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莫桑桑 小翠《冷宫弃后:谁动了朕的皇后》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冷宫弃后:谁动了朕的皇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莫桑桑

角色:莫桑桑 小翠

简介:防火防盗防闺蜜,新婚之日,新郎被闺蜜所抢,推搡之下滚下楼梯
醒来却在陌生男人的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谁料,一夜欢情后,她便被抛弃,打入冷宫!冷宫弃后,原来她从头到尾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初尝亲情,竟惹来家族满门被斩
为报仇她设局引他入局,看着她一步步深陷,她也迷失了她的心
他为救她,重伤昏迷
太后设计,她远嫁他国
半年后,风云变,再见面,她已是别人的王妃,他又该何去何从?

冷宫弃后:谁动了朕的皇后

《冷宫弃后:谁动了朕的皇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求死

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的疼,让莫桑桑不得不醒来,睁开眼却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一男子正趴在她的身上,奋战着!

男人身体强健,面容俊美,凤眸吊梢着邪魅,蜜色肌肤上已经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莫桑桑直直的看着她身上的男人,脑子一片空白。

就在莫桑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男子面无表情开口道,“朕知道你一直心系朕,多年来你等的不就是这一刻么?不就是期待被朕宠幸么?这会怎么好像失了魂一样呢?是不是嫌朕还不够热情?”

话音还未落下,男子便又一次欺身而上。

“咯吱咯吱”床榻摇个不停,仿佛也在诉说着他的疯狂。

莫桑桑不由自主的从口中溢出“嗯嗯……啊啊……”的娇喘声,听着自己发出的声音,莫桑桑羞红了脸!可是手却下意识的勾住了男子的脖子,身体更是极尽可能的配合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性感的薄唇一勾,然后只听得一声粗喘。

他那双魅惑的眼轻轻一闭,身子无力的倒在了女子的身边。

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莫桑桑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心里越发的不解了,她明明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在梦中?想到这莫桑桑自嘲的笑了笑,低声呢喃道,“都说春梦了无痕,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

赵渊眉头一皱,转身看着满脸潮红,还娇喘不已的莫桑桑有些气愤,他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她竟然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刚才还热烈的回应她,不是说她身子向来不好么?他怎么觉得她的身子比他的还要好呢?起码他现在已经累瘫了,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听着身旁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赵渊猛的转身,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看她惊恐的张开双眸,心里才稍稍平衡了一些,“莫桑桑,你记住,今日是你我的大婚之日没错,不过你不要以为你能在皇后的位子上座的踏实,因为那从来就不是你的位子,一旦你父亲交出兵权,你就毫无利用价值了,好好享受你这几天的皇后待遇吧!”

若不是他爹苦苦哀求,若不是现在内忧外患,他又刚刚登基一年,手头并没有太多的实权,他会娶她?她既无绝色容颜,又无过人之处,娶她何用?

莫桑桑的脑子一片空白,她完全不能理解眼前这个男人在说什么?脖子被他死死的掐住,让她有些喘不上起来,身子一软,便昏死过去。

当莫桑桑再度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看着这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莫桑桑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在做梦,忙又匆匆闭上了眼睛,心中念念有词,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的,醒来就没事了,醒来应该在医院了,从楼上滚下来,八成是摔断了腿了!

莫桑桑还未睡着,只听见床幔外传来丫鬟怯怯的声音“三小姐,你醒了么?”

听到丫鬟的询问声,莫桑桑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撩开床幔,看着怯怯的站在床头的小丫鬟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不是在做梦?”

看着衣衫不整的莫桑桑,小丫鬟上前一步道,“三小姐,你现在已经是南黎的皇后了,你如愿以偿了!”

“如愿以偿?”莫桑桑被小丫鬟的这个回答雷的里焦外嫩,南黎皇后,如愿以偿,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她不过是被张丽推下楼罢了,什么皇后,什么如愿以偿,她该不会还是在梦中吧!想到这莫桑桑慌忙又钻回到了被窝中,喃喃道,“一定是做梦,这不是真的!”

看着莫桑桑反常的表现,小丫鬟有些慌了,忙上前询问道,“三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太高兴了么?这是真的,这不是梦啊!”

“这不是梦?”看着小丫鬟关切的眼神,莫桑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问道,“你叫什么?”

“奴婢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小翠,一进府就跟在三小姐的身边了。”小翠有些诧异,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莫桑桑担心的问道,“三小姐,您没事吧?奴婢伺候您洗漱吧!”

莫桑桑犹豫了一下,幽幽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不管这是梦还是真的,她都要勇敢的面对,逃避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既来之,则安之,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她怕什么!

看着一脸焦急的等候在一旁的小丫鬟,莫桑桑朝着她点点头低声道,“去准备吧!”

“是,三小姐!”听到莫桑桑这么说,小丫鬟一脸喜色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不大一会的功夫,小丫鬟便端着水走了进来。

莫桑桑下床,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那张陌生的脸庞,深深的叹了口气嘀咕道,“上天对她还真是不薄,竟然为她开启了这么特别的一扇门!”

“三小姐,你怎么闷闷不乐呢?”小丫鬟小翠有些不解的看着莫桑桑,这不是她一直期盼的么?终于美梦成真了,为什么没有一点喜悦的样子呢?难道说皇上对她不好么?可是昨夜她分明听到……

莫桑桑努力扯出一丝笑道,“小翠,我没事,只是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恍若梦中。”

看着莫桑桑失神的样子,小翠笑眯眯的说道“可不是恍若梦中么?皇上还未登基的时候,三小姐便已经喜欢上了他,现在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而且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后。”

看着小翠喜气洋洋的样子,莫桑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苦,若是她知道,她的三小姐被人借尸还魂,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只不过她就算真的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吧!说不定还会以为她得了失心疯!

