权威。

王父虽是战场上统兵一方的大战,在这方面却也影响不到王夫人。

王冲虽然低着头,但是察言观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王严虽然依旧脸色冰冷,正眼都没瞧自己,,但是神色却微微舒缓,并没有之前那么刻板、紧崩了。

很显然,自己的道歉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用。

“父亲教训的是,冲儿以前实在是太顽劣,太糊涂,令父亲、母亲担心了。以后,冲儿一定会改过从新的。”

王冲低头道。

一句话,说得王父、王母同时抬起头来,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这逆子之前的道歉就算了,但这次被自己训斥居然没有顶嘴,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次还是偶然,两次就未必了。难道这逆子真的变了,知道错了?

“冲儿,别听你爹的,赶紧坐着。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板着个脸像什么样。”

王母赶紧吩咐道。

王冲嗯的应了一声,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规规矩矩的,垂眉低目,一动不动。王父、王母还没动筷子,王冲便也不动。

这翻举动落在王父、王母眼中,又是惊异不已。

“这孩子真的变了。”

这个时候最欣慰的莫过于王母赵淑华了。

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可惜这孩子的表现实在太让人伤心了。难道自己的祈祷应验了,这孩子真的懂事了?

这一刻,赵淑华几乎要喜极而泣。

继续阅读《人皇纪》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人皇纪》小说最新章节,王冲 汪洋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