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陈情记》秦琅 苏尽欢完整版阅读

小说:陈情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木子悠

角色:秦琅 苏尽欢

简介:她是户部尚书嫡女,其父被楚家诬陷私吞赈灾银两,引得满门抄斩
接近皇帝本是为着报仇,却被作为一个棋子压制宠妃,后宫沉浮,却逐渐生出一颗出淤泥而不染的真心,爱上最要不得的人

陈情记

《陈情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顾氏有孕

  宋徵羽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了一地的奴才,不疾不徐的道:“这两日风言风语多得紧,可做奴才的就要有做奴才的样子!耳朵只听主子的命令,嘴里只传主子的话,眼睛——该看的看,不该看的就别看!绿檀出言不逊之事你们也都知道了,出了这档子事到底是我这个掌事姑姑管教不力,幸在娘娘仁慈,念她是首犯并未深究,但若有再犯者可莫怪我心狠手辣!可听明白了?”

  一众奴才齐声道:“是,姑姑。”

  宋徵羽:“绿檀走后娘娘身边终究短了个贴身侍奉的人,娘娘已将选人之事全权交予我。我会观察几日,谁若有功无过这位置便是谁的。对了——”她有意拖长了腔调,把玩着腕上的玉镯慢悠悠的道,“我近日丢了一串翡翠珠子,不知遗失在哪儿了,你们且帮我留心着。行了,都散了吧。”

  众人齐声称“诺”。稍微伶俐些的人儿已明了宋徵羽的言下之意,如今苏尽欢正得盛宠,她的贴身侍女绝对是个美差,但一串翡翠珠子可不是人人都拿得出手的。

  宋徵羽挑帘回了内殿,低声道:“娘娘,网已经撒下去了。”

  苏尽欢正一手挽着袖口,另手捻着一根银簪,将微微垂下的灯芯挑起。

  “就不知鱼儿何时上钩了。”八宝琉璃灯罩盖回原处,火光跳跃着,映在她眼中,绚烂夺目。

  宋徵羽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娘娘放心,咱们这香喷喷的饵都放下去了,用不了多久的。”

  苏尽欢微颔首:“如此最好,这里云引侍候着就行了,姑姑先去忙吧。”

  宋徵羽前脚出了殿门,后脚苏寒月便来了。她仍穿着一身淡粉蜀锦,面上含着一丝笑意,福身行礼道:“姐姐万福。”

  “妹妹今日怎得空来了?”苏尽欢委实觉得意外,却亦觉欢喜。且不说苏家待她恩重如山,苏寒山更是她心心念念之人,因而她是不愿苏寒月与她有间隙的。

  苏寒月捻着帕子掩唇轻笑,一双美眸顾盼端的是狡黠而娇俏,故作愁容道:“姐姐原是不想我来?也罢也罢,我……”她说着假意转身,提步欲离。

  “哎——”苏尽欢连忙扬了声,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握住苏寒月的手臂,跟着也笑了“姐姐见了你一时欢喜过头,话都不知如何说了,妹妹见谅。”

  苏寒月的手搭上苏尽欢的手背,垂着眼睑低声道:“姐姐,那日是妹妹不好。妹妹想明白了,你我终究是一家人,是应该一条心的。从今往后妹妹再不会犯浑了,姐姐可原谅妹妹这一次?”

  苏尽欢反握住苏寒月的手:“我从未怪你,谈何原谅啊?”

  忽而“喵”的一声猫叫传入耳朵里,苏尽欢适才瞧见苏寒月身后的宫女怀里抱着一只纯白的猫儿。她面色骤然变了,握着银簪的手指着猫儿惊恐的道:“哪里来的猫儿,快快拿远些!”

  苏寒月见状连忙吩咐道:“茗儿,你带着雪媚娘回宫罢。”她轻轻拍着苏尽欢的背,柔声安抚道,“不过是只猫儿罢了,姐姐莫惊。”

  待茗儿抱着猫儿走远了,苏尽欢适才松了口气,接过云引递上的茶压了压惊,只听苏寒月又道:“对了姐姐,昨儿夜里顾婕妤查得有孕,今儿一早端贵嫔便往颐和宫去了,太后和柳淑妃也赐了赏。妹妹想着也该去瞧瞧,但……”

  苏尽欢瞧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扬眉问道:“但如何?”

  苏寒月似是纠结了片晌,终究轻叹一口气:“没什……”

  “当年在王府时德妃娘娘曾小产过,也不知听信了谁人谗言认定是我家主子害了她,从此就变着法子刁难主子。加之前年波斯进贡雪媚娘,德妃娘娘也曾看上这猫,却被主子抢先一步讨去,由是对我家主子愈发记恨,颐和宫的人可从没给过咱们好脸色看!”苏寒月虽是吞吞吐吐,她的贴身侍女酒儿却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一番话说的义愤填膺。

  苏寒月连忙温声斥道:“酒儿,够了!都是些陈年旧事了,提它作甚?”