泡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看着铜镜中的崭新的自己,莫桑桑淡淡一笑,镜中的女子虽不是绝色,可是却远胜于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三小姐,你不用太担心,相信皇上不会相信那些传言的!”看着默不作声的看着镜子的莫桑桑,小翠又道,“皇贵妃柳无言虽嚣张跋扈,后宫之中无人敢违抗她的话,但您终究是皇后,她不敢乱来的。”

正说话间,门外传开一阵喧哗,“皇贵妃娘娘吉祥!”

莫桑桑看着呆愣在一旁的小翠,催促道,“把这支白玉簪子插上吧!该来的总要来的!”

“是,三小姐!”小翠将手中的白玉簪插入莫桑桑的发中,跟在她的身后,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莫桑桑从里间走了出来,大厅内的宫女太监忙跪地请安,“皇后娘娘吉祥!”

莫桑桑撇了一眼站在一旁身着华服的女子,只见她身穿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的一排蓝色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芙蓉暖玉步摇,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耳际的珍珠耳坠摇曳,指甲上的宝石也是那样的妖艳夺目,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只是站在那就有一种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她是个女人都看呆了,何况是那些男人呢?若不是她横插一脚的话,只怕这皇后的位子迟早是她的吧,不过那个男人也说了,她当不了几天的皇后,这皇后的位子总有一天会是眼前这个女子的!

看着一直盯着她看的莫桑桑,柳无言微微抬头朝着她福了福身子道,“无言见过皇后!给皇后请安!”声音糯的仿佛要把人瞬间融化一般!

莫桑桑走上前,扶了她一把浅笑道,“皇贵妃不必客气,坐吧!”随即又对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道,“你们都起了吧!”

柳无言走到莫桑桑的身边坐下,上下打量着她,看着她颈间那欢爱后的痕迹,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杀了她,可是脸上却依然挂着淡淡的笑,“臣妾来的唐突还望皇后见谅!”

柳无言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怒并没有逃过莫桑桑的眼睛,不过她也不揭穿只是浅浅一笑道,“哪里的话,昨夜真的是太累了,皇贵妃应该很清楚皇上有多么厉害,本宫毕竟是第一次,身子没有完全适应,所以就起晚了一些的,原本要去给太后请安的,可是皇上说今天就好好歇着,不用去了,虽然很没有礼数,可是真的太累了,索性也就任性了一回!”看着脸色已经变了几次的柳无言,莫桑桑又道,“皇上昨个真是太热情了,本宫真有些招架不住呢!”

看着莫桑桑满面春风的样子,柳无言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怒火忙起身朝着莫桑桑微微福了福身子道“皇后,臣妾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下,就不打扰皇后了!”

“皇贵妃要是有重要的事情那就先去忙吧,锦绣宫随时欢迎皇贵妃来坐坐!”莫桑桑抬头看了一眼柳无言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着柳无言脸色惨白,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莫桑桑一脸惋惜的说道“本宫原本还想和皇贵妃探讨下,如何才能更好的伺候皇上,看来要改日了!”

“臣妾以后在和皇后一起讨论吧,臣妾先告辞了!”柳无言说罢,便带着自己的宫女匆匆走了出去。

看着几人落荒而去的背影,小翠站在莫桑桑的身后捂嘴偷笑,刚才从里间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担心,没想到……

看着柳无言离开的背影,莫桑桑对着站在一旁的几个宫女吩咐道,“本宫有些饿了,去准备一些点心吧!”

看着几个宫女走了出去,小翠这才开口道,“三小姐,方才可真是担心死奴婢了!”

“你若是这么容易担心,以后的日子恐怕你要整日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莫桑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小翠摸了摸她的头又道,“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

小翠有些不解的看着并无一点喜色的莫桑桑,想要开口询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只是觉得她一直侍奉的三小姐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走在院中,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莫桑桑心中没有任何的欣喜之情,看过很多的穿越剧,可是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到她的身上,琴棋书画,她样样不精通,她的爱好除了研究吃,就是到处去看那些新出的首饰,但是这些在这个地方完全没有一点用处,后宫自古以来充满了阴谋诡计,勾心斗角,这些都不是她擅长的,要是她擅长这些也就不可能被闺蜜劈腿了,更不可能来到这破地方,她的未婚夫是她学心理学的同班同学,年长她三岁,婚期订了,喜帖发了,可是新郎劈腿了,劈腿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她的闺蜜,张丽!她真的一点都想不道,她会背着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明知道站在楼梯口,她还是伸手将她推了下去,眼睁睁的看着她滚下楼去,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脸上的笑,现在没有她,他们两个贱人应该修成正果了吧?

起风了,树叶飘散下来,莫桑桑的眼泪不由得滑落下来,心中的悲伤越发的浓烈起来,眼泪更是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掉落。

“三小姐,外面风大,进屋来吧!”看着一个人站在院子中的莫桑桑,小翠担心的走到她的身边劝解道。

“我累了,我进屋去歇会,没事的话,别来打扰我,我想睡会!”莫桑桑抬手擦了擦眼泪,快步朝着里屋走去。

原本想躺在床上睡觉,什么都不愿意去像的莫桑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就这么折腾了半天,她索性起床走到窗边坐下,看着窗外树叶随风飞扬,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她来到这个地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真的没有一点头绪,想着想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吱呀……”

听到开门声,莫桑桑抬手擦了擦眼泪,没有回头,淡淡的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没什么事情的话,不要打扰我!”

“你哭了?”赵渊走到莫桑桑的身边,瞥见她脸上的泪痕又道,“今天发生事情朕全都听说了,朕还真是小看你了呢!”

“臣妾见过皇上!”莫桑桑并不在意他说什么,只是转身朝着他福了福身子。

她现在不想说话,不想吵架,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看着莫桑桑只是简单的行了礼便又呆呆的看着窗外,赵渊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必须看向他,但是对上莫桑桑愤怒的眼神赵渊楞了一下,不由松了手,冷着一张脸道,“别在这装可怜,装无辜,朕可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不会被你蒙骗的,你也不要妄想朕会爱上你,你只不过是朕手上的一枚棋子!以后若在故意让无言难堪的话,就别怪朕对你不客气了!”

