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秦朗 陶若香小说《少年医仙》全文阅读

小说:少年医仙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秦朗

角色:秦朗 陶若香

简介:阎王判你三更死,我能保你过五更!少年秦朗,偶得毒宗传承,以毒杀人,以毒救人,以毒追美,以一身旷绝古今的毒功行走都市,纵横江湖
**某功夫小强:我一身功夫,刀枪不入!秦朗:我有奇毒化骨噬魂!某江湖大哥:我能召集小弟上千!秦朗:我能召集毒虫百万!某绝色美女:红颜祸水,美女有毒,你伤不起!秦朗:我修炼毒功,以毒攻毒!===

少年医仙

《少年医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灯泡

“动物王国的所有成员,从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到最复杂的哺乳类动物,都在不断致力于后代的繁衍,并由此推动整个种群的进化……动物世界拥有着千奇百怪地求爱方式,但绝大部分动物繁衍的过程,都是通过双方的交合动作来完成,称之为‘交合’或者‘交姌’……”

电教室的投影屏幕上,正在播放着“限制级”的画面,不过主角不是身材**的男女,而是一对黑猩猩求偶到交.配地过程——别误会,这只是《中学生心理和生理健康成长课程》的一节特别内容,已经在不少学校的电教室进行了播映,但在夏阳市七中,今次还算是首映,所以引得不少男生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以为可以从这部期待已久的“大片”中看到一些足以让他们血脉贲张地限制级画面。

尽管不少男生私下早就看过比这更“劲爆”的来自岛国或者欧美的“大片”,但基本上都是在偷偷摸摸的情况下进行地,而这种正大光明、数十人同时观影,还有同班女生陪同的情况,绝对是破天荒头一遭。

此时正值芳菲四月,但夏阳市的阳光一向很充沛,已然有些夏天的感觉。

为了保证观影效果,窗帘都被拉上了,缺少空气流动,电教室中显得有些闷热,虽然头上还有三个老掉牙的古董吊扇,但是那种老驴推磨的转速,显然很难达到散热的效果,观看片子不久,秦朗已是汗流浃背。

秦朗是今天上午才转入这所全国重点高中的,没想到第一堂课竟然是就是看教育片。

“许多物种的雌性,会释放出一种叫费洛蒙地化学气味来吸引伴侣,散发气味是为了诱发异性的特定行为,费洛蒙往往是由内部腺体分泌,或者通过与其它液体融和,比如汗水……”

汗水?

听见影片当中正在诠释“费洛蒙”的相关信息,秦朗不禁摇了摇头,他觉得汗水只会释放出汗臭,不可能释放香气,这一点已经在男生宿舍中得到了绝对地证明。

光靠出汗就能泡到妞的,那不是人,而是麝。

但就在这时候,有两道异样地香气飘入了秦朗的鼻孔之中,这两道香气,就像是投入静止潭水中的小石头,让秦朗的心境顿时微波荡漾起来。

感谢那个老毒物的悉心栽培,如今秦朗的嗅觉已经相当敏锐,所以闻香识女人,很快就找到了其中一道香气的来源。

这一道香气,芬芳浓郁,且带着一种成熟地媚惑,但媚而不俗,媚中带雅,就如同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之中的山寺桃花,虽然同样是桃花,却是艳而不俗,艳得让人惊叹。

很快,秦朗就用目光锁定了这一道香气的源头,然后心脏猛地一跳:

因为这一道香气的源头竟然是他的新任生物课老师陶若香!

没来七中之前,秦朗就已经听说过陶若香的大名了,不,应该说是“艳名”。刚过二十的陶若香,绝对是艳若“桃”李,她是今年才到七中任教的,一出现就被誉为七中乃至整个夏阳市的最火辣女教师,秒杀了整个七中初中部到高中部的全体骚年。

当真是“人的名树的影”,看到陶若香地瞬间,秦朗感觉到自己干涸的心灵和眼睛都得到了前所未有地滋养,似乎感应到了春之女神的召唤。

看来美女不仅养眼,也能养心。

此时陶若香就站在秦朗的左手侧,轻轻倚靠在窗台边上,一只脚微蜷着,蹬在墙壁边上,借着从窗户边上透进来的微风乘凉,这个姿势显得很随意,甚至有几分慵懒,但偏偏予人风情万种的感觉。她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套裙,这是七中老师的工作服,本应该显得严谨、呆板,但因为她丰满地胸部和臀部、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腿,使得这呆板的工作服也变成了性.感、妖娆、制服诱惑地代表词了。

陶若香似乎很热,她脸颊和脖子上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地汗珠,这些汗珠最终汇聚成一道细小地“溪流”,从她向上微翘地红唇旁边流过,再流过尖尖地下颚和光洁如玉地粉颈,最后向她胸前那一道神秘、深邃而美不胜收的沟壑中汇聚,那沟壑之中,隐约可见一个深绿色刺青……没想到一身优雅自信、制服御姐范的陶老师,竟然也有叛逆的一面。

秦朗感觉自己莫名地燥热起来,就在他心猿意马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嗡!~

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只蚊子,吹着小唢呐义无反顾地飞向了陶若香。更可恨的是,这一只蚊子的目的地,竟然是陶若香的胸膛。

“禽兽!”

