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韩雪 方志龙《二度相爱:动心小甜妻》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二度相爱:动心小甜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韩雪

角色:韩雪 方志龙

简介:灯光璀璨的庆功宴台,她被毫无情面的拉去审讯,那突然出现、令她魂牵梦绕的身影,此刻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传统的美丽女人,不知不觉陷入一张被刻意安排的情网,平静的生活顷刻被打破,她无法自拔的徘徊在丈夫和爱人之间,交织着爱与痛、贪婪与复仇
初心,她将作何抉择……

二度相爱:动心小甜妻

《二度相爱:动心小甜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捉奸在床
清爽亮白的卧室,几枚简单的工艺品散落其中,初秋暖暖的阳光透过微风吹起的白色落地窗,映在韩雪光滑的肤质上,散出透明的光,她和丈夫还在熟睡,他从后面搂着她,手随意搭在她的腰上。
忽然床头柜上手机响起,慢慢吵醒他们,她眉头微蹙,睫毛蠕动,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伸手去摸手机,身后的陆子浩也被吵醒,虚眼看着她。
“小雪,早上好啊,不会还没起床吧?”
一个男声从手机传出。
陆子浩努力睁大惺忪的双眼,仔细听韩雪迷糊道:“嗯,谁啊?”
她早已听出是他,却还是习惯性的问。
“我,方志龙,你忘了今天约好去贺宇家办手续了,这个点律师都在等我们了。”
他有点生气她竟没听出他的声音。
韩雪慵懒的揉揉头发:“哦,知道了,这就起,拜。”
她确实忘了,昨天回家前方志龙特意叮嘱她明早去贺宇家,以免那边拖太久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可她昨晚被陆子浩整的太惨,全然忘了这回事,闹钟没设,要不是他打来电话,估计这一觉能睡到中午。
挂断电话后,韩雪转身看看身后的陆子浩,子浩立马闭上眼睛假装熟睡,也好,免得节外生枝,想着便悄悄起床洗漱。
她还在生他的气,出门前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一个亲亲。
她穿着白色长风衣,腰带随意的挂在两侧,修长的身形甜美而帅气,她来到楼下,看见方志龙的车停在门口,他打开车窗向她招手。
韩雪好奇的走近,看着她问:“你怎么来了?”
他从没来过她家,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想来就来了,上车吧,外面凉。”
又来这招,想来就来了,他以为他是谁。
“可是。”
她犹豫着。
方志龙催道:“别可是了,我送你去送你回,上车吧。”
他又招招手。
盛情难却,韩雪开车门时忽然顿了顿,朝楼上自家窗户望去。
话说韩雪出门后陆子浩就起床了,他听见电话里的男声哪还睡得着,掩着白纱从窗户外看,正好瞥见韩雪朝一辆陌生奔驰走去,没想韩雪也往上看,惊得放下窗帘,靠在墙后。
她视力不好,当然也没看见,只是象征性的望望,以示担忧,直到昨晚她才发现原来丈夫的心没那么大,他根本就是个醋坛子。
韩雪关上门,豪车飞驰而去,她没有追问他是怎么知道她家住址的,问了也徒劳,人若是决定做什么事,哪有做不到的,昨晚她一晚没睡好,清早又被方志龙吵醒,憋着满肚子起床气,不愿说话,怕一说话就发脾气,气氛有些低沉。
从上车方志龙就盯着她看,似乎要把她吃进眼睛里,这会又突然将手伸进他的脖子里。
“你干嘛啊?”
韩雪拍掉他“猥琐”的上肢。
方志龙猛得缩回,却没有放下,而是隔空指着她的衣领方向说:“那儿,有,那个。”
不好明说,话语间一顿一顿。
“哪里,有什么啊?”
韩雪扯着风衣的领子使劲低头瞧,什么也没瞧见。
他望着前方摇摇头,指着自己的脖子道:“不是,这儿。”
韩雪从包里翻出“照妖镜”,昂着头仔细找,却见白皙的脖子上有一个暗红色的草莓,足足一枚硬币那么大,很明显是陆子浩昨晚的“杰作”,她没好气的深呼一口气,不好意思的拉了拉高领毛衣,将长发全部缕到左边,试图挡住那暗红,装作若无其事。
车内寂静下来,一股尴尬的气氛旋绕在两人中间,自见到那草莓,韩雪和陆子浩缠绕的场景生动的浮现在方志龙的脑海,他止不住YY各种姿势,嘴角扯出一丝酸楚的笑,看似平稳的扭动方向盘,实则内心暗流涌动。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酸楚由何而来,来不及多想,目的地就到了,两人下车往楼道走去。
这是一栋老式的小区,前生应该是某事业单位员工宿舍,楼道昏暗,陈旧的墙上贴着各种杂乱不堪的广告纸,方志龙领着韩雪小心翼翼的走过楼道,来到一家门前,这家防盗门在整栋楼算是鹤立鸡群,全新的门上贴着喜庆的对联,一看就是刚装修过。
两人刚敲门门就开了,似乎等待已久。
屋里的干净整洁富丽堂皇和楼道的杂乱不堪形成鲜明的对比,若不是刚从下面上来,真不敢相信这房子会生在这里。
