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小月儿 黎旒山《天外飘仙》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天外飘仙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小月儿

角色:小月儿 黎旒山

简介:轩鸿大陆,以“天规”为尊,天规为掌管着一切秩序的系统,在这之下有着万千修仙者以吸收天地之力以达仙境,可惜“天规”出现了崩溃的痕迹,人类修仙者开始面临着一场场灾难
一场以人、魔、神三界为背景的厄难就此展开
兆信,一个凡间修士,自幼孤儿,依靠自己的聪慧才干渐渐从一名弱小无能的凡人成为一名高强的修仙者,在一次机缘下得到人生死有轮回,为此他踏上了寻找自己前世记忆的路程
路途艰难,妖魔鬼神一个个前来阻挠,兆信为了修仙成神站在三界的顶峰上,毅然迎难而上,而最后的他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天外飘仙

《天外飘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无所惧怕

轩鸿大陆,划分三界,以天规为大,传说有大凡人士开天辟地之时便创造了一套维持天地秩序平衡的系统,名为天规。

天规,是世间的一切,它掌握着世上运转的规则和灵力的数量,但最近,在三界之中却出现一片混乱,魔界鬼门关打开,人界疾病蔓延,神界动荡不安,整个世界都失去了维持的平衡。

在一处青翠高山上,一名身着黑衣蓝纹锦服的男子正举手仰望高空,阳光透过白云照射在他英俊的脸上,此男子名叫兆信,白净皮肤,高挺鼻子,生着一对修长剑眉,只听见他朝身后两名女子说道:“两位美女,能不能走快点,再晚一点的话我们就要迟到了。”

在兆信的身后跟着两名女子,她们二人生得花容月貌,惊艳动人。

一名身穿着一袭轻羽白纱,手带白玉手镯,三千青丝围绕在细嫩脖子上,仙气袅袅如同天上仙女一般,此女子名字叫南乐,可惜她的身份却不是人类,而是一名狐狸精。

另外一名女子穿着蓝色琉漓裙,头发上插着一根翠玉宝簪,蔓妙身材如同柳枝,但她看起来并不大,可爱模样不过十七、八岁,她的名字叫白月儿,是天界的公主,兆信与她感情交好,所以常常亲切称呼她为小月儿。

三名都是修道人士,这一次小月儿、南乐两女特别跟着兆信前去一个特别之地,听着兆信催促,小月儿不耐烦地说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女孩子吗?能跟你来这种地方已经不容易,你还这么多话。”

“小月儿,我的公主大人,我已经很体谅你了,你也知道这一次是寻找我前世记忆,我能不焦急吗?”

兆信本是一普通人类,后因机缘巧合之下通晓修仙之道,并且得知自己前世是一位高强者,所以这一次他要出发前去一个名字叫黎旒山的佛门重地,根据他在以前家乡得到的线索,在那个地方可以寻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碎片。

转头看向一眼南乐,她面色清冷,若是没有必要的话她显然不想多说话,不过兆信倒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她。

南乐是兆信与小月儿前来黎旒山之时所认识的一名妖,兆信与南乐两人大打出手后逼迫她帮助自己带路。

黎旒山深处的大陆东部一秘密之地,若是不识路之人是很难知道此山到底在哪,所以他才需要南乐帮忙带路。

“南乐,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走?”兆信指着山前崎岖小道上的两条分岔路口说着,南乐也不多语,一双美眸向左边挑了挑,示意着向那边走去即可。

兆信也放心的很,拉着小月儿直接向左边走去,俨然就不怕那个小狐狸害了自己。

行路到一半,沉默许久的南乐终于开口:“如今天地秩序混乱,你们不在自己家中好好待着反而来到这种荒山野地,就不怕被其他妖给吃了吗?”

听了此话,兆信不禁哈哈大笑,要知道兆信可是一名修为高深的地仙修仙者,寻常的妖哪能制服自己,再说,兆信还有小月儿一同陪伴,小月儿虽然说是天界的公主,娇生惯养,但实力也不弱,所以这一旅行兆信可是有恃无恐。

虽然说如今天规崩塌,世间混乱,但兆信一点都不怕,他是来自于地球的一名普通人,因为一次意外而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只要等待天规崩塌,趁着时空夹缝被打开他就可安然离开,所以说对于别人是灾难的事,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种机缘!

不过目前至关重要的是,寻找回以前的记忆方才是要紧的事,当下想从南乐口中了解更多的信息,“南乐,你就少担心我们,现在我倒想从你口中知道更多关于黎旒山的事情,黎旒山本是和尚居住之地,过去我在佛卷中可看到许多关于和尚和妖精相恋的事,你这么清楚此山的事,莫非有和尚被你所迷住了?”

兆信语气略带轻浮,这让南乐玉脸潮红,不过由于她心性平稳,所以也克制住要爆发的脾气,缓缓开口说道:“兆公子说笑了,黎旒山乃是佛门重地,居住在那里的都是佛家高人,怎么可能会被小女子迷住?”

南乐现在其实很不想和兆信说话,没办法,谁叫这个男人不要脸的看过她的本体呢,这相当于果体都被兆信看过了,小狐狸心里有些疙瘩是在所难免的。

只不过相对于小狐狸纠结的这些,兆信却是根本就没当回事,一则是因为以前看妖兽本体已经看了不下百遍,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二来,则是因为被看的又不是他兆信,既然自己没有损失,当然就一点也不介意。

“如果真有和尚看上你了,怎么办?”

刨根问底遭人痛恨,此时老兆就是这样一个被小狐狸痛恨的家伙,只不过兆信好歹也算是南乐的客人,而且还是小月儿喜欢的人,从辈分上来说算是南乐的姐夫,所以小狐狸纵然是满腔怨念,也是发作不得。

“你给我闭嘴!不许再问问题。”

看到南乐的窘境,小月儿适当的出面制止了兆信近乎无理取闹的追问,这让小狐狸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禁对着小月儿投去感激的一笑。

只是这小狐狸放下了心,兆信可是郁闷了,关于和尚跟妖物之间的关系,老兆现在是别提多想知道了,可碍于刚才小月儿才发过火,他也不敢就这么不开眼的去询问,只要将各种疑问憋在肚子里。

“好啦,别苦着脸了。佛家与妖族先天为敌,如果他们真的相恋,将会面临来自佛家的全力剿杀,而妖族因为没有实力与佛家全面开战,对佛家的这种行为是绝不会干涉的,所以……你明白了吧?”

