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顾雨默 安若玟《即使卑微,也是爱情》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即使卑微,也是爱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顾雨默

角色:顾雨默 安若玟

简介:同一张脸,两种命运,安若玟为了家人一纸盟约将自己的自由打包外送给那个偶然相遇的孙晓光,不知不觉做起了别人的替身,陷入了欺骗的迷局
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变成了爱情的桎梏,邂逅的雨中男孩顾雨默成了她不能说的秘密,悄悄为富家舍友汪小贝作起了恋爱的嫁衣,至情至胜的顾雨默不知不觉陷入了这谜一样的恋爱漩涡
当旧爱归来,安若玟的命运将会如何,真爱是否会被知,有情人能否在一起?青春百变,谜一样的舞台!

即使卑微,也是爱情

《即使卑微,也是爱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相识风波

天安大学是华城非常有名的大学,邻天安湖而居,校园风景旖旎,是华城多少莘莘学子的梦想之地。仲夏之时,天安大学更是热闹纷繁。似乎知道要发生点事,那夜天安校园出奇的安静。

山雨欲来风满楼,老图的人都纷纷离开,由于老图年久未修,室内的灯管一闪一闪的,管理员老徐隐约看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着个人,嘴角微笑着还有人和自己作伴。阵阵雷声,萧萧狂风,滂沱的雨声,在空旷的老图回环往复,着实让人寒颤。

对于素来喜欢安静的安若玟来说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难得安静下来、难得碰到下雨天,这点应该也不会有人再来了,心情乐开了花,更是醉心于席慕容那首《美丽的心情》:假如生命是一列疾驰而过的火车,快乐和伤悲就是那两条铁轨,在我身后紧紧追随,……才能细细揣摩出,一种无悔的、美丽的心情。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老图该关门了,安若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老图。

她一袭白色的蕾丝长裙,披散着齐腰长发,撑着一柄黑色的大伞,在这泥泞的漆黑的夜里显得是那样与众不同。从老图通往安若玟宿舍是一条非常幽静的小路,平时不会有车辆经过。突然一辆白色法拉利在她50米开外停下来,从车上冲下来一个黑影,约莫一米八高的男子朝她的方向匆匆走来……她的心开始发慌,多少种不好的情景在她眼前闪过,此刻她多么期盼自己坐着航母,加快步伐准备逃离这里。

“站住,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

“站住,雨默……”“顾雨默,你给我站住……”。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厉声呵斥,听声音大概40岁左右,声音愈来愈急促,险些要划破黑夜长空,似乎要与这滂沱之夜一决高下。

此刻,安若玟才定了心神,原来虚惊一场,心里盘算着:白色法拉利、顾雨默、40岁女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管遇到什么,遇到我“情感专家”安若玟有什么不能解决的。索性悄悄的躲在灯柱后,像侦察兵屏息注视着眼前的风吹草动。

顷刻之间,顾雨默停住了急驰的双脚,顿怒转向身后的女人,撕心裂肺的咆哮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为我安排这一切,为什么我就不能选择自己想走的路,你告诉我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姓顾,我是顾家的人……渐渐声音也暗了下去。那女人的声音却越发显得有精神,指着顾雨默所在的地方傲慢的说着:“你没有选择,只有服从。我是来通知你的,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说罢,便转身离开,伴随着法拉利高档的金贵的器鸣声的消逝,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不起眼,那样的平顺。

“啊啊啊……”,顾雨默对着法拉利离开的方向狂喊,突然一下子又安静下来。

“哐当一声……,顾雨默直勾勾的摔躺在地上,没了声音。

灯柱背后的安若玟早已没有刚开始的那般津津有味的看戏,整个人像失了魂,念着:那个女的是谁,为什么要用几乎独裁的方式去命令一个人,是什么让这个堂堂男儿这般撕心裂肺,是什么让……她不敢想,内心越发的无力。她眼前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自己,那夜大雨滂沱、豪华的殡仪车从她眼前离开、她对着离开的方向不断地呐喊、没了心神瘫死在马路上……她知道徘徊在崩溃边缘的呐喊是那样的令人窒息,无望的乞求与救赎是那样的让人绝望,落魄的瘫躺是那样心力交瘁。她不知道顾雨默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清楚了解此刻顾雨默的状态,她想自己该做点事情了。