看着赵渊不悦的样子,莫桑桑面无表情道“皇上如果是为了这事情而来,那么臣妾记下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皇上可以去安抚皇贵妃了!她应该很需要皇上的陪伴!”

看着莫桑桑没有半点恼怒,也没有半点的不悦,赵渊心里反倒是有些不舒服起来,莫桑桑对他的感情,他一直都很清楚,只不过他从来没有正眼看她一次,因为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喜欢的女人要么绝色,要么才情出众,像莫桑桑这种两者皆无的人,他是不可能浪费时间在她的身上,这一次若不是莫海以兵权为代价的话,他怎么可能娶她,她可是京城出了名的,草包三小姐!那些大臣们虽然不敢当着她的面说些什么,可是背后早已经议论纷纷,那些闲言碎语他也听了不少!

看着赵渊没有离开的意思,莫桑桑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皇上,臣妾有一个恳求,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你会不讲么?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赵渊白了一眼莫桑桑冷声质问道,等了一会不见莫桑桑开口便又催促道,“不是有事要说么?赶紧说!”

“皇上,臣妾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臣妾在这皇后的位子上应该坐不了几天吧!既然这样的话,那臣妾能不能不去给太后请安,反正去不去都是一样的!”那个太后是柳无言的姑妈,她去了也是受奚落,何必去呢?还不如趁着这几天好好的想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你不想去就不去吧!”原本以为莫桑桑会提出什么过份的要求,没想到竟然是这个要求,这让赵渊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其实就算莫桑桑不说,他也会告诉她,不用去给太后请安,因为太后根本就不想见到她,没想到她却主动提了出来,倒也少了他一番口舌!

“臣妾谢过皇上,不早了,臣妾不留皇上用膳了,皇上还是移步皇贵妃那去吧!想必她正巴巴的等着你去呢!”莫桑桑说着朝着赵渊福了福身子。

看着莫桑桑毫无留恋的深情,赵渊气的重重的甩了甩衣袖,头也不会的快步走了出去。

守候在外间的李全看着赵渊气呼呼的从里屋走了出来,忙迎了上去,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不要多管闲事。

“恭送皇上!”

“恭送皇上!”

“……”

外面那一声声的恭送皇上,让莫桑桑不悦的皱起了眉,天都要黑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来到这鬼地方差不多有一天的时间了,可是她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借尸还魂穿越了,但是刚才那一声声的恭送皇上,却将她生生的拉回到了现实,明确的告诉她,她真的已经在另一个时空了!

“三小姐,您没事吧!”小翠匆匆的跑了进来,担心的看着莫桑桑又道,“刚才皇上的脸色真的和你不高兴,他没有为难您吧!”

莫桑桑转头看着小翠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吧!”

“奴婢不敢!”小翠惶恐的看着莫桑桑连连摆手,看莫桑桑面露不悦忙解释道,“宫里人多口杂,让人看到不好!”

这锦绣宫的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只怕早已经在皇上和太后的监视中,她要是真坐了,肯定会牵连莫桑桑的!老爷为了满足她的愿望让她和皇上在一起,放弃了兵权,决定告老还乡,这个牺牲已经够大了,她绝对不能让人抓到任何把柄!这后宫中想要对付她家三小姐的人不计其数,她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

看着小翠不肯坐,莫桑桑叹了口气走到小翠的身边开口问道,“这后宫中的女人是不是都如皇贵妃那般美丽?”

“不是的,不过都长的不错,皇上喜欢绝色佳人,也喜欢有才情的人,不过这后宫中的嫔妃虽然比不上皇贵妃,但是各有个的特色,就算是以才情被皇上看中的几个嫔妃也是长的不错的!”看着莫桑桑不说话,小翠以为她在担心又开口安抚道,“三小姐,你放心好了,皇上答应了老爷会好好对你的,想来他不可能说话不算话的,何况小姐的才情也未必会输给她们的!”

她的三小姐可不是外界传说的什么草包三小姐,她的才情绝不输给京城第一才女夏莹莹,只不过她一心想着皇上,除了沈公子和宁王外,外人从不曾知晓,但是她坚信,终有一日皇上一定会知道三小姐有多么的出色,一定会对三小姐刮目相看的!

听小翠这么一说莫桑桑无奈的摇摇头,只怕她的父亲这次要失望了,赵渊已经很明确的说了她不过是一颗棋子,所以根本不可能好好的对她的!

不过她真的很羡慕莫桑桑,他的父亲为了让她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竟然选择放弃了兵权,想来她一定是家中的小公主,受尽所有人的宠爱,作为一个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家庭的温暖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

“三小姐,如今你已经是皇后了,您要好好的把握机会,你要让皇上知道你并不是什么草包三小姐,那些不过是谣传,你要让皇上对你另眼相看!不要让老爷失望!”看莫桑桑又不说话,小翠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了,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深爱着赵渊的莫桑桑,也许她会想尽办法去博得他的欢心,可惜现在的莫桑桑早已经不是以前的莫桑桑了,她对他完全没有感觉!对于这个皇后的宝座也一点都不稀罕,所以她不可能想办法去讨好他的!压根也就不想去讨好他!

看着莫桑桑不冷不淡的样子,小翠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说道,“奴婢知道皇上不喜欢您,可是三小姐,你一定要想办法让皇上对你刮目相看啊!”

看着小翠焦急地样子,莫桑桑心里很感动,在这无亲无故的地方有一个这么关心她的人,让她觉得不那么孤单,真的很好!可是她真的不能听她的!

“小翠,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会想办法的!”莫桑桑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她真的很想告诉小翠真相,很想告诉她,她连这个皇后的位子能坐几天还不知道,何必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呢?可是她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听莫桑桑这么一说,小翠整个人松了口气,走到莫桑桑的身后,低声道,“三小姐,奴婢给您捏捏肩膀吧!”