看到兆信闷闷不的的蔫了下来,小月儿自然是猜到了原因,所以这会儿趁着南乐带路的功夫,便将自己知道的信息传音过去,以此来为老兆减轻一些困扰。

“嘿嘿,还是老婆好。”

小月儿如同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一般,竟然直接就猜到了自己琢磨什么,而且还直接把答案讲述出来,如此默契,兆信心里顿时就感动的稀里哗啦。

“黎旒山到了,姐姐,兆公子,请务必慎言慎行。”

兆信刚想着跟小月儿调笑两句,却是被南乐打断了念头,而等到兆信仔细看自己身处的环境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已经走到了一座大山的附近,只见这山巍峨拓拔,高耸入云,并且整体呈现出一股淡紫色的光芒,不过别以为这是什么护山大阵散发的波动,其实只不过是因为整座山几乎到处都长着一种淡紫色的花罢了。

“传说一朵彼岸花代表着一个等待爱人的孤魂,情缘未了,花开不败。”

老兆其实从没见过彼岸花,但是今日一见,便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这句似感慨却带着些落寞的话,也是毫无察觉的脱口而出。

“兆公子你真能说笑,这满山彼岸花足有数十万,难道这世间会有这么多情缘未了的孤魂?”

大概是到了佛门的地盘,小狐狸心里面也有一些紧张,所以脑袋一抽之下,竟然主动跟老兆搭其话来。

当然兆信这会儿心里面依然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情伤,所以对于小狐狸这反常的举动并没有太过深究。

“世间生灵何止万千,想成为这数十万,也并非那么容易的。”

兆信嘴上虽然是回应着南乐,但是脑子里却似乎有什么记忆要破茧而出一般,根本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兆信你怎么了?”

终究还是小月儿比较关心兆信,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老兆不对劲的地方,只不过因为小月儿也看不出兆信此时究竟出了什么意外,所以除了干着急外,也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没事。”

记忆这东西,你没打算想的时候,它可能自己就蹦出来了,可你越是绞尽脑汁的回忆,偏偏就是想不起来,所以在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那股已经要呼之欲出的记忆逼出来后,老兆瞬间便放弃了继续回忆,转而开始将精力投入到外界的事情上来。

“真的没事?”

说没事,自然是不想让小月儿担心,可是事实上,兆信这样的表现反而更容易让小月儿猜疑,毕竟这未知的东西,才更加让人恐惧。

“刚才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只不过突然就又忘了,算了,咱们走吧。”

那种怪异的感觉兆信虽然感觉到了,却是表达不出来,于是只能简单的跟小月儿说一下,如果对方实在不理解,那老兆也是无可奈何。

好在小月儿理解不理解的,只要老兆没事她也就放心了,于是三人不再继续逗留,开始沿着山路向黎旒山的内部攀爬。

“咱们为什么不直接飞上去?”

兆信可是记得自己跟这两个女人一起来的时候就是一路飞行,甚至偶尔还要进行瞬移,可是到了这黎旒山之后,两个女人却很意外的落到了地上,莫非这些和尚也有此山禁飞的规矩?

“飞?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听到兆信的疑问,小月儿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鼓励老兆来亲身体验一下在黎旒上飞行的快感。

不过很快的,兆信便知道小月儿为什么在让自己试试的时候一脸坏笑了,感情这黎旒山根本就无法飞行,兆信施展了几次御气法决,却是每次都毫无效果,弄得他颇有些尴尬。

好在这黎旒山虽然朝拜的人虽多,但基本上都在虔诚的做着自己的事,偶尔有几个注意到兆信的,也以为他这是什么古怪的朝拜方式,所以笑话老兆的人并不太多。

“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不飞了吧?”

恐怕整个黎旒山中,唯一一个笑话兆信的就是小月儿了,当然那个偷偷掩嘴轻笑的小狐狸,虽然似乎也很可以算半个。

“三位施主,不知可是来朝拜我佛?”

正当兆信想要好好整治一下自己的女人,让其知道自己的厉害时,却是被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给打断了兴致。

“不是,我就是来四处转转。”

如果和尚真是什么大能,兆信说不定就卖他两分面子,也将自己的目的说成是来朝拜,可眼前这个和尚不过就是散仙境界,老兆自然是本着欺软怕硬的总之果断无视他了。

“大师您别听他胡说,我们都是来为瞻仰佛光而来。”

事先就已经嘱咐过兆信,到了人家的地盘上不许再乱说话,可是这才刚到地方,兆信就已经出尔反尔了,小月儿要不是舍不得揍他,早就已经大嘴巴抽过去了。

“无妨无妨,那位施主性情率真,也是可爱的紧。既然两位女施主乃是来沐浴佛光,那贫僧这就带施主到山顶去吧。”

以往朝拜都是在山脚,入股修为高深的话,大概可以到半山腰,可是今天这和尚竟然要带她们到山顶去,着实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而正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所以小月儿和南乐不但没有跟着老和尚走,反而是眼神之中多了几分戒备。

当然兆信和他们的反应则是差距甚大,只见老兆走到和尚的身旁拍拍大师的肩膀,然后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左一句大哥右一句兄弟的开始询问山顶上都有什么好东西,这种破皮无赖的模样,着实亮瞎了一众前来朝拜的散修们。

“我说兄弟,你们是不是都住在庙里,你们那有没有什么镇寺之宝?”

虽然不知道老兆打听这镇寺之宝的目的,但是关于宝物的事情,反正老和尚就是闭口不答,让兆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师,以前大家都是只能在山脚或者山腰亲近佛光,为什么您却要带我们到山顶?”

