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臣妾这厢有礼了最新章节,顾言儿 慕容玉小说阅读

小说:臣妾这厢有礼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顾言儿

角色:顾言儿 慕容玉

简介:外面的天空一直都是阴沉沉的,顾言儿已经窝在宿舍里整整的三十个小时了,她一向都自认为自己虽然算不上是校花级别的人物,但好歹也出落的像模像样的,没想到居然谈了两年多的男朋友,居然被自己的闺蜜给抢了去,这口气说什么她也是咽不下的
钟表上的指针不停的转动着,她的肚子饿的咕噜噜的叫,手机上的十几个未接电话,无非就是来道歉的,可是现在的她看着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时,却是感觉到一阵恶心反胃

臣妾这厢有礼了

《臣妾这厢有礼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十六章 离开就等于死

听了慕容玉的话,顾言儿竟然无言以对,是的,她昨晚上确实睡了他的床,难道他现在还要自己负责不成?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可是一个人睡的呀。

想了想,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就掀开被子朝着里面看了一眼,确定没有问题了以后,才舒了一口气。

慕容玉依旧是笑呵呵的看着她,想到昨天他和皇上的那些对话,不禁引起了顾言儿的注意。

按理说,就算是他的武功再厉害,皇上也没有必要害怕他的,竟然敢在皇上的面前那么嚣张,胆子也真是够大的了。

“顾小姐,你当我慕容玉是什么人了?”他看着她的动作,又是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虽然你长的确实也还算是不错的了,我承认,我昨晚上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不过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上,我决定先放过你了,不过,我想等不了多久,你就会自动的投怀送抱的。”

这人哪里来的如此的自信,看来这皇宫是不能久待,到时候只怕不是弄的人没得了,只怕心也会被这个人给勾走。

“好了,竟然你也起来了,那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免得一会儿皇上派人过来了,弄的我这个地方乌烟瘴气的,我也不喜欢的。”

呵呵,说的轻巧,不过皇上昨天都已经把自己留在这里了,可以看的出来那人心里根本就没有念及她的好,不过是把她当作了一个玩物,想送给谁就送给谁了。

她低下头去,双手交叉在一起。

“怎么,舍不得了?”

“没有。”

她迅速的回答道。

他的眼神从她的脸上扫过,心里倒是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了,想到她留在皇上的身边,自己说不准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居然会有些难过。

“走吧。”他伸出手去,她没有拉住他,而是直接就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下地的动作显得有些笨重。“你倒是气不小呀。”

莫名其妙的就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里过夜,难道不应该生气么?

顾言儿大概也是被气糊涂了,脸都没有洗,直接就朝外面走去,太阳已经升了起来,院子里的奴婢都在忙碌着。

看着她出来了,都弯身行礼。

不对,是因为看见了她身后的某个人。

她转身看着他一只手背在身后,白色的长衫让他显得像是一个世外高人一样。

腰间的翡翠吊坠,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宝物。

“顾言儿,付清阳是谁?”

他淡淡的问道,视线又从她的脸上一扫而过,没有和她对视。

他竟然会知道这个名字?

问号在顾言儿的脑袋里打着,不过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吧,大概是昨晚上做梦了,听梅梅说,和付清阳分手的那几天,自己每夜都会做梦叫他的名字。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名字会随着她到这里来。

“我……”她欲言又止,又是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那双崭新的绣花鞋,一个字却都是挤不出来。

他笑了笑,走到她的身边,还没有等她反映过来,他的手却是已经拉住了她的手。

“不管他是谁。”他低下头在她的耳边。“我都不会让他出现在你的身边的。”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的是那么的清楚有力。

“哎……”

“我带你去见皇上。”

他说的话让人不能反抗,比起皇上那折磨人的招数,他来的是那么的直接,表现的是如此的**裸。

锦阳宫,外面守着几个侍卫,穿着整齐的盔甲,腰间都是统一的佩剑,高昂着头,脖颈伸的老长。

还没有到此处,便是听见了里面的一句句的,皇上万岁,奴婢该死之类的。

他大概又是在发火,或者是训人了。

“三殿下。”

“怎么,难不成本殿下还不能进去了?”他的声音显得那么的轻佻,像是在说教,却是叫人害怕。

连旁边被他紧紧抓住手的顾言儿,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她想甩开他的手,拼命的逃跑,可是她知道,她不能。

她不能弃那个和自己毫无血缘的侯爷不顾,也不能弃侯爷府上上下下的命不顾。

“三殿下,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他转身看了她一眼。“言儿。”他这般叫她,她的心里为之一动,轻轻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温柔的眼眸。“我竟然答应要带你呢,又怎么会叫你走?”

鬼才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呢,本小姐可没有求着叫你送我回来。

“让开。”他又是对着那几个人厉声的喝道,正准备拔剑,却是看着陈公公跑了出来,便是又把手放了下去。“陈公公,这姜还是老的辣,看来陈公公虽然上了年纪,耳朵倒是不错,在里面都能听到本殿下来了,不过这些狗奴才可就差了你好大的一截了。”他朝前走去,没有一个人敢拦着他。

就连陈公公也是弯身笑着在他的面前。“三殿下说的是,奴才们确实好久都没有被教训过了,都变得眼拙了,真是不知好歹,连三殿下也敢拦着。”又是甩了甩佛尘。“三殿下,快快请。”

“哼。”慕容玉一甩衣袖,便是拉着顾言儿进去了。

和昨天走的时候一样,院子里格外的干净,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这皇上肯定是有洁癖的人。

不然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喜欢呆在这种环境里呢。

“哈哈,皇兄。”人还没有见着,他的声音就先飘了进去。

皇上慢吞吞的从里面进来,衣服显然是才刚换上去的,衣带也是出来了才系上,身后随着他出来的,还有两个妙龄女子,穿着透明的外衫,好不羞涩。

脖颈上的斑斑红迹,刺的她快要睁不开眼。

一个穿着粉红色的长衫,里面是乳白色的裹胸,上面绣着粉红色的桃花,腰带也是粉红色的,如同小蛇一般,缠在那里。

这样的轻飘飘,大概一只手都可以把她这个小人儿给揉碎了,发髻却是松松的扎在后面,只有些许的碎发从白净的脖颈上掉了下来。

站在她身边的另一个,青色外衫,包裹了大概有几层,一个蝴蝶结正好就系在她的那对高挺的山峰上。

头发梳成了几个小辫子,一条丝绸也是在**系成了蝴蝶结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十几岁的小孩子,青涩的,又是让人蠢蠢欲动。

