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安然 沈宇小说全文阅读,《你是我的鬼迷心窍》最新章节

小说: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安然

角色:安然 沈宇

简介:家庭发生变故,父亲去世,她为了钱出卖尊严
亲戚四散,男友嫌弃,她走投无路
雨夜,那个买下他的男人忽然出现,她的命运从此转变
“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妻子……”

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你是我的鬼迷心窍》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一不小心成了景太太?

“咱们分手吧!”

安然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低头垂眸,小声说道。

医院门口两人面对面站着,外边倾盆大雨,雷声轰隆,漆黑的夜里,看不见一丝光亮。

“安然,为什么?是因为你……”

没等沈宇成把话说完,安然抬眸打断。

“因为钱!”

她眼里充满血丝,双手紧张搅着,手心冒出冷汗。

是的,她需要钱,爸爸因为癌症去世,治疗过程中消耗一笔庞大费用,医院让家属把费用结算完才能把爸爸尸体火化,已经第三天了。

安然手足无措,仿佛看见爸爸的尸体被丢弃在医院发臭的场景。

“因为钱?”沈宇成拧眉看着安然,却看不见她眸里的清澈。

安然倒吸一口气,小声说,“对不起,阿成,就当作我和你有缘无分,我真的需要这笔钱,我和别的男人……做了……”

“啪!”一声脆响,沈宇成狠狠地给了她一记耳光,“安然,你真贱!竟然为了钱把自己身体卖了!”

他幽幽的黑眸里闪着怒火,俊美的五官已经扭曲得面目全非。

“好,分手,我成全你!”沈宇成提高分贝接着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当初是我瞎了眼看上你,安然,你真贱!”

沈称宇握起拳头重重捶在墙上,发出巨大声响,眸里露出痛苦和愤怒。

“阿成,你别这样!”安然心急一步上前,捉起沈宇成的手心疼道。

“滚,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你不配!”沈宇成歇斯底里,“安然,从现在起,你我形同陌路。”

他说完,满脸决绝,冲入雨中。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把安然的心全震碎了。

安然想追出去,但脚却迟迟抬不起来。

阿成,对不起……

安然心里默默念着,我真的需要这笔钱,他是我的爸爸啊,一直疼爱我的爸爸,怎么忍心看他一天天发臭。

安然才大学毕业,父亲为了供她读书,辛苦大半辈子,好不容易解脱,却患上癌症,短短两个月时间,花光所有积蓄,还欠下医院尾款,庞大的费用让安然喘不过气,只好选择卖身葬父。

她呆然看着沈宇成跑出的方向,大雨随着风拍打到她的脸上和衣服上,冷冰冰的,颤抖的双腿无力蹲下,安然抱着膝盖,忍不住放声大哭。

此时,清脆悦耳的电话铃声打破这一片死寂。

一组陌生号码在手机屏幕上方闪烁着,她心里微微一紧,呼吸变得沉重。

“喂?”安然小心翼翼。

“安小姐,请问您在哪?少爷让我去接你。”

对方声音礼貌周到,刻不容缓,安然一惊,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我在市医院门口。”

她抬手擦干眼泪,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布满血丝的双眼,狼狈不堪。

“吱——”

十分钟后,一辆黑色林肯停在市医院门口,急促的刹车声溅出水花,一名男子打着雨伞走下车,“安小姐,请上车!”

黑暗中只听见郑重的声音,看不清楚对方的脸。

“你是……”

安然心里迟疑了一下,但却还是抬脚上车,是谁,她心里自然已经有了个大概。

车子冒着大雨加速前进,车内死一般的寂静,安然静坐着,手心里溢出冰冷汗丝,哭过的眼睛泛满血丝。

她透着玻璃窗看向窗外,大雨穿过夜,黑茫茫一片,如同深渊。

“请安小姐下车。”

车子缓慢停下,男子下车,礼貌地为她撑伞。

这是一座偌大的别墅,灯光微暗,雨下得太大,安然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人匆匆带进里面,进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卧室。

一名身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女医生,边戴手套边望向安然,“把贴身裤子脱下。”

她不咸不淡的语气,满脸轻蔑,从她的眼中,安然清楚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清纯女子,而是为了钱能随便卖掉身体的女人。

她平躺在床上,双腿弯曲,感觉有一条圆圆小小的东西缓慢塞进体内,安然眉头紧皱,这种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她有意识紧绷身体作出反抗。

“处女膜完好!”女医生抽出圆管,冷冷说道,“可以送过去了!”

