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林海丰 施力《龙组特种兵》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龙组特种兵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林海丰

角色:林海丰 施力

简介:  为了一个信仰,为了胸前的徽章,为了浩然正气……  兵王林海丰退隐花都,化身旅店老板,本想低调生活的他,却在邂逅诸多美人之后,引发了一系列的麻烦遭遇
  且看林海丰如何应对邪恶势力的阴谋诡计,又如何万花丛中抱得美人归来

龙组特种兵

《龙组特种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暗袭

鲜有人流的巷口胡同,处处都是剩菜剩饭。

几个黄毛小子倒在垃圾堆里接连打滚,不断叫骂。声音盖过了汽车鸣笛声,响过了卖菜阿姨们的吆喝声,却无法忍住剧痛连祖宗十八代也骂了出来。

林海丰面无表情,俯身拿起掉落在地的一包烟,打开,抽上。

在他的身下,几个男子面容拧在一块,痛苦的眼泪从他们的面庞上缓缓流下,却无力抬手抹去泪水。无一例外,这些男子的手脚全都被人打断,稍稍一动,骨骼脆响,痛苦不堪。最重要的,是这些男子手中拿着板砖,还没有施力,就已倒下。

林海丰蹲下身,他捡起地上的菜篮,冷笑一声,“呵,还想要偷袭我?要不是因为退休,不然就不是断你们手脚这么简单。”

他小心的擦拭着菜篮上的照片,黑白照,虽不起眼,但照片上一个手持长枪,行标准军礼的男子极为帅气。

五年的时光,匆匆一过,逝去的不仅是他的青春,更是他光辉的过去。能重新变回一个普通人,能够和别人一样开开心心生活,别提有多美妙。

哼着小曲,步出胡同,林海丰笑着感受海风出袭。战场上的硝烟,破喉呐喊的厮杀声已成过去,留给他的是一段光辉岁月。

山林风景区,一座被爬山虎布满墙壁的乡村旅馆面朝阳光,只是近期与他一样开旅馆的人较多,生意一日不如一日......

“哎,黄昏旅游,黄昏旅游。一大把年纪了还出去瞎玩,也不管管家业。”林海丰叹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他将菜篮放在桌上,伸了一个懒腰,稍作休息。

旅店是依着他家慢慢建成,一楼是他和自己父母住的地方,有独立卫生间也有独立的厨房。二楼是他从部队回到家后重新翻修的,十几间的空房以及一间装满零食的小店铺。原本是打算交给二老看管,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得他亲自上阵。

“有点不对劲?卫生间水管爆了?”

林海丰刚想打开电脑,他稍稍一愣,连忙起身,靠向卫生间。

有人?林海丰微微皱眉,虽已退休,但在战场上的厮杀以及对对敌人保持着良好的警惕性依然不减。

“敢偷袭我家卫生间,让我看看哪个龟孙子这么大胆!”林海丰嘴角抽搐几下,抬起脚便是猛的一踹。

“轰!”门倒塌坠地。

目光锁定在浴缸内水雾中不断闪烁的身影,他一把扯开布帘,还没有出声大骂一声尖叫便已从对方的口中喊出。

他的手指滑动在柔嫩的肌肤,指尖的触感极为柔软。

这种感觉让林海丰整个人为之一懵。

水雾散开,他这才看清,站在他面前的竟是一个女人,脱的一丝不挂,水珠从她脖颈处流向全身。

两人立马一对眼,这刺激的感觉促使的林海丰意识到大事不秒,撒腿就跑。还没等他跑出卫生间,一声娇喊响起,“门!还有门!”

林海丰一溜烟跑的很远,压根没有理会她的话。直至大门外,他这才冷静几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吗的,这武器威力比板砖还猛。”

“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在过道内响起,林海丰下意识的往后看去。

一个头发散乱,披着浴袍的女子缓步而来。水滴流过她柔嫩的肩头,滑向胸前深不见底的沟壑之内。完美的身材在浴袍的包裹之下尽显玲珑。

姣好的面容恰到好处,五官精致仿若刀刻一般,显得极为娇柔。有一种来自江南水乡的柔美,也有来自海洋一片冰蓝心之玉莹。

琉璃般的双眸狠狠一瞪,仿若火花在眼眸中跳跃。

林海丰扶额一笑,“我承认,刚刚就是我不小心踹开了门,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以身相许也行。”

“你胡说些什么!”女人一手捂住胸膛浴袍,另一手直指着他的鼻子。

林海丰一脸无辜样,“妹子,你可不能这么说话,什么叫胡说?我这是富有责任心!而且这地方是我家开的旅馆,一楼是我和我爸妈住的地方,属于私人,你侵犯私人领地我都没有说什么,你怎么能够破口大凶,你得有修养!”

