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小说最新章节,云七七 云墨灵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云七七

角色:云七七 云墨灵

简介:身为神医世家最有天赋的传承者,阴谋陷害处处有,她眯眼冷笑:通通放马过来!本姑娘重新教你们做人的道理!没想到的是,年幼时便已惹上一个不好惹的极品妖孽,在她及笄后登门提亲
她当然……不嫁!“你杀人,我递刀;你埋尸,我挖坑;你治病,我供药;你练功,我为师
”面对他的诱人条件,她便是神仙,也得动心

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

《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向她提亲

云雾缭绕的山峰。

云七七脸色泛着不正常红潮,紧紧蹙着眉头,手里的匕首深深扎入手腕,鲜血汩汩。

仿佛,要靠这样才能撑着最后一丝清醒。

在她面前三丈远处,几个猥琐恶心的男人,正搓着手朝她嘿嘿狞笑。

但他们却忌惮着她,始终没有靠近她三丈之内。

她知道,他们想等她彻底没了反抗力气,再出手。

眼里,忍不住闪过一抹寒芒。

“七妹,你今天是插翅难飞,还是别垂死挣扎了。”

在几个男人身后,一名白衣少女微微笑着,端庄美丽的皮囊下,是毒蛇一样的狠辣。

身为神医世家云家的女儿,能够继承《天医神针》的只有一个。

这个人,一定是她云墨灵!

而不是云七七。

想到老爷子对云七七的评价竟然是神医世家第一天赋学医者,云墨灵眼里闪着恶毒狰狞的冷芒。

既然云七七这么有天份,那她就毁了云七七!

看看老爷子出关之后,还会不会要这么一个身败名裂沦为世人笑柄的传人。

云七七眼里寒芒一闪,冷笑一声:“三姐,你真的觉得你能毁了我?”

云墨灵眼神微微一变,忽然像是觉察到什么,立刻扑向云七七:“你休想!”

然而,她慢了一步。

云七七撑着最后一口气,急速往后退去,退到了山峰的悬崖边上,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云墨灵扑到悬崖边上时,只看到云七七那诡异莫测的笑容。

那粉艳艳的唇瓣在一片云雾中开合,让她看得清楚分明,瞬间龇目欲裂。

“三姐,要是我死了,你怎么跟爷爷交代?”

云墨灵气得差点抓狂。

怎么会这样?

她是想毁了云七七,但从来没想过杀了云七七。

因为,毁掉云七七,爷爷最多以为是云七七自己不检点。

可要是云七七死了……

云墨灵脸色都变白了。

“三、三小姐,现在该怎么办啊?七小姐她……”云墨灵身后的几个男人,也吓得面无人色。

他们居然逼死了云家的小姐!

云家,随便一个人出手,都能把他们给灭了啊!

云墨灵眼中毒辣寒芒一闪,忽然转身,素手一扬。

“啊——”

“你好……狠……”

惨叫声,瞬间响起。

几个男人倒了下去,面目溃烂,嘴角流血,身体抽搐。

明显,是将死之兆。

云墨灵淡淡瞥了几个濒死的男人一眼,语气森寒:“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说完,她飞快地下了山。

今天,她云墨灵没有上过山,也没有见过云七七。

这里的现场追究起来,最多就是这几个男人给云七七下药,想玷污云七七,结果被云七七用毒药给杀了。

但可惜,云七七不慎失足,跌落山崖。

很完美,天衣无缝。

……

云峰山下,悬崖峭壁。

一个身材颀长,俊美无双的男人,正坐在天然的崖底寒潭中。

他黑长的青丝如瀑布般泻下,丝丝热气从他精瘦白玉的身躯上升起,寒潭上方点点水珠滴落,滑过他那张如天公偏爱,亲手雕刻出来的绝美俊脸。

平平无奇的崖底,冷气逼人的寒潭,因为他的存在,瞬间成了一幅世上最美的画。

‘扑通’!

一个重物,从崖顶坠落,直入寒潭。

云七七只觉得寒冷的气息‘嗖’一下窜入四肢百骸,出奇的舒服,令她就算在水底有种窒息的错觉,也禁不住唇齿间发出一声轻微的低吟。

寒冷,果然是解除燥热的最佳方式。

想不到,这崖底竟然有一个寒潭,让她免受了阎罗王的召唤。

云七七等身体落到寒潭底下,不再下沉了,这才飞快地游动四肢,往寒潭水面上游去。

云七七压根没想过寒潭里还会有其他人,她直接游出了水面,微喘着用力呼吸新鲜空气。

结果,一抹冷冽到比寒潭水还能冻死人的视线,凝固在她身上,使得她一下子定睛看去。

天!

