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弑神王者》萧文山 万剑宗完整版阅读

小说:弑神王者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萧文山

角色:萧文山 万剑宗

简介:万剑宗内门弟子南门枫在万剑宗内门六年修为不得寸进,受尽欺凌
外出历练偶的至宝七星草也被同门师兄抢夺,南门枫险些身死
千钧一发之际南门枫唤醒了弑神塔,在弑神塔的帮助下,南门枫体质得到改善,在弑神塔中修炼,修为更是一日千里
从此,南门枫从万剑宗籍籍无名的弟子,开启了他传奇的一生

弑神王者

《弑神王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出手偷袭

“七星草还我!”南门枫眼中满是愤怒的看着眼前三人,这三人和他一样,都是万剑宗的内门弟子。只是南门枫拜入万剑宗内门六年光景,修为不进反退,因此南门枫往日里没少被这三个家伙欺负。

如果是平时,南门枫绝对懒得搭理这三人。但是这次,南门枫好不容易在云荒山脉找到一株七星草却被萧文山三人抢走了。

和小家族出身的南门枫不同,这三人都是世家大族出身,平时横行无忌惯了,现在出手抢了南门枫的七星草,三人不但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心中反而觉得有趣。

七星草有着固本培元,强化自身资质的逆天功效,南门枫觉得自己拜入万剑宗六年时间,修为之所以不进反退,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有了这株七星草,不敢说将自己的体质变得如何逆天,但是把他的体质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应该不成问题。万剑宗作为云荒山脉万里范围内第一大宗门,宗内奇珍异宝无数。但是在万剑宗中,也是没有一株七星草的。

由此不难看出,南门枫这次的运气是何等的逆天,以及这株七星草是何等的珍贵。刚才得到七星草时,南门枫心中还高兴了好一阵。但是七星草在南门枫手中还没捂热乎,就被萧文山三人抢去了。如今的南门枫只是武境六层的修为,而萧文山三人都是武境九层巅峰。

因此三人从南门枫手上抢夺七星草容易,南门枫想要讨回七星草就困难了。南门枫对面,萧文山三人窃窃私语了几句,就不怀好意的朝南门枫走了过来。

这次萧文山、闻成义、房天逸三人也是结伴在云荒山脉中历练,三人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云荒山脉中遇到南门枫,并且南门枫居然运气逆天的找到了七星草。

“这三个家伙想杀人灭口!”南门枫心中一惊,刚才他在萧文山眼中清晰的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杀机,原本南门枫以为这次在云荒山脉找到了七星草,他的人生也该峰回路转了。

但是南门枫没想到这七星草非但没能改善他的资质,反而为他引来了杀身之祸。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萧文山三人,南门枫“唰”的就将身后的精钢长剑抽了出来。

只是即便有武器,南门枫也知道自己绝非萧文山三人的对手。虽然如此,南门枫也还是要放手一搏。放手一搏还有希望,束手就擒,只能是等死!

“七星草我不要了,我就此离开,绝不泄露七星草的消息如何?”南门枫心思敏捷,他知道此时想要夺回七星草是不可能的,当务之急是赶快逃离这里。

“嘿嘿,南门枫,你运气到是不错,据我所知,即便在整个万剑宗中都是没有七星草的。而在黑市上七星草也是炒到了五千极品元石的天价,少爷我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七星草。”萧文山一面靠近南门枫,口中一边说着。

但是在萧文山心中想的却是,将南门枫干掉后,会不会有什么他承受不住的后果。事实上萧文山三人在宗门中虽然经常欺负南门枫,但他们和南门枫并没有很深的仇恨。

萧文山这次之所以想要干掉南门枫,还是因为七星草实在太珍贵了。南门枫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南门枫的师尊却极为护短,一旦这事让南门枫捅到他师尊哪里去,那他们三人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因此想要吃下这株七星草,就只能让南门枫消失在云荒山脉中。万剑宗弟子无数,经常有弟子在云荒山脉历练时失踪,南门枫在云荒山脉中消失,自然也不会引人怀疑。

“天逸,阿闻动手!”思索片刻,萧文山面色一冷,没有在和南门枫说多余的废话,就对南门枫发起了攻击。只有让南门枫彻底闭嘴了,这株七星草才是他萧文山的,所以这次萧文山没有放过南门枫的打算。并且这里距离万剑宗距离不近,南门枫如果死在这里,是绝对没有人会知道的。

在萧文山元气激荡的一掌切来时,南门枫就感受到了萧文山手掌上那凌厉掌风犹如钢刀一般刮到脸上的感觉。南门枫知道不要说萧文山三人联手对付自己一个,就是一个萧文山,他也绝对不是对手。

“逃!”南门枫想都不想就做出了决定,自己和萧文山三人修为差距太大,留下来死战也绝对不是三人的对手。好在此刻三人还没有彻底将他的退路封死。所以这个时候逃走,他还有一线生机。

萧文山三人看到如此果断就逃走的南门枫,眼神中也是闪过一丝疑惑。他们和南门枫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以往的南门枫废物的不行,而且还有些痴呆。可是刚刚刹那,南门枫哪里有半点痴呆的状态,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南门枫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文山大哥,这可坏了。残害同门可是死罪,要是南门枫回到宗门中找执法长老告状,我们三人就危险了。”萧文山身后闻成义看着南门枫逃走的方向,心中很是害怕的说道。

“不用担心,往这个方向过去是一个悬崖,南门枫这小子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历练,对周围的地形都不熟悉,所以才会往悬崖上跑。这是他在自掘坟墓,我们跟上去就行。”萧文山说完冷笑一声,旋即就带着两人朝南门枫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南门枫此刻真的是慌不择路了,萧文山说的不错,虽然南门枫也经常到云荒山脉中试炼,但是这片区域,南门枫还是第一次来。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三人,南门枫更是陡然加快了脚步。但是跑了一会后,南门枫就发现了不对。

