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苏宛 卫泽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大人太生猛》全文阅读

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大人太生猛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苏宛

角色:苏宛 卫泽

简介:她,工于心计,为了报仇,步步为营,甚至不惜以自己为筹码
他,游走在地狱里的恶魔,危险而嗜血
他将她宠在心尖,却也亲手将她拽入地狱……一夜家破人亡,她被送到了他的床上男人抬眼,看着苏宛
怎么?”苏宛扬了扬眉头,眸光落在男人的身上,透着几分锐利的审视
“吃干抹净了,就想要拍拍屁股走人?”还好,这个男人长得不赖,她被吃干抹净,也不算吃了大亏
男人侧身,整个人走到了沙发上坐下
片刻,他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递给了苏宛
“这是最后一次
”苏宛伸出手,将那支票拿起
她扯了扯嘴角,讽刺的笑了笑
她没有开口,只是丢给了男人一百块
“虽然你昨晚的表现差强人意,但是这钱,就当做我赏你的辛苦费好了
”话音落,她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意外,却没有想到,一切才刚开始……

一吻成瘾:总裁大人太生猛

《一吻成瘾:总裁大人太生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口是心非的女人

夜凉如水。

“恩……”

女人那巴掌大的小脸微微地拧成了一团,隐约透着一丝的难受。

“好重。”苏宛伸出手,想要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男人伸出手,修长的指尖落在了她的丰盈上,揉了揉。直径往下,他俯下身,埋首在了她的颈项间,在她那白皙细嫩的肌肤上,烙下了一道道暗红色的印痕。

他的指尖落下,游走在她平坦的腹部上,落下,朝着她的腹部下探了进去。

苏宛皱眉,那陌生的感觉,仿佛将她吞噬。她双手抵在了男人健硕的胸膛上,想要将他推开。

“呃……不……”那破碎的声响溢出了她的唇边。

暗夜里,男人的面容近乎隐在了黑暗之中。他垂首,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床面上女人那一张染着绯红的小脸。她的体温灼人几分,那肌肤,更是柔软得不可思议。

他眸色暗了暗,裹着一抹让人无法直视的幽深和情谷欠。他伸出手,一把圈住了苏宛的腰肢,整个人猛地往下一沉。

“唔……好疼……”苏宛整个人近乎疼的弓起了身子,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却险些让男人失控。

他落在她腰肢上的指尖微微地收紧,一下下猛烈的撞击,使得苏宛根本就承受不住。

药效的作用,使得苏宛整个人开始意识被剥离,随着一次次的颠覆,她不自禁地想要得更多。

怵地,她圈住了男人的窄腰。翻身跃起,她落坐在了男人的腰间。

她俯下身,那晕着氲氤之气的眼眸,满是迷离。她迎上了男人的冷眸,唇瓣落下,寻着男人的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她的手,不安分地在肆意游走,撩拨着,她只觉得男人身上的那一抹冰凉,是她需要的。

热,太热……

男人顿了顿,眸光落在了她那一张小脸上,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舌尖,正在笨拙地探了进来,舌尖上的清香,使得他眸光愈发的深了下去。他伸出手,扣住了她的颈项,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舌尖,近乎抵在了她的咽喉深处,逼迫着她不得不去承受。

霸道而狂涓。

整个房间里,开始弥漫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气息。

只见,地毯上,阳台上,浴室里,都留下了那又欠爱的气息……

苏宛早已经承受不住,晕了过去,整个人趴在了床面上,那被褥下,白嫩的肌肤上,布满了一道道男人落下的印痕。

清晨。

阳光穿透了蔓帘,落在了床面上。

“嘶……”

被褥下,女人翻身,身子上的疼痛顿时使得她不由得闷哼出声。缓缓地,她睁开了眼,环顾了一眼四周后,在看到那地面上散落的衣服时,她怵地猛地起身坐起。

“啊!”苏宛一声失声惊叫,她看到她那身上一道道暗红色印痕时,顿时伸出手,有些烦躁地扒拉了一下发丝。她记得昨晚那些追债的人逼上门,然后将她打晕,后面的事情就断断续续的。

那些……

不是梦?

苏宛整个小脸拉了下来,难看几分。她一直以为,昨晚那男人……还有她……那些都是梦,却没有想到,她还真的被人给吃光抹净了。

此时,浴室的房门被打开。

男人走了出来,只见他那身上只是随意地披着一件黑色的睡袍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男人抬首,那一张宛如刀刻般,近乎完美的面容冷冷地睨着苏宛,那眉宇之间,透着的冷厉和邪魅,让人不敢直视。

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似有不悦。他的规矩,不喜欢留女人过夜。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昨晚表现不错,他也不会破例。

苏宛将男人的不悦收入眼底,她脑海里的思绪千回百转,下一秒,她朝着男人伸出了手。

男人抬眼,看着苏宛。

“怎么?”苏宛扬了扬眉头,眸光落在男人的身上,透着几分锐利的审视。“吃干抹净了,就想要拍拍屁股走人?”