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得到一个安心的答复,那小月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着大和尚走的,否则万一要是有什么圈套,那岂不是悲剧了。

“因为这位施主跟我佛门有一段渊源到了偿还的时候,所以我才想邀三位到山顶去见一见我佛门长老,若是二位女施主不愿去的话,也可在山下稍等些时日,等我佛门与这位小施主的渊源化解,自然会让三位离去。”

感情邀请他们三个上山不是这老和尚相中了某个姑娘,而是看上了玉树临风的老兆,只不过兆信这会儿可是傻了眼,毕竟他之前根本就没来过这里,又怎么可能会跟佛家有什么渊源,实在是有些不明所以。

“大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别人喊大师,那是用敬语,兆信称呼老和尚为大师,却是满带着讽刺的口气,如果不是大师修为还算不错而且定力也是极深的话,现在说不定已经跟兆信翻脸了。

“贫僧没有认错,小施主如若不信,跟贫僧到山顶与长老一叙便知。”

有心不去,可是先不说退缩的话会不会被人笑话,道心会不会受影响,单单是人家和尚会不会放他走都难说。

所以想了想之后,兆信还是跟着老和尚一同前往山顶,而作为与兆信同生死共患难的亲人,小月儿跟南乐则是随同前往,毕竟如果有人想对兆信图谋不轨,她们俩也可以殉葬不是。

等到了山顶之后,便见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鸟语花香扰人眼球,这哪里有什么佛家寺院的景象,分明就是一派仙家福地。

“大师,你们寺庙不应该是烧香拜佛敲钟玩吗,怎么跟我们道家一个样了?”

在兆信的观念里,佛家就是一座寺庙,里面塑着佛像,然后谁家有个病啊灾的就到庙里买柱香烧烧,可是到了这里后现实跟想像差距太大,以至于老兆不得不把心里面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施主玩笑了,佛门重地哪里能够像那俗尘之中一样,如果到处都是红尘的铜锈味,我等还如何修行呢?”

不得不承认,老和尚的脾气果然是好的很,即便兆信的问题刁钻古怪,甚至在不知情的人听来像是在故意找茬一般,可老和尚愣是笑呵呵的给兆信解释,这样一来,倒是让兆信对他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大师,不知佛门找兆信究竟有什么事,能跟我们透露一下吗?”

兆信这当事人自己不知道问,小月儿却是担心的很,生怕老兆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佛门,以至于今天人家要跟他秋后算账了。

所以出于对老兆的关心,小月儿忍不住就想先从老和尚这里打听一下,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消息,而究竟是福是祸,只要有了准备,终究比没头苍蝇一样要好得多。

只可惜大师也不知是真的不了解,又或者是不想说,因此对小月儿的问题仅仅是摇了摇头,却是没有答话。

而自从这之后,兆信倒是被小月儿的问题给提醒了,于是开始琢磨自己如果遇到危险,该如何将两个女孩儿给救出去,如果救不出去,又该如何行事,脑海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自然这话就少了很多,甚至如果老兆不是可以一心三用的话,没准此时都都已经撞在石头上了。

要说兆信沉思,小月儿和南乐两人也没有闲着,虽然她们也知道在佛门高手的绝对实力下,一些小伎俩都是土鸡瓦狗,可若说因此就一点准备都不做,那也绝对修仙之人的风格,所以这会儿,她们两个女子却是从最坏的角度考虑,正构思着该如何反击甚至逃脱。

不过三个人都各自有了心事,自然是没有人在说话,以至于行走的速度不知不觉间就提高了不少,等到兆信意识到自己该跟老和尚聊聊天顺便拖延一下时间的时候,便发现自己三人已经距离山顶不远了。

“三位施主,再往前走就是佛门天殿,几位自己上去便可,贫僧就先告退了。”

老和尚带着他们三个走到了这里之后,或许是佛门有规定进入山顶必须要某个境界,所以老和尚便让三人自己上去,而他自己则沿着来路向下走去。

“这山顶看样子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也不知道那些和尚是怎么想的。”

兆信走到山顶之后,首先注意到的不是坐在地上的三个和尚,也不是和尚身后的两根通天巨石柱,而是光秃秃的山顶除了用青石铺就了一个古朴大气的地面外,没有一座用来遮风挡雨的地方,这让兆信感觉怪异的同时,也是对佛门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

“兆施主,你终于来了。”

好嘛,老兆这倒成了名人,走到哪里都能遇见可以叫出他名字的人来,而且这些认识他的家伙还一个比一个厉害,只可惜兆信自己知道,他们认识的那个兆信根本就不是自己,如果是有女人或者财富倒是可以替对方照看一下,万一这要是遇见仇家,那岂不是替人挡灾了。

“大师,您认识我?”

虽然已经肯定对方是认错了人,但是老兆暂时也不想说破,只好耐着性子来演习一翻,顺便来听听对方和另外一个兆信到底有怎样的渊源。

“兆施主不记得贫僧很正常,因为施主并没有见过贫僧,不过万年前,贫僧曾经替兆施主保管了一样东西,答应等施主轮回之后要交还,如今兆施主已然返回,自然是到了贫僧将东西还给施主的时候了。”

这和尚一口一个施主的把兆信都给说晕了,不过幸好老兆这人财迷,倒是记住了对方说是有东西要给自己。

“兆信,你准备好拿回你的力量了吗?”

就在老兆琢磨着中间和尚要给自己什么时,左边那眉毛垂地的老和尚却是突然释放出一股煞气,在配合上其口中说出来的话,很有一股你想要东西我就杀了你的架势。

“先说清楚,你们究竟是要给我什么,我想拿回又需要做什么?”

