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都市狂兵》小说最新章节,陈汉南 盒饭南哥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都市狂兵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陈汉南

角色:陈汉南 盒饭南哥

简介:有没有搞错?兼职代驾,送个喝醉酒的美女总裁回家, 竟然就要我负责!还要和我结婚?包养我?说好的房费AA制呢?还有……这一大堆情敌、杀手、女警、混混、小太妹都找上门来是怎么回事?

都市狂兵

《都市狂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同意结婚

六月的第一天,也是陈汉南回到临海市后当保安的第三天,他供职于临海市最大的物业管理公司,岗位是保利别墅区的执勤保安。

陈汉南身高一米八三,身材魁梧而匀称,国字脸,鹰钩鼻,一头干净利索的板寸,即便是穿上土得掉渣渣的保安制服,也掩饰不住那一身俊伟的阳刚之气。

每当他往小区门口标枪似的一杵,立马就会有一大票环肥燕瘦的热情少妇主动上前搭讪。

“帅哥,新来的么?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呀!”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帅哥,这是我的名片,等你的电话哟!”

……

接连三天,陈汉南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各色美艳少妇小三的飞吻眉眼挑逗,可是让同组的保安兄弟们艳羡不已。

中午十二点半,陈汉南同组一行四人巡逻完毕,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值班室的沙发上抽烟啃盒饭。

“南哥,你不去十六号楼啊,那小娘们儿可是嫩得都能捏得出水来,瞧着那腰细腿长屁股大的样子,活儿肯定好!”

同组的保安黄大军端着盒饭一抹嘴,挤眉弄眼的打趣着说道:“啧啧,那小细腿穿上黑色**高跟鞋,抬起来架在肩膀上干,滋味肯定妙不可言!”

“德性,要去你去,我可没兴趣。”陈汉南笑着回应道。

“我倒是想勒,可问题的关键是人家看不上我啊!”黄大军一脸苦逼的说道。

大家正聊得起劲,值班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从门外伸出一条雪白饱满的纤长**,黑色高跟鞋以优雅高贵的姿态缓缓降落地面。

站在门口的这个女人长得还算不错,白皙细腻的瓜子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打扮也很得体。

一套裁剪得体的浅米色OL职业套裙,将她曲线玲珑的妙曼身姿衬托得凹凸有致,肉色**包裹着一双纤长饱满的大白腿,以及那目测七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无一不在彰显着此女冷艳高贵的气质。

陈汉南侧目望去,不由得眉头一皱,心头咯噔一声,暗道这女人真是不简单啊,居然这么快就找到这儿来了。

不过也好,既然都来了,说什么也得把那二百块开房的钱还给自己呗,省着点花都够一个月的烟钱了。

一想到这儿,陈汉南一咕噜从沙发上翻身起来,习惯性的刮了刮鼻尖,笑着道:“你来了?”

女人愣在原地捏着瑶鼻,柳叶眉拧成了三道川。

倒不是她想让自己的眉毛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实在是眼前的的一幕,对于自幼生活优渥且有些小洁癖的她来说,着实有些不堪入目。

值班室一片狼藉,到处散落着烟头卫生纸,隔夜的方便面和地沟油炒出来的盒饭散发出的馊味和汗臭味混合着扑鼻而来,不由得令她一阵恶心想吐。

更为尴尬的是,值班室办公桌上的那台老式电脑屏幕上,正播放着淫秽下流的三级电影,**着交织到一块儿的男女主角发出的阵阵**声格外刺耳。

蹲在一旁啪嗒啪嗒扒拉着盒饭的黄大军眼疾手快,跳起来赏了正在观看小电影的傻大个一耳光,嚷道:“大个,你他娘的干啥呢,还不给老子关了。”

陈汉南这才反应过来,心里那个囧啊,饶是自诩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他,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讪讪的笑着:“那什么,进来坐坐呗!”