  苏尽欢当下了然知晓苏寒月此行之意,搁下茶盏道:“无妨,今日我陪你一道去便是,恰好拜会德妃一番。”

  “当真?”苏寒月喜出望外,连忙挽了苏尽欢的手臂,垂着眼睑一副温良模样,带着些许羞涩的笑,“有姐姐在我就安心了。”

  颐和宫乃西六宫之首,正殿朝阳殿乃德妃楚瑟所居,东厢咏絮阁乃婕妤顾彤云所居。顾彤云向来无甚城府,加之跋扈嚣张,在府中时便树敌无数,好在依附着楚瑟这颗大树方能安安稳稳活到今日。而楚瑟也乐得养着她,见谁不爽了便放她出去咬咬,二人联手之下不知多少人遭过殃。

  苏尽欢与苏寒月将将踏入颐和宫的门槛,却见朝阳殿门口立着的小宫女三两步走上前来,稍一屈膝,神色很不客气的道:“见过贵嫔、婉仪。德妃娘娘有吩咐,顾婕妤有孕在身不宜操劳,今日不见客了,二位主子改日再来吧。”

  酒儿忿忿的道:“紫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般同我家主子说话!怎的端贵嫔见得,我家主子便见不得?”

  紫玉嗤笑一声道:“阖宫皆知端娘娘一心向善,大慈大悲,自然见得。而你家主子——”她眼见苏寒月神色愈发难看,碍着苏尽欢的面倒也不敢太过造次,便将话锋一转,“酒儿,你又算什么东西,胆敢在德妃娘娘的颐和宫前造次?”

  酒儿愈听愈气,指着紫玉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苏寒月轻轻扯住酒儿的手,微微摇头:“酒儿,不得无礼。”

  “主子,你看她……”酒儿愤然一甩袖,垂着头生闷气。

  苏尽欢望向面露得意之色的紫玉,不疾不徐的道:“既然顾婕妤身怀六甲,诸事不便,那便罢了吧。本欲拜会德妃娘娘一番,不曾想颐和宫的门槛高,这般难进,本宫便不叨扰了。”她侧首望向苏寒月,抿唇笑道,“本宫入宫这些时日还未曾拜会过柳淑妃,有劳妹妹陪本宫走一遭含章宫了。”

  苏寒月知她这是在替自己解围,甚至不惜得罪德妃。她连忙扶住苏尽欢的手臂,感激的笑道:“妹妹自当恭从。”

  望着二人携手远去的背影,紫玉冷哼一声转身走入殿内,将方才的情形添油加醋秉明,又道:“娘娘,苏贵嫔人都到颐和宫门口了却不进来拜会娘娘,还说颐和宫的门槛不好进,要去含章宫拜会淑妃,这分明是不把娘娘放在眼里!”

  楚瑟正倚着贵妃榻,手中握着一卷乐谱细细研读,闻声弃卷坐起身来:“哦,她当真这般说的?”

  紫玉连连点头:“可不是么,真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苏贵嫔如今最是得宠,连带着婉仪也……”

  “最是得宠?比本宫还得宠么?”楚瑟冷笑一声打断了紫玉的话。

  柳曦月自命清高,最不喜奴颜媚骨之人,更不屑摧眉折腰博恩宠。洛宓端庄自持,温婉大度,向来偏居一隅与世无争。顾彤云胸无城府且骄横任性,素来不为秦琅所喜。至于苏寒月,以庶出之身陪坐末席,可谓人微言轻。而楚瑟有楚家和楚太后的鼎力支持,连秦琅也不得不忌惮她三分,六宫之中几乎无人可与她争锋。

  而如今,苏尽欢横空出世区区数日光景,便成了这宫中最是得宠之人,稳压她楚瑟一头?楚瑟岂能咽下这口气!

  紫玉惊觉自己失言,顿时面色惨白扑通跪下:“奴婢失言,奴婢失言!恳请娘娘恕罪!阖宫上下谁人不知陛下最宠爱娘娘了,这苏尽欢不过一时得意,如何能与娘娘相比?”

  楚瑟神色晦暗,唇边隐隐带着一丝笑,柔声询道:“紫玉,你跟着本宫多久了?”

  当奴才的最是了解自己的主子,紫玉连忙将头抵在地上颤巍巍的答:“回禀娘娘,从府中至宫里,已有七年零三个月了。”

  楚瑟轻笑一声,起身走下殿来。曳地的裙裾铺展开来,一朵朵金丝绣成的芙蓉花遍地而开,华丽而炫目。她面上含着笑,声音柔和低醇:“你倒是算的精细。那你可知,为何七余年了,旁人都步步高升,你至今却只是个殿外洒扫的宫女,连入内殿侍奉的资格都没有?”

  紫玉跪爬到楚瑟脚边,不住叩首:“奴婢知错,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侍奉娘娘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娘娘就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楚瑟微抬手,两个宫女便垂首走上前,一左一右将紫玉架起来。

  紫玉见状连忙望向楚瑟身旁的贴身宫女青玉,哽咽道:“青玉,你我二人相识多年,一同侍奉娘娘,你最是明白我的,你快替我向娘娘求求情!”

  青玉蹲下身,埋头细细整理好楚瑟的裙裾,面无表情的道:“当奴才的生来便是侍奉主子,讨主子开心。你却满心讨赏、急功近利,反而惹得娘娘不愉——”将褶皱一一抚平,她这才起身望着楚瑟道,“失职为其一,嚼舌根为其二,轻者杖三十贬为杂役,重者杖五十驱逐出宫,请娘娘定夺。”

  楚瑟满意颔首:“本宫也非不讲情义之人,便小惩大诫以儆效尤罢。”

  紫玉闻言,霎时间心如死灰。她早该知道的,人心易变。眼前的青玉已经不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青玉了,不是那个受了欺负会找她哭诉的小丫头了,而她却还是那个心直口快的傻子,所以注定青玉成了德妃身边的大红人,而她卑微如蝼蚁。

  一步错,步步错。

  

继续阅读《陈情记》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陈情记》秦琅 苏尽欢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