因为南门枫看到,自己前方的道路居然越来越窄。在往远处看,好像没路了一般。南门枫心中暗暗着急,萧文山三人追的太紧,这个时候就是想要换路也根本就来不及了。

没过多久,南门枫急忙停下了脚步,因为在南门枫前方,赫然是一个万丈深渊。传闻修为到了真境的武者能够凌空虚渡,但是以南门枫如今武境六层的修为,就不用想太多了。

“你到是跑啊,怎么不跑了?”萧文山眼中满是戏谑的看着南门枫。

“文山大哥,不要和他废话,解决掉他我们立刻就将这株七星草拿去卖掉。”想到七星草的价值,房天逸两人都颇为眼热。萧文山三人都是大家族出身,但即便是他们,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极品元石。但是这次从南门枫手上抢来的这株七星草,就是保守估计,也绝对可以卖五千极品灵石以上。

“嗯,你俩在一旁掠阵,我来解决他。”萧文山沉声点了点头,旋即身形一错,就朝南门枫冲击而来。“好快!”看着萧文山那如鬼魅一般迅疾的身形,南门枫的心沉到了谷底,此刻的他已经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如果萧文山三人一同动手的话,南门枫绝对连十息都撑不住。现在既然只有萧文山一人出手,南门枫也看到了一线生机,只要有一线生机南门枫都是绝不放弃的人。萧文山的身形忽然出现在南门枫身前,旋即一掌劈金断玉的铁掌就朝南门枫轰了过来。

这明明是一只肉掌,但是给南门枫的感觉却仿佛是一把铁锤一样,只要被擦到一下,他就要重伤。面对萧文山的攻击南门枫丝毫不敢大意,手中精钢长剑一声剑鸣,一朵剑花就在两人之间悄然绽放。

只是南门枫的剑气虽然看起来凌厉非凡,但是在萧文山一掌之下,南门枫的剑气居然很快就冰消雪融消失不见。随后萧文山的掌风再也没有阻拦的就一掌轰到了南门枫的左肩上,“咔嚓”一声传出,南门枫知道这是自己左肩碎裂的声音。

虽然痛疼异常,但南门枫还是没有哼出一声,反而紧咬牙齿猛然一个转身,同时手中精钢长剑雷蛇喷吐,朝着萧文山的心脏刺了过去。一股狂暴的气息猛然绽放,惊雷剑法瞬间施展而开。

惊雷剑法是万剑宗内门最难修炼的剑法之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萧文山三人真的很难相信南门枫这个废柴居然能够练会惊雷剑法。不过此刻已经不能用废柴来称呼南门枫了,因为在万剑宗的历史上,凡是能够炼成惊雷剑法的,就没有弱者。

南门枫忽然间使出惊雷剑法确实让萧文山意外,只是在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惊雷剑法就是再厉害,也改变不了什么。南门枫看着无动于衷的萧文山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因为这样的距离下,凭借惊雷剑法的威力一剑要了萧文山的命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难道萧文山以外自己不敢杀他,所以才完全无动于衷。但是很快南门枫就知道自己想错了,随着肋下和后背一阵剧痛,南门枫的身体也陡然朝悬崖下方飞了过去。原来萧文山之所以无动于衷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闻成义和房天逸的偷袭,才是真正的杀招。

随着身体不断坠落,南门枫也逐渐看不到萧文山三人的身影。此刻南门枫心中充满了不甘,从这万丈悬崖摔下去,他必死无疑!但是南门枫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实力弱小,就连生存的权利都没有吗?

此刻南门枫的腹部有一个非常恐怖的伤口,这是刚才闻成义偷袭时一刀破开的。南门枫的血液也是如同溪流一般从这处伤口大量涌出,很快南门枫的意识就模糊起来。

而在南门枫意识模糊之际,一直被他贴身放在怀中的一个暗金色小塔却陡然间变的滚烫起来,瞬息之间,南门枫的体内仅剩无多的元气就被这个暗金色小塔抽干,旋即南门枫的身形也是突兀的消失不见。

“起!”不知过了多久,南门枫猛然清醒过来。南门枫醒来后没有任何犹豫就是一掌拍在地面上,旋即整个人也是腾空跃起,警惕的看着四周。昏迷之前南门枫清晰的记着,在闻成义、房天逸两人偷袭之下,自己坠下了悬崖。

“这里是悬崖之底?还是说我已经死了?”南门枫看着四周封闭的墙壁,这里显然不会是悬崖底下,而伤口上传来的阵阵剧痛也是告诉南门枫,他没有死,只是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唉!”在南门枫想着自己为什么从悬崖上摔下去都没死时,由远及近的传来了一声叹息。发出这声叹息的人不知在什么地方,但是南门枫感觉,这人好像就在自己身旁发出的这声叹息,回头一看,南门枫看到自己身旁却是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一道宛若幽灵般的黑袍身影忽然在南门枫身前凝实。南门枫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离自己不到五步的地方有人,他竟然毫无察觉,这人的实力非常恐怖!看着身前的黑袍老者,南门枫眼中满是忌惮。

“弑神塔真是没落了,一个武境六层的小虾米,也能认主。”黑袍老者一双浑浊的双眼打量了南门枫一番,旋即口中也是淡然说道。

“弑神塔?认主?”虽然南门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南门枫还是能够猜到,自己之所以没死,应该和这所谓的弑神塔有关系,想到塔,南门枫下意识的就往自己怀里摸去。因为在自己怀中,南门枫贴身放着一个小塔。这个小塔是他母亲的遗物,只是此刻,这座塔已然消失不见了。

这时南门枫有些不敢置信的四周看了一眼,因为南门枫觉得,自己此刻好像就在那座小塔之中。虽然很荒谬,但是那座小塔在南门枫手上那么久,对小塔的气息,南门枫还是非常熟悉的。

“敢问前辈,这里是何处?还有前辈刚才说的弑神塔又是什么东西?”既然想不明白,唐傲干脆向身前的黑袍老者询问了。

不过黑袍老者显然没有和南门枫说话的意思,袖袍一挥,一段庞大的信息就涌入南门枫脑海中。随后南门枫就知道了,自己此刻真的在弑神塔之中,而弑神塔,赫然是诸神联手打造的天地至宝。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既然出现在他母亲手上,最后他母亲又将弑神塔留给了他。

