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郑少鸿 包青天小说《玄文鬼使》全文阅读

小说:玄文鬼使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郑少鸿

角色:郑少鸿 包青天

简介:我一直以为那些玄乎、邪性的事只是小说的虚构情节,但我万万没想到那些所谓的灵异事件却一件件发生在我的身边,我更是莫名其妙的参与其中
鬼叫春、出马仙、过阴客等等离奇诡异的事不断出现,而我更是由于一本叫《玄文密录》的书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玄文鬼使

《玄文鬼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诡异笑声

我叫郑少鸿,在东北一个小县城开个叫“往昔”的小旅店,虽然地处偏僻人烟稀少,但一个月算下来也能维持日常的开销。

所有知道我的人都说我傻,竟然把旅店开在了距离城区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还临近殡仪馆,真是脑子抽风了。不过他们不知道,我的这家旅店并不是给人准备的,确切的说不是给活人居住的。

旅店白天关门,晚上黄昏营业。除了我之外,店里还有一个傻小子帮我看店。不错,我是一个给阴间办事的人,这一行当有的称为“过阴客”,有的叫“走过阴”。大名鼎鼎的包青天包拯就是一个会过阴的人。不过我所做的却和他们不完全一样。通常来说过阴客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魂魄出窍给阴间办事,而我则是招待那些路过的游魂野鬼。

这一切的开始还得从我爷爷去世那天说起。

我们一家四口是在一起住的,但我和奶奶的感情却异常的好。由于爷爷早年过世,我并没有见过他,所以在平常和奶奶聊天的时候也有很多话题都是围绕爷爷的。

听奶奶说,爷爷是个很正直但脾气不好的人,可他所做的事却是不同寻常。

爷爷没有正式的工作,偶尔会出去几天,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些钱财。后来慢慢的,奶奶终于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了。原来爷爷懂得一些驱邪的法子,出门是去给人驱邪避灾了。

那个年代,社会混乱,百姓贫困潦倒,而一些“东西”就会趁乱出来。

奶奶非常善良,已经成为**的她也没把这事放心上,只是当爷爷出门的时候就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多注意安全。

爷爷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他六十岁,由于年龄的关系很少出门了,所以那时候的家境并不是太好。

一年后有一天爷爷中午吃过饭就走了出去,等到半夜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奶奶看得清楚,他的脸色很不好,像是蒙上了层淡淡的青色。奶奶问是怎么回事,但爷爷就是闭口不说。

奶奶虽然对爷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但面对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心里总有一个结,很不舒服。于是又开口问了几句。

但此时爷爷竟然反常地对奶奶大吼大叫,说你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你最好什么都别问。奶奶出身是八旗子弟,虽然家道中落,但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被数落后哽咽着就回了屋。

爷爷并没有睡下的意思,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好像在思考问题。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爷爷进到屋子,让奶奶起来帮他点忙。

由于奶奶在气头上,没搭理爷爷。爷爷只好连哄带骗地把她叫了起来,而这时候奶奶才知道他要干什么。

奶奶和我说,那天晚上本来是寂静无风的,但后来不知道怎地,外面阴风四起,吹得窗户呼呼作响。而且附近邻居家的鸡鸭狗都狂叫不止,像是有什么灾难即将发生一样。

爷爷先是进到了后屋,拿出了不少的黄纸和蜡烛,然后吩咐奶奶按照他的意思用毛笔粘上朱砂水写字。而他自己则是穿上了一身黄色的道袍,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来回端详。

等一切准备就绪,爷爷忽然眼含泪光地看着奶奶,说自己大限将至,希望她能将后代子孙照顾好。

这句话把奶奶吓得手足无措,眼泪再次流了下来。爷爷将奶奶画好的黄纸在地上摆了一个圆圈,并且划破手指,将血一滴滴地滴在上面。随后,用蜡烛在圆圈里摆了北斗七星的图案,而北极星的位置正对应着爷爷。

奶奶默默哭泣,虽然不知道爷爷到底要干什么,但也知道她即将会面对一个难以预知的事情。

爷爷坐定之后,抬头看了看奶奶,脸上露出许久未曾出现的关怀和安心,说:“老婆子,我这是为咱们子孙后代出力,别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这是好事。”