秦朗忍不住在心头唾骂了一声,这只蚊子实在太可恶了,竟然直闯禁地!

别看这只蚊子个头小,但却真是艺高胆大,要知道陶若香的胸膛可谓是“山峰耸立、沟壑深邃、地势险峻”,想要在这里着陆,必须要有高超的飞行技巧才行,否则只要陶若香双峰一颤,直接就可以将这只“色蚊”挤成肉酱。

色蚊成功着陆。

秦朗大急!

在秦朗自己还未得手之前,陶若香的禁地岂容他人染指,哪怕是一只蚊子都不行!另外一方面,秦朗清楚地知道这一只黑底白斑的蚊子学名叫白纹伊蚊,因为攻击欲.望十分强大,也叫亚洲虎蚊,其个头虽小,毒性却十分惊人,但凡被它咬过,轻者会留下一个指头大小的红疙瘩,重者会起水疱、脓包,这小东西还是传播病毒的高手,可能会传播乙型脑炎、黄热病和登革热等疾病。

这只亚洲虎蚊不仅是飞行大师,而且显然是采血和采花的双料好手,它轻松地、近无声息地在两峰之间找到了最佳着陆位置,然后将它的头部埋进了沟壑之中,然后娴熟地抖了一下它的尖喙,准备开始它淫.荡的采血工作了。

秦朗意识到到他必须阻止这只色蚊!

就在这只色蚊将尖喙刺向陶若香胸前皮肤的瞬间,秦朗脑子当中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上课之前带进教室的一杯冷饮,赶紧埋头做出喝水的动作,却暗用手指拨了一下吸管,顿时吸管上凝结的几滴冰冷水珠弹向了陶若香的胸前,其中两滴不辱使命,准确落在了陶若香胸膛的白嫩肌肤上。

冰冷的水珠让陶若香一个激灵,胸前双峰不禁一颤,展现出十分惊人的弹性,将那一只色蚊给抖了下来,并迅速将它淹没在一片惊涛骇浪之中。

秦朗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那一只色蚊居然成功从“惊涛骇浪”之中逃了出来,并且向他飞扑而来。

亚洲虎蚊果然名不虚传,大有一种“不吸血,毋宁死”的架势。

秦朗装着视而未见地样子喝着冰镇可乐,这样做并非为了麻痹这一只色蚊,而是为了麻痹陶若香,他可不想被陶若香知道他先前在窥视着她。

色蚊轻松地在秦朗的脸上着陆,一针见血。

蚊子的屁股很快红亮膨胀起来,如同一个小红灯笼,而秦朗好像全然不知。

那吸饱血的梦蚊子,满足地振翅高飞而去,但是刚飞离秦朗脸蛋,就如同喝醉酒的酒鬼一样,咕咚一下栽落在秦朗面前的课桌上,一动不动:

一代“飞行大师”,就此毙命!

“小样儿!”

秦朗用胜利者的姿态,以眼睛的余光瞥了一下这只色蚊的尸体,准备将它从课桌上吹开,但就在这时候,一个柔和悦耳,但不容抗拒地声音他的耳畔轻轻响起,“秦朗同学是吧,既然你对电影不感兴趣,那么请你去门口吹吹风行么?”

从电教室出来,秦朗心头还有一个小小地遗憾,还有一道香气他没能找到源头,这一道香气清新、纯正,恍若空谷幽兰,让人心旷神怡,但偏偏却又暗香浮动、若隐若无,实在无法把握到它的源头。

站在电教室门口,和煦的春风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秦朗觉得站在这里比在里面看教育片好多了,反正这一课的内容,他早就已经看过了。这部所谓的教育大片,不过是东拼西凑而成,大部分是从CCAV《动物世界》栏目中剪辑下来,而其原版则来自英国BBC电台摄制的纪录片,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秦朗从小就喜欢看动植物类的纪录片,所以对此了解深刻。

校园中鸟语花香,生机盎然,天空阳光明媚,白云朵朵,一些花花绿绿地风筝飞过对面教学楼顶,那一定是某些还未上学的孩子们的杰作,无忧无虑地童年总教人羡慕和回味。

这个年龄,这个时节,本该是人生最美好的光阴,但却被堆集成山的试卷和海量的考试所淹没,成为无数人不堪回首的苦难日子。

距离正式下课还有五分钟,女生们鱼贯而出,她们被陶若香老师提前下课了。

因为男生女生的生理结构不同,在看这类电影的时候,一些男生们少不得会冲动勃发,如果跟女生们一同走出教室,肯定会有些尴尬的,陶若香的安排却是相当细心和巧妙,避免了男生女生们相互尴尬的场面。

而留在电教室的男生们,陶老师只用了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让他们邪念全消,迅速恢复常态:

她在毫无提醒的情况下播放了五分钟3D鬼片。

尖叫声四起。

极端地转变吓得一些男生差点把尿筋崩断,哪里还能有什么邪念。

“好了,下课了,希望这一堂课能够给各位带来一定的教育意义。”陶若香地声音在教室里面响起。

男生们如蒙大赦,赶紧溜出了电教室。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堂课未必有多少教育意义,但绝对是毕生难忘地一课,因为实在称得上是大起大落、惊心动魄了。

从这些男生的口中,秦朗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头暗想成熟妩媚的陶若香老师竟然也会有如此古灵精怪地主意,当真是美貌与智慧并重地绝世尤物啊,如果在人生旅程中失之交臂,岂非要抱憾终身?