对于弑神塔的种种传说南门枫不是很感兴趣,真正吸引南门枫的,是伴随着弑神塔的功法以及弑神塔的一些作用。像现在南门枫所在的位置,就是弑神塔的第一层,弑神塔一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着特殊的作用。

而弑神塔第一层的作用,就是疗伤。之前南门枫被闻成义和房天逸偷袭重创,但是现在根本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南门枫腰部和腹部那狰狞可怖的伤口就已经快要愈合了。

南门枫知道,这样的伤势即便有最顶级的疗伤丹药,没有一两个月,也是绝对无法恢复的。但是现在南门枫来到弑神塔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而且南门枫同样知道了一件让他非常无奈的事情,那就是南门枫在万剑宗内门六年修为之所以毫无寸进,就是这弑神塔的缘故。因为在南门枫修炼时,弑神塔将南门枫吸收炼化的元气全部吞噬了。

不久前南门枫从悬崖上摔下,生死一线之际,则是弑神塔自动护住,将南门枫卷入了弑神塔内部的空间中。否则从那万丈悬崖摔下去,南门枫必死无疑。

“现在知道了?”在南门枫将这些信息理清楚后,黑袍老者语气平淡的说道。显然对弑神塔认南门枫为主,黑袍老者是有些不满的。

南门枫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前辈,不知弑神诀在什么地方?”对弑神塔,现在南门枫已经基本了解了。同时南门枫也知道,自己面前这个黑袍老者是弑神塔的器灵,也被唤做塔神。

现在南门枫既然得到弑神塔认主,那么南门枫就能够修炼无上功法《弑神诀》,只是南门枫在弑神塔中寻找了片刻,根本就没有发现弑神诀的存在。所以南门枫怀疑,这弑神诀应该在塔神手中。

果然,南门枫询问之后,塔神手一挥,一卷玉简就浮现在南门枫身前。旋即塔神平淡开口说道:“弑神诀一共有九层,对应着弑神塔的九层,弑神诀每修炼成一层,就能登上弑神塔的对应层数。你好生修炼,这个地方天地元气太过薄弱,争取早日离开此地。”

虽然在弑神塔之中,但是塔神依然能够感受到周围的天地元气太过薄弱,否则他从弑神塔中醒来,也不需要连续吸收南门枫六年的元气才能做到。塔神说完身影就逐渐消散,片刻之后,南门枫竟然再也无法察觉到塔神的存在。

就在南门枫还准备继续在弑神塔中研究一番弑神诀时,南门枫面色猛然一变,旋即南门枫就感受到弑神塔中一股强悍的斥力传来,随后南门枫眼前一亮,就被弹出了弑神塔之外。出了弑神塔后,南门枫看到自己果然在一处山谷中。

而在南门枫身前,弑神塔在半空静静悬浮着,不时有些玄奥的波动传出,显的极为不凡。“这次虽然大难不死,但是萧文山三人绝对不能放过。”南门枫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如果是之前,南门枫绝对不会是萧文山三人的对手,但是此刻有弑神塔相助,南门枫知道他的修为很快就能够突飞猛进。刚才之所以被弑神塔弹出来,是因为弑神塔中的元气为他疗伤时耗尽了。

想要补充弑神塔中的元气也非常简单,弑神塔可以吸收妖兽的精血化作元气,也可以吸收周围空间中的元气,还可以用元石进行补充。这三个办法中,使用元石和吸收精血效果最好,让弑神塔自然吸收元气效果最差。

原因是南门枫所在的天元大陆,似乎是一个极为低级的位面。对位面南门枫还是有所理解的,简单的说就是除了天元大陆外的其他世界。虽然对许多人来说这根本是无稽之谈,但是南门枫却知道,在天元大陆之外,还有着其他世界的,毕竟他就是阴差阳错之下,从地球的华夏来到这个地方的。

在弑神塔吸收了一些元气之后,南门枫再次来到了弑神塔中。虽然在外面南门枫也能够修炼,但是弑神塔有个非常逆天的能力,那就是弑神塔中的时间和外界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在弑神塔中修炼四天,外面也只是过了一日时光。

现在南门枫想要找萧文山三人报仇,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除此之外还要抓紧时间,因为三年一次的紫云学府招生在即,凭借萧文山三人的家世,必然不可能错过紫云学府的招生。一旦三人离开万剑宗,南门枫想要报仇就困难了。

来到弑神塔中后,南门枫没有任何犹豫将自己身上全部的元石都拿了出来。由于这六年来修为一直都不得存进,南门枫以为是自己身体的原因,所以平日里也是用元石疯狂的修炼。

此刻将这些元石拿出,数量还真没有多少,并且这些元石的品级都不是很高,都是下品和中品元石。其中下品元石有三十九块,而中品元石则只有六块,至于上品和极品元石,则是一块都没有。

一掌拍下,一块元石被南门枫震碎,元石中纯粹的元气也被弑神塔吸收,随后反哺成一种灰蒙蒙的特殊元气充斥在弑神塔中。南门枫手上不停,一地的元石被他全部轰碎,而有了这么多元石的元气补充,弑神塔中的灰蒙蒙的元气也变得浓郁起来。

随后南门枫不在耽误时间,拿出弑神诀来翻阅。弑神诀是一卷非常逆天的修炼功法,由于弑神诀的等级已经超出了天元大陆对功法等级的划分,所以南门枫也不知道,弑神诀究竟是什么层次的功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弑神诀至少是天级功法以上的存在。

看完了弑神诀的第一层后,南门枫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之前修炼的功法和弑神诀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地悬殊,不可估量。无论是元气的周天运行,还是元气的吸收炼化,弑神诀的强大都远超南门枫的想象。

