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梦想师》小说最新章节,黄亮 邵清芬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大梦想师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黄亮

角色:黄亮 邵清芬

简介:黄亮过着平凡却一团糟的生活,被女友抛弃,被领导算计,被有钱人压榨利用,而这一切到此为止,得贵人相助一路绝地反击,逆袭而上,在强权面前奋起反抗
如果这个城市是有钱人的博弈场,那么他就要重新制定游戏规则

大梦想师

《大梦想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转正无望

“黄亮,你丫的当自己是贵族犬,遛人玩呢?”

电话里传来邵清芬粗粝的吼声。

她是黄亮现在处的对象,外地来的,小鼻子小眼长相清秀,性格也好温柔又顺从——仅限于第一次见面。

交往后才发现,那都是她装出来的。

“怎么了?不是明天才去注册吗?”三更半夜的时候,黄亮用脖子和肩膀夹着话筒,腾出一只手,摸索着按了按床头的按钮。

半旧的灯泡将狭窄的房间绰绰有余的照亮。在这个一根油条两块钱的城市里,能找到一间月租300元包水电的房间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啊,因为他像金字塔顶端的富豪一样稀有。

“注册什么注册,你给我解释清楚,那个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邵清芬是后来改的名字,意味清香芬芳,她的原名叫邵春花。

别看只是一个名字,那就是现实和梦想的差距。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黄亮一边说一边摆弄着话筒屁股上的尾巴,“等我们结婚后,单位会分配两室一厅的房子,所以房子的事你不用……”

电话那一头忽然挂断了。

黄亮的原先工作的机械加工厂并入了管氏集团,他们这批员工也都并了管氏。

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但是黄亮笑不出来。

管氏可不是一家公司那么简单,那年年挂在经济时报排行榜上,也不是浪得虚名的,更何况它还连续十年位居第一,俨然已经商场上的无冕之王。

旗下公司更是包罗万象,当地台的主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没有管事集团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管氏要么不出手,一出手绝对让人跌破眼镜。

就拿这次并购来说,接收他们的公司不是什么机械厂而是是管氏集团第五区信用贷款融资投资财务有限公司,简称管氏五区。简单点来说借贷和本金操作,你可以向他们借钱,也可以把钱交给他们,让他们帮你买基金炒股还有其他的蓝线红线,总之都是他看不懂的东西。

因为职业跨度太大,原先的同事全都水土不服,可是每个人都在咬牙坚挺。先别说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就业有多么简单,光看那甩出普通企业几条街的福利,就值得大家伙往死里效命。

管氏有一个福利是极具吸引力的。

只要能够转正,得到正式职工的身份,就能拿到一套房子,冲着这项福利,就算没有工资拿,许多人都还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可是管氏有这个实力,因为他们涉及的业务就有房地产。

按照公司的规定,单身职工,可以得到一间一室一厅的公寓住房,而有配偶的就能得到一间三室一厅,可是这个规定也不是很完善,一个员工只能分到一个房子,你刚分到哪个就是哪个。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分房子的时候是单身,就算以后结了婚,也只能和老婆窝在一室一厅的房内。一般来说,单身和非单身以转正那一日为准。

所以这段时间,黄亮的很多旧同事都找人结了婚。有的光棍为了得到房子,只能临时去租,光他知道的就有三个,他们给了对方一笔钱,先去民政局领个结婚证,过十天半个月再去领个离婚证。

黄亮比较幸运,再怎么说,他也有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是真的要和老婆一起过日子。

黄亮重新拨通电话,那一头刚接起来就问:“你到底是想娶我还是娶房子?”

这重要吗?结婚不过就是搭伙过日子。

黄亮愣了一愣,忽然反应过来,邵清芬最近迷上了韩剧。

黄亮刚反应过来又挂断了,于是他又重拨回去。

“你不要再打电话来了,我们完了。”

电话砰的一声挂断,这一次是黄亮砸了话筒。

这个女人,满脑子韩国欧巴,真是受够了。

如果她能拥有公主的美貌和家世,他就算倾家荡产也会把自己包装成王子。

黄亮没把女人的小牢骚放在心上,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知道事情严重了。

“黄亮,我想过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小芬,”他这下知道,邵清芬是动真格的,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你别冲动,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去注册的吗?”

无论他如何挽留,她都坚持分手。

黄亮觉得难堪,松开话筒擦发现手心是湿的。

早上6点50分,电话又响了。

“喂,小芬……”黄亮激动地抓起话筒。

可是下一刻,他真想把电话通吞下去。

“我不是是小芬,我是老袁。”

老袁原先和他是在同一个厂子里上班的,比他大十五岁,就像师傅照顾他教导他。

“老袁,什么事?”