他说完,深吸一口气,接着说:“等会我的法事就开始了,为了咱们子孙后代,一会不管外面有什么都不能让它进来。后屋里供奉着郑家的祖宗,你去供桌上多拿点黄符纸,然后贴在窗户和门上。”

按照爷爷的吩咐,奶奶拿出了一打符纸,在窗户和门上贴了个遍,为了以防万一,心思缜密的奶奶甚至一扇窗户贴了两三张。

“嗯,挺好。对了,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要是咱们后代有清明或者鬼节出生的,记住喽,让他千万要好好读书,不能接触驱邪避灾这种事情,明白了吗?”爷爷问道。

奶奶点点头以作回应,但心里依旧是莫名其妙。虽然生命中几十年光景里见过一些做法事的,但没见过什么爷爷说的那么玄乎的。

爷爷欣慰地点点头,又嘱咐奶奶千万不能让什么东西进来,只要过了今晚就算大功告成,另外这一切都不能让孩子们知道。

他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似乎在打坐一样。奶奶也没开口问,眼睛死死地盯着窗户和门,生怕有什么东西闯进来坏了事情。

两个老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过了十多分钟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出一声猫叫。

在异常安静的半夜冒出这么一声着实把奶奶吓得一激灵,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握在了一起把手中的几张符纸也都攥得皱起,而额头和身上也开始出了冷汗。

猫叫之后似乎没什么别的东西了,她也只当是路过的野猫叫了一声。谁知道猫叫后也就十几秒的功夫,外屋厨房里传出瓷碗掉在地上的声音,清脆而又直接。紧接着,院子里铁锹声脚步声和屋里的锅碗瓢盆声同时响起。

奶奶顿时就吓得差点喊出来,在她惊魂未定的时候,外面突然刮起大风,发出一阵阵犹如鬼哭狼嚎般的声响。与此同时,窗户和门就像有人敲打一样,啪啪直响。

此时的奶奶可谓是真的吓坏了,几度都想将爷爷叫起来,但看到他依旧闭眼的状态知道他此时是不能被打扰的。心里再次想起爷爷嘱咐的话后,奶奶强作镇定警惕着四周。

大风呼呼吹,门窗啪啪响,屋里屋外各种动静连成一片。这一夜,是奶奶一生之中最为恐怖而又漫长的一夜,好在没有出现爷爷说的有东西进来的情况。在天明之时,一切都停止了。

尽管天亮了,但爷爷还是一动不动,奶奶有点不知所措。随后趁着天色逐渐转亮,换下了已经湿汗淋漓的衣服又做好了饭。

七天,一连七天,爷爷不吃不喝坐着不动,奶奶也是日夜守候不离不弃。好在在之后的夜晚,没出现过第一天那种恐怖的气氛。

第八天天刚亮,屋里忽然吹起了一阵凉风。奶奶眼看着爷爷嘴上露出了笑容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奶奶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一摸爷爷的身子,已经凉透了,呼吸也停止了。带着悲伤的眼泪,给他穿好了事先准备出来的寿衣。

就这样,爷爷神秘的辞世了。奶奶将在外上学和下乡的孩子们叫了回来,操办丧事。后来奶奶才知道,原来在那七天之中,方圆几里的人家所有家畜死个干净,据说样子都是非常恐怖,应该是被吓死的。

结合爷爷说的话,奶奶觉得当天晚上肯定有不少脏东西围在周围。

这件事是我在高考完放暑假的时候奶奶说的,而我这十八年的生活,过得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和正常孩子一样。

这个清明节是我第十八个生日了,我开开心心地放学回家,吃着老妈做的好吃的心理美滋滋地,暂时算是忘记了即将到来的高考。

吃完饭我就开始写作业,看着让人头疼的数学题就难受,我正埋头潜入题海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了我一声。这一声很轻,我歪头看了一眼。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屋子里挂着窗帘,根本看不到外面。我心里纳闷,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于是转过头继续做题。

没多一会,外面又传来喊我的声音,这一次比上次清楚了不少,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也就二十左右岁,很稚嫩,也很诱人。

屋子里就我一人,老爸老妈都到奶奶屋子里陪她聊天看电视了。此时我想都没想,竟然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窗户下,将窗帘拉起了一角看个究竟。可惜,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也没发现院子里有什么人影。

