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宋藏最新章节,洪哥 文建国全文阅读

小说:宋藏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洪哥

角色:洪哥 文建国

简介:1276年,元军汉将张弘范攻入临安
然而,忽必烈来到宋都后,才发现这个富饶到青玉为瓦金做屋的宋朝,只留下了不到三十万两的白银
上亿的白银黄金,无数的珍宝古玩,天机神算之书,能工巧匠之技
都被秘藏起来
宝藏在何处,忽必烈命令张弘范,务必找到宝藏
1278年,崖山海战,宋灭
宋朝最后丞相陆秀夫抱帝跳海自尽,八百知情兵将投海以殉,十万参与此事者自杀而亡,世间知宝物下落者,唯有宁死不屈的文天祥
1283年1月9日,文天祥于大都就义,宝藏,再无人可知
从此以后,无数帝王将相,都在寻找这个宝藏,然而却一无所得
部分学者认为,崖山之后无中华
直到,我从监狱出来的那一天……

宋藏

《宋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奇门阵城(有钱的捧个人场,没钱的捧个收藏)

这事情要从2003年的9月17日说起。

我叫文克,二十八岁,那一天我还是个犯人,不过这是我在狱里最后的一天了。

我心里暗暗的高兴着。来到这个破监狱已经三年零一个月又六天了,每一天我都记在心上。

本来判刑五年的我,因为表现良好,获得提前释放,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总算可以离开这块让我伤心的地方。

这时正是自由活动的时间,我独自一人坐在一边看着报纸。

这破地方,报纸都他娘的是过期的,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而且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

正感到无聊,感觉到有人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把报纸向下拉了一下,果然面前站着四五个狱友。

为首的家伙脸上从耳朵到嘴角处有一道疤瘌。

我皱皱眉头,知道事情来了。这个家伙在我刚进来时,曾经跟我打过一架,不过那个时候,我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今天他过来找事,就是选准了明天我出狱这个时间,如果这个时候我发生什么冲突,立即就会再进行关押,会延长我的坐牢时间。

“想打就打,今天我忍了。”我冷冷的说道,其实这种情况我早就预见过了,所以心里多少也做了准备,只要忍过这一关,明天我就离开这破地方了。

“哎哟,三年了,你个龟孙儿一直压着我,今天我到要看看,你能忍多久。”他好像并不急着动手,坐在我的身边,其实他的手已经掐住了我肋下的肉,而且越来越使劲。

周围那几个人立即围了过来,假装跟我们聊天的样子。

要是以前,这几个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就算一起上,我也不会吃多少亏,可今天,真得不行。我知道他在等我受不了先动手,因为只要我一动手,性质上就是我的不对了。

疼痛感从肋下传来,这小子还真下狠手。

不过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办法忍过去,我故意不去想那疼痛的地方,说道:“要动手就快点,一会儿狱警来了,我可就往地上一倒,看你们怎么办?”

那疤瘌脸也知道我说的情况,如果狱警出现,我倒在地上,而身上还有青紫,完全可以说是他们先动了手,到时,他们可惨了。

果然我这话一说,那疤瘌脸的手停了一下,然后阴阴的一笑。

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一般到了这个时候,很少有人会收手的,他这是怎么了?说他良心发现,那是不可能的。

果然,又一个人坐在了我的另一边,然后一伸手,架住了我的胳膊。

“别他娘的以为可以瞒得过我。”疤瘌脸说着,手已经探向我的上衣兜。

我心里就是一紧,上夜兜里,放着一张照片。每个进监狱的犯人都可以带一样自己的东西,当然,不能违规超标。

而我选择的就是这张照片,因为那是我与父母唯一的合照。

照片被拿出,疤瘌脸嘿嘿阴笑了几声,居然随手扔到了地上,疤瘌脸的手下,一个叫瘦猴的,伸脚向着上面踩去。

我猛得握紧拳头,妈的,得寸进尺了还,老子就算再拼上三年,也他娘的要把你们打残。

“啪”正要出手时,一声脆响传来,瘦猴那杀猪般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他倒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腿,那腿不太和谐的弯曲着,显然是断了。