“好!”莫桑桑点点头将整个人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看着闭着眼睛休息的莫桑桑,小翠低低的叹了口气,在心里暗暗惋惜道,如果当初嫁给了沈公子的话,想必现在一定会过的很好,沈公子对三小姐可是一往情深,可是偏偏三小姐爱的人是皇上!真是造化弄人!不知不觉中,手下的劲道也大了起来。

肩膀被捏的有些疼,莫桑桑皱了皱眉,开口唤道,“小翠,小翠!”

喊了半天也不见小翠回应,莫桑桑索性转头,看着她问道,“小翠,你在想什么呢?下手轻一点,你想谋杀我么?”

看着莫桑桑眉头紧锁,五官全都扭到了一起连连道歉,“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看着小翠惊慌的样子,莫桑桑深深的叹了口气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喊了你半天你都没反应!”

“没什么!”小翠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小了很多!

“你不用多想,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你想也没有用!”她想回到她的世界,可能么?不可能?所以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只要不发生在她的身上,她都可以当做看不到!若发生在她的身上,那就等发生的时候在解决就好了!

“奴婢知道了!”

小翠的话音还未落下,门外又传来一阵喧闹,莫桑桑眉头紧皱,对着身后的小翠吩咐道,“你出去看看又是谁来了,这都天黑了!”

“是!”小翠点头应道,快步朝着正厅走去,还未走到门口,里间的门边被推开了,小翠看到来人,忙跪在了地上,“宁王,你不可以进去的!您还是在大厅等着吧!女婢这就去通报三小姐!”

宁王并没有因为小翠的恳求而没有进来,反而一脚将她踹开了,气呼呼的走到莫桑桑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质问道,“莫桑桑,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莫桑桑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想起刚才小翠似乎喊他宁王,看着他气冲冲的样子,不解的问道,“宁王,您找本宫有事么?”

听莫桑桑自称本宫,赵焰脾气就上来了,有些失态的冲着她嚷嚷道,“本宫,你在本王的面前称本宫,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客套了?”

他,她,还有沈天磊三人从小就认识,沈天磊是他的伴读,沈家和莫家也是世交,沈天磊一直都很喜欢莫桑桑,两家也私下有婚约,可谁知,莫桑桑竟然爱上了他的皇兄,拒绝了沈天磊,甚至为了能和他皇兄在一起,做出很多荒唐的事情来,这一次要不是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死相逼,莫将军也不可能用兵权和皇上做交易。

他真的不懂,沈天磊有什么不好,哪里比不上他的皇兄了,为什么莫桑桑要这样对他呢?昨天莫桑桑和他皇兄大婚,沈天磊将自己关在房间喝了一晚上的酒!他来之前还喝着,怎么劝都劝不听,他看着就很揪心。

“本宫不知道什么事情得罪了宁王,还请宁王明示!”莫桑桑走到一旁坐下,抬头看着他一脸平静的问道。

看着站在门边的小翠紧张的样子,莫桑桑心里捏了把汗,不由的低声嘟囔道,“早知道会有这么多麻烦事情发生,早上该多打探一些的,现在也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赵焰并没有听到莫桑桑的的低声嘟囔,不满的问道“桑桑,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他?天磊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你要嫁给皇兄,你明知道他不会爱你的,你为什么还要嫁入宫中,你真的以为他能让你当皇后么?只怕你当不了几天就要被莫须有的理由给废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看赵焰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莫桑桑心里有些感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因为他真的全都说中了,她不可能在这个皇后的位子上坐太久的,但是对于他提的天磊,她真的完全没有印象,可是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她看的赵焰,又不得不开口解释,反正多半是感情的事情,她说的模棱两可一些应该不会有问答题,想到这莫桑桑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开口道“感情的事情很难解释清楚,我和天磊之间没有缘分!你多劝劝他吧!”

“你对他没感觉,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呢?为什么不早点拒绝他?你明知道他对你的感情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呢、?如果确定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就和他说清楚的话,伤害应该会比现在小很多!你知不知道他半年前就开始筹备你和他之间的婚事了,眼瞅着婚期就要到了,你突然说要退婚,你让他怎么承受的住?”想起沈天磊,赵焰颓然的走到一旁坐下。

看着赵焰气的脸色铁青,莫桑桑看着窗外沉默不语,不是她不想解释,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毕竟不是真正的莫桑桑,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不知道,她自己也就被劈腿了,她完全能理解沈天磊现在的心情,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着莫桑桑站在窗边,赵焰有悦的皱了皱眉起身走道她的身边冷声质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皇兄对你好么?你真的开心么?”

看着不依不饶的赵焰,莫桑桑有些无奈的转头看着他叹了口气道“好或者不好,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是南黎皇后了,以前种种,你让他都忘了吧!我们都不要纠缠了好么?”

听莫桑桑这么一说,赵焰有些急了,双手下意识的掐住她的肩膀,让她整个人不得不面对她,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问道,“桑桑,我真没法理解,为什么你要这样对他,你知不知道他知道你和皇兄大婚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喝的不省人事!”

莫桑桑的肩膀被赵焰掐的有些疼,想要推开但是这一举动却惹恼了赵焰反倒被他掐的更紧了,莫桑桑无奈的叹了口气索性不再挣扎,她可不想肩膀被他捏碎!

“宁王,感情的事情真的是没办法解释的,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你不要在为难我了好么?你让他忘记我好么?”

莫桑桑的话音还未落下,门被推开了,赵渊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宁王,你这样拉着朕的皇后,你的皇嫂,你觉得妥当么?”

看着赵渊推门走了进来,赵焰松开了莫桑桑,转身看着他问道,“皇兄,你明明不喜欢桑桑,为什么还要娶她?你不过是为了莫将军的兵权,你为什么要这么自私,天磊对莫桑桑的感情你也应该清楚的很,既然你给不了桑桑幸福,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在一起呢?”