本来以为能够轻轻松松就捞点好处然后赶紧闪人,可是看到眉毛极长的和尚那股煞气,却是让老兆明白这东西怕是没有那么好拿。

“施主不必紧张,昔年你将自己的力量本源、灵魂碎片、大道残卷三样宝物留在这里,并且定下三关,只要施主能够闯过自己定下的这三关,便可将宝物带走,如果不能,也可留待下一个轮回。”

中间的和尚坐着说话不腰疼,感情就是让他兆信闯关得宝,每闯过一关就能得到一样宝贝,要是闯不过,没听说留待下一个轮回么,那肯定就是死了呗。

说老实话,这样的宝物,其实兆信并不太想要,一是那个跟他同名同姓的家伙似乎不是很厉害,所以那个人留下的东西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根本不值得他兆信犯险。二则是如今兆信已经成仙,并且下一步准备等天规崩塌之后,便找个机会尽快回家,所以自然是能不冒险就不冒。

只不过如今的情形,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让他兆信来做选择的样子,如果他硬是选择不要这些东西的话,恐怕所面临的就是被三个和尚一同围攻的下场。

“第一关是什么,直接开始吧。”

既然闯关已经成了必然,兆信便也不在退缩,直接就开始冲着和尚们叫阵。而看到老兆这样霸气十足的答应下来,坐在中间的和尚不由的展现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既然第一样宝物为施主的力量本源,那便与我这师弟较量一下吧,只要施主赢了,便可取回遗失的力量。”

待中间的和尚说完之后,左侧那长眉和尚瞬间便怒目圆瞪,并且伴随着这和尚瞪眼,一股威压也是立刻将老兆笼罩,使得兆信还未开打,这实力便已经受到三分掣肘。

“雕虫小计!”

用威压来迫使对手实力减弱,这通常都是修为高的欺负菜鸟专用,而此时这长眉和尚虽然有地仙的修为,按理说比起老兆来高了两个境界,但是其威压却是弱的可怜,以至于兆信即便是实力受到了一些牵制,依然能够发挥出九成以上的能力,尤其是当翻天炉和混沌棍被兆信召唤出来后,那长眉和尚原本压倒性的力量更是被老兆硬生生的给挡了下来。

“般若千幻手!”

大概是觉得自己实力远远高于兆信,但是却久攻不下,因此有些丢了面子,那长眉和尚越打越是心急。

只不过即便是使出了一记杀招,却很不幸的被翻天炉给挡了下来,不仅没有伤到兆信分毫,反而是被老兆给狠狠敲了一棍子。

当然老兆这边虽然打的够狠,下手也够黑,奈何不知那和尚究竟是练的什么功法,竟然被混沌棍这等神器敲中脑袋都一点事儿没有,若不是能够感应出对方乃是地仙修为,恐怕兆信都以为自己遇见了第二个帝级的大能呢。

“仙魔之恋!”

既然对方已经大招用出,老兆自然也不跟对方客气,直接就还了一个仙魔之恋,之间一道光柱瞬间突破层层叠嶂,向着那长眉和尚怒击而去。

可惜,长眉和尚地仙修为,纵然仙魔之恋乃是一等一的杀招,可在面对这等修为的大能时,依然是力有不逮,因此毫无意外的,仙魔之恋打到了空出,白白浪费了兆信一部分的仙力。

“哼,连力量都掌控不好,即便让你拿回力量本源也是浪费!”

长眉和尚一点都没有佛门中人的样子,不仅杀心太重,而且战斗当中竟然出言侮辱,要知道老兆为了表示对这几个佛门中人的尊敬,都特意没有进行言语上的骚扰,不过现在既然对方开了头,那兆信哪还有继续沉默的道理,自然是以牙还牙以爪还爪。

“你堂堂地仙竟然半刻钟都无法将我一个散仙拿下,不觉得羞耻吗?竟然还有闲功夫来操心我的事!”

本来兆信以为自己的讽刺能够让长眉和尚至少生一点闷气,可是事实上老兆却不得不承认,和尚的心胸就是比常人要宽广的多,至少在他讽刺魔尊的时候,那等境界的高人都会有不满的表现,但这长眉和尚竟然连皱眉都没有,就好像是没听到他老兆说话一般。

“老子一气化三清!”

就在兆信还琢磨着如何给对手精神和躯体双重打击的时候,那长眉和尚却是使出了道家无上的至高绝学,这一手,可是把兆信给深深的惊住了。

毕竟一个和尚,竟然能够用出道家天尊的绝招,要知道这个绝技可是连诸多皇者级别的高手都无缘接触过的,可是今天老兆竟然从一个地仙修为的和尚手里看到了,简直让人有发疯的**。

不过很快,兆信那激动的心情就被另外一种情绪给取代了,是愤怒!没错就是愤怒,因为长眉和尚用出三清之术后,三个分身一同对着老兆进攻,使得兆信即便有翻天炉护身,也照样被打的凄凄惨惨,要不是混沌棍的威力让长眉和尚出手的时候稍微有所忌惮,现在老兆八成已经魂归西天的。

“冥魔领域!”

没办法,兆信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仙魔之恋和冥魔领域两个法术,其他的虽然也有威力颇大的,可终究是有各种缺陷,而此时面对这等强者,那些缺陷足以让他老兆死上几十次,因此除了几个有限的法术外,兆信基本上就是仗着混沌棍在肉搏。

“会的东西倒是不少,可惜同样是镜中花水中月,根本全无用处。”

长眉和尚故作高深的开口,换来兆信一声不屑的冷笑。毕竟在冥魔领域里面,即便长眉和尚有三个分身,可兆信却能够通过法则之力将他们三个分割开来,如此一来只需每次对付一个,自然是可以各个击破,而那长眉说冥魔领域没有用出,简直就是笑话。

不过很快,兆信便知道为什么长眉会那样说,只见他每次将三个分身给分别限制在某一处空间之后,用不了两息的时间,那分身便能够将空间突破,进而重新汇合在一起,这样一来,除非兆信可以同时与三个分身交手,否则是断然没有取胜的可能。

“怎么,这样就没有办法了?不但弱小,还很愚蠢。”

这话兆信听了之后那个气啊,毕竟修为弱小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提升,但是智商,却是基本上已经固定了的,而且兆信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很聪明,如今被人在这方面鄙视了,让他如何甘心?

“就是这么一个弱小而愚蠢的人,你堂堂地仙却是直到现在都没拿下,还有脸说?”