慕容玉的视线几乎都没有在那两个人的身上停留,他就像是一个流连太久花花世界的公子哥,对这些庸脂俗粉毫不吝啬。

“皇兄,看来你的兴致不错呀。”

他望着正前方的位置,一只手从那龙椅上扶过,却又是拉着顾言儿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高处不胜寒,我还担心皇兄昨晚会睡的不好呢,看来我倒是过于的担心了。”

顾言儿可不想看着这两个人拉家常,她只是扭捏的站了起来。

“我还有别的事,进先回房间了。”

“站住。”

皇上终于恶狠狠的说出了两个字。

又是走到龙椅上坐了下来,那两个女子很识趣懂事的就站到了他的身边,这幅画很和谐。

慕容玉百般无聊的在桌子上敲着,修长的手指,发出清脆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始终都没有消去。

顾言儿站在那里,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顾言儿,你是谁,朕这皇宫又怎么会有你的位置?”

对呀,没有我的位置,那我就拜托你们两兄弟,不要再为难我了好么?

姐姐我要回家呀,我要见我的亲爸妈呀。

“皇上,竟然你也说了没有我的位置,那我就回家了,我爹或许还在等着我呢。”

这个笨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说的反话么?

“你。”皇上还想说什么,这个字重重的从他的口腔内发出来,身子却是缓和了一下,便是往后靠了一下。

“不知道三皇弟,这个时候带她到朕这锦阳宫来做什么?”

“我是来给皇兄送礼物的。”

“礼物?”皇上的视线看着她的身子。

“不知道三皇弟说的礼物是什么,朕倒是想要见识见识。”

慕容玉拍着手站了起来,狠狠的拉过顾言儿的手,将她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又是玩味的抬起她的下巴。

“这就是我送给皇兄的礼物。”

皇上气的差点从龙椅上跳下来,他竟然要把自己玩弄过的女子送给朕?

他可是皇上,整个江山都在他的脚下,所有人的命都掌握在他的手里,而他慕容玉居然毫不逊色的这般说道。

“这个礼物朕不喜欢,皇弟还是带回去吧,留着自己慢慢用,或者,送给别人也可以。”

好你们呀,居然把我当一个礼物,真是眼瞎了,你们姑奶奶我可是校花,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居然被你们当做足球一样踢来踢去,未免也太过分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昨天我看皇兄的表情,我还以为皇兄会很喜欢呢。”说完他又有些委屈的模样。“看来我又给猜错了。”

皇上撑着下巴看着别处,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竟然这样,我只能一剑杀了她了。”说完慕容玉从腰间取出剑来,而皇上的身子也是立马的就坐立了起来,这一切被慕容玉全部都看在眼里,他心里在冷笑。“先从什么地方开始呢,皇兄可真是爱玩,还喜欢看我生剥活人的游戏呀。”

感觉到他的剑已经挨着自己的肌肤了,顾言儿再也不能坐以待毙了,她可以死,但是绝对是生老病死,不是这样白白的就送了小命的。

顾言儿心想着这个慕容玉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和这个皇上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从本质上来说,他就是恶魔二号。

不过看着皇上现在的表情,他怎么看上去好像不怎么乐意的样子哇。

该不会是他对自己有感情了?

不可能的,他可是皇上呀,自己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一个贫民,主要是现在还是一个没有弄清楚状况的模样。

“皇弟,你就算是要杀她,也不要在朕的面前,你知道朕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反映的。”说完他的身子又坐直了,刚才似乎绷紧的神经,现在也松懈了下去。

“你要杀谁,和朕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喂喂,慕容轩你不会是这样的人吧,好歹我们也认识了两天好不好,而且你昨天还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今天怎么就舍得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呀。

看来男人是靠不住的,尤其是这种有权有势的男人。

她的下颚高高的抬起,微微的闭上了那眼睛,就等着他的剑落在自己的脖颈上,反正就是死,不就是一刀的事么?

要杀就杀,何必还在这里婆婆妈妈的。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皇上了,其实我也早就应该料到的,皇上怎么会一下子就心软了呢。”说完他的手在她的脸蛋上抚摸了起来,那白净的手根本就不像是沾满了血腥味的,可现在她明明就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而且还特别的浓烈。

搞什么飞机呀,这两个人。

顾言儿满脑子的问号,可她的身子动弹不得。

“皇兄一向都是冰冷如此,虽然呢,这女人长的确实也还算是不错,可是呢,想到她的鲜血要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不知道为何,我现在特别的激动,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完他的剑朝着她的脖颈上划了下去,她也紧闭上了眼睛。

“瞧,就连死也死的这么好看,别说我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了,昨晚上都还没有玩过,不如再留着玩几天好了。”

“慕容玉,你不是人。”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皇上,还没有敢这般对我。”他的脸上始终都带着微笑,让人更加的害怕。

旁边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不对,连一个眼神都不敢从他的脸上扫过。

不然都知道下场的,宫里的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连眼神都变的可以杀人,他慕容玉如此,慕容轩更是如此。

“住手!”

他终于发话,身子有些许的颤抖。

“慕容玉,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哈哈。”他放肆的笑。“看来皇兄对这个女人果然非同一般呀。”他的手摸到了她的脖颈出,连同他冰冷的剑,他手心的温度更加的冰冷。“怎么办呢,这个女人已经被我玩过了,皇兄该不会还要吧?”

显然他的话已经激怒了皇上了,他的脸色苍白,叫人害怕。

双手狠狠的扶在扶手上,青筋暴起,看上去他已经忍耐了很久了。

而慕容玉却是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的害怕,他好像早已经习惯了玩弄与人在自己的手掌心中,连皇上也不放在眼里。

顾言儿觉得自己的忍耐心也是有限的,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人没有长辈之分了,而且眼前的还是两个亲兄弟。

自己到底来了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朝代呀,怎么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而自己偏偏就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慕容玉,你闹够了没有?”

顾言儿也是冰冷的。

“小美人,你着急了?”他几乎咬着她的耳垂说道:“这么急着去死呀,我的皇兄可是会心疼的。”

“我才不需要别人的心疼,你若是想要我死,那我就去死好了,你何必在这里冷眼相对的折磨人?”