还好,这个男人长得不赖,她被吃干抹净,也不算吃了大亏。

男人侧身,整个人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片刻,他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递给了苏宛。“这是最后一次。”

他不喜欢贪婪的女人,如果能够用钱解决,对他来说,是最简单的办法。

苏宛伸出手,将那支票拿起。她扯了扯嘴角,讽刺的笑了笑。

她没有开口,而是慢条斯理将散落在地毯上的衣服给拿起,套在了身上。伸出手,她将身上那唯一一张一百块现金放在了男人的跟前。“虽然没有多大的印象,但是昨晚你的表现也就还勉强,不过,毕竟你出了力,不尽人意,也不是你的错,这就算是我给你的辛苦费好了。”

话音落,她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

不尽人意?

男人满脸黑沉,他眸光落在了那桌面上,深邃的眼眸顿时危险地眯起……

房门再一次被推开,“爷?”

“恩。”男人整个人靠在了沙发上,“那个人有消息了?”

进来的卫泽看着邢修,“是。”

“还有,把方才那个女人的资料调出来。”

“爷,看上她了?”卫泽不由得好奇,他可是从来都没见他们爷对任何一个女人感兴趣。

“下去吧。”

闻言,卫泽立即隐去了脸上的神情,知道他方才险些犯了错。“是,爷。”

走出酒店的苏宛,脸上的神情顿时猛地沉了下去。她手里拽着的那一张支票,不自禁地被用力地收紧。

她的眼眶里,泛着一抹暗红。伸出手,她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便拨了出去。“我要知道他的下落,恩,对,明天就要知道结果,钱不是问题……”

片刻,收起手机,苏宛眼底里的那一抹恨意隐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他害了苏家,如果不是他害了苏家家破人亡,她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所以,她一定要亲自要回来!

三天后,赌城。

苏宛那纤细的身子裹在了黑色的长款卫衣下,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近乎隐在了那黑色的棒球帽下。她那一双墨色的眼眸朝着眼前这一座富丽堂皇的酒店望了过去,这是最黑暗,也是最让人纸醉金迷的地方,这也是一个能够让人直接从天堂坠入地狱的世界。

而她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想到这,苏宛便将眼底里的情绪隐去。她抬脚,走到了一旁,整个人懒懒地靠在了酒店外的罗马柱子上。

垂首,她的眸光朝着手上的腕表看了一眼,抿了抿唇,眼底里掠过了一抹锐利。

还有十五分钟。

此时,酒店外,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子里,驾驶座上的男人抬眼,朝着窗外望了出去,眸光落在了苏宛的身上。恰巧,苏宛此时抬起头,朝着酒店这边望了过来,那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顿时隐出了黑暗。“爷,是那个女人。”

只见,后座上,男人一身黑色的衬衫,整个人那一张妖孽众生的俊脸近乎隐在了黑暗之中。他并没抬眼,那一双深邃的眼眸轻阖,掩住了他眼底里的情绪。“什么时候,你对别的女人感兴趣?”

“是,爷,是卫泽忘了规矩。”卫泽垂首,他沉吟了片刻,开口道:“这个女人,就是三天前那个女人。她现在出现在这里,属下只是担心,她会坏了我们的事情。”

闻言,只见邢修原本轻阖的眼眸抬起,那个女人?那个竟然敢嘲笑他那方面不行的女人!

他抬眼,顺着卫泽的眸光望了过去。苏宛整个人依靠在柱子上,此时还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那一支红酒。“你留在这,跟紧她。”

“是,爷。”

邢修推开车门,抬脚,便朝着酒店里走了进去。

苏宛不时地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腕表,脸上的神情隐约透着一丝的焦灼。

此时,酒店里走出了几名保镖,他们将手里架着的那个男人猛地推倒在地。

“呃!”男人打了一个酒嗝,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撑着身子站起。“有什么了不起,老子不就是暂时拿不出钱?就直接翻脸不认账了!”

“告诉你们……呃!我女儿有的是钱,下次……我一定要你们跪下来,求……求老子!”