女医生对着屋外男子说道,接着脱下口罩,露出精致的脸孔。

安然被男子带上另一间房,屋内装饰奢华,富丽堂皇,洁白干净的床上放着一条蕾丝睡衣。

“少爷很快就回来了,你先洗个澡,少爷有洁癖。”

说完男子便退出去,留下她独自在房内,紧张的呼吸,窗外依然大雨倾盆,安然不禁身体打了个激灵。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只要过了今晚,爸爸的尸体就可以火化,就可以安葬了。

她解开衣服走进浴室,拧开花洒,顺着水流冲刷身体,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狼狈不堪,头发上还滴着水珠。

洗完澡,身上穿起蕾丝睡衣,安然眉头一紧,这哪里是睡衣,就只是一条白色透明遮挡物。

确切来说根本遮挡不起,露出胸前雪白的双峰,嫩滑的皮肤极为性感,安然长得不算惊艳,但却清纯。

她开始紧张,即使能猜到等下会发生什么,但身体控制不住微微颤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突然,卧室的灯关了,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安然提高警惕,脊梁骨挺了挺站起来。

“砰——”

一声重重的开门声打破屋内沉静,漆黑中安然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有个人朝她慢慢靠近,身上带着冷凛之气。

“你……你是?”安然紧张退后两步,黑暗更加让她没有安全感。

“能来这里,还会介意什么身份吗?”男子的声音磁性低沉,充满轻蔑。

没等安然反应,他用力一扯,瞬间把安然身上单薄的睡衣撕烂,熟悉将她推倒床边,略带急促的喘气声让安然惊恐。

“不…不要……”安然大惊失色,没想到对方竟那么简单粗暴,安然被扯得一丝不挂。

“不要?哼!像你这种出卖身体的女人,现在有权利说不要?”

男人宽厚的手掌掰过安然身子,顶着她后背,抬手快速把皮带一松,毫无前戏毫无征兆挺入安然的身体。

“啊——”

安然痛苦叫出声,感觉**撕裂般疼痛,伴随着节奏一次次有力的冲击,如生梦死。

……

男子得到满足后抽出身,什么都没说,只听见沉沉的甩门声,屋内安静了。

窗外的雨渐渐变小,滴滴答答落水声透过窗特别清晰,安然无力瘫睡在床上,双眸吃力睁开。

这两个小时的经历,如噩梦般缠绕她的思绪,脑子完全被疼痛填充,渐渐地她昏睡了过去……

惊醒时,天空泛起鱼肚白,大雨下了一整夜。

安然猛然坐起,身下剧烈疼痛并未褪去,她轻轻皱起眉头,看着白净床单上一片淡淡血迹,一股寒流从头流向脚,自己的第一次,竟给了一个陌生人,连面都未曾看清。

她吸吸鼻子,用手吃力撑起身体,也好,免得日后碰见尴尬。

她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赶忙穿好衣服,打开门冲出去,正碰上昨晚带她回来的男子,身穿西服,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他对安然淡然一笑,“早,安小姐。”

“钱,我的钱呢?”

安然一脸焦虑看着他,这本就是一场交易,她要拿钱也理所当然,爸爸的尸体还在医院不能再拖了。

“安小姐,你的钱今天一早就被你妈妈领走了。”男子礼貌微笑地说。

安然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花,钱居然被她妈妈领走了?她妈妈怎么知道她要卖身?双眸闪过惊恐,心里一阵阵酸紧。

“快,送我回家,快!”她看着男子,眼里充满哀求,“求求你送我回家好吗?”她眸里闪着一层水雾。

“是的,我正想要送安小姐回家。”

男子让出道,跟着安然快步走出去。

……

安家门口。

“开门!妈!开门!”安然使出全身力气拍打着门,发出砰砰砰声响,她满脸焦虑,心里闪过惊恐,她知道若是钱在妈妈手里,便会一分不剩。

这时,门开了,一位陌生中年妇女皱眉看着安然,“你是谁?一大早在这里大吵大闹,一点礼貌都没有。”她分贝有点高,上下打量一番安然。

“你跟苏美丽是什么关系?”中年妇女接着问。

“我是她女儿。”安然哆嗦回复,看着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子,一种不祥的预感由心而生。

“哦,是这样,昨天你妈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了。”中年妇女不咸不淡说道,满脸带着轻蔑。

“轰——”如同晴天一道霹雳,她脸色瞬间苍白,双腿无力后退几步,身体微微颤抖,不敢相信这番话,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怎么会?怎么会把房子卖了?