还没有等两个人回过神来,顾言儿就朝着他的剑上冲了过去。

“言儿。”皇上一下子从他的龙椅上蹦了起来,伸手一掌打在慕容玉的胸口上,他连同他的剑飞了出去。

另外一只手拉过顾言儿,整个怀抱就把她给缠在了身子下。

“顾言儿,你不要命了?”

顾言儿却是抬头望着他,大大的双眼,此事没有一点的害怕。

她看着这个人,英俊的就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他的身上是暖暖的,宽大的肩膀就好像是她的港湾。

她在他的怀里很舒心,和付清阳分开后,她以为她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这个人,他责怪的眼神里,却是有些关心和担心,让她的心里一阵暖流流淌着。

“你吓死朕了。”他抱的更紧了,顾言儿几乎快要窒息的说不出话来。“你知不知道他会真的要了你的命呀。”

“皇上,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他的脸色这才转变了一下,连忙松开她的身子,背对着她。

“才没有,朕不过是害怕你在宫中出事了,到时候你爹岂不是都怪罪于朕了?”

切,你堂堂的一个皇帝,还怕一个小臣子怪罪你不成,不要不承认了,明明就是担心人家的好不好。

顾言儿心里暗自高兴,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哈哈。”慕容玉半躺在地上又是大笑着,从皇上刚才的反映来看,他是在乎这个女人的,不过他很好奇,不过就是一个侯爷家的小姐,怎么会让他如此的操心,看来这个女人,自己还真的就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慕容玉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剑**剑鞘。

“臣弟不过是看到皇上这般的表情,也为皇兄高兴而已。”

他走到他的身边,伏在他的身边小声的说的。“皇兄,这个小丫头可不一般,而且据我所知,她的心里可是有了别人。皇兄若是真的喜欢她的话,可得趁热打铁,不然到时候她可就成了别人的了。”

他又是顿了顿。“就算是没有别人,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这么可爱鲜美的小人儿,若不放在身边的话,肯定会很担心的吧。”

说完他又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顾言儿看见皇上的表情更加的难看了。

慕容玉又是走到她的身边,摸着她的脑袋说道:“顾言儿,你可要小心了,这宫中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你若是有危险了,就叫我慕容玉,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面前的。”

顾言儿觉得这个人完全就是莫名其妙,刚才还要杀自己,现在怎么又说有危险就叫他了,他岂不是更危险?

看着他摆摆手就出去了,连带着他身边的侍卫,头也不回,顾言儿的视线也跟着出去了,生怕他啥时候又突然的回来了,想想都恐怖。

“还没有看够么?”皇上的声音听上去很不是味道,甚至有一股酸酸的味道:“要是没有看够,你可以跟着他去,朕是不会拦你的。”

顾言儿觉得他肯定是吃醋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奇怪的表情,而且说话也是酸酸的。

她背着手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怎么会。”他的眼神不敢看着她。“朕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子?”

“那说不准,喜欢本小姐的人多了去了。”她又是朝着他的面前走了两步,他吓得朝后面退了一下,却是被她伸手一下子就拉住了他的衣服。“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会不敢看我的眼睛?”

“朕喜欢看哪里是朕的自由,朕是皇上,难道做什么事还要看你的眼神和脸色么?”

“我又没有这样说,不过是你自己这么觉得罢了。”顾言儿觉得他肯定是对自己有感觉的,不过她一向都不相信一见钟情这样的鬼话,尽管他看上去满足了她所有的对男人的幻想,不过她和他始终都是不可能的,他们就是两条平行线,总有一天她会从这里离开,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而他还是这里的皇帝,他高高在上,会有很多的嫔妃,会生很多的孩子,他也总会忘记自己的样子。

想到这里,心里居然很不是滋味呢。

“你怎么了?”皇上看出来她的心里有事。“该不会是朕说不喜欢你,你心里不好受了吧?顾言儿,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敏感了?”

“才不是呢,我在想别的事。”

别的事?难道是想皇甫青阳么?

皇上的心里更加的不高兴了,明明觉得她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总觉得她是不属于自己的。

“来人呀,给顾小姐沐浴更衣。”

“喂,你干什么呀,我才从外面回来,刚才才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你现在又……”

“正因为你才从别的地方回来,所以朕要你干干净净的出现在朕的面前。”他停顿了一下,捏起她的下巴。“顾言儿,朕不允许你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哪怕是他房间的味道,他花园里的味道都不可以。”

“你也太霸道了吧,那个人又不是外人,他可是你的……”

“只要是朕想要得到的东西,哪怕是他慕容玉也休想插手。”说完他甩开她的身子。“还不快点。”

“是,皇上。”

香梅跟着顾言儿就到了房间,当然身后还有一群皇上安排的奴婢,顾言儿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就赶紧把香梅拉了进去。

“小姐……”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这里只要香梅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小姐,皇上有吩咐,必须要奴婢伺候小姐,若是被皇上看见了,也会像是上次一样的,还望顾小姐……”

“怎么,难道本小姐说的话就不是话了,还是你们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顾言儿可不想这些人在身边监视自己,尤其是那个皇上,还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他的眼线呢,看着他就不像是好人的样子。

最好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小姐,奴婢见着这些姐妹儿都还不错,不如就让他们进来吧,也免得皇上会起疑心。”

香梅也是劝到,毕竟宫里的奴婢可不像是他们侯爷府的,有时候还能跟小姐老爷顶嘴什么的,他们一旦说错话,做错事,那可就是要命的呀。

“香梅,不是本小姐说你了,自从到宫中以后,我怎么就觉得你这个人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呢,对,我知道他是皇帝,我什么都应该听他的,难道我洗澡也要这么多的人看着么?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可以过来。”

顾言儿一字一句的说道,又是伸手把香梅给拽了进去。

“难不成你也不想进来?”

“香梅不敢。”

顾言儿褪下身上的衣物,整个人都埋进了浴桶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有昨晚上的那些事情,让她整个脑袋都乱的。

昨晚上要不是她反抗的话,现在已经成了他慕容玉的人了,光是想想都后怕,好在自己还是有点厉害的。

只是现在在皇宫,今天出来一个三殿下,明天还不知道又会出来一个什么殿下之类的呢,真是防不胜防呀。

要是青阳在的话就好了,他肯定能为自己想办法的,就算是想不到办法,他肯定也会时刻都陪在自己的身边的。

“小姐,昨晚上三殿下可没有伤到小姐吧?”

