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林雪 小七小说全文阅读,《诡杀》最新章节

小说:诡杀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林雪

角色:林雪 小七

简介:大学时期,动漫宅普小七的女友林雪,因为某一天突然在家里被杀死,使得普小七深受打击,虽然警察已经判断为自杀,但是普小七却坚信林雪是被人杀死的!为了查出真凶,普小七运用了动漫里面的复活之术希望女友能过复活,就在他离真相越来越近的时候,一个看似合理却又令人捉摸不透的人出现了……

诡杀

《诡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 5 章 徐美父母

黑夜总是让人觉得深不可测。被笼罩在黑暗里的人们,就像是落入深渊一样,在落地之前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然而,对于处于恋爱中的人来说,黑夜,也带着暧昧。

普小七站在公寓的楼下,靠在一旁的墙上,时不时的换着姿势,左手拇指不自觉的转动着中指上的那略显的粗糙的银戒。

这枚银色的戒指,是他为了纪念他们交往一周年自己亲手做的,是一对情侣对戒,另一个当然是在女朋友林雪的手上。

虽然做的不好,可是林雪一点也不嫌弃,每天都会戴在她的左手中指上。

普小七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他的表情带着喜悦和紧张,毕竟第一次在晚上和林雪去约会,难免有些按耐不住。

路灯下的飞蛾扑闪着翅膀,盘旋在灯光下,不时地撞击着路灯。

他一直对于飞蛾扑火有很大的感悟,就像当初追林雪的时候,也被别人嘲笑是飞蛾扑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是,只有他知道,不努力就不会有结果。就像飞蛾扑火,明知道会死,可还是会为了光而义无反顾。

普小七又看了看时间,已经20:23了,距离他和林雪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个小时了。

在普小七的认知当中,林雪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很少会出现约会迟到的问题。

“难道是在打扮?”普小七喃喃道。可是心里又转念一想,林雪并不是那种特别在意外表的人啊。

微微偏头又看见那只飞蛾,它依旧不依不饶地扑闪着翅膀撞上路灯,可是在一次撞击中,飞蛾落了下来,掉入下面等候已久的蜘蛛网上。它挣扎了一会儿,却是徒劳。

普小七看到这幕有些不安,原本想着给林雪惊喜一直也没打电话给她,可是现在都半个小时过去了,林雪却还是没有出现。

他看了看这座公寓,漆黑一片,像一头巨兽,顷刻间便能把一切都吞噬掉一样。

着急的拿出手机,拨打了林雪的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那头就想起了对方的彩铃。他心里默念着,林雪能快点接电话。

他皱着眉,不停的踏步,即使是在夜晚,也能感受到他的不安。

电话在最后一遍彩铃结束前,通了。

“喂,林雪,你在哪?”他着急的问着。

“……嘟……嘟……”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阵忙音。

难道林雪出什么事了?

这样想着,普小七二话不说就冲进了林雪所在的公寓。

公寓里不知道是不是停电,周围一片漆黑,一个人影也没有,就连平时守在门口的门卫也不知道去哪了。

普小七着急地拿出手机,打开里面的手电筒,约摸着来到电梯门口,发现上面的灯没有亮着。

看来真的是停电了,那电梯是不能用了,只能走楼梯。

顺利来到有指示灯的地方,普小七终于踏上了楼梯,他记得林雪是在5楼505。

普小七顺着楼梯,一口气就冲上了3楼,对于平时不经常锻炼的他来说,上到3楼已经让他气喘吁吁了。

普小七停在3楼的楼梯口,喘着粗气,又拿起手机给林雪打了一个电话。

可是电话那头却显示已经关机。

普小七的心在颤抖,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好像要蹦出胸口一样。

担心,不安,充斥着他的内心。

偶然看到3楼走廊的天空,虽然漆黑,但是却闪烁着点点星光,风轻轻的吹过普小七的脸颊,让他也渐渐冷静下来。

四周很静,静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普小七顺着3楼就往4楼去了。

“嗒,嗒,嗒……”每走一步,脚步声回荡在楼梯间,突然让他有种被人跟在身后的错觉。

刚刚因为担心林雪出事,没有多想,现在没有力气了,心也静下来,这才感觉到这座公寓有些不对劲。

以前他也有在晚上送过东西给林雪,也是差不多晚上九点进来过,可是也没像现在这样安静,就算是停电了也安静的过头了。

就好像来到殡仪馆一样,而这些楼层就是装死人的大铁盒子,没有一丝人气。

普小七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朝身后的楼梯望去,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在心里暗示自己只是错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比起这些,他更担心林雪。

突然!一个黑影猛得朝普小七这边跑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

普小七只感觉耳旁划过一阵风,风中带着一股味道,淡淡的。

普小七没怎么在意,也许是那个人赶时间去哪也说不定。

可是他上了一道楼梯,就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恐惧,不安,全部都荡然在心头。

刚刚那个跑过去的人没有脚步声和呼吸声!