要说这话,却是一点错都没有,毕竟长眉和尚的修为比起兆信来说可要强上不知一点,如果按照老兆的想法,直接用修为碾压便可以轻松取胜了,可是这长眉和尚却是使用了两个杀招之后,依然没有将他兆信击败,这就不得不让老兆觉得长眉和尚战斗能力不高了。

“败你,易如反掌。”

对于兆信的讽刺,长眉终于做出了回应,而其回答的口气也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和强势,似乎在长眉和尚的眼里,想要打败兆信那是挥挥手的事情,现在之所以还留着你兆信,只不过是还没玩够罢了。

“好,那你来啊!”

大概兆信也是被激的出了真火,只见其拎着混沌棍一棒子便砸向了身前的一具分身,至于另外两具即将对兆信造成夹击的分身老兆却是不管不问,大有死也咬掉你一块肉的意思。

不过好在翻天炉还算是给力,从兆信的左侧挡住了一个分身的进攻,使得兆信并没有面临两面夹击的下场,总算是敲了正前方那分身一棍子之后,拖着被另一个分身打伤的身体又退了回来。

“冥魔法身!”

刚才兆信那样冲动,表面上看是兆信被对方的话刺激的冲动行事,而实际上,却是老兆故意借着这个机会重创其中的一个分身,以此来让冥魔法身有和对方抗衡的可能,而只要冥魔法身能够拖住受伤的分身,兆信和翻天炉自然就可以将另外两具分身逐一蚕食,这样一来,长眉和尚自然是唯有落败一途。

兆信的小伎俩自然是打算精妙,只是长眉和尚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兆信的冥魔法身才刚一出现,立刻就遭到了三个长眉分身的围攻,这使得老兆根本就没有阻挡的办法,虽然也顺手给了其中一个分身还击,但人家一气化三清之术所有分身都与本体实力相近,老兆那一棍子又没有砸中要害,自然是奈何不得对方。

“反应稍欠火候,虽然出手够快,但不够准。”

似乎每次交手之后,这个长眉都要把兆信的一些缺点给说出来,也不知道是为了让兆信更加气闷,还是想炫耀他自己有多么阅历高深。

“既然如此,不如你再尝尝我的棍子够不够狠!”

每次都被长眉和尚来个差评,老兆这心里哪还能保持一颗平静的心态,此时便是带着点怒气要跟长眉和尚决一死战。

不过好在兆信这人终究还是有些理智,事到临头的时候,总算及时收住了步子,没有真的硬生生的冲过去跟和尚对抽,而是瞬移到了那已经受伤的分身附近,打算先将这个弱势的家伙解决掉。

“虽然糊涂,但这次倒是选对了目标,有进步就好。”

看这样子,长眉和尚的总结性评价还上了瘾,不等跟兆信打完就已经对老兆进行评价了。当然这一次兆信倒是破例没有郁闷,毕竟人家夸他有进步来着。

“动作够灵活,但意识跟不上……”

自从刚才被长眉和尚夸了一次之后,兆信也开始注意听起对方的评价了,一是因为对方说的确实在理,二嘛,则是因为兆信想知道这和尚会不会再次说自己的优点。

“战时分心,实乃大忌!”

就在兆信琢磨着对方会不会再说些好听的话时,却是猛然被长眉和尚的一句点评给惊醒,而当老兆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却是突然感受到后脑一阵剧痛。

“找死!”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人家摸到身边却毫无察觉的,但是既然已经被人给打了,兆信自然是不愿意吃下这个亏,于是看都不看就往后飞起一脚。

还别说,兆信这反应的速度总算是为他出了一口气,那长眉和尚的一个分身偷袭得手之后还想继续攻击,结果被兆信一脚给踹飞了出去,虽然受的伤并不严重,但这后继的动作,却是完全被打断了。

“虽然鲁莽,但是不傻。”

兆信这会儿都有想哭的心思了,等这么一句夸奖容易么,又是被敲脑袋又是被讽刺,好在这辛辛苦苦总算没有白费,这个不招人喜欢的和尚总算说实话了。

“般若大悲文,度化!”

这边老兆还感叹着自己被总算被长眉和尚夸了两句,心里正有些洋洋得意,却没想到那长眉和尚的攻击转变的竟然如此之快,这才刚刚近身打斗了一次,立刻就施展法术奔袭而来。

而且这次与之前又有不同,虽然上两次那法术的威势让兆信颇有一股心悸之感,但是这一次,却是从那涌过来的佛光里面感觉到了一股死寂腐朽的味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佛光必然是夹带着将修士禁锢甚至分解的能量!

好在兆信也不是吃素的,那佛光才刚刚近到身前,兆信便挥手洒出一股仙气,瞬间将那佛光给挡在身外不得靠近。

“在这度化的力量面前,凡是驳杂的都将变成纯净,凡是邪恶的都将变成善良,兆信,到时候你是否还能坚持本心呢?”

越打下来,兆信越觉得这个和尚古怪,不过这时候听了和尚的话之后,本来还有诸多的疑问却是不得不暂且压下,毕竟这佛光的作用怎么听都像是要给自己洗脑,老兆自然是要认真对待。

否则要是真的被这佛光给把意识抹除了,虽然听上去自己会变成一个好人,但那跟他老兆可没有半点关系了。

要知道人之所以能够区分每一个个体,就是因为那优劣善恶各有各的择决,若是通通变成好人,而没有了自己的意识,那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我有仙力护体,你的佛光又能奈我何?”

虽然那佛光听上去是非常的霸道,可现在既然无法近身,兆信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的着急,至少暂时看来,不用担心自己被抹杀意识的问题。

“佛光普照,岂是区区仙之力能挡的?”

对于兆信的自信,长眉和尚仅仅是微笑着反问一句,并且之后还略微摇头,似乎是在叹息兆信的天真。

不过此时除了用仙力护体之外,兆信其实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阻挡这些将其层层包围的佛光,所以即便是像长眉和尚说的,仙气根本挡不住这佛光的侵袭,那老兆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赌一把自己的运气而已。

“咦?你的仙气竟然还掺杂着魔性,怪不得能够将佛光挡在外面,原来如此。”

过了好一会儿,长眉和尚见自己的佛光根本就奈何不得老兆,这才终于悠悠的惊奇一翻,顺便做出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而这样一来可是把兆信给气了个半死,毕竟他以为这佛光真的有长眉和尚说的那么厉害,所以一直都谨慎小心,提防着围拢在自己身周的佛光突破自己的防御。

可是现在这和尚却告诉他,原来刚才看错了,其实这佛光根本就拿你没办法,所以你可以放心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既然如此,那你是不是可以去死了!”

