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你若暖阳爱似火》姜雪知 楚念小说阅读

小说:你若暖阳爱似火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姜雪知

角色:姜雪知 楚念

简介:十五岁那年姜雪知被夺走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一切,多年来她一心为父亲正名,考上警校,只为调查当年的案件,不想碰上对她仇深似海的昔日竹马陆泽林,两人纠葛相缠,爱而不能,携手慢慢突破阻挡在他们之间的重重阻碍,还原了当年案件的真相

你若暖阳爱似火

《你若暖阳爱似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楚念的男朋友

“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把正在熟睡中的姜雪知惊醒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的起身开门,从门外吹进的冷风还带着雨丝,让她下意识的收拢了领子。

“姐!怎么办!我杀人了!”

姜雪知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她急促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这时候,姜雪知才看清楚,门口站着的竟然是楚念,她在孤儿院的妹妹。

楚念的头发淋了雨,湿漉漉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眼睛打量着四周,不安和恐惧在她的眼睛里曝露无遗。

就连她握住姜雪知的手也是冰凉冰凉的,崩溃了似的重复着:“杀人了……姐,我杀人了……”

“咔嚓!”

就在这时,一道惊雷划破长空,斑驳的光影让昏暗的楼道明亮了一瞬。

楚念吓得扑到了姜雪知的怀里面,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姐,怎么办……你一定要救救我!”

“念念,你冷静一点!”

楚念的体温让姜雪知打了个寒颤,她心疼的看着无助的楚念,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后背,尽量温柔的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和楚念在孤儿院相依为命五年,可以说是亲如姐妹,但要是楚念真的杀了人,作为一个**,她也不能包庇楚念。

但她相信,楚念不会这么做。

她的胆子那么小,怎么可能真的杀人,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在姜雪知的安抚下,楚念的情绪才平稳了下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路过一个小巷子,有一个酒鬼喝醉了缠着我,我害怕极了,就使劲推了他一把,他脑袋撞在墙上,流了好多血……”

“然后呢?”

姜雪知闻言,皱了皱眉。

按照楚念说的,她的行为可以说是正当防卫,而且这男人只是撞了一下头,也不至于就死了吧。

“然后……”

楚念的眼神有些躲闪,垂落着脑袋,一副害怕的样子:“我看他流了那么多血,害怕极了,我就跑来找姐了……”

“你这……”

姜雪知听到楚念的话,有些无奈的按了一下太阳穴,本来那个人也许还有救,可现在过去这么久,要是真的死了,楚念可就说不清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催促道:“你现在马上带我去案发现场,我们把人送医院,否则你有理也说不清了!”

“姐,我害怕。”

楚念下意识的用力拉住了姜雪知,有些惴惴不安的看她:“我会不会被抓起来?姐,你要帮我。”

“放心。”

姜雪知给了楚念一个放心的眼神,带着楚念到了案发现场。

那是一个狭长的巷子,巷子连接的两头,一头是a市最繁华的长街,另一头是一个人造观光湖泊。

可是当她们赶到的时候,巷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怎么会这样……人呢!我明明亲眼看见他倒在这里了的,他怎么不见了?”

看到空空如也的巷子,楚念崩溃的哭了起来,拉着姜雪知的手,焦急的问道:“姐,怎么办!”

“人不见了,应该是没死,可能是他自己醒过来,离开了。”

姜雪知安抚了一下楚念的情绪,打开了手电,仔细打量着巷子,委下身子一寸一寸去探查,想找到些痕迹。

只可惜,今天的雨太大了。

所有的证据和痕迹都让雨水冲刷的一干二净,巷子的青石板上全都是雨水,就连血迹都找不到。

“怎么样,姐,你有发现什么嘛?”

