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凌儿 安详宁静小说《猎鹰计划》全文阅读

小说:猎鹰计划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凌儿

角色:凌儿 安详宁静

简介:长生不老这个人类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在今天得以实现
如果你想永生永世守护自己所珍惜的东西,如果你想永葆青春,如果你想亲眼见证几千年以后人类的发展,就不妨加入鹰组织
你的愿望马上就会实现,长生之术将呈现在你的面前
谎言是需要用眼睛去发现的
长生不老的谎言注定要被猎鹰集团所揭穿,而市民们被蛊惑的心也将注定被猎鹰集团所唤回
一场史无前例的猎鹰计划即将展开!

猎鹰计划

《猎鹰计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寻找贤玉

湛蓝的天晴空万里,天空下绿色的草原一眼望不到尽头,无数的小草在微风中随风舞动着。草是顽强生命的象征,就算被一把火烧个精光,到了春天,春风拂过之时,它们会再次的复苏,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是这个道理。

草原看似平静,但其实并不如看到的那般平静,这里生活着许多种食草类动物,兔子,羚羊,角马等等,有时,你甚至会看到一只只猎豹,狮子等肉食动物到草原来捕猎,它们的大多数目标就是那种体型比较大的动物,羚羊,角马都算在其内,只有找不到这些动物的时候,它们才会将注意力放到兔子的身上,对于它们来说,兔子实在是太小,根本就不够塞牙缝,连饱餐一顿都不够的食物对他们而言也只能打打牙祭。

草原之上,经常盘旋着一只恐怖的生物,它是一只及其壮硕的雄鹰,巨大的翅膀仿佛能将整个天空遮盖,一双鹰眼在高空中也可以将地面的情况观察的一览无遗,一双锋利的鹰爪随时准备发起进攻。它用不着像猎豹,狮子那样要追着一只猎物跑好久,只要它盯上一只动物,首先会在空中观察情况,等到合适的时机便飞冲直下,用那锐利的鹰爪勾住动物的皮毛之后,那这只动物基本上已经被判了死刑!鹰会将它带到自己的巢穴,随后饱餐一顿,因为鹰的巢穴通常建在高耸入云的山崖位置,因此它在用餐时不必担心会有其它动物来抢与他争夺,他们也不敢与其争夺!

雄鹰在空中自由翱翔时的样子缓缓变成了雕刻在墙上的壁画,壁画的正下方用鲜血写着一个大大的“鹰”字,与这小小的壁画显得十分的不匀称。

在这壁画的正前方,有一个看似玻璃罩的东西,它的外形是一个桶状,高度几乎有两米之多,里面的空间十分有限,只有一张椅子,在那椅子上面,赫然坐着一位看似年轻的姑娘,她那娇嫩的脸蛋,白皙的皮肤,如蓝宝石般的眼睛,用“美女”来形容她一点儿都不过分,但就是这样一位美女,却被关在了这玻璃罩内,没日没夜的被关在里面,既不能活动,也不能去欣赏外面的风景,这看起来是多么的痛苦。

对着玻璃罩的一道铁门突然打开,紧接着,一个穿着古怪的男人走了进来。之所以说他穿的古怪,是因为他全身上下都被黑袍所遮盖,就连面部也不放过,他走到玻璃罩前,轻轻问道:

“凌儿,今天感觉如何?”

女孩抬起头来,望着自己的父亲,轻轻摇了摇头。

“凌儿,你放心吧!我给你发明的这个生命维持装置可不是摆设,虽然你的生命已经接近枯萎,但只要在这里面,我保证你安然无恙!我知道,这里面很痛苦,你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但是相信我,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最近,我们正在研究长生不老之术,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你就可以恢复成往日的样子,我亲爱的女儿,你要像蓝天的雄鹰一样,自由快活,无拘无束的飞翔!因此,我为我们的集团取名为‘鹰’!”