正当我准备回到书桌的时候,外面又一次传来了声音,只是这声音不是喊我名字,而是那种只有床榻之上曼妙女子起床时那种慵懒却极其诱人的声音。

我好奇地朝窗外看去,透过玻璃竟然看到院子里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向我招手,还时不时地抚摸着身体。

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我顿时就觉得面颊滚烫,身体里传来一股燥热。心里有些害羞想回过头,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脖子就像僵了一样动不了。

我就站在那里看她一个劲儿地诱惑我,耳朵里还不断听到一声声媚音。这时候只觉得心脏就像酥软了一般,别提多奇妙了。身子越来越热,脑子很快就空白一片。

她妩媚了一会后突然消失不见,我一愣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这个人是偷偷进到我家院子的。

二话没说,我转身就冲了出去。推开门,打开院子的灯,发现外面除了点点星光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刚才的女人没进来过一样。

虽说当时还是个孩子,对黑暗有着一种莫名的惧怕,但心里也没想那么多,根本就没意识到回到屋子喊老爸老妈。我就站在那四下寻找着可疑的踪迹。

“郑少鸿,快出来,姐姐想你了。”

这句话凭空乍现,吓得我一激灵。这人知道我名字,难道认识我?带着好奇,我打开大门,发现还是没人,东张西望之下,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白影,和我在屋子里看到的很像,正在那搔首弄姿。

寂静而空荡的胡同里此时就只有我一个人,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默然,就连偶尔吹过的凉风也都消失不见,仿佛置身于一个静谧诡异的空间。

我也没问是谁,慢慢朝她走去,但是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随着我的前进而缩短,很快她就闪进胡同里的一个小巷。

这地方我知道,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在附近玩,里面原先是几家住户,后来最里面一家着了火,烧了个一干二净,周围的几户人家也逐渐搬离了这里,现在是荒芜一片。

以往夏天的时候我和伙伴们经常到里面去捉螳螂之类的小昆虫,只是这些年我们都长大了,学习任务也重了,就没再一起进去过。

不过说实话,这条小巷并没有给我什么好印象,一到晚上就感觉阴沉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我,听奶奶说,这里的原址是一座狐仙庙,破四旧的时候被推倒盖了房子。

现在看到白影闪进了里面心中咯噔一下,犹豫着该不该进去看看。我想弄明白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可是基于对小巷的恐惧,我又担心会碰到什么吓人的东西。

我内心中充满了挣扎,站在那做着心理斗争。要说我为什么非要看清那道白影是谁,我自己也不知道,脑子里全部都是看清她的念头。

这时候,小巷里再次传出女人喊我的声音。这一次非常清晰,我立刻就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

望着黑漆漆的小巷,我一步步地走了进去。

说来奇怪,我记得今晚没有月亮,可是我眼前分明变得越来越亮,几秒钟的功夫我就完全看得见周围的情况。心中正高兴的时候,不远处出现了白影--正是她!

我越走越近,她也不再躲避着我。

就在我距离她三五米远的时候,耳中突然响起了嗡鸣声,极其的尖锐,就像是有人故意在我身边敲着铜钟磨着砂轮,难受得我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周围的景物也发生了变化,变得越来越亮,很快就白茫茫一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底生起,而且愈演愈烈。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嗡鸣声逐渐变小,眼睛也能看得见东西。这时我才发现,那道妩媚的身影就站在我的眼前。

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脸上没有任何的妆容,但就是这素颜却带着种种的诱惑。我越是仔细看她越看不清她的脸,但脑子里只是出现了一个字--美。

我站起身,和她平视。她也不避讳,直直地看着我。

忽然,她伸出了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上,一点点向上移动,抚摸着我的脸。

她的手很凉,像是刚从冰天雪地中回来一样。我被她的举动吓坏了,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这种感觉很微妙,像是恋爱中的男女相互爱抚一样。

紧接着,她的另一只手也放在了我的脸上,身子也逐渐靠近。我屏住了呼吸,脑子一片空白。

两张脸的距离越来越近,我仿佛已经闻到了她身上的清香,那么的香甜,那么的美好。

我缓缓地闭上了眼,正准备享受初吻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出一声低吼,虽然声音不大,但我却莫名其妙地清醒了起来。

这一声低吼在我脑子里就像是炸雷一样,惊得我顿时睁开了眼。而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什么美女,而是一个面容枯槁脸色惨白的老太太。