疤瘌脸一转头立即就要发毛,这家伙本来就是执械斗殴,误伤人命进来的,平时就是爆脾气,这时转身就要开骂,但一见到后面的人,这小子立即一耷拉脑袋,头都缩回去了。

站在瘦猴对面的可是狱中的传奇人物。这人大概五十多岁吧,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进来的,反正这里的犯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就他还留在这里。

再说狱号,我都排到七千多号了,人家那胸牌上,一号,估计他是这个监狱的第一个犯人。

而且我刚一进到这里,就有人跟我说过,这个监狱惹了狱长都不怕,但千万别惹这个老头。

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直到来到这里一年左右,有个新入职的狱警,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跟这老头呛呛了几句,听说第二天就脱警服走人了。

不过这老头平常也不搭理谁,今天是怎么了,想起跑我们这里凑热闹。

“老爷子,我们几个开个玩笑。”我看到疤瘌脸已经陪上笑容。

不是我小瞧他,这小子,真他娘的欺善怕恶,而且还够下三滥的。

我看见老头冲他们挥了下手:“滚。”

那几个家伙 立即乖乖的架起地上的瘦猴,向着另一边走去。

老头看他们走远了,这才伸手捡起地上的照片,递到了我手里。

“文建国跟你……”

“我不认识那个龟孙子。”文建国是我父亲的名字,我之所以骂他,是因为十年前,他居然消失了。

害得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得大,之后,累病而死,在母亲卧床不起的时候,他也没有回来。

我恨他,要不是他不在,我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要出来挣钱,最后替人顶罪坐在狱里。

老头听我一说,居然哈哈的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我半天,这才点了点头:“六星陨落,因有背天之暗星。三星,在天灭天,在地灭地。需十年,四星重聚,三星汇集,天下一片金银,万宝复苏。”

什么意思?完全不明白。

“你小子印堂阴暗,看样子,这回出去,对你反而不利啊!”

听他一说,我心里还挺奇怪的,怎么聊着聊着,这老头给我算开命了。

“老爷子,您这是要给我算一命啊。”我不以为然,我不信这个,什么叫命?难道我命中就该进来?

“哈哈,果然是命啊,命啊。也罢,我们有缘,告你四个字记在心里。”

“请讲。”这回我可没办法再这么坐着了,只好站起身来,抱拳恭敬的问道。

老头点点头,说道:“莫起邪心。”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愣了半天,这算什么意思,莫起邪心,什么叫邪心?这谁知道去,估计是什么警示吧,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疤瘌脸后来也没有再来找我麻烦,这一天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本来到了零点我就刑满可以离开了,但我想没有哪个犯人会选择深更半夜的出去吧。

再说,也太麻烦人家狱警了。

天慢慢亮了起来,我是一夜没睡,一方面是出狱的兴奋。另一方面,听完老头那几句话,我总觉得心里多了个梗,至于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让我有点郁闷。

七点整,狱警过来提我,我先是换了换衣服,办理了手续。那些狱警都很友好的祝福我,顺便还不忘了教育我两句。我只好满脸堆笑了应承两句昧心的话。

一切都办理完了,已经是七点半了,监狱的大门打开,我才反应过来,只要走出这道大门,我就再次成为那个世界的人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晴空万里,大门关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真他娘的清新自然,不过我去哪里呢?