“别怪我没提醒你,今天是咱们转正的日子,我这边都已经办好了,你那边不会有问题吧。”

“唉……”黄亮就把吵架的事和他说了。

老黄不怀好意地咯咯笑:“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哪儿有毛病,如果是,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中医。”

“中医留着你自己用吧,我好得很。”

“那不成了,”老袁语重心长地说,“小年轻吵架是常有的,快把女朋友哄回来,别到最后像我一样,吃饭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那行,下午公司见吧。”

早上7点钟的时候,黄亮下床洗漱,穿过两条马路,用两天的饭钱买了一束隔夜的玫瑰花。

他想通了,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在房子和自己之间,更倾向于把自己当成附赠品,所以,他要告诉她,既然没有房子,他也会向她求婚。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

他比原定计划早了半个小时出现在她的公司门口,却看到她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

她里面穿着紧身衣,外面套着时髦的披风,波浪卷的头发披在肩上,然后弯下腰把脸凑到车窗前,车窗摇下来,里面伸出一张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紧接着邵清芬旁若无人地捧起车里的脸亲嘴,她手指上那可硕大的钻戒在阳光下刺痛了黄亮的眼睛。

愤怒、难堪这些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感到了莫大的羞辱,但那一瞬的澎湃过去之后,心里只剩下了无奈,黄亮默默转身,将枯萎的玫瑰和凋败的心一同扔进了手边时刻待命的垃圾桶。

“黄亮。”

邵清芬拽着她的饭票走了过来,用炫耀的表情介绍道,“这位是长胜证券的老板。”

“长胜证券?”黄亮惊讶地睁大眼睛,欲言又止地问,“你没和他注册吧。”

“不好意思,”邵清芬亮了亮手上的钻戒,“我们刚从民政局回来,他现在是我的丈夫。”

“你好,我叫袁大,你就是安妮的前男友吧,她跟我说过你,没钱又没出息,还总是把自己当成成贵宾犬。”虽然是用开玩笑的语气,但是那轻蔑的表情却让人不明觉厉。

袁大比黄亮矮一个头,穿着内增高皮鞋,身材发福臃肿,脸又黑又油,像被烟熏的,除了那一身民牌西装和那一块金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值得炫耀的。

黄亮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称赞了一句;“西装很配你。”

袁大愣了一愣,随即得寸进尺;“你一看就是个宽容的年轻人,安妮对你觉得过意不去,虽然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但我们仍对你造成的伤害感到十分的抱歉,希望你能祝福我们,这样我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黄亮的耳膜有些刺痛,捏紧拳头,冷笑一声:“你去我家把邵清芬的内衣收了吧,如果你不介意,我床底下还有一双破鞋,你帮我一块打包扔了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袁大立即拉下脸,“我告诉你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良资产都会被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淘汰,这就是游戏规则,你知道你输在哪里吗?做男人应该有点风度。”

“算我过分,不应该落井下石,”黄亮松开拳头,“我应该对袁老板表示同情。”

“你……”胖袁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抡起拳头,“你算哪根葱,告诉我你们老板的电话,我要跟他好好聊聊,教教他怎么管教下属。”

黄亮觉得很好笑,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更加惹火了袁大,眼看拳头要落下来,他下意识地双手抱头。

“冤大头,你住手!”

拳头迟迟没有落下来,因为旁边传来了一个更为嚣张的女声。

黄亮不由抬头望去。

“是谁,谁敢叫我……”袁大一回头,瞬间没了脾气,把邵清芬挽在他胳膊上的手丢开,然后屁颠屁颠地走到那女人的面前。“陈美小姐,您怎么来这儿了?”他满脸殷勤,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

这个女人身材娇小玲珑,穿着一件宽松的运动衫,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五官端正皮肤白皙,气质优雅迷人,此时他正靠在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跑车上。“还用问吗?当司机的当然是来接领导上班的。”陈美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黄亮面前,“黄经理,大家都等您开会。”说着九十度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你是管氏五区的?”袁大的嘴巴都足以吞下一颗鸡蛋。

“怎么?”陈美直起腰身,将眼睛一斜,“我们公司的人事变动还要跟你这个冤大头报告吗?”

“我不是这意思……”

邵清芬最看不得自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献殷勤,跟黄亮在一起的时候,更是变本加厉,连看别的女人一眼都不行,相比起来,现在已经有所改正了,所以忍到这时候才跳出来。

“你个狐狸精死贱人,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叫我老公冤大头?”

