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凤心不轨》叶云浅 叶云完整版阅读

小说:凤心不轨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叶云浅

角色:叶云浅 叶云

简介:她是富商之女,却被陷害失身,为查真相,她步步为营,却在路中丢失了心,但是谁又能知道在那灵魂深处,沉睡的是一个怎样的灵魂~寡妇村,借助不明人士离开,踏上旅程,展开一场前途未知的未来
他是人见人惧的魔头,只为她展现温柔,甘愿等她打开心结,接受他
片段一“你真厉害,会武功还会厨艺,以后你的媳妇肯定享福
”某男将饭菜端到她面前,双眼灼灼:“我只想给你做饭!”某女连连摇头:“饭可乱吃,话不可乱说,我虽救过你,但你不用以身相许!”某男:“……”

凤心不轨

《凤心不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被执着的部位

叶云浅坐在门前,一双眼睛看着门口正在打架的一黑一白两只狗,思绪飘飞!

一年前的雨夜,她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而周围已经空无一人。借着身体的记忆,她知道,她穿越了。没有想到她居然穿越到了大峪朝,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而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离边界秋岭镇两百里的寡妇村。

那件事情已经查出了眉目,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凡是来到这里的人,想要离开,必须有人带领。

想到带她来的那个人,叶云浅眼神闪了闪,要不是那个人,她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等到从这里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那个人。

回过神来后的叶云浅,看到黑狗咬着白狗的脖子,拿起地上的石子,眼明手快的扔了过去,准确的打在了黑狗的身上,黑狗受惊,看想她,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夹着尾巴跑了!

这黑狗是隔壁邻居养的,仗着它膘肥体壮,天天都来欺负她的看门狗,不就是她家没油水,她的狗也瘦瘦的,欺负弱小是不对的,更何况,她家的看门狗可不能被它给咬伤!

抬头看看天色,还好,终于睡过了早饭的时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午饭没法再睡过去。

该做午饭了,今天吃什么好呢?

蹲下身子,摸了摸自己养的小白狗,“猪啊,厨房里面最后一口饭在昨晚被我们吃了,中午没有饭吃了,这大中午的,挨家挨户估计都在吃饭休息,这样的话,我就去地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小白狗汪汪的叫了两声,摇着尾巴跟在她后面,在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懂事的蹲在那里,目送着她离开。

土豆地里

叶云浅四周看了看,果然没有人,抬头看着艳阳天,认命的叹了口气,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她当初刚来的时候,帮忙那些村名做事,还能给点东西给她,可是到冬天的时候,她没有东西吃,就要捕鸟吃,春天的时候吃山里的竹笋,夏天呢?前几天村长家里有喜事,她去帮忙,给了她点米,让她不至于饿肚子,可是现在没有米了,又得重拾老本行吗?

边注意着村边的方向,边眼明手快的将地里的土豆给弄到自己的篮子里。突然,眉头微皱,身体猛然后转,腿下紧绷后转,右脚一个飞旋,人乘势站了起来。

还没有看清来人,就听到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嘭”。

眼前的人落地后,就听到对方传来的闷哼声,随后归于平静!

一个男人?

叶云浅小心的上前,拿脚踢了踢对方的头,看对方没有反应,这才将他给翻正,果然是一个男人。

一个蒙着面的男人,浑身散发着血气。

刚才就是这血腥味让她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遇到我,算你倒霉!”叶云浅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然后在他身上洒了些不明粉末,在一旁挖坑!

这是寡妇村,怎么会有男人,而且那个挑夫日也还有半个月,这个人是谁?

不过不管是谁,总之一定不能在寡妇村露面的人!

不大功夫,就挖出了一个坑,叶云浅四下看了看,有抬脚将人给踢进了坑里。

虽然她现在在人家地里偷东西,可是这大白天的要是将人带回家,一定会被人发现,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晚再来!

当想再次踢踢他,看他有没有反应的时候,脚踝突然被抓住。

“踢够了没!”一道凛冽的男声响起,充满了戏谑与危险。

男人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的注视着她。

脸用黑布蒙着,看不清表情,唯有露出的一双眼睛,好似天上的雄鹰,让人不能小觑!