想了想,看样子只能找周哥了,我相信他不可能不管我的,毕竟我进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也跟他有着相当的关系。

没想到,出来还得去混社会。

叹了口气,信步向前走,先慢慢的整理一下思路再说。迎面六个穿着T恤,戴着墨镜的小年青走了过来,一字排开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眉头一皱,这几个小子想什么呢?想打架,老子打架可没怕过谁。从小打到现在,还真没吃过什么大亏。

我仔细的打量了这几个人,看那样子,多少都练过点,不好对付。

“干什么?”我沉声问道,同时暗暗的准备,看准其中一个最有威胁的对手,只要他们一上,我会立即将这家伙先放倒。

“嘀嘀”两声,一辆黑色的宝马车这时开了过来,正停在那几个人的身后,那六个小年青立即分成两排,其中一个拉开后面的车门。

我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人走了出来,这人戴着个墨镜,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面部看不太清楚,理个平头,看起来还是很精神的。

他看见我笑了笑,把墨镜摘了下来。

我这才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洪哥,是我以前混社会时的大哥,叫周洪。

应该说,这次我进去,也是替他顶得缸。

“小子,出来也不提前通知洪哥一声,还得我自己打听出来,跑来接你。”洪哥走过来,用力的拍拍我,让我心里暖暖的。

“洪哥,我里面呆久了,送信也找不到你,不过我是没想到,你已经混得这么展活了。”我立即回应道,同时伸手在他衣服领子处掸了掸,这也算是一种调侃。

洪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别怪我,兄弟。你知道的,当时那个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不过,我后来打发过其他人给你送点东西什么的,都收到了吧。”

“收到了。”我说道:“难得洪哥还想着我。”

“哪里的话。”洪哥立即说道:“你小子替我办了那么多事儿,我怎么能忘了,过来,叫文哥。”

这是对着那几个小年轻说的,那几个人立即鞠躬喊道:“文哥。”

“行了。”我立即摆了摆谱说道:“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来打架的呢。”

洪哥哈哈大笑,说道:“我这是打算给你个惊喜。来上车,我这儿还有个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

“哦,你不会连老婆也给我找上了吧。”我哈哈笑着,一边跟着洪哥向那宝马车走去。

洪哥回头看我一眼,说道:“放屁,我还没老婆呢,给你找。想什么呢?”

“那是什么?”我知道调侃得差不多了,这才正经的问道。

洪哥神秘的笑了笑,说道:“秘密。”

洪哥的车一直开到一个高档小区,这里的房子都是二层式的小别墅的形式。

一般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看样子他确实混得不错,都能在这边买上房了。

下车后我们走进其中一个别墅,一进门就是大厅,这里面的装饰很古色古香,我看了几眼,发现这个装修很有点特色。

这屋子一进门就是正厅,在门口旁边,摆着一个木制的鞋柜。

鞋柜左侧的墙上,挂着一个银光金属边的五十五寸大电视。而右侧,是一套土黄色的沙发与茶几。

电视旁边,斜立着一个浅蓝色的鱼缸,而另一边,斜着一个火红色的饮水机。

我看了半天,这分明是一五行局啊。于是指着大厅里的摆设问道:“洪哥,这布局?”

洪哥哈哈一笑,说道:“还是你小子明白,我专门请了个人设计的,怎么样?喜欢吗?”

我真想笑笑,一个厅里让他设这么个五行局,真有点不伦不类的,但却只能回答道:“不错,这人有两下子。”

“就知道你看得出来。”洪哥说完,居然拉起我的手,将门钥匙“啪”的一声摔在我的手里,说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什么?”我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洪哥,他只是微笑着看着我。

我再看了看这房间里的布局,说实在的,从小那个龟孙就让我背一部什么《易经》的东西,所以我对这些还是比较熟悉的。

洪哥请的那个人,也应该是个不错的风水家,所以整个屋子设计得非常合理且舒适。

我接过钥匙,看看洪哥说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激。说道:“真给我?”

洪哥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拍拍我肩膀说道:“兄弟,别的我不说,当年咱们那事儿你也知道,就你小子替我顶着,其他人都他娘的跑路了,所以,你洪哥我认定你了,你就是我唯一的兄弟。”

我指指那几个小年轻说道:“他们呢?”

