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杜杰 韩若晴小说全文阅读,《无双招婿》最新章节

小说:无双招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杜杰

角色:杜杰 韩若晴

简介:上门女婿、废材、窝囊废,这些就是现在杜杰的代名词,家里人的鄙视,外面人的刁难,杜杰不想再沉默
当有一天你了解了真实的杜杰后,不要急于的去崇拜他,你只需要认错就好……

无双招婿

《无双招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雇佣关系

新海市留传着这样一个神话,若谁能吃上一口神厨“木土”亲手烹饪的美食,那个人此生也就再无遗憾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皇家级别的高格局装饰,一张通长的餐桌上被一张洁净且工整的餐布铺盖,两侧豪门名流入座,所有人鸦雀无声,他们的视线完全定格在正前方的那位厨师身上,面庞上满满的期待,仿佛一会定有奇迹发生。

厨师身上穿有昂贵布料裁成的工装,白色的帽子高挺,口罩遮面,唯独从他那对着面前锅体注视着的炯神之眸中才能发现一点点的线索,此人年纪并不大,而且样貌应该还很俊朗。

“请诸位享用。”厨师烹制完这最后一道菜品,双手背后静静等待着结果。

这是一个银质锅具,它的亮度足可以让所有人看到自己的倒影,端到桌面处,佣人将盖子掀开那一刻,雾气沸腾涌起缭绕,清香入鼻带人于遐想之意。

“木土先生,二十万已经打入您的账户上了。”

请客的主人语气客套,就算是花下重金找来这位厨师做上一桌宴请宾客,他依旧是带有感激之情,毕竟很多人想花钱聘请此人,还未必能预约得到呢。

当所有人开动之时,美食咀嚼于口中,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仿佛身边一切事物都与自己无关,众人被带入另一个境界,洋溢着神情,久久不能忘怀。

缓过神,有人想要送给木土掌声和称赞,这才发现,空空的操作台后已经没有了此人踪影。

一路乘车加上奔跑的杜杰气喘吁吁,他的神情极其慌乱,终于抵达到新海市医院,他帅气的面庞上露出自责和悔恨。

冲进医院,他四下打听着刚刚被送来的伤者。

“你好大夫,有没有一位姓韩的先生被送到这里?”

“不清楚,你去问问值班大夫吧!”

寻找着每一个角落,终于听到走廊一处有人喧哗,顺着这种熟悉的声音,杜杰匆匆赶了过去。

“杜杰,你不但是个废材更是个混蛋,让你看着爸的,你死哪去了?”一个二十出头的丫头见杜杰出现便是一脸愤怒,这样的辱骂好像还是没有得到解气,接着将手中重重的书包砸向杜杰。

杜杰抱着书包,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他来到另一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女子身边问道:“若晴,爸他怎么样了?”

“你真有脸来?今天我父亲要是醒不过来,杜杰我跟你没完。”

气中的两个女人是姐妹俩,长女韩若晴与杜杰结婚不到一年,目前在韩氏集团就任总经理一职,妹妹韩若雨还在上大学,二人性格是有反差的,不过在对待这个上门女婿的问题上却出了奇的一致。

“我……”杜杰显得苦恼和自责,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关娜,一个中年女人,韩若晴的母亲,她在一旁边哭啼个不停,本不想去理会这个突然到来的女婿的,但因心中气不过,她还是从座椅中站起身,上前两步一把揪过杜杰的衣领,然后责备的问道:“我真不知道韩英他看上你什么了,非要把若晴许配给你,还让你进韩家过上豪门生活,你就是这么去报答你的恩人?你上门快一年了,有没有给我韩家脸上争过一点光,啥也不是,给我滚。”

