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生之浴火嫡女最新章节,李稷 李佳淳全文阅读

小说:重生之浴火嫡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舒陌

角色:李稷 李佳淳

简介:杀我皇儿,弑我亲母,夺我后位,抢我荣华富贵,还将我活生生烧死
你可想过,我还能回来?

重生之浴火嫡女

《重生之浴火嫡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再见亲人

第六章 再见亲人

起先只是猜测,我尚能欺骗一些自己,如今得到了确切的证据,我的心瞬间冷的像十二月份的天气。

那年,我生不如死。

那年,他与别的女人缠绵生女。

我低下头,不言不语,有些抗拒他。

二叔拍了拍我的肩膀,叹息道,“在分支吃了一些苦头。”

随后将在分支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父亲的脸色开始慢慢变得铁青,我素来知他脾气,他可以对他自己的孩子不好,但决不允许别人对他自己的孩子不好,如今分支那么一闹,怕是要失去嫡支的支持了。

“羲和不怕,有为父给你做主,欠你的都将要还回来。”他慈爱的看着我,虽然未勾起笑容,神色却也算的上温和了。

我一晃神,仿佛看到了幼时和父亲相处的时光,那时,他只对我一个人神情温和,只抱我一人举高高,其他庶弟妹们都嫉妒我嫉妒的要死。

而今,是他已经改了脾性,对所有子女皆是温和,还是唯独对我呢。

“老爷。”忽然,一道柔和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老爷,如今六姑娘回来了,妾身安排人打扫个院子,给六姑娘住您看如何。”

我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和李稷如有几分相似的艳丽面容。

崔姨娘!

往事在脑中流转,那时我尚天真,见崔氏每日恭敬地给母亲见礼,伺候母亲,又时常送我一些好玩的好吃的给我,便理所应当的觉得她是好人。

之后她便屡屡告诉我,说我与李稷如是亲姐妹,要待她亲厚,一视同仁,有什么东西就分她一半。更是教唆我在父亲跟前为她说好话,将父亲从母亲那里勾走,导致母亲日日以泪洗面。

后来长大懂事了,便与她远离了,但与李稷如的姐妹情分却没有减淡。

当然,现在看来一切姐妹情分都是笑话。

李稷如能一直深藏对我的嫉恨,崔氏的教导应是功不可没。

想起我临死之前听到的,这崔姨娘被抬了平妻,只是到底是个平妻,这种场合,还是应该正妻出面的,我娘呢,我亲娘呢。

我茫然的往周围看了一圈,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温婉的身影。

“就落月阁吧。”父亲沉吟了一下,叮嘱她道,“羲和这些年过的甚苦,你替我多照顾她些,这两年的份例就给翻个倍吧。”

此语一出,原本柔柔弱弱的崔氏眼神立马锐利了起来,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似乎要将我看个明白。

在她身后,一名粉衣少女更是眼睛都倒竖了起来,她上前一步,不满的噘嘴道,“父亲,那落月阁女儿也相中了……”

“珠儿!”崔氏一把拦住了粉衣少女,“你六妹在外面吃了那么多的苦头,给她住个落月阁又怎样,你莫要瞎嚷嚷。”

粉衣少女还想张嘴讲话,被崔氏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我轻轻一笑,观这少女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我猜,应是李稷如的亲妹妹,排行老三的李月珠。我死时,她也不过两三岁罢了。

“月珠,羲和是你亲妹妹,况且你已经有了自己的院子,为什么非要跟你妹妹抢落月阁。”父亲有些不满的看了李月珠一眼,李月珠立马红了眼圈,他却仍旧冷声道,“我说落月阁给羲和就给羲和,你立马去着人打扫。”

最后一句话却是说给崔氏的。

“是,老爷。”崔氏面色微变,虽仍笑语晏晏,但笑意却已不达眼底,“妾身这就去准备,老爷放心。”

父亲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临走时还摸了摸我的头。

父亲一走,二叔也跟着离去,一时间,周围便只剩下了一堆女眷。

“娘,那落月阁是女儿相中好久的了,一直准备搬过去的!”李月珠不甘心的跺脚,看我的眼神也露出了凶意。

我低下头,假装看不见。

“珠儿,跟为娘回去。”崔氏冷冷的叫住了李月珠,随后我感觉一道目光落在了我身上,似在端详什么,半响后,崔氏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看着她那高傲不可一世的姿态,我不禁有些气闷。

