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医路无双李晓峰 诗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医路无双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李晓峰

角色:李晓峰 诗雅

简介:江海市医大附院的青年医生李晓峰,因为爱妻的病死心灰意冷,去山中学习医术三年后回归,在都市里泡遍各种美女的故事

医路无双

《医路无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女人的战争

“姐夫!”

李晓峰刚刚走出飞机场的出入通道,一个甜甜的声音,立刻传入了他的耳中。

李晓峰抬头望去,立刻便将自己的目光焦点,聚拢在了人群中一个纤巧的娇躯上。

那是一名长相甜美的女孩,身材高挑修长,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糖果色掐腰的包肩短袖,将腰部纤细的线条,勾勒的相当完美。

两条纤长的**,肤色莹白透亮,笔直的树在一条牛仔短裤外,极度的刺激着机场内几乎每一头雄性牲口的视觉神经。

一头修长如瀑的秀发,扎成了柔顺的马尾,低低的垂在身后,一张可爱的瓜子脸上写满了甜美的笑容。

女孩长着一双晶亮水灵的杏眼,其中赫然的闪耀着点点兴奋到了极点的光彩。

两只刚刚发育的小面包,已经呈现出了浑圆的轮廓,在那宽松的包肩短衫中间若隐若现。

这一切的一切,让李晓峰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错觉。

诗雅,是你吗?

如果不是三年前那场大病,将你在我的身边夺走,我们现在的生活,应该会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吧!

如果没有诗雅的病逝,那么,他李晓峰的一生,真的只能以完美来形容。

三年前,23岁的他,已经靠着相当高的医学天赋,当上了江海医大附院的普外科副主任医师,年少得志的他,身边还有美眷伴随。

本来,他和诗雅已经拍了结婚照,就在两人即将步入结婚殿堂以前,诗雅却被发现患了绝症。

一个月后,诗雅病重身亡,而李晓峰,受不住这天大的打击,索性的去了某座知名的山中,去学习所谓最为高超的医术。

如今,事情已经过了三年,26岁的他,也终于学成归来。

李晓峰在心里默念着,起步朝着女孩的方向走了过去。

“诗韵,我在这!”

李晓峰高声的喊叫着,拉着手里的行李箱,大步的来到了女孩的身边。

“姐夫,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被他叫做诗韵的女孩伸出一一双欺霜赛雪的手臂,紧紧地环住了李晓峰的脖子。

随着少女的动作,李三水的鼻翼间,顿时被一股浓烈的少女的幽香所充斥。

两对刚刚发育,但是,却丝毫不失圆滑饱满的挺翘双峰,隔着他身上薄薄的衬衫,轻柔的摩擦着他的身体,让他这三年来早已和他本人一样,几乎都在吃全素的小兄弟,高高的昂起了头。

三年的时光一如白驹过隙,当年那个只会跟在自己身后,喊着“晓峰哥哥,给人家买好吃的”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小丫头,长大了,越来越像诗雅。

想到了那逝去多年的亡妻,李晓峰的心里,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酸。

“丫头,放手,先放手啦。”

李晓峰极力的压抑着心头的悲伤,伸手在诗韵挺翘的丰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这是他以前,最喜欢和她开玩笑的方式,只要她不听话,他就会轻轻地拍打她的小屁股以示告诫。

只是,才三年的时间不见,怎么这小丫头的以前那肉肉的小屁股,也起了这么大的变化?

那触感,不仅比之从前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软,也更加的富有弹性。

“姐夫,你怎么…….怎么还这样啊。人家现在,现在…….可都是大学生,大姑娘了吗…….”