推搡中,杜杰背撞墙壁,他很后悔今天的这个决定,去答应给别人做这顿价值二十万的午餐。

“这里是医院,请你们安静一点。”一护士从急诊室中走出,她冷目对着几人。

见医护人员出现,众人一同围了上去询问情况,护士回道:“伤者多处软组织擦伤,伴有轻微脑震荡,现在还在昏迷期间,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请一定要救救他。”杜杰控制不住自己那忏悔般的心情上前恳求着,但他的做法却换来这一家三个女人同时的反感,尤其是身边关娜,一手将杜杰推开,他现在就是韩家的不祥之物,恨不得他能立刻消失在这个城市里。

大夫见这些人情绪有些失控,留在这里也只会影响到病人的休息,他提议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们有最专业的看护,一旦伤者苏醒我们会及时通知家属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

关娜等人走出了医院,做为妻子的韩若晴对杜杰的所为很不理解,她需要对方的解释。

“我爸今天要去爬山,说好你一路陪同的,出事的时候你人在哪里?”

杜杰身坐韩若晴的车中,其余人也是分别上了不同的汽车,一行离开。

在车里,杜杰解释的有些吞吐,毕竟他不是有意的,况且今天韩英出事也纯属是个意外,就算他在当场也未必能够让对方避免事故的发生。

回想两家的关系,那可是多年的至交,韩英与杜杰的父亲都有着共同的爱好便是攀岩探险。直到大约七八年前,二人相约去攀爬一座高峰,杜杰的父亲失足落涯意外身亡,杜氏集团也因此家道中落,这件事让韩英一直耿耿于怀困于心,之后韩家承担起杜杰经济上的所有费用,也包括留学,回国后便立即与韩家长女韩若晴完婚。

该补偿的也都补过了,你杜杰自然要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这次事件完全可以当成是一种报复的行为。

杜杰深深的叹息着,他平静着回道:“临时有了一点事情,爸他让我去处理我才离开的。”

“你能有什么急事?要工作没工作又没有人际关系,就连你的朋友圈也不过那么两个高中同学,别把自己说的好像很伟大好像是我们韩家耽误你了一样。”因父亲的意外,韩若晴表现的很极端。

“无论我怎么说都是错的,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还要让我解释?这一年来我心里好过吗?结婚不同房,可以,但你们不能凡事就要往我身上推,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不是你们嘴里的废材。”杜杰今天不想再忍下去,他早就想找个机会和这个女人,不,是与韩家所有女人理论一下,甚至离婚的打算,只要你们肯开口。

闻听杜杰强烈不满的顶嘴,韩若晴心头一震,她一脚刹车将汽车停于路旁,接着硬声一句道:“真有本事,那你现在就下车,马上。”

“走就走,我早就受够了。”

杜杰摔响车门走了下去,韩若晴丝毫没有情面的开车驶离,而后面的车队也都是看傻了眼,她们共同觉得这是杜杰自作自受,完全站在韩若晴一边。

三个女人回到别墅中,韩若晴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要先上楼休息,关娜带着二女儿坐在沙发里抱怨个不停,关娜的意思是想在中间给韩若晴施压,让她违背韩英的意思,一纸休书让杜杰从此滚出韩家,听到这样提议韩若雨当然是举双手赞同的。

“妈,你看我最好的几个同学的姐夫,不是上市集团总裁就是金融策划师,各个牛比得很,我这姐夫能拿得出手吗?有一次我和几个姐妹逛商场,他看到我竟然说天热,给我买了一瓶水,我的天啊!我家里是多了一个男保姆吗?妈,他俩必需离婚。”

“乖女儿,等你爸出院了我们就说他俩不合适,大不了给杜杰一笔钱当做补偿不就好了,当年的意外又不能全怪你爸。”

“就是。”

母女在这里正商讨着,门外却传来门铃响声,关娜还自语一句:“回来的还挺快。”

打开门时,外面站有一男子,他白皙且文静,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很上档次,关娜惊呆望着。

“妈,谁呀?”见母亲怪异,韩若雨也走出观瞧。

该男子言吐举止很有风度,也很谦卑,他微笑着问候道:“伯母、若雨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快屋里坐。”

关娜笑意浓郁的将来者引进屋中,韩若雨更是见到稀世珍宝一样围前围后的打量着。

“千祥,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关娜递过来茶水,坐在其身边一把将对方手给握住,甚是亲切。

“这不才下飞机就赶来了,不知道若晴她现在过的还好吗?”