看着静瘫在地上的顾雨默,任凭大雨如何滂沱,他没有一丁点反应,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也许他在一遍又一遍质问着老天:“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为我安排这一切,为什么我就不能选择自己想走的路,你告诉我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姓顾,我是顾家的人……”。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胆量让安若玟从灯柱背后走了出来,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又大抵她的确懂此时的顾雨默。她依旧是长发飘飘,白裙缠身,手撑着那柄黑色的大伞,静静的冲到顾雨默的身边,她看不清他的样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感觉得到他无奈呼吸声,感觉到他内心的崩溃。

她将伞轻轻的放在顾雨默的头前,双手慢慢的扶起他的头,让他背靠着灯柱坐了起来,不停地用手淋干他脸上的雨水与泪水的混合物……借着微弱的灯光,她模糊地看到一脸错愕的顾雨默,安若玟没有讲一句话,顺手将一只耳机塞到了顾雨默的耳朵,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着陈奕迅的《转机》:“静静听钟摆的声音,默默等黑夜已来临,我想你已忘记……我只能自己笑自己,太轻易把心交给你,即使你是无心,短暂的游戏,时间已给我判了伤心的徒刑……为你我已囚禁在未知里,我们之间的剧情,会不会有转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转机》,不知道雨下了多久……感觉顾雨默眼神中的有了几分神思,安若玟对他说: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我知道凡事都是有转机的,一个人的心可以使地狱变成天堂,亦可以使天堂变成地狱,放下那些让你困扰的事情,刹那花开。祝你好运,顾雨默先生!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雨中……

冒着雨,冲回宿舍,时间已经非常晚了,宿舍的其他人三姐妹都已进入了梦乡。生怕惊扰了谁,害怕被别人追问,安若玟蹑手蹑脚地收拾着一切,悄悄地爬上了床,这才放下心,长长得舒了一口气……

雨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顾雨默依旧在原地坐着,陪伴他的仅有那硕大的雨滴、微弱的灯光,以及那柄黑色的大伞。他在想“难道那姑娘认识自己,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呆呆看着这柄黑色的大伞,除了在内测用白色丝线绣着“刹那花开”几个字之外没啥特别的,但他觉得非常的漂亮,心里非常的温暖。不知过了多久,雨也停了,他这才意识到该回宿舍了。

每当他心里有事的时候,要不写文章,要不作画,要不打篮球,以转换注意力。回到宿舍后,舍友们都不在,他猜想可能去组团打怪去了。他丝毫没有睡意,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开始作画。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放电影般的在脑海里闪过,他龙飞凤舞,用那娴熟的画技记录下每一个细节,生怕少了一丝丝的神韵。他一边调着色,一边感受着这股莫名的温暖,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开始寻思着要找那个女孩,可惜不知道名字,看着那把伞,于是决定叫她“刹那花开”姑娘。看着一旁的画,他欣慰的提笔写下“刹那花开”。

夜已很深了,顾雨默也爬上了床,因为自己还要早起安排画展的事情。渐渐整个宿舍也都沉寂了下来。

又是新的一天,暴雨过后的天气显得愈加湛蓝,阳光从窗外透了过来,整个校园又开始了一天的沸腾。336寝室安若玟的舍友们也渐渐活动起来了。

“若玟,醒醒,今天是星期天我们约好去看画展。”尹佳慧关切的摇晃着安若玟的身体。“啊,你的头怎么这么烫,是发烧了吗?起来,把面包吃了,喝点药,顺手在若玟头上放了块湿毛巾。

