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黑雨风暴最新章节,叶劲锋 唐志饶全文阅读

小说:黑雨风暴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王已忘

角色:叶劲锋 唐志饶

简介:一场战斗,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一次意外,让他失去了爱人;一个遇见,引领他投入商场
在经历了生死离别后,他对生命的诠释有了另一种的理解,在一个不经意发生的遇见之后,他奋身投入到了没有硝烟的商业战场,在商场里,他看到了比战场更加血腥,更加肮脏的斗争
朋友,战友,家人都行走在黑与白的边缘,为了利益,他们不惜牺牲一切而枉顾生命与道德的底线,甚至是牺牲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

黑雨风暴

《黑雨风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先生们,放轻松,我只是想安全离开这个鬼地方罢了,我相信对于你们来说,这几位先生的命应该更值钱,不是吗?”那个黄胡子雇佣兵操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一手举着自动步枪,另一只手抓着一颗已经拔掉插销的手雷,神情自若对着外面持枪对着他们的人说道。他自认为手中的筹码足够分量,会让所有K国的人都有所顾忌。

“放了他们,我保证你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可以安全离开我们的国家,只要你不再踏入我们的领土。”亨利·特拉姆带着伤走入他士兵的包围圈内。作为一个国家的军方高层,为了保障国家利益,他有权做出这样的一个承诺。

“很抱歉,亨利将军,我并不是不相信你,但为了保障我们几个的安全,我必须带着这几个朋友撤离。”看来这雇佣兵早已经想好了他们的计划了。

“我相信你们今天的行为主要就是为了要杀我,我不介意替下这几位先生当你的人质。”尽管他受了伤,看上去有点疲惫,但仍然有一股大将之风,声音高亢雄厚。

对于这个将军,叶劲锋开始有点明白他为什么在K国会受到老百姓的爱戴了,不管他对付敌人的手段有多毒辣,但他始终将无辜者的生命、老百姓还有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的将军,始终会受到百姓的爱戴和尊重的。

“亨利先生,首先我先说明我们只是属于别人雇佣的队伍,我们没有任何的政治立场,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钱,不可否认,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将你杀死,这是雇主给我们的任务,不得不执行。但现在雇主已经死了,我们的队伍也损失了大半的人员,钱我们也收不到了,剩下的就只有希望保住一条命而已,对于亨利先生,我们也不会糊涂到要挟持你来做人质,我们在没有利益的条件下,不希望得罪了贵国,所以很抱歉。”黄胡子一边说一边移动身躯缓慢地往公路的方向走。

叶劲锋随着他们的移动也在一步步往后退着,他一直在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将几个人质安全解救,又能击毙这三个雇佣兵,但似乎机会微乎极微,对方只要手一松,手上的手雷在三秒之内肯定会炸,根据这些人质的应变能力来看,根本不可能逃过被炸的厄运。

这时,另一个年轻的雇佣兵在黄胡子耳朵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亨利将军,能让我们见识一下刚才扭转局势的那两个士兵吗?我们很好奇贵国的有如此强悍战斗力的士兵,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干掉了我们十多个来自各国特种部队的退役军人,这恐怕也只有将军自己的近卫部队才能培养出的精英了。”他的目光在四处流转着,似是在寻找符合他心目中认为的两个精英人物。

“很惭愧,那两位英雄不是我国的士兵,他是中国一家公司的安保人员。”

“什么?中国的安保人员?”黄胡子的眼睛里流露惊讶的光芒,的确,他完全没有想到,瓦解他们这次行动,杀了他们十几个弟兄的人居然不是K国的士兵,而是来自中国一家公司的安全保卫人员,要知道,他的手下可全部都是来自于在各个国家特种部队的退役军人,战场经验丰富,各项军事技能高于一般的军人,却全部倒在了两个黄皮肤的中国人手上,这怎么不让他感到惊讶。

叶劲锋双手握枪,冲进士兵的包围圈,站在三个雇佣兵的面前,大声用纯正的英文喝到:“不用找了,是我。”

黄胡子三人一见,内心中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面前站着的这个中国人一脸寒霜,双目喷射出一种足于让人打心底就感觉到恐惧的杀气,如此气场,即使是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对弈场面,也是不可多见的。