说着,他抬脚踹了踹黄大军,后者立马心领神会,招呼着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另外两个保安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值班室。

紧跟着,又赶忙端来一杯矿泉水递给门口的女人,一脸谄媚的笑着:“您喝水,喝水,嘿嘿……”

“不用,谢谢!”女人礼貌性的谢绝了黄大军的好意,对着陈汉南说道:“陈汉南,你跟我来。”

言毕,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值班室,径直上了一辆停在小区门口的轿车上,那是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总裁,车头轮胎上的三叉戟标志格外显眼。

陈汉拿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才招呼道:“小军,给我请个假,我出去一趟。”说着,这才慢悠悠的走过去,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室。

玛莎拉蒂V8的引擎轰鸣一声,车子猛地蹿了出去,化作一道蓝色残影,很快便消失在别墅前的柏油大道尽头。

值班室门口,两眼放光,口流哈喇子的黄大军等人,艳羡无比,七嘴八舌酸溜溜的说着。

“我擦,我就说嘛,难怪南哥看不上十六号楼的那小娘们儿,合着是有原因的啊!他被美女富婆包养了!太给力了!太牛X了!”

“那可不,你也不看看,十六号楼那娘们儿开的什么,小甲壳虫,再看看这个OL轻**,那可是玛莎拉蒂总裁啊,抵得上10辆甲壳虫。”

“别感叹了,撸撸睡吧,这人比人,气死人啊,为毛同样是保安,差距咋就那么大哩!”

陈汉南坐在副驾驶室上,将真皮座椅调整到一个舒适宽敞的角度,一副自来熟表情,嬉笑道:“还别说,你穿上这职业套裙**高跟鞋还挺漂亮的,有几分高贵冷艳女总裁的姿态,嘿嘿。”

望着身旁这张近在咫尺的狐媚脸儿,陈汉南的脑海中不禁浮现起昨夜醉酒后的她,所展现出来的那一番刻进骨子里的妧媚妖娆,与现在冷若冰霜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闻言,女人扭过头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却并未搭理他,专注的驾车直奔市区。

“嘿,我说,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陈汉南一脸狐疑的问道。

“国贸广场,买衣服。”女子一如既往的冰冷,给人一种不动声色间便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等等,国贸?买衣服?这都哪儿跟哪儿啊!”陈汉南懵了,急忙道:“打住,打住,买衣服真的就不用了,昨天你吐一身的那件衣服我已经洗干净了,就不劳烦您破费了,直接把二百块钱的开房钱和一百五的代驾工钱给我就好。”

吱!

毫无征兆的刹车声响起,女人痉挛似的一脚踩在刹车上,玛莎拉蒂在路边急停下来,也得亏两人都系了安全带,要不然就这急刹,指定得撞挡风玻璃上。

陈汉南正欲发飙之际,扭过头却突然发现那张冷若冰霜的狐媚脸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深邃幽暗的星眸中,迸射出两道寒光,宛若两柄锋利的弯刀直插陈汉南,似乎想要将他剜心挖肺看得透彻。

陈汉南被看得有些心虚发毛了,弱弱的说道:“那什么,你看我干嘛?那二百块房钱真是我付的,不信你问服务员去。”

这一刻,女人那目测36C的双峰一上一下剧烈的起伏着。

她一直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向来令她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这一刻迫使她冷静下来,心底有个声音一遍一遍的告诫着她。

赵玉冰,冷静,你一定要冷静,眼前这人就是个地痞无赖下三滥,犯不上和他置气。

见对面的女人一直没什么反应,可是让陈汉南犯难不已,这都什么破事儿啊,自己不就是代了个驾,带她开了房吗?

但又没对她圈圈叉叉那个啥,犯得着这样摆出一副怨妇姿态幽怨的看着自己么?搞得就像是自己对她吃干抹净不认账似的。

良久,赵玉冰终于平静下来,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带有一丝感**彩,面无表情说道:“哼,陈汉南,你成功刷新了我对无耻下流无底线男人的新认识,是不是在你的字典里,开房等于AA制?”