诗韵将搂着李晓峰脖子的玉手拿开,一边很是委屈的揉着自己的挺翘丰臀,一边用充满了羞怯和抱怨的目光看着李晓峰。

“哈哈,小丫头,居然还知道害羞了啊。”

李晓峰宠溺的捏了捏她相当可爱的鼻头,声音里充满了戏谑。

“臭姐夫,坏姐夫,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就知道欺负人家。”

诗韵不依的扭动着自己浑圆的小屁股,一双雪藕般的手臂,紧紧地环着李晓峰的胳膊,雪白的小手,狠狠地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一下。

看着诗韵脸上由于娇羞而漾起的红晕,李晓峰的心,有些不安的跳动了起来。

这么多年不见,当年的小丫头,是真的长大了,那模样,活脱脱便是诗雅的翻版!

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她是不是真的,也可以代替诗雅在他心头的位置呢?

李晓峰的心里,不知不觉的涌起了一个如此大胆的念头,不过旋即,便被他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乱想什么呢,那可是他的小姨子啊,该死的,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李晓峰啊李晓峰,亏你还是神医门新一代的掌门呢。

在心里怒气冲冲的骂着自己,李晓峰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诗韵,我们先回去吧。这些年来,你过的怎么样?”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去在脑子里胡思乱想,李晓峰索性的找了个理由,讪讪的与诗韵聊了起来。

“自从姐姐走了以后,妈妈心里很是难过,几乎快要疯掉了,为了不勾起妈妈的伤心事,爸爸辞去了院长的工作,带着妈妈回去了老家。”

提到令人心伤的事,诗韵垂下了头,长长的睫毛上,俨然的挂上了一抹晶莹的泪水。

“是我,让两位老人家失望了。”

李晓峰拉着行李箱,一边碎步的朝着机场外的通道走着,一边充满着无限的感慨叹着气。

“姐夫,你也别难过了,这本就是天灾,当年你也尽了力,不是吗。”

眼见得李晓峰一脸的阴郁,诗韵懂事的拉着他的胳膊,轻柔的声音里充满了安慰。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见到这个小丫头,就变得这么的失态?

先是脑子里产生了邪邪的想法,接着又聊到了那几乎让自己和这个家庭都快要陷入到崩溃的伤心事的上面了?

李晓峰在心里暗暗地骂着自己,索性的再次转移了话题。

“诗韵,酒店替我定好了吗。”

“酒店?”

诗韵有些错愕的看了他一眼,旋即便明白了过来,捂着小嘴,吃吃的一笑。

这一笑,甜美的就像是刚刚从蜂巢里采集下来的蜂蜜,那种清甜的感觉,再次令李晓峰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怎么,不去住酒店,我还能住什么地方?”

李晓峰很是错愕的看了诗韵一眼,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笨姐夫,你怎么就忘了,你在这座城市里,可是有房子的呢。”

诗韵对着他顽皮的做了个鬼脸,这个鬼灵精般的小丫头,似乎也知道关于诗雅的话题不能再提,索性的做出一副相逢甚欢的表情出来。

“我怎么可能会忘呢,老实说,我也准备明天回去看看,把房子整理好的,这么扔着,毕竟不是个事情啊。”

李晓峰很是有些感慨的说道。

“不过,那房子已经空了那么久,今天应该没办法住人了吧。”

“谁说空了很久的,还有啊,难道我不是人吗!”

诗韵有些不满的摇着李晓峰的胳膊,不依的扭着自己纤细的柳腰说道。

“诗韵,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直都住在那边的。”

李晓峰立刻明白了诗韵话里的意思。

“对啊,自从我考进了海州大学以后,由于不愿意浪费住宿费,就把你家收拾了出来,而我,就住在那边的啦。”

诗韵嘟着可爱的小嘴,笑着对李晓峰说道。

“我亲爱的姐夫,那个,你该不会小气到和我要房租吧。”

“怎么会,小丫头,你可实在是太好了!”