丝毫不顾对方身上散发的寒气,叶云浅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大哥,如果不想你的手废掉,请放手!”

她自然没有说错,这个人的手筋被人挑断,身上还有很严重的外伤,现在她感觉到脚踝的力度,如果他再保持这样用力的话,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男子呼吸一顿,凌厉的目光审视着她,最后缓缓松了手。

叶云浅低头,看着脚踝处的那一抹血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和你说,我这衣服是你弄脏的,你可要负责洗干净!”

“哼!”男子闻言,将头转向了一边,他的手伤成这样,以后拿东西都难,更不要说洗衣服了!再说,哪有男人洗衣服的!想到这里,男子又将头转过去,怒瞪着叶云浅。

“怎么,不乐意?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了,你就在这里被晒死吧!”叶云浅拍了拍手,拿起一旁的篮子,打算去另外一个地方看看!

走了几步,又退回来,一般来说,遇到这样的情况,不是会叫住她的吗?叶云浅悄悄转头,发现男子昏迷不醒,又踢了他几脚,看到他眉头微皱,蹲在他身边。

恶狠狠的说道:“要死死远点,别在老娘这块风水宝地里死!你要死了,老娘就要猪来拱你!”

“你敢!”男子突然睁开眼睛,明明身上受了重伤,可是那双眼睛却比刚才更加凌厉的瞪着她。

这个女人,除了用脚踢他,就不会用别的方法叫他了吗?

叶云浅丝毫不在意他眼里的凶狠,对她来说,此时他就是她案板上的肉,只能任她宰割!

还想继续说什么,突然,叶云浅眼尖的看到村长正朝她这里来,甚至还有其他村妇。

叶云浅眼睛转了转,不顾还一脸怒意瞪着她的男子,“如果我有办法救你,你以后要答应我三件事!”

男子注意到她的变化,顺着她刚才的目光看去,眉头轻挑,压抑着怒火,“好!”

听到满意答案,叶云浅手忙脚快的将一旁的泥头胡乱的埋在了男子的身上,然后又用土豆叶盖着。

一双眼睛狠狠的警告着还露出的一双眼睛:“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出声!”

那双眼睛眨了眨,叶云浅又拔了一些杂草,将唯一的眼睛给盖上。

确定将他完全藏好,她拿过一旁的篮子,用里的甩在了土豆叶上,只听到一声闷哼声,叶云浅回头一看,这个地方,好像是男子的那里,略带歉意的将篮子拿到他的腹部,小声道:“抱歉啊,没注意!要是没用的话也不要来找我啊!”

绝对不会承认是故意的!

该死的女人,掩藏在土里的男子握紧了拳头。

“如果真的想将那双手废掉的话,你就继续握着!”叶云浅看着村长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轻飘飘的说着。

紧握的拳头松开,男子心下诧异,她怎么知道他握紧拳头了?

叶云浅感觉到身后之人的动作,嗤笑一声,随即蹲在一旁,若无其事、安安静静的继续拔着土豆。

“喂,你看到有男人在这里出现没有?”

“啊!”叶云浅受惊,将手里的土豆扔了出去,自己想要站起来,却像是被吓的腿软,跌到在地,那个地方,好死不死的是男人的那里,她甚至能听到男子隐忍到极致的闷哼声!

叶云浅心下一惊,故作惊慌失措的看着村长,“村……村长?”

“浅娘,你怎么又出来偷偷拔人家地里的土豆了?”村长看着面露惊慌的叶云浅,上前质问道。

叶云浅尴尬的看了眼她,没有说话。

村长上前,一脸和蔼的将叶云浅拉了起来,“浅娘啊,你刚才看到一个男人在这里出现没有啊?要说实话,要不然我就将你偷东西的事情说出去!”

叶云浅求饶的跪在了村长的脚边,连连摇头:“村长不要,我就看到你们的,其他人都没有看到!不要将我偷东西的事情说出去,我再也不敢了!”

想了想,又问道:“村长,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村长一愣,然后一笑,“村里有歹人出现,为了村名的安危,必须将他找出来!浅娘,如果看到陌生人,记得去通知我!”