“我决定了!”

秦朗将拳头紧握在胸前,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就在这一刻,秦朗做了一个非常突然,但是却又理所当然的决定:好花堪折直须折,他决定要将陶若香追到手!

毕竟,十八年来,秦朗还是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一见钟情。

说起来,秦朗下了这个决心,跟之前那一只色蚊还有些关系,尽管那只色蚊很可恶,但它的勇气和不折不挠地态度,却值得秦朗同学深刻学习。

“你决定了什么,秦朗同学?”就在秦朗思绪乱飞的时候,陶若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与此同时,楼梯转角处一群男生正念念不舍地向陶若香这边看来,仿佛多看一眼也是一种幸福,一种满足,但是这无数道留恋和遐想的目光之中,却有两道如同毒蛇般阴狠的目光,这道目光一直盯着秦朗,释放着浓烈的嫉恨和杀气。

“我决定……要考上华南联大!”秦朗当面撒起慌来面不红心不跳,还摆出了一副志存高远地姿态,打算改变陶若香对自己的印象。

“有理想,有冲劲,这很好!”陶若香微微点头表示欣赏,但随即语气一转,“不过,也不能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更重要。”

陶若香言下之意,就你小子这成绩居然还想进入全国排名前十的华南联大,简直是痴人说梦。

秦朗却恍若没听明白陶若香话中的隐含之意,摆出一副谦虚受教地样子:“陶老师说得对,我也觉得年青人应该有冲劲,‘黑发不知勤学早,白发方悔读书迟’,‘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人不风流枉少年’,噢,这话不算——总之,陶老师,刚才你叫我站在门外的时候,我被这走廊上的春风一吹,感觉整个人、整颗心都有一种苏醒过来的感觉,就像是冬眠的青蛙,感受到春之女神的召唤,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蹉跎岁月了,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华南联大!”

秦朗的确是感觉到春只女神的召唤了,但他下定的决心却不是考大学,而是追女老师!

“秦朗,你的情况我听班主任孙老师说过。关于你的品性我还不清楚,但你的成绩我还是很清楚,你的各科成绩都比较差,惟独生物课成绩一枝独秀,这说明你还是有潜力的,好好努力吧。”陶若香倒是给秦朗留了点面子,实际上秦朗的其它科目成绩不是“比较差”,而是“相当地差”。

“是啊,陶老师,我就生物成绩还行。另外,我来七中上的第一节课就是生物课,这说明我们还是有些缘分的,是吧?”秦朗试图拉近自己和陶若香之间的距离。

男追女隔重山,而男学生追女老师,那是隔一道山脉,有一重接一重地山峰。

所以,秦朗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今天只要能给陶若香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第一印象就行了。

可惜,陶若香早就已经习惯了应付各种各样地滋扰,完全不为所动,微微笑着:“这就是我们的师生缘分了。本来你上课开小差,我打算批评你几句的,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定下了这么远大的目标,我也就不多说你了。好了,你去收拾自己东西,别耽误了下一堂课。”

陶若香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秦朗心头一阵失落,看来自己给陶若香留下的第一印象很平淡。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秦朗忽地想起网上《恋爱宝典》中说过一句话:第一印象决定成败,如果不能让她对你产生好感,就要让她对你产生恶感!

“陶老师,请等等——”秦朗叫住了陶若香,心里面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秦朗,还有什么事情吗?”陶若香耐着性子问道。

秦朗大胆地上前一步,低声说了一句:“陶老师,你中毒了!”

“你说我中毒了?”陶若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你说的是‘中毒’?”

“是的。”秦朗一本正经地说。

“秦朗同学,你开什么玩笑呢。”陶若香弯月眉毛轻轻一蹙,她觉得秦朗似乎没事找事,所以稍稍有些不悦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屁——玉臀上长了一粒‘火疔疮’吧?”秦朗差点说出“屁股”二字。

但即便是秦朗急智地将“屁股”变成了“玉臀”,也未能消弭这一句话引起的怒火,陶若香如水般的双眼忽地像是要喷出火来,她禁不住冲着秦朗吐出了两个字:

“无耻!”