深吸一口气后,南门枫宁心静气,开始按照弑神诀的周天运转路线开始修炼起来。遽然间,南门枫周围的元气仿佛受到什么牵引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犹豫数量太过恐怖,在南门枫头顶甚至形成了一个元气漩涡,这等修炼异象,当真是闻所未闻。

只用了半天时间,南门枫的修为直接从武境六层达到了武境八层,又用半天时间,南门枫的修为已经在武境八层彻底稳固下来。“喝!”一拳轰出,南门枫感受到自己浑身元气浑厚精炼,南门枫觉得现在即便对上萧文山三人,自己也有一战之力。而且凭借惊雷剑法,对付这三个纨绔子弟就犹如屠猪宰狗一般。

“慢着!”就在南门枫准备离开弑神塔返回万剑宗时,塔神的声音从南门枫身后传来。旋即南门枫就看到塔神手一挥,一柄长剑就出现在南门枫身旁。

剑长三尺有三,剑身仿佛是一泓清泉,在宝剑周围有着特殊的灵韵流动。“好宝贝!”只是看了一眼,南门枫就由衷的感叹道。

只是在南门枫想要向塔神询问一下这是什么剑时,塔神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随着一阵斥力传来,南门枫也是面露苦笑。显然在弑神塔的元气耗尽后,他又被弑神塔弹出来来了。虽然南门枫在弑神塔中用了一天时间来修炼,但是外界只是过去三个时辰而已。

常言道,报仇不隔夜,隔夜不报仇。现在萧文山三人应该已经返回了宗门,既然如此,自己也回宗门向他们讨回公道就是。

手中长剑挥出,虽然第一次使用,但是南门枫依旧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只是到现在南门枫也还不知道这柄宝剑叫着什么名字,思忖片刻,南门枫一拍手,旋即说道:“以后就叫你轩辕剑就是!”

轩辕剑是南门枫前世在地球时华夏传说中的一柄神剑,南门枫一时想不到什么好名字,就将这个名字拿来用了。

修为提升后,南门枫的速度也是快了许多。没过多久,南门枫就来到了万剑宗所在的万剑山。守山的两个弟子看到南门枫后一愣,旋即两人低声交谈几句,其中一人就要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在弑神塔中修炼的缘故,南门枫的六识变得极为敏锐。虽然两人交谈的声音不大,但南门枫还是听到,这两个家伙赫然是要将自己回宗的消息告诉萧文山。

南门枫也不在意,这次回来南门枫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萧文山三人斩于剑下。这是南门枫的原则,对于要杀自己的人,绝不留情。何况萧文山三人已经不是要杀自己,而是差点就把自己干掉了。

“顺便告诉萧文山,让他来斗剑台找我。”南门枫没有阻止这个守山弟子离开,反而是浑不在意的说了一句。

“这小子疯了?”看着南门枫离去的背影,其中一名守山弟子说道。

“萧少说过,南门枫一回宗门就去告诉他,显然萧少是要教训这个废物了。”另一人却有些不以为意。南门枫身为内门弟子,两人理应叫一声师兄。只是南门枫拜入万剑宗内门六年,修为不得寸进,已是全宗上下都知道的废物。

万剑宗的斗剑台修建在一片悬崖之上,在悬崖下方,还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些利剑。

这些剑的主人已经在斗剑台上战死了,斗剑台是给万剑宗弟子解决生死仇恨的地方,一上斗剑台,双方便只能由一人或者下来。而战死一人的佩剑会被投到悬崖之下,用于警戒万剑宗的弟子要同宗友爱,不得同门相残。

南门枫在斗剑台约战萧文山三人的消息瞬间在万剑宗内传开,这不是因为许久没有人上斗剑台比剑,而是因为上斗剑台之人居然是南门枫。

在整个万剑宗,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基本都知道南门枫。这当然不是因为南门枫武道天赋卓越,所以人尽皆知。而是因为南门枫拜入万剑宗内门六年,修为不得寸进,成了万剑宗众多弟子茶余饭后的谈资。

此刻听到南门枫在斗剑台约战萧文山的消息后,众多弟子都往斗剑台赶去。虽然斗剑台修建在悬崖边上,但是周围的空间足够宽广。因此这么多万剑宗的弟子涌来,这里也丝毫不觉得拥挤。

此刻南门枫一袭青衫,背缚长剑的站在斗剑台上。南门枫的脸上没有紧张,也没有激动,有的只是平淡。虽然南门枫也知道,杀了萧文山三人事情必然不是那么容易善了,但是武道一途本就要快意恩仇,如果别人都要杀自己了,自己还一味的忍让,那么这武不修也罢!

良久,人群一阵哄乱,却是闻成义、房天逸、还有萧文山三人来了。这三个家伙在万剑宗内门被称作是内门三少,三人武道天赋一般,但是坏事干的却不少。但是由于家世非同寻常,万剑宗对这三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三人不要做得太过分,也就随着他们了。

“你没事?”刚才萧文山收到消息,说南门枫不但回宗门了,而且整个人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什么受伤的迹象。

“我应该有事?”南门枫讥讽了一句,如果不是弑神塔,此刻南门枫说不定真的被萧文山三人干掉了,但是在弑神塔的治愈下,南门枫之前受的伤,自然全部好了。

“哼!你可知道上了斗剑台,我就是当众杀了你,你也是白死。”虽然南门枫现在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站在这里,有些蹊跷,但是萧文山依然不惧南门枫。

“废话少说,你们三个一起上来受死!”南门枫没有多言,直接抽出身后轩辕剑指向了萧文山三人。

狂妄!霸道!这一刻,这是最能形容南门枫的两个词汇。当然,在更多人眼中,他们还是觉得南门枫已经疯了。南门枫武境六层的修为是人尽皆知,而萧文山三人早就在武境九层巅峰停留许久。

不要说以一敌三,就是一对一,南门枫也不是萧文山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找死,我来战你。”不等萧文山说话,闻成义就率先跳上了斗剑台。从南门枫手里抢来的七星草他们已经交给萧家的人去处理,这个时候南门枫回来确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但是闻成义三人怎么都想不到,南门枫居然会如此沉不住气,一回来就要在斗剑台上约战他们三人。如果不是在斗剑台上,萧文山三人想要在万剑宗内干掉南门枫还颇不容易。但是现在南门枫既然上了斗剑台,那么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说了,是叫你们三个一起上来受死!”看到只有闻成义上台后,南门枫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情,萧文山三人南门枫一个都不准备放过,但是南门枫知道,只要他诛杀其中一人,另外两人必然不敢再上。

和闻成义想的一样,在斗剑台上南门枫可以肆意出手,但是离开斗剑台,南门枫想要杀这三个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既然你执意找死,我们就成全你。”为免夜长梦多,萧文山思忖片刻也是和房天逸一同跳上了斗剑台,三人抽出佩剑,呈犄角之势,将南门枫围在中间。但是台上四人都没有动手,他们在等,等执法长老古邢!