说着,他便摇摇晃晃地朝着苏宛这边方向走了过去。

苏宛侧身,整个人隐在了黑暗之中。

那男人慢条斯理地朝着巷子里走了过去,穿过巷子,才到达他住的酒店。只是,在他刚走进巷子里时,苏宛便快步跟了上去,扬起手,手中的酒瓶毫不犹豫地朝着那男人的后脑勺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男人一声吃痛地闷哼,整个人两眼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苏宛将手中的瓶子丢开,抬脚,踢了踢地面上的男人。片刻,她伸出手,几乎是废了全身力气,才勉强的将那男人扶起,朝着巷子里早就已经停放许久的车子走了过去。

车子启动,迅速地离开。

另一边,卫泽皱了皱眉头,踩了油门,立即跟了上去。

酒店里。

噗!

苏宛端着那冰冷的水,毫不留情地猛地泼到了那男人的身上。

“嘶……”那男人吃痛地哼了声,整个人缓缓地睁开眼。他在看到苏宛时,脸上的神情,慌乱,紧张,害怕,最后,开始的愤怒。

“苏宛,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这样对我,是想要做什么?别忘了,我可是你舅舅!”

他想要挣扎,只是,身上绑着的绳子让他根本就动弹不得。那后脑勺上的伤口,疼得他一开口,就刺得生疼。

“苏宛,你快把绳子给松开!”

“舅舅?”苏宛抬脚,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顾辞远,你要是记性不好,我可以提醒你。”

“一个星期前,你害得苏氏破产,逼死了我爸爸苏城,还从我妈那里骗走了苏家所有的积蓄!”她顿了顿,那一双墨色的眼眸布满了嗜血的暗红。“顾辞远,你害了苏家家破人亡,我妈,就是你唯一的亲妹妹,现在都提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你还有脸,跟我说你是我舅舅!”

如果不是他顾辞远,苏家也不会家破人亡,那些人,也不会将她打晕,卖给了那个男人!

顾辞远看着眼前的苏宛,忽然有些害怕。他是从小看着苏宛长大,一直都知道,苏宛这个孩子跟别人不同,骨子里,一直有着一股狠劲。“苏苏,你听舅舅解释……”

“解释?”苏宛勾了勾嘴角,打断了男人的话。她伸出手,从一旁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份资料。“顾辞远,方才你是被酒店里的人给丢出来的是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一定是把身上的钱都输光了。不过是一个星期,你就赌城里,就输掉了整整一千五百万。”她伸出手,从鞋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顾辞远的咽喉处。那冰冷的尖锐,顿时使得顾辞远整个人下意识地绷紧,心,近乎悬到了嗓子眼。

“这一千五百万,包括从我妈身上骗走的四百一十万,还有卖掉苏氏的一千万,剩下的,五百多万,我让人查了,这笔钱,是在苏氏出事后,三天里,一个陌生的账户打给你的。”

“如果你告诉我,那个给你这笔钱的那个人是谁,我可以不对你怎么样。”苏宛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只见,那尖锐的利刃,逼近了几分,划破了顾辞远的肌肤,殷红的血丝,渗了出来。“这里是赌城,不是凉州,在这里,一不小心没了命,很正常,甚至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

顾辞远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苏宛一失控,他整个老命,就交代了在这里。“苏苏,这些都是薇儿给我的,你千万不要乱来,杀人是要坐牢的!”

他喘了喘气,额际上,早已经布满了汗珠。“更何况,我是你的舅舅,是雪琪的亲哥哥!苏苏,我没有害苏家,更不可能逼死自己的妹夫,你真的误会舅舅了……”

“这几天,舅舅一直在赌城,根本就不知道苏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要不这样,你先把刀放下来……”

“舅舅,你知道我的,我从小就喜欢记仇,呲牙必报。你女儿一直看不惯我,却从来没有在我身上讨得到便宜。我啊,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苏宛微微地眯起了眼,开口,道:“所以,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告诉我,到底是谁害了苏家?背后的那个人是谁?要么,你就一命抵一命。”

“苏宛!”顾辞远怒吼,“我看你简直就是疯了!”

“放了我!我告诉你,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薇儿不会放过你……”

“看来,你是选择后者了?”苏宛皱了皱眉头,能够让顾辞远这样一个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人如此守口如瓶,那个人,一定不简单。只是,到底是谁,是谁害了苏家?