陶若香愤怒的声音似乎还在走廊上回响着。

不少学生驻足观望,谁都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学生究竟对陶老师说了什么话,惹得她如此震怒。

而那些男生,则是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似乎只要陶若香一声令下,他们立即就会将秦朗一阵狠揍。

陡然间成为众矢之的,秦朗却丝毫没有慌乱,因为从陶若香地反应来看,证明他说中要害了。

陶若香眼中的怒火渐渐消褪,刚才她之所以表现得如此愤怒,是因为她以为秦朗偷窥了她的**部位,但很快她就意识到,秦朗今天刚刚到学校,两人都是第一次照面,秦朗哪有机会偷窥她。

“没什么事,你们忙自己的事去。”

陶若香示意别的学生散开,然后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将秦朗打量了一番,这才低声说道,“你不知道说别人**是很不礼貌的么!”

“我知道,从师生地角度来说,刚才的我的那一句话很冒昧、很不礼貌。但是,我却是从医患角度来说的,在我的眼中,陶老师你只是一个急需要医治的病人,而我作为一个看出你病症的医生,跟病人商讨病情,应该不是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想不到你不仅生物成绩好,连诡辩功夫也这么厉害啊。”陶若香轻哼了一声。

“看来陶老师又发现了我的一个闪光点。”秦朗没脸没皮地笑了笑,然后又严肃地说,“火疔疮虽然只是小病,但如果医治不当的话,却有可能进一步恶化,导致患处溃烂、化脓,让患者深受其苦,而且就算是治好了,恐怕也会留下疤痕。而且,陶老师应该已经深受其苦了吧?”

秦朗的话,还真是说到了陶若香地痛处。

她臀部上的火疔疮,是三天前长出来的,因为疔疮的位置特殊,导致她一旦坐下就会有“如坐针毡”的感觉,所以她及时去了夏阳市中心医院皮肤科挂号诊疗。但是在等待治疗的时候,她忽地发现四周的病人都用异样地目光看着她,随后她很快就弄明白了,原来去皮肤科看病的,有不少都是性.病患者。陶若香有些洁癖,得知竟然和性.病患者同处一个诊疗室,她立即就丢掉就诊号飞一般逃离了医院。

随后,陶若香去药店买了一盒软膏涂抹在患处,但却不见好转,反而有加重的征兆了。

尤其是,听秦朗说还可能溃烂、化脓、留下疤痕之类的,还说什么“中毒”,陶若香心头更是觉得惴惴不安起来,忽然间她感觉自己的病情好像很严重似的,于是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能治好?”

这话一出口,陶若香立即就会后悔了。

如果秦朗答应给她诊治,但是要求看她的患处怎么办?难道她真要把自己的玉臀露出来给一个学生小子看不成?那简直就是羞死人了!

“当然能治好!”

秦朗的语气非常肯定,显示出十足信心,但随后语气一转,“不过,我马上要去上下一堂课了。陶老师,等我有时间再探讨你的病情吧。”

说完,秦朗转身向教学楼方向快步走去。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看着秦朗的背影,陶若香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

别看陶老师平时在学生面前都是一副端庄温雅地样子,但内心也有小女子的一面。

习惯了众星捧月地她,哪曾被人如此轻视过。在七中无论是男学生还是男老师,只要陶若香开口,谁不是争先恐后地来帮忙啊。这个转校生小子,难道是瞎子么,看不见她陶大小姐的美貌么?

但偏偏秦朗给出的借口很合理,让陶若香找不到发怒的理由。

作为老师,陶若香总不能主动开口让秦朗逃课给她诊疗吧?

※※※

电教室在实验楼,而高三十一班的教室在教学楼五楼,两栋楼之间还隔着近百米的距离,所以秦朗抓紧时间离开无可厚非。

秦朗哼着歌向教室走去,心情大好。

来七中的第一堂课就邂逅了夏阳市第一美女老师,并且成功地为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坏印象”,对于秦朗来说,简直是一个非常美妙地开始。

但乐极容易生悲。

在四楼和五楼之间的楼梯拐角处,秦朗被一个身材魁梧,抱着篮球的学生给截下了,这家伙指着秦朗的鼻子威胁道:“嘿!转校生。蔡少让我带句话给你——离陶老师远一点!”

“你谁啊,我都不认识你。还有,你说的‘蔡少’又是谁啊?”尽管对方至少有一米九级的个头,但秦朗却没有被吓住,语气很淡定。

“蔡少是我们七中——”

大个头忽地想起对方是转校生,肯定不认识也不清楚蔡少的厉害,于是冷哼了一声,“总之,你记清楚刚才我说的话!否则的话,有你好看!”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秦朗装糊涂地问了一句。

“蔡少让我带句话——我cao!你敢消遣老子!”大个子总算反应过来,明白秦朗是在消遣他,顿时有些恼火,身体向前一倾,伸手就去拧秦朗的衣服,想要给秦朗一个下马威。

秦朗从容地侧身避开,以别人察觉不到的快速度,在大个子脚下一绊,大个子收势不及,身体失去了平衡,不仅没有抓到秦朗,他自己反而摔了一个狗啃屎,一百八十斤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地上,险些没把楼梯压垮。

一旁看热闹的学生们顿时傻眼。

叮铃!~

就在这时候,上课铃响起,秦朗没工夫理会这个大个子,快步赶去教室。

接下来的一堂课是数学课,秦朗的座位被安排到教室最后一排,他的同桌是个胖子,名叫赵侃,也是一个转校生,但却是上学期转来七中的。

赵侃特能侃,很快就跟秦朗混熟了,从赵侃的口中,秦朗也知道了不少关于七中的信息。

不过,随后秦朗就在课堂上睡着了,他也不知道赵侃究竟说了些什么。

等到秦朗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

迷迷糊糊之间,秦朗忽地感觉教室里面异常地安静,安静得让他睡意全无,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陶若香已经来到了他旁边,微笑着柔声问道:“秦朗同学,等会儿你有空吗?”