连床的徐韵也凑了过来,念叨着:昨天回来那么晚,淋了个透心凉怎能不发烧,没带伞也不知道给我们来个电话去接你,都是一家人有啥客气的,能把人气死呀。

阳台上化妆的汪小贝听到动静也看了个概况,小声嘀咕着:难道遇到打劫的了,落魄成这样,我的小可爱,真叫人心疼。

约莫过了半晌,尹佳慧、徐韵、汪小贝都纷纷离开了。安若玟药劲过后也醒了,想着昨晚自己那些疯狂的举动,想起自己将伞留给了顾雨默,生怕别人问起,索性就懒懒的躺在床上继续装睡,也许闭着眼睛才能让她感觉到安全,才能守住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宿舍出奇的静,可以清楚的听到安若玟的心跳声,她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刚刚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床突然振动了一下,原来是汪小贝打来的电话。安若玟无力的将手机放到耳边,生怕对方听到自己心虚的说话声。“若玟,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呢,想吃点什么我们给你带回来。”听到这样的话语,安若玟突然放松了起来,像是所有的事情没有人记得一般,应声说:好很多,帮我带西苑王麻子家的鸡蛋灌饼、粥道馆的白米粥。“行,电话那头应声到。

“若玟,今天在学生会官网、文学社微网、人人网、朋友圈看到一则失物招领公告通知,里面好像有把伞和你的很像……

不,不是我的,我的伞放在我华大同学那里了……安若玟像作了贼似的,没等电话那头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对话……

不一会,汪小贝她们带着战斗的粮食回到了宿舍,看着嗷嗷待哺的安若玟一个劲的撩。你今天没去看画展太可惜了,没有看到我们那帅气的学生会主席顾雨默学长,没有看到“刹那花开”那组唯美的画,没有参加我们军训结束后的第一次集体活动……

什么顾雨默,什么“刹那花开”组画,安若玟坐在床上没有吱声,心开始慌起来,思想开始紧张起来,是自己昨晚见到的那个顾雨默吗?难道她们发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难道自己哪里泄露了什么……

“若玟,怎么傻愣着,吃饭了。”尹佳慧关切的说道。

“哇,大家快过来,看雨默学长的微博、人人、微信、QQ空间四号齐发、刚刚更新的:寻找“刹那花开”姑娘,配图是失物招领中的那把伞。伞有没有和若玟的很像;瞧瞧这阵仗,哪是什么“失物招领”,明明是“寻人启事”,还真够浪漫的,这“刹那花开”姑娘今天可是头版头条,整个校园今天可都在讨论她(她与顾雨默是什么关系,长什么样……);看来雨默学长有意中人了,早知道我就不费尽心思添加他的微博、人人、微信、QQ了,我没有机会了。所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不会放弃的。”汪小贝略带失意的嬉戏的说。

“你就别做白日梦了,听说顾雨默可是“天才作家”、“富二代”、“孝子”,好像家里面已经安排有毕业后就要结婚的对象,搞不好就是“刹那花开”姑娘,应该是与顾雨默十分相配的人……你这乡村小女子就不要淌这浑水了,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徒伤神。”尹佳慧调皮的说。

“你们两个都不要争了,我觉得顾雨默应该是会继续寻找他心中的“刹那花开”姑娘,看他过往的动态以及文章,款款深情,字字如珠,应该是一位非常重情的男子。说真的,好羡慕那姑娘能得到如此才俊的疼惜,人生真是美不可言。”徐韵突然插话。

不知过了多久,亦不知聊了多长时间的顾雨默,更不知设想了多少种“刹那花开”姑娘……眼睛开始不听使唤,看来大家这瞎操心的时间真的太久了……

夜深了,睡吧,若玟今天不舒服,让她好好休息。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安若玟怎么也睡不着,她不知道她们口中的顾雨默是自己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人吗?失物招领中的那把伞是自己的那把伞吗?画展中的那组画是怎样的一组唯美的图幅?顾雨默要寻找自己干什么?……她越来越不敢想,害怕自己暴露了。在床上翻转了多少个来回,最后还是决定确认自己心中的疑惑。

她害怕自己一不留神惊醒了熟睡的其他三个人,开始控制着呼吸的节奏,慢慢得躲进了被窝里,悄悄的登陆学生会官网、文学社微网、人人网、朋友圈开始一遍又一遍确认心中的疑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开始默念那个失物招领:黑伞,内绣“刹那花开”请失主及时联系顾雨默先生,联系电话131********,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细节;聚精会神欣赏着那组画幅:“白色法拉利、40岁女人、180左右的青年男子、雨天、白衣女子、黑色大伞(内绣“刹那花开”)……这一切就像录像机一般不断播放昨夜的画面,不差分毫;怯怯的溜进汪小贝的朋友圈细读顾雨默微博的截图内容:寻找“刹那花开”姑娘,以及黑色大伞的配图……担心昏睡一天,眼神不好使,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些过程。