她面前竟然有一个很美的男人!

男人黑眸微睁,淡淡看着泛起涟漪的寒潭水面。

最后,视线落在了云七七那张还微微泛着不正常红晕的小脸上。

隐藏在脑海里最深的记忆,瞬间被翻了出来。

“你这个变态!”

他记得,那时她是这么骂他的。

然后,一把毒粉撒了出来。

她是想教训他,让他尝一尝烈火焚身的痛苦,但她那时却不知道,他本来就天生体内有寒毒,正需要这把火来治愈他的寒毒。

阴差阳错,他欠了她一条命。

被男人冷冽的黑眸凝视着,云七七内心一阵燥热,身体里更是传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

她知道是她中的那种药性未除,顿时不敢再久留。

“打扰了。”她转身,朝岸边游去。

云墨灵回到云家之后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她的死,她必须早点回去,免得被云墨灵奸计得逞。

今天要不是为了给娘亲采那一年才开一次花的草药,她也不会被云墨灵暗算。

男人盯着她远去的身影,并没有阻拦。

云七七离开之后,男人从寒潭中起身,神态慵懒,魔魅十足。

“尊主,是否认得这姑娘?”寒潭边上,不知何时立了一条悄无声息的黑影,头颅微低,语气恭敬。

“四年前,救我的人,就是她。”男人长臂一捞,衣物完美贴合他健硕身躯。

但,关于是如何被‘救’的,男人却只字不提。

亲信顿时眼露恍悟。

哦,原来尊主这次特意到南关来,就是为了刚刚那位姑娘啊!

说起来,尊主和这位姑娘还真是有缘分,在这崖底寒潭,竟然也遇到她了。

亲信暗暗地笑着。

此刻,云七七已经在山上采了几株草药,服了下去,彻底解除了体内的残余药性。

她眼露寒芒,微微凝视峰顶片刻。

随后,飞速施展轻功。

当云七七到了之前她坠崖的峰顶,却只见到满地鲜血,被云墨灵买通的几个男人,全都中毒而死。

呵……想就这么撇清关系,杀人灭口?

云七七勾起一抹腹黑的微笑:三姐,没那么容易哦!

很快,云七七就下了山,悄无声息地没入云庄内,属于云家三女儿云墨灵的房间。

【作者题外话】:新人新书,求收藏,求票票,求评论=.=

云七七很快找到了云墨灵藏在床板底下,一个暗阁里的小木匣子。

木匣子上带锁,云七七从腰间抽出一根银针,全神贯注地盯着锁眼,三两下就把锁给打开了。

她身为22世纪魂穿过来的特工杀手,开锁这种事简直不要太小儿科。

木匣子一打开,除了一些价值连城的首饰之外,还有一块形状奇特的玉佩。

云七七拿起那块玉佩,嘴角勾出一抹腹黑的冷笑。

之前在山中,云墨灵带那几个男人一路追她,她眼尖地发现云墨灵不但发鬓上没有任何饰物,而且连腰间那块云家女儿从不离身的独特玉佩都没带!

当时,她便计上心来。

既然云墨灵故意不戴任何饰物,怕陷害她时遗落成为证物,那她就偏偏要用最能够证明云墨灵身份的东西,让云墨灵百口莫辩!

云七七将匣子放回暗阁,一切恢复原状。

至于那些价值连城的首饰,她连多余的心思都没有。

不是她不贪财。

而是,若拿走这些首饰,云墨灵便能一口咬定是遭了贼,玉佩也是被贼人偷走的。

那,她的计划便要泡汤了。

云七七悄无声息离开云庄,飞速返回到峰顶,将云墨灵的那块玉佩放在了死去男人的身上,擦上些许血迹。

然后,才丢弃到一边的草丛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云七七故意在山间逗留了一个时辰,又将自己弄得更加狼狈一些,这才下山,返回云庄去了。

却说云墨灵这边。

她回到云庄之后,先去了她一母同胞的妹妹云墨珊房间。

“云七七,死了。”

云墨珊正巧笑嫣然地替云墨灵倒茶,没想到云墨灵来了这么一句冷冰冰的话。

顿时,手一抖,茶壶整个摔在了桌上。

“什么?”云墨珊不敢置信地抬眸,死死盯着云墨灵。

该不会是……

“没错,是我弄死了她。”云墨灵眼里闪过一抹冰冷毒辣,“不过,我本意是要毁了她名节,而不是让她死,是她自己跳下悬崖的!”