“斗剑台上决生死,双方是否自愿?”古邢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没有人看到古邢在什么地方,但是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楚。

“弟子自愿。”南门枫本就是斗剑台比试的发起者,南门枫当然是自愿的。

“弟子自愿。”萧文山三人随让不明白南门枫为什么执意找死,但三人还是齐声说道。

斗剑台并没有规定比斗的双方必须一对一,所以现在萧文山三人对付南门枫一个,古邢也没有多言。在南门枫四人表明自愿之后,古邢更是没有废话。“既如此,那遍战吧。”

在古邢话音落下瞬间,萧文山手中长剑抖动,犹如一条毒蛇一般朝着南门枫的咽喉噬咬而来。闻成义和房天逸的动作也半点不慢,三人都是武境九层巅峰的武者,对付武境六层的南门枫,三人不需要任何留手。

斗剑台下,不少围观的弟子已经兴趣缺缺。双方实力差距太大,这南门枫根本就是送上去给萧文山三人杀的。此刻,这几乎是台下所有人的共识。

在萧文山三人的围攻下,可能一个回合之后这场决斗就会结束。众人看向南门枫的目光也有些同情,虽说南门枫的武道天赋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万剑宗中,南门枫极为低调,平素也没有和别人结仇。但是斗剑台的规矩摆在这里,上了斗剑台,那就是不死不休。

在萧文山三人出剑之后,南门枫的目光中一片平静,手上也没有任何动作。仿佛这一刻他已经放弃决斗,准备等死了一般。

但是就在萧文山三人的攻击靠近南门枫的刹那,南门枫身上的气息陡然爆发,轩辕剑上一道道雷霆凝聚。

“惊雷剑法!”人群中,一个内门长老心中大惊,忍不住叫了出来。

“一剑惊雷!”就在这时,斗剑台上雷霆震颤,旋即以南门枫为中心,一股半月形的雷弧朝萧文山三人斩了过去。

“噗嗤,噗嗤!”两团血雾炸起,闻成义和房天逸甚至来不及说出一句话,脑袋就飞了出去,旋即在无尽悔恨中失去了意识。

萧文山身上刚才有一道金黄色的护体金光,显然是件宝物,若不是这件宝物抵挡,此刻萧文山和另外两人也是同样的下场。

这场战斗确实只用了一个回合,但是和众人想象的不同的是,仅一个回合,南门枫差点一剑将萧文山三人灭杀!

此刻斗剑台下众人已经呆滞了,在万剑宗中众弟子中,萧文山三人的实力已经是中等偏上的水准,但即便如此,三人在南门枫手上居然一剑都接不下,不知不觉间南门枫尽然恐怖到这种地步了吗?

一剑诛杀了闻成义和房天逸之后,南门枫元气一卷,就顺势将闻成义和房天逸的储物袋收了起来。南门枫意识到,使用弑神塔修炼时事半功倍,但是弑神塔对元石的消耗也非常恐怖。

没有元石,就无法在弑神塔中修炼,所以这种时候,南门枫自然也不会放过两人的储物袋。刚才虽然一剑诛杀了闻成义两人,但是南门枫还是很不满意。之前将自己打下悬崖时,萧文山显然是主谋。

只是刚才惊雷剑法的剑气斩到萧文山身上时,被他身上的护体法宝挡住了。不过即便如此,南门枫也没有放过萧文山的打算。萧文山之前抢夺了他的七星草不说,还险些将南门枫害死,这仇不能不报。

“住手!”南门枫剑势一转,朝着萧文山刺去时,一道浑厚的声音在斗剑台下响起。这道声音不怒自威,南门枫刺出去的轩辕剑都在此刻顿了一顿。

原本萧文山已经被南门枫刚才一剑吓破了胆,这一剑只要刺中,萧文山今天必死无疑。对于想要自己死的人,南门枫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尽管长剑顿了片刻,南门枫依旧毫不犹豫的一剑刺出。

“噗嗤!”在南门枫这一剑之下,萧文山的左臂猛然炸起一团血雨,旋即一声惨叫传出,萧文山的左臂齐根而落。

“孽障!你好大的胆子!”在南门枫伤了萧文山之后,刚才在远处发声的中年武者也是赶来过来。这人一上斗剑台,强悍的气息就将南门枫压的喘不过气来。这人南门枫认识,是内门的七长老萧彧。

这萧彧和萧文山是同族,看到萧彧要为萧文山出头后,台下一众弟子都是目光同情的看着南门枫。萧文山敢在七杀宗为所欲为,除了身后的势力外,最大的依仗就是这个族叔萧彧。

萧彧虽然贵为万剑宗内门七长老,但是在萧家也只是旁系,地位比起萧文山这个草包都差了一些。原本只要照顾好萧文山几年,等到两个月后紫云学府招生开始,他就能将萧文山送走,同时自己也能归入嫡系一脉。

但是让萧彧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出了问题。听说南门枫在斗剑台挑战萧文山后,萧彧就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赶来了。可是,他还是来晚了一步。虽然萧文山只是断了一臂,但是像萧文山这样的小祖宗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到了家族中必然说自己照料不周,然后他并入嫡系一脉的愿望,自然就落空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内门的废物,南门枫。