普小七一时脑袋空白,头皮发麻,虽然刚才漆黑一片,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刚刚他好像感觉对方看了他一眼!

遭了!林雪!

普小七来不及多想,立马就冲上了5楼。

“嗒嗒嗒……”脚步声凌乱,在空旷的走廊里显得有些嘈杂。

“呼呼……”

喘着气,跑到505号门前,普小七扭了一下门把,被锁了。

“叮咚——”他按下了门铃,等了一会儿,门内并没有传出那熟悉而又甜美的声音。

“**!”普小七着急的狂拍写林雪的门,“林雪,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答他。

“林雪!你在里面吗?”

“……”

静,静得让人觉得可怕。

普小七的额头都布满了汗珠,他的肺感觉要炸了一下,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他拼命告诉自己林雪不会有事的,可是心却再也无法静下来。

他使劲撞了撞门,撞了好几下也没能撞开,“林雪!你听得到我讲话吗!林雪,你在吗?你回答我一声!”

“**!”他又拍响了林雪的房门,“林雪是我,我是小七,你在吗?在的话回答我一声!”

“……”可是,门内依旧沉默,没人回答。

拍门没人应,撞门也不行,普小七从兜里拿出手机就要报警,却无意间摸到林雪以前给他的备用钥匙。

他拿着钥匙,颤抖着手把钥匙塞进了钥匙孔内。

咔擦,门,开了!

一打开门,就有一阵风迎面吹来,让刚刚出了一身冷汗的普小七一阵发冷,打了个冷颤。

屋内也是一片漆黑,眼前只看得见被风吹动的窗帘。

普小七感觉到的风可能是因为窗子被打开而进来的。

他习惯性地按下了玄关门口的开灯的按钮,灯出乎意料的亮了。

然而,他却看到了惊悚得让他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幕!

从玄关楼一直到窗子前,都布满了血迹!一滴一滴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问题,血迹已经开始凝固变得发黑。

“林雪!你在里面吗?”小七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承受不住,大脑处于空白的状态,现在,他只想赶紧见到林雪!

他顺着血迹来到林雪的房间,门没锁,很容易就打开了。

一进门,就是林雪的床,布置的和旅馆里的差不多,旁边是梳妆台。

小七把灯打开,血迹一直到浴室,他打开了浴室的门,终于看到了林雪。林雪一身白裙,披散着头发,手枕着头,靠在浴缸前,像是睡着了一下。在他的角度,看不见林雪的样子。

“林雪原来你在这啊!”普小七悄悄放松了一下身体,刚刚看到那么多的血迹,他不知道如果再找不着林雪,他会变成什么样。

“……”林雪并没有回答他,一动也不动。

“林雪?”普小七隐约觉得不对,慢慢走到了林雪身边,他的脚步,甚至有些颤抖。

“林雪?”他摇了摇林雪的肩膀,想要将林雪摇醒。

谁知,林雪被普小七触碰到身体后,一下子就瘫倒在地!

这时他才看清楚,浴缸里的水已经变色,而林雪的右手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正流着血。

“林雪!林雪你醒醒!”他着急地拿出手机打了120,然后抱起林雪,死命掐她人中。

“林雪……”

可是,从林雪双眼紧闭和身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让普小七不知所措。

他不敢相信的伸出指头去探林雪的鼻息。

没有呼吸了!林雪死了!

普小七感觉天好像塌了一样,耳朵嗡嗡作响,全身力气像是被抽空一样,坐在了地上,甚至都忘了呼吸。

前不久,林雪还语气高兴的打电话说一起去约会,可现在为什么会已经停止心跳和呼吸,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警车比想象中来得快,不一会就来到了声音就从楼下传来了。

普小七顿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站起身来,想要站起身来,手臂却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他顺着手臂望了过去,只见一只血淋淋的手正紧握着他的手,而那只血手正是林雪的手!

