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窃玉》小胖 张瑜完整版阅读

小说:窃玉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花缘

角色:小胖 张瑜

简介:妈妈,我答应了你,长大之后我要保护你…
妈妈,我没能为你办到的,一定会为所有爱我的女人办到
我会永远记着你对我说的话
男人要顶天…

窃玉

《窃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很黑…

眼睛里看不到光,盲目的走着,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两条腿在发软,我每走一步,都在幻想该怎么抬起腿走下一步。

不论多么痛苦,我都要走,逃离那个恶魔的魔窟。

瑞丽的夜空多美,五光十色,烟花从不间断,在空中绽放美妙的色彩。

每天晚上都有赌石赢钱的人在瑞丽放烟花,我看着那短暂的烟花,转瞬即逝,就跟人一样,在那一刻绽放了美丽,但是很快就流逝了。

我要像烟花一样,我一定要在我短暂的人生里,绽放出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光辉璀璨的光芒。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雄心壮志。

就是突然。

不甘心。

或许就是不甘心。

“小弟弟,要玩吗?很便宜的。”

有人在喊我,说话的声音很贱,是卖肉的女人标准的声音,我没有理睬,我继续走,但是她好像不死心一样,朝着我追过来,马路上的站街女,总是会把握每一个路过的人,就像是苍蝇一样,一旦觉得有机会,就会粘着不放。

“小弟弟,姐姐辛苦一天了,没什么生意,你照顾照顾姐姐啊。”

我的手被拉着,她的手那么温热,我回头看她,很年轻,她长着杏子脸孔,大概二十几岁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里面没有镜片,长长的头发、苗条的身材,胸前的被黑纱的衣服包裹着。

她穿着皮裤,踩着高跟鞋,樱桃小嘴时不时的对我说着什么,我感觉他的嘴唇特别好看,就像是樱桃一样,但是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我脑袋昏昏沉沉的,我觉得我要睡觉了。

“哎,你怎么了?”

“你千万别死啊。”

“血…救命啊…”

我耳朵里听着她的尖叫声,我看到她惊慌失措的逃走了,我闭上眼睛,我想睡一觉,好好的睡一觉,但愿这一觉在也不要醒来了,真的,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睡梦里我梦到了妈妈,我在妈妈的怀抱里,她给我擦身子,帮我抹药,还给我喂水,妈妈…

我睁开眼睛,觉得一切都不真实,妈妈…

光很暗,电风扇在屋顶上不停的旋转,把本来就不亮的灯光打的四分五散,让我的眼睛有点晕,我努力的睁开眼,我看到有人在我身上摸索,我立马就坐起来了,这个动作,吓的她失声尖叫起来。

“干什么?吓死人了?你神经病啊?”

说话的人是她,之前的那个卖肉的女孩,她生气的站起来,坐到桌子边上,她瞪着我,脸色不好看,我坐起来,身后很疼,我急忙摸我里面衣服的口袋,我的钱都在那里面,如果钱丢了,我就一无所有。

“干什么?你以为我会偷你东西?姐虽然是做的,但是姐不会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你醒了就赶紧滚。”

我听到她说话的语气很愤怒,我知道她生气了,我想站起来走,但是我站不起来,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所以我摔到了地上,我看到她来扶我,嘴里骂着:“小屁孩,才多大年纪,就出来打架,做马仔,迟早被人砍死啊。”

她把扶到床上,好像是有点累了,就顺势躺在我身边,淡淡的香水味充斥到我的鼻息里,很浓烈,但是很劣质,她点了一颗烟,问我:“在那混的?跟的那个老大?被人打成这个样子有没有老大给你出头啊?”

我说:“是我爸打的。”

她抽了一口烟,很错愕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们两个的眼神相对,那一瞬间,我们都愣住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眼神里同情,还有憎恶,好像在回忆什么。

过了一会,她转过头,把嘴里的烟吐掉,放在我嘴里,跟我说:“抽一口,抽一口就不疼了。”

我狠狠的抽了一口,但是还是很疼,而且烟呛的我不停的咳嗽起来,她笑着问我:“你叫什么名字?真有意思。”

“石磊,你叫什么名字?”

我看着她,我觉得她很干净,也很漂亮,而且心肠也很好,是真的好,至少比罗雯要好。

“我?人家都叫我桑妹,我农村来的,我十五岁就出来做了,我小时候我爸爸经常打我,而且,打过我就给我洗澡,你知道的,他不是个好东西,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那些日子都是恶梦,后来,我遇到一个男人,他对我很好,给我吃的,给我穿的,还给我零用钱,我以为他就是我的天了,所以我想跟着他走,我以为逃走了,我就能自由自在的活着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悲伤,只有淡淡的嘲笑,她把我嘴里的烟给拿回去,狠狠的抽了一口,跟我说:“我到瑞丽的时候,他对我还是很好的,但是他赌石输钱了,输了之后,就把我给卖了,然后我就做小姐了…”

她说的很平淡,没有任何起伏,会让人怀疑她说话的真实性,又或许只是一个博得别人同情的故事,但是对我不重要。

我说:“你恨赌石吗?”