“哦!”叶云浅应承道。

“问了好几家的人了,都没有见到,这村子就这么大,他还遁地了不成!”一旁的女子冷着脸,神色颇急。

叶云浅看这个女子,并不认识她。寡妇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里处最北方,她们要找起来,也要半天的时间。

村长眉头紧皱,刚才人就在这附近丢的,这里没有,“他人既然进了寡妇村,想要出去,就要经过那个路口,现在那里被人看守着,他无处可逃!”

“这个人留不得!”女子盯着叶云浅,突然开口道,周身突然散发着强烈的杀气。

叶云浅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脸上的惊恐神色不减反增,“不要杀我!”

“云瑶,她是可怜之人,我相信,浅娘是不会说出去的!”

叶云浅接到村长的眼神,连连点头!

“可是我刚才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而且,你看这个女人的脚踝上还沾有血迹”那个叫云瑶的女子皱眉,眼神四处的扫着,像是要找出什么!

叶云浅眼眶通红,脸庞发热,低着头,顺势上前一点,蹲了下去,刚好将云瑶的视线阻隔,“刚才我被吓的放了一个屁,还有我今天来了小日子,但是因为要出来找东西,没有带月事带……”

声音之小,微不可闻,云瑶厌恶的看了眼叶云浅,抬步走了!

村长跟在云瑶身后,带着其他人也跟着离开!

看着她们远走的背影,叶云浅微微的皱起了眉。

寡妇村,一个相当于被世人遗忘的村落,这里的人,都是被夫家所抛弃的人,刚才那个女子的衣着可比村长的华贵的多了,寡妇村什么时候有了这一号人,看村长的样子,还有些怕那个女人,她们是什么关系呢?

直到看不到人影,叶云浅才松了口气,将篮子拿下来,拨开土豆叶,

片刻后,男子缓缓睁开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后,防备的扫了一眼四周,才冷冷的看着叶云浅。

叶云浅见他眼里的神色,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和他啰嗦,“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男子眯着眼眼,对于她的明知故问不予回答,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一直等到天黑,叶云浅才将男子扶着进了自己的草屋!

“汪汪……汪汪……”

守门的小白狗突然冲了出来,朝着陌生的男子狂吠起来。

“嘘,猪啊,等会再叫,今晚就让你拱,安静点,别把其他人给叫来!”说完还瞪了小白狗一眼。

那小白狗像是听懂了话一样,跟在叶云浅的身后,摇着尾巴,像是看着宝贝一样的看着男子。

男子浑身僵硬的在她的搀扶下进了屋,看了周遭的装饰,华丽丽的晕倒了。

凭借这叶云浅的力气,根本无法挪动这块庞然大物,看了看摇着尾巴的小白,她邪邪一笑,“猪啊,这人给你拱好不好!”

“汪汪!”

“那行,那你将他弄醒!”说完,叶云浅向旁边站了过去。

小白狗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就要碰到晕倒的男子时,那男子陡然睁开眼睛,冷冷的道:“不想死的话,就滚远点!”

小白狗感觉到危险,退到了叶云浅的身后,因为被人不喜,可怜兮兮的叫唤着。

看到投来的质问的眼神,叶云浅也不解释,上前将他扶了起来,扶着他向里面走。

大厅里,放着一张只有三只腿的桌子,另一只腿用凳子垫着,而桌子周围,均放着木头,充当着坐的凳子。

随着她继续向里面走,来到里面的卧房,木板一张,竹席一张,却是没有被褥,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屋顶到处都有缝隙,可以预见,这里只要下雨,就无法住人。

将男子扶到卧室,她径自爬上了床,冲着小白狗招招手,小白狗爬上床,和她躺在一起,将仅剩的空间所占据。

“我睡哪?”男子忍着怒气,道。

“喏,地上啊!”叶云浅眼也不抬,抚摸着狗的毛,淡淡的道。

“我受伤了!”男子强调。

“我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你住哪里由我决定!如果不想住,慢走,不送,寡妇村房间最多,最好的地方是村长的家,我想她一定很高兴你去!”