林雪刚刚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死死地盯着普小七,突然猛得起身,掐住了他的脖子!

“啊!”

普小七大叫一声,猛得从床上惊醒,睁开眼,愣了好一会儿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戴在脖子上的那枚银戒指,也因为他的起身还从衣服里漏了出来。

他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梦到林雪死时的样子了,只知道自从她死了之后,自己每天晚上都能梦见她。

当时林雪的案子被警方以自杀来结案的。可是普小七一直都想不通,林雪好端端的怎么会自杀呢?

“林雪,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他皱皱眉,自言自语的说着。

那双血手,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是那样的不自然。

他不自觉的摸了**口的银戒指。

突然,普小七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一震。

对啊,戒指!林雪的戒指不见了!

普小七戴着黑色粗大边框的眼镜,穿着一件印着《海贼王》里的海贼旗的标志的白色T恤,坐在一家咖啡店里,他的面前摆着一杯原味奶茶,而他却杵着下颚,望着窗外的风景。

可能是因为夏天的缘故,白天的H市显得格外炎热。街上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叫卖声和车子的喇叭声,人来人往,显得格外的嘈杂。

看到这些,普小七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因为长期不出门的缘故,让他有些不习惯。

而坐在对面身穿绿色运动衫的男人则是普小七的死党黄逸明。

黄逸明喝了一口黑咖啡,开口说到:“哎,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别摆出那么不满的表情?”他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中午的和你一个大男人坐在咖啡店里喝咖啡,我也很不爽啊。”

“……”普小七回过头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用鄙视的眼光看着黄逸明,“明明是你自己说有十万火急的事需要我帮忙的,我才会出现在这儿。”

不然,这会儿他应该是在看动漫。

“的确是十万火急啊,今天是我们的吧友见面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黄逸明的眼睛像是冒着星星,一闪一闪的。

“不知道。”

“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黄逸明大笑,“这就说明可能会有美女出现,说不定今天我就能告别单身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看着普小七。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普小七撇了黄逸明一眼,“我又不是你们贴吧里的人。”

普小七对黄逸明的眼神感到一阵恶寒,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黄逸明站起身,隔着桌子拍拍普小七的肩膀,“兄弟,哥的幸福全靠你了!”

“什么!?”普小七对于黄逸明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嘿嘿,也没什么,只是请你到时候看到美女,帮哥要一下联系方式呗。”

黄逸明满脸讨好的样子,让普小七想起了小狗。

普小七挑了挑眉,拿起桌上的奶茶喝了一口,“你说的十万火急的事就是这个?”

“没错!”黄逸明一副理所当然的说到:“我的终生大事能不是十万火急吗?”

“……”这一刻,普小七万分后悔,早知道他就不来了。

一开始他接到黄逸明的电话,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只有他能完成,害得他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吓得立马就来找黄逸明了,没想到居然只是跟美女要联系方式。

“你自己去要不就得了,干嘛还要攀扯我?”

“……你!”黄逸明憋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谁让你长得比我帅!”

普小七听到这话,差点把刚喝进去的奶茶给喷出来,只是惊讶的看着黄逸明,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的确,普小七因为长期不出门的缘故,肤色有些偏白,五官也比较端正立体。虽然带着眼镜,却多了一份文雅。比起黄逸明健朗的体魄,普小七要更让人喜欢一些。

“……又不是联谊。”普小七小声的说了一句。

黄逸明显然没听到,他用酸溜溜的语气补充到:“虽然你是个猥琐的宅男!”

嫉妒,普小七能明确的感觉到,这是**裸的嫉妒!

“我虽然是宅男,但我并不猥琐,”普小七平淡的地说到:“猥琐的人是你,整天满脑子除了装美女就不剩什么了。”

“如果不是知道你对现实中的女人不感兴趣,我才不会叫你来!”黄逸明被普小七反驳,有些不高兴:“什么叫我脑子除了美女就没有了啊?我还会推理!”

“就你?”普小七不屑的扶了扶眼镜,“知道一点点东西,就想装福尔摩斯啊。”

“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等一下大神来了,你就知道了!”

黄逸明说的吧友见面会呢,其实就是一些爱好推理的推理迷的见面会。当然,这次的见面,只是叫了几个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人。

普小七没理他,只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4:19。

“你的那些吧友什么时候来啊?”普小七问黄逸明。

他们在这都坐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

黄逸明也看了看时间,说到:“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两点半,没事,还有十分钟呢。”

“……那你让我来这么早干什么!”