“你...”见林海丰说的头头是道,女子不与之拗口,“那...那我还被你看光了,你还摸了!”

“以身相许或者咋样都问题。”忽然,林海丰一本正经道。

“无耻!”女子轻啐一声,手指抹去额头上的水珠,两眼流转,忽然一亮,“可以。既然你说以身相许,那好,我同意了,你就嫁给我,或者你娶我!”

啥?林海丰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这女的还当真了,难不成是真的看上了他英俊帅气的面庞?

林海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妹子,你这是想要贪图我的帅气!”

“滚!”女子瞪了一眼,催促道:“你娶不娶?”

“不是,这妹子...结婚是终生大事,我承认我是很帅,但也不能这么马虎。”林海丰露出一副捍卫自己尊严的样子,一脸不悦的倒退几步。

见林海丰不同意,女子怒哼一哼,“我都被你看光了,你要是不娶我的话,你信不信我就赖在你这里,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然后每天就像现在这样守在门口。只要有人敢来,我就说你喜欢非礼人,我就是受害者!还...还喜欢偷窥!”

额头上冷汗直流,林海丰言语疙瘩,“你...你还真狠。”

女子挠了挠发丝,她看着墙上挂着的钥匙,随意拿了一把,“带我去一间上好的房间,一定要向阳的。”

林海丰嘴角抽搐,这简直就是霸王条款,他也只好认栽,总不能让这小妞蹲在门口,来一个客人就赶一个,如此以往他岂不是成了方圆几里之内臭名昭著的人。

打开房间,女子下意识趴在床上,浴袍散开,露出了挺翘圆润的臀部,隐约之间似乎还能够看到迷人之处。

林海丰站在门口,他感觉自己的血脉在扩张,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流淌太快,“好...好强的威力。”

听到声音,女人下意识的扭过头,发现自己最为重要的部位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她捂住小嘴,抄起被子连忙盖在身上,羞红的面色看向站在门口目光呆滞的林海丰,声音颤抖道:“你。。。你都看到了吧。”

“没,我是瞎子。”林海丰撇过脑袋,嘴角轻轻呢喃,“好辣的身材,风光无限好啊。”

“你!”女子倒竖双眉,“你说什么呢?什么风光无限好?”

说出这一句话后,女子立马心生后悔,她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也意识到林海丰说的风光无限好是什么意思。羞红的面色越发的红润,颤颤巍巍的小嘴轻轻微开,轻啐一声,“呸!无耻,下流!肮脏!”

林海丰扶额一笑,“无耻我承认,但下流肮脏这四字不应该加在我身上。”

“什么意思?”女子一种羞耻感涌上心头,面色红润仿若被火焰灼烧一般。

林海丰故装正经,“你躺在床上,浴袍就自己开了,然后就露了出来。从某种方面来说,我并没有碰你身体对不对?而且浴袍自己掉下来,我也没有去掀开对不对?”

女人贝齿轻咬,越说越龌龊,越说越让她有一种想要埋头在被窝中的感觉,之前没有看出来这男的这么贱,现在一看,贱的还真不是一点。

与其和他讲理,倒还不如省下点心好好休息一会。

林海丰看着趴在床上的女人不再说话,他呼出一口气。女人心果然如海底针,难以琢磨透。他头一回像是伺候一个姑奶奶般照顾着女人。

林海丰站起身,他看向身后未关上的大门,心生无语。他将门关上,然后又将开门营业的木牌子翻了一个身,这才关上了过道的电灯,重新回到女人的房间。

“你怎么了?”林海丰怪异的看了她一眼。

“插座呢?我找不到插座!”她晃悠着手里的插头,着急道。

林海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先是要嫁给自己,然后又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找插座。他有些觉得不是她吃亏,而是自己被占了便宜。

“给我,我来!”林海丰一把接过女子手中的插头,拉开座椅插了上去。

女人趴在床上,晃悠着手机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电?”