却在这时,房间被推开。

苏宛下意识地收回手,将手中的利刃藏在了身后。她抬首,在看到来人时,脸上的神情不由得掠过了一丝的不悦。

“是你。”她迈开步子上前,挡在了顾辞远的跟前。

只见,卫泽侧身,邢修慢条斯理地从房间外走了进来。

他直径地走到了沙发上坐下,抬眼,眸光落在了苏宛的身上。男人那黑色衬衫的领口随意地散开,露出他那古铜色健硕的肌肤,不自禁,满是蛊惑。

“看来你记性不错。”

顾辞远看着邢修,脸上的神情激动,他下意识地开口,“邢爷……”

卫泽却冷冷地扫了一眼顾辞远,眼底里的戾气,让顾辞远不由得硬生生地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苏宛眸光在顾辞远和邢修的身上流转,片刻,她抬眼,迎上了邢修的视线。“怎么,你的老相识?”

她扬了扬眉头,“没有想到,你还挺重口味。只是,你这副皮相长得不错,就是眼力劲差了点。”

“顾辞远再怎么说,也是人到中年,你也吃的下?”

闻言,顾辞远不由得一怒。“苏宛,你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我告诉你……”

“他是谁?”苏宛看着顾辞远,眼底里的眸光开始变得锐利几分。

忽地,他想到了方才卫泽的警告,不由得话锋一转。“他是邢爷,邢家的大少爷!”

“邢家的大少爷?”苏宛勾了勾嘴角,掠过了一抹了然,“顾辞远,你还真是命好,有这么好的亲家,竟然都能够跑到这里来救你。”

“这么说,你想要带走顾辞远了?”

邢修点了点头,看着苏宛。他的喉间性感的滚动了下,懒懒地丢出一句,“是。”

“我要是不给呢?”

邢修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苏宛,“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拦得住我。”

话音落,门外走进来了几名黑衣保镖,卫泽摆了摆手,那些人上前,顿时一把将椅子上的顾辞远拽起。

“等等!”苏宛垂落在身侧的手,怵地收紧。片刻,她迈开步子,走到了顾辞远的跟前,侧首,她看着邢修,她握着利刃的手,紧了紧。“人你可以带走,不过这个利息,我却是要收的。”

说着,她立即扣住了顾辞远的手,手中的利刃毫不犹豫地猛地刺入了他的手背之中。

鲜血溅了出来,顾辞远几乎是失声惊叫。

见状,邢修微微地眯起了眼眸,眼里的情绪,意味难明。

只是,对于苏宛的身手,他并不觉得讶异。因为在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了苏宛的全部资料。不仅知道苏宛是苏城的女儿,也知道,苏宛之前有入伍的经验。不过因为苏城的强烈反对,待了两年,才回到了苏氏。

顾辞远眼底里迸发出了嗜血的恨意,他想要扑向苏宛,却被保镖给按住。

“苏宛,我要杀了你这个小贱人!当初,我就不该留着你!”

“顾辞远,这是你欠苏家的。我这么做,也不过是提前要了点利息。我说过,一命抵一命,你逃不掉的。”

顾辞远咬了咬牙,强忍着疼痛,怒视着苏宛,那眸光巴不得将苏宛给硬生生地撕碎。

卫泽摆了摆手,保镖便立即将顾辞远给带了下去。他看了一眼邢修,恭敬地点了点头,也退出了房间。

整个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邢修和苏宛两人。

苏宛将手中的利刃丢在了垃圾桶里,伸出手,抽出了纸巾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怎么,要到了人,还不走?难不成是留在这想要跟我旧情复燃?”她顿了顿,眼眸微微地眯起,那眼底里含着一抹锐利的审视。“不对,我跟你,似乎也不过是睡过一次的关系。”

“所以,还真谈不上什么旧情。”

邢修睨着苏宛,迎上了她的眸光。“你废掉了顾辞远的手,回到凉州,依仗邢家的关系,有的是办法要了你的命。”

苏宛勾了勾嘴角,朝着邢修走了过去,她伸出手,圈住了男人的颈项,俯下身。

两人的眸光相抵。

“你是在担心我么?”

邢修并没有开口。

苏宛伸出手,拿出了手机,下一秒,她整个人的唇瓣朝着邢修的唇角落了下去。

她的另一只手,迅速地按下了拍照键。起身,她将手机收回,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这算是你欠我的,毕竟,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饭。”

“我可是花了不少的钱,费了不少的功夫才找到顾辞远。要不是你仗着人多势众,我打不过你,顾辞远你还真带不走。”

顾辞远回到凉州,依仗邢家的人,的确不好对付。至少,她可以拉一个做垫背的,而这个人,还是邢家的大少爷,可以说是一张保命的王牌。

话音刚落,邢修伸出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一个回旋,她整个人便被男人抵在了沙发上。

邢修捏着她的下颚,使得她的眸光不得不迎上了她的视线。“想要拿我当做挡箭牌,是不是要付点利息?”

