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周妈妈 萝萝《旧年柳花迟》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旧年柳花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周妈妈

角色:周妈妈 萝萝

简介:完结现言《边缘阳光》有虐有宠;嫩芽《半生花开半生落》,欢迎入坑
孤儿党淼淼莫名穿越后被首富甜宠;首富视她为珍宝,视她为救命稻草;大婚夜被人夺夫险些殒命;夫君带她纵横江湖,从胆小懵懂成长到独挡一面的堂主夫人,却被夫君追杀;险象环生后,苦守青楼;江湖险恶与当朝朝廷哪个更加危险?老王爷和小王爷各自有何目的……纵横温情江湖的风花雪月情归何处?情人锁,让两人命运纠缠千年;回到千年后,他找不到她,她却意外发他是自己表哥,这段虐情,该何去何从?

旧年柳花迟

《旧年柳花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繁华的京城

前言

这是一篇慢热的网文,运用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切换表述,对角色内心成长过程,会有循序渐进地带入;

前几章情节对环境和心里描写较多,情节推进较慢,心急的朋友可以从第五、六章开始。

男女主人公都不是完美的人,都有缺点,萝萝相信不完美的人也可以拥有完美爱情;

故事以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为主线,纵横一个温情的江湖。

时间设定是北宋,借用了几个当年的历史人物,其余纯属虚构。

*******

我的后路被断掉,悬崖上的春风分外张狂,就像那些想要取我命的人。

青鹰剑架在我肩头,往前一步是万丈深渊,退后一步就是人性的深渊。

柳云溪的怒意从身后侵袭我,我爱他,所以宁愿自己粉身碎骨,也不给他留下杀我的机会。

和着春风跳下山崖的那一刻,我用力抛出自己的项链,那个有我俩的过往、系住我俩命运的情人锁。

“金轮旋几时,浅梦唯月知,新颜拾翠早,旧年柳花迟。”

……

吾非花痴,却喜欢帅哥——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然而上天并不眷顾,23岁还没谈场恋爱。

如果暗恋算恋爱,那我已是情场老手。

孤儿院的生活练就我的自理果断,却缺乏自信和爱的能力。老天爷为补偿我让我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又多才多艺。

福利院两年前搬到市郊,刚刚做见习医生的我拿到人生第一份工资,中秋节好不容申请到假期回来看看周妈妈和弟弟妹妹们。

迟晓雯是我同事兼室友,借走我的钱没还,却带给我些自家工厂的外贸饰品抵账。出口的东西做工确实精细许多,虽不是真金白银却落落大方,酒会什么的带上也妥妥的回头率。

在这些饰品里还找到一个特殊的项链坠:

虽是金色却比他首饰显色暗淡些,放在手上也沉甸甸的。长一厘米左右、空心圆柱形,直径目测8毫米左右,没有镶嵌,上面还有一个像猫似的图腾和一些文字,肯定不是汉字就是,更奇妙的是这个小小的圆柱竟然内外两层,用手可以轻轻拨动内层旋转,只能往一个方向,很是感叹现代工艺的精巧,于是打算把这个先送给周妈妈。

我还带着我的宠物小狗,名字叫拖把。

想起给周妈妈的礼物,不禁顺手举起那个吊坠在眼前晃,圆月做背景还真美,感叹之余捏着这个小坠子当单通望远镜,透过它看月亮……这时电话响了,周妈妈略微激动说:淼淼啊,你父母有消息了……

忽然眼前的月亮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白,光圈还迅速变大,我甚至来不及移开手中的坠子,那光圈就从中间的圆洞直冲我冲过来……瞬间我如同被闪电击中般重重地倒在地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过多久,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口,阳光柔和,风浅云舒,涓涓溪水徜徉在绿草如茵中,如果说是世外桃源,却没有屋舍俨然和良田,当我走到小溪边,这水清凉凉的,清澈见底,河底都是圆润的鹅卵石。

我渴极了,用手捧了水轻轻啜了一口,然而这水竟然是温暖的……

“呸——呸——”刚刚是在做梦,拖把正在用它的**小舌头舔我,难怪水是温的……这时候竟然已经天亮了,我发现自己正趴在地上,头痛的厉害,那个项链坠子还挂在我右手上……。

阳光晒得后背有些温热,而我却趴在一个泥坑里!站起来一看不得了,浑身上下都是黑乎乎黄乎乎的泥巴,手背和脸上的泥巴竟然已经干了些,痒痒的,甚至鼻孔里也是泥巴,难怪感觉呼吸不畅,刚刚拖把就是舔我的鼻孔,它怕我窒息死掉吧!

