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许凡 陈若雪小说全文阅读,《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最新章节

小说: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许凡

角色:许凡 陈若雪

简介:地球灵气枯竭,极为不适合修炼
但却遗留无数遗迹道种,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地球曾经拥有过极度辉煌的修真文明,甚至从上古典籍中推断,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天庭可能真实存在
所谓的神仙,就是修为强大的修真者
而我则是最后一个修真者!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青峰剑

“砰!”

许凡后背被人猛的推了一下,一个趔趄撞在旁边的桌上。

顿时间感觉头晕目眩,周围全是嬉笑嘲讽的嘈杂声。

就在这时,他脑中灵光一闪。

某些记忆汹涌而出。

我叫许凡,是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地球灵气枯竭,极为不适合修炼。

但却遗留无数遗迹道种,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地球曾经拥有过极度辉煌的修真文明,甚至从上古典籍中推断,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天庭可能真实存在。

所谓的神仙,就是修为强大的修真者。

但却与现代出现了极大的断层。

为了探索其中秘密,许凡踏三山,登五岳,终于在昆仑虚寻到一丝线索,可是接下来的记忆却戛然而止。

任许凡无论如何回想都记不起一丝。

就连身上的修为都十不剩一二,神魂也受损严重。

若不是刚刚受到了猛烈撞击,强行刺激醒意识,可能还不知道要沉沦多久。

许凡渐渐将意识收回,身边的嘈杂声也愈发的大了起来。

“呦,瞧瞧,这不是没死吗。”

“就是,就是,就算是死了又能怎么样,一个废物而已。”

“真不知道陈大小姐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傻子!”

“你知道个屁啊,陈家这一代嫡系就一儿一女,陈大小姐天资卓越,人中龙凤,陈家在她的经营下蒸蒸日上,俨然有抬头之势。”

“反观陈家大少爷却是个跟许凡一样的二傻子,除了能吃能睡就没有别的本事,要是把家族交给他打理,那八成给人卖了还得替人家数钱呢。”

“京城王家瞧上了陈大小姐,想要联姻,可你想啊,王家是强大,可又能护陈家多久?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到时候陈家不还是要靠自己,难不成指望一个二傻子光耀门楣?所以陈家只能招一个上门女婿,也能借此推脱王家的联姻。”

“那就算是这样,愿意入赘陈家的青年才俊也不少吧,怎么会便宜了陈凡一个傻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养虎为患啊,但养只蛤蟆你还怕他跳起来打你膝盖吗?”

“而且你看,这麻烦不就来了?”

“刚刚推他的就是高家的公子,叫高大尚,就是陈大小姐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许凡微微睁眼,打量眼前这个面带嚣张的世家公子哥。

“看来刚清醒就有麻烦了。”

修真者,与天地争锋,追求长生大道。

而如今地球就只有许凡一个修真者。

就算许凡自封陆地神仙也毫不过分。

他早已记不清上一个对他不敬得凡人是何等下场了。

而眼下竟然有凡人敢找自己的麻烦?

“敢在许某面前如此嚣张的,地球已所剩无几了。”

许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地上站了起来。

虽然此刻,许凡修为跌落,不如巅峰时期十之一二,但又岂能是一个小小凡人能够轻辱的?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就在许凡准备略施手段的时候。

小腹突然一阵剧烈疼痛,内视而望,那如同许凡一样的元婴周身笼罩着黑墨浓雾,更有一道道镌刻深奥古邃符文的青铜锁链将其牢牢封锁。

使得许凡调动不起丝毫的真元。

强行调动之下,更是触动锁链,散发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威压,震得许凡神魂颤抖,险些再度陷入混沌沉沦。

“昆仑虚中到底有何种危险?”

“不光让我失去记忆,还封印了我的元婴法力!”

就在许凡分神检查自身状况的时候,高大尚借机偷袭。

“就你这种废物,我一拳能打死十个!”

他本身就是健身的,一身腱子肉,看起来爆发力十足,一个冲拳就朝许凡的面目砸去,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冰冷的声音传出。

众人闻声望去,正是陈家大小姐,陈若雪!

她面带冰霜,缓步走来。

“你动他,就是跟我陈家宣战!”陈若雪挡在许凡身前,语气平淡却极为坚定。

高大尚所在的高家比陈家虽然庞大,但相比于陈若雪在陈家的地位,他高大尚还差的远,远不至于能让家族为了他能跟一个同等级的家族开战。

更何况这事本来就不大。

要是因此闹大,高大尚显然收不了摊子。

见到高大尚不敢继续挑衅,陈若雪没有继续理会他,而是望向许凡道:“跟我走。”

说罢,她转身离开。

“不用说谢谢,今天是高家太爷过生日,能出现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我,不要惹事。”陈若雪嘱咐道。

“如果不是你喊住手,我想那个高大尚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闻言,陈若雪突然一愣。

随即摇头笑笑,显然没有把许凡的话当真。

“你收留了我三年,算是对许某有恩,我许某人有恩必报,所以我可以答应你三件事,并且保你陈家百年无忧。”许凡淡淡道。

“保我陈家百年无忧?”

陈若雪差点笑出声。

俗话讲,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

陈家说起来,到了陈若雪这辈也算是富了三代了。

陈家也是在向豪门转变。

可这其中艰辛,又有几人能知晓?