此刻,她深信不疑得确定且深知,白天热议的顾雨默就是自己昨晚遇到的人,那把黑色的大伞就是自己的(因为内部的绣字是自己用江南针法绣的,一般不会有人注意),那个“刹那花开”姑娘就是自己。她开始怀疑:顾雨默为什么要找自己,还伞还是想让自己替他保守秘密(因为顾雨默一直是以阳光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昨晚那样狼狈),亦或是……她不敢想,开始担心起来:自己与传说中的那姑娘相差十万八千里……

也许是学心理学的缘故,她开始强迫自己用理性思考问题,告诉自己:往事如烟,不要过于纠结;当即,她下定决心:永远保守这个秘密,替顾雨默,更是替自己。

然后开始秘密规划自己日后的生活节奏、细节,所有的一切面面俱到、事无巨细,生怕泄露了风声,给自己带来无限的灾难。她心里盘算着:明日一早就去买把一模一样的黑伞,悄悄的在内部绣上那几个字;计划着日后在校园的前进路线,避免与顾雨默相遇;计划着……

渐渐地,整个宿舍彻底安静下了,月光透过窗照在安若玟的脸上,微微翘起的嘴角是那样的和谐,或许此刻的她已买到了伞,正在绣字呢……

第二天醒来,安若玟宿舍又热闹起来。

汪小贝又说起了顾雨默,开始嫉妒起“刹那花开”姑娘。

尹佳慧逗着汪小贝,不要念叨了,看人家姑娘依旧是网上众人口中热聊的人,没办法呀,谁让顾雨默是学校名人。不过话说回来,你说这上天怎么做的安排,他人长得帅,家里又有钱,更重要的是人家做事也做的漂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任学生会主席、法学院辩论队的“扛把子”、“天才作家”……这事恐怕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消停下去。

一旁的徐韵也调皮了起来,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小贝同学能美梦成真呀!

看着三姐妹嬉戏玩耍的那么开心,安若玟也没有昨天那般紧张,又像往常那般开始了新的一天,所有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一切都淡然下来。

军训结束后第七天,便是国庆长假,所有人都蠢蠢欲动准备大肆挥霍这段黄金时光,安若玟更是喜不胜欢,终于可以短暂告别这“噩梦”般的校园,酷似会用尽毕生所学将那夜短短的几个小时消耗殆尽。人都走的差不多,整个校园顿时就安静下来,仿佛这才应该是大学该有的样子。

时光荏苒,短暂的休憩让大家都元气满满,安若玟更是火急火燎的来不及和三姐妹话家常就匆匆去参加活动了,这是第一次参加文学社“以文会友”活动,她心里满眼的期待,好像压抑了多年的内功在此刻就要大展拳脚了。

文学社社团馆在天安大学校艺术中心一楼,室内布置非常具有艺术气息,“名人骚客”字画、优秀诗歌散文集、经典名录角、诗画图幅比比皆是,高山流水原生态还原……真是枚不胜举。安若玟开始想象着自己以后可以在这里看书、听音乐徜徉于文海有格调的生活,想象着可以在这里留下自己的拙笔,想象着后来人感叹自己墨宝的韵味,整个人开始飘起来……

突然,馆内开始放轻音乐,氛围活跃起来,像是开蒙面舞会,大家都戴上了面具,在主持人的指引下活动正式开始。在文学馆的四周都展示有8篇作品,考虑到活动的时间限制,仅包括诗歌、散文,这些作品也是经过重重筛选,每个参会人选均需要在自己手中的评鉴本中写上自己最为欣赏的作品,并附上鉴语,然后递交,不留名不标记,只有代号。由得票最多的作品的创作作者本人从鉴语中选择与自己创作思路意图符合的人组成“搭档”,此搭档日后共同创作、一起编撰共同的文学集。有时候没有配对成功的,所以文学社会定期进行“以文会友”活动,以便寻找志同道合的的朋友。这些都是文学社的惯例,也是文学社选拔会员的必经之路,亦是文学社最具魅力的地方。