“怎么,你还想要我出什么事不成?”

香梅吓得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奴婢不敢。”

“好了,起来吧,我又没有说什么,你们这些人还真是的,怎么一点也开不起玩笑呀,我可告诉你哈,你竟然都跟着我了,那你就是我顾言儿的好姐妹,以后在我的面前,就不要动不动就下跪了,还有,昨晚上我什么事都没有,好端端的,你以为就三殿下的那模样,他能把我怎么样呀?我就一只手就把他给打了出去。”

香梅听着小姐描述的那些,嘴巴都惊的合不拢了。

“可是,小姐,这宫里的人可都是知道的,三殿下这个人的脾气不好,听说不仅是皇上,连太后都还要看他的脸色呢。”

顾言儿立马就转身趴在了浴桶上,她看着香梅,又是咬着下嘴唇。

“说来也是,昨天我就看见了皇上还挺害怕他的,你说他就是一个三殿下,而且他的宫殿没有皇上的气派,官位也没有皇上的高,他怎么会那么拽呢,我觉得这个人肯定不简单,香梅,一会儿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哎呀,小姐,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不要在惹事了,要是被老爷知道了,还不打断了我的腿呀。”

“瞧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顾言儿狠狠的就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我又不是去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了,不就是去调查一些小秘密么,再说了在宫里,这也不让我去,那也不让我去的,我现在可要无聊死了。”

看着小姐嘟着嘴生气的样子,香梅忍不住的就笑了出来。

“小姐,我倒不是担心你了,我只是担心皇上呀,你说你那天睡了一天,皇上就守了你一天,昨晚睡你在三殿下那里呀,皇上寝宫的灯也是一直都亮着的,今早上我就从陈公公那里听来,说昨晚上皇上一夜都没有合眼,这也就算了,皇上还喝了一夜的闷酒,喝醉的时候,嘴里还叫着小姐的名字呢。”

不会吧?喝醉的时候可都是叫的心里最想念的那个人,自己和他不过就是才认识,他就算是看上自己了,也还没有发展到那么快的速度吧。

“香梅,你可说的都是实话?”

“小姐,这还有假么,陈公公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你就算是不相信奴婢,也应该相信他呀,反正我也是看见了,皇上今早上连早朝都没有去,起来的时候身上一股酒味,就在你们回来之前,他才刚从浴室出来呢。”

顾言儿想着进去第一眼看见他的那一刻,他的身边有两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本来以为他是在和她们那个呢,没想到……

“唉。”顾言儿狠狠的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我这个猪脑子呀,香梅,你快些帮我梳洗,我要去见皇上。”

香梅心里高兴,小姐也总算是开眼了。

“小姐,你别说,皇上可真是个好人,你说这京城里呀,都说皇上是沉迷于美色,从来就不关心国家大事,我倒是觉得呀,皇上简直就是一个天神。”

“香梅,你信不信,你要是再这样说下去呀,迟早有一天你这舌头都会被割下来的,到时候我可是救不了你了。”

“知道了,小姐,你放心把,我也就是在你的面前才敢这样说话,这要是在外面呀,我保证我都是闭口不提的。”

洗完了以后,顾言儿也觉得浑身都很轻松了,昨晚上大概也是太紧张了,一夜都没有睡好,就担心那慕容玉会对自己做什么事了。

现在总算是舒服了,她往软绵绵的床上一趟,很快的就闭上了眼睛。

怎么感觉这心里的小鹿一直都跳个不停呀,满脑子都是刚才看见的皇上的样子,还有他吃醋的模样。

不对呀,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想的是青阳么?怎么会脑袋里都是这个人的样子呢。

别想了,别想了,也许睡一觉就好了。

“她洗完了么?”

“回皇上的话,小姐已经洗完了,才刚刚睡着呢,奴婢这就去叫醒她。”

“不用了。”皇上轻轻的抬手,又是看着她们。“你们都守在这里,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踏进这里一步。”说完他就轻轻的推开门进去了,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玫瑰的香味,他掀开门帘,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他的心为之一动。

长长的青丝托在枕头上,洁白的肌肤,没有任何掩盖的暴露在那里,她的嘴唇微微的张开,眼睛紧闭,他伸出手去,快要触摸到她的肌肤的时候,他又是缩了回去。

呵,睡的可真是安详的,也不怕来了坏人么?

他轻轻的拉过被褥,盖在她的身上,又是坐在她的身边,将她的手放进了被窝,就那么碰触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他的身子苏醒了。

皇上凑近了她的脸颊,情不自禁的就闭上了眼睛,温暖的嘴唇覆盖在了她的唇瓣上,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只是动了动身子,舔了一下嘴唇,难道是自己想的人出现了?

他睁开眼睛,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她美的不可方物。

皇上细细的端详着她的脸蛋,还有她的身子,以前从未觉得他会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可是回想起来,在见到顾言儿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整颗心都为她所动。

不管是在上早朝的时候,还是在御书房的时候,甚至是在太后的面前,他的脑海里全部都是她的影子。

他像是着了她的魔,在她的面前,他所有的尊严都没有了,甚至为她死,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只可惜这一切都是他的假象,因为就在他想要凑近她的时候,她的嘴里却是叫出了皇甫青阳的名字。

皇上的动作孑然而止,他推开她的身子,站在床边看着她,她的身子软软的躺在那里,某处随着她的呼吸起伏。

他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她睁开眼对上他的眼睛。

“皇上……”

“哼。”皇上甩了甩衣袖,背对着她。“来人呀,把顾言儿带到朕的御书房,朕要好好的教育她的礼仪。”

顾言儿感觉到口腔内的味道,又是茫然的看着他,还有她衣带已经被解下,她起来的时候,双手伏在了面前。

“你干什么呀,我睡觉都不让我睡,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去御书房干什么,我不去。”

“顾言儿,这是皇宫,不是你的侯爷府,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说完他又是转身望着她。

“自然朕是国君,一切都要听从朕的安排。”

“你就是霸道无礼,反正我不管,我就不去,我要睡觉。”顾言儿拉过被子,继续往被窝里钻,她就还不信了,他还要把自己给抬着过去。

皇上显然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本来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却没有想到她就算是在睡梦里想的也是那个人。

“今天就算是抬也要把她抬过去。”

“我就是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顾言儿把被子拉过头,整个人窝在里面,本来好好的梦境,完全都被这个人给打破了,他不是恶魔又是什么。

“来人呀,顾言儿以上犯下,当诛灭九族,传令下去,把侯爷府的人赶尽杀绝,朕要她顾府,断子绝孙。”

“慕容轩。”顾言儿掀开被子,头发耷拉在额前,可是从凌乱的头发中,他也依然看见她那张绝美的脸蛋,还有那双对自己恨之入骨的眼睛。

“慕容轩,你太仗势欺人了!”