我倒吸一口凉气差一点就吓昏过去。

忽然身边传来一股非常阴冷的气息,瞬间就让我动弹不得。眼睛的余光看得清楚,从我身后走来的竟然是一个庞然大物,待它走到我身前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一只黑色的猫科动物。

我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它周身覆盖着一层浓厚的黑雾,直觉中觉得是一只巨虎,它的尾巴更像是鞭子一样在身后不停地摆动。在虎身上还坐着一个高大的人,同样的盖着一层黑雾。此时我的感觉就像是掉进了冰窟之中,完全被他们给震慑住了。

我就傻傻地站在那一动不动,像是僵硬了一般。

很快我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有点像是嘴里含着东西在说话。而我对面的老太太竟然跪了下来,磕了几个头之后就消失不见。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尼玛哪是什么美女和老太太啊,她是就鬼!我身边骑着巨虎的人恐怕是更厉害的妖魔鬼怪。我觉得裤裆里传来一股热流,控制不住地顺着腿流了下来。

应该是闻到了尿骚味,巨虎缓缓转过头,一双包子大小泛着绿光的眼睛盯着我。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想这货要是想吃点心的话我可就玩完了,可怜我临死之前竟然看到如此恐怖的景象,可怜我郑家绝了后啊!

没等我感慨完人生的凄凉和悲惨,忽然一股冷风将我掀起,我瞬间就趴在了地上。

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背后就传来一阵刺痛,像是有人用刀插在肉里划了下去。我心想这下是彻底完蛋了,马上就被鬼怪给活剥了。虽然非常疼,但身体却一点都动不了。

本来以为几刀下去我被切成肉片,但没成想这一刀没有停顿,在背后不停地游走,从痛感来判断好像是在作画一样。确实,那感觉就像一把冰冷刺骨的利刃在画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两眼一闭,终于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家人们围在我身边激动地看着我。

“孩子醒了!”老妈惊呼一声,所有人都惊喜万分。

过了几个钟头之后,我从医院回到了家。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在外面躺了一夜,家人还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发现的我。由于昨天晚上太吓人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家里人说。

他们问我是怎么跑到外面的,我说写作业的时候睡着了,应该是梦游出来的,就这样我算是糊弄了过去。

回到家,我进到卫生间脱掉了衣服,照了照后背,什么都没有,我很纳闷昨晚是不是真的是梦游。

今天是家里打电话给我请的假,我也正好能休息一天,等到下午的时候我基本是恢复了体力。

晚饭的时候老妈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让我补补身体,奶奶也劝我说要释放压力,高考就是一个考试,没什么好紧张的,实在没考好就复习一年,要是不想念了就在家里找个工作也能糊口。

吃过了晚饭已经六点多了,虽然我身体指标还算恢复得不错,但精神上有些萎靡,我觉得是昨晚的经历太吓人了,所以精神负担要大一些。

没一会我就睡觉了,稀里糊涂中感觉地上站着两个人,直直地看着我。我猛的意识逐渐清晰,很快就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为了确认地上是不是真的有人,我假装翻了个身,调整好角度,悄悄地睁开眼,眯着缝看了看。

此时外面弯月挂空,一缕缕月光透着窗帘洒了进来,虽然看不到屋内的具体情况,但至少足够来发现地上是否有人。

我四下扫了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估计是昨晚被吓得,精神还有些恍惚,于是闭上眼接着睡。可是不知怎地,我依旧觉得有两个人站在屋里。因为心里不踏实,我一会睡一会醒的,总算熬到了天亮。

在经历了那么一个不寻常的夜晚后,我的生活总算是恢复了平静,于是每天早出上学晚归写作业的两点一线重新占据了我生活的主导。

两个多月后,我以一个平时从未考过的低分考入了一所外省大学。面对如此差的成绩,父母劝我应该复习一年,然后再战。可是谁都知道,高三的生活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所以我断然选择了上学而不是复课。

这个假期我过的不是很好,一方面自己高考失利,另一方面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已经出现了老年痴呆的情况,大多时候认不准人也说不明白话,但根据我的观察她的思维还算是比较正常,只是表达上和一个刚会咿呀学话的孩子一样。

临近开学,父母都去上班。奶奶忽然将我叫到了身边,口齿非常清晰地讲述了爷爷再世的最后七天。听完故事我有些发蒙,一个是因为奶奶突然恢复到正常我比较意外,另一个则是爷爷已经交代过这件事不告诉任何人,可奶奶为什么告诉了我?而我正是中国三大鬼节之一的清明节出生的。