想着汪小贝临走前说的话,要是顾雨默在文学社,那她也会加入文学社。安若玟很庆幸在这里玩文学不会碰到顾雨默,因为被称为“天才作家”的他从来不会参加这种活动,每年如此,从无例外。安若玟已经开始祈祷自己可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搭档,激动而又忐忑。

所有选手都开始了观文之行,陆陆续续在鉴语本上写下自己的真知灼见,都显得是那样的匆忙与享受。安若玟也开始了,一遍又一遍看着这8篇作品,每一个都功力非凡,手法独到,有的如泉水甘甜醇香,有的如烈火铮铮傲骨,有的如丝竹悦耳动听,有的如磐石深沉而又内敛……

她喜欢诗歌,喜欢散文,每一篇都让她难以抉择,于是她决定遵从本心,选择让她“心动”的第8篇作品《依偎》:“……陪伴黑夜的,应是那滂沱之雨。正如嫩芽之于春,繁花之于夏,落叶之于秋,腊梅之于冬,浮沉之于岁月,光阴之于朝夕。那一瞬不是为了偶然,而是为着没有错过而相逢。为着这一瞬,所以不惮说分离,且不管这分离竟是真的海角天涯遥遥无期,还是朝离夕逢触目可及。因着这无期在心中有期,所以不惮等待;因着这夕逢在心中可见,所以不惮分离;因着这分离而变幻了多少容颜,所以梳一缕青丝得以宽慰;因着这等待而凋残了多少期花季,所以梳妆桂冠又换上新颜。岁月萧萧,落叶飘飘,竟把这黑夜的山和水在水天交接之处勾勒的如痴如醉,恍惚之中,那山是我,那水是你……”

之于这样诡谲的文笔,怎能让人不为之动容。安若玟无意识得写下了自己的感受:婉转、幽静而又绵延;深沉、简单而又饱满,岂是你我所能懂,如山般崇高厚重,如水般川流不息。也许是过客,亦或是情人;也许是朋友,亦或是路人;也许是牵挂,亦或是幻影,人之情所在,心之系也,重之累也,轻之醉也,邂逅之美妙不言而喻,山水之亘古,相逢于尽头,放下,刹那花开!随后便递交了自己的鉴语。

在活动鉴语审核的过程中,所有参会人员又开始了自由活动环节,每一个作品面前都聚焦了中意的读者,大家都在谈论着自己的见解,所有的鉴语都是那样的具有文学技巧、模式特色,安若玟开始担心自己并没有按照常定的格式进行评判,焦躁的快不能呼吸,索性出馆透透气。

一不小心,撞到了刚要进门的人,那个人带着面具,身材高挑,一米八左右的男生……说了声:对不起,便离开了。她在想看来紧张的人还真不少呀,内心轻松了很多……

估摸着时间,她回到了馆内,看到主持人已经开始公布结果了,她的心绷得紧紧地,心里一遍又一遍默念8号,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盯着主持人,空气如死般沉寂,似乎要用眼神杀死他一般。终于,主持人揭晓结果,恭喜我们的8号作品,有请《依偎》的作者“黑黑鬼”先生上台揭晓他的搭档。“哇,黑黑鬼,不正是自己刚刚撞到的那个人吗?”安若玟心里有点小开心。

“在场的每一位都写下了自己对《依偎》的看法,都非常的中肯,我也非常感谢各位。但我想找一位真正懂我,理解我的志趣相投的朋友,我参加过很多次“以文会友”活动未偿所愿,很高兴今天终于可以找到这样一位搭档,有请“白依依”女士。黑黑鬼先生如是说。