如今的陈家虽然表面强大,但实则却是内忧外患,外强中干,无数群狼猛虎都在盯着这块肉,一步踏错就万劫不复。

就算是强盛如王家,也不敢妄言称敢护陈家百年无忧吧。

可眼前这个平时呆呆傻傻的许凡竟然口出狂言。

“看来你的病又重了几分。”陈若雪摇了摇头。

许凡见状也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

但他许某人说过的话却从不食言。

东海高家,乃是东海省龙头世家,就算是京城王家也不敢称能稳压高家一头。

而究其原因,则是高家太爷。

乃是战功赫赫的将军!

年轻时征战南北,有着从龙之功。

高太爷就是高家的擎天柱,定海针!

只要有他在一日,高家就不会衰败。

今日,就是高太爷整整九十岁寿宴。

就连京都那位都亲自派人带话慰问这位老将军,同样,整个东海不论是军商政,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到齐为老爷子庆寿。

阵势不可谓不大。

但许凡却是毫不在乎,他站在角落,整个人似若神游,内息调理,神识笼罩在那青铜锁链上。

锁链散发着森然寒气,上面篆刻着古邃符文,每一道都是能镇压滔天大妖。

纵然许凡天赋逆天,能在地球灵气枯竭的大环境下,修炼到陆地神仙一般的境界,却也奈何不了这青铜锁链分毫。

元婴被锁,无法调动任何法力,许凡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过好在许凡早就修成无漏真身。

虽然恢复缓慢,却也迟早有一天能够复原。

到时候一并解决青铜锁链。

与此同时,在高家儿孙的拥簇下,双鬓花白的高家太爷终于现身,即便是九十岁的高龄,依旧神采奕奕,步步生风。

“高老太爷,万福金安。”

“高老太爷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高老太爷这身体,怕是再活九十年也不成问题啊。”

众人纷纷为高老太爷祝寿。

“呵。”许凡却不合时宜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陈若雪有些疑惑。

她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但却不知为何,今日竟有些看不透这个许凡了。

“这个高老太爷气血衰败,五脏坏了三脏,早已是腐朽之木破败之烛,活不过三日。”

“什么?”

陈若雪一愣。

“一派胡言!”

就在这时,高大尚突然从身后冒出来,故意提高声音,道:“我太爷爷红光满面,生龙活虎,就算是跟年轻小伙子相比也不输分毫!”

“你竟敢说我太爷爷活不过三日?究竟是何居心?”

话音一出,顿时引来不少目光。

高老太爷在东海的威望极高,如今不少军商政的大佬以前都受过高太爷的提携。

说一声门生遍天下也不为过。

而在这种大喜的日子,竟然有人敢说出这种晦气的话,不等高家的人发话,就有不少人义愤填膺跳出来怒斥。

“高老太爷身体健康,就算再活十年也没问题!”

“谁家的小辈?在这里大放厥词?”

“哼,大逆不道,我看是活的不耐烦了。”

高大尚看到自己目的达到,冷笑连连:“这下看你还不死?”

在场之人,全是东海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群起围攻,别说陈家,就算是京都王家也要被扒下一层皮啊。

陈若雪赶紧道:“许凡,还不给高老太爷道歉!”

“道歉?”

许凡不以为然:“我若说错了,自当道歉,可我所说没有半点虚言,为何道歉?”

“你……”陈若雪气的说不出话来。

“高老太爷,若雪在这里替我这不知事的丈夫给您道歉了。”

陈若雪赶紧挺身道歉道:“他以前脑子受过创伤,经常胡言乱语,刚才那些话都是胡乱说的,还请高老太爷和在场各位不要放在心上,我这就带他离开。”

说罢,陈若雪拉住许凡的手就往外走。

“这就想走?”

这时,高大尚再度站了出来。

“莫不是觉得我高家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话语间,高家的人已经堵住了门。

“这世间,还真没有地方是我许某人去不得的。”

许凡摇了摇头,迈步向前。

高家的安保人员很多都是退伍兵,一个个身强体壮,如狼似虎。

看到许凡竟然想要来硬的。

其中一个安保人员上去就是一个擒拿。

“呵。”

许凡微退一步,避开安保人员的擒拿的瞬间,肩膀猛的一抖,似有千钧之力轰然爆发,将安保人员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生生震飞出去。

“这……”

“这是武术?!”

“不,这是古武,许凡这个废物竟然学会了古武?”

顿时间,全场震惊。

在场之人,皆是上流社会,眼界也是一流,即便有部分人不懂古武是什么,却也从身边人表现得样子中得知其不俗。

就连老态龙钟的高老太爷都是眼神微凝,将目光放在了许凡身上,道:“如果我没看错,这难道是……劲?”

“劲?”

众人都看向高老太爷。

“普通人打拳,用的就是手臂上的力量,而武者打拳,不止手臂,腿、腰、脊椎同时发力,将力量扭成一股,透过手臂,贯穿打出,相当于动用了全身力量,犹如一条大龙,这种力量,用武者的说法,叫做劲。”

“能将劲运用的如此娴熟,在武道已经算得上是登堂入室,可以开馆授徒了。”

“住手。”

高老太爷轻声微喝。

“太爷爷?!”高大尚有些费解。

“退下!”高老太爷冷喝一声。

在高家,高老太爷有着绝对的权威,无人敢忤逆。

“我老头子年老体衰,自然是时日无多,这小伙子说的没错,我们高家什么时候霸道到都不让人家说真话了?”

