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马良江亦冉《我有一根马良笔》_马良江亦冉全本阅读

小说:我有一根马良笔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Rn.

角色:马良江亦冉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Rn.”的热门书《我有一根马良笔》,这是一本奇幻玄幻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多谢陆老抬举了。”马良将刚才那幅画完的绘卷拿了起来,送在了陆家老爷子的手上。“这幅画也算是我马家送给老爷子的寿礼,这幅《心想清平乐》有一定的意境,每天看一看,可保安康二十年。”如果马良的话是真的,那么这幅画也算是宝贝了。但这毕竟只是一幅画,再普通不过的话,没有天才地宝加持,众人只当是马良说的祝词,没有人会在意……

评论专区

回到大明当才子:老狼,我等你的《吴应熊》续集等了十年,结果你坑不填,写了十年新书越写越烂,果然是出道即巅峰么。

黑铁时代:不太纯正的西幻种田小说。

机魂:好书,不过作者因伤正在卖节操中,希望作者尽快更新

我有一根马良笔

《我有一根马良笔》在线阅读

第4章 可保安康二十年

“多谢陆老抬举了。”

马良将刚才那幅画完的绘卷拿了起来,送在了陆家老爷子的手上。

“这幅画也算是我马家送给老爷子的寿礼,这幅《心想清平乐》有一定的意境,每天看一看,可保安康二十年。”

如果马良的话是真的,那么这幅画也算是宝贝了。

但这毕竟只是一幅画,再普通不过的话,没有天才地宝加持,众人只当是马良说的祝词,没有人会在意。

马良大方的拱手,对着在位的陆老头鞠了一躬说道:“小子身份低微,就不在此久留了。”

说罢,转身就要走出去。

身后传来的声音大多是不屑的。

“切,就凭一幅破画就敢说,可保安康二十年,这不是在骗鬼吗?这小小的画师,真把自己当做四大家族的继承人了。”

陆豪的声音故意的提高了一个调,声音尖锐刺耳,让马良如芒在背。

他一刻不停,只觉得背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落荒而逃。

狼狈的紧。

马良找到陆家大总管赵子诚的时候,来人正在和京州另一个大家族的客人寒暄。

马良走上前去,拱手拜了拜,说道:“赵总管,依照之前的安排,您看承诺的灵元石可不可以先支付一下。”

赵子诚眉头皱了一下,对马良还是一阵厌恶。

果真是没落家族,一点礼数都没有。

没有看到我正在和别人说话。闻言,还是不情愿的拿出一袋灵元石交给了马良。

不能怪他,家里的母亲还生着重病,实在是急不可耐。虽然察觉到了这个赵狗腿的本色,但是马良也不想深究。

拿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报酬,马良便离开了陆家府邸。

对于这种地方,他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走出府邸的大门,马良掂量了一下赵子诚给自己的布袋子,里面足足有三十多块灵元石。换成汤药,够给母亲吃上一段时间的了。

灵州大陆,修武为尊。而这灵元石开采自灵元矿脉,是一种蕴含着天地灵气的矿石。亦是行走在大陆上的硬通货。

离开陆家,马良小跑着来到了一个药房。

“陈医师,母亲的药您还给再开些。”

说完话,将一袋子灵元石全部都放在了药房的柜台上。

“是小马画师啊,得嘞,我现在就给你抓药。你母亲最近身体可好。”坐在药房内的老头一副乐观的样子,他总是如此。

马良每次来抓药,陈医师就会露出他那标志性的眯眯眼,不仅仅嘴角在笑,眼睛也在笑。

闻言,马良的脸色倒是沉下来了。

母亲的状况并不好,因为窘迫的家境,母亲的药已经停了将近七天的时间。不知为什么今天出门的时候,马良的心就很不安。而现在被这么一问,就更加的不安了。

看到马良闻言在一旁失神,陈医生大概猜到了什么?马良母亲的病很是奇怪,只能依靠着灵药维持,却一直都得不到根治。而马良家里的情况,他再清楚不过,给周氏的药也因为没钱经常断顿。

想到这儿,陈医师的眉头会皱一下。

“母亲的病还是老样子,还请陈医师快一点抓药,我要早点回去照顾母亲。”

马良心里满是不安,面色上倒还算是平静。

“好好好,我抓药一向是快准狠的。”

遥想灵州大陆的修武弟子,在年轻的十八岁,哪一个不是少年模样。而面前的马良却显得老成的多。

“喏,给你抓好了。快回去照顾母亲吧。”

陈医师一边将药包递给马良,一边一副笑颜看着少年。好似为他打气一般。

拿到了药,马良快步赶回了家。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里总是很不安。

走到书阁门口,马良惊疑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冲上了心头。

自己明明记着出门的时候有小心的将门关好,而现在,书阁的门却是虚掩着。

马良缓缓将门推开,光照进不大的书阁。

在不远处的案台,身边有一封信,还有一支碗。

周氏安详的趴在案台上。

马良靠近试图去唤醒母亲。

“娘,不是叫你多休息,怎么又坐起来了呢?”

四下寂静,没有人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娘,娘。孩儿带着药回来了啊。”

再次触摸,马良之感受到周氏身上的冰冷。再去查看碗里,碗底还残留着红色的药渣。

那是灵州大陆再常见不过的毒药——鹤顶红

马良心下一颤,手中的药包掉在地上,草药洒落了一地。

心脏之中好像在一瞬间被抽离了什么东西。

他疯了似的摇着自己母亲的手臂。

“娘,娘,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啊,为什么啊?”

他用自己的体温不断地摩擦着妇人的手,企图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感受母亲的体温。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冰冷。

“为什么?为什么啊,都要离开我。”

清冷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他才是个十八岁的少年,此刻的痛苦让马良整个人都好似失了神。

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娘”,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不知哭了多久,又不知道喊了多少声。马良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只觉得喉咙里再发不出什么声音,马良才抱着母亲的尸体昏了过去。

马良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人是记忆之中母亲周氏最美的时候。虽然马家当时已经光辉不再,但是好在一家人通过贩卖画作也可以勉强维持生活。

梦里的周氏,温柔地对着自己的儿子马良笑,宛若春风。

母亲曾经说的话又一次在少年的耳边响起。

“你要知道,痛苦未必是一件坏事。有的时候别人不帮助你,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前路漫漫,你最极致的力量就是你最痛苦的经历。”

少年咬牙切齿,质问道:“可您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离开我?”

周氏笑了下,认真的看着马良,说道:“我要我的儿子成为整个灵州都为之震颤的天骄,我离开后,你再无所依,世间也再无画仙马家,前路上只有一个自由的马良。”

梦里,马良再也抓不住那双熟悉的手,这一刻他才知道母亲离开全是为了他。为了不拖累自己,母亲宁愿选择离开。

睡梦之中,马良的泪水还是一刻不止流了下来。

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是日落。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ebeihw » 马良江亦冉《我有一根马良笔》_马良江亦冉全本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