“比斗已经结束,你竟然还敢出手伤人。今天我若是不给你一点教训,你真的要无法无天了。”萧彧说话的同时身形一晃,抬手一指就朝南门枫点来。

这一指南门枫看的清清楚楚,只要他的身形稍微移动一下,就能完全避开。但是让南门枫惊骇的是,在萧彧一指之下,他的身体根本就动弹不得。

而且南门枫知道,萧彧显然不是要给自己一点教训这么简单,因为萧彧攻击的部位,赫然是他的心脏。萧彧身为内门长老,本身的实力就极为强悍,何况此刻萧彧使出的,还是他的成名绝技定虚指。这一击萧彧的目的已经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要杀了南门枫,为萧文山出气。

看着越来越近的手指,南门枫心中大惊,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束缚。南门枫不想死,这个时候他也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躲入弑神塔中。

但是,他如果这样做了,弑神塔必然会暴露。在武道世界,随便一样宝物的出现,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更不用说弑神塔这等逆天至宝。只是这时候如果不使用弑神塔的话,他显然只能等死了。

就在南门枫犹豫之际,南门枫忽然感觉身体一轻。“有人帮我?”南门枫心中大喜,身体忽然减轻的压力,显然是有人暗中出手助他。南门枫也是瞬间抓住机会,身体往下一压。只是萧彧的手指上一道青灰色劲芒喷出后,还是洞穿了南门枫的左肩。

当然,如果南门枫刚才没有及时调整身形,这道指芒就会洞穿南门枫的心脏。这家伙果然是想杀自己,为萧文山泄恨。萧文山是萧家嫡子,来万剑宗中只是为了历练一番,方便半月后进入紫云学府学习。

萧家是数千年的庞大世家,其势力和万剑宗比起来也是只强不弱。也是因为这样,萧彧才会挤破脑袋都想并入萧家的嫡系一脉。

看到有人出手助南门枫后,萧彧目光一愣,往斗剑台下扫去。旋即萧彧就看到了人群中一声粗布麻衣,双目如电的古邢。古邢是斗剑台的执法长老,如果是之前,斗剑台发生这种事情,古邢绝对不会允许。

但是现在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臂,古邢知道,如今的万剑宗,已经不是当年的万剑宗了。宗内派系林立,内耗也越发严重。而且现在的宗主更是昏庸无道,赏罚不明。否则也不会因为那样的事情,就断了自己一臂。

被萧彧一指击伤后,南门枫根本就不敢在斗剑台停留。立刻一跃而下,就往远处逃去。按理说除了这样的事情,身为斗剑台的执法长老,古邢理应出手将萧彧击毙才是。但是到现在古邢都无动于衷,如果他再不自救,那就只能等死了。

这个时候南门枫也想起了师尊百里长青不久和他说的话,如今的万剑宗鱼龙混杂,派系林立。老宗主又有些昏庸,许多事情上都赏罚不明,所以百里长青也想送他到紫云学府继续修行。现在南门枫算是看出来了,内门长老当众对内门弟子出手的事情都能发生,别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哪里跑!”南门枫逃下斗剑台后,萧彧身形一动就再次出现在南门枫身旁。今天萧彧既然已经出手,这个骂名他就已经背定了,既然如此,不将南门枫斩杀萧彧怎能甘心?

虽然南门枫见机先跑,但是由于南门枫和萧彧差距太大,萧彧几乎是身形一晃就追上了南门枫,旋即抬手就朝南门枫一掌劈出。

这一掌还未劈中,南门枫被萧彧强悍的掌风刮的身形一矮。南门枫心中大怒,这萧彧欺人太甚,如今他有了弑神塔,早晚必然能超越这个萧彧。南门枫发誓,只要他今日不死,他日必杀萧彧。

这一掌南门枫也是无法躲避,既然如此,南门枫也只能放手一搏!

一道剑鸣传出,南门枫手中的轩辕剑再次聚满雷霆之力,旋即南门枫没有任何犹豫,就反手一剑刺出。南门枫已经觉得,今天自己就是死,也要让萧彧流点血!

只是在轩辕剑被萧彧一掌拍开,随后萧彧的掌印去势不减的往自己身上拍来时,南门枫才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惊雷剑法虽然厉害,但是在巨大的修为差距下,惊雷剑法也是无济于事。

就像之前南门枫武境六层时施展惊雷剑法,非但伤不了萧文山,还被闻成义和房天逸联手轰下了悬崖。但是如今南门枫在弑神塔中修炼到武境八层之后,一身真元浑厚精炼。同样是惊雷剑法,南门枫只用了一剑,就将闻成义和房天逸灭杀!

“谁敢伤我爱徒!”百里长青从药山挖药回来,就听到了南门枫在斗剑台约斗萧文山三人的事情,当下百里长青也是急忙赶了过来。

百里长青赶来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萧彧这个内门长老竟然对南门枫出手。百里长青当即大怒,手中青宵宝剑一声剑吟,旋即一道数丈长的剑气匹炼就朝萧彧斩去。

面对百里长青的攻击,萧彧也不敢硬接,立刻纵身一退,但是不等他稳住身形。一记耳光就在萧彧脸上响起,虽然同为内门长老,但无论资料和实力,百里长青都强萧彧太多了。

看到百里长青一来就给了萧彧一耳光,台下一众弟子都是面面相觑。这位百里长老护短是出了名的,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萧彧此刻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是萧彧也没有冲动。刚才一击他已经判断出,百里长青这老家伙必然是突破到真境武者了。这个时候和百里长青硬拼,吃亏的只能是他。

“百里长青,你徒弟南门枫残害同门在前,以下犯上在后,现在你包庇他,到了宗主那里,免不了要治你一个包庇之罪!此事未完,你给我等着。”萧彧说完一手抓起被南门枫吓傻了的萧文山,一手抓起萧文山的断臂往远处离去。

“哼,老夫怕你不成!”百里长青衣袖一甩,旋即立刻查看南门枫的伤势。

“师尊……”