陈若雪见状赶紧道:“老太爷,这事是我们的错,我代他给您道歉了。”

“原来是陈家丫头啊,哈哈,这点小事我老头子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陈家倒是招了一个乘龙快婿啊。”高老太爷笑道。

陈若雪看了看一旁的许凡。

他?乘龙快婿?

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有两巴子力气吧?

在这个社会能打还有用吗?

高老太爷一定只是客套话而已。

“今日若雪是来给老太爷您祝寿的,没想到反而添麻烦了,若雪就先走了,改日再登门给老太爷您道歉。”

说着,陈若雪给许凡使了一个眼神。

许凡见状也没多说,跟在陈若雪身后。

高大尚就算气愤,此刻却也不敢再做阻拦。

“老头,看在你还算识相的份上,如果不想死可以来找我。”

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陈若雪是又惊又怕,趁高家一众人等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拽着许凡离开。

但许凡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高家在东海还算有些影响力,再加上这个高老太爷也算有些度量,许凡也不介意结个善缘,救他一命。

这样有高家照拂,即便许凡离去,也能护陈家一时。

但如果高老太爷自持身份,觉得许凡的话将其侮辱了,那不出手也罢。

这也是许凡留下的考验。

而在许凡离开后,在场之人都面面相觑,等着高老太爷作何反应。

如果高家雷霆出击,那么他们也不介意一拥而上,将陈家分而食之。

可谁成想,高老太爷并未有任何恼怒迹象,依旧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丝毫没有要找陈家麻烦的意思。

庆寿宴结束。

“老太爷,那个许凡对您如此不敬,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岂不是让人将我高家看扁?”

高家家宅,高家如今的家主,高平江问道。

高老太爷笑而不答,反问:“我高家持家之道,可还记得?”

“当然,时刻保持敬畏之心。”高平江回道。

“现在是和平年代咯,你们虽听闻武者诸多传言,但亲眼见过的却少之又少,所以对武者缺少敬畏之心。”

“老太爷,武者就算再厉害,一枪下去难道他还不死吗?”

高老太爷摇了摇头:“你说的那只是普通的武者,而那个许凡是个练出化劲的武者。”

“化劲?”

“化劲是真正的劲道浑圆大成,化劲大师就像是一个充饱了气的气球,劲力盈身,全身都是劲,全身都是拳,任何部位随意发力都是整劲打人,真正做到拳不见形,浑身皆是武器。”

“这般人物已不是靠人数能取胜的,就算是被子弹命中,只要不中要害,也能通过浑身化劲将子弹生生逼出来!”

高平江大惊:“这不是跟武侠小说里的武林高手差不多了?”

“这就是化劲武者的可怕之处,浑身无处不是拳,全身到处都是眼。”

高老太爷浑浊的瞳孔露出一丝追忆:“曾经我追随伟人之时,他贴身的警卫排长,就是一位化劲武者。”

“这等人物,以往称作行者,如今尊称宗师,一位化劲宗师,可震世家網替兴衰,以后若是见到此人,需要以礼相待,万万不可有半点得罪。”

高平江也是深吸一口,平复许久,道:“看来陈家要崛起了。”

此刻的陈家人心惶惶,家族成员全都聚集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急躁和不安。

而这一切,皆因为许凡临走的那句话。

“高家怎么说也是东海的土皇帝,虽然表面装作没事,但谁知道会不会暗地里对付我们陈家啊?!”

“当初我就说让若雪嫁给王家那位大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忐忑不安啊。”

“当初就不应该让这个废物进门,没想到因为他给我们陈家引来了灭顶之灾。”

陈家老一辈全都唱衰,将矛头直指许凡。

陈若雪眉头紧蹙:“这件事许凡做的确实不对,但情况还不至于像几位族叔说的这般难堪吧。”

“若雪啊,你还是太年轻啊。”

陈家一位声望颇高的族叔,陈振声摇头道。

“高家就像是东海的地头蛇,虽不是真龙,却也容不得有人触犯他的威严,更何况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你让高家的颜面放在那?”

“就算高家真的没用动我们陈家的打算,可高家得孝子贤孙却多如牛毛啊,这些就像是饿狼,早就想把我们陈家分而食之啊!”

陈若雪闻言,眉头皱的更紧:“哪依族叔的意见,若雪该怎么办?”

“很简单。”陈振声顿了顿道:“若雪,你让出家主之位,并且将许凡这个废物五花大绑,送去高家负荆请罪。”

“族叔还真是好提议呢!”陈若雪银牙咬紧。

陈若雪只感觉怒火攻心,现在陈家外患未解,独木难支,这些人不是团结一致助陈家渡过难关,反而是把心思放在争夺家主之位上。

实在令人心寒。

“若雪让出家主之位倒是可以,就是不知道这家主之位由谁来坐呢?”

“振声这么多年对家族贡献最多,一直为我陈家鞠躬尽瘁,他当家主我第一个支持!”

“没错,无论是身份,资历还是贡献,振声都当之无愧这个家主之位!”

“我也支持!”