“糊涂!”

云墨珊一下子站了起来,骂道。

“姐姐,你告诉我,云七七的尸首你可见过?”

这个毒辣的女子是她的同胞姐姐,可是,却蠢得无可救药!

云七七是那么容易死的吗?

云墨灵一怔,抿唇:“没有,当时情形危急,我只有杀了那几个男人速回云庄,以免事后惹人怀疑。”

“那她肯定没死!”云墨珊一拂长袖,杏眸中泛过一丝冰冷,恼怒。

云墨灵吃了一惊,也站了起来:“怎么会?那可是万丈深渊,她怎么可能还有命回来?”

云墨珊起身踱步,半晌后才凝视着云墨灵:“她既然跳崖,就有把握她不会死。说不定……她早知道那崖底,另有玄机。”

云墨灵这下子也慌了。

如果云七七死了,那一切都还好说,不过是个妾侍的女儿罢了,爷爷最多就是痛心一阵子。

可要是云七七没死……

以云七七那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一定会把她往死里整的!

“妹妹,现在该怎么办?”云墨灵抓着云墨珊的手腕,问道。

云墨珊沉思一会儿,毅然道:“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她回来指认姐姐,姐姐也可以说自己今日从来没去过峰顶,一直都和我在房间里聊天。”

云墨灵本来就是想让云墨珊给她作证的,现在云墨珊自己说出来了,她当然欣然同意。

“好。”

之后,两姐妹便一直呆在云墨珊的房间里。

直到有婢女匆匆来报,说是七小姐回来了,而家主正在正厅等候,似乎七小姐遇袭了,两姐妹才对视一眼,出了房间,往正厅方向走去。

正厅里。

云七七一身狼狈,此刻已经由下人递上了干净的衣袍,裹在了身上。

只是那张小脸仍有泥屑与刮伤,看起来十分惹人堪怜。

云家家主云立虎坐在上位,不紧不慢地呷着茶。

目光时不时,厌恶地从云七七脸上滑过。

哼,这死丫头不过是他和下贱村姑一夜风流的产物,竟然颇得老爷子喜欢,真是让他怎么想怎么不爽!

他云立虎又不是没有别的女儿了,老爷子怎么就独独看上这个贱丫头了呢?

而最关键的是,还不知道这死丫头是不是他云立虎的种呢!

“爹,听说七妹妹遇袭了?有没有事?要不要紧啊?”

云墨灵一走进正厅,就一副关切的模样,出声问道。

还没等云立虎发话,云七七就眨眼笑了:“三姐,我就在这儿呢!你问爹做什么?”

云墨灵这时才看向云七七,一脸惊讶:“我还以为七妹妹回房休息了呢!脸色这么不好,伤在哪儿了?快给三姐姐看看。”

说着,便走过去,伸手便探云七七的脉搏。

云七七直接一杯滚烫的茶朝云墨灵泼去!

“七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云墨灵快速闪身躲过,转身一脸震惊迷惑地看着云七七,心里却暗暗咬牙:她妹妹猜的果然没错,这死丫头不但没死,而且一回来就准备和她撕破脸!

想在爹面前告状?

哼,云七七空口无凭,那峰顶上的男人又死无对证,别说爷爷现在不在,就算爷爷在这里,那也定不了她的罪!

“对于一个下药给自己妹妹,买通男人想毁了她的姐姐,我可不会手软。”云七七淡淡一拂袖,望向云立虎:“爹,整件事情的经过,我方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你是不是该替我主持公道?”

说是这么说,云七七却一点也没指望云立虎替她主持公道。

从魂穿到这具身体里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云立虎这个便宜爹,厌恶极了她。

有时候他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恨不得她死一样!

要不是冲着云老爷子的面子,恐怕真的想弄死她。

云立虎瞥了一眼云七七,淡淡看向云墨灵:“灵儿,七七说你想毁了她,亏得她跳崖才得以自保,你可有做过?”