陈美抱着手臂,将眉一挑:“你不知道吗?同行都是这么称呼他的,你说是不是,冤大头?”

“你丫的,我撕烂你的嘴。”邵清芬撸起袖子扑过来,却被一巴掌呼得天旋地转,“你丫的贱人……一个臭开车的敢打我……”她一边发愣一边说。

“你别丢人现眼了,打你的人是我,”袁大狰狞地吼道,“要不是陈美小姐拒绝我,你以为我会看上你。”说完用双手托住陈美的手臂:“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一定要帮帮忙啊。”

陈美抽开手臂:“我只是一个司机,我可做不了主,问我们经理吧。”

袁大踉跄了一下,望着黄亮呆了一呆,见他要走,索性跪在地上:“黄经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放过我小公司一马吧。”

黄亮的反应很冷淡,总觉得这时候该说点什么。

他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袁老板说得很对,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良资产总会被淘汰,做男人给自己留点尊严吧。”说着扶他起来,谁知道他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黄经理,求你指条明路啊……”

长胜证券因为经营不善,已经面临倒闭,作为行业龙头的管氏五区,这个消息早已上下皆知。

“在破产前,好好去度个蜜月吧。”说着转身离开,打开车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邵清芬。“小芬,祝你新婚快乐,你也祝贺我顺利转正吧,再见。”他说着,便拉上了车门。

汽车绝尘而去,剩下邵清芬在汽车的排气中张大嘴巴,显然已经被眼前这一幕吓傻。

“真的很感谢你,阿美。”

黄亮坐在副驾驶座上叹了口气。

他不是什么经理,只是一个等着转正的小职工。这辆车是公司的财产,也是公司配给胡经理的专用座驾,而阿美则是胡经理的专用司机。

“不用客气,咱们不是朋友吗?”阿美爽朗地笑起来,“我早上见过老袁,他把你的事跟我说了,凭女人的直觉,你那个小芬已经找好备胎了,你也不用灰心……”阿美忽然踩了刹车,从抽屉里拿出户口本,扬起脸笑得像一朵向日葵,“要不咱们去注册吧。”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黄亮也没在意,默默地望向窗外,安静的林荫道上,四下无人,只有大片大片绿云似的树叶。

突然之间,他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

还没反应过来,就打了个喷嚏。而这个喷嚏正好打在陈美的脸上。

“对……对不起。”黄亮紧张地道歉,一边道歉一边慌张地摸口袋,最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

“这可是私人特配的香水,好几万一瓶呢,你这是什么反应。”陈美满脸不满。

黄亮笑笑,没说什么,也许这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的好事。

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陈美拿出一根皮筋把头发扎起来,显得干练冷静,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和一只打火机,点燃烟吸了起来,然后故意对准他的脸吐了个烟圈,干练中又透着一丝颓废。

“真的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你真的不后悔?”陈美笑着问。

黄亮平静地笑着,也从盒子里抽出一根烟,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继续保持沉默。

僵持了片刻,陈美轻声笑起来,被烟呛到,一边咳嗽一边笑,显得有些神经质。

“恭喜你,黄亮,”她把剩下的半支烟从车窗里扔出去,对着黄亮做出握手的姿势,“你通过了。”

黄亮愣头愣脑地握住她的手,机械地摇摆着:“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刚刚通过转正前的考核,”陈美微笑着解释,不敢正视他,“这是胡经理的意思,刚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阿美并不是一个开放的人,所以气氛渐渐降到冰点。

“那么我能转转正了吗?黄亮为了避免她太过难堪,立即将话题一转。

“还剩下最后一项考核,”阿美会意地笑了笑,投来一个感谢的眼神,伸手指向车窗外,“从这条路走到底,你会见到你的面试官,他将决定你的去留。”

黄亮从车上下来,关上车门后猛得吸了两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沾满泥土的皮鞋鞋头使劲碾了碾,勾着外套搭在肩膀上,转身走向夹在两片竹林间的小径。

“黄亮,”阿美摇下车窗露出了一个笑脸,“你和他们都不一样,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黄亮走回去,在阿美的示意下摊开手掌。阿美在他的掌心写下一串数字,还在末尾画了一个笑脸。

“这是我私人手机号,不是我的好朋友,是不可能知道的。”

黄亮笑了笑:“我今天一定不洗手。”

“公司里有很多对我不好的传闻,你不会看不起我吗?”