一听这话,陈汉南顿时不乐意了,争锋相对道:“等等,打住,我怎么就成无耻下流无底线的男人了啊,我和你很熟?还是你自认为很了解我?”

“另外,我纠正一点,什么叫开房AA制啊,合着您开着几百万豪车的大人物,还想剥削压榨我一百块的血汗钱啊,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说着,陈汉南摊开手,道:“开房钱二百块,代驾工钱一百五十块,速度点拿来,少一毛钱我跟你没完。”

“够了!!!”

赵玉冰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双手重重的拍在方向盘上,饱满的双峰再度汹涌的起伏不定,顺手抓起坤包,从里面翻出厚厚一叠钞票,全部砸向陈汉南:“你有完没完,不是就是要钱吗,拿去,都给你!”

陈汉南头一偏,轻松的避开了赵玉冰砸过来的钞票,原本还喋喋不休的他,此刻却是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只见他将散落在车内的钞票捡起来,脸上露出几分奸计得逞的笑意:“大美女,这就对了嘛,年纪轻轻的,表情丰富点,别成天板着个脸跟面瘫似的,我看着你生气的样子,其实也蛮漂亮,蛮可爱的嘛!”

说着,他全然不顾对面近乎崩溃抓狂边缘的赵玉冰,自顾自的抽出三张钞票,又将余下的塞给赵玉冰,笑道:“大美女,有钱也不是像你这样糟蹋的,本来呢你欠我三百五块钱,看在你刚才给爷怒一个的份上,剩下的五十块钱就当是我赏给你的小费,来,拿着!”

“陈汉南,你混蛋,你无耻!!!”

赵玉冰终于忍不住歇斯底里起来,全然不顾淑女形象,一双美得勾魂的闪亮星眸恶狠狠的瞪着陈汉南,咬牙切齿的说着:“陈汉南,请你不要用你的低俗喜剧来恶心我,我没时间听你瞎扯这些,现在,我要和你谈正事。”

“说吧,什么事儿啊?”陈汉南翘着二郎腿,自顾自的掏出烟叼在嘴角,正欲拿出火车点燃之时,一阵清香袭来,也得亏他反应快,这才保住了香烟。

赵玉冰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不满道:“你能不能有点社会公德心,难道你不觉得当着女士的面抽烟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么?”

陈汉南无所谓的笑了笑,道:“嘿嘿,想抽了就抽啊,难道憋着让自己难受啊?管他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你又不是我媳妇儿,管那么多干嘛。”

赵玉冰发誓,这是她这辈子见到过最没有风度,最无耻下流,最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败类混蛋。

更是她活了26岁,遇到的第一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也难怪她刚才会说陈汉南成功刷新了她对无耻下流无底线男人的新认识。

尽管在她查到陈汉南资料得知他是个小保安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心理准备。

可现实的交锋,却一次又一次的将她蹂躏得毫无还手之力。

原本,像陈汉南这种社会底层无赖,在她的字典中明显就是属于自动过滤的一类人。

但命运的齿轮,却又偏偏将两个身世地位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人,硬生生的掰扯着联系到了一块儿。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也只有顺其自然认命了。

“陈汉南,你看看……”

“等等,打住!”陈汉南打断了赵玉冰的话。

“你又怎么了?”赵玉冰有些恼怒了,冷玉冰的白皙脸蛋上被气得泛起几抹红晕,倒也有几分娇羞的模样。

陈汉南喷了一口烟圈,笑眯着眼道:“大美女,你看看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知道我在保利别墅当保安的,但很显而易见的是你调查过我的身份,反之呢,我却对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芳龄几何一概不知,就这么谈事,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啊!”