一众支持声震耳欲聋,令陈若雪心更凉一分。

原来这些人早就策划好了,来这里就是为了逼宫,争夺家主之位。

即便今天没有高家这么一回事,想必他们也会找出其他理由。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在下何德何能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啊,不过如今我陈家乃是危难之际,我陈振声也不多做推辞,就暂坐家主之位,等危机解除,再另选新家主!”陈振声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现在我陈家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将这个废物五花大绑,送去高家负荆请罪!”

说着,陈振声指向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许凡。

“是!”

几个陈家年轻一代,立刻将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拿出来,朝着许凡围过去。

“呵。”

许凡突然轻笑一声,笑声充满讥诮。

“还真是烂到根子里了。”

“陈家如果想安稳立足百年,像这些蛀虫就需要早些铲除!”

“你说谁是蛀虫?”

“你个废物傻子,竟然还敢骂我们。”

“别跟他多做废话,赶紧五花大绑连夜送到高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家别墅大门被敲响。

“谁?”陈振声问道。

“在下高平江。”门外传来声音。

“高家家主?”

在场陈家众人心中皆是一惊,难不成高家已经登门问罪了吗?

“快快开门。”陈振声不敢怠慢,赶紧迎到门前,满脸谄媚的道:“高家主快快请进。”

“我就不进门了,今日来只想请许先生到我高家一叙。”

许先生?

谁是许先生?

陈振声一时间有些愣住。

平常在陈家,大家都管许凡叫做废物,至于他的名字,确实没有几个人记得清。

“哦,原来高家主说的是那个废物啊!”

想了半天,陈振声才想起来,随即说道:“我正准备将他五花大绑亲自给您送过去请罪呢。”

可是刚说完陈振声就暗道一声不好。

这高平江那里有半点登门问罪的样子,竟然叫许凡一个废物许先生,并且言语中还用上了请字。

这是怎么回事?

“请罪?”

高平江顿时眉头一皱,道:“许先生何罪之有?”

“啊?”陈振声一下子愣住。

“哼!”高平江冷哼一声:“莫说许先生无罪,就算有罪,整个东海又有几人敢治许先生的罪?”

说话间,别墅内传来一阵躁乱动静。

等陈振声回去一看,那些包围许凡的陈家子弟已经悉数倒地,躺在地上不断哀嚎。

而许凡却傲然屹立。

这一刻,陈振声才发觉,这个废物,变了……

“我想,你应该有应对之策吧?”许凡望了陈若雪一眼。

一直被众人忽视的陈若雪突然笑了,望着陈振声和那些跟其站在一边的陈家人,说道:“是我太天真,竟然还对你们抱有一丝幻想。”

一边说着,陈若雪一边摇头。

今日一幕,算是让陈若雪彻底看清。

这些人就是害群之马跗骨之蛆,如若不除,陈家就算度过今日之劫,迟早也免不得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将这些人全部软禁,其家族职位特权全部剥夺。”陈若雪雷厉风行道。

说话间,陈家别墅里突然涌入不少人。

这些都是陈若雪的人。

身为家主,能带领陈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转危为安,并且蒸蒸日上,陈若雪又怎能没有半点防范之心。

“放肆!”陈振声要看已经撕破脸皮,怒道:“论身份,我是你族叔,是你的长辈,论功劳,我为陈家劳心劳力操劳几十年,比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只多不少。”

“这家主之位就理应我来坐!”

陈若雪摇了摇头,眼中尽是失望:“为了不让我继承家主之位,你费尽心思,不惜损耗家族利益跟王家交易,想把我卖给王家,你以为这些,我都不清楚吗?”

陈振声闻言也不在继续装了,冷笑一声:“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跟你演下去了,我的好侄女,你不会以为我来逼宫一点准备都没有吧?”

“杜先生,该您出手了!”

随着陈振声一声呼喊,别墅里不起眼的位置,一个黑西服壮汉突然嘿嘿冷笑一声站起。

“早点让我出来早都结束了,浪费功夫。”

“这些虾兵蟹将,哪里够我打的!”

“陈振声,你老小子说的陈氏集团十个利润点,可不许食言啊!”

说完,姓杜的壮汉猛的一跃,眼中精芒闪烁,跳动之间,赤脚所落之处尽是裂痕龟纹。

“陕中横练大师,杜广生!”

高平江身为高家家主,眼界自然开阔,一眼便识出这个壮汉乃是陕中出名的一位横练大师,一身蛮力能开砖、碎金、断石。

据说,他一拳曾打死一头牛。

还被外网评为华夏十大危险人物。

这等凶人竟然被陈振声给请来了,怪不得他竟然有胆量敢逼宫。

高平江不由得将目光放在许凡身上。

虽然老太爷说化劲宗师有多强多厉害,但高平江却不曾见过,也没有概念,在其认知里,陕中杜广生已经算是强到没边了。

难道,这个许凡比杜广生还强?

高平江思绪间,只见杜广生一人冲进陈若雪安排好的安保人员中,如同虎入羊群,那些安保人员竟然没有人是杜广生一合之敌。

一拳一脚下,就不断有人倒下。

“砰!”