听了父亲的话之后,那女孩的嘴唇动了动,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爸……爸。“

当听到这两个字时,黑袍男全身微微颤抖着,三年了!女儿失语已经三年了,想当初,女儿随自己的妻子一同外出,在经过一处十字路口时发生了车祸,妻子当场身亡,女儿虽然没有死,但情况也不容乐观,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黑袍男无法接受接连失去两位亲人的痛苦,他昼夜不停的发明了这个生命维持装置,将自己奄奄一息的女儿放了进去,虽然女儿的生命暂时没有了安危,但其它方面并不容乐观,她从那时起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甚至一动也不能动,而今天,女儿竟然喊了自己爸爸,虽然不是很清楚,但那黑袍男已经非常高兴了,他想拥抱女儿,可无奈,面前隔着一道冰冷的玻璃罩,因此只能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凌儿,你放心!虽然你的情况有所好转,但已经失去了生命能力,你目前之所以活着,是因为这玻璃罩为你提供了能量,只要一离开这里,你马上就会死去,所以,别怪父亲无情,我只能将你关在这里面,这样,我才可以放心的搞长生不老的研究!很快,实验很快就可以完成了,等到实验完成,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女孩似乎还想说什么,嘴巴动了动,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黑袍男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几乎也可以猜出,那一定是悲伤的,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这里面受罪,自己却无能无力,换作谁都会痛苦的。

黑袍男一步一步缓缓的走了出去,在铁门关上的一刹那,一只雄鹰从窗边一闪而过,顿时,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同时脸上出现一圈奇怪的红晕,她似乎很喜欢刚刚飞过去的那只雄鹰,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她已经将那鹰的外貌看了个大概,那应该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雄鹰,飞的还不是很好,在经过窗户的时候,翅膀很明显的与窗户的玻璃来了个摩擦,如果是身经百战的成年鹰,根本不会这样,至少会离窗户一段距离。

那女孩笑的越来越灿烂,如果他父亲在场,一定会被女儿这突如其来的奇怪举动吓一跳的,虽然他是”鹰“的首领,但对女儿的关心也只是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全天下的父母都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牺牲一切,而这首脑已经因为女儿而丧失了理智,此刻他满脑子都想着那长生不老之术,并且对妻子出车祸的那十字路口也已经起了恨意,他不能容忍这件事情只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他也要让别人尝到这种痛苦,正好也可以借此进行试验研究!他的内心也已经充满了执着,一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情绪充斥着这个黑袍男的内心,就算有谁告诉他救他女儿要毁灭整个世界他也在所不辞。

湛蓝的天空显的很是纯洁,白云被微风轻轻吹动,一只鹰在云中自由翱翔,一切显得是如此安详宁静。

漫漫长夜,无形的风不时的在游走,蝉鸣更是络绎不绝。今年夏天的夜晚,空气异常的干燥,只有晕沉沉的睡着后才能暂时避开心中的烦躁。

半夜一点多钟,原本在这个时间人们都应该在睡梦中,可在R市的一条十字路口处却灯火通明,一堆人围在一起,将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在人群旁边还停着几辆警车以及一辆救护车,如此阵势,恐怕不用看也知道,这十字路口发生了重大事故!看这架势,事故应该不小。

果不其然,只见在人们围成的圈的正**,横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那尸体勉强能分辨得出是一位男性,除了脸部还相对保存的完好之外,其它部分早已面目全非,两条腿被残忍的分成了几段,一条胳膊已不知去向。殷红的血液流了一地,那场面,既瘆人又恶心。

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有的甚至捂着嘴,看起来颇为惊讶,有的人在一边吐得稀里哗啦。在那尸体旁边,两名**不停地忙碌着,一名拿着照相机对着尸体各部位进行拍照,一名则是将现场的情况记录了下来,其它的**则拉起了警戒线,以防外人进入,而那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这还能有什么救?

“怎么样?查明白了么?”

一名高个子的**问着身边刚做完记录的女**,那女**身材妖娆,一头乌黑的秀发横披在两肩,警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十分的帅气。面对如此鲜血淋漓的现场也表现的相当平静,一般的**一生也没见过的现场一个女孩子竟比一些男的还要沉着冷静。

只见那女**低着头,踮起脚将嘴巴慢慢贴近那高个子**的耳朵,轻轻说道:“和前天一样!”