“无需多言”南门枫想要和百里长青解释一下,但是百里长青却挥了挥手。自己这个徒弟百里长青是知道的,虽然修为差了一些,但是品行端正,绝对不会是萧彧口中那种残害同门,以下犯上的恶徒。

百里长青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两颗疗伤的丹药给南门枫服下,南门枫受了萧彧一指,此刻血流不止,面色也很是苍白。不过在服下百里长青的丹药后,南门枫的伤口也是很快止血,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武道修炼本就是非常枯燥乏味的,斗剑台上发生的事情也瞬间传遍万剑宗,成为了众多弟子修行之余的谈资。没有人能够想到,在万剑宗内门六年修为都不得寸进的南门枫竟然学会的惊雷剑法,并且一剑就秒杀了同为内门弟子的闻成义和房天逸两人。

除此之外,在斗剑台上萧彧长老对南门枫出手,以及南门枫师尊百里长青出手打了萧彧一耳光的事情,同样被传的沸沸扬扬。此刻许多人心中都暗暗羡慕南门枫,自己武道天赋一般,师尊却能够如此维护他。

现在不少外门弟子都在想,以后如果有机会拜入内门,一定要拜入百里长青长老名下。

在外界议论纷纷时,南门枫却在百里长青修行的青云峰。万剑宗内山峰众多,青云峰只是在外围的一座山峰。只是这里比较清静,又拥有众多药田,所以百里长青才在这里修行。

青云峰的演武场上,百里长青听着南门枫说着事情经过。对于师尊百里长青,南门枫没有任何避讳。包括弑神塔的事情,南门枫也说了出来。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到万剑宗后,尽管他武道天赋不行,师尊依然待他如子。因此即便是弑神塔这样的逆天宝物,在百里长青面前也是无需隐晦的。

“你说的这弑神塔我闻所未闻,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必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你切记,以后在修为不足以自保时,千万不可再向任何人提及这件宝物。”说完百里长青叹息一声:“那萧彧说的不错,虽然你是在斗剑台上杀了闻成义、房天逸又伤了萧文山,但是这件事情恐怕难以善了。”

“师尊,弟子给你惹麻烦了。”现在冷静下来,南门枫也知道自己意气用事了。有了弑神塔相助,南门枫的修为一日千里,要杀萧文山三人,犹如喝水吃饭一样简单。因此只要在三人外出之际,南门枫趁机干掉三人,也就没有其他事情了。

但是此刻,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了闻成义和房天逸两人,两人背后的势力必然会向万剑宗施压,不仅如此,或者的萧文山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看到南门枫能想明白,百里长青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你能明白这些,为师也就放心了。如今你有了如此逆天的机缘,将来也必然有一番成就。你即刻启程,前往赤云国皇城参加紫云学府的入院考核,万剑宗你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心中虽然不舍,但是百里长青知道,若是萧家,房家,闻家这三大世家如果联手向万剑宗施压,万剑宗也必然会交出南门枫来平息三大世家的怒火。这三大世家中,只是萧家的实力就比万剑宗稍强一些,房家和闻家尽管不如万剑宗,但是在万剑宗内也有着足够的影响力。

百里长青说完后,不等南门枫说话,百里长青就是面色大变。因为在百里长青精神力感知下,此刻内门六位长老,还有宗主已经往青云峰赶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强者,百里长青叫不出名字,但是百里长青却知道,这人乃是萧家的强者。

“不好,定然是萧彧说服了宗主,此刻要对你动手了。你赶快从后山逃走,我帮你拖延片刻。”说完这句话,百里长青喝道:“剑雄何在!”

随着百里长青话音落下,一个脸上有着古文刺青,身后背着一柄大剑的武者鬼魅般出现,并单膝跪在百里长青身前。“你即刻护送南门枫前往皇城,参加紫云学府的入院考核。”

“长青老头,这恐怕不合规矩,按照和前任宗主的约定,我虽然听令与你,但是绝对不离开万剑宗的范围。”说话的同时,剑雄也是站起身来。这剑雄身上的气息很是恐怖,身材也魁伟的像一座铁塔。

“罢了,那你即刻护送南门枫离开万剑宗的范围,走吧。”说完这句,百里长青看了一眼南门枫,随后立刻往青云峰前方大殿走去。南门枫也知道如今事态紧急,看着百里长青的背影躬了躬身后,就要从后山逃走。

“嘿,小家伙,现在走不了了。”但这时,剑雄看着周围,却随意说了一句。随着剑雄话音落下,这个演武场周围瞬间就出现了众多执法堂的弟子,同时百里长青也被宗主一行人逼了回来。

看到事已至此,百里长青也是退回到南门枫和剑雄身前,随后向宗主任天南问道:“任宗主,你这是何意?”

“南门枫此人心术不正,残害同门在前,以下犯上在后。自今日起,将南门枫逐出万剑宗。”不等宗主说话,大长老就立刻开口说道。

百里长青听大长老这样说后,立刻面色一喜,如今整个宗门乌烟瘴气,也只有大长老还比较正值了。大长老此刻也只是说将南门枫逐出万剑宗,却没有说要取南门枫的性命。

只是萧彧等人显然不会同意这个说法:“宗主,南门枫此人目无师长又心狠手辣,留在世上也是败坏万剑宗的名声。我请求执法长老即刻出手,将南门枫就地正法!”