“他们。”洪哥瞄了他们一眼,说道:“他们目前来说,只能算是小弟,我真正的兄弟只有你一个。兄弟,哥哥我可是订了饭了,今天非得跟你一醉方休。”

我感觉眼睛有点湿润了,难得洪哥还这么义气,说道:“行,不过,我原先那些东西呢?”

“丢掉了。”洪哥毫不犹豫的接口道。

“丢掉了!”我立即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去,那可是我全部家当,而且还有一些珍藏的东西。

洪哥先是跟我对这视了几秒,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看把你吓的,放心吧,哥哥知道那是你的宝贝心头肉,在二楼贮物室呢。”

我这才知道上了当,但也拿洪哥没有办法,不过好几年没见了,说起来这也真算个惊喜吧。

我跟着洪哥上楼,来到贮物室,果然我以前的东西都在这里,包括我以前穿过的衣服都没有动,整整齐齐的叠着放在一边。

但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贮物室正中间的那个绿皮保险柜。洪哥用手一指说道:“都在这里了,包括这个保险柜,我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土的保险柜,也就是兄弟你对哥哥我不错,要不然,我早就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了。”

这话我倒是相信,这破保险柜还是龟孙子留下来的,跟现在那些保险柜的保险功能确实没法比较,而且江湖上就有一些专门干这个的,想打开,真是简单的很。

何况连钥匙都插在上面。

我冲着洪哥笑了笑,说道:“多谢洪哥了。”

洪哥摆摆手,说道:“跟我就别客气,不过我也挺好奇的,你这里面到底锁了点儿什么东西?”

我知道他一直都手痒痒想要打开看看,只是碍于我的面子,今天我既然已经回来了,不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是不行的了。

我走上前,先拧动保险柜的那个转盘,正反各拧了几圈后,用力一拧钥匙,整个保险柜便“啪”的一声打开了。

洪哥立即凑了过来,向里面看去。

保险柜的空间并不大,分上下两层。里面也很干燥,看样子,洪哥还是给我保存得很好。

我先把最上面的抽屉打开,里面放着一场玉佩,闪出绿油油的光来。

这个玉佩是龟孙留下的,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反正母亲告诉我,这东西千万不能丢了。

今天再次见到这块玉佩,我不由得暗松一口气,毕竟是母亲的遗愿,没丢真是万幸。

洪哥先拿过去玉佩,看了看说道:“看起来很值钱。”

那还用说,这玉佩一看就不是凡品,整体都闪着淡绿色的光芒,拿在手里还是温温的。

而且上面的雕刻,一看就是出自高人之手。

我一把抢过玉佩,一边往脖子上戴,一边没好气的说道:“不知道,这是母亲的遗物,我不卖的。”

我笑了笑,没有理他,打开下层的抽屉,里面就是那本《易经》。

这是个手抄本,不但手抄,而且边上还有无数的小字进行了注解及标明。

这本书我八岁那年就倒背如流了,可惜直到现在也没有悟通里面的东西。

洪哥再看了两眼保险柜,里面就这么两个抽屉,看样子也没什么,这才说道:“行了,别在这里啃书了,再看看别的东西。”

“不用了。”我淡淡的回应一声,说道:“这两样东西在就行。”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这也算完璧归赵了,走吧,估计这时候饭菜都来了,下楼吃饭。”洪哥拍拍我的肩膀。

我应了一声,这才跟着洪哥下了楼,果然下面饭菜已经摆齐,还有两瓶茅台摆在桌子中间,几个小弟站在一边,看见我们下来,立即拧开瓶盖,倒上两杯。

“兄弟,坐。”洪哥不客气的招呼道。

我脑子中冒出一个想法,调侃的说道:“洪哥,这是我家吧,我才是主人。”

我看到洪哥的表情先是一阵愣神,然后好像才反应过来说道:“哦,对对对,你家,你家,那我坐,我坐,我这人不客气。”