教室里面,无论男生女生,集体傻眼。

就连刚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教室的英语老师孙博,也嫉恨地抽动了一下嘴角。

秦朗忽地意识到,在陶若香地推波助澜下,他不小心成为了七中的男生公敌。

陶若香原本可以在教室外面等候秦朗出现的,她之所以到秦朗座位旁边说这话,看来存心要让秦朗成为众矢之的。

秦朗没想到陶老师的报复心竟然这么强,而且不动声色地就达到了目的,当真是手段高明。

感受到四周充满敌意的目光,秦朗却并不在乎,对于男人来说,想要不遭人嫉,就只有娶恐龙。红颜祸水,想要泡红颜,就要有惹祸上身甚至灭国灭城地觉悟。

“相当有空。”秦朗镇定自若地起身,微笑着说,“愿意为陶老师解除难言之隐。”

陶若香知道这厮在暗指什么,心头暗恨,不过她也是聪明人,脑子一转,有了主意,继续柔声说:“秦朗,你妈妈刚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这个当小姨的好好照顾你。既然放学了,我这个当长辈的就带你出去好好吃顿饭,顺便给你说说七中的一些规定。”

陶若香这话,一箭双雕,一下子成了秦朗的长辈,而且也避免了别人胡乱猜测。

秦朗暗呼高明,尽管以陶若香的年龄,顶多不过当她的姐姐,但既然她硬要当自己长辈,秦朗也只能将计就计,顺水推舟:“好啊,那就麻烦——陶姨了。”

秦朗故意加重了“陶姨”的语音。

陶若香打算暂时放过秦朗,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小子,于是笑着跟秦朗走出了教室。

其他人都以为秦朗和陶若香真是亲戚,也就没有怀疑。

出了教学楼,秦朗忍不住问了一句:“陶姨,我们是这去哪儿啊?”

“我的宿舍。”陶若香心说便宜你这小子了。

“宿舍?这不是陶老师的闺房?”秦朗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陶若香看到秦朗这小子兴奋地样子,就知道这厮肯定没想什么好事情。不过,她还是善意地提醒了秦朗一句:“秦朗,你今天刚来七中就得罪人了么?”

原来下楼的时候,有几个男生向秦朗发出了敌意的目光,陶若香已经有所察觉。

“陶老师,这话你不应该问我,应该问你自己。”秦朗故作叹息,“这就是红颜祸水啊,跟美女走得近,能不得罪人么。”

陶若香不满地轻哼了一声,心说这小子也太目无尊长了,分明没有将她当长辈和老师对待,但毕竟不忍秦朗被打,又提醒了一句:“小心点,这几个都是不良学生。”

“没关系。陶姨你可能还不知道,上幼儿园那会儿,我就已经是‘不良幼儿’了。”秦朗一副全然不担心地样子。当然,秦朗这话也没有夸张,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曾经因为“亲吻小女生未遂”而险些被开除。

陶若香见秦朗这小子居然听不进去,也就懒得提醒他了,她觉得这小子受点皮肉之苦也是活该。

两人在学校里面走的时候,秦朗总是比陶若香慢半步,陶若香一开始没察觉什么,但很快就发现这厮的视线有些不对劲,总是停留在她的腰、臀、腿部这一带,这分明就是目光骚扰嘛。

“秦朗,你走前面来。”陶若香说道。

“我不认识路。”秦朗这厮还能理直气壮。

“不认识路也走前面!”蛮不讲理可是女生的专利。

秦朗无奈,只好走到前面,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岔口:“陶姨,走哪边啊?”

“左边!”

“……”

陶若香暂时住在一栋老旧的教师宿舍楼上,尽管宿舍楼老旧,但走进她的宿舍,却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焕然一新的感觉。

不愧是女生的“闺房”,收拾得干干净净、舒适明朗。

秦朗也不客气,进屋之后,大大咧咧地坐在了陶若香的沙发上,一点拘束地样子都没有,俨然这里就是他的地盘似的。

陶若香也不知道为啥,现在一看到这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想治好玉臀上的那一粒火疔疮,陶若香怎么也不会将这小子领到她的宿舍,这简直就是引狼入室嘛!但关键是,这么**的事情,她总不能在办公室或者别的地方谈吧?让别人听见怎么办?