泥人尚有三分土性,老兆急了那也是能跳墙的,这会儿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被长眉和尚给戏耍了,自然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拎着混沌棍就对着受伤的那具分身砸了过去。

不过长眉和尚就像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般,还不等兆信靠近,其余两个已经迎着他挡了过来,虽然其中一个被翻天炉给牵制下来,但是兆信却也不得不面对另外两个的夹击。

而这样顾头不顾尾之下,兆信想要灭杀一个打算彻底破灭,此时能否活着退开,都已经有些难以掌控了。

“翻天炉威压天下!”

本来这里就是冥魔领域内,虽然长眉和尚受到的压制并不明显,却也并非是一点没有,而现在翻天炉突然用出了自己的领域法术,使得长眉和尚瞬间被两层领域压制,以至于原本可以不在乎的制约也不得不被其看重,进而将一部分心神放在面对法则的骚扰上面,对于兆信的进攻,却是少了许多。

“仙魔之恋!”

此时那长眉和尚的度化佛光还没有消去,而老兆的仙魔之恋却是猛然窜出,一下子就把那度化佛光给冲的七零八落,紧接着又好不停留的向着长眉的一具分身碾压,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架势。

不过兆信却是知道,仙魔之恋的主要作用其实是破除魔障,对于越是邪恶的对手杀伤越是惊人,而对于这长眉和尚,即便是打中了恐怕也没难有建树。

当然那长眉和尚或许并不知道仙魔之恋的特点,所以很是谨慎的用佛光将仙魔之恋拦下,然后为了防止兆信趁机穷追不舍,更是接连向着兆信劈出两掌,使得老兆不得不暂且后退两步,以避开对手的锋芒。

“招式运用虽然不成熟,但是此等招式,实在精妙,如果能够善加运用,将来或许可以达到大成。”

听上去这长眉和尚倒是在称赞兆信的仙魔之恋,可惜老兆听完之后却是明白,人家这夸的是法术本身厉害,而不是说自己用的好。

这两者之间可有着本质的差别,毕竟仙魔之恋乃是从冥魔那里继承而来,并不是兆信自创,所以说长眉和尚夸法术本身的优点,跟他老兆是没有多大关系。

“既然大师喜欢点评,不如看看我的棍法如何!”

狗屁的棍法,兆信虽然是用混沌棍用的挺顺手,但是要活棍法,他是一点不会,此时能够恬不知耻的说出让长眉和尚点评他的棍法如何,也不过就是想要炫耀一下罢了。

当然长眉和尚大概也是知道老兆的这点小心思,所以并没有对他多加理会,仅仅是一道佛光又一道佛光的放出,将兆信牢牢的挡在三丈之外不得寸进。

而兆信虽然挥舞着混沌棍不停的想要靠近长眉和尚,但每当他走进一步,立刻就遭到数道佛光的攻击,即便兆信死战不退,也是很快就会被对方法术的威力给打退回来。

“虽用棍,却不懂棍,白白浪费了一名女子的心血,可叹可悲。”

既然兆信要点评,长眉和尚倒是也没有辜负兆信的期望,终于是对他的棍法评价了一翻,只不过毫无意外的,这评价除了让兆信多了一丝不解和郁闷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收获。

“你什么意思?”

兆信不明白的,自然就是那句‘浪费了一名子女的心血’这句话,毕竟混沌棍里面之前可是住着毕瞳的,而后来不知为何却是突然失踪,这让老兆心里面始终有一些疙瘩,也有一些放不下,今天这长眉和尚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兆信自然是希望对方能够给自己解释清楚。

然而当兆信问完之后,长眉和尚却好像故意吊胃口一般,竟然紧紧闭上了嘴巴,任凭兆信等待,人家就是不开口。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这长眉和尚闭口不谈,可着实让老兆有些烦闷了,毕竟那毕瞳的失踪一直就让兆信心存芥蒂,此时好不容易找到线索,结果这线索还不太配合,非要遮遮掩掩的,自然是让兆信心中产生了不耐烦的感觉。

“嗔痴妄怒,皆为战时之祸,愿你能够早日摆脱,唉,可若是摆脱了,你又不是你,世间种种,让人难以明了。”

长眉和尚没有回答兆信的问话,反倒是不知所谓的说出了这么一串感概,虽然老兆听来也是颇有道理,但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知道的内容,因此自然是不愿过多关注。

“你告诉我,毕瞳究竟去了哪里,你知道是不是?”

不想继续跟这长眉和尚打哑谜,老兆干脆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问了出来,此时他可不管什么会不会因此而泄露了心里的秘密,更不会管这样做会不会被对手抓住破绽,如今在兆信的意识当中,任何事情都无法跟毕瞳的去向相提并论,如果不能得到一个最终的答复,那兆信很可能会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痴念太重……也罢,我便告诉你又如何。你说的那个女子,此时已经烟消云散了。”

烟消云散?拥有火神血统的神灵之魂会烟消云散?怎么可能!兆信不信,也不想信。只不过看那长眉和尚坚定又仁慈的眼神,兆信却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理由欺骗自己。

“这么多年,你依然走不出这道坎,莫非这就是轮回?一世如此,世世如此,轮回又有何意义?”

第一次,兆信从长眉和尚的眼中看到了迷惘和落寞,这让兆信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神,更不是一尊佛,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道者罢了。

只可惜如今兆信根本毫无斗志,因此即便是看透了这长眉和尚又如何,终究是没有了动手的**。

“大师,可否告诉晚辈,毕瞳是因何陨落?”