杜广生一拳打出。

被击中的安保人员胸口肉眼可见的塌陷凹进去一大片,怕是胸骨都直接打断了。

顿时,那些安保人员不敢继续动手。

毕竟,没人愿意为了护住别人家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那怕陈若雪给的钱金额很诱人,但也要有命去花才是。

许凡站在一旁并未动手,他稍稍打量这个杜广生。

一身横练功夫确实不错,也算是人体极限了,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就在许凡准备动手的时候。

突然又跳出一个男人。

“若雪别怕,看我降他!”

他望着杜广生,轻蔑一笑:“在下刘镇,曾任飞虎大队侦查连排长,人送外号铁手,阁下若是识相快快退去。”

“哦,退役侦察兵?”杜广生嗤笑一声。

“没错。”

刘镇自傲而立,右手猛的朝着别墅窗口戳去,硬生生的防弹玻璃硬生生被戳出两个窟窿。

这一手绝活刘镇在部队苦练十余年,也正是凭着这一手能在退役以后在安保公司混个队长当当。

看到刘镇,陈若雪紧张的心微微松了些,同时不由得将目光望向一旁的许凡,竟然心中暗暗将两人做比较。

“你不是很能打么,碰到真正的高手也不敢出来了吧。”

陈若雪心中竟有些小女子般的哀怨。

毕竟每个女孩子都希望在自己身处逆境的时候有个人能帮他一把,就算是陈若雪这种冰冷女强人也不例外。

以往刘镇只要露出这一手,对方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这一次在他看来也是不例外,他已经感受到背后陈若雪崇拜的目光。

刘镇觉得自己就是救美的英雄,甚至幻想这位身价过亿的女总裁爱上自己这个兵王的小说桥段。

“滚!”杜广生冷喝一声。

“看来你是给脸不要脸啊!”

刘镇自觉落了面子,冷哼一声,大步流星向前踏去,双指疾风般朝着杜广生胸前戳去。

这一戳戳中,两个血洞是跑不了的。

可杜广生却连动都没动,站在原地挺起胸膛,硬生生挨了一下。

“咚!”

在场之人都能听见那动静。

刘镇的双指就仿佛戳中一块精钢铁皮。

杜广生毫发无损,反而刘镇被震得退后好几步,死死的握着指骨断裂的右手,眼神充满惊恐。

“啪!”

杜广生反手一个耳光抽出,直接将刘镇抽飞,倒在十米开外的地上不断的抽搐,不知死活。

“跳梁小丑!”杜广生吐了一口唾沫。

这时,杜广生突然看到了陈若雪,眼神顿时挪不动地方,嘴角流出哈喇子:“都说陈家大小姐美若天仙,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陈振声,多加一个条件,我要做你们陈家的上门女婿!”杜广生眼中充满淫邪,指着陈若雪道。

说着,他一步一步朝着陈若雪逼近。

这一刻,陈若雪眼中充满绝望。

刘镇输了吗?

就这样输了吗?

不光将父亲留给自己的陈家输出去了,就连自己也要输出去了吗?

陈若雪绝望的闭上眼睛,她暗暗发誓,自己就算自杀也不会让其得逞的。

然而就在这时。

陈若雪身前突然多了一人,他面色波澜不惊,丝毫没有理会人形凶兽一般的杜广生,望着陈若雪淡淡的说道:“说过答应你三件事……”

“这算第一件吧。”

“这便算第一件吧。”

许凡的声音平淡无奇,但却在陈若雪心中激起层层涟漪。

她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些发愣。

“又有个不怕死的?”杜广生冷笑。

说着,杜广生朝着许凡走进。

“等等!”

就在这时,陈若雪突然叫道。

“你放过他,也放过我,陈氏集团的十个利润点一年不过千万而已,这样,我给你一个亿,怎么样?”

陈若雪在此逆境仍找到一丝翻盘契机,他想到杜广生跟陈振声说的话,这杜广生是因钱而来,既然如此,给他钱就好了。

“一个亿?”杜广生露出了一丝思考状。

“杜先生,我们可是说好的啊,您可不能食言啊。”陈振声见势不对赶紧说道。

“你闭嘴!我做事还需要你指指点点?!”

杜广生瞪眼怒喝一声,吓得陈振声往后退了数步,浑身发抖不敢多言。

见此,陈若雪眼中浮现出一丝希望。

既然钱能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

虽然一个亿足以让陈家伤筋动骨,但陈若雪相信,有自己在,这钱还能赚回来。

“一分钱都不需要给他。”

这时候,许凡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破财免灾不过是弱者的说辞,真正的强者从不受任何威胁!”

闻言,陈若雪一愣,看着许凡随即气的直跺脚。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眼看着找到杜广生的弱点,能够度过这一劫,这种时候他竟然出来说这种话。

是,你说得对。

可是那不也得分情况么。

解决目前的危机才是关键啊!

不破财免灾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眼前这个就是个人形凶兽,除了现代化武器,陈若雪想不到什么能击败他的办法了,都这种地步难道还不妥协吗?

不妥协在陈若雪看来不是要志气,而是蠢!

蠢到极点!

“年轻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敬畏。”杜广生嗤笑一声:“陈小姐,我们的事情一会再谈,我现在先来教教这个小子什么叫做敬畏!当然时间不会太久。”

说话间,杜广生眼中寒芒一闪,整个人身上爆发出极强的爆发力,一巴掌直接抽向许凡。

“住手!”陈若雪大喊。

“两个亿,我给你两个亿,这是陈氏集团能调动的所有现金流了,放过他,他脑子不好使,这事你随便打听打听就能知道。”

在杜广生面前,许凡就像虎口前的羚羊。

是,你是能打,就连高老太爷都高看一眼。

但那也仅仅只是能打罢了。

你也得看看面前的对手是谁吧?