苏宛将男人的手甩开,男人话里透着的意思,她怎么可能听不明白?“抱歉,我不是出来卖的。”

“更何况,就你这样姿色的回头客,我也不感兴趣。”

上次被吃干抹净,她还没找他算账。现在倒好,看她好欺负?

“这叫做玩火自焚,你自找的。”邢修伸出手,双手扣住了她的手,俯下身,唇瓣落在了她细嫩的颈项上。

男人肆意地在她的肌肤上啃咬,留下了一道暗红色的印痕。片刻,他抬首,唇瓣来到了她的唇角,舌尖从她的齿间钻了进去。

苏宛眸色一冷,张口,顿时在男人的舌尖上用力地咬了下去。血腥的气息顿时在他们的咽喉处层层地晕开。

她的手用力挣扎,无奈,男女之间的力度悬差太大,更何况眼前的男人并不简单,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她近乎是用足了力气,却依旧不能够动弹半分。

“怎么,想要用强的?”她粗喘着气息,猛地别过脸,避开了他的碰触。

闻言,男人那性感的薄唇勾起,乖戾,邪魅,“未尝不可。”

苏宛微微地眯起了眼眸,片刻,她莞尔一笑,脸上的神情瞬息变化。

她扬了扬嘴角,伸出手,双手圈住了他的颈项。一个用力,翻身而起,砰地一声,两人跌落在了地面的毯子上,她整个人坐在了男人的腰间。

“那么想要,说一声就好了。”她将身后的发丝拨到了耳后,伸出手,指尖朝着男人的领口探了进去。

她俯下身,唇瓣落在了他的唇角上,舌尖漫不经心地描绘着他那性感薄凉的唇形。

邢修微微地眯起了眼眸,睨着眼前的女人那一张妖娆勾人的小脸,眸色愈发的幽深了几分。

眸子深处,裹着一层令人难以察觉的情谷欠。

苏宛缓缓地勾起了嘴角,眼底里迸发出了一抹锐利的寒光。下一秒,她整个人跃起,伸出手,一把将桌面上的那瓶酒狠狠地砸落在了地面上。

她立即从身上拿出了打火机,打开,毫不犹豫地将打火机丢在了地面的毛毯上。

“玩火自焚?”她迈开步子,朝着房门走了过去,侧身,睨着邢修,脸上的神情满是清冷和淡漠。“这下,你似乎说对了。”

“只不过,这个人不是我,而是你。要是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原本这些,不过是为顾辞远准备的。她知道,这些别说是要人命,怕是连这个男人都伤不到半分。

她这么做,不过是给他提个醒。上次的帐,他们还没算清楚。

转过身,苏宛迈开步子,朝着房子外走了出去。

只见,整个毛毯顿时被一团烈火所吞噬。

“邢爷!”卫泽和数名保镖冲了进来,卫泽看到了那一团烈火,立即转过身,将走道上的那灭火器拿起,下一秒,快步地走入房间,将那毛毯上的火给扑灭。

酒店房间的烟雾弥漫了出去,顿时使得整栋酒店的报警器响起。

卫泽将手中的灭火器丢给了一旁的保镖,立即上前,“邢爷,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邢修慢条斯理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抬首,那深邃的眼眸里,眸色深沉。“没事。”

“邢爷,我会安排人处理好这里,你还是尽快离开,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个女人,一心想要了顾辞远的命,这场火,估计也是在她的计划之中。”

邢修喉间性感的滚动了下,指尖抬起,漫不经心的磨挲着唇瓣,眼底里的情绪开始变得意味难明。

“把顾辞远的事情,透露给那个人。”他顿了顿,勾起嘴角,似笑非笑。“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命是不是足够的硬,有本事能够在凉州活下去。”

“邢爷想要用这个女人对付那边?”卫泽眸光流转,眼底里掠过了一抹了然。“只是,她是苏家的人。”

邢修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卫泽,并没有开口。

这个女人,每一次的见面,都是这么的有趣……

三日后,凉州。

入夜,黑色笼罩着整个凉州。

苏宛走出机场,她伸出手,整理了下那一头粉红色的短发,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近乎掩在了那橘色的宽边眼镜下。她警惕地扫了一眼四周,迈开步子,立即拦下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走下车,苏宛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朝着小区里的那一栋房子走了过去。却在这时,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却让她眸色一紧,侧身,整个人躲在了拐角的角落里。

下一秒,在那身影接近时,她拿出了包包里的匕首,手用力地收紧。

只见,楼道微弱的灯光下,那一道身影越发逼近。

脚步声,逼近。

苏宛嘴角抿紧,眼底里掠过了一抹冷意。瞬息之间,她抬手,手中的利刃猛地朝着那人刺了过去。

砰!