“嘿嘿!我真想不到,把我们击败的居然是中国人,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耻辱。”这黄胡子虽然败了,但可以听得出来,他败给面前这个中国人心里相当不服气。

“别把自己抬得太高,要不是今天你用这龌龊的手段,你们今天一个都逃不掉,败给我你一点也不冤。”叶劲锋的语气是冰冷的,冷得好像让人掉进冰窖的感觉。

“诶,黄皮肤的小子,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那个年轻白发的雇佣兵嚣张地叫道。

“别不要脸,就凭你们三个吗?我能把你们一个队的人灭掉,同样也可以把你们送去跟他们作伴。”他手上的那把手枪始终朝着对面这三个雇佣兵站立的方向瞄准。

“现在我不想跟你斗嘴,既然我已经看到将我们打败的对手,那就留个名号,日后去中国的时候可以拜访拜访你。”黄胡子还是比年轻的白发雇佣兵要冷静很多。

“倒不如让我知道一下你们叫什么,只要你今天安全离开此地了,总有一天我会找你们,然后干掉你们。”他一直冷峻着脸庞,说话的语气也是硬邦邦的。

“既然这样,我们走着瞧,看看最终谁将对方干掉。亨利将军,请你们的人给我让开,我要邀请这几位先生女士陪我走一段路。”

“你们要怎么样?怎么保障我们这几位朋友的安全?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都可以答应。”亨利明白自己必须妥协,因为对方手上的人质虽然不是他们的国民,但却是可以影响到国家外交、地位、利益的人,他不想因为几个亡命之徒而将事情弄得更糟糕,毕竟这里还有一堆来自各国的媒体记者,他们的一篇报道就足以让国际社会对他们国家的政权口诛笔伐,推上风口浪尖。

“很简单,让这几位朋友陪我们到索马里边界走一趟就行了,到时你们的人到边界上把他们接回就是了,我们只要安全离开贵国,当然,你们也大可以放心,我们会保证他们的安全,我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给自己添上更多更大的麻烦的,我们只为利益活着。”这个黄胡子的雇佣兵已经看准了亨利·特拉姆开始向他们妥协了,但他也不敢随便提一些更加过分的要求,他们深谙此中的利害关系,一个不小心,小命可能就真的留在此地了。

亨利·特拉姆完全相信这个雇佣兵所说的话,在没有巨大的利益驱使的情况下,他们是不可能随便去开罪于一个国家或者组织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金钱,对于政治或者其他的东西,他们不会参与也会慎重介入。所以,雇佣兵是只要有钱就可以支使的武装力量,最简单也最直接拥有一支武装力量就是雇请这些雇佣兵团队,没有钱,他们甚至连一个老百姓也不愿意去得罪,谁也不愿意无缘无故多树立一个敌人。

“OK,我希望你们能兑现自己的承诺,保证我们这些尊贵朋友的生命安全,我会安排人员在与索马里交界的地方接回我的朋友们,如果你们伤害了我的朋友们,我会和索马里**交涉,让你们走不出索马里的地界,我相信我能做得到,估计你也不会怀疑。”对于一名将军来说,他已经作出了最大的让步了。

“放心吧!亨利将军,只要我们一到索马里的国界,立刻会放了这些先生女士们,我重申一遍,我们只做对我们有利益的事,放心好了。”黄胡子的雇佣兵明白他已经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叶劲锋心里非常不乐意看到他们全身而退,但又无可奈何,毕竟,这是在K国,对方还有K国尤为紧张的人质在手,此时就算他万般不情愿,也只有和亨利一样妥协了。

“只要你们以后敢踏入中国的领土,我一定会让你们埋在那里,跟五年前在中国与D国的边境线一样,你们今天同样也是因为运气好才能逃过一死,但我必须要让你们留下点什么作为警告。”手中的枪“砰”地一声,紧跟着那个年轻的白发雇佣兵一声惨叫,伸手捂住自己左边的耳朵,鲜血透过他的手掌,直往下滴。

