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晏和岁安》陈老大 晏和完整版阅读

小说:晏和岁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老大

角色:陈老大 晏和

简介:最后她成了第二个女帝,杀伐决断善于谋算
她登上了城楼,万里疆土收于眼底,万民朝拜山呼万岁
可是她知道再没有人来哄她骗她,她亦不知道他是爱或者不爱

晏和岁安

《晏和岁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逃

岁安摸着脸,悲从心来,若不是遇见那个狗东西,自己怎么会被害成这样!

恨!好恨!

岁安不敢闭眼,死死瞪着眼睛,瞪得发酸也不敢闭眼。她一闭眼就是那夜的惨像,亲友惨死,陈老大生死未明,一切仿佛是场噩梦。

但是醒不过来。

真的讽刺,当年爱晏和的时候,陈老大不允许她私自下山。她就夜夜都梦他,天天都想他,巴不得天天都在一起。如今天天在一起了,却像噩梦一般。

她披头散发坐在屋里,屋里满满点着灯,把清寂许久的公主府照的透亮。

听宫人们讲,当年外族人打进皇城,那时候还是皇后的女帝动了胎气提前生产,孩子在忙乱之间被奸人抱走。

明空那时几近崩溃,料理完丈夫,也就是前任皇帝的后事,就忙着安定国家。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她悲痛欲绝建了公主府,封了起来,当做怀念女儿的地方。

岁安被晏和偷偷安置在无人问津的公主府,公主府旁边就是那个狗贼私人的府邸。

岁安听这些叙述也能窥见当年的女帝是多么心碎,她想到了把自己抛弃的父母,不知道是怎么舍下的心。

那个魔鬼真的是心黑透了,杀人不眨眼不说,竟然还欺骗一个苦苦寻找女儿的母亲。

“别怕,我们一定有别的办法,我们杀不了他,可以试着逃出去。我就不信这公主府就是铜墙铁壁,到时候出去了,我们就去找人学武,学成回来就杀了他,给寨子里的人报仇。”

岁安转头安抚泣不成声的珠子,她朝窗外望去,只见无数点点的火把在夜里的过道上来回逡巡。

她知道这是晚上巡逻的禁军,若是想出去就得躲过他们的巡逻。

禁军个个武功高强,这一逃要么活,要么死,绝无缓迂之地。

一主一仆两人看着窗外看了许久,也下定了决心。

拼死一搏!

窗外下起了细雨,灯花在风中微微晃动,殿中的窗没有关,雨飘进灯油里,时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晏和看完最后一本折子,捏了捏鼻梁,看向窗外。

“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暗处传来一个声音:”公主那边灯火通明,并没有动作。”

晏和听到这里,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岁安满脸倔强,满眼都是恨意的样子。

曾经相爱一场,她的性子他摸得很明白。依照她的性格,怎么会就这样温驯起来。

晏和笑笑道:”把门松一点,放一两只小老鼠出来玩玩。”

暗卫领命,很快就离开了。

晏和起身立在门前,看着外边的雨慢慢下着:”该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听话,你怎么样才能明白……。”

下了半夜的雨停了,四周都是湿漉漉的。公主府的窗没有关,岁安趁着夜身手敏捷地翻上窗台回身把珠子拉了出去。

为人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太难受了,那个男人真的可怕。从小爬树上山的她极为麻利地溜了出去,顺着宫墙慢慢地走动。

夜晚巡逻的侍卫查的很严,岁安怕带着珠子不方便让她先藏一藏,自己去探路。

谁知道珠子不同意,她想自己先去探路,两人争执间,岁安一脚不留意踩滑尖叫一声。

岁安摸着脸,悲从心来,若不是遇见那个狗东西,自己怎么会被害成这样!

恨!好恨!

岁安不敢闭眼,死死瞪着眼睛,瞪得发酸也不敢闭眼。她一闭眼就是那夜的惨像,亲友惨死,陈老大生死未明,一切仿佛是场噩梦。

但是醒不过来。

真的讽刺,当年爱晏和的时候,陈老大不允许她私自下山。她就夜夜都梦他,天天都想他,巴不得天天都在一起。如今天天在一起了,却像噩梦一般。

她披头散发坐在屋里,屋里满满点着灯,把清寂许久的公主府照的透亮。

听宫人们讲,当年外族人打进皇城,那时候还是皇后的女帝动了胎气提前生产,孩子在忙乱之间被奸人抱走。

明空那时几近崩溃,料理完丈夫,也就是前任皇帝的后事,就忙着安定国家。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她悲痛欲绝建了公主府,封了起来,当做怀念女儿的地方。

岁安被晏和偷偷安置在无人问津的公主府,公主府旁边就是那个狗贼私人的府邸。

岁安听这些叙述也能窥见当年的女帝是多么心碎,她想到了把自己抛弃的父母,不知道是怎么舍下的心。

那个魔鬼真的是心黑透了,杀人不眨眼不说,竟然还欺骗一个苦苦寻找女儿的母亲。

“别怕,我们一定有别的办法,我们杀不了他,可以试着逃出去。我就不信这公主府就是铜墙铁壁,到时候出去了,我们就去找人学武,学成回来就杀了他,给寨子里的人报仇。”

岁安转头安抚泣不成声的珠子,她朝窗外望去,只见无数点点的火把在夜里的过道上来回逡巡。

她知道这是晚上巡逻的禁军,若是想出去就得躲过他们的巡逻。

禁军个个武功高强,这一逃要么活,要么死,绝无缓迂之地。

一主一仆两人看着窗外看了许久,也下定了决心。

拼死一搏!

窗外下起了细雨,灯花在风中微微晃动,殿中的窗没有关,雨飘进灯油里,时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晏和看完最后一本折子,捏了捏鼻梁,看向窗外。

“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暗处传来一个声音:”公主那边灯火通明,并没有动作。”

晏和听到这里,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岁安满脸倔强,满眼都是恨意的样子。

曾经相爱一场,她的性子他摸得很明白。依照她的性格,怎么会就这样温驯起来。

晏和笑笑道:”把门松一点,放一两只小老鼠出来玩玩。”

暗卫领命,很快就离开了。

晏和起身立在门前,看着外边的雨慢慢下着:”该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听话,你怎么样才能明白……。”

下了半夜的雨停了,四周都是湿漉漉的。公主府的窗没有关,岁安趁着夜身手敏捷地翻上窗台回身把珠子拉了出去。

为人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太难受了,那个男人真的可怕。从小爬树上山的她极为麻利地溜了出去,顺着宫墙慢慢地走动。

夜晚巡逻的侍卫查的很严,岁安怕带着珠子不方便让她先藏一藏,自己去探路。

谁知道珠子不同意,她想自己先去探路,两人争执间,岁安一脚不留意踩滑尖叫一声。

继续阅读《晏和岁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晏和岁安》陈老大 晏和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