那人侧身避开,那尖锐的匕首还是划破了他的手臂,顿时使得男人眉头不由得皱紧,朝着苏宛望了过去。

苏宛整个人隐出了黑暗,朝着男人望了过去,惊呼,“景辰?”

乔景辰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这个顶着一头粉色短发的女人,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道:“苏苏?”

客厅里,苏宛拿过了药箱,蹲下身子,“抱歉,我还以为……以为是那些追债的人。”

其实,她更担心的是顾辞远那边派来的人。她废了顾辞远的一只手,顾薇儿和顾辞远绝对不会放过她。

只见橘色的灯光落下,在男人的肩膀上层层地散开,男人一头巧克力色的碎发下,那一张俊逸绝色的面容,满是温柔。

眼前的男人总是这样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那眉宇之间的温柔和沉静,也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抚平苏宛心底里烦躁与不安。

乔景辰伸出手,揉了揉苏宛那一顶粉色的短发,笑了笑。“所以,你才假扮成这个样子?不过,这个样子我倒是第一次看到,难怪方才,我没有认得出来。”

“疼不疼?”苏宛整个小脸近乎因为担心而拧成了一团,眼底里难掩心疼。她将纱布缠在了男人手臂的伤口上,站起身,将头上的假发拽下,随意地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都怪我,还好你刚刚躲开了,只是划到了手臂,不然我肯定更难受。”

“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乔景辰知道苏宛内疚不安,便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问道:“这几天你去哪了?我找不到你,电话打不通,苏家出事后,我一直都在找你,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苏宛整个人靠在了沙发上,双眸轻阖,“景辰,没事,我只是有点累……”

乔景辰扫了一眼客厅,桌子和椅子倒落在了地面上,地面上,散落了一地的玻璃碎片还有水渍,狼狈不堪。

他垂首,眸光落在了苏宛那一张精致小巧的面容上,眼底里的情绪,满是心疼和难受。苏家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苏城自杀后,那些人追债上门,所有的一切就只能够是她一个人扛了下来。

她躲着他,多半怕是害怕连累了他。

想到这,乔景辰不由得伸出手,指尖想要轻抚着女人的面颊。却在指尖落下的那一刻,他顿了顿,最后缓缓地收了回来。

“这里已经不能够住下去了,等会儿收拾好东西,搬去我那里。”

闻言,苏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撑着身子坐起,“景辰,我没事的。”

话音刚落,砰地一声巨响,只见房门被撞开,几个男人闯了进来。

乔景辰立即站起身,将苏宛护在了身后。“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苏宛皱眉,扫了一眼众人。她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这么快收到了消息。

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夺过桌面上的背包,站起身。抬脚,她猛地地将眼前的椅子踢向了那些人,整个跃起,狠狠地踹在了为首的那个男人心口上。

侧身,她一把将乔景辰给推开,手中的枪口抬起,毫不犹豫地抵在了那人的太阳穴上。

她拽着那人,护在了乔景辰的跟前,两人缓缓地朝着门口的方向退。“告诉顾薇儿,她想要我的命,还没有资格。”

“因为,她会来求我,而且很快。”

说着,她便猛地将男人狠狠地推向那些人,转过身,立即拽着乔景辰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追!”那些人低咒了一声,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枪。

“苏宛,那些到底是什么人?顾薇儿为什么要杀你?还有这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乔景辰皱眉,不由得问道。

“我们可是在逃命,能不能够认真点?”苏宛粗喘着气息,扫了一眼身后追出来的那些人,“你的车子停在哪里?”

“在那边。”乔景辰带着苏宛,朝着车子跑了过去。

砰地一声,车门合上,车子立即朝着小区外冲了出去。

苏宛整个人靠在了座椅上,抬眼,朝着后视镜望了过去,在看到那些人被远远地甩到后面时,这才猛地松了一口气。

乔景辰看着苏宛,脸上的神情严肃,“这几天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会想要了你的命?”

他的眸光落在了苏宛手上拿着的那一把枪上,眼底里的情绪,更是透着认真,“苏苏,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第一次,苏宛看到乔景辰眉宇之间隐约透着的一抹怒意和严肃。

苏宛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看来,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要毁了。”

她扬了扬眉头,伸出手,将手中的枪口对准着前方的车窗玻璃。

指尖扣下,乔景辰心头猛地一紧刚想要制止,却只见枪口之中迸发而出的是一颗钢珠,钢珠击落在玻璃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响。

苏宛侧首,看着乔景辰,眨了眨眼。“现在,是不是又让你对我有所改观了呢?”