“秦朗,你要不要喝水?”陶若香客套地问了一句。

“算了吧,治病要紧。”秦朗进屋的时候就没看见一次性纸杯,所以他很识趣。

陶若香也只是说说而已,她可不想自己的杯子粘上这小子的口水,要是自己的杯子被他用了,她肯定会偷偷地丢掉。

“秦朗,之前你说我是中毒了,究竟什么意思?”陶若香站着问道。

“火疔疮,是因火毒侵袭,邪热蕴结于肌肤而成;又或者因腑脏积热,毒发于内所致……”

“行了行了,别整文言文行不?”陶若香打断秦朗的话,“简单点说!”

“火毒所致。”这一次秦朗果然说得干脆。

“那怎么治?”这才是陶若香关心的。

“三个办法。”秦朗说,“我就说前面两个。第一个办法,用白水蛭也就蚂蝗放于患处,让其吸走脓血和毒素,一夜就可以痊愈——”

“蚂蝗!”陶若香觉得这东西实在恶心,更何况是将蚂蟥放在自己的玉臀上,赶忙说道,“听起来就恶心。何况,这会儿哪里找去。”

“我带着一只。”秦朗伸手在腰间的口袋里面一摸,就如同变魔术一样摸出了一只白色的蚂蟥,“绿色生态疗法,要不然就用这个?”

“呀!”陶若香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一幅避之不及的样子,“赶紧拿开点!你还是说第二个办法吧——”

“第二个办法,用我祖传的‘百毒金疮膏’涂抹就能痊愈。”秦朗说,“看来陶姨应该可以接受这个办法吧?”

“那第三个办法呢?”在好奇心地驱使下,陶若香忍不住问了一句。

“第三个办法,还是不说的好。”秦朗摇头。

“说!”秦朗越是如此,陶若香越想知道。

“算了,还是不说的好。”

“说!”

“可是你让我说的啊。”秦朗说,“说了你不准生气!”

“不生气。”陶若香看似心平气和。

“第三个办法,就是我用手摸患处——”

“无耻!”陶若香杏目怒睁,恨不得要出手收拾秦朗了。短短一个下午,陶若香竟然第二次生出想要动手打人的冲动,而且对象都是同一个人。

“陶老师,这可是你让我说的!”秦朗装出一脸委屈。

“谁让你胡说!”陶若香收回已经扬起的巴掌。

“我没有胡说!”秦朗义正言辞地说,“我是说我摸着患处,然后用银针挑刺,挤出脓血,相当于做一个简单小手术!”

看秦朗这样严肃,陶若香还以为自己误会了他,但无论如何她是不会让秦朗触碰她的玉臀,说道:“那你不会说只有两个办法么!”

“医学是严肃的事情。”

“行了,赶紧将你那什么狗皮膏药给我用上,希望有用吧。”陶若香有些不耐烦了,因为这会儿她又感觉到屁股上的火疔疮开始疼了。

“不是狗皮膏药,是‘百毒金疮膏’。”秦朗纠正了陶若香的说法。

“百毒?难道这膏药使用毒药配成的?”

“没错,以毒攻毒,陶姨应该听过吧。”秦朗笑着说,“要不然,你试试生态疗法?”

“算了,就用膏药吧。”陶若香权衡了一下,第三个办法肯定不行,第一个办法实在太惊悚了,也许第二个办法最合适。

“那好。”秦朗似乎早有准备,摸出了一个黑色的檀木小盒子,盒子打开之后,一股奇异的药香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好香!”陶若香竟然忍不住赞了一声,她没想到竟然有膏药的味道比香水还好闻,顿时对秦朗给出的膏药信心大增。

“陶姨,这膏药是我帮你抹,还是你自己抹?”秦朗这时候又装无知地问了一句。

“秦朗——”陶若香刚对秦朗生出的一点好感顷刻消失,“你不要太过分!别以为你打着治病的幌子,就可以占我便宜!”

“陶老师,陶姨……你……真是冤枉人啊!”秦朗可怜巴巴地说,“我要是真想占便宜,我大可要求检查你的患处不是?”

“狡辩!你真要是个正直的人,把这盒膏药留下给我,我自己用不就行了么!”

“陶姨,你是不知道这盒膏药多贵,制造起来多辛苦啊!而且,你那点火疔疮,只要眼屎那么一点膏药就足够了,哪用得着一整盒啊,我是担心你抹多了,或者抹偏了,暴殄天物啊。”秦朗据理力争。他这话也并非吹嘘,这一盒百毒金疮膏配制的时候,他用了近百种毒液、毒粉,这些材料比同等质量的黄金还贵好几倍。

而且,百毒金疮膏的疗效也十分惊人,无论是被各种毒物咬过的毒伤,还是刀剑砍的硬伤,涂抹之后都能迅速痊愈。百毒金疮膏,以毒攻毒,不仅可以压制和清除伤口毒素,而且还能刺激伤口处的生理机能,使伤口迅速愈合、皮肤得到修复。

“暴殄天物?有没有搞错,你这狗皮膏药多少钱一盒,我买了!”陶若香豪气地说。

“陶姨,价格你就别问了。”秦朗实在不忍心打击陶若香。

“说!”陶若香心说本大小姐难道连一盒药膏都不不起么。

“单单算成本的话,这一盒药膏的价格至少就在二十万以上。”

“二十万!”陶若香哼了一声,“难怪现在都说医药行业心黑无比呢。”

“陶姨,一分钱一分货,我这膏药值不值这个钱,你用了就知道——有医用棉签吧?”