皇上心里很不好受,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软下心来,不然只会叫她以为自己不过是在吓唬她而已。

他要得到她,不仅是人,还有心。哪怕是现在她对自己是怨恨,那也比根本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地位的要强。

“顾言儿,你若是还坐在这里不起来的话,只怕你爹的那条狗命都保不住了。”他转身冷冷的说道,他能感觉到她此时此刻的眼光,有多么的仇恨自己。

可是他迫不得已要这样做,而且他要让她记得在南唐,没有任何人可以反抗自己,哪怕是她顾言儿也不可以。

顾言儿一边拉紧自己的衣带,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我去,你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她走到他的面前,眼睛里饱含泪水,双腿跪在他的面前。

“皇上,是不是现在还要我给你下跪,给你磕头,你就会心满意足了?”

皇上看着她跪了下去,又是狠狠的朝着地上撞了过去,他想要弯身去扶起她,可是当他的手碰触到她的身体的时候,他又是狠心的缩了回去。

“怎么样,皇上满意了么?痛快了么,可以放过侯爷府的几条命了么?”她说着的时候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顾言儿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可是她身体的本能促使她这般,就好像顾府的上上下下早就和她连接在一起了一样。

那个和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是她的亲爹,而那些奴婢,也是自己从各个地方带回来的。

她答应过要给他们一个家,可现在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家因为自己,而变得支离破碎,她知道就算是顾胜华把她送进宫,也是爱她的。

“够了,移驾御书房。”

“是,皇上,起驾。”

顾言儿跪在那里,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还不扶她起来?”皇上又是冷冷的说道。

视线从她的脸上扫过,泪水几乎模糊了她的整张脸,让她看上去楚楚可怜,更让他心疼。

“启禀老佛爷。”

“什么事呀,这么莽莽撞撞的。”

“老佛爷,刚才奴婢可都是看见了,皇上正带着那妖精朝着御书房去呢,听锦阳宫的人说呀,这皇上今天把那妖精可是狠狠的骂了一顿,现在又说要带她去御书房好好的学习礼仪呢。”

太后似乎早就意料到了这一点,只是漫不经心的就把茶壶的盖子盖上,又是轻轻的放在嘴边吹了吹。

“哀家就知道,皇儿堂堂的一国之君,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一个野丫头呢,不碍事的,他现在也不过是有玩心了,依哀家看呀,过不了多久,这女人只怕是半条命就没有了,就别说还想进我们皇宫的门么?”

“可是老佛爷,这正是老奴所担心的,这皇上可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这般费尽心思过呀,这会皇上还亲自**,只怕皇上不会是把她培养成正妃的人选呀。”

“皇上是哀家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他心里想的什么,哀家难道还不明白么,不过是年轻气盛,爱玩罢了,就由着他去吧。”太后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巴。

“皇甫将军那边进展怎么样了,秀女们他打算什么时候送进来?”

“回太后的话,这皇甫将军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老奴去了这几次呀,他可是连秀女的脸都没有让奴婢瞧着呢。”

“皇甫将军做事一向都小心谨慎,他这样做,自然会有他的道理,你也别多管了,还是多多的把心思都放在皇上和三殿下的身上吧。”

“是,老佛爷。”

看着皇上来了,一路上的奴婢奴才都在不停的下跪行礼,顾言儿走到他的身后,他停下来的时候,她也跟着停下来,他走的时候,她也跟着走了。

“顾小姐,你觉得这花怎么样?”

皇上知道她喜欢花,路过御花园的时候故意问道,想要引起她的注意,也许她的心情也会变好一些。

可是顾言儿却是一点都不领情,眼睛都不朝着那边看。

“皇上说好便是好了。”

“你……”他把要说出来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陈公公,去把那朵玫瑰给朕摘来。”

“是,皇上。”

陈公公摘下皇上所指的最大的一朵花,又是双手奉在了皇上的面前。

皇上接过那朵花,转身递给顾言儿。

“好花配美人儿,倒也是绝配了。”

“皇上大概不知道,这路边的野花不要乱采这句话,花也是有生命的,皇上就算是想要践踏生命,也不至于这样。”

皇上竟然无言以对,伸出去的手只好在空气中摆动了几下。

“陈公公,你看你摘的是什么花,这玫瑰虽美,可是刺却是如此的扎人。”

皇上朝着那刺上狠狠的按了下去,血从指尖冒了出来。

“走吧,看来这御花园的风景,朕也是看腻了,改天叫人过来整修整修,把这满园的玫瑰全部都给朕除掉,朕不想再看见任何有玫瑰的地方。”

“是,奴才遵旨。”

顾言儿的脸色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她不知道皇上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对,他随时都处于分离的状态,有时候温柔的就像是暖心的小绵羊,有时候又霸道可怕的像是一个长着大角的怪兽。

到了御书房,他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捏的不算是紧,她没有感觉到疼痛。

“你们都退下吧,陈公公,传令下去,今天一切的事情都压后,若是有人来觐见,就说朕身体抱恙,一概回绝。”

“是,皇上。”

在皇上的示意下,陈公公轻轻的拉上了大门。

整个房间里就只有皇上和顾言儿两个人,她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的脸色始终都不好看,手指上的血已经凝固在一起。

“坐下吧。”皇上坐在他的龙椅上,又是随手就对身边的顾言儿说道。

顾言儿双手乖顺的放在面前,这是皇上第一次看见她这么安静的样子,她不动声色,嘴唇轻轻的抿在一起。

“朕让你坐下。”

“这是皇上的御书房,君臣有别,民女怎么敢坐下和皇上说话?”她反击道,脸上很是不屑。

“朕叫你坐就坐!”