“当然是跟你商量刚刚的事啦,等下别忘记了。”

“……哥们,我估计会被你气疯。”

“推理也是需要耐性的……”

“……”

“嗨喽,你们好。”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从他俩的头顶传来。

这么甜美的声音肯定是个萌妹子!

两人顺势抬起头望去,然而,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运动服体型比较圆润的女生。

“……你是?”黄逸明咳了一声,笑着问那个女孩。

心里却早已经咆哮:谁说声音甜美的一定是萌妹子的?真是坑死人啊!

“你们好,我叫李慧,在贴吧里是‘小萌萌’。”

李慧到是没有在意黄逸明的眼光,只是探究的看了一下普小七,然后顺势坐在了黄逸明旁边。

黄逸明下意识的朝里坐了过去,让出更大的空间给李慧。

“你好,我是黄逸明,在贴吧里是‘老黄’,那是我朋友普小七。”

普小七听到黄逸明在介绍自己,就象征性的朝李慧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也没说话,只是拿起奶茶喝了一口。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推理吧里的人啊?”黄逸明向李慧问出了心中所想。

“很简单啊,我刚刚一直都坐在你们身后的椅子上,在听你们说话,后来听到你说到推理,我就猜想可能是吧里的人,就过来打招呼了。”

其实,李慧很早之前就想过来了,只是黄逸明和普小七“基情满满”,感觉很难说上话。所以等了一会儿才过来的。

“原来你早就来了啊。”

“熟悉环境,也是推理的必要关键。”

“……大神!”

普小七看着李慧,不由得想起来《秦时明月》里心宽体胖的公孙玲珑,如果李慧去cos,估计能成为神还原。

心里暗暗赞叹着。

黄逸明似乎注意到普小七的眼神,面相平静,心里在喊:哇塞,兄弟不是吧,这种类型的你都看得上?

然后也时不时的瞄上李慧几眼,这女人哪里吸引小七了?

李慧被普小七和黄逸明两人的眼神看得有些尴尬。这一刻,她莫名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感觉像一个二百五十瓦的灯泡,被夹在中间好不自在。

普小七似乎也注意到了李慧的不自在,伸出脚偷偷踢了黄逸明一脚,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盯着李慧看了!

可是,黄逸明却误以为普小七害怕自己也看上了李慧,所以才踢他警告自己的。

于是乎,黄逸明也踢踢普小七,他看了一眼李慧,用眼神告诉他,他不会喜欢李慧的。

然而,普小七就误解成黄逸明看上李慧,踢自己是让他帮他要联系方式。

……

李慧心里快崩溃了,除了她坐下之前说过几句话后,现在一直都是在沉默。

而普小七和黄逸明却不知道在干什么,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看看她。然后用眼神说话……

眼神!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眉目传情吗?她果然打扰了他们。

神,她现在已经后悔了,能不能出现个人,来拯救一下她的尴尬?

“嘿,这不是‘小萌萌’吗?”

神好像听到了她的祈求一般,一个李慧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哇,你是美美!”李慧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激动地站起,朝那个叫美美的女孩抱了过去。

“没想到你见到我这么激动啊。”被称作美美的女孩也反手抱住李慧。

美美松开李慧,介绍到:“大家好,我是林美美,”然后又指指她身旁的男人说到:“这是我男朋友李磊。”

黄逸明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这时普小七才发现,原来他们身边又来了两个人,是一对高调的穿着情侣衣的情侣。

李磊腼腆的笑着点点头,看起来是个比较内向的人,不像林美美那样的大方爽朗。

他们也坐了下来,各自点了喝的。

林美美看了看周围,也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开口问道:“我们的吧主大人怎么还没到呢?”

黄逸明看了看时间,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五分钟,可是也不见吧主大人。

“哎,可能是迷路了也说不定。”李慧说到。林美美的到来,到的确缓解了她的尴尬。

“……我想没有。”普小七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的说到。

“你怎么知道?你有没见过我们的吧主就别瞎说话!”黄逸明踢踢普小七的脚,朝他使眼色。

兄弟,这里可都是大神啊,你想表现也选错地方了吧。

“诺,”普小七偏偏头,“是不是那个带着猎鹿帽的家伙。”

大家视线一起朝普小七说的地方望去,果然看到吧主大人!提着公事包,好像是在等红绿灯。

“兄弟,你怎么知道的?”黄逸明问。

“说实话?”普小七扶了扶眼镜,天气的闷热让他有些懒,语气也有些有气无力。

“对啊。”

普小七顿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看着黄逸明,说:“在我看来,你们这不是叫推理迷聚会,而是cosplay聚会。”

“什么意思?”