“不恨,我干嘛要恨?我也赌,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赌出一个石破惊天,那时候我开一个超大的夜总会,酒吧,到时候所有人都叫我桑姐,让那些玩过我的男人被我玩一次。”

桑姐说完,又把烟塞到我嘴里,我狠狠的抽了一口,这时候觉得没那么呛了,反而真的觉得自己的身上没那么疼了。

“哈哈,是不是很幼稚?就算成功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只鸡?只不过从野鸡变成了鸡头而已,更况且,还不会成功。”

“哈哈,真他妈幼稚。”

我听桑姐不停在骂自己幼稚,我也觉得幼稚,她看上去很成熟,也看惯了人世间的种种,但是内心的想法还不如我,实在是太幼稚了。

我没有再接茬,我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桑姐坐起来,双手捂在脸上,撩起头发,重重的打了个哈欠,然后重新蜷缩着躺在我身边,小声的跟我说:“你要是死在马路上,我得负责任的,搞不好**还会告我诱骗未成年呢,我是为了我自己,你别多想,明天早上你就滚吧,桑姐就当今天捡了条狗做了件好事了。”

桑姐的话很直白,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但是我觉得很好,我喜欢她的直白,如果人跟人之间都是这种直来直往该多好,那就不会这么累了。

我也睡下了,睡的很沉,睡的很死。

起来的时候,天很暗沉,屋子里没有光,桌子上有十块钱一盒的快餐,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我肚子很饿,所以就拿起来继续吃,饭盒里只有一些菜叶子,还有些被啃的没什么肉的骨头,我也不觉得不好吃,我肚子饿,只要能填饱肚子,吃什么都无所谓。

“你他妈的真的是狗啊?吃剩下的?”

我听到有人在骂我,我抬头看是桑姐,她只穿着内衣在我面前走,我第一次看女人,第一次这么看女人,所以我有些面红耳赤的,她看着我盯着她,就说:“你他妈成年了吗?懂什么?不准看。”

桑姐一边说,一边去穿衣服,在我面前,穿上了一套很暴露的衣服,穿上之后对我说:“什么时候走啊?我这么不是善堂,姐养活自己都是问题,所以养不了你。”

我丢下筷子,沉默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我反而觉得想在这里住下来。

“桑妹,桑妹!”

外面人有再喊桑姐,我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个胖子,很胖,至少有三四百斤重,带着个眼镜,头发很油,长得很猥琐,他一进门就问:“房租什么时候交啊?”说完他停顿了一会,好像看到我在,就说:“有生意啊?完事了没有啊?完事了就把房租给我吧。”

桑姐特别不耐烦,走出去,把胖子推到门外面,然后把门关上,稍后我就听到一些温柔细语,我站起来,从窗户朝着外面看,很恶心,我觉得很恶心。

死胖子搂着桑姐,手在她身上揩油,桑姐扭着身体,看似躲来躲去,但是其实是在勾引他,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但是我觉得很贱,特别是哪个死胖子色眯眯的眼神,还有说话的时候那个贱样。

我看死胖子拽着桑姐往一间房里面走,虽然桑姐很不情愿,但是被他拉着,很快就拉进了对面的房间里,我听到门被重重的关上了,我便打开了门,我知道死胖子在欺负桑姐,我想帮她。

这是个老宅区的旧院子,四面都是房间,只有一个出去的巷道,桑姐就在巷道口的那间屋子。

我站在门口,我听到里面重重的喘气声,还有叫骂声,但是随后就传来了我听不懂的笑声,是桑姐在笑,她笑的让人有种放荡的感觉,我感觉到里面是痛苦的,但是又是欢乐的,我不懂,我不懂这是什么情绪。

我把门给踹开,我看到两个人在沙发上扭成一团,死胖子急忙爬起来,穿起衣服,他很生气,从地上拿起凳子就过来了,朝着我就砸了过来。

我故意显得很凶狠的样子,我知道我自己凶起来他就会害怕。

“你他妈找死啊?流浪汉住我家里还来破坏老子的好事?老子弄死你信不信?”

我听着胖子的叫嚣,凳子砸在我身上,我没有感觉到疼,他好像是更愤怒了,朝着厨房里走,我以为他怕了,我去拉桑姐,我要带她走…

但是,桑姐很慌,因为胖子从屋子里拿出了刀,她吓的失声尖叫…

我懵了,我从来没想到会这样,他会不会杀了我们…

继续阅读《窃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窃玉》小胖 张瑜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