在陈若雪的认知里,或者说在在场许多人的认知里,杜广生绝对已经算得上是最无敌的那批人之一了。

就连保安队长刘镇都被打的生死不知,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这是主观的认知,没办法通过三言两语改变。

在陈若雪的眼里,许凡就是在逞强找死,他脑子还是有问题的,甚至更严重了。

虽然外界一直都称陈若雪是冰冷女神,是女强人,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也是个女人,她也有感情,她也渴望被保护。

跟许凡虽然有名无实,但相处久了就算个宠物也会有感情的,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呢。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刚刚陈若雪彻底绝望的那一刻,他站了出来,站在自己的身前。

不管是逞强也好,是脑子不好使也罢。

他站出来保护自己了。

在陈若雪眼里,这就够了。

就算多花一个亿,会导致陈家从此一蹶不振,从东海顶级世家沦落到三流家族,那陈若雪也认了。

“啧啧,两个亿,真是个天文数字,令人心动啊。”杜广生舔了舔嘴角,眼中露出一丝贪婪。

“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想成为陈家的女婿啊!”

“这个就是你的废物老公吧?没想到你这么在乎他啊,竟然愿意花一个亿去救他,这令我很不爽啊,所以我决定要……”

“弄死他!”

说着,还不等陈若雪反应,那一巴掌还是凌空抽了出去。

“不要!!!”陈若雪大喊。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许凡的脑袋会如同网站一样被杜广生抽的稀巴烂不忍直视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许凡竟然伸出手,抓住了杜广生落下来的巴掌。

无论杜广生如何用力,竟然都没办法打下去。

“这……”

陈若雪惊了。

陈振声惊了。

在场所有人都惊了。

这怎么可能啊?

这个一直在陈家被当做废物的许凡,竟然挡住了杜广生这种人形凶兽?

太不可思议了!

“果然……”

而在场,只有高平江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虽然杜广生所表现出的能力已经近乎于人类极限,但却远不如像高老太爷说的化劲宗师一样能够影响世家兴衰。

“嘶!”

杜广生用尽全力才抽出手,被惯力影响,退后了三四步,望着许凡说道:“没想到啊,还藏着一个练家子!”

“年轻人,要懂得敬畏!”许凡原封不动的把话还了回去。

这个世上,敢叫许凡为年轻人的,真不多了。

“哼!别以为练过两手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刚刚不过是我轻敌,只用了三分力,没把你放在眼里而已。”

“接下来我可不会留手了!”

说完,杜广生整个人突然一声大喝,让人振聋发聩,也让其气势在这一刻徒然拔高,如同人猿泰坦,睥睨一切。

浑身衣服也在这一刻全部震得粉碎,露出如岩石一般的肌肉,浑身充满了爆发力的美感。

反而是许凡这边,依旧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半点反应。

“去死吧!”

杜广生大吼一声,迎面而上,沙包大的拳头隐隐带有破风之音,呼啸而至。

一旁的陈若雪攥紧了自己的拳头,紧张的望着许凡。

实在是两边在视觉上的反差太大,就连高平江此时都被影响,心中甚至又开始质疑许凡到底是不是杜广生的对手。

然而就在这时,许凡突然动了。

左手轻轻一拨,拨开杜广生打过来,看起来带有千钧之力的一拳,随即轻描淡写的一拳打在杜广生的头上。

只见血花四溅……

杜广生的头硬生生被打爆。

顿时,鸦雀无声。

“咚!”

杜广生人猿泰山一般的身体重重倒在地上。

鸦雀无声的别墅里甚至可以听得见陈若雪细小的呼吸声和微微抽泣。

几滴鲜血溅在她的脸上。

带有一种异样的美。

就像是天山的绝美雪莲染上一丝血色。

美的妖艳,美的令人呼吸急促。

“死了……”

“杜广生死了……”

“脑袋都被打爆了……”

过了许久,众人才敢接受这一事实。

没人想象到刚才还叱咤风云,如同人形凶兽横推无敌的杜广生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一拳打死。

而且还是直接硬生生的将头打爆。

而做出这一切惊人之举的竟然是大家一直以为的废物许凡。

这种反差感令人难以接受。

而如此凶人,此刻竟然依旧站在那里,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澜。

仿佛打死杜广生只是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还有两件事。”许凡看着陈若雪淡淡的说道。

说完,许凡走到门口,看了看高平江:“走吧。”

“许先生,请。”

高平江连忙毕恭毕敬的说道。

这一刻他才知道高老太爷为何告诫他万万不可得罪许凡,这等一拳打爆横练大师脑袋的凶人,要是得罪,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直到许凡离开,陈若雪才反应过来。

渐渐的哭出了声。

这是她自长大以后第一次哭,第一次宣泄情绪。

同样,这也是喜极而泣。

被人保护的感觉……

真好。

“将陈振声一众人软禁,同时封锁消息,今天陈家的事不许透露给外界半点风声。”