李晓峰伸手揽住了诗韵的纤腰,声音里分明的多了一丝感动。

“嘻嘻。”

诗韵对着李晓峰甜甜的一笑,伸手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胳膊。

就在说话之间,两人的身影,已经来到了机场的外,李晓峰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将行李安放好,这才和诗韵一起坐了进去。

在出租车的车厢内坐好,诗韵第一时间将身体靠在了李晓峰的身上,双臂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臂,那模样,就像生怕他会一个不留神,就会再次无声无息的跑掉一样。

“哥们,你女朋友挺漂亮的吗。”

出租车司机将剩下的烟头扔出了车外,很是赞赏的对着车头镜树了树大拇指。

李晓峰正想和他解释,坐在自己身边的是自己的小姨子,诗韵却对那司机甜甜的一笑。

“多谢大哥夸奖了,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我想,嫂子在大哥你的心里,应该才是最漂亮的吧!”

“小妹妹,你蛮会说话的吗。”

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这货显然已经习惯了和自己的顾客聊天,不过一会的功夫,就和诗韵聊得不亦乐乎。

只是,此时的李晓峰,心里却显得很是忐忑。

一方面,他用了极大地努力,才把自己的目光,从诗韵那雪白光滑的长腿上移开,另一方面,诗韵之前的态度,也令他的心,完全的陷入了茫然之中。

这个小鬼灵精,为什么不去否认司机说两人是男女朋友的话?

“姐夫,你等我,等我长大了,我也会和诗雅姐姐一样嫁给你!你要记得等我,要是你在我长大的这些年里,娶了别的女人,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李三水的脑海里,再次的想起了在诗雅葬礼后,小丫头泪水涟涟的对自己说的话。

那时候,他23岁,而她,却只有十五岁,还是一个刚刚上高中的小孩子。

“李晓峰,瞎想什么,那时候,这小丫头,恐怕连什么是结婚都不懂呢,怎么可能啊。”

对于自己的胡思乱想,李晓峰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一个小孩子安慰自己的话如此的上心。

“她这么漂亮,身边铁定少不了男孩子的追求,说不定现在,她就已经有了男朋友呢。”

李晓峰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但是,心里却凭空的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失落。

“登登登登!”

随着厚实的实木房门被打开,小丫头顽皮的皱起了自己可爱的小鼻子,大大的张开了自己雪藕般的手臂,顽皮的对着李晓峰叫喊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一对刚刚发育成熟的傲娇挺翘,好像示威般的紧紧地顶着她的修身包肩半袖衫。

“姐夫,你看,这就是我们今后的家了,看着还满意吗!”

看着收拾的纤尘不染的房间,李晓峰的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虽然已经离开了三年多,但是,这间房子的陈设格局,乃至于家具的摆放,却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除了之前挂在墙壁上,记录着他和诗雅甜蜜的结婚照。

不得不说,诗韵这个小丫头虽然年纪不大,却真的是个有心人,为了不去触碰他记忆深处的伤痛,她有意的收起了可能会令他伤心的东西。

“诗韵,谢谢。”

李晓锋看向诗韵的眼神里,分明的带着发自内心的感激。

“姐夫,这是我应该做的啦。”

诗韵的小脸上,分明的带着一丝羞怯的红晕,臻首低低的垂了下去。

“不对啊。难道是………”

李晓峰提鼻子闻了一下,面色突然紧绷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相当的紧张。

“诗韵,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让煤气泄漏了!”

“不可能啊,我对煤气的检查很细心的,难道是……..糟了!”

诗韵有些茫然的说着,突然间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急匆匆的便要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冲过去。

“我先去厨房,把明火关了,你去开窗,记得用手帕堵上嘴和鼻子!”

李晓峰一把拉住了想要冲向卫生间的小丫头,相当沉稳的对她命令道。

“好。”

小丫头显然对李晓峰无比的信服,按照李晓峰所说,飞快的用手帕堵上了嘴,无比迅速的打开了房间内所有的窗户。

而李晓峰本人,则小心翼翼的跑进了厨房。

厨房的煤气炉上,正架着洗浴器的传热板,铝制的传热板,眼见得就要被煤气上的火烧穿。

如果再晚来一会,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李晓峰摸了摸自己狂跳的心脏,飞身的冲到煤气炉前,伸手关断了煤气炉的明火,这才伸手打开了厨房的窗户。

“婷婷,婷婷,你在里面呢!”