“会不会是因为你的插头太松了?”林海丰奇怪的看着她。

“不可能!我的插头怎么可能会松?明明就是你电源松好不好。”女人憋屈着小嘴,一脸不满的瞪着他。

林海丰苦笑一声,“怎么可能,我还翻新过,应该是**多了,所以就松了。这个我有经验,以前很多。。。”

越说越感觉不对劲,林海丰抬起头看向女人,却发现女人同样一脸惊异的看着他。两个人显然都懵住了,好端端的电源插座的话题,为何越说越感觉污了?

“我。。。我不和你吵了!”女人扔开手机,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她站起身,从身旁的电脑包里将电脑给拿了出来。林海丰想要告诉女人在这屋子里是被无线网覆盖的,可他刚开口,女子就已经登上了微信。

原来只是聊天啊,林海丰抹了抹额头,他凑上前看了一眼。

女人细细摩挲着手指,她点开一个聊天框架,“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们有多着急?快告诉我你的位置,我来接你回家?”

林海丰笑了一声,这样的言语不是父母就是亲人。

他本以为女人会好好的回答,却没有想到,她回道:“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在外面关你屁事啊?用的照你像我爸妈一样来操心吗?”

“我这是关心你啊!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聊天框抖动。

林海丰看的出来,女人应该是和她的未婚夫聊天。只是一时的赌气这才使得女人逃离了婚礼,来到了这乡村僻壤的风林景观区内旅游。

“还挺厉害的。”

女人微微一笑,“厉害你个头。”

没过一会,聊天框继续抖动,“求求你了,顾傲笑,你就告诉我你在哪里吧。我去接你,我不能没有你啊,别闹了可以吗?”

“闹,你说我闹?”女人气愤的回复了他一句,“行啊,我告诉你我在哪里。滨锅路58号。”

滨锅路58号?林海丰看着这一句话怎么觉得越读越有些不对劲,他好像曾经在哪里看到过。稍稍一想,突然抬起头,滨锅路一共只有57号,再往前就是一片大海!

这丫头也太狠了吧,竟然要让别人跳入海里去寻找她。

可让林海丰更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回答:“你等我,我马上就来接你,等我啊!”

“我去。。。这家伙是要跳海啊!你还真的忍心他跳到海里去吗?”林海丰苦苦一笑。

“哼,谁让他招惹我的!爱我就要付出代价,就得去死!”顾傲笑冷冷一笑道。

林海丰倒吸一口凉气,“这丫头。。。谁要是看上她指不定会疯了不成。那个人要是真的去滨锅路58号接她,那他的智商可就是真的不在线。两个人应该是新浪新娘的关系,只不过新娘闹脾气跑了出去而已。”

就在林海丰思考要不要将顾傲笑的身份登记在前台电脑时,男人又开口了。

“你。。。别开玩笑了,一共只有57号,再往前就是大海,你总不能让我去跳海吧。”

顾傲笑冷冷一笑,她盯着屏幕,没有说出一句话。

片刻,男人又传来一句话,“别。。别闹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我的错,我不该那么强势,不该不给你面子。你回来,只要你回来,你怎么样都可以。”

“那我要你去死!”顾傲笑呵呵一笑道。

对方先是沉默了一会,紧接着回了一个怒的表情,说道:“顾傲笑,你还要闹多久。既然你这么不想嫁给我,你难道就不为你的父母好好想想吗?”

“你...畜生,你敢拿我爸妈来威胁我,你的良心难道就不痛吗?”女人发了这一句话后就将电脑合上,甩在了一边。

看着愤怒的顾傲笑,林海丰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是一个被惹怒的新娘,只要被哄哄就能够回去。他现在反而愿意给予新郎顾傲笑的地址,只要顾傲笑能够离开这里,他什么都愿意做。

“你说,一个靠着石琉起步的男人值得被人尊敬吗?”顾傲笑忽然出声。

“不管做什么,旁人只会看到一个人成功的光芒,而不会去注意到他光芒背后的心酸。”林海丰微微一笑道。

“可是...可是他家底不干净,还花心!我告诉你,他是石琉的人,你知道石琉吗?”顾傲笑一连说了两次,她已经快要被男人的言语刺激的气炸了。

“石琉?”林海丰眉头紧皱,他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在部队里面没少听过这两个字。没有一个势力能够超越的了他们,也没有人能够收拾的了他们。林海丰知道,石琉的势力可以从上世纪起追溯,传承了六代人。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风光,坐着正经生意。但实际上背地里却依然干着走私,勾当的买卖。毒品,偷渡是他们常做之事。在部队期间,他就剿了不少的毒品。

“难不成顾傲笑和她的父母和石琉有关系?”林海丰细细一想,“她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既然和石琉有关系,又为什么要拉我下水?难道是看我太帅了?”