顾言儿依旧没有动。

皇上嗖的一下就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三步两步的就走到她的面前,拉过她的一只手,几乎是把她给拽过去的,就扔在了自己的龙椅上。

“顾言儿,朕也是有忍耐心的,难道你非要把朕给逼出火气来了,你才善罢甘休么?”

“呵,皇上真是会说笑,从头到尾都是皇上在自说自话,我顾言儿可是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招惹到了皇上,或者是我们侯爷府什么地方招惹到了皇上,害的皇上苦大仇深,对我们侯爷府如此大的仇恨,什么要诛我顾家九族。”

她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在和自己生气么?

“顾言儿,你要朕说什么?对,朕是对你们顾家有仇,朕恨你,恨你为什么要这么晚才出现在朕的面前,恨你为什么宁愿和他慕容玉同处一室,也不愿意和朕多说一句话,恨你为什么连做梦都在叫着他皇甫青阳的名字,而对朕,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朕恨你。”

他越说越激动,眼圈却是红了。

“恨你为什么要朕不可一世的爱上你,恨你为什么出现在朕的身边,却不能多看朕一眼,不愿意和朕多说一句话。”

顾言儿没有想到皇上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以为他只是拿她开玩笑,她以为从她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是他的一个玩具。

可没有想到他真的会爱上自己。

“皇上,我……”

“什么都别说了,朕知道你心里在嘲笑朕。”

他背过身去,她见着他用衣袖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睛,大概是情绪控制不住,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他是堂堂的皇上,男子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女人落泪,这要是被外人看见了,岂不是把他当作一个笑话?

“我顾言儿没有要取笑皇上的意思。”顾言儿的言语也慢慢的缓和了一些。

“皇上,言儿只是觉得言儿何德何能,怎能让皇上如此的挂念,言儿什么都做不好,甚至连一个像样礼仪都做的不好,所以皇上,言儿求求你。”她抬头望着他,对上他的眼睛。

“言儿求求你,不要爱上我。”

“顾言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朕不要你这样说,朕……”

“皇上,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言儿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若是爱上了言儿,我迟早有一天也会从你的面前消失的,所以,皇上,看在言儿的份上,也看在天下老百姓的份上,求你还是找一个这里的大家闺秀和你成亲吧。”

皇上摇摇头,他的心里只有她,她在说什么胡话,什么不是这里的人,她明明活生生的就在他的面前,他能闻见她身上的味道,能听见她的心跳声,他明明亲吻过她的唇。

她怎么可以对朕这般的狠心,一定是他皇甫青阳,他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让她顾言儿连他这个皇上都不要,却宁肯厮守在他的身边。

“哼,顾言儿,你真是可笑,你觉得朕当真会爱上你这样的一个女子么?”

他嘴角轻轻的上扬,顾言儿看着他,心里烂成了一个洞。

难道他刚才说的话都是在骗她?而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上了他的当?

御书房内,顾言儿坐在皇上的位置上,要知道这个位置可是除了皇上,谁都不能随便坐的,可是现在偏偏他让她坐在上面。

顾言儿紧张的连喘息都不敢,她生怕皇上下一秒就下令把她拉出去砍头了,现在虽然他表面上没有什么害怕的,可是这个人,是恶魔转世,他下一秒要做什么,现在的心里在想什么,她顾言儿又怎么会猜的出来呢?

在他的面前,她就是一个小白兔,他给一颗糖,你就得乖乖的舔上去,不对,就算是他什么都不给,自己也得乖乖的听命于他。

因为他的手里掌握着自己的小命,还有侯爷府上上下下几千条人的小命。

“顾言儿。”

他轻轻的叫到,好像那声音从远处飘过来。

皇上又是凑近了一些,一只手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放在她身边的龙椅上,脸上的表情依旧。

该死的,顾言儿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却是莫名的加快了,脸也情不自禁的就红了起来。

难道还在想他刚才说的话,以及睡梦中他那个轻轻的吻么?

“皇上……”

“你给朕听好了,从现在起,朕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

喂,大哥,原本你说的每一句话就都是圣旨好吧?试问这天下谁还敢和你对着来呀,只怕就只有那不怕死的三殿下了。

“皇上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言儿全部都听着的。”

看着顾言儿突然变得这么乖巧,皇上居然有些诧异,在他到心里,这个女人就是难缠的。

“你坐直了。”

随着他的声音,顾言儿连忙就把身子整个都立直了。

他的眉头却还是不满意的一皱,又是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虽然使的力气不是很大,但是她也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看着朕。”他又是下命令的说道。

顾言儿便是抬着下巴看着他,对上他的眼睛,他的心里一颤,迅速的就把视线移到别的地方去。

“就是这个眼神,顾言儿,你是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所有人?”

他真是害怕她也会用这迷人的眼神,看着其他的男人,他的心里不舒服,她是他的。

顾言儿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了,不是他让自己看着他的么,怎么现在又说这样的话了。

“眼睛别这样,你学着朕。”

皇上示意道,双手伏在她的肩膀上,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嘴唇轻轻的闭上,下巴稍微底下去一些,还有你的衣服。”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脖颈以下,刚才还试图平缓的心里,顿时就跳跃了起来,就好像那颗心早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一样,在他的身体里乱窜,快要蹦出来了。

皇上立马就把手从她的身上缩了回来,又是转身顿了顿。

顾言儿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只能不敢动的看着他的背影。

“皇上,可是都好了?”

皇上现在哪里还会在想这些,这个女人难道就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么,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不说,还是在这么空荡荡的御书房,就算是她是冰雪美人,心也开始融化了吧。

可是为什么她还能做到面不改色?

“皇上?”

顾言儿又是轻轻的叫到,她可不想一直都摆着这个姿势,看上去就像是他的木偶一样。

“哎呀,你起来,顾言儿你怎么这么笨呀,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学不会。”他又是着急的把她给拉了起来,但是由于他的力气过大,还是把她一下子就拉紧了他的怀里。

心跳好快。

顾言儿靠在他的胸膛上,若不是现在留意,她也不知道他居然有这么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七左右,身子也很结实挺拔,隔着他的外衫,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肌肉。

不是锻炼的,一般的男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材?简直就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她心里却是忍不住的高兴,也不知道自己在乐呵什么,在他的身边让她有安全感。

顾言儿不怕死的伸出手去环住他的腰身,大概是因为她太娇小的原因,抱住他,却是那么的艰难。皇上的心跳也不断的加速,他感觉到她的体温,她的呼吸,还有她身上独有的香味。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叫她到这里来的目的,只是情不自禁的就低下头嗅着她发丝上的味道。

“言儿。”

他嘴里忍不住的叫到。

顾言儿又是笑,这个臭男人,还说要什么**,我看呀,就是为了和她单独相处在这里吧。

“皇上,怎么了?”