“酷似公孙玲珑的李慧,黄金双打一样的情侣,还有一个福尔摩斯装扮的吧主也很正常。这不是cosplay是什么?”普小七也不怕引起公愤,继续到:“只不过不太专业。”

“你!”黄逸明气急,一时说不上话。到是林美美笑了,

“黄逸明你这朋友不错啊。”

“哈哈……”

普小七撇过头,不理他们。

“抱歉抱歉,我来迟了!”不一会儿吧主也进来了。

“这下全员到齐了!”

午夜0点。

“叩叩叩……”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清脆而伴有回音。

门内的主人阿力,却动也不敢动的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自从住进这里后,在午夜0点的时候会有敲门声响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一个礼拜了。

而阿力知道,这是冤鬼索命,只要他一开门,就死定了!

门外的敲门声响了一会儿,就停了。

阿力凝神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好像是走了。

阿力松了一口气,从被子里伸出头来,无力的擦擦额头上汗珠,这才发现他的手心也冒了很多冷汗。

会发生这件事还要追溯到两年前。

阿力是一个电力维修公司的小员工,收入不是很高,但是阿力也很满足,小日子一直过得很平淡。

直到有一天,午夜0点,他接到一个电话,说是X楼的电线被烧坏了,让他去修理。

阿力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提了工具箱去了X楼。

X楼昏暗无比,像是被黑夜吞噬,看着有些掺人,只有外面的路灯看着还有些亮。

阿力来到楼梯口,就看到在外面吸烟的门卫,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后,门卫就把阿力带到了电表室修理,然后就走了。

阿力拿出头戴灯戴上照亮,找出问题所在,拿出工具就开始修理,在百般无聊下哼起了调子,在空旷的楼层里还带着点点回音。

一阵冷风划过,让他打了个哆嗦。阿力也没在意,毕竟他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依旧专心修理着。

没过多久,一只手突然爬上了阿力肩头,一把抓住了他!

“啊!”阿力被吓了一跳,猛得回头,看到的是刚刚的那门卫。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

“门卫大哥,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来问问,修好了没有。”门卫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没有丝毫感情。因为他背对着光,阿力看不清他的样子。

阿力笑笑,“快了,把线接上就差不多了。”

心里不由泛起了嘀咕:才一会儿没见,怎么门卫的声音那么奇怪,阴沉沉的,怪吓人的。

“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门卫的声音又响起。

“什么事?”

“你跟我来一趟,你就知道了。”

“可是我这还没弄好,等弄好了我在跟你去吧。”阿力也不想乌起码黑的到处走。

谁知,门卫却猛得把头伸到了阿力面前!

那哪里还是门卫啊,分明就是一具腐尸!在他面前晃动着的脸已经高度腐烂,眼球只有一只凸在眼眶外面,正圆滚滚的望着他!阿力还能看到另一只空旷的眼眶内还有数十只蛆在蠕动!

“我说让你跟我走就跟我走!”一股腐臭的气息喷在阿力脸上,让他一阵作呕。

跑!他现在只能逃跑!

心里念头一想,站起身来,一把推开腐尸,就往外面跑去!

……

普小七的房间窗帘被紧拉起来,屋内黑乎乎的,只有桌上的电脑亮着光,屏幕上是刚刚普小七看得鬼片。

“嗡……嗡……嗡……”桌子上,普小七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哇!”