要知道当年毕瞳第一次出现在兆信面前的时候,那英姿飒爽的女人可是把老兆着实迷了一把,而后来的战斗更是证明,那个女人不但美丽,实力也是要稍稍压制兆信一筹,可如今兆信修为突飞猛进,伊人却不知不觉间灰飞烟灭,这让老兆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自然是为了帮你,否则,你以为那根棍子是这么好用的吗?混沌之宝,何其高傲,那女子甘愿以魂化器灵,取代了原本器灵的位置,这才让你可以用此宝物如臂使指。”

原来是这样,兆信听完不由的泛起浓浓苦涩,怪不得原来毫无用出的混沌棍突然间变得这么好用了,却原来是毕瞳为此搭上了性命。

只不过到如今,兆信依然不明白,自己跟毕瞳虽然是有战友情谊,而且老兆也是偷偷的喜欢那个女人,但毕瞳,却不该对他老兆有这么深的感情才对,为何会为了他舍弃性命?

“上一世的恩怨,这一世的因果,她明白,你却不懂。兆信,接我最后一招!”

正说着,兆信还以为长眉和尚会继续感慨下去却没想到那狡猾的和尚说打就打,这一没有防备之下,却是被长眉和尚直接击中头部,而被打中之后,老兆虽然嫉妒的愤怒和不不甘,却也只能乖乖的晕倒在地。

“你醒了?”过了不知道多久,兆信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而在感叹那长眉和尚竟然没杀自己的同时,老兆也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事情。

“我的实力……”

兆信原本的修为刚刚突破到散仙境界,可是此时,他却分明感觉到自己比眼前的小月儿都要高上一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老兆现在应该是处于地仙中期!

“道友不必惊诧,你只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力量罢了。”

在兆信疑惑的时候,却是原本坐中间的和尚主动给他解释了一下,只不过当老兆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发现原本坐在地上的三个和尚,此时竟然已经只剩下了两个,那个曾经和自己战斗并且放了自己一马的长眉,却是已经不知道去往了何方。

“那个……眉毛特长的大师去哪了?”

没办法,兆信虽然说跟长眉和尚打了个天翻地覆,但是至今还不知道人家该如何称呼,倒是对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老兆的性命,这让兆信颇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他去了该去的地方。道友,你我时间不多,还是尽快开始下一关吧?”

该去的地方是哪,兆信并不知道,而且很显然另外两个和尚也并不打算让他知道。不过好在老兆这人有仇必报有恩未必还,所以那不杀之恩,既然找不到恩人便也暂且不理,兆信倒也没有什么芥蒂。

“好,那两位大师尽管出手便是。”

第一关就狠狠打了一场,在兆信看来,剩下的两关自然也是需要打过去了,可惜坐在偏右侧那耳朵较长的和尚却是难得的开口告诉兆信,下一关因为是要兆信取回自己的大道残卷,所以只论道即可,根本用不着打架。

“兆道友觉得,这天地万物,究竟是被道所限,还是被道所幸呢?”

所谓论道,在兆信看来就是出一道辩论题,然后谁能忽悠谁就获胜,而忽悠这种事儿,老兆那可是在行的很,自然是一点都不怵头。

“自然是被道所幸。”

兆信的选择与大多数修士的选择并无区别,毕竟修士修道,本就是在参悟大道体悟自然,可以说就是在模仿罢了,这样看来,当然是因为有大道的恩宠,才让他们有了今天。

“可若是没有道,没有这些条条框框,岂不是可以没有生死,凡人不修道亦可长生,修士不参悟也可成仙,这样看来,难道不是众生被道所限?”

不得不说,这长耳和尚的话还是蛮有煽动性的,尤其是老兆知道了天规的作为之后,就更是觉得长耳和尚这话说的在理。

不过现在可是辩论,而他老兆又很随意的选择了另外一个立场,所以这心里虽然可以赞同对方,嘴上却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若是无道,便无生死,非死非生,又无冤魂,众生皆是尘埃,如那茫茫宙宇,死寂罢了。”

要说兆信也是够聪明,不仅是在理论层面跟对方辩驳,而且把可供参考的例子给拿出来增加自己的说服力,这样一来,却是让他论点更加充足。

不过兆信这样其实无非就是在强词夺理罢了,因为即便是茫茫宇宙,也依然是包含在大道的覆盖之下,虽然天规仅仅是照顾那些有生灵存在的地方,但大道却绝对是无偏无私,而兆信现在说荒凉的宇宙中没有道的存在,却是想要混淆视听罢了。

“道友狭隘,天规寻私,自然是弃荒凉而亲众生,然大道不偏不倚,混沌之中皆为道民。”

老兆想混淆视听,人家长耳和尚又不傻,这反驳的论述立刻就传了出来,让兆信好一阵无语凝咽。

“看那混沌之中……一个个光有修为没有境界,活着一点乐趣都没有!”

好吧,本来兆信是想说混沌之中的生灵都不能长生,可后来才想起,混沌先民几乎生来就是长生不老,自己要是说人家不能修长生,这脸面可就丢尽了。

好在兆信意识到错误之后,及时的做出了改变,虽然这改的未免太过儿戏,却总比丢人来的要好。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这话虽然表面上看词不达意,兆信却是知道,这和尚乃是在引经据典的批评自己,不过兆信很纳闷的是,这和尚既然用那经典来问,难道就不怕自己把那对话照搬出来?

“子非我,那个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乐?”

兆信本想同样引经据典来调戏一下长耳和尚,奈何这个文盲关键时刻把原话都给忘得差不多了,因此这文言之中夹杂着白话脱口而出,显得不伦不类徒招人笑话。

“果然还是当年的秉性,望道友这生能够摆脱宿命,从此逍遥天地间。”

被兆信的狡辩说的愣了好一会儿,那长耳和尚才面色古怪的看着兆信,然后说出了这样一翻似激励又似告别的话来。

“借大师吉言,兆信先在此谢过。”

不管怎么说,这大师都是说了句祝福话,兆信怎么也要表示一下感激,不过就在老兆说完之后,再一看那大师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坐在右侧的长耳和尚已经消失不见,身前除了两根通天柱之外,就只有一个委比双目的大师而已。

“那个大师他……”

其实兆信很想问问那个和尚去了哪里,但是想到自己之前问出类似的问题并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所以这一次,兆信也是有些犹豫,毕竟问了之后被人家搪塞回来,也是挺尴尬的一件事。

“道友莫要多问,只剩下最后的灵魂碎片,道友可做好准备了?”