假日过去了,我满怀着忐忑的心情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了新学校去报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会面对一些事情,而且是比较骇人的事情。

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小县城,看着大都市的繁华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好在这里离我家不是很远,坐车就三个小时,很快我们三口人就到了学校。

这时候的校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到处都举着牌子写着什么什么学院报名处。我报的是电气自动化,一个理科专业。好像是看到了我们的踟蹰,不远处走过来一位男生。

“请问是新生报到吗?”他问道。

“是的,你看。”我伸手递出了入学通知书。

他看了一眼后就让我们跟着他一起走,说是学校的志愿者在帮助新生找到报名处和领取生活物品。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折腾,我总算是领完了被褥之类的用品,只有牙膏牙刷这种小物件学校不提供。学校里到处是人,由于领东西我也没仔细看看环境,不过大学的建筑面积可是很大的,这对于我这个县城走出来的孩子来说已经很惊讶了。

进到寝室,我发现已经有人先我们一步,正在整理床铺,我们相互认识之后又进来了几个同学。我这间宿舍是八人间的,虽然寝室不大,但八个人住下也没觉得太过拥挤。

就这样,在各自送走了父母之后我们一起到学校食堂吃饭,然后买了些生活用品。

夏季午后多雨,就在我们刚进宿舍楼的时候,外面哗哗下起了小雨,没办法我们只好在寝室里窝着了。

闲来无事也促进感情,也不知道是谁出的注意开始讲笑话。我们寝室老大王志成是营口鲅鱼圈人,当地方言一落地我们就彻底蒙圈了。虽然都是省内的城市,但每一个人听得懂。他讲完笑话后自己哈哈大笑,我们剩下的七个人就看着他笑,因为谁都没听懂。

我们东扯一句西唠一句,加上外面阴天,很快寝室就陷入到黑暗之中。

“哎呀,几点了,该打水了吧。”我上铺的邹小龙说了一句。拿出手机后,一看时间才晚上七点,距离水房开门还有一个小时。

“哎哥几个,滋不滋道咱学校的事儿?”挨着我的下铺问道(由于他和我们几个的关系很不好,所以后来我们排行就没带他)。

“啥事?”我们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

这哥们,也是营口人,不过是市区人,他在其他系还有不少同学,看他那意思消息路子很广,在一下午的交谈中我发现他话最多,也最不靠谱,张嘴闭嘴小姐大活的,听着很反感。

不过当时我们并不了解他,所以也很好奇这所学校的事情。

他说两年前,学校里出了命案,一个女生在宿舍拿着刀把寝室的同学都杀了,屋里是血流成河,都顺着门缝流到了外面。寝室内的墙上到处都是血手印,是凶手的,而且还用血写着“不是我”三个字。

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了公安厅,不过由于担心影响学校的名声,所以就下了禁口令。

“哎妈你可别说了。”我对面上铺的于海洋叨叨了一句,满嘴的海蛎子味,起初我还以为他是大连人呢,结果人家是丹东东港人。

于海洋说完就起身下了床来到我的床边,说:“鸿哥,借个位置呗,正吓人呢。”

我嘿嘿一笑让给他半张床。

不过,那哥们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接着讲了下去,而我却莫名其妙的很期待。

杀人的女孩没有逃跑,相反还主动报了警在宿舍等着**。在局子里,女孩主动交代了经过。其实她和宿舍的几个姐妹关系很不错,没有杀人动机,只是脑子里不断出现“杀了她们”的话。在最后,女孩哭诉着说:“其实那不是我!”

不过,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杀人就是不对的,但好在女孩主动投案自首而且积极配合**工作,所以就判了死缓。

听他说完我有些纳闷,他是怎么知道局子里发生的事情,说的和真事似的。

好赖我们算是熬到了晚上,熄灯之后由于心里比较念家,所以大家真正睡着的时候也已经半夜了。我睡的正香,忽然醒了过来,而且醒的比较彻底的那种。刚睡醒,我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那种笑声,是我从小到大从来没听到过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天真和真诚,全发自内心的那种。听声音有男有女,大约三四个人。

我好奇地听着,只是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偶尔发出那种真挚的笑。约莫有十多分钟才结束,而那时候我也在此睡着了。