“爹!七七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云墨灵一脸受到冤枉的表情。

“七妹妹,你是不是中药后产生幻觉……”

“打住!”云七七站了起来,小而精致的脸庞透出一抹淡淡笑意:“三姐大概是忘了峰顶的一切了,既然如此,索性就大家伙一起去峰顶,瞧个究竟,可好?”

想去现场?

她早就杀人灭口了!

云墨灵心里冷笑,面上却露出一抹痛心,深深地叹了口气:“既然七妹妹执意如此,那就去七妹妹说的地方,一看究竟吧。”

云立虎心里很烦,但谁让老爷子最疼爱的就是云七七这个死丫头呢?

还有三天,老爷子就要出关了,现在云七七出了事,告状到他面前,他若过问都不过问一句,老爷子肯定要斥责于他。

他还指望老爷子把《天医神针》传给他的大女儿呢!

大女儿云筝,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指望,也是他的心头肉。

他必须要为他的宝贝筝儿争取到《天医神针》!

于是,云立虎站了起来,袍袖一挥:“那就去看个究竟吧!”

就在云家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去往峰顶时,两个身影在云庄内现身。

“尊主,您看,七七姑娘根本不需要您帮忙。”青玄笑着说道。

南宫御天淡淡负手,华丽清洌的衣袍后摆,随风飘曳,漆黑如点墨的眸子,紧紧凝视云七七等人离开的方向。

四年不见,她果然还是如猫一般,尖牙利爪,根本不肯吃亏。

一抹笑意,淡淡从那双风华绝代的黑眸中逸出。

青玄险些惊叫出声!

长这么大,他就没见到尊主笑过!

天哪,他若回去跟其他三卫一说,他们一定不会相信的!

而一旦相信之后,他们就会嫉妒死他的!

青玄光是用想的,就觉得激动莫名。

“跟上去。”

简短三个字命令,南宫御天身形如一片羽毛般,飘了出去。

他动作那么轻缓,速度,却快到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简直不是凡人的速度!

“爹!您看!这好像是三姐姐的玉佩!”

当南宫御天和青玄抵达峰顶,隐匿于一棵树后之时,峰顶便已经有人叫了起来!

是云家的五女儿,云萱。

云萱从血迹斑斑的草丛里捡到一物,连忙跑过去交给她爹邀功。

什么?

云墨灵不敢置信地看向云萱,但见云萱已经将那块从草丛里捡起来的玉佩,呈到她爹云立虎面前了。

“不可能!是你陷害我!”云墨灵甩袖上前,冷眸直逼云萱。

她今日出门设计云七七,为小心起见,别说随身玉佩了,她连一枚头饰都没戴,她的随身玉佩又怎么可能会落在草丛里?

一定是云萱这个贱人,趁她出门,偷了她房里的玉佩栽赃她,想借云七七的手先除掉她!

云萱掩唇一笑:“三姐姐,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七妹妹回来云庄的时候,我一直跟爹在一起,我就算要陷害三姐姐,也要有时间去偷三姐姐的玉佩吧?”

说着,她视线往那块玉佩上打了个转,掩嘴轻笑:“再说了,这块可是代表三姐姐身份的玉佩,我们云家女儿每人都有一块,随身携带,即便沐浴也从不离身。三姐姐武功那么好,我有什么能耐从三姐姐身上偷走这块玉佩,再丢在草丛里陷害三姐姐呢?”

这话,自然是说给云立虎听的。

但云萱一番话确实在情在理,即便怨毒如云墨灵,一时间也找不出她的错漏之处。

任云墨灵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被她下了药又坠了崖的云七七,能有那么好的体力和速度,回到云庄偷走她的玉佩,丢弃峰顶……

“灵儿!这到底怎么回事?”云立虎一看玉佩果然是云墨灵之物,顿时怒砸在云墨灵脚边,怒喝质问。

老爷子马上要出关了,平时这几个女儿怎么争宠,他都懒得过问。

但,现在云墨灵竟然设计陷害云七七,还留下把柄,被抓了个正形!

要么就不做,要么就做到天衣无缝,这个道理她竟然不懂?

真是没用的蠢才!

废物!