楚念蜷缩在姜雪知的身边,一双眼睛充满了惊慌,拉着姜雪知的衣袖,怯生生的问道:“他真的没死嘛……”

“雨太大了,我也看不出什么。”

姜雪知拍了一下楚念的肩膀,说道:“行了,我们先回去吧,放心,不会有事的。”

她这个妹妹她最清楚,胆子特别小,怎么也不可能做出杀人的事情。

对方昏迷在巷子里面,现在不见了,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自己醒了过来离开了巷子,一种是被人带走了。

不管是哪一种,都和楚念没有太大的关系。

就在姜雪知松了一口气,打算带着楚念离开的时候,耳畔却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

这……

警车怎么会出现!

听到警车急促的鸣笛由远及近,楚念脸色一白,下意识撒腿就想跑。

姜雪知连忙拉住了楚念,说道:“念念,你要去哪里!”

“**,**来抓我了!”

楚念捂着脑袋,一副害怕的样子,求救似的看着姜雪知:“姐,你不也是**吗,你让他们不要抓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

“我知道。”

姜雪知将楚念护在身后,看着迎面走来的同事,皱了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警?”

“姜姐?”

看到姜雪知,走来的**明显怔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刚才湖里打捞出来一具男尸,我们询问了一下,说他是酒吧这一带的常客,今天似乎和人起了点争执,而且看到和他起争执的女人又出现在了巷子里面,我们就想过来看看。”

“不是我、不是我……”

楚念听到**的话,下意识的摇着头,一副害怕到极点的样子。

那个**不由怔了一下,看向楚念,又看向姜雪知,有些为难的问道:“姜姐,这是什么情况?”

“她是我妹妹,今天确实在巷子里面和人起了争执,但是那个人想轻薄她在先,她只是将对方推开了,只不过她胆子小,看到对方流血了,就下意识的跑了,我们也是刚过来,发现受害人已经不见了。”

姜雪知一边安抚着楚念的情绪,一边对同事解释道。

“这个……”

年轻的**看了姜雪知一眼,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姜姐,局里面的规矩你也知道,你妹妹现在是嫌疑人,我们必须带她回去。”

“不要!”

楚念听到这话,立刻缩到了姜雪知的身后,害怕的说道:“姐,不要让他们带我走,我害怕……”

“念念乖,别怕。”

姜雪知摸了一下楚念的脑袋,眼中闪过一抹心疼,抬眸说道:“我妹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担心她没办法面对审讯,这样吧,我今天先把她带回家,等她情绪稳定了,我亲自带她去局里,怎么样?”

“这……”

年轻警官的神色有些为难。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淡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都说姜警官能力出众,所谓的能力,难道就是包庇亲友?”

听到这话,姜雪知瞳孔猛地一缩。

不是因为对方的言辞太犀利,而是因为这声音太熟悉,熟悉到每每午夜梦回,总是让她惊醒。

她的视线越过年轻警官,看到了款款走来的那个人。

身姿挺拔峻峭,军绿色的警服穿在他身上,显得别有气质,他目光绰绰的看向姜雪知,眼里带了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陆泽林!

真的是他!

他回来了!

一瞬间,姜雪知的心情百转千回,无数的情绪涌上心头,让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只是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动不动,甚至快要忘记了呼吸。

看着姜雪知像个木头人一样僵在了那里,陆泽林轻轻地笑了,宛如阳春三月的暖阳,却带着比严冬还要刺骨的寒冷:“很惊讶么,我居然还活着?”

姜雪知被这句话一下子刺到了那根最敏感的神经,她整个人激灵一下子,从恍若隔世的停顿中清醒,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七年前,她的父亲锒铛入狱,罪名是谋杀,而谋杀的对象,正是陆泽林的父亲。

她的父亲和陆泽林的父亲是合作伙伴,关系一直很好,甚至她和陆泽林也是青梅竹马,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这样做,于是她急匆匆的去了陆家,想要找陆泽林说个清楚,却意外的碰上了陆家的大火。

她拼死将陆泽林救了出来,却在半路上体力不支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陆泽林就已经不见了。

这一别,就是整整七年。

她一直在等着陆泽林回来,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却在这样的场景下相遇,而陆泽林对她的态度,竟然冷漠至此。

一瞬间,姜雪知的喉咙有些酸涩,声音也有点发紧:“陆泽林,我爸爸不会那样做,当年的事情……”

“够了!”