声音虽然很小,但围观的群众还是听到了,此话一出,不少人不受控制的惊叫了起来,有的甚至还在微微发抖。要知道,这可不是第一位死相如此凄惨的人了。就在前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死状!来调查的同样是这几名**,但已经两天了,不但没有查到一丁点儿线索,反而事态更加严重了。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他杀!凶手恶毒残忍,将被害者杀死之后将其尸体分肢,随后故意的扔在这里以引起骚动!不过,**弄不明白的就是,凶手为何要如此呢?要知道,但凡是杀了人的罪犯,都巴不得尸体立即从世界上消失,这样他的所作所为才能隐藏起来,而这个凶手却故意的将尸体放出来,究竟有何意图?难道是公然对警方的挑衅?而且,从死者的死相可以看出,是同一个人做的!

“好了好了,大家赶紧散了吧!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还给大家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还请大家积极配合,在案件还没有侦破的时间里晚上尽量少出门,如在白天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请立即向我们汇报!”

那女**对着围观群众帅气的行了一个军礼,不少人忧心忡忡的离开了,但也有不少不嫌事大的依旧在那看着,现在已是深夜一点多,他们竟然一点儿困意都没有,可见一个个都是爱凑热闹的人。

在离开的人群当中,有一位衣着古怪的男士,只见他身穿一件宽大的黑色大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就连眼睛上也戴着一副墨镜,炎炎夏日,不少人以为他是个神经病,可究竟是不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只见那黑衣男子渐渐离开群众,独自走进一条狭窄的小巷,小巷子里也没有灯显得黑漆漆的,看起来阴森恐怖,但那男子没有任何的表现,依旧自顾自的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小巷的尽头。

那男子面对墙壁站了一会儿,随后将右手轻轻的按在那面不起眼的墙上,一时间,墙体微微发出亮光,一阵抖动过后,竟从中间分裂开来。

那男子左右巡视了一遍,四周黑漆漆的,一个人影都没有,他这才安心的走进了墙壁之中。

墙壁里面只是一个普通的住宅,甚至比普通的住宅设施还要简陋,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仅此而已!房间不大,但完全能够容下这几样家具,在那桌子前面,坐着一个人。只见他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手中握着的笔不停的在纸上画来画去,周围十分的安静,甚至都可以听到笔在纸上摩擦发出的“沙沙沙”的声响。

黑衣男将墙壁重新合拢之后,慢悠悠的朝他走去。

“怎么样?”

那眼镜男低着头,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问道。

黑衣男坐在床上,拿起桌上的水杯,拧下盖子“咕咚咕咚”的将水一饮而尽,随后开口道:“和前天那个可怜虫一样!哼,真的开始行动了,那些**还自以为是的说要查清,如果他们能查清楚的话,那这世界还要咱们做什么!”

眼睛男停下手头的工作,抬起头来,望着面前的镜子,在镜子里的是一张帅气的面孔,那男子英俊的五官犹如刀刻般俊美,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只是很可惜,在那英俊的面孔之上横趴着一道疤痕,那疤痕如蜈蚣一样,紧紧的贴在他的脸上。

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说道:“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和你分析的一样!等着看吧,用不了两天,还会有一个无辜的人受害,那帮家伙真是为了那东西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失去了人性,这几年来,无辜的惨死在他们手上的人有多少?哼哼,我原以为受了那次重大的打击之后他们会有所领悟,可没想到,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咱们不能在坐以待毙了,是时候让他们消失了!”

说着,那眼镜男站起身,将桌上的纸拿起来,纸上赫然画着一只老鹰。锋利的鹰爪,尖利的鹰眼,一对翅膀向两侧展开,但就是在这雄伟的鹰的身上,却插着一支箭,并且正下方用红笔写着两个大字“猎鹰”!

那黑衣男接过纸,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笑道:“嘿嘿,画的确实不错,好,这就是咱们新的标志!咱们不为别的,只要能找到那些人的首脑,破坏他所研制的东西,便可以避免一场灾难,我们猎鹰集团,要将这只高傲的老鹰给射下来!使它再也无法飞翔!”