她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改变,心里又是窃喜。

“没事,开始吧。”

说完他从她的身边抽离,又是转身尽力的把身体里的那股热气压制下去。

慕容轩呀慕容轩,你真的是疯了么?想你出生以来,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现在居然对这样的一个女人动心了么?

顾言儿双手背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又是凑上去看了看,见着他脸红的厉害,就捂着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不许笑。”

她立马就闭上了嘴巴,切,皇上就了不起么?连别人笑的自由也没有了呀。

皇上见着她好不容易咬着嘴唇停住了笑声,可是她的表情,那白净的脸颊,还有那双因为笑的太厉害,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一不是在让他心动。

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两步走到她的面前,抬着她的下巴就开始索要了起来。

“皇上,别,不是要……”

“别说话。”

他轻轻的命令道,却是让她不容反抗。

“顾言儿,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皇上的两只手已经移到了她的腰间,别看她顾言儿性格跋扈,可是她的腰身却是柔软的就像是要在他的手心里碎掉一样。

“会有谁派我来呀,不就是皇上自己把我给留下来的么?”

顾言儿也是不要脸的就叫了出来,表面在反抗着,可是心里却是巴不得他就这样抱着自己。

“皇上,我,不要,要是被外人看见了,一定会为难皇上和我的,还是求皇上放过自己吧。”

他却像是更加的生气了,动作也变得暴戾了起来。

“顾言儿,为什么他慕容玉就可以得到你,而朕不可以,为什么你连皇甫青阳都爱的那么深刻,而对朕却是这么的冷淡,朕要你,朕现在就要你!”

原来他一直对这样,是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和皇甫青阳见过面,那他还知道些什么?

顾言儿一下子就推开了他,皇上大概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放着他不管不顾,他站在她的半米之外,看着她的脸色慢慢的暗淡了下去,双手握成两个拳头放在腰间。

“慕容轩,你简直就不是人,我告诉你,我顾言儿就算是和任何人在一起,我也不会和你这个恶魔在一起的。”

皇上没有想到顾言儿居然会这么大胆,连他的宠幸都可以不要,她难道不知道现在天下有多少女人都想得到他么?而自己亲手送到她面前的,她却是这般的不珍惜。

“顾言儿,你以为朕真的对你……”

“我知道你根本就对我没有感情,你不过就是想要玩弄我而已,我知道你完全就是在争风吃醋,因为你是皇帝,你不能允许你身边的女孩喜欢上别人,也不能她被别人喜欢,但是我告诉你,我顾言儿就是这样的人,没错,我就是喜欢青阳又怎么样,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你当真以为朕不敢么?”

她高高的抬起下巴,“那你就杀了我吧。”

皇上抬起巴掌正准备打下去,可是到了她的脸边的时候,却又是停住了。

“你想死,朕却是偏偏不要你死,朕要你亲眼看见,因为你,他皇甫青阳会有什么下场。”

“你若是敢对他做什么的话,我就要你这个皇帝,晚上做梦都会做噩梦,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你居然敢这般对朕说话?”

“心里不舒服了?不痛快了?你就是自私自利的小人,你以为你把我留在你的身边,就会改变什么么?我告诉你,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我爱青阳,你永远都别想把我从他的身边带走。”

说完她夺门而出,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反映,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的就看着她从自己的眼前离开。

“皇上,要不要奴才去把顾小姐带回来?”

皇上抬手。

“不必了,她说的对,朕就算是把她留在朕的身边,就算是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由着她去吧,朕要她为她今天的选择后悔一辈子。”

顾言儿没有想到那个皇帝完全就是个善变的人,一会温柔的就像是王子,一会又可怕的像是恶魔。

香梅见着小姐从回来以后,就闷闷不乐的一个人坐在那里嘀咕,不一会儿又是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干什么?你还不赶紧帮我收拾东西呀,我要回家,在这里我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那个皇帝就像是一个炸药包,随时都可能爆炸,我可不想被炸的面目全非。”

“炸药包?”

“哎呀,说了你也不懂,赶紧收拾,不然我可就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哦哦,奴婢这就去收拾。”香梅虽然不知道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是没有什么比呆在宫中更可怕的事了。

顾言儿立马就收拾完了东西,她可不想等着皇上回来拦住自己的去路,尤其是自己刚才还不怕死的说了那么一大堆的话。估计现在他已经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吧?想想都恐怖,顾言儿打了两个寒颤儿,便是提着东西就往外走了。

出门就遇上了正从轿子上下来的皇上,她假装没有看见他,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可是却不管到哪里,皇上总能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就不信我还出不去了。”她走了几步,正在窃喜皇上没有追上来。

却是听见后面冷冰冰的几句话,不用转身她也知道站在身后的会是谁。虽然认识没有几天,可是这个声音她在熟悉不过了。

“顾言儿,你觉得你可以逃出朕的手掌心么?”他从假山上跳了下来,那金黄色的龙袍,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整个天下都是朕的,你觉得你可以逃到哪里去?”

“我不管,天涯海角,我就不信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你觉得你能出这个宫门么?你当我们南唐的皇宫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等低贱的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他的指节发出清脆的声音。

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包裹,旁边的香梅从始至终都是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这种事以前也在侯爷府跟着小姐做过,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像是这样心惊胆战。被老爷抓住了,挺多也就是关几天的柴房,几天不能吃饭,若是被皇上抓住了,那可真的是断子绝孙的事呀。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小姐,她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或许皇上还能从轻发落,不然只怕真的会没命呀。”

顾言儿的心一横,她走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这一步了,她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完全就是赴死的心。

“顾言儿,朕知道你不怕死,当然你现在也可以不把你们侯爷府的人放在心里,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想到那个人的名字心里就是揪心的疼,却还要在她的面前念出来,他该是有多痛苦,可是能留住她,就算是牺牲他的所有,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哪怕只是她的人。

“难道你就不想你最心爱的皇甫青阳么,难道你要亲眼看见他在你的面前五马分尸么?”