男子瞪着叶云浅的后背,像是要将她看出个洞出来,奈何叶云浅不为所动,男子最后和衣躺在了地上。目前养伤最重要!等到伤好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翌日一早

叶云浅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两个碗。昨天托那人的福,一天没有吃饭,现在不能再让早饭睡过去。

见男子已经醒,叶云浅将碗给了一个给他,然后将一个带着缺口的勺子递给了他。

他的伤在左臂、右腿还有被挑断的手筋,伤口很深,不过她已经帮他缝合好了。至于那手筋,她也用特殊的方法给接了起来,至于能不能有效果,就要看他的造化,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还好,那件事情,就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看着碗里黄不拉几的东西,男子的俊眉皱了皱。

“这是什么东西?”

碗里的东西不仅黄不拉几的,还有些像浆糊又不是。

叶云浅坐在木头上,看着坐在地上的男子,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放入嘴里,才对男子解释道:“这是土豆泥,可是我昨天偷了半天的东西,你要是嫌弃,就和猪吃一样的食物吧!”

有人将偷东西说的这般光明正大的吗?

男子仔细的看着碗里的东西,又看了看叶云浅,拿起勺子在碗里搅拌着。

“你在找什么?”叶云浅好奇的问道。

“泥。”

叶云浅如同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伤在腿上和手上,不是伤在脑子。打比方懂不懂,白痴,有的吃就不错了猪都没有你挑剔!”

男子停了动作,眯着眼看向一旁吃的正欢的小白狗,狗的食物是土豆皮!

感觉到男子的视线,小白狗抬头,冲着他摇了摇尾巴,这个人昨天在地上让它拱呢,真开心!虽然是他睡着后的事情!

男子的脸有些黑,昨晚他被安排在了地上休息,谁知道睡的正熟的时候,感觉身上一只小手正在四处游动,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是她用针在他身上刺着,美其名曰是缝合伤口,还给他喝了一碗黑乎乎的药,喝完之后,他就感觉意识涣散,胸口的疼痛不再,不多久就没有了意识。

但是他可以肯定,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她一定又做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他身上的皮外伤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很快,叶云浅碗里的土豆泥已经吃完了,看着丝毫未动的男子身侧的碗,咽了咽口水,指着碗道:“你要是不吃,我就吃了!”

男子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她,最后在她以为他同意的时候,背过身去,将蒙脸的黑布撩开,一仰头,一碗土豆泥入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饱意。

切,小气!叶云浅白了男子一眼,上前将他用过的碗端走。

一连吃了三天的土豆泥,直吃的叶云浅眼冒金星,不行,不能整人还整到自己,今晚一定要加餐!

晚上,男子看碗里的内容终于变了样,不由抬头看了眼她。

叶云浅干咳了几声,有些尴尬道:“之前是忌荤腥,现在看你恢复的不错,酌情给你点肉吃!”

男子不疑有他,和之前一样,囫囵吞枣的将一碗都吃完。

“味道不错吧!这里面的肉可是我和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小东西抓到的!”

男子浑身僵硬的看着她,如同机器人一样的将碗放在地上,极度压抑的怒声响起:“这是什么?”

叶云浅眼睛眨了眨,“你不是猜到了吗?”

说完,拿起地上的碗,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男子坐在那里,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走了几步,叶云浅回头,看着男子难受的样子,笑道:“这是老鼠肉哦!”

闻言,男子的面色一下子变的惨白,就跟吃一苍蝇一般,喉结不停的蠕动,吐不出来了!

叶云浅嘴角带笑,回到厨房,给自己也装了一碗,转身来到客厅的木头墩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这肉是下午的时候,在路上村长给的,虽然村长说是看在她孤苦无依的份上给她的,但是叶云浅知道,这是封口费。

村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听说家里很有钱,以前也是官家小姐,只不过被丈夫抛弃,才来到这里,因为她学识高,谈吐不错,在五年前村里的前任村长病逝后,就由她担任了新村长。

只是没有想到村长居然和不是村子里面的人有来往,而且看样子还不浅。

叶云浅看了眼卧室里面脸色不好的人,“这是猪肉啦,骗你的话你也信!切,真笨!”