陆泽林的视线骤然变冷,周身的气温也一下子下降了不少,冷冷的盯着姜雪知的眼睛,冷笑着说道:“七年前的事情,我现在没有兴趣听。”

姜雪知按了按眼角,眼角酸涩,好像有什么液体在蠢蠢欲动。

最终,她闭了闭眼睛,酸涩地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那陆警官现在有兴趣听的,是什么呢?”

几天前,她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会调派一个高级警官来她们局里,当时她还因为“陆”这个姓氏发了好半天的呆,却没有想到,真的是陆泽林。

七年前的大火之后,陆泽林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当了**,又为什么回到了A市?

姜雪知的心里面有千万个问题,却都被陆泽林接下来的话堵住了。

他漆黑的眸子尖锐冷漠地望着她,一步一步朝她靠近,唇角泛开冰凉的笑意:“你觉得呢?”

“我……”

姜雪知喉口有些发紧,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陆泽林。

可陆泽林只是耸了耸肩,垂下漆眸轻掩内心的躁动,冷嘲着说道:“作为一个人民**,我的义务就是保护百姓,为每一个死者伸张正义,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当然是把你的妹妹带回警局调查!”

“陆泽林!”

姜雪知抬起眼眸,攥紧了拳头,把眼泪逼回了眼眶,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念念她是无辜的,她现在的情绪这么激动,就算你把她带走了,也问不出什么。”

“无辜?”

陆泽林冷笑了一声,眼睛微微上扬斜视着姜雪知:“她是这桩凶杀案的嫌疑犯,怎么会无辜?难道姜警官办事一向都是意气用事,只凭自己的情感吗?”

“你!”

姜雪知知道陆泽林是在隐射当年的案子,他还是不肯相信她,坚持认为是她爸爸害死了他爸爸。

一旁的年轻警官看着陆泽林和姜雪知之间微妙的气氛,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问道:“那这个嫌疑犯……”

“给我带走!”

陆泽林的视线落在姜雪知的身上,像是挑衅,又像是报复。

姜雪知皱了皱眉,但她知道,她没有立场阻止陆泽林这么做,只能够无力的向后退了一步。

楚念眼中的惊慌更甚,拼命的拉着姜雪知的手,说道:“姐,我不要走,不要让她们带我走!”

“念念。”

看到楚念惊慌害怕的样子,姜雪知一阵心痛,抬眸看向陆泽林:“陆警官,你们要带她走我没意见,我一起回去,审理案件,总没问题吧?”

“有问题。”

陆泽林看了姜雪知一眼,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嫌疑人是你的妹妹,做了这么多年**,回避的道理,姜警官总不会不知道吧。”

笑意加深,陆泽林凑近姜雪知,低声说道:“姜雪知,当年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说完,陆泽林直接转身,不等姜雪知,就让手下带走了楚念,同时留下了一句:“这个案子,姜警官就不要插手了!”

“陆泽林!”

看着陆泽林的背影,姜雪知忍不住低吼了一声。

可回应她的只有沉默。

眼睁睁看着楚念被带走,姜雪知颓然的靠在了墙壁上,独自一个人在巷子的屋檐下面坐了一晚上。

等到阳光照射到她身上的时候,她才渐渐平复了心情,眼中闪过一抹光芒,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她必须把这个案子查清楚,替楚念翻案。

想到这里,姜雪知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从墙边站了起来,开始仔细观察这个巷子,终于被她发现,在巷子的角落,有一个酒吧,而酒吧门前的摄像头,恰好可以记录到巷子里面发生的事情。

想到这里,姜雪知飞快的赶到了酒吧,要求酒吧的老板配合出示昨晚的监控视频。

可酒吧的老板却摸着自己的大肚腩,有些无语的说道:“昨晚的监控视频?我不是已经全部给了警方?你们**到底是怎么办案的,怎么要了一次又来一次?”