龙千祥,新海市龙氏集团太子爷,原本与韩若晴关系很近,只因韩英将女儿韩若晴许配给了杜杰,这才一气之下出了国,但韩若晴却不这样认为,她几次恳求着龙千祥带她一同离开,结果却令人失望。

“真是有心了。若晴啊!看看谁来了。”关娜对着楼上大声嚷着。

没多久,韩若晴那傲人般的身形显现于旋梯口处,她俯视下方,脸上多少也有那么一丝惊讶。

龙千祥连忙起身,他激动的说不出话,眼角似乎有些湿润。

“若晴,你近来还好吗?”

“还……还好,龙哥,你呢?”

一年未见的二人间多了那种青涩之意。

客厅中,四人围坐闲聊家常,关娜的嘴也没有个把门的说出这一年来的种种不顺,龙千祥暗自猜想起来,得知了韩若晴与杜杰的婚姻并不幸福,他仿佛看到了机会和希望。

龙千祥盯着韩若晴的眼神中透露出想要重归于好,可韩若晴变了,她变得不再需要男人,这一年中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到了工作当中,只有这样才使得她的内心不再空虚。

路上,杜杰也很懊恼自己今天的冲动表现,毕竟家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不去安慰妻子也就算了,还要和她发火,做为一个男人真的很失职。

他买了苹果,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想和家人道歉,然后就是接受任何的惩罚,可偏偏不巧,今天这里来了客人,他站在门口悄无声息,屋中人几乎都没有察觉到这个女婿的存在。

“当时你要是娶了我家若晴,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像今天这般。”关娜这句话点醒众人,韩若晴的神情保持着回避状态。

杜杰懂了,原来是自己的出现才使得这二人分离。

话题刚好落到这里,杜杰打招呼不是,静静的站在这里也不是,人生处处是尴尬,但这尴尬也有点太悲剧了一点吧!

“少爷,您回来了。”

一位佣人从杜杰手中接过了苹果,她的声音同时也惊动了在场四人。

“这位是?”龙千祥恍过神,他直起身望向面庞木讷的杜杰,二人对视着。

到底是谁家?你还问我是谁?

杜杰虽心有不满却不能表露,关娜解释道:“他就是杜杰,韩家女婿。”

“哦!失礼了。”

龙千祥端庄大气的伸出手来想与杜杰握手,杜杰也不好不给面子,握手那一刻,他观察着几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那种眼神真的很不舒服,和在注视龙千祥时完全就不是一个感觉。

不料韩若雨的出声,她直接捅破了这层尴尬的窗户纸。

“杜杰和你不一样,他就是个废人,千祥哥不用太过在意他。”

韩若雨当众说出此话,杜杰真没有脸再留在此处,他主动将手缩了回来,然后歉意道:“你们先聊,我去给你们洗水果。”

心跳的厉害,呼吸有些困难,杜杰自知自己的处境艰难。

正离开之际,身后的评论也是不断的,那关娜更是当着外人面前将自己讲成一个笑话。

“他就是这样,没事只能抢着做下人的工作,不成气,让你见笑了。”

杜杰背对着几人稍有停顿,有谁又会去在乎他的存在。

在厨房,杜杰从女佣手中接过水果亲手洗了起来,女佣惶恐又很感动,杜杰让她先出去招待客人,自己处理这里的事情就好。

“少爷,虽然我只是个下人没有资格这样评论,但我们都对你真的很看好,相信您是有潜力的,对我们又从来没有架子,加油。”佣人们早就了解杜杰的处境,也希望他能够振作起来,成为这里真正的男主人。

杜杰除了微笑点头也没有什么好表达的。

厨房中只剩下杜杰一人,手机响了,见是自己得力助手打来,这才接听了电话。

“少爷,下周有个金牌宴,对方老板给出八十八万的价格请您做六道菜,接吗?”