“慕容轩,你!”顾言儿转身望着他,对上他那无望的眼神。

“对,你是皇帝,难道就因为你高高在上,你就可以做出这些伤尽天良的事么?我真是看错你了,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你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

呵,是,朕是小人,若朕不是小人,你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留在朕的身边?朕又怎么可以时刻都看见你?哪怕你恨朕也好。

“太后驾到!”

陈公公等若干的奴婢奴才一下子就全部都跪下了,只有皇上和顾言儿站在那里,两个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干瞪着。

谁也没有要先放下的意思,顾言儿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行李,其实里面也不过只有一两件的衣服。而皇上只是双手背在身后,他的心里也是担心的,他害怕就算是拿皇甫青阳的死,也留不住她。

“老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得了,你们就起来吧,哀家若真的是活到千岁了,只怕还不被你们这些狗奴才给气死了。”她的视线从顾言儿的身上又是移到了皇上的身上。

“皇儿,你这宫中的奴婢可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连见着哀家也不下跪行礼了,看来这两天你把她留下来,不仅没有**好,反倒是让她胆大包天了。”

刚才还是一副恶魔脸孔的皇上,立马就微笑着行礼。

“母后你怎么移驾到这锦阳宫来了,该是儿臣去拜见母后才是。”

“哀家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皇上日夜忙碌国事,现在又是成天都围着这个奴婢转,哀家是怕再不来呀,只怕皇上这了心都要被那个妖精给叼走了。”

顾言儿知道太后那个老巫婆嘴里说的妖精就是自己,当然妖精就妖精,反正本小姐今天可是走定了。

管你是恶魔,还是恶魔他老娘,都挡不住本小姐的道路的。

“母后,你可真是会说笑,儿臣这锦阳宫就算是风水再不好,也不会有什么妖精出入呀,再说了,有母后和那些母后的兄弟姐妹在,就算是真的有妖精要来,只怕也早就被他们给揽在宫外了。”

“皇上,哀家做这些事可都是为了你,为了南唐的江山,和大好前程,你看看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难道你是在怪罪哀家么?”

皇上又是低了低。“儿臣不敢。”

他慢慢的直起身子,又是走到顾言儿的面前,伸手抓住她的手,轻轻的捏了捏,顾言儿从来就没有感觉过他的手这般的冰凉过,在她的印象里,皇上一直都是可怕的,想要杀谁就杀谁,可是为什么,刚才从他的眼神里透漏出来的确实一股无奈呢。还有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太后的那些亲戚对他不好么?

“有母后在,儿臣自然对南唐是放心的,只是母后,竟然如此,儿臣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母后还要儿臣做皇帝。”

“混账,你说的都是什么胡话,你不做皇帝,谁做皇帝,难道天下还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么?”

他冷笑。“原来母后只是觉得儿臣需要来这个位置上而已,若真的是这样,儿臣倒是宁愿当一个平民百姓,或许就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舒舒服服,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连皇甫青阳都不如。”

顾言儿的心里惊了一下,原来他说这些话都是给自己听的,表面看上去什么都有的皇上,其实比谁都要可怜。

“哀家看你这两天和这个妖精在一起,不仅连心被她给吃了,连魂都被她勾的没有了。”说完她又是吼道:“来人呀,把这个妖精给哀家拉下去,即刻处死。”

“太后饶命。”香梅连忙跪下求情。

顾言儿只是定定的看着太后,又是把视线移到面前的人身上。

“母后若真的要言儿死的话,就连儿臣一起也处死了吧,反正儿臣这个皇上也是可有可无的,不如让朕到黄泉路上去陪着言儿也好。”

“你……”太后气的说不出话来。“你还是哀家的儿子吗?你父皇在世的时候,就说你不适合当皇上,你可真是应了他的那句话,难道你真的要因为这个女人和哀家做对么?”

皇上也跪在了太后的面前。“儿臣不孝,求母后放过言儿。”

“你三番五次的给这个奴婢求情,她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你堂堂的一个九五之尊,为了她下跪求情,皇儿呀皇儿,你让哀家太失望了,回宫。”

“恭送母后,谢母后。”见着太后走远了以后,皇上才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顾言儿,她还是闪着大眼睛看着他,像是要说什么,却又是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皇上甩甩衣袖就朝着寝宫走去,只有顾言儿还站在那里。

“小姐,还走么?”

顾言儿看着他离开的方向。“香梅,你说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呀?”

“小姐,你是想要奴婢说实话还是假话呀?”

“当然是实话了。”

“实话呀就是小姐你真的做的有些过分了,你说吧,要不是皇上呀,我现在估计都见不到你了,假话就是,我觉得小姐你的心里还是有皇上的,奴婢就想不明白了,你之前和皇甫少爷那可真是水火不容的,怎么突然就开始那么挂念他了,他也还真是捡了便宜了。”

顾言儿狠狠的一下又敲在她的脑袋上,还顺带给了她一个白眼。

“你胡说什么呢,什么便宜呀,本小姐像是一个便宜货么?”说完就跟着皇上朝着寝宫走去了。

香梅见着小姐又回去了,便是也连忙跟上去。

“小姐,咱不走了呀?”

“我有说过么?”她是死要面子。“我不过就是觉得他刚才对我还算是不错,好歹也欠了人家一个人情,怎么说我也得当面给人家说一句谢谢吧,不然就这样走了,把我顾言儿当作什么人了?”

香梅听着小姐说的那些话,也是同意的点点头。

到了寝宫以后,顾言儿招招手示意香梅出去,香梅见着小姐有话要对皇上说,也让陈公公以及那些奴婢全部都退下了。

“香梅姐姐,你这把我们叫出来,要是皇上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什么嘛,皇上是皇上,他像是随便就能出事的人么?”香梅却是当着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再说了,我们小姐可不是什么坏人。”

“可太后说顾小姐是妖精。”

“我们小姐要真的是妖精呀,那你们岂不是早就被她给吃了。”

顾言儿站在那里,皇上坐在龙椅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端着一只酒盅。她左右都不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只能抱着行李在他的身边晃悠。

“这酒闻着还挺香的嘛。”他不理她。

“其实吧,我觉得喝酒这种事要人多才有意思的,一个人喝闷酒,就只能酒不醉人人自醉了。”他依旧不吭声,连眼神都不抬一下。

继续阅读《臣妾这厢有礼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臣妾这厢有礼了最新章节,顾言儿 慕容玉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