清晨七点多钟,上班和上学的人们匆匆忙忙的走在街道两侧,在炎热的夏天人们都衣着清凉,可偏偏有那么一个人将自己完全包裹在黑色的衣袍下,他来回的在原地走动显得异常的烦躁,口中不停地对着手机说着什么。突然那人沉默的将手机放回了衣兜中,在宽大的衣摆下抽出了一把米格27冲锋枪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就是一梭子子弹,清脆的枪声不一会就被人们的尖叫声所掩盖。痛苦声,谩骂声,孩子的哭声。交织在一起让人感到犹如炼狱般恐惧。

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接到报警电话的时候甚至连**都没有想到,凶手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枪在人群中进行扫射,这是哪里?是**啊!如此管理严格的枪械怎么会流露出这种大杀伤性军工武器?再加上是早上,路上行人繁多,因此这场重大事故共造成了三十二人死亡,五十多人不同程度的受伤,最可气的是,当**赶到现场的时候,那作案凶手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根据目击者称,当时街上和往常一样,热闹非凡,但不知什么时候起,附近就多了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那人在街上走来走去,还不停的打着电话,看起来十分的焦躁不安!炎炎夏日,没事穿如此厚的黑斗篷,他很直接的被人们视为疯子,可就是这个疯子,在大家没有防备之时,掏出枪来对着人群就开始扫射!反应快的及时的找到遮挡物并报警,但反应慢以及腿脚不好的就无辜受害了。

“太猖狂了!太猖狂了!”

昨天的那名女**气的咬牙切齿,她真的没有想到,这歹徒竟会猖狂到如此地步!这不能算是普通的案子了,必须立即向上级汇报,而且应该通知附近的居民,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应尽量减少外出,以防再次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哼!“

那眼镜男冷哼一声,随后拿起电话,在上面翻找着,良久,大概是找到了什么,眼镜男微微一笑,拨通电话,等待着对方接听。

“喂?”

电话通了,是一位女性的声音。

“溪,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当然是老地方了。”

“好,等着我,我和晓天马上过去!”

说完,眼镜男挂断电话,招呼身边的吴晓天朝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店走去。

吴晓天就是昨日那黑衣男,擅长跟踪窃听等任务,因此他一般是不会轻易露出真面目的,哪怕是大夏天的也要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黑大衣!

走进咖啡店,一股清香迎面扑来,此时正是早上,店里还没有几个顾客,店员都忙着在打扫卫生,而指挥他们的,则是一位少女,和昨日那名女**一样,同样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这个少女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细长的睫毛犹如两把小刷子上下飘动,一双如星空般的眼眸异常的灵动有神。

她就是刚刚接电话的那位姑娘,此时,她也注意到了店里来了两位熟悉的客人,会心的笑笑,随后迈开步子走向他们。

“溪,多日不见!你还是如此漂亮!”

眼镜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半开玩笑的说道。

“怎么,祥哥,多日不见,你倒是变得挺会说话了呀!”

溪轻轻的笑着,随后招呼他俩坐到了最靠角落的一个位置上,那里没有窗户,而且距离那些店员也比较远,环境幽暗很适合谈事情。

“到这里来,怎么能不弄两杯咖啡来尝一尝呢。”

吴晓天半低着头,虽然看着很冷淡,但语气中却透露着开玩笑的意思。

溪看了他一眼,假装生气的说道:“我们是堂堂正正做生意的,想喝咖啡是吧,可以,付钱吧!”

吴晓天大笑一声,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三张百元大钞,他将钱放在桌上,摆了摆手,道:“那是!虽然是朋友,但也不能总是白吃白喝的,今天,我请客,你就来三杯‘溪香’吧!”

“溪香”,是这里最著名的咖啡的名字,据说这是溪的太爷爷的祖传秘方,溪家世世代代都是做着和咖啡有关的生意,而这家店铺也是从溪的太爷爷那传下来的,已经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也装修了不下五次了!而“溪香”正是溪的太爷爷发明的,这咖啡的香浓度不但完全超越其它咖啡,而且提神的效果也很明显,通宵的人只要喝一杯,保你一天都不会犯困!日积月累,这家咖啡店也因为“溪香”而出了名,所以就叫做“溪香咖啡店”。

“这还像话!”

溪拿起三百元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屋中,良久,她端着三杯香浓的咖啡出来了,这咖啡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在家没事的时候,晒着太阳,看着一本小说,而旁边就放着一杯“溪香”,看累的时候喝一口,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小说的精彩,咖啡的淳香,这简直比天堂还要惬意。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溪坐在祥和吴晓天的对面,如蓝水晶般的眸子炯炯有神。

祥喝了一口咖啡,随后放下杯子,轻声说道:“你知道么?前几天还有今天所发生的这些案件经过我们的调查全部是‘鹰’那伙人干的!他们没有消停几个月,竟然又出来了,所以我们猎鹰集团也决定复出,但需要你的帮助!因此,我们希望你能够暂时放下这咖啡店的生意,和我们一起阻止‘鹰’的计划!”