“不接,叶楠你记住,这一个月里我不会接任何单子,全都推掉。”

“明白了,我来处理。”

叶楠是杜家收养的孤儿,女孩小杜杰一岁,激灵聪慧,办事果断思维敏锐,可说是被杜家培养的非常之好,杜家败落之后,她也是成为了杜杰东山再起的马前卒,现在杜杰虽身居于韩家,可在外,他也有自己的心腹忙于铺垫。

杜杰将洗好的水果切块拼盘端上桌面,桌上四人畅聊,不时还会吃起苹果,当龙千祥吃了第一口后突然心情大好,说这苹果看似平常普通,可口感绝对纯正。

听后杜杰心中暗笑,一看此人就是外行,无论是烹饪还是果盘,好与坏都与刀工有着最直接的关系,如何下刀,如何锁住食材的浓汁,这都是需要苦功的,你只能吃出好与坏,却不知这其中奥秘。

关娜为了让杜杰感受到压力,她决定将杜杰叫过来一同加入话题,杜杰静静坐到一旁,没想过要表露出什么看法。

韩若晴发着呆,她嘴里不时会叹息出声:“这次爸爸出院后我就会和他挑明,我想要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国际美食节。”

“若晴,你参加美食节为什么?”龙千祥听的不是很明白,同样,这个消息杜杰也是第一次听到,二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韩若晴的身上。

正在追问之时,关娜笑声开口解释了起来,原来这件事情她早就知道。

“这是韩若晴儿时的心愿,她要做出天底下最好吃的美食,大学时也是往这个方向努力的,当然我们全家都很反对,在与杜杰成婚后……”讲到这里,关娜有意的将目光扫向一旁的杜杰,想知道他的反应。

杜杰也真是感到醉了,什么话题都能牵扯到自己身上,不过不要紧,自己早就没有脸面了,用不着有顾虑。

关娜回过神继续道:“这婚姻本来就是你韩叔叔一厢情愿的,若晴反驳不行,只想着利用离开公司作为要挟,不料在这一年中她的厨艺大有进展,是时候下决定了。”

“妈,不全是。”关娜声音刚落,韩若晴开口补充道:“我现在对自己很有信心,我要做出最美的料理给世人,这才是我的梦想,要相信我一定会在这方面有所突破的。”

决心强烈,韩若雨不表态,姐姐做什么或者这个家做什么都和她没有关系,关娜起初反对,如果通过这件事情能够让韩英妥协那到是好。

其实要说有小算盘的还得是龙千祥,因为这一次的国际美食节会在新海市举行,而他龙家就是这次最大的赞助商,非常有话语权,也了解很多内幕讯息,说不定可以通过这一次的支持重新接触韩若晴。

“若晴,你现在的厨艺我不了解,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此次比赛要求非常严格,参赛的烹饪技师不但要有特级证书,而且还要从事相关的工作经验,更要有被列入皇家美食榜菜品,恐怕你就算是现在着手去做,时间都来不急了。”

这个消息震住了韩若晴,她没想过会这么麻烦,甚至眼神中突显出一种绝望。

“你也不用着急,我爸是这次新海市举办方的会长,持有最大的表决权,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真的吗?那太好了,只要让我有资格参赛,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二人的眼神流露,那种碰撞出来的火花让坐在韩若晴身边的杜杰很不舒服,再没有感情的夫妻,怎么说也是共同生活快满整年,难道就一直被无视了。

明白了,好男人不会给人留下长久的记忆,除非等她失去了你,再与第二任比较才会突出你的存在,只有能力才是男人的代名词。

杜杰摇了摇头,这种婚姻脆弱的不堪一击,为何非要去在乎若晴对自己的看法。

“有个人倒是可以帮你。”

“谁?”