“那都是谣言,我不会放在心上。”

阿美抛来一个温暖的充满感激的眼神:“我真心希望能和你成为同事,祝你好运。”说着竖起大拇指。

黄亮站在原地,看着汽车渐渐远去,周围还剩下鸟鸣和慢慢响起的脚步声。

这个地方是前几年新建的仿原生态公园,目的是为了提高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可是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年轻人忙着为生计奔波,老年人忙着照顾孩子的孩子,谁都都没有这个时间和心情来享受这份世外恬静。漫步在羊肠小道中,她所感受到的却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黄亮低头踢着脚边的石子,石子咕噜噜地滚了出去,一直滚进湖中,黄亮站在湖边,放眼望去,看到湖面上被风吹皱的起粼粼金波,就如同他此刻荡漾的心境。

湖对岸,忽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黄亮迅速跑过去,等他看清那人的脸,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老袁,你就是我的面试官?”

此时,一阵大风擦着水面吹过,湖水激荡起层层涟漪。

“不,”老袁先是摇头,紧接着叹叹了口气,“我倒宁愿当你的主考官,好过当你的竞争对手。”

“竞争……对手?”

风刮过去,湖面剩下一片宁静。

“怎么会这样?”黄亮不解,按照公司的制度,转正采取的是组内竞争二选一方法,而他一直是和孙浩一组,所以他和老袁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我也是拿到这个这个的时候才知道的,”老袁颇为无奈地举举手中的棕色文件袋,“面试官给我的告诉我,我和孙浩调组了,孙浩那小子不知道走了哪条路子?”说着满脸不屑地呸了口唾沫。

“也就是说,我们两只能有一个升职。”这是令人痛心的事实,以前在厂子里,老袁对他最好,既像老师又像长辈,他修理机器的手艺都是他手把手教的。

“老袁……”黄亮深吸一口气,“对不起……”

“有志气,如果你现在退缩,我只会看不起你,更会觉得自己很失败,瞧瞧我教了十几年的成果,竟然是一个临阵退缩窝囊废,可是现在,你没有让我失望。”老袁笑着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他,“这是面试官让我给交给你的,这是公司拟定的劳动合同,你看看。”

黄亮打开文件袋,拿出一叠十几页的纸。

“这是什么意思?可以签了吗?”黄亮一边阅读条款一边询问老袁。

“想得美,”老袁拉开夹克衫的拉链,从里面掏出另一个棕色文件袋,“我也有一份,我看过上面的待遇,现在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都要进管氏,这待遇做梦都能笑醒,我这儿的月薪是7千,你是多少?”

七千!黄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即愣住,虽然他知道待遇高,但也没想到,正式职工的工资竟然高出他三倍多。

黄亮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即簌簌翻开两页,在第三页里找到薪资这一栏。

“真……真的是……”

“果然是制式合同,一个楼层一个模板,都是一样的。”老袁说着将合同小心翼翼地装回棕色文件袋,“你迟到了,面试官先走一步,他让我把竞争规则告诉你,你仔细听着,我只说一遍,到时候如果出了错,那就是你自己的责任。”

想到7千多的月薪,黄亮立即竖起耳朵,很快便把失恋被甩的阴霾抛之脑后。

“我们要在一个小时之内,用自己的方法把这个合同送到管氏五区办公大楼,管氏的合同章将会盖在第一份送来的合同上,而我们唯一的工具就是一部手机。”

文件袋里除了一份合同,还有一只崭新的智能手机。

“你相信我的话吗?”老袁忽然问道。

黄亮正不知如何回答,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打开一看,两人收到了同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和老袁所述基本一致。

“老袁……”黄亮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我不该怀疑你的。”

“那就在竞争开始之前陪我散散步,也算是最后给我的安慰,”老袁苦笑,“我老胳膊老腿,可跑不过你们年轻人。”

“我还不知道你,连续厂里的田径赛冠军。”黄亮陪着老袁在湖边走着,一边走一边聊天,“我记得厂长还给你封了王中王的称号。”

“你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自从有了这个称呼,大家在人前人后都叫我火腿长。”老袁将两只手插在夹克的兜里,一边惬意地说着一边沿着湖走。

这个公园很大,光走出去,就要花半个小时的时间。黄亮虽然跟老袁聊得开心,但也没忘记正事,不过好在老袁和他是一样的。”

“亮子!”

“恩?”黄亮有些惊奇,刚进工厂那会儿,他才叫他亮子,已经好几年没这么称呼过来,现在听来,很亲切又很怀念。

“记得你第一天上班,被老油条欺负,我教过你的话吗?”