此时我迷茫地打量下周围,一片芳草地,除了没有花和我梦中的竟然一样一样滴啊,额的个神啊,太离奇了吧!我下意识回头看,果然有个山洞。周围只有一条小泥土路从河边延伸到远处……难道我被人xx后抛尸荒野了?

赶紧看看衣裤,虽然很脏但是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这是哪里?

我一边扣手上和脸上的泥巴,一边往河边走。再看下拖把,名副其实的黑拖把!

拉杆箱还在身边,这里却不是我昨日下公交车的地方,没有站台,没有人行道,难道被人打晕劫财扔郊区了?

随身包还在,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少。

坏了,还是被人打晕抢手机了!可是既然都晕了,为什么不把钱包都拿走呢?

我开始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

猛地想起来向我冲过来的刺眼亮点,之后我便失去意识就只看到现在泥猴般的自己……

在溪边照到自己第一眼的样子差点吓死自己,比做泥巴面膜还恐怖,还有枯草黏在脸上!

赶紧洗去脸上和手上的泥,露出我本来的美貌。

好在还有换洗的衣服在箱子里,看看山洞还挺隐蔽的,三下五除二地就把外衣换好,就是还有臭臭的泥巴黏在头发上……

我茫然地打量下周围:溪旁的垂柳随风舒展枝条,蓝天上缱绻着几个云朵,小溪清澈而活泼,汩汩地徜徉到远方……

*****

淼淼:水里有个丑八怪!

拖着拉杆箱跟随溪边的小路走:有路的地方必定有人,骑驴看唱本吧!

小路把我指引到一座简易木桥边,桥下水声潺潺,拖把胆子小,缩着身子不敢过,我只好费力的抱着它,拽着箱子过桥。

过桥后道路倒宽阔起来:依旧是乡村小土路,还有车辙的痕迹。

真心庆幸,找到人打个电话叫个车一切就都ok了!我党淼淼总是这么走运!

然而,然而,走很久还是没有人和房子……

整个田野总有些地方不对:没有高压线和电线!

正不知所措,远远望见有人正过来,或者是车。近了,是驴车!没错,就是那种灰色的小毛驴,拉车的是一头成年灰色毛驴,旁边还有头小点的,该是它的孩子,看那小驴依恋的眼神就知道。

赶车的是个老人,头上有奇怪的头巾,露出的部分有些白头发,车上坐一名老妇一个小孩,也都穿着灰暗粗布古代的衣服,好奇怪的装扮!

这车身是木板做的,就和从前的“板车”差不多,我在乡下曾经见过。

车吱吱呀呀的响着,哦买噶,车轮竟然是木头的,我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是奈何桥?来人是孟婆?

等等,孟婆白天出来么?

我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或许只是被人丢在横店了……

再四处张望下,没看到摄像机,导演,无人机,盒饭……

突然心里却蹦出个更可怕的想法,却怎么也不敢正视——我是穿越了么?以后岂不要出现在墓志铭上?

对视中,老人“吁——”停住了驴车。

“大爷,这是哪里?”我放下手里的箱子,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

“小杨庄啊,你是打外地来的?”老人说的不是普通话,好在我能听懂。

“我从北京回来的啊。”我大声说,生怕他听不懂。

“哪里啊,没听过!我去城里,进城我稍你一脚……”他真没听懂,用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我一番。

我完全当掉:没听过北京,坐驴车进城!没得选择,好歹进城人多还能打听打听……

“嗯嗯”我犹豫下还是答应下来,先放好箱子和拖把,自己再盘腿坐上去,那一老一少好奇看着我。

驴车开始走起,得儿得儿得儿的……

“这是投奔亲戚的啊?找不着了?”赶车的大爷头也不回地问我。

“啊,对啊对啊……”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也许“进城”就有答案了。

“我们去东市集卖菜,你去哪啊?”老头儿继续说。

“我,我也去东市集……”我只能跟着他的思路

“哦,这亲戚也在东市集啊?”