诗韵焦急的叫喊声,在整个的房间内回荡着。

“诗韵!”

李晓峰顺着诗韵的声音,飞快的冲到了卫生间的门前,透过磨砂的玻璃门,看着里面还没有消散的水雾,心里顿时明白了一切。

很显然,自己的房子里,还有着除了诗韵以外的第三位房客。

“姐夫,婷婷是我的好朋友,我一个人在外面住,确实有些不方便,所以……..”

诗韵似乎也感觉到让生人住进李晓峰的家里很是不妥,有些忐忑不安的用手搓着衣角说道。

“救人要紧!”

李晓峰说着话,用力的摇了摇被紧紧反锁的磨砂玻璃门,扬手示意诗韵闪到自己的身后。

诗韵刹那间明白了李晓峰的意思,对他点了点头,飞快的躲到了他的身后。

李晓峰缓缓地伸出自己的手掌,轻轻地按在了磨砂的玻璃门上,然后,就像是运气一样,一张英俊的脸憋得通红。

随着一阵清脆的声响,磨砂的玻璃门上,刹那间出现了一条从顶部贯穿到底部的裂缝,断口光滑,完全没有玻璃被人剧烈敲打后碎屑四溅的痕迹。

“姐夫,这未免也太………”

诗韵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李晓峰卸下那两块碎裂的磨砂玻璃,声音里充满了惊诧。

“诗韵,去里面救人。”

李晓峰并没有回答诗韵的疑问,只是转过自己的脸,沉声的吩咐道。

一个正在洗浴中的女人,的确是让他无法去直视。

“姐夫,快点进来啊,我搬不动她。”

诗韵有些吃力的声音,在卫生间里响了起来。

“诶!”

李晓峰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无奈的从门上的缺口冲入了卫生间。

看着眼前那雪白娇柔的身体,肤色就像是剥了皮的鸡蛋一样雪白柔滑,上面还带着点点晶莹的水滴,李晓峰的脑袋,不由得一阵的当机。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女孩真的很漂亮,即便是比起自己妖孽的小姨子闫诗韵来,也是不遑多让的。

女孩的身形纤秀,曲线玲珑,由于此时正在洗浴中,身上几乎没有半点的遮挡,雪白浑圆的玉峰,趁着上面两颗红润**,细腻圆滑的红色凸点,忍不住让人想要扑上去,好好地品尝一番。

两条修长紧致的大腿,紧紧地夹在一起,呈现倒三角形状的一丛黑森林,若隐若现的挑动着李晓峰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

三年的时间,都处在那座荒凉到鸟都不会在那里拉屎的荒山里,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李晓峰几乎都快要憋的鼻孔血如泉涌了。

如今,见到这样一具好似白玉雕就的身体,李晓峰的小兄弟,忍不住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

只是,眼见的此时,那少女紧紧地闭着自己的一双美眸,呼吸声听起来也是无比的微弱,显然是煤气中毒,李晓峰知道,此时此地,还远不是自己要想入非非的合理时间和地点。

更何况,此时在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位酷似自己亡妻的小姨子的存在,真要是露出那一副深藏在心底的猪哥相来,叫他以后在诗韵的面前,到底该如何的见人?

因此,他只得恋恋不舍的移开自己火辣的目光,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探向了少女的鼻翼处。

和他之前的所料一样,女孩的鼻息很是微弱,如果他和诗韵再晚来一步的话,恐怕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将她抢救过来。

即便是现在这样昏迷,如果不是他,现在有着一身精湛的医术在身,恐怕就算是送去了医院急救,抛开路上耽误的时间,也只能是看她死的份。

时间紧急,救治眼前的少女,已经刻不容缓。

一想及此,李晓峰再也顾不得要去避嫌,伸手抱住了少女滑腻的腿弯,径直的将她打横抱起,飞也似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跑了开去。

“姐夫,要不要我拨打120?”