坐在一旁的黄逸明突然大叫一声,:“你这电话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响起来了啊!”说着就往沙发内挪了挪。

他虽然人高马大的,可是胆子很小。

普小七被黄逸明的叫声吓得打了个激灵,还好他心理承受能力不弱,不然他得被吓出心脏病。

至于为什么看鬼片,那就要说上周黄逸明的吧友见面会了。

“嘿嘿,大家好,我是白天,大家辛苦了!”白天就是吧主,他一来就很爽快的打招呼。

并且很准确的叫出了在座的人的名字,也包括普小七。

“哇塞,吧主大人,哦不,白天,你找人调查过我们!?”黄逸明惊奇的叫到。

其他人都表现的有些惊讶,相比普小七就比较淡定。

他们在吧里都是用昵称来称呼,大家都没有报过真名和照片,但是除了白天。

而且,白天既然知道人名而且还能对号入座,除了说他调查过,黄逸明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了。

“嘿嘿,身为你们的老大,当然要知道下属的资料了啊。”白天摸摸鼻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可我不是你的成员。”普小七淡淡的说到。

白天看了看他,说到:“普小七,我知道你,你是两年前女朋友在家自杀的那个悲剧男人。”

普小七听到这周身一震,愣了一会儿,暗暗平复了一下气息,“已经过去了。”

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普小七。只有黄逸明满脸的担心。

李慧却在心里的到了答案,怪不得一进来就感觉普小七眼熟,原来是这样的啊。

“……”一时,一阵沉默。

“嗯哼,”白天扯了一下嗓子,然后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嘿嘿,今天呢,我们线下聚会呢,没什么事,就是觉得认识这么久了,而且都是在一个城市,彼此呢,都可以认识认识,你们说,是吧?”白天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到:“然后呢,我最近在调查一件事,需要大家的帮忙。”

“在调查什么事啊?”出声的是林美美。

“一件比较灵异的事件。”白天故作神秘的说:“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等时间到了,我会告诉你呢的。”

林美美沉思了一下又继续问:“那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白天笑笑,提起一个他刚刚进来提着的公事包,拿出了五张DVD,说:“你们回去把这部鬼片看了,然后写一份看后感。”

“什么!?”众人异口同声的叫到。

虽然知道他们的吧主大人有时候不靠谱,但是没想到这么离谱,把他们叫出来就是为了看一部鬼片!

“白,白天,这看鬼片跟你说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啊?”黄逸明偷偷咽了一口口水,他虽然不害怕死人什么的,却很害怕鬼怪。

白天看了他一眼,“没有关系啊。”

这一句话说出,让众人还想往他那淡定的脸上来上一拳。

没关系你让我们看什么!?

“这……”

“让你们看就看。”白天叫了一杯黑咖啡,又说“我看完了,我觉得不错,给大家分享一下。”

“……”众人一脸黑线。

于是,以上就是现在黄逸明为什么会坐在普小七家里看鬼片的原因。

因为黄逸明胆小,硬拉着他看的。

普小七拿过手机,接通。

“喂?”

“普小七吗?快来!出事了!我该怎么办!?”电话那头,是李慧哽咽的声音。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普小七心头一凉,急忙问道。

“呜呜呜,你快点来一下人民医院!”

“好,我马上来!”

普小七挂了电话,关了电脑,就拉着还被吓得而颤抖的黄逸明去了去往人民医院。

墙上的挂钟显示,23:59。

夜深。

普小七和黄逸明在楼下等待打的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准确的停在了他们面前。

车窗被缓缓摇了下来,是白天。

“上车!”

普小七率先打开车门,上了车,只有黄逸明一脸不知道情况的样子站在原地。

“你们不是要去人民医院吗?”白天拍拍车门,“我送你们去。”

黄逸明这才上了车,普小七坐在后座没有说话,偏头望着车窗外划过的夜景,因为车速的关系,只能隐约看见那些闪烁着的灯光,被拉成一条条的线。

到是黄逸明按耐不住好奇了,伸长着脖子,朝白天问到:“白天,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人民医院的?”

“怎么,小七没跟你说吗?”白天从后视镜里看了普小七一眼,对黄逸明说:“刚刚普小七给我发短信的啊,说需要车。”

“什么!?”黄逸明不敢相信的看向普小七,“小子,你什么时候要了白天电话的啊?”

这么想来,小七这小子好像还有李慧的电话,不然李慧不会打电话来的。

“而且连李慧的手机号也有,你老实交代!”

普小七回过头来,没有回答,只是用不明所以的眼神望着黄逸明。

“你这,这是什么眼神啊?”

“你不是让我要美女的电话号码吗?”

“……李慧是美女吗!?”