“我要杀了你。”年轻的白发雇佣兵耳朵被打掉了一只,疼痛之下,怒不可赦,手中的的枪就要朝着叶劲锋射击过去。

“等等,迈克尔。”黄胡子雇佣兵制止了他不顾后果的行为。

在叶劲锋说出五年前中国与D国边境线的的时候,他已经骇然了,当年整队雇佣兵只剩下他和弟弟迈克尔两人逃出边境线,这个事情到现在他们也还心有余悸,那次是他们第一次踏入中国的国境,虽然之前早就听说中国是雇佣兵的禁地了,可他也只是听说而已,从来没有相信过那些传言,认为只是一些贪生怕死之辈造的谣言,但没有想到自己的一队精英人马连对方是多少个人都没有看到就几乎**的差不多全军覆没,那一次,他对中国的特种部队完全改观了,神出鬼没的踪迹,恐怖的战斗力,精准的枪法,完美的战术配合…这些都是他对中国特种部队的最新看法。

现在眼前这个中国人说出了五年前这件事,可以证明他肯定是当年参与行动的其中一人,否则,不可能有其他的外人知道这个事情。

他自己感觉到了手脚变得有些冰凉,身体不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一种恐惧的感觉油然而生,他现在可管不了自己的弟弟是给人打了一只耳朵还是一条腿,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起码以后还有机会复仇。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他感觉空气都是凝结的,有种窒息的感觉,面对着如此强大,甚至可以说是恐怖的对手,他再也没有自信在对方面前趾高气扬了。

“我们会有机会再见的,迈克尔,快点去开车。”黄胡子雇佣兵咽着口水,硬生生地说出这句勉强撑住他尊严的话。

“会的,到时我就让你们和你这些同伴一样,不会再给你苟活的机会。”叶劲锋依旧将每一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仿佛每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都是一块寒冰,硬冷硬冷的。

三个雇佣兵挟持着五个来自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上了一辆吉普车,在几百双目光的注视下,朝着索马里方向高速行驶,绝尘而去。

叶劲锋恨恨地看着远去的吉普车,却也莫可奈何,将手枪归回腿上的枪套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疲惫地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刘梓学走了过来,说道:“峰哥,你的伤口快去包扎一下吧!”

“没事,这里还有其他人更需要治疗的,让他们先去吧!我坐坐。”他的确感觉到了伤口的痛楚,左肩上一阵阵刺痛传入他身上的每条神经线,或许刚才太过于专注,忘记了伤口的疼痛,现在全身松弛下来,才感觉到那种入骨的刺痛。

“有烟吗?给我一根。”他知道刘梓学抽烟,他突然想抽一根烟。

刘梓学掏出烟盒,抽出一根递了过去,给他点了火:“你先坐坐吧!我去看看里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洗把脸。”说完,转身离开。

“阿锋,阿锋!”刘梓学刚离开一会,身后传来方羽璇呼喊的声音,他扭过头一看,之间她一脸的关切和紧张,迈开脚步朝自己跑了过来。

看到女朋友朝自己跑来,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一直在专注着与那帮雇佣兵交火,杀得双目尽赤,完全忘记了方羽璇在基地里面的安全情况,作为她的男朋友,真是不称职,想想都汗颜。

他站了起来,方羽璇一把扑进他的怀抱,带着哭腔抽泣道:“吓死我了,我,我真害怕你出什么事。”她全身都在簌簌发抖,担心关切之情可见一斑。

叶劲锋的右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傻瓜,这样的场面我经历的太多了,知道怎么应对。”

她一听,用上一拍他的肩膀,佯怒道:“那我担心你还错了?这跟打仗有什么区别?声音都吓死我了。”

她的手刚好拍在他的左肩上,剧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挣开他的怀抱,看到自己手上沾满了鲜血,这才惊恐地问道:“你,你受伤了?还说没事,你要怎么样才算有事啊?”虽然话里尽是责怪之意,但语气当中却可以感受出浓浓的关切和心疼之情,叶劲锋听到后,不由一阵感动。

他轻轻一笑,说道:“我真的没事,像这样的伤,我的身上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你别担心,好吗?”

“我能不担心吗?虽然我是个医生,但也不会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有一天会躺在自己的手术台上啊!”