溪一言不发,她低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放在面前的咖啡杯,她沉思着,祥和吴晓天耐心等待着她的回答。

“好吧!我答应你们。”

良久,溪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看得出来,她做这个决定,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这咖啡店是从她太爷爷那传下来的,回头客多的是,几乎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如果暂时停业,恐怕会招来一些顾客的不满,从而影响生意。

但溪是何人?只要她说出的话,绝不会再改变,祥也是很喜欢溪的这种性格,已经在悄悄和她交往了。

“这就好了,你流溪,他祥,我吴晓天,咱们这一小组差不多也算是到齐了!”吴晓天拿起杯子,将咖啡一饮而尽,随后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差不多算是到齐了?难道还有其它人么?”溪眨巴着蓝宝石般的大眼睛,此时的她真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当然。”吴晓天点了点头:“她叫贤玉,和你年龄相仿,若要复出,也万万不能少的了她!因为她是在你离开猎鹰集团不久才来的,所以你们应该不认识,等着我们明天给你打电话!”

说完,吴晓天招呼祥离开了咖啡店,望着祥离去的身影,溪的嘴角缓缓露出一抹微笑。

第二天一大早,祥便拽着吴晓天来到了贤玉的家门前,吴晓天可是一个不紧不慢的慢性子,因此做什么事情他都不着急,而祥可就不一样了,他的性格恰恰与吴晓天相反,属于那种急性子,做什么事情都非常着急!这不,按照吴晓天的意思,七点多再来找贤玉也不迟,可祥偏偏就等不了,还不到六点就将吴晓天从床上拉了起来,一路拽着他向贤玉家狂奔,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着火了呢!

贤玉住在一个简陋的平房里,她家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贤玉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贤玉小的时候和奶奶一起住,她长大之后便搬了出来,虽然找到了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可贤玉仍旧是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就拿这间平房来说,一年的房租也只不过是500元,并且里面的设施丝毫不比吴晓天他们那里要强,甚至比他们那里还要差几分!人家好歹有一张桌子,而贤玉家除了床以及一些锅灶之外,再无其它任何东西。

刚刚踏进贤玉家的院门,吴晓天便感觉有些不对劲!贤玉是个勤奋刻苦的好姑娘,以往他每一次来,都会看到贤玉正在打扫自己的房间,而今天,虽说不算是太晚,但太阳也已经升的老高了,贤玉不可能还没有起床吧,因为那窗帘还死死的拉着呢。

一时间,吴晓天暗道一声不好,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他挣脱开祥的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前,“砰砰砰”的开始敲门。

可门后面没有一点儿声音,无论吴晓天如何呼唤,也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会不会是有事出去了?”

祥在一旁分析到,其实,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谁没有几件急事的时候,也许是贤玉工作上出了些问题,所以她早早的就上班去了。

可祥的一番话并不能给吴晓天安慰,他仍旧固执的在敲门,终究还是没有一点儿回应。

“一定是出事了!贤玉绝不可能出去,就算出去也得过了七点半之后,这是她的**惯,改不掉的!”

吴晓天抱着头蹲在门前,看起来十分的痛苦,祥想安慰他几句,但又担心自己嘴笨,不会说话,反而越安慰越糟糕。

突然,吴晓天猛的站起身,一脚将房门给踹开,随后飞快的闪了进去,祥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站在门口发愣,直到过了十几秒钟,才想起来跟进去。

房间里虽然简陋,但打扫的一尘不染,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就是不见贤玉的影子。

“不可能啊,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而且,窗户也没有打开,贤玉怎么会不见呢!”

祥对此事感到惊诧,对啊,门在里面反锁,并且完好无损,窗户也没有被打开,那里面的人究竟哪去了?难不成凭空蒸发了?

吴晓天焦急的在屋中踱来踱去,一会儿看看这里,一会儿翻翻那里,想找一找有什么线索,良久,他果然在贤玉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娟秀的字迹,这字迹吴晓天认得,正是贤玉的!