“嗯,赶紧去。”

李晓峰对着诗韵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他的这位妖孽的小姨子,倒是很有些急智。

“姐夫,婷婷还能够坚持到急救车赶来吗。”

眼见得少女面色惨白,诗韵很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笨丫头,你似乎忘记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了吧。”

李晓峰无比自信的对着她一笑,露出了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对啊。姐夫你以前,可是江大医院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啊。好,姐夫,我这就去叫120.婷婷就先交给你照顾了!”

小丫头有些焦急的叫嚷着,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李晓峰将怀里的娇躯放在床上,顺手带上了房门。

由于事出紧急的关系,女孩的娇躯上,此时还残留着点点晶莹的水滴。

这些水珠,趁在柔白细腻的娇躯上,就像是挂在雪白莲花上的露珠一样,很是让人想入非非。

“姑娘,为了救你,我也只能得罪了。”

只可惜,此时的李晓峰,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再去欣赏眼前这种令每个男人面红心跳的场景,他喃喃的自语着,将女孩的娇躯放好,一双大手,径直的按上了女孩鼓胀饱满的前胸。

随着李晓峰手掌的按实,一种无法言喻的圆润,配着强烈的弹性,立刻随着少女鼓胀的玉峰,传入了李海峰的脑海里。

“真滑,这弹性,还真是…….”

李海峰在心里啧啧的称赞了一句,飞也似的运转起了体内的功力。

充沛的真气,透过李海峰的手掌,一股脑的朝着少女的体内激射而去,猛烈地冲击起少女的心脏来。

煤气中毒的病人,心脏一般都会由于呼吸的闭塞,而暂时的失去应有的机能,为了给她续命,李晓峰只得用自己的真气,先替她打通暂时封闭的心脉。

随着李晓峰的动作,少女的口中,不由得发出了一阵令人心猿意马的轻吟。

虽然此时,她还处在深度的昏迷之中,但是,身体却还是有着激烈的反应。

为了让她的心脉不再闭锁,李晓峰的手掌,环着她那一双雪白圆润的玉峰,相当有节奏的游走了起来,用熟练的手法,替她按摩着心脏。

只是,由于心脏所处位置特殊的关系,他这样的动作,此情此景,都像是有着别样的图谋。

“嗯…….”

随着李晓峰的按摩,少女的口中,不时的发出阵阵的难过的低吟,随着低吟声,她之前惨白的俏脸上,也开始渐渐地恢复了血色。

眼见得少女的俏脸,由于他的关系,逐渐的恢复了本来的颜色,本就靓丽的俏脸,也变得白里透红,李晓峰的心里,就像是有无数只小手在挠动一样,胯下的那杆长枪,高高的挺立了起来。

三年,整整三年的时间,他的小兄弟,已经没有吃过肉了,而他刚回到城里,立刻就遇到了眼前的这两个妖孽,如何不让他感觉到一种无法压抑的**。

虽然被少女的样子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但是,作为一名医生,李晓锋依旧只能忍着心头的悸动,强迫自己将心神,全部都放在救治少女的身上。

为了让少女尽快的恢复意识,李晓峰伸手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只木质的针盒,从里面取出三只银亮的长针,手法精确,准确无误的插入了少女的体内。

随着三根银针的插入,少女的双眸,缓缓的睁了开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对我干什么?”

少女朦胧中看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名陌生的男子,反射性的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一双明亮的眸子,很是惊慌的看向了李晓峰。

“救人。”

李晓峰面容肃穆的看着他,伸手将她的娇躯拦倒在了床上。

“啊!”

少女很快便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没有半点遮挡的呈现在了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眼前,眼见得他的目光如火, 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鼓胀饱满的挺翘,少女几乎本能的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前胸。

“你…….你这个臭流氓,别碰我……..”