萧彧说完后,二长老立刻符合到:“七长老说的不错,今日若是不将南门枫正法,万剑宗的清规戒律三十六守则日后恐怕难以服众。”这二长老乃是房家的嫡系人物,房家的房天逸被唐傲一剑灭杀,二长老自然是忌恨南门枫的。

“还请百里长老交出逆徒南门枫,勿要包庇逆徒。”这次说话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武者,这人是万剑宗的五长老何旭东。

何旭东虽然不是萧,闻,房三家势力之人,但是南门枫的七星草,此刻正是在此人手中。未免夜长梦多,何旭东自然希望南门枫死去。到是死无对证,即便事情败露,也没有人知道他手上这株七星草是南门枫的。

“哈哈哈!”听着这些人的话,百里长青却是一阵仰天狂笑。“怎么,如今的万剑宗已经沦落到你们这些蛇鼠之辈说话做主的时候了?罢,罢,罢,今日老夫就在这里,我看你们谁能杀得了南门枫!”百里长青说着手一张,一道清脆的剑鸣声传出,青宵宝剑已经出现在百里长青手中。

这些人虽然叫嚣的不行,但是此刻面对百里长青,还真没有几个人敢上的。除了七长老萧彧之外,其余几个长老和百里长青差距不大,但是这个时候,显然是谁先出手谁倒霉。

只要有人上去消耗百里长青一番,剩下的人随意出手偷袭,必然能拿下百里长青。但是在百里长青的青宵宝剑下,此刻众人都是目光闪烁,没有敢上前的。

“交出南门枫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任天南的面色也很是难看。南门枫区区一个内门弟子而已,任天南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任天南始终无法理解,只要交出南门枫,此事就结束了,但是百里长青这个老倔驴,为何偏偏就是想不明白。

“哼,可笑,你作为一宗之主,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置一个内门弟子于死地。你有何面目坐宗主之位?”百里长青气极,指着任天南骂道。

百里长青这样一说后,任天南当即面色一冷:“将南门枫拿下,谁敢阻拦,一律擒拿!”

随着宗主一声令下,数位长老瞬间动手和百里长青战到一起。看到这一幕,南门枫心中大急。因为自己一时鲁莽,既然害了师尊。但就在这时,南门枫看到百里长青猛然回身一剑扫出。一道数十丈的剑气就在南门枫斜后方辟出一条通道:“还不快走!”

剑雄这个时候也是不敢耽搁,一把抄起南门枫,就往这条通道冲去。虽然被剑雄抓住,南门枫依然焦急的看着战团。看到百里长青渐渐不敌,南门枫心中着急不已。但就在这时,大长老忽然出手,在百里长青“灵泉穴”上拍了一掌后,就将百里长青禁锢住。

这是南门枫看到的最后的画面,因为这时剑雄已经来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单手拽着南门枫剑雄就猛然往山下一跃。看到南门枫逃走,萧彧和萧家的另一个强者也是瞬间追了过去。

对青云峰的路线,剑雄显然极为熟悉,即便身上带着一个人,剑雄也是脚步飞快的在山涧穿行。一路上南门枫只感觉眼前的景象飞速倒退,这风驰电掣的速度,让南门枫心中震惊不已。

不过剑雄的速度虽快,身后萧彧和萧东陵的速度同样不慢。萧东陵是负责护送萧文山前往紫云学府的萧家强者。现在既然在万剑宗内发生这种事情,他自然一道出手解决了。

萧东陵的修为和剑雄相当,剑雄此刻单手抱着南门枫,速度自然慢了一些。看到萧东陵和萧彧即将追上,剑雄一把将南门枫甩了出去,旋即说道:“自己快跑,我来拦下这两人。”

说话的同时剑雄将身后的玄铁重剑也抽了出来,猛然一剑劈出,凶猛的剑气就在剑雄和萧东陵之间劈出了一条沟壑。挡住萧东陵两人后,剑雄也是立刻提着玄铁重剑就迎了上去。但是剑雄的修为只是和萧东陵相当,因此想要挡住萧东陵两人显然不现实。

在萧东陵和剑雄战到一处的时候,萧彧已经继续追击南门枫而去了。南门枫自然也看到了身后穷追不舍的萧彧,萧彧是灵境武者,而南门枫现在才是区区武境八层。继续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南门枫必然难逃一死。

就在南门枫着急之际,南门枫忽然看到了一个四个血红的大字:“青云禁地!”这个地方南门枫之前经过数次,但是从未进去过。南门枫询问过百里长青禁地中有什么,百里长青也是闭口不答。但是关于青云禁地,在万剑宗内有着不少传说。

其中最广为流传的一个就是,无论是谁,进了青云禁地,就别想活着出来。此刻南门枫如果选择继续往山下逃,那么南门枫肯定,不等他逃到山下就被萧彧斩杀了。一念及此,南门枫干脆一咬牙,直接往青云禁地中冲了进去。

尾随而来的萧彧看到南门枫居然闯入青云禁地后,心中也是一惊。对于青云禁地,萧彧也没有进去过,但是对青云禁地的传说,萧彧听说过的比南门枫还多。此刻看到南门枫闯入青云禁地后,萧彧犹豫了片刻。

但是看到南门枫在青云禁地中没有出现任何状况后,萧彧陡然加速。现在是在青云禁地最外围,即便有什么事情萧彧也能及时退出。但是一会要是南门枫闯入青云禁地腹部,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即便是萧彧也没有那么大的自信。

因此萧彧打定主意,就在这里结果了南门枫。萧彧手一张,一柄寒芒四溢的宝剑就出现在萧彧手中。同时萧彧也是纵深提气,朝着南门枫一剑刺去。

正在逃窜中的南门枫忽然感受到了身后的一股寒意,以及那淡淡的死亡气息。如果南门枫修为再强一些,南门枫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和萧彧一战。但是此刻,他差萧彧太多了,即便转身拼命,也只是白白送死。

可是在萧彧这一剑之下,南门枫已经逃无可逃。南门枫心中充满了不甘,难道今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此刻萧彧的长剑已经将南门枫的气机锁定,南门枫再次感受到了那种陷入泥沼,避无可避的感觉。

“哈哈哈,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呢。”就在南门枫犹豫着要不要躲进弑神塔避一避时,南门枫左侧的山顶上忽然说出一阵淡笑声。

在这道声音之下,萧彧刚才卷动的漫天杀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萧彧面色大惊,能够在这么远的距离外只凭借一道玄音就化解自己杀势的,这是什么级别的存在?萧彧修炼六十余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级别的强者。

继续阅读《弑神王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弑神王者》萧文山 万剑宗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