陶若香递给了秦朗一支医用棉签,然后看着秦朗用棉签蜻蜓点水一样在盒子边缘处蘸了一点眼屎大小的膏药出来,然后将棉签递给了陶若香:“小心看着点,别抹到别处浪费了。”

陶若香差点没气得吐血,心说这小子也太抠门了吧,连一点狗皮膏药都舍不得多抹一点,这种人实在太极品了。

但秦朗却是另有想法,如果不是因为陶若香是一个超级美女的话,他才舍不得将这么贵重的膏药给她用来治小小的火疔疮呢。而且,即便是对陶若香,秦朗也推荐她用“生态疗法”。

要是老毒物知道他用百毒金疮膏给人治疗火疔疮,肯定会骂他败家子骂一个狗血淋头的。

陶若香也懒得跟秦朗争辩了,拿着棉签去了洗手间。

膏药有限,陶若香只能拿了一个小镜子,找准了位置,这才将棉签上沾着的一点膏药小心翼翼地抹到那一粒火疔疮上。

患处火辣的疼痛感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凉的舒服感。

火疔疮迅速消褪,不到十分钟,就完全消失了,简直是疗效如神!

更让陶若香吃惊的是,火疔疮所在的位置,竟然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痕迹,她的玉臀又恢复了昔日的光洁,当真是“难言之隐,一抹就消”。

“真没想到,这膏药如此神效!”

陶若香暗叹了一声,想起之前怀疑和鄙视秦朗抠门,不禁有些过意不去。这膏药如此神效,肯定是配制不容易,而且价格不菲,秦朗那小子抠门也就可以理解了。

确信痊愈之后,陶若香收拾了一下,出了洗手间,却见秦朗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秦朗——秦朗……”

陶若香连呼了两声,还以为秦朗这家伙已经走了,这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你站到门外干嘛?”陶若香拉开门,看见秦朗站在门口。

“免得你认为我会偷窥你。”秦朗一本正经地说。实际上,秦朗之所以站在门外面,是因为刚才陶若香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心里面在幻想着陶若香涂药的香艳场面,产生了强烈地偷窥冲动,甚至险些喷鼻血,为了彻底断绝了自己偷窥的念头,他只能将自己锁在了门外。

“我什么时候认为你偷窥了?”陶若香说道,她好像忘记自己之前的确怀疑过秦朗,“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做好事不图回报,做好事不留名,都不是我的风格。”秦朗这家伙真是脸皮厚,他这么说等于是摆明了要向陶若香要求回报。

陶若香怎么会听不懂这家伙话里面的意思,问道:“那你要什么回报?”

“陶姨,是你说我妈给你打过电话,你要带我吃一顿好的,不是么?”秦朗似笑非笑地看着陶若香。

陶若香心头郁闷,本来想给秦朗下套,想不到却反将自己套上了,偏偏这会儿秦朗提出这个要求,她又没办法拒绝,总不能让人家白忙活一场吧?更何况,人家都表明了自己不想当活雷锋。

被这样厚脸皮的人缠上,陶若香也是没办法,说道:“那你再等等,我换件衣服。”

“屋里面等,还是外面等——”

“砰!”

陶若香已经重重地把门给关上了。

十分钟后,房门再度打开,秦朗一下子呆住了:

陶若香穿着一身很普通的小碎花连衣裙,露出一截白嫩如玉地地小腿,加上一双米色的高跟凉鞋,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身上,尽管穿得很随意,却是难掩她的动人风情,夕阳的光芒透过阳台照射过来,此时的陶若香宛如在暮光中绽放的最娇艳花朵。

原来不穿工装的陶若香,竟然美得如此惊人!

秦朗不由得暗暗佩服自己的审美眼光,看来陶若香不仅是让人一看心动,而且还是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有味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么?”

陶若香哼了一声,嘴角弯弯上翘,性.感之中带着一点俏皮。

这话一出,陶若香立即意识到跟自己老师的身份有些不合适,不过这也是因为困扰她的烦恼消失了,这会儿她的心情出奇畅快地缘故。

“美女见过不少,但是陶姨这样的美女,还真是人间少有。”秦朗笑了笑。

“少贫嘴!”陶若香哼了一声,“不用叫我陶姨,我之前跟你开玩笑呢,你还是叫我陶老师吧。”

“这怎么行!”秦朗一本正经地说,“全班同学都知道你是我小姨,既然谎言已经成为事实,我看就不用去澄清和改变了吧。”

“随你吧。”陶若香说,“你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今晚想吃什么?”