“快看看写的什么!”祥迫不及待的走过来,其实他也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吴晓天他们一行行的开始看起:

吴晓天,祥,我知道你们今天一定会来的,所以我特意写了这留言!其实,关于这几天的杀人事件我也在密切的关注,同时调查到和“鹰”有着密切的关系,“鹰”那伙人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这只“鹰”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一颗毒瘤,我们猎鹰集团必须为民除害!

其实,当初我租这间房子的时候不仅仅是因为它便宜,最重要的是在这房子的下面有着一个神秘的地下室,并且我隐隐感觉到地下室中似乎还有什么奇异的生命体,但我一直没有找到入口!

就在昨天,我在院子里除草的时候意外的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中发现了通往地下室的通道,因为那里的草不仅茂盛,而且长得很高,几乎都到了我的腰间,我一般情况是不喜欢除去那里的草的,我想,留着当风景也不错!可就在昨天,我碰巧靠近了那里,隐隐约约发现了一块木板,我将木板搬起,草丛中赫然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通道入口。

当时我就想下去的,但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如果遇到了危险那可就糟糕了,于是我去外面买了一些必备的工具,在家里准备了一宿,天刚亮我便起身去了地下室,我感觉,我这一次去,一定会有很大的收获。

晓天,祥,如果你们看到这留言的时候我还没有回来,那就说明我可能是真的遇到了危险,希望你们能找几个集团中实力高强的人物,让他们进去地下室一探究竟。

好了,我要说的就是那么多,真的很怀念我们一组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一定还会与你们一起的!你们的朋友,贤玉。

看完这留言,吴晓天的眉头紧紧拧成了一个疙瘩,这怎么看起来那么像遗书呢!

“贤玉应该不会有事的,咱们猎鹰集团中,就属她的射击能力最好,一般的人是伤不到她的。”

祥看着那张留言,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可是,如果地下室的不是人呢!”

沉寂了好久,吴晓天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祥的脸色当时就变得十分难看,是啊,如果地下室中的生命体不是人,那么,贤玉的射击能力可就起不了多大效果!

“不行,咱们得马上去救她,不能坐视不理!”

说着,吴晓天从贤玉的床下摸出两挺散弹枪和一把手枪,这是贤玉曾经执行任务的时候所使用的,因为贤玉的射击能力很好,所以枪自然就成为了她的武器。

幸好贤玉的床下还有不少弹药,他们俩尽量带多一些,以防万一!

一切准备就绪,吴晓天首先跨出门去,按照贤玉的留言果然很轻松的在角落一处半米高的草丛中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暗道,两人从宽大的衣摆下抽出散弹枪,他们手握散弹枪,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祥与吴晓天小心翼翼的走进地下室,在狭窄的通道一时间眼前一片漆黑,祥打开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才勉强借助手电的亮光能看清一些事物。

通往地下室的暗道是一截陡峭的石板楼梯,吴晓天一边走一边数着,当到达地面的时候,正好为一百八十节楼梯,如果按二十节为一层的话,那这地下室一共位于地下九层!相当隐蔽,也让人很是意外。在这个现代化的时代,各种下水通道四通八达,没曾想过竟有如此之深的地下室。

“小心一点,把枪拿好!”

吴晓天提醒着祥,毕竟他们是第一次到这里来,至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根本无从知晓!并且前面等待他们的究竟是敌是友,同样是不得而知。

这地下室里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到处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并且地面上的垃圾有很多,塑料袋,饮料瓶,不计其数!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种东西?难道说,曾经有人住在这里不成?

他们俩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继续向深处走去。这地下室很大,并且岔道很多,活活的就像是一个迷宫,为了不至于迷路,祥用记号笔在每一个岔口处做了独特的记号。

“等一下,你看,那是什么!”

吴晓天突然停下来,指着不远处的地面,一脸警惕的对着祥说道。只见吴晓天指着的地方有一团黑色的东西。祥顿时将手电筒照了过去,看清楚那团黑漆漆的东西的时候,他们吓了一大跳。那团黑色东西赫然是一具人的骸骨,并且已经被烧焦成了一堆,只有头骨还算是完整。

“会不会是……”

祥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吴晓天明白祥的意思,这具骸骨该不会就是贤玉的吧!

“应该不是!”