军训是大学新生的必修课,一天下来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腰酸背疼腿抽筋那都是普遍现象,也难怪我们这体质太差,从小在家就是娇生惯养,除了回家睡觉就是上学学习,哪有时间锻炼身体啊。

晚上军训结束后,我们三下五除二吃过饭就早早休息了。不过令我奇怪的是在凌晨两点半左右的时候我又醒了,也再次听到了那种笑声。我还真就纳闷了,谁大半夜不睡觉跑到楼下傻笑啊。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没多久,家里打来电话,说奶奶身体不太好,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了,就躺在床上睡觉,让我请假回去见见。当时我的反应就是奶奶不行了,简单收拾之后和学校的导员请了假就坐车赶回家。

回到家中,我看到奶奶躺在床上闭着眼,和睡觉似的,除了呼吸时上下起伏的胸口没什么别的异常,不过我却有种感觉,那就是她不久于人世。

事实证明,我的感觉对了。第二天天刚亮,奶奶忽然起身找我,一直陪奶奶睡的老爸立刻就将全家人叫了起来,并且给同城居住的家人们打电话。

奶奶摸着我的头,露出很慈祥的笑容,我心里一惊,觉得她这是回光返照。

“乖孙子,怎么从学校回来了,是不是放假了?”奶奶问道。

我点头称是,说:“奶,现在天刚亮,你再躺会吧。”

“你们都出去,我和孩子说点话。”

老爸老妈点头后就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有件事我得和你说说。”奶奶从褥子地下拿出一本有点泛黄的书,对我说:“这本书是咱们老郑家的传家宝,是你爷爷留下的。虽然当初他不让你接触这些东西,但这几天他来看我的时候说一切都是天意,让我交给你好好保管,不过不能让别人知道。”

接过了书,我看了一眼,书皮上写着“玄文密录”四个正楷字,笔体刚劲有力,沉稳内敛,尽管不懂书法,但也知道是难得的好字。

随后,奶奶又交代了几句好好学习好好做人的话就躺下了。我心道不妙,将书放到床下就去喊我父母,两分钟过后,奶奶寿终正寝。

我和奶奶的感情非同一般,用我父亲的话说已经超过了我和父母的感情。其实他说的没错,奶奶咽气后我眼泪止不住地流着,足足哭了半个小时,不管怎么竭力控制都无济于事。

奶奶死后是和爷爷并骨的,当年由于我太伤心,长辈们担心我招上不好的东西,所以就一直让我坐在车里。出殡之后,我带上了爷爷留下的书就回到了学校。

回到学校后我比较平静,这种生老病死的事情谁都避免不了,只是偶尔会看到或者想到什么事念起奶奶。

这一天只有一节课,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他们都去打篮球了,闲来无事我随手整理起东西来,无意中翻到了那本《玄文密录》。

打开书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本书所记载的东西玄而又玄。按照书的目录来看一共分为七篇,包括德、气、武、星、卜、法、事七篇,不过在我手上只有德、气、武和事,其他的并无记录,也许是在流传过程中流失了吧。

我随意地翻看了一会,发现上面讲的内容和道家吐纳以及武术有关系。我对这种记载不是那么感兴趣,以前家里也找人算命之类的,而我是最反感这一套。如今我家里竟然有这种类似封建迷信的东西,着实打了我的脸。

此时我也没什么心情研究它,放好之后洗了洗衣服。

砰地一声门被推开,几个打篮球的伙伴们相继进屋。

“唉我去刚才你们也看见了吧,太吓银了。”王志成放下篮球叨咕了一句,紧接着廖楠就说这件事千万别传出去,不然容易遭到处分。

我正洗着袜子,完全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随口就问道:“咋了哥几个?”

廖楠关好门,说:“告诉你也行,不过千万别到外面说去。就是之前说的凶杀案那个女生宿舍里面竟然有个人!”

“宿舍里有人很正常啊。”我头都没抬。

“那上面的两层楼以前都是禁止入内的,今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竟然看见一个银影在里面晃来晃去。”于海洋喝了两口水心有余悸地说道。

看他们一个个有些害怕的神情我反而没一点感觉,就觉得这事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什么鬼神的,哪有那么玄乎,要是真有的话那也有会降妖除魔的人收了那些鬼怪。

继续阅读《玄文鬼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郑少鸿 包青天小说《玄文鬼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