我笑了笑,坐在他对面,洪哥立即举起酒来,说道:“兄弟,今天是你重见天日的好日子,做哥哥的先敬你一杯。”说完,仰头而尽。

我跟着一饮而尽,他娘的,好酒就是好酒,已经有三年多没喝过了,这一口下去,还真有点不适应。

也不知道吃喝了多久,我感觉我跟洪哥都有点高了,本来坐在对面的洪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拉过凳子坐在了我的旁边。我们俩个就在那里说着以前的种种,不时的碰个杯。

通过聊天我才知道,这两年对于我们这种江湖混混清理的厉害,所以很多人都洗白做起了正经买卖。

洪哥也不例外,现在开着好几家KTV。虽然多少有点不太正经,但基本已经不算是黑道了。

而这些个小弟,本身就是看场子必备的,万一有个事儿,也好有个照应,这样的人还是少不得的。

“兄……兄弟。”洪哥的舌头这时也有点大了,说道:“当哥哥的今天是真高兴,真高兴。又见到兄弟你了,没想到,三年没见,你这酒量,还真是一点没降。还跟以前一样。”

我脑袋昏昏沉沉的,也大着舌头说道:“这算什么,我不说了吗?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易知奇,喝点酒算什么。”大概是喝多的原因,我感觉自己也有点话多了。

洪哥用力一拍我,但我也没感觉到有多疼,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

“当哥哥的读书少,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你刚才说通啥?”

“通易知奇。”我晃着脑袋说道:“就是精通易理,知道奇门遁甲之术。哈哈……”

我感觉洪哥按在我肩膀的手突然顿在那里,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我笑了两声,发现他没有跟上,问道:“洪哥,怎么了?”

洪哥这时好像突然酒醒了一样,想了想说道:“兄弟,你说你知道奇门遁甲。”

“那当然。”我心里多少有点不以为然,这还怀疑我?于是立即说道:“奇门遁甲,五行八卦,这可是我祖传的,我父亲,不是,那个龟孙,那就是这方面的牛人。”

然而洪哥并没有跟我扯别的,他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这时说道:“你等下,等下。”说着,他挥了挥手,然后说道:“你们几个,都出去等着,等会儿我叫你们再进来。”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反正也跟我无关,我拿起酒杯来,也不用人劝,自己就喝了起来。刚

喝完,那几个小弟已经走了出去,洪哥看我一眼,说道:“兄弟,兄弟,你先别喝了,哥哥我这儿有点正事儿。”

“有什么正事儿。”我立即看向洪哥说道:“不是说好了一醉方休的吗?还正事儿,你今儿要是走了,就别怪兄弟我不认你这个哥哥。”

“我不走。”我感觉洪哥这时清醒了许多,听他说道:“兄弟,哥哥这里有个东西,你给我看了看,看完了,哥哥立即陪你一醉方休行不行?现在先等等。”

我只好放下酒杯,看看洪哥,嘿嘿一笑,说道:“是不是又给我个惊喜啊,也行,我看看,反正你也跑不了。”

洪哥一边给我夹菜,一边说道:“兄弟,你真得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什么都懂。”

“没错。”我说道:“我还不是吹牛,就别人不懂的,我也都懂得一二分。”

洪哥这时伸手进自己衣服内兜,掏出一张白纸来,递给我说道:“兄弟,那你帮哥哥看看。这是不是奇门遁甲?”

我接过来,却是一张A3的白纸,打开发现里面是个地图,应该是某种东西的复印件,不过只有半张,但线条还算清晰。

我感觉头上的酒劲立即就退了下去,抬头看向洪哥,说道:“这东西哪里来的?”

洪哥说道:“偶然得到的,这什么啊?”

我又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他娘的是个奇门阵城啊。”

继续阅读《宋藏》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宋藏最新章节,洪哥 文建国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