猪肉?男子下意识的看向门口,找寻着什么。

叶云浅将碗放了下来,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没文化,真可怕,我的小狗虽然叫的名字是猪,但是不代表猪肉就是猪的肉,我说的猪肉就是猪肉,你找狗干嘛!”

男子被猪肉,猪绕的脑晕,闭上眼睛,不再搭理她。

这些天,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是伤口结痂的时候,微微发痒,这让他想起那天晚上,她专注的样子,眼里有着不一样的光芒,和白天完全是两个人!

更让他觉得惊奇的事情是,原本以为会废掉的双手,也有了力度,先前醒来的时候虽然感觉到手腕被人处理过,但是没有想到效果却这么惊人,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让断掉的手筋连接在了一起?

他的内伤想来再用不了十天就会好,他这么久不回去,信息也传不出去,家里一定急坏了!

一连数日,男子发现伙食上了不止一个档次,先前的土豆泥不再出现在眼前,每天都是肉羹,虽然好吃,但是捺不住饿啊!

而且一到白天,那人,三餐准时送到后就不见踪影,晚上看着她带着疲惫的面容,将没吃饱的话又咽了下去。

外伤已经完全好了,昨天半夜的时候,她拿着剪刀来,起初还以为她要图谋不轨,他甚至还暗中戒备着,谁知道她居然趁着他熟睡的时候,将完本缝在他身上的线给剪掉,还让那只小白狗舔他的伤处!

他一直一动不动,将呼吸调的均匀,不让她发觉异样。

怪不得他感觉外伤好的这么快,居然还有这只白狗的功劳。

那天见它叫的厉害,没有出掌将它给杀了,还真是留对了!

真是什么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人怪,狗也怪!

“呐,你的外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估计用不了两天就可以走了吧?”叶云浅将肉羹端到男子面前,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他。

她自己不就是大夫吗?为什么还问他?

“嗯!”

叶云浅一喜,昨晚夜里她将他伤口的线拆了,又让小白狗舔够了,外伤已然不是问题,现在就不知道这些天他将内伤养的如何了,既然他说已经可以走了,那么明天结束后,装在人群里,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那后天早上带我离开这里吧!”

看男子久久不说话,叶云浅眉头一皱,就要发火,这里已经住了一年,不仅生活得不到保障,这些天,她收村长的东西也收的心惊胆战,看着村长的样子,仿佛已经知道什么一样,以防万一,必须趁明晚寡妇村每两月一次的挑夫夜过后离开!

“好!”

男子看了眼叶云浅,背转过去,慢条斯理的喝着粥,得到准确答案的叶云浅嘴角轻扬,拍了他一下,“早说不就好了,一个大男人还如此矜持,放心,就算发生什么,也是我吃亏!”

“咳咳……咳咳……”

叶云浅去厨房装了碗肉羹给小白狗,看着小白狗摇着尾巴吃的欢,眼里闪过不舍,她离开了,这只狗怎么办?自从有记忆以来,她的身边好像就有了这只小白狗了,虽然有的时候经常会不知道它跑到哪里去了,可是总会出现在她面前。

等叶云浅吃完晚餐,回卧室看到男子也已经吃完,上前将两个碗端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叶云浅起床洗漱后,将床板搬开,露出里面的洞穴,将里面的陶罐取出来,又将这些天卖土豆的钱放进去,这些钱,应该够她出去后花一段时间。

丝毫不担心自己藏钱的地方被人看到,将一切收拾妥当,叶云浅下床,看也不看坐在客厅的男子,就要走向门口。

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口,手突然被人抓住,整个人因为外力,撞到了墙壁上。

叶云浅皱眉,抬眼怒瞪着眼前的人。这些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他,难道要在这紧要关头,后悔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不要怪她不客气,叶云浅眼神微闪,手掌微动。

像是察觉到她的动作一般,男子抓住了她的手腕,将手腕抬起,竖在她头部两边,带有戏谑的声音响起:“我劝你不要乱动!”

“你想干嘛?后悔了?打算先奸后杀?”叶云浅不为所动,即便双手被束,她也有自信自保!

男子微微皱眉,这人怎么能说出这样露骨的话?