龙千祥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提醒让这一家子倍感好奇,好像这人可以做到龙家做不到的事情。

“你们最近有没有听说新海市出现一位叫做‘木土’的人?”

此话一出引得关娜和韩若雨连连摇头,到是杜杰突然瞪直了双眼,他注视起韩若晴的神情。

“我听过,他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听说在外国时他只给两种人做美食,一种是皇家贵族,二是口味刁钻的食客,一直寻求突破极限的人。”韩若晴好像还真对此人有过一番调查,当然了,她也是热爱烹饪的人,自然会信以为真。

龙千祥点头接声道:“没错,此人近一年回国,那你知道吗?这个叫木土的人,在欧洲时担任过两界国际美食节的首席品尝师,传言他做出来的菜品可以将人带入菜中意境,不过这都是传说。”

杜杰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立刻站起身想要离开,关娜突然叫住他说道:“杜杰,你有什么想法?”

本来觉得杜杰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想让他胡说几句丢人现眼,却不料他还真是敢直言讲出道:“在我看来,既然想成为技师级别,那就不可能存在投机取巧,眼下若晴需要的是拿到特级厨师证书,然后专心研制出两道精品菜,因为时间临近的原故,还需要一个可以弥补她某方面不足的助手。”

“你懂什么呀!竟说些废话,现在问你如何去解决这件事情,看看人家千祥哥,人家可是在替我姐着想。”韩若雨讽刺中白了杜杰一眼。

既然身边没有人同意自己的观点,那也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想表态,但是你们今天也必需开开眼。

杜杰转身离开走进厨房。

关娜笑称不要让龙千祥见怪,说杜杰对什么都不了解,不过刚才杜杰的话还是让龙千祥有了一点认可,他同意道:“虽然话有点含糊,不过的确是若晴目前能够拿到资格的最大困境。”

几人顾虑之际,杜杰一手持着刀,一手端着豆腐,他正缓步走向几人面前。

关娜见杜杰此番心中不时一震,这是想要干嘛?

就在所有人疑惑时,杜杰已经将豆腐盘放于桌面,他再用手轻轻抚摸这闪烁寒光的菜刀,那种锋利让人窒息,甚至天天忙于厨房的关娜都有些好奇,家中会有如此锋利的刀具?怎么从来没有注意到。

“这把刀是家中废弃的,没事的时候我也经常对其进行打磨,如今过于锋利为防止别人使用时受伤,所以一直将它藏于柜中。只可惜这把刀的钢口很普通,做为一个厨师,一把上等刀具是必备的。对了,对于厨师而言,刀就是他的命。”

言出,杜杰已是手起刀落,菜刀顺畅的从豆腐中间部位划过,而豆腐依旧保持着完整度,收回刀时,杜杰再用刀背轻轻敲击盘边,一声清脆之音过后,豆腐左右各自分离,切口整齐如表面,桌旁围观四人无不震惊。

对外行来说这只说明了刀好,韩若晴不同,她对烹饪有了解,只有好刀还是远远不够的,具备好的刀功才会驾驭到最佳状态。

韩若晴站起了身,从杜杰手中夺过这把菜刀,两侧寒芒四射的刀刃让她不敢触碰,顿了顿神,她以同样的动作切向豆腐,一连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做到那种级别,看向眼前这些破碎不成形的豆腐她又不想放弃,直到紧锁住柳眉,神情焦急。

关娜见女儿一直不能成功,她迫切的逼问向杜杰道:“你到是说说技巧啊!你是用什么方式做到的。”

“妈,我刚才的话还不够详细吗?没有什么是可以走捷径的,若晴一直想要成功,所以在她眼里只有成品和认可,而这些基本功的训练却被她当成了耽误时间的过程,不要以为配菜师不入级别,我在大学的时候为了挣点生活费,给人切了一年的菜,吸取了各个大厨刀功所长,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的。”杜杰没有一点谦让。

扔下了刀,韩若晴不服的藐视道:“就算是不用你的刀没有你的刀功又能怎样?最终裁判看的不是你切菜时的样子,或者你切出来的是什么形状,而是一道即可入口的食物。”

“好啊!既然你都这样讲了,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比试一下。”

“比就比,说吧,比什么?”