宣泄完情绪以后,陈若雪再度回到那个雷厉风行的冰冷女神形象。

……

“许先生在这里喝杯茶,请稍后,我这就去请老太爷。”

许凡微微点头。

随即一个人坐在高家庄园里,微微闭目养神。

元婴虽然被封,但许凡凭借自身的不漏真身依旧可以纵横无敌。

对付杜广生之辈轻而易举。

但许凡却深知,地球虽然灵气枯竭,但依旧不乏惊才艳艳之辈。

就比如说华夏的古武者。

练到极致,拳出如龙。

更有各种各样的科技武器,可千里外取人性命。

如若巅峰之时,许凡自然不放在心上。

但此刻修为大跌,十不足一二,却也不得不谨慎小心。

恢复修为才是重中之重。

许凡记得,东海就有一处龙族**。

虽然真龙匿迹,但里面却长有龙涎草。

炼化龙涎草,可以让许凡的修为恢复到筑基期的阶段。

“许先生。”

这时,高老太爷到了。

“高老太爷。”许凡微微叫道。

面对这等从龙功臣,许凡是敬佩的,所以才在寿宴上出言提醒,结个善缘。

“许先生,今日寿宴上,高家无礼之处还望先生海涵。”

高平江刚刚就已经把发生在陈家的事如实的告诉了高老太爷,这更加证实许凡是一位化劲宗师。

面对一位化劲宗师。

即便是高老太爷也不敢有任何托大。

“无妨。”许凡淡淡说道。

“许先生在寿宴指出老太爷时日无多,可有解救之法?高家可以没有我高平江,可以没有任何人,但唯独不能没有老太爷啊。”

高平江躬身行礼:“恳请先生出手救治。”

“高老太爷已经年近将百,能活到如此年纪,也算是高龄,如果许某没猜错,高老太爷年轻时受过很严重的重伤吧?”许凡道。

“许先生说的没错,年轻时老朽确实受过一次重伤,险些死去。”高老太爷说道。

许凡点了点头:“现在老太爷你是年老体衰,气血衰败,再加旧伤复发,如不及时治疗,恐怕活不过今年年末。”

“但许先生先前说老太爷活不过三日啊……”

“不得打断许先生讲话!”高老太爷呵斥道。

“你且听我说完。”

许凡说道:“如果许某没有猜错,高老太爷应该受过某些人的医治,而且治过之后,老太爷精神气爽,生龙活虎。”

“没错!”

高老太爷赶紧说道:“正如许先生所说,老朽近期倍感不适,自觉身体衰败,人都有生老病死,老朽也不是贪生怕死想苟活于世的人,早就想下去追随伟人脚步了。”

“可奈何放不下这高家啊。”高老太爷摇头叹气:“高家两辈人皆是平庸,无一顶梁之才,老朽活着,高家还能乘树下余荫,可老朽若是撒手走了,高家……唉。”

许凡点了点头,人世间皆是如此,七情六欲,无可避免。

稍有牵扯,就是藕断丝连。

而这其中冥冥中的因果关系,也蕴含天道至理。

所以,许凡失忆时承蒙陈家照应,现在就要保陈家百年无忧。

“前些时日,老朽费尽周折,终于请到了一位隐世的神医。”

“这位神医以前就为伟人治过病,如今转眼几十年,容貌却丝毫没有变化,念在以往旧情,神医替我行针三次,每一次行针之后,老朽都感觉精神旺盛,似重回当年。”

“但行针之前神医也说,这是回光返照之针,针效结束后,立刻就死。老朽想着,都是要死,不如趁此时庆生办宴,再虎啸山林一次,这样也能令高家多撑些时日。”

高老太爷为高家可谓是煞费苦心啊。

许凡闻言也不由肃然起敬。

“你说的那个神医,可是姓薛?”许凡问道。

“正是,难不成许先生认识薛神医?”

许凡笑了笑,沉默不语。

“你的病,全天下唯我一人能治。”

许凡淡淡道,随即说道:“取银针。”

“快,快给许先生取银针。”

“是…是是是!”

片刻后,银针取来。

许凡拿过银针,右手渡过一丝真元至针尖,猛的刺入高老太爷浑身要穴。

顿时,真元灵气涌入高老太爷四肢百骸。

滋养修复着高老太爷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

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元治不好的病。

这是生命层次的跨越。

但地球灵气稀薄,想存储能救人的真元量,需要强大的修为,这世上也只有许凡能做到这点了。

但就算许凡,真元也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更何况现在修为跌落,真元本就不多。

但就这么一点,也足够让高老太爷活个三五年。

“许先生真乃神人也!”

许凡行针结束,高老太爷感觉浑身舒爽,四肢百骸都流入一丝暖流,滋养着全身。

不同于起死回生针的那种回光返照。

这是真真正正的那种获得新生!

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几岁。

就连心脏都跳的比以往孔武有力。

“许先生真乃神人也,受老朽一拜!”