白天笑笑,专心开车。

普小七也没理黄逸明,重新看向窗外。

只是他没想到,要了李慧的号码后,李慧把其他人的电话号码都告诉他了。

也正是如此,才能联系到白天,因为李慧告诉过他,白天是个富二代。不然,这大晚上的打车,的确有点困难。

“不过,李慧找我们会有什么事呢?”黄逸明打破沉静的气氛,问到。

白天在一个拐弯处停下车,“估计是她朋友出事了吧。”他把车窗都摇了上去,“到了,下车吧。”

黄逸明感觉陷入了一个谜团后,又来了一个新的未知数。

夜晚,总是静的有些吓人。医院楼层的明晃晃的灯都打开着,让普小七想起了三年前李雪死去的那个场景。

才刚进去医院楼,就看到低头颓废的李慧坐在长椅子上沉思,那表情,像极了三年前的小七,黄逸明是这样想的,心中不免被感染上一层伤感气息。

李慧一见到白天等人,一下子就朝他们跑了过来,“你们终于来了,徐美出事了!”李慧的表情焦急,只差没哭出来了。

“徐美?”黄逸明朝普小七靠了靠,医院白日还不怎么样,可是晚上总让人感觉阴森森的,他问李慧,“出什么没事了?”

李慧看了看白天,又看了看普小七他们,才缓缓说到:

“徐美是我朋友,她是学舞蹈的,今天晚上8点我照往常一样,一切都很正常,徐美用音响放着音乐对着镜子跳舞,而我则是坐在换衣室的椅子上休息,然后低着头玩手机。

“不一会儿,音响突然停了,当时我以为是徐美想要休息才关掉的,可是当我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徐美一脸惊恐的指着舞蹈室的那块大镜子,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也顺着她的指的方向看去……”

黄逸明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问:“你看到了什么?”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有些压不住的颤抖着。

“我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镜子里的我和徐美,可是就在这时,灯突然开始闪动,而音响也在那时又响了起来。”

李慧的手紧紧握着,像是回想到什么可怕的事,她的周身开始有种抖动,“我想可能是电路烧坏了才那样,所以没怎么害怕,可是徐美胆子小,一下子吓的大叫一声,就拼命的往楼下跑去。

“我因为担心她,也急忙冲了出去,可是当我出去的时候,听到徐美的尖叫声后,然后就是什么滚落的声音,等我去看的时候……”

李慧的眼眶有些红,她的声音开始哽咽,“徐美……她,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白天拍拍李慧的肩膀,然后递给她一张纸巾,说:“这看似是个意外,可是其中疑点太多了,不过,这一切还是等徐美抢救过来再说吧。”

他们看看抢救室的灯,闪着淡绿色的光,徐美到底看到了什么,只有她知道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徐美死了。

不是从楼梯上摔死了,而是她抢救过来后,自己跑到医院天台上,跳楼自杀了!

寂静无比的急救室门口,李慧焦躁不安地在急救室门口走来走去。

她的手一直不停地拽着自己的衣裙,眼里全是泪水,她在等。

自己的好朋友在抢救,可是她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而在离她不远处的凳子上,普小七坐在那里漠不关心,仿佛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也的确跟他没什么关系。徐美是谁,他都不知道,他的热情,早在两年前就消耗殆尽了。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一点过去。

突然间,急救室的灯熄灭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李慧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拽住医生,紧张的看着他。

“医生,医生,我是她朋友,她怎么样了?”

白天急忙拉住了李慧,控制住她,以免她撞倒了医生。

那医生皱了皱眉,拉下自己的口罩,看了一眼李慧,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两人,没有说话。

白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解释道:

“不好意思医生,病人的家属还没来,我们是她的朋友,可以问一下,她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略微点点头,看着白天,好像挺满意他的态度。

“既然你们是病人的朋友,那我这次就破例跟你们讲吧。”

医生还没说完话,急救室的门被打开,病床上的人显然还是处于昏迷状态,脸色苍白,手上还打着吊瓶。

见她被推出来,李慧就迫不及待地扑上去,紧张地看着病床上的人,着急的喊到:

“徐美,你没事吧?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你能不能让一下……”

护士委婉的开口,示意她赶紧离开。

远处的黄逸明立马就跑上来,拉开了李慧,李慧只能紧张的跟在病床的后面,一起进了病房。

而白天正在跟医生了解情况。

“还好没有错过抢救时间,你们送来的很及时,不过……”

医生翻了翻手上的病例,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白天屏住气,认真地听着医生最后的宣布。

“不过,她腿上的韧带拉伤,怕是以后不都能做剧烈的运动了。”