“记得,”黄亮回忆道,“你说,机器坏了还能修,修不好才会被淘汰,可是人这种机器是例外,只要稍稍掉链子,就会被无情地抛弃。”

“这就是社会。”老袁叹了口气,“你把我教你的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怎么会?”黄亮若有所思地看向他插在口袋里的手。

老袁将手抽出来,手里捏着那只手机,手机的屏幕是亮着的,说话的功夫里,他已经给她认识的出租车司机发了短信。

“老袁,”黄亮笑道,“这招是行不通的。”

老袁倏忽皱眉:“这时候你还嘴硬,很快就会有车来接我,而你没有,所以赢的应该是我。”

“没用的,这个公园被保护地很好,排量大于规定的汽车不允许通行,所以很多高档的私家车都排除在外,更何况是出租车,如果你想坐车,必须从这里走出公园,而这至少要用半个小时。”黄亮低头思考,觉得手心冒汗,两只手掌搓了搓,忽然瞥见阿美留下的号码。

阿美的车能够进来,而且她也知道他的位置,这真一想,他就胜利在望了。

可是他不忍心把这个事实告诉老袁,直到见老袁拔腿就跑,想争取时间,他才忍不住开口叫住他。

老袁的资历和年龄都是厂子里最高的,黄亮有些不想看到他白白浪费力气,做一些没有用处的事。

“怎么,你怕了?”

“不,我是不想你白费力气,”黄亮将手掌竖起来,无奈地说道,“只要我打个电话,十分钟之后,我就能离开这里。”

这场竞争,似乎胜负已定。

老袁叫他先不要打电话,再陪他走一走。

黄亮尽管知道这是拖延时间,但仍旧同意了,因为他是他的恩师。

黄亮自问不是一个忘本的人,于是陪着她继续沿湖走,走着走着就快要走到尽头了。黄亮停下脚步,靠着栏杆晒太阳,这时候却看到湖中荡开一圈涟漪,好像是谁投下了一颗石子,仔细一看,那浮在水面的竟然是女人的长发。

“不好,有人要自杀。”

公园清幽,罕有人迹,尤其是在清晨这段时间,就算溺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

救还是不救?

见黄亮脱了外套,老袁连忙拉住他:“你想清楚了,救她的话,你的时间就不够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黄亮甩开他的手,一跃而下。

“你……”

早晨的湖水温度出于零下,那一刻,他全身像被针扎一样。

当他游到湖中心,用手臂揽住那女人的脖子时,他感觉腿脚由麻木开始恢复知觉,又从轻微的知觉变成了抽筋。

糟糕!黄亮用力地在冷水里扑腾挣扎,可是右腿怎么都动不了,一阵浪打来,将他透支的身体拍出老远。

很快,他就抱着那陌生的女人一块被浪花淹没,冷水瞬间封闭了她的五官,他屏住呼吸,感觉身体就像被扔到失重的宇宙里。

忽然之间,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出现一黑洞将他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黄亮再次浮出水面,这口干净的空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紧接着,他看到老袁拖着他呼哧呼哧地游向岸边。

最后,他和那个女人都得救了,而老袁却不行了。

“老袁,老袁……”黄亮用急救知识给他做心肺复苏,又给他人工呼吸,可能是因为他的做法不专业,可是他仍旧昏迷不醒。黄亮一下子慌神了,那个被救上来的女人头也不回地跑了。

“喂……喂……小姐……”他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回声。

黄亮立即拿出手机拨了急救电话,在救护车到来之后,他必须争取时间把他送到门口,这时候她想起了阿美,可是低头一看,手上的号码被水洗掉了,只剩下中间的三个数字。

这么大的公园应该有管理人员,黄亮依稀记得坐在阿美的车里时,窗外闪过一只绿色的亭子,上面似乎还挂着报纸和一个牌子。黄亮循着记忆找到了那个亭子,那是个报亭,守报亭的是一个姓王的大爷,花白胡子,带着厚重的老花镜,有些驼背,听说了这件事,把三轮车拉了出来。

等黄亮坐着三轮车来到湖边时,地上只剩下一滩水渍。

老袁已不知所踪。

姜还是老的辣,不过,黄亮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时候手机响起来,救护车已经到门口了。

黄亮笑了一笑:“王大爷,麻烦你再帮我一个忙。”

王大爷推了推厚重的老花镜,一脸疑惑。还没搞清楚状况,手里就被硬塞进来一只手机。

继续阅读《大梦想师》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大梦想师》小说最新章节,黄亮 邵清芬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