说完,高老太爷抱拳行鞠躬礼。

许凡并没有阻止,损耗真元的代价,许凡也承得起这一拜。

“许先生是我高家的大恩人,往后有任何差遣,我高家定当竭尽全力。”高平江也是激动的拜道。

“倒是有一点小忙。”

“我在失忆期间丢了一个小物件,应该就在东海,我希望高家能够帮我寻找。”许凡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物件?”高平江问道。

“就是一个小袋子,拳头大小,上面绣着太极图,里面有对我很重要的东西。”许凡说道。

“我马上去联系警界的朋友,同时也派高家的人联系各种渠道进行失物招领,许先生放心,只要这东西还在东海,我一定给您找到。”高平江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多谢高家主了。”许凡抱拳道。

如果不是修为跌落,以许凡的修为用神识笼罩全市,任何东西都能找得到。

但现在只能拜托高家了。

毕竟有高老太爷这层关系在,高家在警界的能量还是很大的,做起事来也方便点。

“好,我这就去交代人去办。”高平江说道。

“那在下也就不多留了,如果有消息,还请第一时间来陈家通知许某。”

“我这就派人送许先生回去,先生放心,一有消息我立刻第一时间派人通知。”

“有劳了。”

待许凡离开后。

高家一片喜气洋洋。

“许先生的事一定要尽力去做,记住,我高家万万不可得罪此人,万万不可,即便是你得罪许先生,我也会毫不留情,大义灭亲。”高老太爷道。

高平江第一次看到高老太爷如此郑重。

“还记得薛神医说过的话吗?”

“薛神医说,老太爷你的病,天下只有一人能医……”

“而薛神医在其面前也只敢自称学生……”

从高家离开,许凡并没有直接回陈家。

而是半路下车,一个人前往西山。

这里的灵气竟然比市区浓郁许多。

除了名山大川之外,其他地方的灵气都稀薄到近乎没有。

而西山这种小山竟然能有如此浓郁灵气,倒是吸引了许凡的注意力。

走上西山,这里的草木都格外的茂盛,即便现在已经入秋,但依旧绿莹莹。

山顶微微起雾,这是灵气浓郁的表现。

“难不成是什么风水宝地?”

许凡有些意外。

但意外归意外,这么浓郁的灵气还是不能浪费的。

许凡在山顶找了块好位置后,盘坐凝神,借助这股灵气恢复自身修为。

这一坐,就是一晚。

“炼气后期。”

睁开眼,许凡有些满意。

只是可惜,随着许凡修为恢复到炼气后期,这里的灵气也变得越发稀薄,聊胜于无了。

“原来是聚灵阵。”

雾气消散,许凡也明白了为何这种现代都市里的小山丘能有如此浓郁的灵气。

原来是山顶被人布置了一个聚灵阵。

这才能汇集如此多的灵气。

“是远古修真者的遗留,还是有新的修真者出现?”

带着疑惑,许凡离开了山顶。

而在许凡离开不久后,一个青年出现在了西山。

看着灵气消遗殆尽,青年面带怒火:“老子聚了两年的灵气,竟然没了?!”

“如果有灵气相助,我一定能突破炼气期,可恶,可恨!”

青年右手摸向腰间缠系的小袋,竟然从里面掏出一把长剑。

“没有筑基期,我拔不出青峰剑!气煞我也!”

青年怒吼一声,猛的一挥。

即便剑未出鞘,依旧剑气纵横。

剑气所过之处,如暴风肆虐,所有草木皆被摧毁。

“砰!”

西山山顶最粗壮的一棵树应声倒地,被剑气拦腰斩断。

而这还仅仅只是隔着剑鞘的一击。

恐怖如斯。

“嗯?”

青年握着手中震颤的青峰剑有些发愣。

这青峰剑以前在他手里可没有这等威力啊?

而此刻即便被剑鞘包裹,青峰剑依旧剑鸣不断,似乎像在呼唤。

要没有剑鞘的束缚,青峰剑仿佛就要飞走了。

已经离开的许凡显然并不知道西山发生的事。

此刻的许凡矗立在东海的街道。

此刻正值清早,街上的行人匆匆。

或忙着上班,或急着上学。

有早起摆摊的小贩,也有收拾街道的环卫工。

一副众生相。

“俗世炼心,或许这就是我突破桎梏的契机吧。”

元婴被封,修为跌落,这或许是劫难。

而同时,这也是机缘。

世间万物,相辅相成,天道轮回,谁又说得准呢。

“我以为自己超脱世俗,远离凡尘。”

“身处俗世中,谁衣不染尘。”

这一刻,许凡的心境有了极大的明悟。

这并非是修为上的提升,但却令许凡心境通透,不至于因为修为跌落的事在心里结成心结。

“呼。”

一口浑浊气吐出,令许凡心境趋于圆满。

“喂,先生,你没事吧?需要帮助吗?”

待许凡回过神,太阳已经下山。

“竟然入定了一整天。”许凡不由得失声笑道。

站在许凡面前的是一个女**,她刚刚下班,听路人议论说附近街道上有个怪人站了整整一天,处于职业道德,她赶紧过来查看情况。

“哦,我没事。”许凡笑了笑。

“既然没事就赶紧回家吧。”

“等等。”许凡突然叫住。

“还有事情吗?”

“没事了。”

“真是有够怪的。”女警一边走一边嘀咕。

许凡望着女警的背影,不由得想起过往种种,有些失神:“跟她还真像呢,故人的女儿么?”

本来许凡打算问清楚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在那些人眼中,自己早已经死了。

何必再与过去产生交集,徒增烦恼。

继续阅读《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许凡 陈若雪小说全文阅读,《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