“啊啊,对啊,做小买卖的。”好吧,我也不知道我能说什么,回答起来有气无力。

老头和我说话的时候,老太太就笑眯眯的打量我,我被看的不自在,也只好微笑回应。

“好俊俏的娘子啊,这脸蛋儿可真嫩啊!”老太太夸赞我。

“哦,谢谢……您有手机么?”我试探着问老头和老太太。

“手机?”老头反问,老太太一脸疑惑。

“有,有!”老头说说着微微侧头。

“太好了太好了,借我用用。”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看来我只是迷路了,我真的只是迷路了——进到某个少数民族村里——我高兴的差点就站起来。

“我昨天不小心把手机丢了,还迷路了!”我开心地对面前的人说,终于敢正视他们的双眼。

“我咋借给你呢?去我家?你有空来我家,我家就在小杨庄,刘老实家就是。”老妇听着老头子的话点头接道:“小娘子,你借打头的鸡干嘛?配种啊……”

What?打头的鸡?

What?小娘子?

配种又是什么鬼?!

“小娘子那什么什么鸡?头鸡?头鸡么?”老太太温和地问我,就像和自家孙女说话。

“额,手机……”我小声儿说,顿时感到三道黑线由上至下;

“是不是就是领头的大公鸡啊?不同地方叫法也不一样啊。”老太太继续语重心长地和我说。

我惊得张大嘴巴!

我想还是不必解释了。伸手从拉杆箱里随便摸出一付耳钉,就是那种金灿灿,一元硬币大小,中间镶嵌假珍珠的那种。

我小心翼翼剥下外面的塑料袋放进随身包里,老太太好奇的盯着看,小男孩则逗着拖把。

“大娘,这还有多久能到……城里……”驴车经过一处水坑,左右颠簸,发出“哗——”的声音。

“快啦,快啦!我们今天要在城里他二姑姥姥家住下,明日再回。他二姑姥在大户人家帮衬,可体面呢!”老太太开心地说,还抬手拍了拍盘起的膝盖。

“哦,那我们去的什么城啊?”我瞪大眼睛问老人。

这一会儿的交谈让我感觉她好亲近,有点像周妈妈。

“东京啊!”大娘好惊讶,我也惊得嘴巴张老大,心里先想到的是“我们拥有过,东京最美丽的梦……”

“东京!”我心里嘀咕,东京难道不该说日语么?难道日本人真的是徐福带去的叁仟童男童女衍生的,竟然讲中国话!

实在想不明白,阳光晒的我有些头晕,头痛,口渴,也顾不得那么多,到时候自然知道。想到这,便顺手把手里的耳钉递给大娘问道:“大娘,您看我这个咋样,值多少钱?”

“啊呀,小娘子,我都没瞧见过这么好看,这么大的金子……就是她二姑姥兴许能见过,值多少我也说不好,总得值几贯钱吧……收好啊小娘子,俗话说外出不漏财!”大娘竟然都不敢接过去,只是摆手,还顾左右的交代我,就像边上有强盗般。

我彻底绝望了,低头收起耳钉是眼泪就默默地掉下来……

这里用“贯”来衡量钱……

我到底在哪?

再抬眼时老人依旧注视着我,冲我微笑,她说她一辈子都没见过像我这么标志的人儿。听她这么说,我倒破涕而笑。

被别人称赞,总算是给自己的力量。虽然这种称赞很肤浅,却是我勇敢正视面对接下来一切的开端。

一路上小男孩好奇地打量我,我不得不把那沾满泥巴的头发散开一点点用手指梳理。微风习习吹来,发梢没有沾到泥巴的地方已经可以飘起来。

一路上始终没有电线杆、没有柏油路——这不是村村通的风格!山坳里还有炊烟升起来,这是什么地方啊!