云墨灵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盈盈跪下,楚楚可怜:“爹,她们一起合伙诬陷女儿,女儿是冤枉的。女儿的玉佩,定是被偷……”

“想知道玉佩是不是被偷后,方才丢在草丛里,我倒有一个法子可证明。”云七七打断云墨灵的话,微笑着走了出来。

黄昏的日头,给她清丽小脸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

看上去,竟美艳不可方物,圣洁无比。

就连云立虎,也一时之间陷入了哑然失声中,似乎是默认了云七七的话。

“七妹妹有法子证明?那再好不过了。”云萱一样讨厌云七七,但此刻为了对付云墨灵,她倒也乐得配合云七七一番。

“七妹!我知道你中了药产生幻觉,又或者是故意栽赃陷害我,但我可是你姐姐!你这是犯上!”云墨灵咬牙,语含威胁。

云七七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当众指着地上那块玉佩:“大家可以看看,三姐这块玉佩上,沾有死去之人的血迹。我们云家世代从医,无论是谁都可以辨别出这血迹是刚刚沾上去的,还是一个时辰之前沾上去的。”

所以?

答案很明显了。

如果玉佩上的血,是一个时辰之前,也就是云七七出事的时候沾上去的,这就说明玉佩是在云七七出事时掉落草丛的。

而如果玉佩上的血,是刚刚沾上去的,则可以证明云墨灵无辜,被人陷害。

云墨灵一个激灵,忽然不可置信地瞪大美眸望着一脸云淡风轻的云七七。

难道……难道是……

是她!

是云七七!

她坠崖之后应该很快就死里逃生了,而且解了体内的药性。

可她没有立刻正大光明返回云庄,而是偷偷潜回她房间拿了她的玉佩,到峰顶来让她玉佩上沾了那几个死去男人的毒血!

然后,她故意拖延时间,过了近一个时辰才回云庄。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配合玉佩上染血的时间证明!

“云、七、七!”云墨灵咬牙切齿,此刻哪里还有半点高冷仙女之气?她只恨不得手里有一把永不可解的毒药,狠狠地砸到云七七脸上去!

毁她的容!

蚀她的骨!

让她永不超生!

“三姐姐,你这表情,是心虚了么?”云七七眨眼,一脸笑意。

玉佩,在云家众人手中传递。

云家上下都对医毒通晓一二,只是本领不同,所以这玉佩几乎大部分人都可以确定,上面的血迹至少已经沾了一个时辰,沁入玉中了。

云立虎上前就一个耳光,狠狠把云墨灵打得跌在地上。

“逆女!竟敢做出骨肉相残的恶事!”

云墨灵咬牙,泪大如豆:“我没有!爹,我是被冤枉的!我一直都在妹妹的房中,与妹妹喝茶聊天,何时离开过半步?这根本就是云七七设计陷害我!”

云立虎犀利的视线,顿时看向云墨珊。

仅凭一块染血的玉佩,也证明不了什么。

若是云墨珊出面作证,证明云墨灵当时在云庄之内,他倒是可以说证据不足,云七七服药后产生了幻觉。

云墨珊还没说话,便听云萱掩嘴轻笑,身姿摇曳:“若是我作证呢,爹可能还会相信,但四姐姐啊……唉,谁让你和四姐姐一母同胞,有作伪证之嫌呢?”

这句话,无疑是彻底钉死了云墨灵的一线生机。

无论云墨珊此刻说什么,云立虎也不会相信了。

但云墨灵却也是糊涂了,竟转头就朝云墨珊喊:“妹妹!你快帮我说句话,你告诉爹,我今日真的没有踏入过云庄半步!”

此时此刻,云墨珊又怎会替她作证?

即便一母同胞,也不可能做如此蠢事。

云墨珊眼中微光一闪,似是挣扎犹豫了许久,才上前盈盈一拜:“爹,各位妹妹,午时之后,我与姐姐的确在房里喝茶聊天,半步都没有出过门。”

什么?

云墨灵瘫坐在地。

望着平素与自己几乎能穿同一条裤子的妹妹,她仿佛一下子觉得这个妹妹很陌生。

午时之后……

云七七出事,刚好在那之前啊!

她只证明自己在事发后与她聊天,那岂不是根本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了一把,让所有人都更加确定是自己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才去她房间与她聊天?

好,好,好啊!

这就是她一直维护的好妹妹!