说着,他又对着赵玉冰喷了一口烟圈,望着对面那张冰冷的狐媚脸儿厌恶反感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暗爽不已。

“赵玉冰,赵玉冰,赵匡胤的赵,冰清玉洁的玉冰,现在行了吧,咱们可以谈事了吗?”赵玉冰抬手使劲挥散着车厢内的烟雾,瑶鼻紧皱,柳叶眉倒竖,心底甚至隐隐有些后悔懊恼,自己就不该做出这个冲动大胆的决定的。

然而,这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便被她打消了。

她心底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昨晚的事情被财经媒体披露,那将会给自己和赵氏集团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那样的后果是任何人都无法承担的。

所以,现在即便是硬着头皮往上冲,她也只得咬牙坚持下去。

“赵玉冰,不错,好名字,和你挺般配的。”陈汉南笑了笑,将烟头伸出车窗弹了弹烟灰,继续叼着,道:“好了,赵玉冰小姐,咱们现在可以继续谈了。”

赵玉冰深呼吸一口气,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紧咬着嘴唇,一字一句似是直接从嗓子眼里面蹦出来的一般:“我要和你登记结婚,就现在,立刻,马上。”

“什么!!!”

陈汉南被吓了一跳,刚吸进肺里的烟全部咳了出来,呛得他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小心翼翼的确认着:“赵大小姐,你说什么?”

“我要和你登记结婚,给你买完衣服马上去民政局登记。”赵玉冰白皙水嫩的脸蛋泛起层层红晕,仿佛捏一下都能掉出汁儿来,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

“我靠,不是吧,大小姐你拿我开涮寻开心呢,订婚?我和你?开什么国际玩笑!”陈汉南表情夸张的嚷了一句:“赵玉冰小姐,拜托您搞清楚,咱们认识还没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你就要和我订婚?不妥,不妥,你这样的决定太草率了,虽然吧,我承认我的确很优秀,也会是好老公好丈夫,可婚姻乃人生大事,我劝你还是慎重些。”

赵玉冰差点被气抓狂了,这人还知道廉耻不?有像他这么随时随地都不忘夸自己的人么?这得多不要脸才能说出这番话啊!

然而,她此刻却没有心思和陈汉南浪费口舌,开门见山单刀直入:“陈汉南,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不光无耻下流,更是没责任没担当,你就不配当男人,简直连太监都不如。”

陈汉南不乐意了,当即反驳道:“等等,我说赵玉冰小姐,虽然我拒绝了你的求爱表白是有些狠心了,可你也不能因此就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啊,我是不是男人,试过才知道,你试过吗?很显然没有嘛,所以你这分明就是恶意中伤,诽谤。”

“你….我….这….”

赵玉冰洁白的皓齿紧咬着**嘴唇,眼角有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心里一阵委屈,恨恨的说道:“姓陈的,你本来就不是男人,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事情都不敢承认,分明就是懦夫小人伪君子。”

“等等,打住,什么叫我做了什么事情不敢承认啊?”陈汉南有些恼了,怒道:“赵玉冰我告诉你,我陈汉南行得正走得直,做了就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你别诬陷好人。”

“哼,既然是好人,那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不敢承认?”赵玉冰冷笑着,拿出一个文件袋重重的摔在陈汉南身上。

陈汉南迟疑了一下,翻看文件袋,一本当期已完成排版印刷,但却还未发行的娱乐周刊跃入眼帘,最刺眼的是封面上的加粗头条“疑是赵氏集团总裁酒店深夜**?”