她不可置信地摇头,颤抖的双手拿起手机快速按下妈妈的手机号。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回音,仿佛让安然听到绝望。

片刻,她双腿一软,整个人无力瘫坐在地上,眼泪情不自禁滑落。

“小姑娘,这一大早,你别在我家门口哭哭啼啼的,一点也不吉利,快快快,走了走了。”中年妇女不耐烦转身关门,门被重重一甩,震碎了心。

不知道是怎样走到小区门口,安然脸色苍白,全身冰冷,颤抖的双腿缓缓蹲下,抱着膝盖放声大哭。

一夜之间,她失去所有,爱情,亲情,尊严,她的世界塌了。

她妈妈生性好赌,家里所有的钱都给她赌光了。

现在爸爸死了,她竟然把房子卖掉,还拿走赎父亲的钱跑了,这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吗?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仿佛要把地板砸穿一样。

她伸出双手艰难扶起小区门口雕花墙壁,吃力往前走,身子摇摇欲坠,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

……

“安小姐,安小姐?”脸颊感觉被人轻轻拍打,有个声音不停叫唤自己的名字,安然吃力睁开双眼,模糊中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孔,是早上送她回家的那个男人。

“嘶!”安然轻轻唤道,眉头紧拧,“这是哪里?”

环顾一下周围,白花花的天花板,屋内散发浓浓消毒水味,她猛然坐起,不小心扯到扎在手背上的针管,发出阵阵疼痛。

她索性直接把针头拔掉,迅速穿好鞋想往外走。

“安小姐你要去哪里?”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彬彬有礼问道。

“我……我要去……”安然停顿一下,“呃,谢谢你把我送来医院。”说完她急忙往外走。

“安小姐,你是想去赎回你爸爸吗?你拿什么去赎?”

一句话如响雷一般让安然瞬间停住脚步,她缓慢转回身,看着穿西服的男子,他总是这么彬彬有礼,脸上的微笑时刻保持着,就像雕刻上去的一样。

她想去找爸爸,她妈但凡还有一点点良心,就会拿钱出来先把爸爸安葬,让父亲得以安息,安然知道妈妈嗜赌,但人品不坏,她对妈妈保留着最后一线希望。

“我……我想去看看爸爸。”

安然小声说道,脸色苍白,小身板经过这两天的折腾,更为柔弱。

“安小姐,你母亲没有赎回你爸爸,她欠下一身赌债,自己都自身难保,我是来帮你的。”说完男子拿出一份合同放在安然面前,“签了它,我们不仅会让你爸爸入土为安,还会帮你弟弟顺利完成学业。”

“是什么?”

安然眉头拧紧,这就像一个坑,仿佛越踩越深,他说得没错,自己还有个在外地读大学的弟弟,妈妈跑了,弟弟的责任一下子落在她肩上,好沉。

安然心里紧紧的,仿佛被蚂蚁一点点啃噬,疼得跟不上呼吸。

“你的表现让少爷很满意,这是一份包养契约,一年为期限,一年后你可以解除合同自由选择你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会给你足够一大笔钱……”

男子露出诡谲的笑容,不料没等他把话说完,被安然打断。

“不可能!”

“安小姐,您父亲已经在医院躺了五天了……”男子挺了挺脊梁骨提示安然。

所有的思绪在脑海里快速旋转,安然深吸一口气。

“我签!”

她接过笔快速在文件右下方把名字签上,整个签名不到两秒,却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颤抖的手把笔放下,这一刻她是真的把自己全部卖出去了。

脑海里突然闪过沈宇成的话:你真贱,竟然为了钱把自己的身体卖了……

安然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往下掉,她心里深爱的男人,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男子捋了捋西装,笔挺站着,露出满意的微笑,“景太太,我是管家曾叔,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吩咐。”

景太太?管家?吩咐?太滑稽了,这是一跃众身就变豪门太太吗?连自己丈夫都没有见过,就这么莫名其妙结婚了,安然冷笑,这颗心跟死了一般,生无可恋。

手续全都办完,护士领着安然进到太平间,父亲整整去世了五天,她才能看上一眼,尸体早已变形还隐约散发异味,安然忍着剧痛,用最快的速度,含泪送走父亲。

曾叔给了安然一套钥匙,按照合同上面写的地址,她搬进君悦公寓,自从那天起就没有再见过曾叔。

安然住进公寓一直不吃不喝,把自己严严实实封闭起来,三天后,她出门去花店挑了一束白色野菊,往墓地方向,祭拜父亲。

才到大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父亲墓碑前,端庄虔诚站着,熟悉的陌生人。

沈宇成!!!

继续阅读《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安然 沈宇小说全文阅读,《你是我的鬼迷心窍》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