女人嗓音之间透着一抹俏皮,不由得将男人逗乐了几分。

闻言,乔景辰无奈地笑了笑,这才猛地松了一口气。他伸出手,揉了揉苏宛的发丝,“那那些人是什么回事?”

苏宛收回手,将手中的仿真枪收到了包包里。她知道,顾辞远的事情,顾薇儿一定会出手。所以,便在黑市里买了这么一把仿真枪,没有想到还真能够唬得住那些人。

“没事,你知道的,顾薇儿一直以来都是这么针对我。”苏宛伸出手,拍了拍乔景辰的手,安慰地笑了笑。“你把我送到酒店吧,我这几天就暂时先住酒店。”

“不行,这几天你住我那里。”

苏宛眼帘半垂,掩住了她眼底里的情绪,那眸子里,掠过了一抹黯然。“不了,你那里并不太方便,我还是住酒店好了。不过,你放心,这几天,顾薇儿应该不会再找我麻烦。”

“至少,在她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她不敢动手。”

说着,苏宛整个人便靠在了座椅上,这原本紧绷的心,才猛地落了下来。

乔景看了下苏宛,抿了抿唇,迟疑了下,最后只能够硬生生地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接下来的三天,苏宛整个人近乎是在酒店里大吃大喝。

苏宛伸出手,从茶几上拿起了一袋薯片,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她眨了眨眼,百无聊赖地望着上方。

她开口,漫不经心地说道:“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一个情况……”

此时,电话忽然响起。

苏宛扫了一眼茶几,在看到那一串号码时,立即坐起身。“怎么样?”

“苏宛,大发了,大发了,我告诉你,你给我的那一张照片,发出去之后,几乎是立即上了热搜头条。”那边的女人刻意压低了一下嗓音,说道:“现在,那些娱乐记着疯了似的在找你。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邢家可是从来没有任何的绯闻出现。”

“我可是冒着我们老板杀头的罪名来帮你做这件事情,你可得在老板那里替我求情,还有啊,要赶紧请我吃饭,到时候一定要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这个照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惊呼声,紧接着,电话被再一次拿起,话筒里,传来了男人那低沉的嗓音。

“苏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乔景辰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他垂首,眸光落在了手中紧握着那一本报纸杂志上。只见,杂志的封面,苏宛圈住了那个男人的颈项,两个人仿佛情不自禁地拥吻在了一起。虽然因为角度问题,苏宛的面容近乎被藏住,但是那男人那宛如天公雕刻般近乎完美的俊脸却清晰可见。

那男人那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一眼望过去,便让人难以忘记。他记得这个男人,邢家的太子爷,邢修。

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苏宛怎么会跟这样的人……

想到这,乔景辰的眸色不由得往下沉。

苏宛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景辰,这件事情以后跟你解释……”

此时,房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苏宛顿了顿,转过身,朝着房门走了过去。她抬眼,眸光透过猫眼朝着房门外望了出去。

“景辰,我现在有事,晚点给你联系。”说着,她便挂断了电话。伸出手,她将房门打开。

只见,房门外,邢修一身黑色的衬衫。他迈开步子,直径地越过了苏宛,朝着房间里走了过去。

卫泽和几名保镖,则是守在了房门外。

苏宛扬了扬眉,将房门合上。她双手环臂,抬脚,朝着那男人走了过去。

邢修整个人懒懒地靠在了沙发上,双脚抬起,随意地搁在了茶几上。抬眼,他那一双狭长深邃的冷眸冷冷地睨着苏宛。

开口,他那溢出唇边的嗓音,冷得渗人。

“知不知道,这个游戏,如果一开始,你就没有结束的权利。”

苏宛侧身,坐在了茶几上。她倾身向前,抬首,眸光迎上了男人的视线,脸上的神情清冷,淡然。“有没有资格,我跟你,都说不准。”

她眨了眨眼,伸出手,将手中的那一张照片打开,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这样看,其实你应该感激我,至少我拍出来的照片,你勉强称得上帅气。”

“如果不是用这个办法,你也不会主动的找上门,不是么?”

邢家从来不接受任何杂志报刊的采访,甚至整个凉州,都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邢家到底有多少势力。越是保护得东西,越脆弱,越经不起折腾。

邢家,怕是一定藏了不少秘密。或许,一旦见了光,就会不堪一击。

所以,她和邢修的这一张照片,不管是在顾薇儿那里,还是在眼前这个男人的眼里,都算得上是一张王牌。

顾薇儿是邢浩的女人,当然因为忌惮她和邢修的关系,在没有清楚她跟邢修的关系之前,顾薇儿绝对不会轻易再出手。

邢修凑近苏宛,他伸出手,指尖落在了她白皙小巧的下颚处。他的指尖漫不经心地磨挲着她的肌肤,缓缓地,指尖落下,在她的颈项上,不自禁地收紧。

“你的确很聪明。”

“我该说谢谢么?”