云墨灵忽然仰天大笑,凄厉无比。

云立虎狠狠瞪了云墨珊一眼,但此刻也只能假装公正了,便一挥手,喝道:“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关进云家祠堂罚跪忏悔!”

“是!”

很快,云墨灵便在一阵癫狂大笑中,被拖了下去。

听到云立虎的处置,云七七面色平静,心中冷笑:果然如她所料,云立虎明目张胆包庇云墨灵。

还好,她本来也没指望什么,此刻便谈不上失望了。

今日,她只是让云墨灵小小损个面子罢了,来日等她羽翼丰满,她便会让云墨灵知道,惹她云七七是什么样的下场!

就在云家一众人等准备离开时,忽然,一道清洌如甘泉,好听如天籁的嗓音,在寂静空旷的峰顶,缓缓响起。

“且慢!”

云家众人全都是一呆,不约而同转身,看向开口的人。

当云家几个女儿,看见那仿佛从天而降的俊美男子时,全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

世上竟然有这么风华绝代的男子!

只见他负手立于悬崖峭壁边,一袭墨银长袍,紧束其身,整个人颀长完美。

那一张犹如天公偏爱般亲手雕刻的俊逸脸庞上,五官俊挺,凤眸幽如深潭,气势华丽尊贵,霸气十足。

他淡淡抿着润泽薄唇,分明是那样引人想采撷的瑰丽之色,却因他一身气势,而显得冷漠威严,令人不敢亵渎。

他仿若天地间的主宰,万物间的霸主,不可一世的王者!

别说云家那些少女了,就连云家家主云立虎,也是被眼前男子的气势给震了一震。

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阁下是?”

“南宫御天。”南宫御天依旧是负手而立,一身冷傲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云立虎搜肠刮肚一番,也不知道南宫御天是何许人也,只好再问道:“你方才叫住我等……不知所为何事?”

“提亲。”南宫御天修长手指一抬,指向云七七。

除了云七七之外,云家其他人全都呆住了!

这个不可一世的俊美男人,是要和云家结亲的意思?

但,他指的是谁?

不会是那个出身低贱,又没什么姿色的废物云七七吧?

此刻,青玄含笑上前,打开两个宝盒。

“云家主,我家主子想向贵庄七七小姐提亲,这是定亲信物,还望云家主能够答应这门亲事。”

尊主向来寡言,他若不替尊主出面解释啊,恐怕云家人还在云里雾里,不知道尊主要向谁提亲呢!

青玄的话,不是最让人震撼的,他手里两个宝盒打开之后,绽放的万丈光芒,才是令整个云家人震动的!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南海明珠,和酒池圣莲?”

云立虎看着宝盒里的东西,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甚至不顾家主身份,急步往前走去。

他颤抖着双手,抚摸宝盒边缘,却不敢亵渎宝盒里那两样世间至宝。

“云家主好眼力,不错,这便是传说中能够驻颜延寿百年的南海明珠,与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酒池圣莲。”青玄笑着点头。

对于世人来说无比珍贵的宝物,对他们尊主来说却只是玩物一件。

若不是他提醒尊主需要挑选定亲信物,还要准备聘礼,只怕尊主真的很难得到云家人的首肯。

除非,尊主直接用抢的。

云立虎实在是太激动了!

以至于他恋恋不舍地观赏了两件宝物之后,当场邀请南宫御天入住云庄。

“南宫公子如此诚意提亲,我云庄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不过……这丫头是我家老爷子的心头肉,再有三日老爷子便会出关,还请南宫公子到云庄小住三日,到时候我亲自禀明老爷子,南宫公子再回去禀明双亲,择日迎娶,如何?”

云立虎觉得云庄真是赚大发了,区区一个贱村姑生的庶女,竟然能够换回这么两件世间难得的宝物。

而且,还只是定亲信物。

那聘礼该是何等的贵重?

想想,都觉得激动啊!

且不管这南宫御天是什么身份,反正云七七一个贱丫头,换了也不吃亏。

只是……云七七向来得老爷子喜欢,甚至一度想把衣钵传给她,此事还得等老爷子出关之后,才能替两人定亲。

不过他相信,老爷子看了这两样世间至宝,也会动心的!

云家衣钵,再找一个女儿继承就是了,又不是非云七七不可。

“爹!”云七七语气微冷。

继续阅读《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小说最新章节,云七七 云墨灵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