第一次仔细打量起了她。一身破旧的衣裳,身体瘦弱,五官精致,特别是那双眼睛,晶莹透亮,经常流露出狡黠,让人只要一看到她的眼睛,就能深深记住她!

只不过如此吸引人的容貌完全被她身上的衣服给掩盖,要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她居然有如此惑人的容颜!

清幽的眼眸闪了闪,男子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愤有些沉闷。

“你有病吧?放开我!”叶云浅怒道,奋力的脱离他的钳制。

低下头走向门口,脸颊微烫,刚才如此近距离的靠近他,雄厚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拉,即便依旧带着面具,但是叶云浅没骨气的感觉到了心悸。

“你就这样放心的将一个陌生的男人放在屋里?”男子看着叶云浅的背影,低沉的问道,只要一想到她将不认识的人放在同一个屋檐下,他的心里没由来的就有些烦躁。

叶云浅转头看过去,对上他那深邃的眼眸,突然笑了起来:“怎么,因为被我救了,爱上我了?所以打算对我管东管西?”

不得不说,这男子长得剑眉星目,每一处都像是上帝的杰作一般,加上他身上总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

男子抿唇不语,惊讶于一个女子居然能够说话如此大胆和直白

无聊,叶云浅嗤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来到门口,招了招手,小白狗看到后,连忙跑到跟前。

叶云浅叹了口气,今天晚上却是需要它牺牲,说舍不得是不可能的!

“猪啊,要是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汪汪……汪汪……”小白狗欢快的叫着。

叶云浅苦笑了一下,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刀,自顾自说着:“猪啊,今天的事情,成败在此一举了,要是成功,我们就可以离开了,你也是想离开的是不是?那么……”

男子见她拿出了刀,皱着眉,“你要杀了它?”

隐隐的,叶云浅感觉到男子的怒意。

叶云浅没有回头,看着一脸无辜的小白狗,想到寡妇村的传统。

每两个月都有一次挑夫夜,今天刚好是挑夫节,等到了晚上,就会发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人,见到女人就扑,今天晚上是男人的天堂,是女人的地狱,如果想要离开这里,不被这样的传统所束缚,那么只有在明天一早跟着想要带走自己的人走。

“你现在已经好了,如果想要离开这里,明天一早人多眼杂,是最好的时机!到时候,我们混在人群中,自然不会被人察觉。”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叶云浅说道。

每两个月都会有一次,那么她现在是不是已经经历了很多次?

似乎是看懂了男子的疑问,叶云浅无所谓的耸耸肩,不在意的说道:“是啊,算起来,已经五次了呢,除了一次没有记忆外,今夜的这一次就算是六次了,不过我想,今夜一定是一个最不平静的一次!”

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对这样的事情丝毫不在意?第一次,男子有些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她还是保持着那股活力和狡黠最吸引人!

“你打算如何做?”

叶云浅咧嘴一笑,这次他学会礼貌了?知道问人了?

夜晚,透过破烂的屋顶看着窗外的繁星,叶云浅将床板打开,招呼男子进去。

“我不准你杀它!”男子进洞穴之前,警告道。

叶云浅没有回答他,而是将床板恢复原状。

“猪,一会儿自己找地方躲哦!”叶云浅拍了拍小白狗的头,看了眼天色,走进了厨房。

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让人心寒的声音。

有男人的笑声,女人的哭声!

将头发理了理,又换了身新衣服,刚将碗筷摆上桌,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粗鲁的推开。

昏暗的地道里,月光洒在男人的侧脸上,如同白玉般干净清透,只是那双眼,深邃得如潭中之水,幽冷无波,让人忍不住的就能产生寒意。这个女人,在他面前一直不修边幅,整日邋邋遢遢的,没有想到今晚居然打扮起来,他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她更加明艳动人,第一次他对他夜能视物的眼睛感觉到了不满。要不然就不会一双眼睛一直跟着她到处移动。

叶云浅所在的地方是寡妇村最里面的地方,之前来这里都没有找到人,来的人很多,都会到处找她,这一次她故意将灯点着,果然来的人只有一个人!

“你要干什么?”叶云浅故作吃惊的看着走进来的人,一路向后退去!