眼见得少女紧紧地蜷缩在床上,两条雪白好似凝脂般的长腿,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李晓峰的小兄弟,将他的牛仔裤上,高高的支起了一只巨大的小帐篷。

“丫头,现在你也只是暂时没事而已,如果想要把体内煤气的毒排出来的话,最好还是去医院,诗韵,救护车大概什么时候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李晓峰讪讪的说着话,径直的将自己的脸转向了一旁。

该死的,怎么自己就学不会那个老东西那种清心寡欲的功夫呢。

李晓峰在心里骂着自己,起身便要朝着门外走了开去。

虽然以他现在的功力,完全有能力用内功替少女逼出体内的毒素,但是,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他的内功,却会有很大程度上的耗损。

  

  反正医院的那些急救的药物,他又何必为了这个小丫头,去耗损自己宝贵的内功呢?

  

   “姐夫,他们说十分钟以后就到。”

  

  诗韵答应着,急匆匆的打开了卧室的房门,眼见得自己的闺蜜和李晓峰,以一副相当尴尬的姿势对峙着,立刻冲到了李晓峰的身前,不由分说的想要把他推出去。

  

   “出去,出去,我们女孩的房间,是你这个大男人可以随便进来的吗,而且你还……..坏姐夫,快点出去啦。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诗韵,你给她喝点热水,别让她因为脱水再次昏迷。”

  

  李晓峰沉声吩咐了一句,起身离开了少女的房间,伸手带上了房间的房门。

  

  “婷婷,那个就是我姐夫了,也就是…….”

  

   诗韵坐到少女的旁边,红着脸和她解释了起来。

  

  救护车很快就来到了李晓峰的家里,将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少女抬上了救护车。

  

  由于考虑到少女身边没有其他的人照顾,诗韵和李晓峰,也只能坐上救护车,跟随着少女一路的来到了江大市的中心医院。

  

   “晓峰,臭小子,居然真的是你!”

  

   就在李晓峰站在收费处,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积蓄,准备支付少女住院费的时候,一个惊喜的女声,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李晓峰扭过脸,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立刻便呆立在了原地。

  

  那是一名看上去不过26,7岁的少妇,长着一张瘦长的瓜子脸,身材纤瘦挺秀,腰肢细柔,前胸鼓胀饱满,配上一身雪白的医用白大褂,看上去很有些制服诱惑的风韵。

  

   “孙老师!”

  

   眼见得少妇一脸兴奋地走向自己,李晓峰沉着嗓音喊了一声,一双大手,忍不住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已经三年的时间不见,想不到,当年就是医院里不老传说的她,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年轻漂亮,举手投足间,都洋溢着一种美轮美奂的御姐范。

  

   虽然气质和容貌,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李晓峰却敏捷的捕获了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落寂和无奈。

  

   几乎本能的,李晓峰皱起了自己的鼻子。

  

  经过一番奇特的遭遇,他的鼻子,已经练得比起普通人来,不知道灵敏了多少倍,即便是某些相当不易捕捉的味道,也能够被他轻松地闻到。

  

   “为什么,根据她身上的判断,她至少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和男人在一起过了。”

  

   闻着通过少妇身上扩散到空气里的淡淡体香,李晓峰的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丝疑惑。

  

   “切,叫方姐。你这个臭小子,这些年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给我来个信,害得我都报了警,整个江大的去找你。”

  

   少妇用粉拳狠狠地在李晓峰的身上锤了一下,声音里分明的带着一丝幽怨。

  

  “一言难尽啊。”

  

  李晓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些年的经历,实在是太过丰富沧桑,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

  

  “晓峰,那你现在就什么也别说了,今晚去我家,我听你慢慢的和我说!”