“朕知道沈天磊喜欢莫桑桑,但是朕理解不了,莫桑桑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好?”莫桑桑和沈天磊之间的婚约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如果不是他出现的话,莫桑桑现在已经嫁给了沈天磊,他出现不是为了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的,他也没料到莫桑桑会对他一见钟情,从此后纠缠不休,他不懂沈天磊这么有才华,为什么会喜欢上莫桑桑这个草包,只要他开口,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为了莫桑桑把自己弄的这般狼狈?

“水性杨花?”莫桑桑冷笑着看着赵渊,此刻她真的很庆幸她不是以前那个莫桑桑,要不然她听到这话该有多伤心,多难过?最爱的人,对她竟然是这样的评价!

听到莫桑桑的反驳,赵渊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冷声提醒道,“你原本已经和沈天磊定下婚期了,可是你竟然悔婚!仅仅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这难道不是水性杨花?一开始你不知道朕的身份,那也就算了,可是后来你知道了朕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你还要苦苦纠缠?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朕是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女人的,你做的那些荒唐事,还要朕一件一件说出来么?”

听赵渊这么数落莫桑桑,赵焰有些不乐意了,忙开口制止道,“皇兄,你别说了好么?桑桑会变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喜欢你!”这一切可以说是他一手造成的,若是当年他不出现在莫府,又怎么会发生后来这么多事情?

看着赵焰刚才还责怪莫桑桑现在忙着维护着她,赵渊有些不解的问道,“七弟,你为什么还要护着她呢?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听赵渊这么一说,赵焰一愣皱眉道,“皇兄,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现在桑桑可是您的皇后!”

“朕为什么娶她,你不清楚?从小到大你和朕的关系一直不错,如果你真喜欢她的话,朕可以将她送给你,不过她已经成了朕的女人,这种失贞的女人,给你当个暖床侍妾朕都觉得委屈了你!”赵渊边说边看着站在一旁的赵焰看他脸色越来越差又接着说道,“不过你可以去问问沈天磊,他要是不在意莫桑桑已经成为朕的女人,一旦莫将军的兵权交到朕的手上,朕会想办法送她出宫,让他们在一起的!”

看赵渊越说越离谱,莫桑桑再也忍不下去了,冲着他嚷嚷道,“赵渊,你不要太过份,我不是你们手中的货物,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竟然敢直呼朕的名讳,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大不敬!”话音还未落下,赵渊说着抬手就给了莫桑桑一巴掌,力道之大,打的莫桑桑嘴角泛起了血丝!

莫桑桑并没有因为赵渊的一巴掌而退缩,反而拉起他的手,在他的手腕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看着赵渊疼的龇牙咧嘴的样子,莫桑桑得意的笑了。

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赵焰有些懵了,他完全没想过,一向冷静,温文尔雅的皇兄,竟然也会有这样粗暴的一面,还有一直深爱着皇兄,将他当神一样崇拜的莫桑桑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要不是亲眼看到,任何人说他都不会相信的!

赵渊看着手腕上的牙印,恨恨的盯着莫桑桑看了看,手抬到半空,看着她已经有些浮肿的脸颊,终究还是放了下来。

看着赵渊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莫桑桑忍不住挑衅道,“怎么了,我咬了你,你反而不打我了?刚才我只不过是直呼你的名讳,你就动手赏了我一巴掌,现在我咬了你,你反倒是不吭声了?”

看着赵渊脸色越发铁青起来,害怕两人再度打起来的赵焰,忙开口打起了圆场,“桑桑,别这么任性了,皇兄毕竟是皇上,你刚才那样真的不妥当,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宫内人多口杂,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就当是为了莫将军吧!”

听赵焰这么一说,小翠也忙走到莫桑桑的身边,低声劝解道,“三小姐,您还是听宁王的吧!”

看着还绷着一张脸的赵渊,莫桑桑想了想,叹了口气,朝着赵渊福了福身子低声道,“臣妾刚才失态了,还请皇上恕罪!”说罢又朝着宁王赵焰福了福身子,“谢谢宁王,本宫刚才失态了,还请见谅!”

“桑桑,是本王的错,本王不该来找你的,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希望你能过的好,你没有选择错!”看着莫桑桑委屈的样子,赵焰无奈的摇摇头朝着赵渊拱手告辞道,“皇兄,臣弟今天有些失态,还请皇兄见谅,时辰不早了,臣弟先行告退!”

“小翠,去送送宁王!”莫桑桑叹了口气,对着站在一旁的小翠吩咐道。

看着赵焰和小翠走了出去,赵渊不屑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莫桑桑,冷嘲热讽道,“怎么不亲自去送宁王,顺道可以打听一下沈天磊的事情,毕竟你们当初也是有婚约的,他现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你一手造成的,去问问也是应该的!”

“如果皇上不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的话,臣妾倒是可以出去送送宁王,甚至还可以去看看沈天磊,顺便劝劝他。”莫桑桑看着赵渊挑了挑眉道。

听莫桑桑这么一说,赵渊脸色铁青从牙缝中蹦出两字,“你敢!”

他的女人心里永远只能装着他一个人,不管他有没有继续宠幸她,只要成为他的女人,心里就不能再有别的男人,但凡背叛他的女人只有死路一条。

宁王刚出锦绣宫,一个小太监趁着夜色匆匆朝着太后的瑞和宫走去,显然这是太后在锦绣宫安排的眼线,只是不知道她听到小太监汇报后会是什么表情,宁王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虽然两人的关系不算太好,可终究还是亲母子。

听到小太监的禀告,太后冷着一张脸,不说话,整个瑞和宫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怕惹恼了她。

太后柳玫当年也是宫中的风云人物,她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嫔妃,可最后竟然让皇上废了皇后立她为后,这其中所花费了多少心血旁人只怕是无法想象的!要不是宁王坚持不肯当皇上,她又怎么会同意让赵渊当皇上。

“太后,皇贵妃来了!”站在门口的小太监匆匆跑了进来,跪在地上看都不敢看太后一眼,怯怯的说道。

“让她进来!”柳玫顿了顿扫了一眼站在大厅里的宫女道,“你们都下去吧!”