什么,竟然是我,安若玟怔住了,没有反应。

“有请“白依依”女士。黑黑鬼先生又讲了一遍。半天没了反应,主持人,又讲了一遍:“有请“白依依”女士。

安若玟这才肯定,没错是自己,蹑手蹑脚的走上了台,内心像长江之水天上来一般,掀起了阵阵波浪。

主持人继续说:恭喜“黑黑鬼”先生和“白依依”女士成为新晋搭档,欢迎加入文学社!现场响了阵阵掌声,台下的人也都开始躁动,都迫不及待的想认识这对新晋的搭档。

按照惯例,先由“白依依”女士卸掉面具,她害羞的说:大家好!我是安若玟,大一新生,心理学专业,爱好文学、心理分析,外号“情感专家”。

隐约可以听到台下议论声:“五官精致、身材苗条,就是两人搭档这身高差些火候。“创作搭档又不是“非诚勿扰”,挺好的……”

随即,“黑黑鬼”先生卸掉面具,谦虚的说道:大家好!我是顾雨默,大三学生,法学专业,爱好文学……

台下突然慌乱了起来,顾雨默,“天才作家”顾雨默,“黑黑鬼”竟然是顾雨默,他怎么会参加这样的活动呢?“本人好帅呀”“要是知道是他,早知道我也参加了”……人头攒动,好一阵混乱……

站在台上的安若玟愣住了,她从来没有设想过会这样再次见到顾雨默,脸瞬间红了,猛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个阳光男孩,完全联想不到大雨中那个落寞的影子,她的内心不断说服自己不是同一个人,那仅仅是个意外……

挣扎了许久,她正准备要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一不留神被从台下涌上来的观众撞到,来了个360度无死角的转圈,眼看就要掉下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一双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她下弯的腰身,透过点光,隐约看到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天旋地转,瞬间一切都静止了……

文学馆一阵喧闹后,所有流程都被迫停止了。大抵顾雨默也不喜欢这噪杂的世界,他扶着刚站稳脚步的安若玟,拉着她匆匆从后门离开了会馆。出了会馆后门,他们来到了校园旁边的一个咖啡馆,也许是天热的缘故人特别的少,这才感觉能喘息。不知怎么的,一路走来,顾雨默紧紧牵着安若玟的手没有放开,直到他们被安排坐下,两个对视尴尬才意识到。久久没能缓过神的安若玟好像有些缺氧,脸蛋通红,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自处。

看着一身白色休闲装,羞涩低着头的,稚气满满的安若玟,顾雨默方才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唐突,赶忙讲话,打破这凝滞的氛围。

“安若玟,您好!我是顾雨默,大三学生,你的学长,很高兴认识你。你的鉴语我觉得非常亲切,你的文笔我非常的欣赏,谢谢你让我有了加入文学社的机会,以后我们两个好好合作。”顾雨默欣喜的一口气说了几句话。

安若玟这才轻松了点,忙回到:“顾雨默学长,您好!我是安若玟,大一新生,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很荣幸成为你的搭档,今后还希望您能多给予指导。”

“我们这么有缘,以后就称呼我‘雨默’吧,喊我学长显得生分。先点些喝的,今天我请客,然后我们再慢慢谈。”顾雨默微笑着说。

看着微笑着的顾雨默,是那样的阳光、迷人,安若玟的思想开始有些神游,羞涩着小声说:“好的,我以后称呼你‘雨默’,你就喊我‘若玟’,我们这叫礼尚往来。”

服务员过来点餐,顾雨默、安若玟都点了杯不加糖不加奶的纯黑咖啡,这让两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瞬间面面相觑,好像有话题可聊了。

“你喜欢喝黑咖啡,不加糖不见奶,纯苦的黑咖啡。我也喜欢,看来我们真的是有缘分呀。那你为什么喜欢喝这种味道呀?顾雨默满眼的欣喜。

安若玟微微抬着头,端着咖啡,嗅着从杯中溢出的香味,甜甜地说了句:“没有什么原因,只因为它纯粹,苦的真实。”

顾雨默内心非常的欢愉,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搭档跟自己有太多的契合度,笑着说:“的确,它很纯粹。看来以后我们两个的合作应该是非常融洽的。把你的手机号给我,这样我就可以添加你的微信、人人、微博,这样我们以后就可以随时联系。以后我们两个就要一起工作了,文学社从创立到现在,一直保持着新进社团的成员进团之后必须刊登新的文学期刊,以后我们需要商量期刊的内容、版面的设计,慢慢的都会忙起来,你刚进大学很多事情都需要慢慢适应,时间久了就都习惯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找我。”