“男朋友?不是未婚夫吗?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回国后我们就结婚。”他在逗着她。

“想得美,谁说要嫁给你了,除非……”她若有所思。

“除非什么?只要你说,我都答应你。”

“除非你答应我不再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了,我,我真的好担心有一天你会像他们一样躺在那里。”她的手指和目光向着公路边上躺着的那些尸体。

“可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方羽璇已经接了过去。

“阿锋,你看,那边那个人好像还没有死,你看,他的手在动。”她的声音有点激动。

顺着她的目光和手指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大概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的手正在晃动着。

或许是天职使然,或许是救人心切,还没有等叶劲锋说出任何一句话,方羽璇撒腿就往那具“尸体”跑了过去,叶劲锋想拉下她已经不可能了,她的身体已经在几米外了。

他大喊一声:“注意点,羽璇!”但她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他明白,作为一个医生,没有好人坏人之分,有的只是患者和非患者,在她们眼中,所有的伤者、患者都是她们应该帮扶的对象,她根本没有考虑那一片躺下的尸体,都是叶劲锋和刘梓学击毙掉的雇佣兵,虽说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但对于叶劲锋这种拥有丰富的战场经验的人来说,仍旧存在着风险。

也许是他对她的宠溺,也许是天意的安排。

当叶劲锋慢慢朝着方羽璇靠近的时候,突然,“轰”一声巨响,方羽璇的身体随着那声巨响飞出了三米开外,空中留下一片血雾,甚是触目惊心。

这突如其来一幕,让叶劲锋当场呆住了,他全身的血液在那个瞬间完全是冻结的,手脚也是冰冷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事实……

“羽璇!”他声嘶力竭大喊一声,脸上的青筋隐现,双目如同铜铃般地圆瞪着,脚下用尽平生的气力迈开步伐,闪电一般地冲到方羽璇跌落的地方。

他往地上一跪,伸出在剧烈颤抖的双手,抱起伏在地上的方羽璇,眼睛已经淌下了泪水,嘴巴的上下唇不断的闭合着,想喊出她的名字,却因为内心的战栗和恐惧,始终没有喊出来。他看到怀抱里的爱人身上渗出了大量的鲜血,湿透了身上那件白色大褂,原本精致动人的面容,此时却都流出了鲜红的血。

“羽……羽……羽……”他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做到,他好想喊出她的名字,用尽气力,却始终只喊出了一个字,他的泪水滴落在方羽璇的脸庞上。

“阿……锋……”方羽璇微微睁开双眼,用微弱的声音叫了他一声,左手缓缓抬了起来,似是想去触摸爱人那张伤心流泪的脸庞。

叶劲锋连忙抓住她纤细的左手,往自己的脸上贴着,颤抖而嘶哑的声音哭道:“羽……璇……你,你……别吓我,你别说话,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他的思绪已经完全乱了,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别哭,阿……阿……锋,你在我,我心目中,是…是最坚强,最勇敢的人,我…我为自己,能,能遇上你感到幸……幸福。”她温柔的左手在细细地抚摸着他那张英朗的面孔,似是想记清楚他的每一个棱角,每一寸肌肤的纹理。

看到她此时的样子,他的心已经彻底碎掉了。方羽璇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动心的女人,也是他渴望能够照顾一辈子的女人,对于爱情,他说不出什么美丽动人的词句来表达他心中憧憬,但却很清楚眼前这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就是他认定能够相互依偎一生的人。

而此时,这个女人在他的怀里却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用心碎来形容他现在的感觉,或许是太微不足道了。

“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你答应过我,你会和我回国结婚的,难道你要,你要说话不算数吗?”他抱着她,额头贴着额头,放声哭了出来,泪水如同决堤的河坝,疯涌而出。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方羽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神也开始变得涣散无神。

“阿锋,记得,记得你答应过我的承诺,要……要好好活着,要做……做更多对生命有意义的事。我……我要走了,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其实,我,我很渴望嫁给你,做你……你的妻子,这,这段日子,有你的日子,我很幸福,谢谢你,阿锋。”她的脸眼角淌下了两行幸福的泪珠。

“别……别……别离开我,羽璇,别离开我。是我没用,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太没用了,对不起,对不起!”他用哭腔喊叫着。

“傻瓜,干嘛,要说……说对不起呢?你已经保护到我了,我,我都快被你宠坏了。”她的嘴角动了一下,努力挤出一丝浅笑。

“我答应你所有的承诺,我……我保证做到,你也要,也要答应我,别……离开我!”他用撕心裂肺的声音恳求着,但他也很明白,这些恳求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阿锋,我爱你。永别了,好好珍重自己。”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

“我也爱你,羽璇,我好爱你,你知道吗?”