听到这话,除了太后的心腹香兰外,所有的人如蒙大赦逃一般的快步离开了瑞和宫,谁也不敢在这个当口停留!太后要真发火的话,他们所有人都休想在见到明天的太阳!

柳无言看着所有人都退了出去,有些纳闷开口问道,“姑妈,谁又惹你生气了?”

柳玫抬头看了一眼柳无言反问道,“你这么晚了,不在你的景言殿呆着,你上哀家这来干什么?”

“姑妈,你不要嘲笑我了,真不知道那个莫桑桑给皇上灌了什么迷药,皇上去她那了!”她都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晚膳了,他说走就走,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她跟他那么就,这还是第一次!

看着坐在一旁一声不吭的柳玫,柳无言嘟着嘴又道,“姑妈,您倒是帮我想想办法,您上次答应我的,一定会让我当上皇后的,可是现在……我什么时候才能当上皇后啊?”

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的柳玫,被柳无言这么一折腾,心情越发的恼怒了,转头冲着她嚷嚷道,“你就安分守己一点吧,你真以为她能坐的长?”

看着柳玫发怒,柳无言立马收敛起自己的小情绪,挽着柳玫的胳膊柔柔的问道,“姑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宁王又惹您生气了!”

听到柳无言提起宁王,柳玫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他不顾规矩跑到锦绣宫去,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他要是喜欢莫桑桑的话为什么不和她说呢?她可以赐婚的!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他又跑去,这成何体统?

“姑妈,您别生气,宁王的性子您还不知道么?他从来就不管什么礼数的!”看着柳玫不愿多说,柳无言又道,“都怪那个莫桑桑,这一切都是她搞出来的,要是没有她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了!”

听柳无言不断的提起莫桑桑,柳玫眉头紧皱冷声道,“不要在哀家的面前提起莫桑桑这个人!”如果现在莫桑桑站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会一剑杀了她,绝不会让她活到明天的!

被柳玫这么一吼,柳无言觉得委屈极了,起身朝着柳玫福了福身子,“太后,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无言先回去了!”

看着柳无言朝着门外走去,柳玫叹了口气喊道,“你这么晚来这想说的话话都没说就真的打算走了么?哀家说你几句,你就耍小性子了?”

柳无言转身眼泪汪汪的看着柳玫道,“没有,无言只是不想惹姑妈生气而已!”

看着柳无言哭哭啼啼委屈的样子,柳玫朝着她招招手安抚道,“哀家刚才说话是重了一点,你别往心里去,你放心好了,这皇后的位子是你的,你就在等等吧!现在莫海的兵权还没有全部移交给皇上,何况皇上刚娶了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废掉她呢?这都的有个过程!”

废后向来不是简单的事情,这朝中有好多人都是站在莫海这一边的,就算赵渊拿到了兵权也要过一阵找个合适的理由才能废掉莫桑桑的,否则朝中肯定会大乱的!

虽然柳玫这么说,可是柳无言心里还是很担心,今天早上她特意起了一次锦绣宫想去探一探莫桑桑的情况,谁知道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这莫桑桑根本就不是传言那样是个草包三小姐,反而她的眼中透着一种让她害怕的东西,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她不想失去现在所拥有的,看着柳玫的情绪缓和了很多,柳无言这才开口道,“姑妈,无言只是怕皇上会喜欢上她!”

“你瞎担心什么啊?她长什么样哀家很清楚,完全比不上你的,你真的不用她担心的,她一个人能在宫中折腾出什么花样来呢?皇上是什么性子你还不了解么?莫桑桑那种长相的女人是不可能入他眼的。”

赵渊对女人的挑剔是众所周知的,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的后宫并没有太多的嫔妃。就算是大选,也有很多人将自己的女儿从名单中划去,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他们的女儿是不可能被皇上选中的,与其在宫中当让人使唤的宫女,倒不如在家做个被人伺候的小姐!

“姑妈,我也知道莫桑桑那长的不好看,可是我总觉得我会输给她,皇上最后还是会选择她!”自从早上见过莫桑桑之后这个念头就一直在她的脑海中盘旋,害的她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

“好了,不用担心了,等皇上来的时候你自己问皇上吧!你进宫也有好几年了,有些事你应该心里很清楚的!”这宫里从来不缺乏想要上位的女人,有那个时间去担心莫桑桑,倒不如去看好那些个女人!

“姑妈,我觉得您真的应该见一见这个莫桑桑,她和传言完全不一样,您见了就知道了!”看到柳玫似乎对莫桑桑并不感兴趣,柳无言遂又开口提议道,“要不明日我们大家聚在一起用膳吧,这样的话姑妈不就可以看到真正的莫桑桑了么?”

其实关于莫桑桑的事情她早有耳闻,听说她因为得不到皇上的爱,所以一直傻乎乎的,经常做一些荒唐的举动,想要博得皇上的欢心,可是每次都弄巧成拙,所以当她听到莫桑桑要和皇上成亲的消息,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谁知这一切都是真的。

柳玫转头看着柳无言有些不解,这个莫桑桑她亲自找人查过的,确实什么都不会,皇上之所以和她成亲是因为她的父亲莫海手中有兵权,现在内忧外患之时所有的兵力全在几个将军身上,他想要兵权就必须要娶莫桑桑,看着柳无言呆呆的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柳玫拉了拉她的手问道,“莫桑桑不就是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草包三小姐么?有什么好看的?”