二人近距离敌视着对方,火气都在暴升。

杜杰既要将韩若晴气势打压下去,又不能暴露出自己惊人的厨艺,使得这些人将自己与木土扯上关系,他脑海中开始过滤收索着冰箱里满满的食材。

“冰箱中有三文鱼,我们就来做这个如何?”杜杰选中题目,韩若晴也同意应战。

比试就在客厅,佣人们将食材端盘上桌,还有一辆带有锅具的推车,上面早就起了火灶。

两个案板操作台,杜杰与韩若晴相对而视,杜杰让韩若晴选料。

比赛绝对具有公平性,二人所用食材出自一块料上,还由韩若晴先选,她见最好的一块肥料便一刀切下,经过简单腌制入锅清蒸。

“清蒸?”

看到杜杰有些纳闷,韩若晴冷笑着道:“难道你只认为这个可以生吃?记住了,这三文鱼可是昨天的,早就过了生食的最佳时间。”

说的没错,从杀死一条三文鱼算起,最佳食用时间段便是三到五个小时之内,再想食用便需要冷藏到指定低温才算勉强过关。

佣人们端立两旁,她们都暗自为杜杰加油,希望他能因这一次获胜,让大家看看,杜杰还是有用的。

韩若晴观察着计时器,在她眼里看来,每一秒都会使得食材发生微妙的变化,所以必需拿捏准确。

抬头看向对面一动不动的杜杰时,韩若晴心中不解,他是要认输了吗?那把锋利的菜刀也没有拿上来呀!眼前的三文鱼的温度正在上升,这样的东西一会还能吃了吗?

“你还不做?一直看我能让你的菜出盘?”韩若晴已经有种获胜的喜悦之情,脸上控制不住的得意起来。

关娜、韩若雨以及龙千祥都来到韩若晴的锅台边处,鲜味已经弥漫了整个大厅,所有人都赞不绝口,至于杜杰那边没有任何看点。

“时间刚好。”

韩若晴掐算到分毫,立刻关火起盖,佣人们将蒸好的三文鱼端出,关娜等几人上前品尝。

“好香啊!”闻着香气,韩若雨喜出望外。

几人用筷子纷纷品尝,给出高质量的评价。

“喂!我说你那个还能吃了吗?不然就倒掉吧!”关娜嘲笑着。

难道只有韩若晴一人看出了哪里不对劲。

果然,佣人端着一个盖有白毛巾的托盘走了出来,满屋人无不震惊,这是什么?

杜杰挽起袖口并将毛巾掀开,就在这一刻,那之前的刀具再一次呈现在了众人眼前,它还是那般锋利,可现在它又散发着寒气,银雾涣散,就像炎热之中突现寒霜,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

手持此刀,寒气蔓延至杜杰整条手臂,这种手感甚好,杜杰闭目养神静静享受着。

时间差不多了,温度刚好。

想到这里,杜杰突然睁开眼眸,一手按于三文鱼处,另一手寒刀旋转式划过掌心下处,一刀一刀非常连贯,仿佛每一刀都片着同一片鱼肉。

瞬间的完成,杜杰挪开手掌,刀抢底将鱼内放冷冻的瓷盘中,再用手轻轻展开,一排切口均匀的三文鱼就这样完成了。

因刀法之快,这每片鱼内的寒气都没有散发殆尽,简单的制作却令人咋舌。

关娜强忍住震惊中的神情,她哼声冷笑中回道:“这有什么好吃的,还不是老做法。”

谁都不想去尝杜杰的作品,倒是韩若晴非常的好奇,她想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与活鱼相比能做到几分类似。

韩若晴拿过筷子一步步挪向那盘三文鱼处,夹起一块放入嘴边,慢慢品尝,完全吃不出这鱼的时间,刚入口时,凉爽的感觉渗透整个口腔,接着就是鱼本身的鲜美程度,被完好的体现。

难怪刀要经过冷藏,而且刀的低温大小也要拿捏到最佳。

天啊!这需要什么样的触觉才能做到?