准备倒是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兆信随时都可以迎接下一关的挑战,可问题是,他上一关的好处可还没给呢,要是赢了之后啥好处都没有,那他兆信可没工夫陪着和尚们瞎胡闹。

“道友无需多虑,你的大道残卷已经加身,或许道友并没有什么感悟,但是日后定能助道友一臂之力。”

老实说,兆信对这和尚的话其实并不太信任,毕竟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对方就说好处已经给了自己,这怎么看都像是骗傻子呢。

“兆道友!莫非你不想寻回自己的记忆了吗?”

所谓的灵魂碎片,其实就是一小片保存了记忆的残魂罢了,只要能够将那灵魂碎片吞噬消化,那兆信立即就能够获得上一世的某些记忆,而且还可以让自己的灵魂强度稍稍提升一些。

不过同样的,跟不属于自己的灵魂融合,虽然表面上看是自己吞噬了对方,但那小小的碎片未尝就不会对自己产生影响,所以兆信其实还真的不怎么想要回那所谓的记忆。

“兆公子,灵魂之玄非同儿戏,切不可贸然行事。”

小狐狸深怕兆信因为好奇就将来历不明的灵魂随便进行融合,那样的话虽然有可能会获得不少的奥秘甚至高深的功法,但更多的时候是会因为两世的记忆互相重叠而让修士发疯。

“放心吧丫头,我自有分寸。”

调皮的对着南乐眨眨眼,顺利的把小狐狸给逗的羞涩起来,兆信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不过对于灵魂这方面的事情,他却也知道小狐狸说的没错,此事绝不能冒险。

“兆道友,如果不融合上一世的记忆,恐怕你无法与天规相抗衡!”

听到小狐狸捣乱,和尚就意识到有些不妙,而此时见兆信果然警惕起来,就更是心急如焚。可和尚越是着急,老兆也就越加的淡然和戒备,毕竟这自己融合灵魂碎片的事情跟和尚本没有太大的关系,结果对方此时如此着急,显然是有某些隐秘没有告诉自己,而一个对自己有所隐瞒的家伙,老兆又怎么可能信任对方!

“老和尚,之前两位大师不论是否给了我宝物,都算是光明磊落,那样的人我佩服,可你……”

虽然不知道老和尚瞒着自己什么,但显然对自己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事情,所以老兆这会儿对待这个和尚的态度也是急剧下降,讽刺挤兑更是瞬间出口,丝毫不给这个和尚留下情面。

“哼!他们两个都非心腹,自然是早日消散早日安心,可我肩负着主人复活的重任,岂能如他们两个那般愚蠢!”

复活?兆信心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又出现了个什么主人,而且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即便是那些道境帝王死后都只能乖乖沉寂,你那主人又算哪根葱,竟然死了还想复活?

“主人,难道你不想打败天规吗,难道你不想取而代之吗?只要你融合了上一世的灵魂碎片,就能够掌握吞噬天规的方法,到时候你就是天下的主宰,难道你不觉着这对你来说是多么大的荣耀吗?”

荣耀个屁,兆信一脸鄙夷的看着发疯的大师,心中更是琢磨着该如何把这个疯子给悄悄灭口。

“我懂了,你就是他上一世的灵魂碎片吧?难怪这么想要让他与你融合,只不过我不明白,是你上一世的主人要你与他融合,还是你自作主张?”

这件诡异的事情发展到如今,已经让老兆看的一头雾水,好在身为旁观者的小月儿倒是看了个明白,此时虽然没有将自己所知讲给兆信,却是代替老兆问了一个问题。

“自作主张?我是主人的一部分,我的想法就是主人的想法,你凭什么说我自作主张!”

那和尚原本慈善和蔼的样子此时早已经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是一副煞气弥漫、目露凶光的神色,若不是脑袋上依然光秃秃的一片,兆信恐怕还以为这是突然换了人呢。

“这么说,融合是你的自作主张了?如果我没猜错,你的任务仅仅是要把一些秘闻讲述出来,而不是让兆信与你融合吧?”

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小月儿,智商完全压倒了老兆,因为听了这么半天,兆信才仅仅了解了大概的意思,但是对具体的一些东西,依旧是糊里糊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什么?”

糊涂虫兆信深知不懂就要问的道理,因此拉着小狐狸的胳膊就凑到了一块去刨根问底了,可是小狐狸萌萌的也是半知半解,哪里能够说的清楚,况且被兆信拉着胳膊又是心里扭捏,就更加的说不出话来,以至于等到兆信感受到小月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时,也没能打听出个究竟来。

“你别问那么多,直接把这和尚杀了便是。”

其实原本小月儿还是想要给兆信解释一下的,可这个混蛋竟然明目张胆的勾引小姨子,这让小月儿心里面顿时就有些遭到背叛的感觉,而她虽然知道这种感觉有些太过敏感,却也一时半会压不下去,索性就将火气直接发泄到老兆的身上,反正兆信这货受虐也不是第一次,倒也是心安理得的很。

“哼,兆信你可想好了,没了我,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关于天规的秘密,也永远找不回失去的记忆!”

听到小月儿的煽动之后,和尚明显也是有些紧张,毕竟兆信现在可是有地仙修为,想要干掉这个同样地仙修为的家伙,应该是问题不大,毕竟老兆是一个完整的个体,而这和尚不过是一片灵魂碎片修炼而成。

“本来就不是我的,又何来失去一说?不过我不想杀你,咱们就此别过,但愿永不相见吧。”

直到现在,兆信也不觉得自己跟那万年前的某个同名同姓的家伙是一个人,虽然占了那家伙不少的便宜,可也为其挡了不少的灾,所以关于那个人的记忆,他是碰都不想碰的。

不过怎么说都是有些缘分,这和尚既然有着万年前那个人的一部分记忆,兆信杀了人家也是有些忘恩负义的意思,所以此时只想尽快离去,对于灭杀眼前那狂暴的老和尚,却是全无兴趣。

继续阅读《天外飘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小月儿 黎旒山《天外飘仙》在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