看着柳玫毫不在意的样子,柳无言忙开口解释道,“姑妈,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以前见过她的,那时候她真的很一般!连话都说的有些结巴。”要不是两人长的一模一样,她肯定不会相信的!莫桑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眼神,不过她不是莫桑桑的话,她又是谁呢?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呢?一连串的问题在柳无言的脑中闪过!越想越心惊肉跳,越想越觉得这事情不简单,越想越觉得可怕,如果以前的那个草包是她刻意装出来的,那她的心机该有多重?

看着柳无言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柳玫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不要太担心了,姑妈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

“是,姑妈!”看着柳玫并没有将莫桑桑的事情放在心上,柳无言并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暗暗的在心里发誓,不管莫桑桑是装出来的傻还是真的傻,她都要除掉她!

看着又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柳无言,柳玫对着站在身后的宫女吩咐道,“香兰,皇上最近不是拿了一些琉璃国进贡来的水果么?去准备一点端上来让皇贵妃尝一尝!”

“是!”香兰应了一声,朝着柳玫福了福身子,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香兰走了出去,柳玫主动拉起柳无言的手,直直的看着她安抚道,“莫桑桑对你没有那么大的威胁,皇上娶她无非是权宜之计,你和皇上从小一起长大,他对你的感情你还不清楚么?他和莫桑桑毕竟刚刚大婚,就算在莫桑桑的锦绣宫过夜也是正常的,莫桑桑现在名义上是皇后,你不要太计较了,最近朝中也不是很太平,你不要再去烦他了!”柳家已经大不如前了,虽然是三朝重臣,可是一代不如一代,柳家要不是底蕴厚,又有她这个太后撑着,只怕在朝中越发的变的可有可无了!这也是她为什么一定要让柳无言当上皇后的原因,要是柳无言不能上位,她一死,这柳家就真的完了!如果她弟弟没有死的话,一定可以帮衬她很多,她也不用这么累,可惜她弟弟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罪魁祸首就是莫海,所以她不可能对莫桑桑有什么好感的。

看着柳玫担心的样子,柳无言乖巧的点点头保证道,“姑妈,无言知道了,无言会好好伺候皇上的!”其实她进宫几年就在宫中霸道了几年,就算前皇后夏媛也要让她几分,可惜夏媛福薄,好容易怀上了龙种,却难产而死,最后孩子也没有保住!

夏媛死后,皇上也许诺会让她当皇上的,她正满心欢喜的等待着,谁知道半路杀出个莫桑桑,让她措手不及,不过刚才听柳玫那么一说,她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既然她只是皇上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也就会被丢弃,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看着香兰端着水果走了进来,柳玫朝着柳无言淡淡一笑“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不会让姑妈失望的对么?”

“皇贵妃请尝一尝!”香兰将水果放到柳无言的面前,低声道。

柳无言刚拿起一块还未送到嘴边,景言殿的小太监匆匆跑了进来,朝着柳玫和柳无言行礼后恭敬的禀告道,“启禀皇贵妃,皇上刚刚摆驾景言殿了!”

听小太监这么一说,柳玫对着柳无言摆摆手催促道,“快去吧,不要让皇上久等!”

看着赵渊离开锦绣宫,莫桑桑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和他有牵扯,一点都不想,什么皇后不皇后的,她也不想当,只可惜她身无分文,对这个世界也不理解,光凭小翠的只字片语,她也不敢贸然离开,别说是出城了,就算是偷摸出这个皇宫,都出不去吧!

小翠有些不悦的看着莫桑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皇上往外推,这后宫的妃子谁不巴望着皇上在自己的寝宫就寝,唯独她家小姐不愿意,她真的不明白,当初口口声声要嫁给皇上的那个三小姐为什么现在对皇上可以这样冷淡?刚才只要小姐开口,皇上必然会留下来的,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说,甚至还催促他快点离开!

看着站在一旁闷闷不乐,欲言又止的小翠,莫桑桑淡淡的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将他留下来?就算不留也不该顶撞他?”

“小翠真的不明白,三小姐不是一直都很喜欢皇上的么?为了皇上拒绝了沈公子,可是为什么现在又对皇上这样呢?”原本皇上就不喜欢她,经过这么一闹,想让皇上回心转意只怕更难了!

“你是不是想说我不是好歹呢?我应该阿谀奉承?”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不喜欢去刻意讨好一个人,很多事情她都可以不在意,不计较,但是让她去讨好别人,她真的做不到,就算对方是皇上,那又怎么样呢?他都已经将她说的那么不济了,她为什么还要当听不到呢?刚才那种情形下,是个人都会发怒的!

“三小姐,奴婢知道刚才皇上说的话确实难听,但他毕竟是皇上啊!得罪不起的,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老爷想想,为了您,老爷把兵权都放弃了!”想起这事情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老爷真的是太宠三小姐了,三小姐竟然还这么不体谅老爷,不努力讨好皇上,让自己在这后宫站稳脚跟!

“小翠,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要在多说了!”她当然知道刚才那么做是大不敬的,但是并不在意,反正她不属于这个世界,也许死了就能回到她的世界去,所以她才会那样顶撞他!

小翠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朝着莫桑桑福了福身子道,“三小姐,时间不早了,您早点歇着吧!”

“我需要洗澡,你帮我去准备水吧!”莫桑桑深深的叹了口气,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虽然是初秋,可是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莫桑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可还是探出头朝着天上看,天上的星星很亮,很多,这样的星空在现代绝对是一种奢望!

小翠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莫桑桑小声道,“三小姐,晚上风寒,您还是把窗户关了吧!”

“没事的,你去准备洗澡水吧!”莫桑桑自顾自的抬头看着星空淡淡的回道。

不大一会的功夫,宫女们便准备好了洗澡水,小翠走到莫桑桑的身边开口道,“三小姐,洗澡水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莫桑桑关上了窗,对着身边的小翠吩咐道。

“让奴婢伺候主子吧!”小翠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出去吧!”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泡个澡,想想发生在她身上这些荒唐的事情,还有就是琢磨一下,怎么样才能回去,回到那个伤她最深却熟悉的地方,这地方不属于她,她不想留下!