即便如此,屋内却散发着一股冷清之气,两个年迈的老人出门迎接,站起身的是西装革履的敬业律师,右侧的台上,供着刚去世不久的贺宇的遗照,前方还有燃着的香,和几盘水果。
韩雪内心升起一股凄凉的恻隐之心,全然没有了那天对两老的怨愤,白发人送黑发人,搁谁都痛不欲生,撕心裂肺,何况他们要回的只是自己儿子的钱,并没有大错。
她来到贺宇的遗像前,点燃一炷香,鞠了三个躬,如论生前如何,死者为大。
触景生情,她问屋里的老人是否可以去贺宇房间看看,两老给她指了方向,同意了。
这是一间带洗手间的主卧,看得出贺宇在家的地位,只有他一个儿子,生前定是备受宠爱,韩雪四处摸摸,房间被老人收拾的很干净,没有一丝灰尘,简洁大方,她拿起床头唯一的相框,里面是她和贺宇在一起时候的合影,她看着它,陷入沉思。
忆——
20岁的韩雪穿着红色碎花裙,坐在化妆镜前,仔细梳着头发,眼里闪着期待的光,和幸福的笑,她准备一会儿去见刑满释放的大男孩,不,他已经不是大男孩了,应该,算是个大男生了吧,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他的成长,反正不再是个孩子了,她沉浸在小女生稀奇古怪,无法自拔的憧憬里。
忽然,一个打扮朴素的女孩气喘吁吁的冲进房,对她说:“小雪,不,不好了!”
“别乱说,哪儿不好了。”
韩雪对着镜子调侃,睁大眼睛,做了一个自认很美的表情。
女孩慌乱着跑到她身边,激烈的奔跑让她上气不接下气,她吞了口口水道:“不是,他,是他。”
大喘让她没有办法一口气说完。
“他?
谁?
怎么了?”
意识到有要事,她放下梳子问。
女孩捂着胸口一字一字的吐出:“钟,钟强,他家发,发火了。”
“什么?
!”
韩雪惊恐的看着她,疯狂的跑出去。
乌云笼罩着大地,上空淅沥沥下着大雨,幽静的小河,韩雪矗立在岸边,僵硬而落寞,她没有撑伞,任凭大雨狠狠捶打着浓密的睫毛,湿透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那身碎花裙紧紧贴在皮肤上,头发湿漉漉粘在脸上。
无声的哭泣,泪雨交加,如命运般肆意而无情,她望着河面一动不动,很久很久,没有人知道她要做什么。
忽然一把大伞从后面缓缓伸来,停在她的头顶,伞下站着一个人,他在她身后,轻声对她说:“想哭,就哭吧。”
她慢慢转过身,控制不住多年的委屈,放声大哭起来,悲痛震耳。
他搂过她,让她靠在他的肩上:“以后,让我替他照顾你。”
一男一女相拥在伞下,而男人,就是贺宇。
忆——
24岁的韩雪坐在沙发上,屋内灯光暗白,贺宇从家门外进来,酒气熏天。
“去哪了,都12点了。”
韩雪皱着眉,冷冷的说,这已经是他第N次晚回了。
贺宇没有接话,东倒西歪走向卧室,昏睡过去,韩雪独自坐在沙发上,留下孤寂的泪。
不久后的一个清晨,韩雪醒来摸摸身边,空无一人,贺宇一晚上没回。
这晚,她趁着贺宇洗澡准备出门的空隙,第一次翻看他的手机。
酒店外,韩雪下车,直奔520房,连房号都这么暧昧。
她不停拍打着门,大声吼着:“贺宇,你给我出来!
我知道你在。”
里面悄无声息。
惊的服务员都过来劝阻,让她不要影响了客人。
她继续拍打,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性感,妖娆而高挑女人,慵懒的出现在她面前,平静的说:“你回去吧,他不会见你的。”
韩雪想推门进去,却被看似力气不大的女人死死挡住,门无情的关了。
恨,还是不恨,爱,还是不爱,已经不重要了。
她的心已经死了。
想到这,韩雪泪流满面,全然没有注意到方志龙在身边。
他轻抚她的背,问道:“怎么了?
去签字吧。”
他知道缘由,不便多问,只希望转移她的注意力。
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将相框放回原处,抹干眼泪,跟着方志龙走出了卧室。
在律师和方志龙的安排下,手续很快就办好了,韩雪起身要走,被老夫妇留下吃饭,韩雪坚持拒绝,她不想麻烦这对已经很操劳的老人,虽然头发被染得漆黑,但发根已生出清晰的白,那白,凄凉又无声,承载着老人们无法承受的失子之痛。
坚持要走,老人也留不住,只能使劲的为那天的事道歉,说他们不对,早知道韩雪是这样通情理的人,他们就不必大动干戈做那丢人现眼之事了,拼命的弯腰点头,让韩雪很不自在,着急出门。
门被方志龙打开,韩雪突然停在门口,转身环顾屋内,对着老夫妇问起来:“伯父伯母,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心怀歉疚的老人连忙道:“可以,问什么都可以。”
她眼神发亮,定睛问道:“您知道贺宇这半年,装修房子和换车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吗?”
刚才还附和着的老人一下子傻愣住,大眼瞪小眼,欲言又止。
韩雪知道问不出,她只是随口试试,见老人没反应,便没强求,扯了扯方志龙的衣角示意他离开了。
待韩雪走后,老妇人轻轻关上门,对老伴使了个眼色,拨了一通电话。

继续阅读《二度相爱:动心小甜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韩雪 方志龙《二度相爱:动心小甜妻》小说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