心里隐隐觉得,真是穿越了。

“到了!”老头指指前面,果然隐约可见高大城门前有人来往,缓慢而有序。

“小娘子,知道要找的人在哪不?”大娘关心的向我这边探身问道。

终究我还是幸运的,遇到这样善良的人。

“不太知道……”我有些一阵窘迫,用车上的粗麻布袋子盖到箱子上……

驴车速度放缓一些,排队等候的时候,小驴紧紧地依偎在大驴身旁,用头不停地磨蹭妈妈的脖子。

抵达城楼下,方觉城楼非常壮观。红砖朱门,威严高大,有现代四层楼高,两侧是城墙。

城门下方一共有三个城门,外围还有大壕沟。中间最大的城门却在水中,两边连横跨壕沟、精致的石桥小城门人来人往,城下还有穿着古怪的卫兵……

我确认我真的穿越了!

守城虽有拿着长枪的卫兵,却不盘问,进进出出很有秩序。

进城路是石板铺就,倒也干净。开始时店铺和院落稀稀疏疏,行人也少,多是带着包袱、进出城赶路的人。再往里走房舍店铺就渐渐多起来,沿河两岸,整齐又各有特色;渐渐地行人越来越多,不知是何朝何代的装扮。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清朝一定不是,没有大辫子;元朝也不是,不像蒙古兵。

我用我少的可怜的历史知识所搜……如果有度娘就好了!

“大爷,您听过李白没?”我大声对认真赶车的大爷说。

“没,咋了?”他微微侧头回答我,视线不敢离开前方——行人真的很多,有些地方还有路障。

“哦,那您知道岳飞么?”我再问,我琢磨应该不是唐朝就是宋朝。

“不知道啊,没听说过!”他微微皱眉。

忽然我灵机一动:“小弟弟,读过书么?”

“读过!”小孩子很机灵,纯净的双眼闪闪发光。

“我考考你啊?我来说上句,你来接下句好不好?”我笑着对他说,小孩子一般都喜欢这种游戏,尤其回到上来的时候就特别骄傲。

“嗯!”他爽快的回答。老妇人笑着看他,抚摸他的头,眼睛弯成河上的小拱桥。

“皎皎白驹……”我笑着看看老妇人,对着小男孩说了句诗经里的上句;

“食我场苗!”他飞快回答;老妇人笑的咧开嘴。很羡慕他们,我从未享受过这种天伦之乐。

“子曰,学而时习之……”我继续,装作很难的样子;

“不亦悦乎!”小男孩飞快就答上来,惹得赶车的老人都笑起来,胡子一颤一颤的。

“好,我要出个难题咯,听好,现今是哪个朝代哪一年?”我尴尬地出个“最难”的题。

“宋,大中祥符九年!”小男孩腼腆地笑,“哈哈哈……”

两位老人也为着孙子骄傲,开心的笑起来。老妇人爱抚着孙儿:“好好好,这两年的学堂没白上!”

好吧,我在宋朝!看着人来人往的繁华,我却感到无比无助和恐惧!

稍稍安心后,仔细思量历史课老师讲过的——我可能在河南,开封……不幸中的万幸,好歹也是在“中原”,总比落在哈尔滨昆明的强。我抬头看看头顶的蓝天,给它一个微笑,感谢老天爷给我这不幸中的万幸。

我坐在驴车上张望街上的一幕幕。

城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人们穿着整洁,一派祥和。

女子的服装大都是长裙,有些老妇人则是半长的衫。平头百姓的衣服颜色大多黑白灰色,有些穿着艳丽的人一望便知是富贵人家。

城中亦是楼房林立,高矮不一。街道上有做买卖的,推独轮车的,坐轿子的,赶牛车驴车的……每每百米有余就有黑漆叉子和卫兵,行人绕道走倒也各自相安无事。城里还有许多河流和桥,河道大多不宽,更像人工河,河堤整齐划一,偶有大树和亭台;河中还有小船穿梭往来。

总之,一派繁华景象。

*****

老妇人:老头子,这丫头是不是精神有问题,白瞎了,咳咳。

继续阅读《旧年柳花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周妈妈 萝萝《旧年柳花迟》小说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