看着莫桑桑冰冷的表情,小翠虽然还是不放心,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转身走了出去。

莫桑桑跟在小翠的身后,将门锁上,朝着屏风后走去,褪去衣服,将整个人都没入到诺大的澡桶中,往事一幕幕的在脑中盘旋,眼泪不断的滑落,不知道哭了多久,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从澡桶中走出来的时候,澡桶中的水已经冰凉,天色也已经微微泛着起了白光,天快亮了。

莫桑桑有些狼狈的躺到床上,明明很困,却怎么都睡不着,一个翻身,梳妆台上明晃晃的白光吸引了她的注意。

莫桑桑起身,走到梳妆台边看了一眼,发现发出白光的竟然是一把精致的修眉刀,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脸庞,脑中又想起了赵渊那尖酸刻薄的话语,修眉刀狠狠的划过手腕,看着鲜红的血流了出来,莫桑桑没有一点点的惊慌,平静的走回到床上躺下,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

……

看着莫桑桑苍白的脸旁,赵渊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看着太医束手无策的表情,他突然有些慌了!

他确实不喜欢莫桑桑,可是当他看到她竟然选择这种方式离开,他真的有些接受不了,昨天晚上他说的话确实有些重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她的性子会这样刚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三小姐,三小姐……”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莫桑桑,小翠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昨天晚上她就觉得她有些怪怪的,她还以为是和皇上生气,没想到她竟然会做这样的傻事,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她可怎么和老爷夫人交代?

赵渊冷着一张脸,询问着早已经满头大汗的老御医,“钱太医,情况怎么样?”

“回皇上,皇后娘娘只怕是……”老御医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而是直接跪在了赵渊的面前,低头连声道,“老臣无能,老臣无能!”

听钱御医这么一说,赵渊心头一凉,冲着其他几人嚷嚷道,“今天你们要是救不了皇后的话,你们一个个全都的陪葬!”

时间就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样,你越是担心,他过的越快,转眼已经到了傍晚,夜幕再次降临,可是莫桑桑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正当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想要放弃的时候,宁王赵焰匆匆跑了进来!

看着围在床边的御医,赵焰走上前去怒吼道,“都给本王滚开!”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赵焰坐到床边,抱起莫桑桑的头,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塞入莫桑桑的口中,看着她将药咽下,又缓缓的将她放平到床上!

他昨天回去后就直接去了沈天磊的别院,两人一直喝到天亮才回宁王府,刚回府便听到了莫桑桑自杀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所有的醉意都一消而散,托关系找到了性格古怪的鬼医宁轩,求来这一颗保命丹!

不愧是鬼医研制的保命丹,莫桑桑服下没多大一会,手指就微微动了一下。

看到莫桑桑终于有了反应,赵渊对着一屋子的御医冷声道,“一群废物,都滚都下去吧!”

看着将莫桑桑搂在怀中的赵焰,赵渊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询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情的,还有你药是从哪里来的!”

赵焰冷冷的看了一眼赵渊不悦的道,“皇兄,现在不是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吧,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昨天我走的时候桑桑还是好好的,是不是你又说了什么话刺激了她?你明知道她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还要伤害她?”

他一直以为他只是把莫桑桑当成妹妹看待的,可是听到她自杀的消息,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他早就爱上了莫桑桑,而且爱的极深,这颗大还丹其实是用他的命换来的,不过只要看着莫桑桑没事,他就安心了,至于他的命,他真的不在意,鬼医什么时候想要,他都可以给!

看着赵焰冰冷的表情,赵渊就好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无奈的坐到一旁。

“我不想知道,不想知道!”莫桑桑哭喊着睁开眼睛!

看着跪在地上的小翠,看着守候在一旁的赵焰,坐在一旁的赵渊,莫桑桑无奈的叹了口气,修眉刀划下去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因为她已经将门反锁了,就算有人发现,她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无法医治的,可是她竟然还活着,甚至原本莫桑桑的记忆也全都在她的脑海中了,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适应!她和那个莫桑桑因为她自寻短见而已经真正的融了!

“三小姐,三小姐!”看着莫桑桑醒来,小翠连连磕头道,“谢谢菩萨保佑!谢谢菩萨保佑!”

“小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看着小翠红肿的眼睛,嘶哑的声音,莫桑桑心里真的很感动,开口道歉道。

听到莫桑桑开口说话,赵焰走上前去刚想开口训斥她,只见莫桑桑朝着她浅浅一笑道 “对不起,二哥让你担心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二哥,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傻事?”莫桑桑的一声二哥让赵焰心中的火气彻底融化,所有责备的话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来!

“是我对不起天磊,你帮我劝劝他吧!我配不上他的!”想起沈天磊对她的好,莫桑桑心里很不是滋味。

融合记忆后,所有发生的事情她现在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沈天磊对她的好,赵焰对她的关心,还有她对赵渊的感情。

“既然死不了,那朕先去忙了!”看着莫桑桑没有搭理他,赵渊心里有些失落,想要询问她到底怎么样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变得尖酸刻薄起来。

莫桑桑抬头看了看赵渊,自嘲的笑了笑,柔声道“臣妾让皇上担心了,臣妾没事了,皇上您去忙吧!”

原本以为莫桑桑会道谢或者说些别的什么的赵渊听她这么一说,气的拂袖离开低声嘟囔道,“口口声声说爱着朕,这算哪门子的爱?”

赵渊的话虽然说的很轻,但是赵焰和莫桑桑都听到一清二楚,只不过两人谁都没有接话,听到赵渊的脚步渐行渐远,两人相视一笑。

继续阅读《冷宫弃后:谁动了朕的皇后》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莫桑桑 小翠《冷宫弃后:谁动了朕的皇后》在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