“杜……杜杰,看样子你已经赢了。”韩若晴目视着这道菜,她情绪失落,又不得不服。

获胜后的杜杰看不出一点傲慢,他轻声解释道:“我不能让它在你嘴中复活,但我尽可能让它做到还原,这就是对食材本身的一种尊重,若晴,我希望你能够了解。”

关娜见女儿受了委屈,她还想上前怼上几句,但无论如何话都拖不出口,怎么说都是女儿先认输的。

“你就是仗着刀功获胜的,这算什么本事,又没有进行着任何烹饪,今天你的获胜不过是侥幸而已。”关娜最后也只能这么评价。

这是在给韩若晴台阶下,杜杰从自己的空间瞬间回过神,他连忙眯笑起说道:“对对,我选的题目当然要避开那些反锁的操作过程了,不然今天怎么会赢。”

杜杰傻傻的笑着,关娜对他的识相还算满意,也就先不追究此事。

保住了颜面,韩若晴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她呆呆的坐在那里静静回想着刚才杜杰的一举一动,话说回来,之前总觉得哪里不对,不是他的刀功和对烹饪的认知程度,好像是他在料理食材时候的眼神,那种专业的态度,深不可测,难道是错觉?

龙千祥准备离开,关娜、杜杰还有韩若雨三人出门送客,龙千祥笑着与几人告别,临走时他将杜杰叫到一旁,低语时神情并没有屋中那般随和,他带有高贵傲冷的提醒道:“做美食是韩若晴的梦想,我希望你可以帮助她,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做为劳务费。”

这是什么狗屁话?

“她是我妻子,帮助她理应是我分内之事,我怎么可以收你的钱呢?”面对这个离场,杜杰不想有推让,更不想让这个人喧宾夺主。

杜杰的不满并没有让龙千祥不高兴,他反倒好像很同情杜杰的样子。

“除了让她走向成功,还要让她开心,这你也能做到?你所带来的婚姻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应该能够看出这一点。”

“那我能怎么做,这婚姻是韩老爷子赐予的,你以为我乐意?”

“所以啊!我说给你酬劳,你告诉我,你们的婚姻还能维持几年,一年还是两年?韩伯父很疼爱这个女儿的,当他有一天觉得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他会要求你们离婚,到时你又能得到什么?不如趁着现在多攒点钱,免得将来一无所有。”龙千祥话里话外都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杜杰也听的很明白。

龙千祥背对离开,举手之时伸出五根手指出来,以他的身价这应该就是五百万的数子,杜杰深深叹了一口气。

走一步看一步呗,有什么好寻思的。

回到大厅中,这里只剩下韩若晴一人,她依旧坐在那里,不过眼神却盯着杜杰在看。

“你能不能……做我的助手?”

她终于开口求助了,杜杰很高兴,他愿意无条件去帮助妻子完成她的梦想。

但令人寒心的是,韩若晴还有一番话再等着自己。

“用最短的时间帮我夺得特级厨师称号,研制出新品菜色,我可以给你高额回报。”

又是钱?难道你们豪门儿女离开钱就办不了事了吗?

杜杰心在流泪,这夫妻间只有交易,利用,没有办点付出和感情。

缓和着心态,杜杰强行欢笑着冷嘲道:“你的千祥哥哥已经承诺给我五百万了,我还在考虑接是不接呢,不知道老婆大人的数字又是多少?”

“我再加五百万,这样一来对你也算是一个交待了。”

韩若晴说的很自然,杜杰胸口烦闷,脑海翻腾的就快炸了,他还要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能怎么办,谁让自己现在这么在意她呢,不过这种在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呀?

继续阅读《无双招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杜杰 韩若晴小说全文阅读,《无双招婿》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