“……谢谢医生了。”

普小七和白天并肩走在医院的过道上,两人都没说话,这个结果,都不是谁愿意看到的。

“怎么样?医生怎么说?”还是黄逸鸣率先开口问道。

普小七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退到了病房里的椅子上,白天叹口气,指了指病床上的徐美,缓缓说到。  

“她再也不能跳舞了,这次受伤,让她的韧带损伤,医生建议她……”

李慧一脸震惊,她珉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她是徐美的朋友,知道跳舞就是徐美的梦想,如果徐美醒来知道了这个消息……

“……”

一时间,连呱噪的黄逸鸣也识相的闭上了嘴。

普小七看着这一幕,心里不是滋味,可是他不会说什么,只是心里有种想要逃离医院的冲动。

这种压抑感,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让人觉得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能让一个经常在晚上跳舞的女孩吓得成那样?

想着想着,他又将脖子上的吊饰取下来,不停的摸着上面刻的字。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普小七一旦思考问题,手就忍不住的捏着那枚银色戒指。

他心里有些悸动,偶然间一抬头,模糊间看见徐美的脖子上似乎挂着什么东西。

……那似乎是一个用绳子串起来的,圆圆的东西?

普小七站了起来,想要靠近徐美再看得清楚一点,可是他还没来的及仔细观察,就看到她睁开了眼。

李慧显然也看到了,急忙跑徐美身边,“太好了,你没事了,你没事了……”

徐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好像没有看到李慧似得。

李慧顿了顿,以为是她没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于是又问道:

“小美,你告诉我,那个时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

徐美听到这里显然是楞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瞳孔猛的收缩,似乎对什么东西很害怕的样子,身体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

“徐美!徐美!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医生!医生!快点叫医生啊!”

无论李慧怎么呼喊她,她都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三个男人也大吃一惊,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还是安静的徐美,会突然变成这样。

最后而还是白天反应过来,急忙跑去叫医生了。

几秒过后。

“嗒嗒嗒……”一阵脚步声在门口那里响了起来。

可是,来的人却不是医生,有人比医生来的更快一步。

病房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一对中年男女冷漠地走了进来。

看到李慧,他们便开始劈头盖脸的说起李慧。

“徐美呢?她在哪?别以为她受伤了就能逃过舞蹈课程,你说,是不是你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没等李慧反驳,徐母就接着徐父的话,继续训斥着李慧。

 “我早就叫小美尽快和你断绝来往了,你怎么还赖在小美身边不走,是不是当我们小美好欺负啊!”

这两人的架势,一看就是对李慧有着极大的偏见,而且一来就是喊着要找徐美去练舞,根本就没有担心过女儿为什么会在医院。

普小七皱皱眉,将身子移到病床对面的墙旁,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乱骂人的人了。

他一挪开了位置,徐母便看见躺在病床上,两眼无神正在抽搐的徐美。

徐母的脸一下子就从对女儿朋友的厌恶,转化成了对女儿的关心,其变脸速度就如同翻页一样,让人无法讲话。

“小美,小美,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

徐母一下子就拍开了李慧紧握着徐美的手,恶狠狠地盯着李慧,仿佛李慧才是那个推她摔下楼梯的凶手。

徐父虽然表情没变,但还是站到了徐母的旁边,警惕着他们,。

  “小美,你说,是不是她,她把你推下去的,你不要怕,妈给你做主!”

徐母一边说着,一边捏着徐美的手,徐美像是有感应似的,看了一眼徐母。

徐美的嘴有些蠕动,像是在说着什么,而徐母一看徐美动了,松开了徐美的手,指着李慧。

“果然是你,你说,你到底是对我们小美做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

说着说着,徐母突然倒在徐父的怀里。

“我们家为小美,几乎是掏尽了全部财产,培养小美,没想到却被你给破坏了,你说,你该怎么赔偿我们的损失!”

说着,还抹出几滴眼泪。

徐父也忍不住的冷哼一声,他的话也是句句诛心,打得李慧一阵委屈。

“哼,真不知道尊父母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出了事,让孩子来挡吗?李慧,叫你父母出来,我们来好好谈谈医药费的事!”

“不是,叔叔阿姨我真的没有……”李慧想要解释,这是医生赶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你们让让,医生来了!”

继续阅读《诡杀》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林雪 小七小说全文阅读,《诡杀》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