秦朗心说我就想吃你,但是这话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口中只说了一句“随意”。

陶若香其实也想早点打发走秦朗,倒不是因为她真的讨厌秦朗,而是作为一个经常被人追求的大美女,她隐约感觉到跟秦朗呆着有些“危险”,尤其是今天她和秦朗刚碰面,但是彼此却很快熟悉了,熟悉得有些过头了,所以陶若香必须要尽快拉开双方的距离,免生事端。

但是秦朗可不这么想,对于秦朗来说,今天冒险一着总算是赌对了,无论陶老师对自己的印象是好还是坏,肯定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就是利用晚饭的机会好好表现表现,乘热打铁嘛。

可能因为今天的事情进展太顺利了,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于是开始给秦朗施加噩运了。

秦朗和陶若香一前一后刚下楼,就看到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孙博走了进来,手里面还拿着一小束鲜花。

看到孙博这架势,秦朗忍不住在心头骂了一句:“麻痹的!”

看来今天的这顿晚饭有些麻烦了!

孙博西装隔离,连头发都跟抹了鞋油似地铮亮,再加上他本身有一米八几的身高,张口还能飚几句时髦的英文,对女生的确可以产生几分吸引力。秦朗从赵侃口中得知,七中还有一部分女生暗恋这位孙老师,甚至还有女生给他写过情书,不过用赵侃的话来说,这些女生都来自同一个时代——侏罗纪时代。

半路杀了一个程咬金,尽管孙博是秦朗的新任班主任,但秦朗可没打算段退缩。

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在秦朗看来,陶若香已经是自己“内定”的老婆了,别说孙博只是一个班主任,就算是天王老子都不行!

但是秦朗并未意识到,在孙博的眼中,他秦朗才是灯泡呢。

“孙老师,你这束玫瑰花不错呢。”

秦朗笑着说,“不会是从教师楼小花园中采摘下来的吧,我们刚才从那里经过的时候,听见一个老头子一个劲地骂,说谁剪了他种的玫瑰花,那就要头顶生疮、脚下流脓,还说要断子绝孙、不得好死……孙老师,可不是你干的吧?”

孙博本来没将秦朗这个学生放在眼中,但是听秦朗说得这么恶毒,总感觉这话是冲着他来的,不过在陶若香面目前,孙博当然会显露自己胸襟广阔的一面,微笑着说:“你是新来的秦朗同学吧,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去偷花呢。如果将偷来的花送给陶老师,简直就是对美丽的亵渎。”

“孙老师,你就像鲜花一样美丽!请收下这一束鲜花吧。”这话孙博是用英文说的。

“孙老师……你说啥?我英文太差,听不懂。”陶若香忽地说了这么一句,让孙博大为尴尬。

秦朗暗赞陶若香聪慧,打击人于无形之中。你孙博不是英文牛.逼么,人家陶老师直接说听不懂洋文,看你怎么厚着脸皮继续下去。

但秦朗还是低估了孙博的追女功底,这家伙尴尬片刻,随即笑道:“陶老师真是会开玩笑,鲜花赠佳人,陶老师不会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这鲜花真是漂亮!”秦朗在一旁赞了一声,“可惜,陶老师房间太小,而且又没有花瓶。不过陶老师,既然孙老师这么有诚意,你就收下吧。你要是没地方放,我们教室里面有花瓶,回头我帮你那去教室里面插着,你来上课的时候也能看到。”

孙博暗恨,心说你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啊,老子送人鲜花需要你来安排处理么。但是当着陶若香的面,他却不能冲秦朗发飙,心说以后再慢慢收拾你小子!

“好啊,秦朗你这个提议好。”陶若香说,“这么好一束鲜花,浪费了实在可惜。好东西应该大家一起分享,放在教室里面,增添几分清新空气,挺好的。”

不待孙博说什么,秦朗已经将他手中的鲜花夺走,然后拿起来嗅了一下:“这花果然挺香!”

“那还不赶紧拿去教室插着,免得枯萎了。”孙博大恨,只想立即将这碍事的小子打发走。

孙博以为成功赶走秦朗,然后向陶若香说:“若香,我知道你还没有吃晚饭,不知道你肯否赏脸,跟我共进晚餐呢?前几次你都说没空,今天你不会忍心又拒绝我吧?”

看来孙博这厮也是脸皮厚,竟然连“若香”都叫上了。

说实在,陶若香还真是忍心拒绝孙博。不过,秦朗比陶若香反应更快:“孙老师,你虽然是班主任老师,但是凡事也有个先来后到的说法啊。”

陶若香见秦朗开口,觉得有趣,便没有表态,她打算看看秦朗这家伙如何来“对付”孙博。

“什么先来后到?”孙博诧异地看着他,“难道你还想跟陶老师一起吃饭?”

“不然你以为我站在这里干嘛,难道只是为了给孙老师你当灯泡?”秦朗大声地说。

陶若香忍不住笑了起来,秦朗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弯起的弧度很美、很诱惑。

继续阅读《少年医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秦朗 陶若香小说《少年医仙》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