见林海丰没有说话,顾傲笑催促道:“算了算了,你不知道就算了,还是准备准备吧,三天之后,我们就结婚。”

“额..这不太好吧。”林海丰尴尬的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顾傲笑冷冷的看着他,沉声道:“你可是看光了我,就连我...我那里最重要的地方都看光了,你难道不要对我负责吗?还是说,你也像他们一样,是一个不负责的男人,是一个半斤八两的人!”

“渣男?绝无可能!”林海丰瞪了一眼。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收拾收拾,三天之后我们就结婚,越早越好,最好是明天!”顾傲笑有些不耐烦。

林海丰一脸无奈,被自己看光纯属于意外。他也不想这么做,如果他知道浴室里面有女人的话,他肯定不会踹上去一脚。

林海丰不想再逗留在房间内,他已经感觉到顾傲笑越来越不善的眼神,再这么下去,只怕这丫头会吃了自己。

关上门的刹那,整个人如负释重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他压根就不知道最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从部队回来后就接连没有遇到过好事。

但...这丫头赶不走,骂不了,说不得。要是能有人把她带走,就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

“对..找个人带走她不就好了。”

林海丰似乎想起什么,先前顾傲笑用的网络很有可能是自家的无线网。没有密码,方便电脑的输入,一开机便会自动连上。

他嘿嘿一笑,快步走到前台,打开电脑,将刚刚无线网端口连接到的电脑型号输入进去。然后再笔记本型号跳出后,他又黑进了系统,将顾傲笑的消息发送到了她微信上的每一个人。只要能够有人来,不管是谁,带走她那就是好人。

夜幕已深,冷风出袭,门外沙沙的树叶声响抖动而起。

林海丰做在前台上,他关上电脑,一切的行动都已经完成,只待人来。

他曾经在部队内学过一些黑人网络的技术,只要对方电脑系统级别不高,都不是问题。

正当他要起身,一个黑影从他的窗前闪了过去。

“哪个王八蛋这么晚了还要来找死?”

林海丰冷笑一声,有他在的旅馆还有小偷敢光顾?

推开门,林海丰一下跑了出去。他捕捉到黑影轻松的跳跃到屋顶上,正小心翼翼的搬开一块快砖头。

让人惊异的是,这小偷翻开砖头并没有爬进去,而是将砖头完好无损的重新覆盖在上面,然后朝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如果是职业小偷,定然不会放过每一个房间。

林海丰看着小偷惯性的行为,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小偷技术一流,定是高手。他轻松一跃至房顶,在小偷耐心的搬开面前的砖头时,他一个飞腿踹了过去。

小偷惨叫一声,整个人如同流星般坠崖下来,撞在地上。

自知已经被人发现,小偷顾不上疼痛,起身就想要逃跑。

林海丰不会给他任何喘气的机会,他一跃而下,七八米的高度极为容易。

一脚踩在地上,另一个飞腿又踹在了小偷的背部,刹那之间,小偷的身体犹如炮弹一般,斜射出去,倒在碎砖乱瓦之下。

这出其不意的攻击,以及每一次飞腿所爆发出来的雄劲力都使得小偷一个措手不及。

林海丰每一次出腿都非常的用力,可以说又快又狠。

他上前两步,很快来到小偷的身旁,双手撑地,压在小偷的背部使其靠向地面,紧紧贴着。

只要小偷一用力,想要跑起来,他随时都能够撕烂他的手。

“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林海丰低声道。

“我...”小偷刚想说话,立马意识到不对,又止住了嘴。

“不说是么?”林海丰微微一笑,一手轻轻浮动在小偷的背后,手掌稍稍一用力,一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在小偷的背脊处响起。

小偷忍不住剧痛,连忙大喊,“好汉饶命,我...我只是想要找一个女人。然后...然后将她的手机带回去而已!”

这么快就来人了?林海天微微蹙眉,他发送消息出去没有几分钟,石琉的人就已经锁定了位置。

“难怪能发展的如此壮阔,看样子还真是不能够小看他们。”林海天低声呢喃,随即他用力压住小偷的手,“谁派你来的?”

“石琉!”为了活命,为了能够从林海丰的手中挣脱,小偷也顾不上什么禁忌。

因为偷盗技术一流,因为能够轻松到达别人无法到的地方,被石琉的人看中,这才收去。

继续阅读《龙组特种兵》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林海丰 施力《龙组特种兵》在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