  

  少妇很是热情的对他伸出了一双绵软细滑,上面还带着点点清新消毒水味道的小手。

  

  “不用了,姐夫可是答应过,今晚要陪我的。”

  

  之前一直陪着婷婷在病房的诗韵,有些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李晓峰的身后,声音听起来相当不友好。

  

   而李晓峰本人,则分明的在她的口气中,听出了一股浓重的醋味。

  

  “这是…….”

  

   少妇很是有些惊异的看着紧紧拉住李晓峰手臂不放的小丫头一眼,俏丽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狐疑的神色。

  

  “这是诗韵,诗雅的妹妹。”

  

  李晓峰笑着捏了捏诗韵可爱**的小脸蛋,笑着对少妇说道。

  

  “哦,怪不得长得这么像呢。”

  

  少妇的眼中,分明的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晓峰,你怎么会来医院的?”

  

  作为一个成熟懂事的女人,少妇很快的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诗韵的一位同学…….”

  

  李晓峰原原本本的将婷婷在自己家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自然少不得要请这位姓孙的少妇对她多加照顾。

  

  “婷婷的父母已经过来了,自然会好好照顾她的。”

  

   诗韵嘟着可爱的小嘴,有些不满的咕囔了一句。

  

  “小丫头,这是方秀梅方姐,也是我以前的老师,我当年能够在这里,晋升的那么快,全部都是方老师的功劳呢。”

  

  眼见得小丫头对方秀梅一脸的不感冒,李晓峰小心翼翼的对她解释道。

  

  “哦,方老师!”

  

  小丫头皱着鼻子冷哼一声,应付般的伸出了自己白滑的一只小手。

  

  “丫头,叫我方姐就可以,叫老师,可是把人都叫的老了呢。”

  

  方秀梅巧笑倩兮的握住了诗韵的小手,脸上露出了一副无比亲热的模样。

  

  “姐夫,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你刚回来,房间也还要整理呢,要是回去晚了的话,恐怕我们今晚都不要睡觉了。”

  

  小丫头就像是怕李晓峰会被方秀梅吃掉一样,急匆匆的拉着他的手,不由分说的离开了医院,将一脸温柔看着李晓峰的方秀梅,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两人坐着出租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回到了住处。

  

  才一进门,小丫头立刻甩开了李海峰的胳膊,好像赌气般的将自己的背包一甩,怒气冲冲的将自己的身体摔在了沙发上。

  

   “小丫头,我不过是和一位故人说几句话而已,没那么夸张吧。”

  

  李晓峰完全不知道这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脾气,小心翼翼的凑到她的跟前说道。

  

  在他记忆里,这个可爱的小丫头,根本就是一个混世魔王。

  

  别看她长着一副和她姐姐一样清纯可人的脸,但是脾气,却是倔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哼,和故人说话?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依我看,要是再让你们说几句,估计你都要搬去和她一起住了吧!”

  

  小丫头气愤的推开了李晓峰,声音听起来怒气冲天。

  

  “小丫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虽然方姐,已经快一年没有过男人,但是,就算是那样,我也不会做那种事吧。”

  

   李晓峰摊开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的对诗韵解释道。

  

  “连她一年没有男人这种事你都知道,那么,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

  

  诗韵怒吼着,霍然的站起了身体,一阵风般的跑回了自己的卧室,赌气般的锁上了自己的房门。

  

   “这小丫头,都过了这么久,怎么脾气还是这么大?”

  

  看着诗韵离开的背影,李晓峰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就算是我和方姐,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她也没必要这样吧。”

  

  李晓峰喃喃的自语着,心头突然之间多了一丝明悟。

  

  这个小丫头,这么多年来,心思不会真的一直都放在他的身上吧,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恐怕就真的大条了。

  

  “诗韵,方姐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好朋友,即便是你姐姐在世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到方姐家里去吃饭的。”

  

  为了安慰小丫头,李晓峰无奈的在门外,用力地敲打着实木的房门。

  

  “是啊,我都替姐姐感觉到不值!”

  

  小丫头的声音里写满了愤怒。

继续阅读《医路无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医路无双李晓峰 诗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