进来的男人看到打扮的如此娇艳的人,只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门,往年来这里,可没有发现这家居然有如此尤物,今日一行,果然是赚到了!

“嘿嘿,小美人,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快过来,哥哥给你乐乐!”男人打了个酒嗝,摇摇晃晃的就要向叶云浅的方向冲过去。

“乐乐?”叶云浅故作不解的问道,停住了后退的步伐,不着痕迹的来到桌边。

“是啊,我们来做一些让我们一起快乐的事情!”

“可是我只有吃东西的时候才是快乐的!哥哥是要来和我一起吃东西的吗?”叶云浅拿出筷子,好奇的问道。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狡黠的笑意!

“吃东西?好,吃饱也行,哥哥就先和你吃东西!”男人顺势坐到叶云浅对面,跟着拿起筷子,因为酒喝高的缘故,总是夹不稳菜。

叶云浅见状,连忙夹了一块肉,递到了男人嘴边,讨好的笑道:“哥哥,你尝尝,这是为了迎接你,特意做的狗肉,你尝尝看好吃不?”

“咦?狗肉?那是好东西,我来尝尝!”男人咧嘴笑着,张开嘴,吃了下去。还冲着叶云浅大笑。

迎面扑来的酒气让叶云浅差一点吐了,为了计划,叶云浅面不改色,一连又夹了几块肉给他吃了!

“嘭!”这时,床板突然被人从下面打翻,叶云浅和男人都吓了一跳,一同看去。

“你是?”刚说完这话,男人就晕了过去。

“你干什么?”对于男子突然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叶云浅表示十分的气愤!她踢了踢已经晕了的男人,就准备去厨房,转身时手腕突然被抓住。

“坐下!”男子压抑着怒气出声。

叶云浅皱起眉,想也没想的甩掉了他的手,“你神经病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冒然出现,还被他看到了,以后会有一大堆麻烦!”

男子的神情依旧很阴沉,叶云浅甚至能感觉到周围莫名的发冷,但是如果让她妥协,那是不可能,她没好气的哼了一身,转身又要走。

“你为什么要将那只狗杀了?”男子阴沉的问道。

那只狗的唾液能让人的皮外伤复原的如此快,他不相信她不知道,但是为什么她要将如此有用的一只狗杀掉?

“关你什么事?你知道了?”叶云浅皱眉,轻蔑的目光对上男子阴沉的可怕的眼眸,他果然知道了小白狗的特殊了,“你该知道匹夫无罪,怀玉必罪。记住,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识相的话,对我客气点!明天出了这里,我们就谁也不认识谁!”

男子眸光变冷,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那三个条件你也不要了?”

叶云浅再次冷笑,“怎么,想反悔了?在我没有找你兑现条件的时候,我希望你见到我就像是没有见到一样!”

男子微微一愣,世上居然还有如此任性之人!

从厨房拿出事先做好的面膏,将男子的容貌弄成和那人一样,再做稍微修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就出现在了叶云浅面前。

叶云浅满意的点点头,让他将晕倒的男人放入地道,然后两人坐在桌子旁,静等时间流逝。

“既然我是这个男人,要不要我做些什么?”男子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容貌完全变了样,惊叹这人的手艺。

她身上究竟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你想干什么?”叶云浅双手环胸,警惕的看着他。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觉得会做些什么?”男子挑眉,方才要弄面膏的时候,他都要将面巾拿掉了,谁知道她居然不看,让他自己抹在脸上,将脸全部遮住,才转身。

难道他真的就没有吸引人的地方?那么他要验证一下。

叶云浅一双眼睛惊讶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变成了这样,眼看着男子一步一步的慢慢逼近,她眉头微皱。

前进的步伐突然停住,男子不可置信的低头,耳边传来冰冷的声音。

“不想断子绝孙就给我好好坐在那里!”

一只闪着寒光的细针在**,男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该死的女人,哪有女人对男人的那里那么执着的?先前是用篮子砸,现在居然想用银针刺吗?难道她就没有一点女人的自觉?

继续阅读《凤心不轨》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小说《凤心不轨》叶云浅 叶云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