吴晓天蹲下身,仔细查看着那具骸骨:“这是男人的骸骨,手骨粗壮,并且头骨的形状也和贤玉的完全不同!还有看这痕迹,应该有些年头了。”

听吴晓天这样一说,祥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贤玉就好,刚刚真是吓了他一跳!其实,祥是比较喜欢贤玉这姑娘的,当然,只是友好的喜欢,他真正在意的还只是溪!但贤玉勤奋刻苦,并且心地善良,热于帮助她人,只要是她能够办到的,就算再麻烦也会竭尽全力的帮你做好!无论脏活累活她都做,并且没有一句抱怨,做好之后她也不会想着报酬,有时候请她吃饭都不去呢!完全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活雷锋。

不知不觉吴晓天已经站了起来,现在,他完全肯定这骸骨不是贤玉了,应该是什么人来到地下室后突然死在了这里!

“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啊!这里如同迷宫,我们很有可能与贤玉擦肩而过!她在那条路上,而我们却在这条路,毫不客气的说,咱们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找到的几率几乎为零!”

祥靠在墙壁上,双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无穷无尽的黑暗,吴晓天认为祥说的有道理,可不盲目的寻找又能怎么办呢?要知道,现在他们连贤玉的生死都不知道,怎么能确定她在什么地方呢。

就在这时,祥的眼睛一亮,随后他掏出手机,在上面翻找着,看一看能否找到贤玉的号码。

吴晓天也是屏气凝神,如果贤玉随身携带着手机,那么找到她就会变得非常的容易,当然,如果没有带,那就再没有任何的好办法了,除非,贤玉事先在这里留下记号。

“嘿,找到了!”

祥兴奋的低语一声,随即拨通了电话。

电话一直在响着,可就是没有人接,一时间,吴晓天的心情再一次跌入了谷底,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一共有三种可能,第一,贤玉没有带手机,第二,她真的遇到了危险!在逃跑的过程中不幸将手机遗失,第三,贤玉将手机设置成了静音模式!对于这三种可能,吴晓天真的很希望是第一或者第三种。

祥接连拨了好几次电话,可结果仍旧是不尽人意,没有人接!那电话正在接通时的“嘀嘀”声,每一声都紧紧揪着他们俩的心。

终于祥还是放弃了,拿着手机的手无力的垂落下来,他紧紧靠在墙上,头轻轻向上仰起,双眼无神的望着上面的石壁。

“可不可以用一下定位功能?”

祥可是一个电脑天才,不仅如此,他对于手机的操控也一样娴熟,为了方便联系,祥开发了一个自动定位的手机软件,这软件不受磁场以及各种环境的影响,只要有对方的电话号码,那么这软件都可以将对方的位置准确定位,不用经过他人的同意,但这也是属于**的,因此自从软件发明之后,祥是很少用它,只在特别紧急的时候使用,就比如现在。

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贤玉真带着手机,那就没问题,如果没有带,那就算是定位也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祥打开手机应用上的一个图标为放大镜的软件,那软件被打开后手机震动了一下,随后出现了一个长方形输入框,这里,就是需要输入对方的手机号码了!

祥轻微颤抖的开始输入号码,当输完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随即将目光转向吴晓天,吴晓天轻轻的点了点头,祥的眼睛重新回到手机屏幕上,他咬了咬牙,猛的按下了那“搜索”的按钮。

手机屏幕的正**出现一个放大镜,那放大镜不停的转圈,表示正在搜索,搜索的时间内对于他们俩而言相当于一种煎熬,尤其是吴晓天,他特别的紧张,心脏甚至都要蹦出来了。

“叮咚~”

终于,随着一声欢快的提示音,搜索结束了,手机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红点和一个绿点,红点代表祥与吴晓天的位置,而绿点则是代表贤玉的位置!

当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吴晓天兴奋至极,因为,那绿点正在有规律的走动着,这就说明,贤玉还活着,并且她带着手机,至于为什么不接电话,大概是她将手机调到了静音模式。

“贤玉距离我们很近,我们必须回去,从第二个岔路口向左转,然后再向右转!贤玉就在那里!”

因为找到了贤玉的位置,所以祥的语气也变得轻松不少,他们俩盯着手机屏幕,朝贤玉的方向奔去。

继续阅读《猎鹰计划》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凌儿 安详宁静小说《猎鹰计划》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