曾几何时,她不过是一个半主半仆的姨娘,每次见到我这个嫡出大小姐都是点头哈腰,奴颜婢膝。而今一切置换,她成了那个昂着头骄傲不可一世的人,我竟沦落到要对她行礼,心底不禁涌起浓浓的悲哀。

如果找到我娘……我的心脏怦然跳动起来,若是可以获得娘亲的支持,崔氏一个平妻而已,谅她也翻不出天。

思及此,我对那个带着我去落月阁的老嬷嬷说要出恭,让那她先行离开,我待会自己回落月阁。因方才父亲对我颇为和颜悦色,老嬷嬷不敢轻易怠慢我,所以有些犹豫不定。我为了让她相信我,费了好一番口舌,才说动她先行离开。

她走后,我左右打量了一番,按照记忆往里走。

十几年了,再好的房子也要翻修一番的,所以很多地方都不是我记忆中的地方了,好在大致布局没改,我还是缓慢的摸到了母亲所在院落。

越靠近母亲的院落,我心底越惊,为什么杂草重生,为什么树叶枯落。

从前满地的芳菲呢,母亲最爱的桃树呢,那些伺候母亲的婢女呢。

眼前忽然掠过崔氏穿着黑红色衣裳的背影,我脚步一顿,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国法规定,非正室不能穿红,哪怕是平妻,也穿不得。

莫非我娘……我娘已经……

踉跄的跑到破败的门前,拉开已经生锈的锁,看着结满蜘蛛网的庭院,我已然泪流满面。

我心底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我不想相信,我还在装鸵鸟骗自己,也许母亲只是跟父亲和离了呢,也许,她只是换了院子了呢。

一步一步走向正房,我每一步都沉重的如同挂了数千斤的铁块,我害怕,但又想知道答案。

推开半掩着的木门,我脚步一顿,方才我似乎看到了一条黑影?我不敢确定,许是看花眼了吧。

我上前,跪在那破旧的蒲团上,一抬头,便看到一座牌位,上面赫然刻着我亲娘的名讳。

悬在眼眶里的泪水簌簌而落,一直掩耳盗铃的心态终于在这一刻清晰的认知到,我的母亲,那个疼我爱我的女人,和我的皇儿一样,也死了。

从前与母亲相处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我终于忍不住,匍匐在蒲团上,放声大哭。

那一刻心是混乱的,连耳朵也似乎将外界屏蔽了,我不知自己哭了有多久,只知在那股悲痛欲绝的心情慢慢散去后,我一抬头,就看到一名黑衣青年站在不远处,一双桃花眼冷冷的盯着我,眼底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

我骤然受惊,忘了抽噎也忘了擦泪,只觉得心底一“咯噔”,之后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是谁,为何来我亡母这里哭泣。”青年冷冷的盯着我,仿佛我不给出个答案,就要打死我似得。

听到“亡母”那个词汇,我心底一顿……恐惧的心情慢慢平复,我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嫁人时,弟弟不过三四岁,那么久未见,如今已长成了个大男子了呢。

知道母亲已逝后,我便一直担心弟弟一个人是否能在这吃人的院落里活下来,如今见到他好端端的站在我跟前,我心间悬着的秤砣终于落了地。

我多么想扑上去,抱一抱我的弟弟,问一问母亲是怎么死的,问一问他这些年过的安好否。

可我不能,没有人会相信这种奇异的事情,一个死去十几年的人,在另一个人的身体上复活,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着弟弟眼底的煞气越来越重,我忙用袖子揩干了鼻涕眼泪,有些讪讪的低下头,道,“二哥好……”

“谁是你二哥。”他一愣,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垂下了眼皮,神色淡漠的道,“原来是那人的乖女儿,你不哭自己的娘,跑来哭我的娘作甚。”

看来这些年,弟弟与父亲的关系相当冷漠,我有些着急,想告诫他,父亲是家里的掌权者,只要想好好地过下去,就不能抗拒父亲,否则将过的十分艰苦。

我目光落在他洗的有些发白的衣裳上,心疼的无以复加。

可是我没有立场去说,我只能强咽下喉里的哽咽,勉强道,“羲和是来拜见母亲的,后来看到这院子里的氛围,有些像我同我娘在一起的院子,一时有感而发,忍不住痛哭失声……若是惊扰了二哥,还望二哥见谅。”

继续阅读《重生之浴火嫡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重生之浴火嫡女最新章节,李稷 李佳淳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