“已经给了警方?”

姜雪知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按照办案流程,警方确实会来查看监控录像,可是将这段录像全部剪走,就有些不对劲了。

眼睛眯了起来,姜雪知追问道:“你还记得他的长相嘛?还有,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带着口罩,样子我没看清,不过他给我看了证件,应该不会有假吧。”

酒吧老板听到姜雪知的话,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说道:“他刚走没多久,就在你来之前!”

“谢谢!”

姜雪知听完酒吧老板的话,匆忙的道了谢,就追了出去。

要是刚来没多久的话,对方也许还没有走远!

警方办案,不可能剪走视频,更不可能带着口罩,那个人肯定不是警方的人,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他是真正的凶手!

带走视频的目的,就是为了陷害楚念!

想到这里,姜雪知的脸色更沉了几分,脚下的速度也更快了些。

“站住!”

追到酒吧门口,姜雪知看到了不少人,可其中有一个人特别奇怪,他带着口罩,时不时的打量着监控,身体还刻意贴着墙根走。

他这是在避开监控!

几乎瞬间,姜雪知就判断出了这个人的身份,那个拿走了监控录像的凶手!

想到这里,姜雪知眼神一凛,直接对着那个人冲了过去,可是那个人反应也很快,看到姜雪知冲过来,立刻转身就跑,同时还将一辆推车推向了姜雪知,让她在躲避的时候,脚上被擦破了一大块皮。

忍着脚上的剧痛,姜雪知继续追着那人,可那人却已经跑远了。

这个时候,一阵剧痛传来,让姜雪知有些站立不稳,这个时候,一双大手扶住了她:“姜雪知,你的腿不要了?”

“陆泽林!”

看到来人,姜雪知的眼中闪过一抹欣喜,急忙催促道:“快!快抓住那个人!他是凶手!”

陆泽林看了一眼跑远的那人,又看向姜雪知,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直接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姜雪知被陆泽林拦腰抱了起来,神情有了一瞬间的怔忪。

曾几何时,他们是最亲密的恋人,陆泽林也像这样抱过她,可是现在,他们却形同陌路。

深吸了一口气,姜雪知一边挣扎,一边说道:“陆泽林,你放开我,我要去追凶手!”

“够了!”

陆泽林看向她还在渗血的伤口,脸色沉了沉,垂落的眼睑中情绪不明,语气有些冷:“我带你去医院!”

此刻,那个‘凶手’早就已经跑远了,姜雪知也知道追不上了,只能任由陆泽林将她抱到了医院。

在姜雪知的伤口包扎完毕,想要对陆泽林道谢的时候,却发现陆泽林已经离开了。

他终究还是不肯原谅她。

有些颓然的回到家中,姜雪知接到了同事的电话。

电话里面,姜雪知知道,在下午的时候,警方收到了一个U盘,里面是酒吧的监控录像。

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受害人从酒吧一路追出来,拉扯着楚念,两个人似乎是起了争执,最后楚念一把将男人推到了墙上,男人的头被撞破,流了很多血,然后视频就戛然而止了。

这对楚念,无疑是不利的。

在警方的审讯下,楚念的情绪非常激动,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一直要见姜雪知,无奈之下,同事才给姜雪知打了电话。

姜雪知听到这个消息,心急如焚,急急忙忙的赶到了警局。

在警局,姜雪知看到了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的楚念,忍不住一阵心痛,抱住了楚念,说道:“念念,姐来了,你不要怕!”

“姐,你帮帮我,我真的没有杀人!”

楚念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惧,抓着姜雪知的胳膊,有些崩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他明明没有死……他还站起来了,为什么视频里面什么都没有,为什么!”

“你说什么!”

听到楚念的话,姜雪知倾过身子,双手按住楚念的肩膀,对上她的视线,一字一字问道:“你说他没有死,还走出了巷子?”

“我、我没有……”

楚念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缩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哭着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个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

楚念的情绪很激动,姜雪知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

但是直觉告诉她,楚念有事情在瞒着她!