男人的手,一个用力,顿时将苏宛整个人扑到了自己的跟前。两个人忽然凑的很近,苏宛的唇瓣近乎落在了男人的颈项上。

“女人,有时候太过聪明,并不是一件好事。”

苏宛抬首,唇瓣近乎抵在了男人的下颚处。她的眸光迎上了邢修那一双冷眸,将他眼底里的那一抹阴寒,收入眼里。

“是么?”她垂落在身侧的手,不自禁地收紧,泄露出了她此时的不安和紧张。只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沉静,淡漠。“那对于你是好事,还是坏事,就看你了。”

“顾薇儿是邢浩的女人,邢家这么家大业大,以顾薇儿那种野心勃勃的女人,一定会想着要分一杯羹。而你,看着也不像大方的人。”

“所以,我可以帮你。”

邢氏收购了苏氏,她想要调查苏氏的事情,就必须要接近邢修,进入邢氏。

“哦?”男人喉间性感地滚动了下,他伸出手圈住了苏宛的腰肢,使得她整个人落坐在了他的腰际上。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

闻言,苏宛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如果没有,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不是么?”

邢修伸出手,指尖捏住了她的下颚。俯下身,他的唇瓣抵在了她的唇角上,开口,轻描淡写地说道:“有胆量跟我提条件,就要有本事。”

“顾薇儿那边,明天就会行动。只要你能够活过明天,我就答应让你进入邢家。”

眼前的女人,有什么目的,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只是,如果她没用,他自然也不会留。

苏宛抬眼,看着邢修,两人的眸光相抵,久久地,她才开口,一字一顿地说道:“好。”

话音未落,男人却已经开口,吻上了她的唇角。他的舌尖从她的齿间钻了进去,贪婪地吞噬着她的气息。

“唔……”苏宛粗喘着气息,她双手抵在了邢修的胸口上,眸色一沉,猛地将他推开。

混蛋!

苏宛怒视着邢修,那墨色的眼眸里,裹着一抹冷厉和暗红。

邢修伸出手,指尖在女人的唇瓣上漫不经心地磨挲着。“记住,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

说着,他便拍了拍苏宛的腰肢,示意苏宛起身。他的眼眸微微地眯起,溢出唇边的嗓音,透着一抹低沉和暗哑,满是蛊惑。

“怎么,还想要?”

闻言,苏宛心猛地一窒,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由得勾了勾嘴角,慢条斯理地开口,道:“不想。”

她站起身,从茶几上抽出了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知道么?并不是每一只狐狸,都能够成为狐狸精,更多的,而是成为了衣服。”

“所以,下次还是不要挑战我的忍耐性比较好。毕竟,我这个人,没什么耐性,对你,也没有什么兴趣。”

邢修站起身,整个人居高临下地邪睨着苏宛。男人眼底里的眸光,含着一抹锐利,仿佛能够轻而易举地探入人的眼底深处。

“口是心非的女人。”他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方才,你可是享受得很。”

说着,他便迈开步子,越过了苏宛,朝着房门外走了出去。

“谁享受了?丫的,混蛋!”苏宛伸出手,一把夺起了沙发上的抱枕朝着邢修砸了过去。

抱枕砸在了男人的背上,男人的脚步顿了顿,侧身,眸光朝着苏宛望了过去。

邢修微微地眯起了那深邃的冷眸,眼底里,迸发出了一抹危险的气息。

苏宛垂落在身侧的手,不安地收紧。下一秒,她扬起了嘴角,莞尔一笑。“呵呵,要不要下楼喝杯咖啡?”

邢修冷冷地收回了眸光,转过身,这才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呼—”苏宛整个人猛地松了一口气,狠狠地将自己砸落在了沙发上。她伸出手,拍了拍胸口,安慰着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怂就怂了点,总比没命的好。”

只不过,这笔账,她有的是时间跟他算。

照片带来的风波,很快就被邢氏给无声无息地压了下去。原本收到消息,要赶往酒店堵苏宛的媒体记者也都散了。

酒店里,苏宛整个人静立而站,她抬眼,朝着阳台外望了出去。

邢氏将这个消息压下去,而邢修至始至终都没有出面,所以,以顾薇儿的性子,一定会按耐不住。

继续阅读《一吻成瘾:总裁大人太生猛》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苏宛 卫泽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大人太生猛》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