封面下,配了上一张醒目的图片,正是赵玉冰搂着陈汉南的脖子,双脚夹着他的腰,跟八爪鱼似的挂在他的身上,而陈汉南则拎着女式挎包和一双高跟鞋走进酒店大厅。

看到图片的瞬间,陈汉南心头咯噔一声,暗道自己昨晚实在是太大意了,居然没能发现被人跟踪偷拍了。

这还不算完,等他随手翻阅杂志之时,这才发现当期的娱乐周刊整整开辟了三个专栏,言辞极度刻薄。

什么豪门少妇欲求不满,赵氏集团大权旁落等等,所谓的评论员用尖酸激烈的言辞抨击着赵玉冰酒店深夜**的这件事。

当陈汉南看到关于自己的评论时,差点没气得吐血,说什么他是临海鸭王,十二次郎,少妇杀手等等。

最可恨的是,不知道哪个脑残逗比的图文编辑,还PS截图岛国小电影,把自己和一堆**放倒了一起。

更搞笑的是,竟然还有冈本杜蕾斯伟哥等厂家的负责人坦言,说什么正在积极联系陈汉南本人洽谈合作,有可能的话他将作为该产品的形象代言人等等。

“顶你个肺啊,这他娘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嘛,分明就是一派胡言。”陈汉南的肺都险些被气炸了,铁青着脸嚷道:“这是那家杂志社?回头老子非一把火把它烧了不可。”

气急之下,陈汉拿将杂志扔到一边,文件袋里面却有散落出一叠高清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酒店的房间中,自己脱下了上衣**着身子,甚至连后背上狰狞的疤痕都隐隐可见。

最后,还有一张A4纸复印的身份证,上面有他的身份信息登记,想必赵玉冰就是通过这个线索才找到他的。

渐渐地,陈汉南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

愤懑之余,更多的却是庆幸,也得亏对方用的是单反,这要是换成巴雷特的话,自己恐怕早就横尸街头了。想到这里,陈汉南脑海中浮现出在S特战部队的日子,那些枪林弹雨、危险重重的日子过的虽然提心吊胆,但是,那种热血的生活却成为了最宝贵的记忆永远的留在了他的心中,可以这么说,他的青春都献给了S特战部队。

看来,这段时间慵懒的安逸生活,已经将曾经的警觉性消磨去了七七八八,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事已至此,陈汉南也明白了赵玉冰想要和自己假结婚的用意何在,很显然,如果下周一这一期娱乐周刊全面发行的话,将会对赵玉冰及赵氏集团带来空前绝后的灭顶之灾,甚至有可能毁掉她的前途。

“哼,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继续说啊!”赵玉冰冷笑一声,将头靠在座椅上,嘴角微微翘着,好似这是一个荒诞的黑色幽默一般。

陈汉南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道:“赵小姐,我想这当中有些误会,昨天晚上你喝得烂醉如泥,很多事情可能记不起来了,不过没关系,我记得,现在我原原本本的将昨天晚上的一切复述一遍给你听。”

赵玉冰冷眼旁观,未置可否,冰冷厌恶的眼神,已经足矣表达她此刻的心情,若非走投无路,她恨不得一脚将眼前这个无耻之徒踹下车去。

见她不搭话,陈汉南以为她默许了,这才尽可能不带一丝感**彩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事情是这样的,陈汉南在回到临海市还未找到保安工作之前,曾经在一个代驾中心提交了相关信息资料,成为一名兼职代驾。

昨天晚上十二点,下夜班后,他接到了一个代驾中心的电话,说有人需要代驾,让他过去帮忙一趟。

到达目的地后,找代驾的正是烂醉如泥赵玉冰,本来她身边还有一个同行的女伴,后面也因为临时有事儿下车了。

结果,车上就剩下陈汉南和赵玉冰两人,后者又醉得不省人事,他又不知道赵玉冰家在什么地方。

无奈之下,只得找到一家快捷酒店把赵玉冰送了过去。

至于,为何相片中会有他赤身**出现在镜头中的片段,主要是他扶着赵玉冰上楼的时候,被后者吐了一身,便脱下衣服洗干净才又用吹风机烘干后才穿上离开。

“赵玉冰小姐,我这么说,你能听懂吗?”

终于,陈汉南吞了吞口水,眼神诚恳真挚的看着赵玉冰:“赵玉冰小姐,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真的没有对你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我以我的人格保证!”

“哼,你什么都没做是吧?那么,请问你,为什么我的内衣会挂到空调上去?”

“额,如果我告诉你,那是你自己扔上去的,你会信么?”