听到叶劲锋真诚对她表达爱意后,她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笑容,那个笑容是无憾的,是幸福的,也是满足的笑容,她慢慢合上了双眼,那只握着叶劲锋的手垂了下去。

“不——!”他双手紧抱爱人,虎目充血含泪,撕心裂肺地仰天长啸,声音洞彻云霄,凄凉的嘶喊令人动容。

他跪在地上抱着方羽璇冰凉的身体,一动也不动,谁也不敢靠近,谁也不忍靠近,那是属于他们的时间,那是属于他们的空间;他们一起看了美丽的夕阳,也一起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下呢喃着今生来世……

那一段日子,叶劲锋的天空是灰色的,他的世界因为方羽璇的离开变成了苍白一片,没有任何的色彩,也失去了所有的笑容,往日的快乐变成了他刻骨铭心的日记,尘封在他脑海的最深处。

有些人,在你的心里只逗留那么一点时间,却给你留下了一辈子的印记,显得如此深刻,如此动人;叶劲锋和方羽璇就是这样,他们交往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彼此真心相爱,对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动都在用心地解读,他们愿意把自己的忧愁吐露给对方聆听,也愿意将自己的快乐分享给对方感受,在短短的时光里,他们接纳、包容、关心着对方,心与心的交融,让他们感受到了最真切的爱情,烙下的印记,是一辈子也不可能磨灭掉的。

方羽璇是善良的,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和职责,为了生命的延续,她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但她从没有表现过一丝的后悔和埋怨,甚至,一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那一分钟,仍然不忘叮嘱她的爱人要继续好好活着,做更多对生命有意义的事情,在很多人的眼中,她是平凡的,但在了解她的人眼中,她是伟大的,她做到了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和守护,因此,她赢得了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的尊重。

他请求了方羽璇的父母,对方羽璇兑现了曾经许下娶她为妻的诺言,在她遗体火化的那天,为她穿上了美丽的婚纱,给她戴上了那颗她曾经渴望的戒指,方羽璇正式成为了他叶劲锋的妻子。他亲自将她的骨灰送回了香港,为她找了个安静、看海的墓地,他知道她喜欢安静,喜欢大海……

从今往后,他以方羽璇丈夫的身份,改口称她的父母为爸和妈。连方羽璇的父母也没有想到,女儿找的这个男朋友对她居然如此痴心,虽然独生女儿离开了,但现在却又有了个儿子,而且,人品也相当不错,老两口感触之际,禁不住泪如泉涌,他们想留下叶劲锋在香港长期居住,但他还是拒绝了,因为在大陆,他还有家人,还有一个战友的母亲需要他去侍奉,他没有对二老隐瞒一切,同时也承诺,只要时间和条件允许,他都会每年抽出时间来香港陪老两口一段时间,让他们能享受天伦之乐。老两口体谅他的情况,也赞同他的做法,唯有依依不舍地送他上了回内地的飞机。

在飞机上,看着天空中白色的浮云从窗口掠过,他仿佛看到了方羽璇已经化身为天使,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露出美丽动人的笑靥,对着他说:“阿锋,我一直没有离开,我会永远守护在你的身旁,记得,别忧伤,你要快乐地活着,因为我希望我爱的人事快乐的。”他看看左手无名指带着的那枚戒指,他笑了,他笑着朝着窗外轻轻地挥了挥手,他明白,深爱着的那个人一直住在自己心底最纯净的那个角落,默默地守护着他。

继续阅读《黑雨风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黑雨风暴最新章节,叶劲锋 唐志饶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