坐在对面的安若玟,静静的听着顾雨默娓娓道来的信息,心里一阵阵惊喜,这么多天来这是她第一次正面看清楚他的脸,长的如此清秀俊俏,人又是这样的温暖、贴心。她乖巧地将自己地手机号码报给顾雨默,然后静静等待顾雨默打过来地电话,小心翼翼的存好,又慌慌张张的登陆微信、人人、微博同意了顾雨默的好友申请,一切进行的都是那样的顺利。

突然,她又想起自己那夜的所作所为,觉得不应该这样坐在顾雨默的对面,不应该作他的文学搭档,如果被发现“刹那花开”姑娘就是自己,将会是何等的尴尬,她愣了很久,感觉自己之前所想的所做的都被顾雨默打乱了,可这又不是顾雨默的错,更何况他并没有认出自己。他是这样的帅气、迷人、阳光、贴心,更重要的是他的笔风的确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安若玟不想想太复杂的东西了,没有比眼前的人让人赏心悦目,心情大好。她告诉自己,只要自己永远不被发现,那不就没有事情了,更何况那件事情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她又开始不自觉的笑起来了。

就这样两个人一边喝着东西,一边聊着天,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聊个没完没了,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离开咖啡馆,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此时的安若玟尚还沉浸在结识顾雨默的欢愉之中,全然不知有一件大事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文学馆一役,顾雨默正式加入文学社,而作为学生会主席、法学院辩论队的“扛把子”、“天才作家”顾雨默的搭档安若玟迅速在天安大学的各大网媒爆红,就连文学社亦成了学校最顶尖的社团。整个校园上空渐渐笼罩着一股很重的杀气,万千迷妹已经在摩拳擦掌、如火如荼地恶补诗词歌赋,以期待加入文学社。

毋庸置疑,安若玟火了。最近一段时间,天安校园网络到处传播着安若玟的消息和照片,她的微博粉丝量也瞬间暴涨,有想套取顾雨默消息的人,有谩骂安若玟的人,有欣赏她文采的人,什么类型的人都有,当然有很多是顾雨默的女粉丝。谁让她成了天安校园女生梦中情人顾雨默的搭档,也许这就是所谓能赢得多少掌声就要经得起多少咒骂。不知不觉,安若玟的生活从此刻开始变得喧闹不堪,此时的安若玟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现在无论她走到哪里都能掀起一阵风波,走在哪里都被议论声包围,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异样的目光,她的世界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安宁祥和,她也不再是大家眼中的清纯小女生,各种各样的谣言漫骂让她一个来自偏远农村的小姑娘几乎都要崩溃了。她想尽快摆脱这枷锁,想回到遇到顾雨默的那夜之前,想找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寂静。也许只有回到宿舍,才让安若玟的心得到些许平静。面对着肆意而来,铺天盖地的八卦消息,336的三姐妹她们总是以最温暖的心对待着她。每每看到买好的餐点,打好的热水,安若玟的内心就非常的温暖。

比起安若玟的种种不适,顾雨默早已经习惯了学校流言蜚语,他是一个非常随性的人,也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从来不关心外界的流言,只会关心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自己想要关注的人。以前他对于自己的流言从来不会上心,但是这一次他发现是自己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学妹陷入了这样一场无稽之谈的游戏之中,他给安若玟发消息说“不必为这些无畏的事情操心费神,对这些事情不闻不问,按照平常的样子生活就行了,纯的黑咖啡不需要蔗糖不需要牛奶,味道最美!”

看着顾雨默发来的消息,安若玟的心里舒服了一些,但还是无法理智的面对这些所谓的谣言诽谤,更不知道该如何的处理这个尴尬的问题。因为她从没有受到如此待遇,她害怕被别人认出,她想躲在自己的那方天地里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她想着从文学社里面退出来,可是那里有自己的梦想;她想着寻求顾雨默的帮忙,可是又害怕会弄巧成拙;她开始发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寻找解决之道,突然之间她萌生了一个非常邪恶的可怕的念想,甚至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是那样的结局。

继续阅读《即使卑微,也是爱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顾雨默 安若玟《即使卑微,也是爱情》在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