“陈汉南,你混蛋,无耻……”

“……”

陈汉南不理会赵玉冰的怒骂,安静的闭目养神,气的赵玉冰真想将他赶下车去,用车子从他身上压过去,压过来,直到泄恨为止。

半个小时后,国贸广场购物中心地下停车场中,一辆蓝色玛莎拉蒂一个漂亮的飘逸甩尾,分毫不差的**仅有的一个停车位上,驾车的人正是一身保安制服的陈汉南。

都说美人泪,英雄冢,这要是换做半年前的陈汉南,恐怕打死也不会相信这句至理名言。

哪怕对方在漂亮在妖娆,他都只当对方是被烟雾弹眯了眼,亦或者故作可怜让自己放松警惕。

可就在半个小时前,身边这个美丽而孤傲的漂亮女人,梨花带雨泪眼婆娑的样子,却深深的刺痛着他内心深处多年不曾被人触碰过的柔软处,让他整个人彻底的埋葬在那一双星眸下的两行清泪中。

最终,他同意了赵玉冰的要求,不过他答应她,并不完全是因为她那两行眼泪,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陈汉南受人所托,要保护好赵玉冰的安全,而两人结婚,他正好可以趁机近距离的保护她的安全。

虽然陈汉南答应了赵玉冰的请求,但是对于赵玉冰来说,两人的婚姻关系,仅仅是一个用来迷惑外界的美丽谎言罢了,待到赵玉冰彻底掌控赵氏集团大权之日,便是两人结束婚姻关系之时。

下车前,陈汉南还是忍不住重复了一句:“赵玉冰小姐,尽管我答应了你的要求,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澄清,那就是昨天晚上我们俩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呵呵,陈汉南,难道你不觉得都到了这个时候,还纠结于这件事是很无趣的行为么?”赵玉冰板着脸对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即便是你真的做了也没什么,我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说着,赵玉冰推门下车,头也不回的向电梯口走去。

“嘿,你,我,这……”

陈汉南被噎傻眼了,愣了半天竟不知该如何接话,跟着推门下车,自言自语着:“嘿……我这暴脾气!”

……

国贸购物中心是临海市最大的购物商场,商品繁多琳琅满目,更是齐聚了世界顶级的一线奢侈品牌,阿玛尼、范思哲、纪梵希、Gucci、普拉达、LV等等应有尽有。

从进入购物中心开始,陈汉南与赵玉冰这对“奇葩”组合理所当然的引起了绝大部分人的注意,人们纷纷驻足侧目打量着这一对俊男靓女,神色复杂表情夸张。

因为,一身保安服的陈汉南,尽管是把土得掉渣渣的保安制服穿出了德国禁军卫队长的国际范儿,却依然配不上一身定制OL套裙,系着爱马仕丝巾的赵玉冰。

赵玉冰一如既往的冷艳高傲,下车后便挂上一副足矣遮掉半个脸蛋的蛤蟆镜,久居上位的气场华丽得无法无天。

反观陈汉南,一脸得瑟,时不时的还故意蹭蹭赵玉冰的翘臀,亦或者是明目张胆的伸出咸猪蹄去揽着细柳腰,可是让商场中的众男人在艳羡至于,更是不忘白话两句。

“靠,什么世道嘛,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好B都让狗日了,没天理啊,好端端的一朵鲜花,愣是插了牛粪!”

“啧啧啧,可惜了,你说那傻逼保安有什么的,居然能泡上此等尤物,这样极品的女人居然被他糟蹋了,天理何在在!”

“就是,就是,难道今年流行屌丝逆袭白富美么?要这样的话,回头哥也搞一身保安制服穿上钓马子去!”

……

一路上,陈汉南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艳羡目光,贱兮兮的笑着,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得瑟样。

赵玉冰却是越发的觉得懊恼,甚至连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昨天晚上说什么也不喝那么酒。

不对,是说什么也不去参加那狗屁派对,这样就不可能摊上这么一个无赖了。

很快,两人来到了奢侈品专卖街,在赵玉冰的带领下轻车熟路的走进纪梵希专卖店。

继续阅读《都市狂兵》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都市狂兵》小说最新章节,陈汉南 盒饭南哥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