想到这里,姜雪知决定再去一次酒吧,也许可以从剪辑的监控录像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可是姜雪知没想到,有人比她早到了一步。

“陆泽林!”

看到站在监控室里面的修长身影,姜雪知有些诧异,但很快她就露出了一抹笑容。

陆泽林还是她认识的陆泽林!

就算是他恨透了她,可是在面对楚念的案子时,他还是秉公处理,他出现在这里,目的和她一样,都是为了寻找更多的证据。

看到姜雪知,陆泽林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冷声说道:“既然来了,就一起过来看一下吧!我排查了这几天的监控录像,发现你妹妹和受害人可不是第一次见面!”

“什么!”

姜雪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毕竟楚念的说辞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想要轻薄她,她太害怕才会推开他,可若是这个男人楚念本来就认识呢?

那缺失的视频中,楚念和这个男人到底在争执什么,她把那个男人推到墙上,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一时间,姜雪知的心中百转千回。

想到今天楚念情绪崩溃的时候,说出的那个男人明明没有死,明明看到他走出巷子了,姜雪知的眉头皱的更紧:“还有什么其他发现吗?”

“这个男人!”

陆泽林修长的手指在监控视频上点了点,将这个男人的样貌放大,继续说道:“这件衣服,你应该不陌生吧。”

确实不陌生。

那天她在酒吧外面追着的那个‘凶手’,身上穿的就是这件衣服,而且从身形上看,也非常相似。

可是最让姜雪知错愕的是,这个男人的样子,她更不陌生。

南浩!

这个男人竟然是楚念的男朋友南浩!

他为什么要偷走酒吧的监控视频,又为什么要将监控视频进行剪辑,然后送到警方?

姜雪知的脑子隐隐的有些疼,声音也有些沉闷:“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也是那天冒充警方拿走监控的人,我想受害人的死,肯定不是简单的被推到墙上撞死,而是另有玄机。”

“哦?”

陆泽林听到姜雪知的分析,狭长的眸子盯着姜雪知,唇角似是有嘲讽的笑:“我们姜警官总算不意气用事,学会理智分析案情了?”

“陆泽林!”

听到陆泽林的话,姜雪知有些气恼,冷冷的说道:“这件事,我会再去问清楚的!我说事情另有玄机,不代表我认为念念是凶手!”

说完这些,姜雪知就径直离开了。

对于酒吧的监控,陆泽林已经分析的很清楚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去询问楚念。

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姐?”

看到姜雪知去而复返,并且神情有些凝重,楚念下意识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又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吗?”

“念念,你老实告诉我,案发当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雪知没回答楚念的问题,反倒是紧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问道。

这……

楚念被姜雪知的眼神看的有些慌乱,这种眼神,让她有种被看透的感觉,这让她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手脚都紧张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一看楚念这个反应,姜雪知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

深吸了一口气,姜雪知慢慢站起身,看向楚念:“念念,要是你不愿意和我说实话的话,那我就帮不了你了!”

“不要!姐,你不要走!”

听到姜雪知的话,楚念连忙抱住了姜雪知,眼泪也跟着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我说,我全部都说!”

“那个人,我其实早就认识,他一直在骚扰我,那天我走到巷子里面,他又来纠缠我,我一时恼火,就把他往墙上推了一下,可是我真的没想杀人啊……”

楚念一边哭,一边抽抽搭搭的说道:“后来我看他流了很多血,心里面很害怕,就打算离开,谁知道他又站了起来,追了上来,我很害怕,就拼命的跑,恰好南浩过来接我,他们两个人打了起来,那个人自己没站稳,就掉到湖里面去了,我和南浩都不会游泳,周围又没有人……”

“你的意思是,他是自己失足掉下去,然后淹死的?”

姜雪知闻言,盯着楚念的眼睛,一字字问道。

继续阅读《你若暖阳爱似火》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你若暖阳爱似火》姜雪知 楚念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